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经济 / 在港上市的上海帮白手套房企被清算

在港上市的上海帮白手套房企被清算

作者:方晓 — 已发布 2020-05-21 21:5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8-03 03:37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中共两会召开前,高层内斗加剧。孙力军落马事件持续发酵,备受外界关注。港媒指,孙力军属于“倒习”的江派重要人马,他在香港多家上市公司被指与江派关系密切,此外,以上海及深圳为基地的多家在香港上市的大陆房企不断被清算。
在港上市的上海帮白手套房企被清算

北京欲将国安法列入香港基本法。(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北京欲将国安法列入香港基本法。(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中国社会财富分化严重,经济运行处在下行通道且面临诸多风险压力,在此背景下,权贵阶层近年来开始将手中掌握的大量资产与资本通过各种形式的渠道向境外进行转移,资本外流的规模越来越大,外储余额连续大幅下滑,已是不争的事实。这里就来谈一谈权贵阶层的财富,究竟采取何种方式和渠道实现境外转移的。

先对本题目各主要概念设定范围进行扼要的定义,具体如下:

1,权贵阶层:主要包括特权官僚群体,红二代,官二代,红顶商人(国企),部分民企及明星阶层,利益输送圈层等,个人可支配资产按人民币计算至少超过3000万元,上不封顶。

2,财富:人民币现金及存款,股权债券,房产物业,黄金珠宝等国内以人民币计价的资本和资产形式。这里不需考虑财富获得方式以及是否合法等。

3,转移:主要包括这两方面,一是从国内向境外(欧美加澳日新西兰等)转移,包含资本和人本身;二是将人民币资产和资本转换为以美元(包括欧镑日元等)计价的财富形式,将人转换为绿卡身份(包括欧日澳等),也就是移民。

4,白手套:用以实现上述“转移”的通道与方式,通过这样的转移,将钱洗白,完成权贵资产资本避险、安全以及全球范围内的资产重新配置。

本文主要分析财富向境外转移的通道和方式,说白了就是,国内的权贵们究竟是怎么把手里的钱弄到海外的?按照中国当前实施的外汇管理细则,规定个人年度结汇总额为5万美元,这样的配额规模显然很难实现个人大资本快速转移的。就算采用蚂蚁搬家方式,少量分批高频次转移也能完成,然而,一来时间周期太长, 二来涉及人员太多,这种土办法自然很难被权贵们瞧得上眼。如果只能采取这种土得掉渣办法的人,也就谈不上是什么“权贵”了吧?根据当前形势特点,综合而 言,权贵们实现财富向境外转移,主要有以下几种渠道方式:

1,最为简单粗暴的方法——地下钱庄通道

这是一直常用的渠道,人尽皆知,即是通过钱庄“业务”操作,将资金打入指定账号,再从境外开设的账号取出外币即可。为尽量减少监管部门的注意,一 般操作规模每次每个账户转移资金在100万元人民币以下为佳,手续费一般在1%-2%之间。这种方法较为适合“权”不大,“贵”不显,手中资本一般不超过 5000万元的灰色收入高净值群体选用。但这个渠道隐蔽性比较高,资金转移痕迹不容易被发现,权贵们当然不会轻易排除这个选项。

2,进出口贸易通道

这个为贸易项下的转移通道,主要又分为以下两种操作手法。

其一,利润截留法。具体就是利用境外合伙公司,或干脆在境外注册自己的贸易公司,通过压低出口价格,同时提高进口价格的实务操作,将利润截留在境外公司户头。这样的户头一般都洗得透,也比较干净。

其二,虚假贸易法。说白了,就是采用离境转口贸易的方法去骗取国家出口退税。具体操作就是通过能够开具增值税发票的贸易公司,利用海关、保税区、 境外物流公司等资源网络,将贸易产品或货物(自己没有货源也没关系,这些都可以通过租赁货物的方式来取得)进行不同的包装和报关,在境内、境外、保税区、 海关等来回兜圈,来赚取差价。要点是,只要出口退税(最高可达17%)总额高于进口成本(主要是增值税、运输成本以及海关和税务部门利益链条上给出的好处 费等)即可进行操作。各方关系比较顺畅的话,每次操作利润可以达到10%,也就是说出口报关贸易规模如果货值为1亿元,能够赚到1000万元。

这两种操作手法,只需海关、税务、物流等关系吃得透,就能玩得转,比较适合民营企业家、地方官僚及普通规模国企高管。

3,境内外银行通道

主要是内存外贷法(包括内保外贷)。具体操作是,通过在境内银行存入资金或通过境内公司提供担保,然后在境外银行分支机构取得相应的贷款额度。这 种业务办理,在境外设立有分支结构的国内银行,如中行、工行、农行等,由银行审核相关材料即可办理。境外银行,只要在境内设有分支机构,如汇丰、渣打、花 旗等,亦可进行业务办理。

基于财富转移目的,采用这种通道的人,压根就不会考虑还境外美元(或其他可自由流通货币)贷款。如果在境内存入的是人民币,拿走就是了,反正自己在境外已经取得相对应的美元。如果是境内的担保,估计也是一笔不再想要的烂资产,银行拿去拍卖就是了,反正自己的财富也安全出境了。所以,这个内存外贷法 也可以叫做债务内置,资产外置法。

采取这种通道,人为的操作痕迹明显,再想回境内混的话,留下的后遗症和各种掣肘都相对多一些,算是比较适合彻底移民和有跑路需求的群体吧。

4,海外投资并购通道

这个是属于资本项下的操作方式。从2011年开始,国家发改委提高海外投资并购审批核准权限,其中资源类项目审批金额起点提升到3亿美元,非资源类项目提升到1亿美元。

从规模上看,这种方式才是权贵阶层中的权贵真正感兴趣的玩法,也只有这样具有核心能量的权贵,才具有申请大数量的用汇配额,并向境外进行资金转移与支付。

从具体的海外并购审批流程来看,即先到外管局申请备案,再分别获得发改委和商务部的项目立项审批,最后再回到外管局获得用汇审批。这样,大规模的资产财富便得以直接用美元(或欧镑日等)形式支付出境。

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一般会有红色背景),只要资金安全合法出境,接下来便是如何操作进入各个利益相关方个人户头的具体办法了,譬如,各种虚假报账,投资亏损形式,离岸注册公司等等。

能够运作如此大规模资金以投资并购的方式出境,再如何进行做账或侵吞,利益如何安全输送等等,对于手握权柄的要员、掌管央企以及红色财阀等权贵们,你不必担心,他们根本不会缺少这种智慧,以及便利条件。

以上几种不同口径的通道,就是俺所认为的权贵阶层实现财富转移的主要方式。俺不妨在这里再作一个设定分析——假设,财富转移正在进行或没有基本转移完成,那么从权贵阶层的需求和行为来看,以下几个事项在逻辑上成立:

1,人民币汇率短期内不会大幅爆贬。因为兑美元汇率维持相对稳定的高位,对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和资本转移有利。

2,资产价格泡沫短期内不会被全面刺破。因为以资产担保等作为财富转移的主要方式之一,需要资产价格维持在一个权贵们认可的位置上。

3,债务泡沫短期内也不会被全面刺破。以债务内置和资产外置来实现财富转移的权贵们,依然需要一个泡沫的背景。

如果权贵们财富转移基本完成之后,又会发生什么呢?那么俺再做一个假设,规模资金出境后,人民币汇率爆贬,这时那些已经转移境外成为美元的资本,掉转头再换成人民币进入境内,手里的人民币资产就会暴涨。尤其在适合抄底人民币资产的时间段进入,就是一个获取暴利的机会。

之前,安邦、万达、前海、恒大等戴着红顶商人帽子的财阀们都曾大举进行海外投资并购,他们运作的资本规模和方式,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起的——这里面的水很深……

 

 

中共全国两会已经开幕,外界认为又有新一轮权力斗争。有港媒盘点了一批与江泽民派系有勾连的民企有的失势走向衰微,有的纷纷避走,意在免受官场整肃牵连。并认为孙力军案会引发一个类似的动向。

5月21日,全国政协会议开锣,22日,人大会议也已登场。《苹果日报》刊文分析称,在两会举行前夕中共官场突变,其中被指属江泽民派系的核心人员、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落马,反映江派、习派的权力之争从未停止。而据查,香港有多间上市公司被指与江派关系密切,近年转为低调经营,部分人急急清空内地资产、转移至海外,务求避祸。

4月19日,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接受调查。尽管孙力军只是副部级官员,但他的落马震动官场。不少分析认为,孙力军曾掌国保,又兼610办副主任,担任过港澳台事务办公室主任,有很大实权,实属“倒习”的江派重要人马。已经有传闻指孙涉及“倒习政变”,其老上司、原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也频传不妙。

港媒指,同属江派的国务院副总理韩正,疑因本港爆发反送中运动后被架空,反映江泽民派系目前在中央的权力已逐步被边缘化。

事实上,此前同样有江派背景的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以及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均在今年初先后被免职。

港媒指,自习近平上台后,多间有着浓厚江派背景的上市公司已被清算,其中房地产领域首当其冲,包括以上海及深圳为基地的绿地集团、雅居乐、佳兆业、中渝置地、花样年及恒盛地产等。

港媒提到的内地房产商花样年也在港上市,掌控人是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侄女曾宝宝,公司主要在深圳和成都等地开发房地产项目。

报导特别举例,上海绿地集团,子公司为在港上市的绿地香港,在韩正任上海市长时,绿地是上海国企制度改革的试点,被认为是韩正的政绩工程。

绿地董事长张玉良从不回避地与韩正的关系,自称韩正是绿地的“贵人”。而在韩正的庇荫下,绿地一度几乎垄断整个上海市场。

不过自2015年集团借壳上市后,绿地屡爆出债务违约丑闻,去年更深陷“欠款风波”,年内销售额增幅仅0.1%,为全国六大房企中最差,总负债高达过万亿元。

另外两家与江派密切的雅居乐及佳兆业,其主席数年前突然先后被调查。其中,2014年10月,雅居乐主席陈卓林被昆明市检察院“监视居住”,两个月后突然被释放。当时据《明报》报导,雅居乐地产早前突遭香港商人陈浩唯在网站撰文炮轰,指控公司实际大股东为已落马的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但雅居乐随后发声明否认。公开报导显示,时任国土资源部部长的周永康,曾多次到雅居乐参观及支持雅居乐于中山圈地。

而佳兆业主席郭英成也被指在香港逃避调查,其集团当年于深圳龙岗区四个项目一度被锁定;公司更一度盛传被融创收购。2017年3月复牌后集团发展已大不如前。

同样被指与江派关系密切的张志熔,约十年前兼任中国大民营造船企业熔盛重工(后更名为华荣能源)及恒盛地产两家上市公司的主要股东。张志熔八年前突然辞任恒盛主席,至2015年初,张被指与江派高官令计划弟弟令完成最亲密的一位商业拍档王翎,成立合资公司恒盛青石地产置业,因而避走美国,导致恒盛多个项目被查封。熔盛重工后需大量变卖资产度日。

还有一个是中渝置地主席张松桥,港媒指他早于2013年开始清空内地资产,将位于重庆、成都、西安、贵阳等房地产业务出售予融创、恒大等买家,又于2017年开始在英国、澳洲及香港大举出击,收购多项物业。

张松桥与“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关系密切,而肖建华2017年初被中方人员从香港秘密带回内地调查。美国《纽约时报》报导称,肖建华是协助高层权贵赚取巨额利润的中间人。肖建华是替多个中共高官家族工作。《金融时报》称,山东鲁能集团被低价收购的交易实际是曾庆红儿子曾伟通过一系列空壳公司操作的,其中多家空壳公司持有人是肖建华。肖因此被指是江派高层的“金钱管家”。

《苹果日报》报导援引分析人士指,中国官商勾结的最惯常做法是国企将部分资产拆售予民企,再由民企把资金外移;若企业靠山“出问题”,当然要避走。反之,这也是当局常用经济打击对手的手段。

分析还指出,习近平在2012年上台后,至今用了近十年时间反贪,拉下薄熙来、周永康及令计划等“大老虎”,而每次行动过后必有民营企业家被清算,这次孙力军落马也不会例外。而且,预期孙力军过后,“打老虎”陆续有来。

 

 

4月中旬,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落马。港媒《苹果日报》的最新报导指,孙力军有很大实权并属于“倒习”的江派重要人马,而同属江派人马的中共国务院副总理韩正疑因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而被架空,进一步反映江派的权力已被边缘化。

报导说,中共前党魁江泽民自1998年六四后当上中共总书记,之后不断提拔重用“上海帮”重要成员,包括吴邦国、曾庆红、黄菊、陈良宇及韩正等人。与此同时,由于上海逐步成为全国金融中心,他们掌握了全国的金融命脉,深圳的股票市场也成为江派进一步垄断大陆金融权力的工具。

习近平上台后,香港多家具有浓厚江派背景的上市公司接连被清算,而房地产作为江派官商勾结的重要领域更是首当其冲,包括以上海及深圳为基地的多家大陆房企:绿地集团、雅居乐、佳兆业、中渝置地、花样年及恒盛地产等。

曾是上海大地主的绿地集团,其子公司为在港上市的绿地香港,韩正任上海市长时,绿地集团被认为是韩正的政绩工程。绿地董事长张玉良曾称,韩正是绿地的“贵人”,更借其势力,绿地几乎垄断整个上海市场。但自2015年该集团借壳上市后,屡爆出债务违约丑闻,去年更深陷“欠款风波”,年内销售额每况愈下,为全国六大房企中最差,总负债高达过万亿元。

而港人较熟悉的雅居乐及佳兆业,其主席数年前突然先后被调查。2014年10月,雅居乐主席陈卓林被昆明市检察院“监视居住”,两个月后被释放,集团其后发展已未见突破。

雅居乐是在香港上市的广东地产开发商。佳兆业集团是广东潮汕人郭英成创办的。2009年12月,佳兆业集团在香港联交所上市。

2014年10月17日,时任佳兆业董事局主席郭英成被传失踪,当时港媒消息称,郭英成被扣查,但佳兆业公司否认。不过,佳兆业股价仍受压,当日下跌7%。市场人士称,佳兆业股价仍跌,反映市场对于有关消息令投资者变得惊弓之鸟。

据传,佳兆业集团涉深圳落马政法委书记蒋尊玉案。有统计称,自2000年以来,半数落马的中共省部级高官涉及房地产。涉事的地产富豪不少选择了外逃,而外逃第一站就是香港。把香港作为“避风港”。

港媒报导,2014年11月28日,佳兆业在深圳的上千套房源被深圳市政府锁定;12月,佳兆业两家位于深圳的子公司被政府限制转让股本权益、佳兆业申请重续国家一级资质证书被暂停处理、佳兆业所有地产业务被深圳市政府叫停。这些措施对佳兆业来说是致命的。

佳兆业集团因在2015年3月无法刊发2014年业绩而停牌。虽然2017年3月复牌,但此后集团发展已大不如前。

另一个被指与江派关系密切的张志熔,约十年前兼任大陆最大民营造船企业熔盛重工(现已更名为华荣能源)及恒盛地产两家上市公司的主要股东。

8年前张志熔突然辞任恒盛主席,打算将恒盛地产私有化不果;至2015年初,张志熔与另一名商业拍档成立合资公司恒盛青石地产置业,因而避走美国,导致恒盛多个项目被查封。而熔盛重工其后亦因发展过度,兼遇上航运业寒冬,需大量变卖资产度日。

最“精明”的可算是四家香港上市公司的主席张松桥,他在2013年开始清空大陆资产,将位于重庆、成都、西安、贵阳等房地产业务出售,2017年开始在英国、澳洲及香港大举收购多项物业。

陆媒曾报导,张松桥与“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关系密切。肖建华在2017年初被中方人员从香港秘密带回大陆调查,被指是江派高层的“钱袋子”。

据媒体统计,肖建华掌控参股44家金融公司,涉足银行、保险、信托、证券、基金、租赁及期货等,覆盖了金融业全部牌照,并拥有4,000家空壳公司,他控参股的金融机构资产规模高达3万亿人民币。

据港媒此前报导,香港前特首曾荫权与妻子于2012年2月9日至12日乘坐张松桥的私人飞机到泰国布吉旅游;2012年2月17日至19日曾氏夫妇接受多名富商邀请,乘坐3艘总值4亿港元的游艇到澳门度周末,期间又曾经住宿于张松桥拥有的豪华私人游艇,曾荫权只支付相等于乘坐经济客位机票及渡轮的船票价钱。多名富商有向曾荫权利益输送及官商勾结的嫌疑,但事后曾荫权否认曾经推荐张松桥出任全国政协委员。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