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留学移民 / 从小粉红到访民 海归女硕士受迫害家破人亡

从小粉红到访民 海归女硕士受迫害家破人亡

作者:黄小山,程文 (自由亚洲电台) — 已发布 2020-05-23 04:10,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6-13 04:44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在中国内蒙古,一名舍弃美国绿卡回国的海归女硕士为父母伸冤,控诉遭司法迫害几致家破人亡,曾自认是“小粉红”的她,告诫留学生们千万不要听中共宣传回国,但其文章仅贴出4个多小时即遭维稳查删。
从小粉红到访民 海归女硕士受迫害家破人亡

在美国留学期间为小粉红的王然,回国后遭司法迫害,已在家破人亡的边缘(图片来源:王然自媒体)

在美国留学期间为小粉红的王然,回国后遭司法迫害,已在家破人亡的边缘(图片来源:王然自媒体)

 

曾经放弃美国绿卡回国的王然,家中却遭遇灭顶之灾。父亲被警察构陷被抓,并身患重病随时有生命危险。上月曾在微博上披露自身遭遇的她和弟弟都被立案调查,她自己则因为在哺乳期被取保。

王然6月10在微信圈发文披露,继父母被抓、父亲命在旦夕之后,9日晚她的弟弟也被带走16小时,她和弟弟都被立案调查,四口之家正在被灭门。但文章被删除。

王然自述2008年18岁时到美国留学,毕业后就职于北美信托做证券私募基金。在留学期间也曾经是小粉红,很“爱国”,同台湾的同学辩论,为大陆的人权和法制辩护。

自己在美国留学生活8年,弟弟也是在英国留学4年获硕士学历。2016年因患重病的父亲的要求,放弃获绿卡的机会回国。但回国后,她的父亲王永明却卷入一宗涉黑案。

文章披露,包头恶警王刚对其父亲进行敲诈勒索不成,利用扫黑办警察的身份把其父亲打成黑老大,包头当地公检法联席会议达成统一共识,未审先定罪。

2019年4月4日,她的母亲先被王刚带队抓进看守所,至今再未走出过那扇铁门。同一天,她父亲被包头市东河区公安局带走,在询问室里昏迷,后取保候审。

据她讲述,她父亲有16种病,其中包括患有心脏三级心衰、三级高血压、糖尿病合并多并发症、胃部切除及左肾移植等。2019年11月他突然感染病毒,在半昏迷状态下被转至北京协和医院抢救。2020年1月,因为水肿、便血、拉肚子,体重从去年的180斤掉到现在的100斤。

但就是这样,今年4月10日,包头稀土高新区检察院突然决定逮捕她父亲,但由于他身患严重疾病,东河区看守所拒绝收押。但东河区公安分局则将其父亲“收押”在了包头市东河区医院以及包头市中心医院。

她曾拼尽全力才设法偷偷见到父亲两次。她看到关押条件极端恶劣,其父亲身上没有任何救治设施,输液都没有,整条左腿都烂掉了,被迫截肢。“本来我爸爸最开始只有小小的倒刺,揪掉了,再后来切掉五个脚趾,结果整条腿都烂掉。”

最近只是从律师那里听说,她父亲的心衰情况比过去严重很多,危在旦夕,只靠自身极低的免疫力和止痛针熬着,医院只是给一张床,让公安局能继续变相非法拘押,什么医疗手段都不采用。

最近她父亲的右腿也开始频繁性疼,出现左腿截肢前的类似症状。“同时日日夜夜在狭小房间内被严加看管,不得与家人及外界相见。”

律师对她说,“就像我们的法律失灵了一样,所有人都在等着他死掉一样。”

她还自述,她从前很爱买化妆品,但现在甚至几天不洗头发不洗脸,从来不看一眼镜子。 每天凌晨3、4点躺下,没过几个小时又惊醒,发现手机还握在手里。

“我不敢错过任何一点信息,这种害怕的感觉让我不敢睡觉,会担心公众号发的内容是不是又被删掉,第五个微博会不会又要被冻结,会担心律师是不是有新消息要告诉我,会担心被拘押起来的爸爸妈妈突然出什么问题。”

因为她一直处于关注父亲的高强度劳累状态及案件带来的极大心理压力之中,她的孩子是在2019年10月11日早产两个月出生的。现在她的孩子出生6个月了,都还是黑户。因为她不敢和相恋12年的丈夫领结婚证,因为实在太害怕牵连到无辜的人。

如今,王然姐弟均被包头市公安局以“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为由立案调查。

王然在微信公号上发布的取保候审通知书显示,因为她有个正需要哺乳的孩子,所以在9日才被准许取保候审。

上周,她成了妈妈的辩护人,法院却因着急开庭、想要快审快判而拒绝她提出的正当阅卷的诉求。

 

 

“我放弃美国绿卡,可不是为了回来接受公检法侮辱和迫害的啊。”曾舍弃美国绿卡回国的海归女硕士王然,在被中国的司法迫害几致家破人亡后,发出这样的呐喊。

父亲被非法拘禁 海归女硕士变访民

王然,王永明的女儿,美国肯塔基大学金融系的本科生,伊利诺伊理工大学金融系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后成为北美信托优秀员工。北美信托打算给王然办理绿卡,但由于王然的父母不想离开家乡,王然不想因自己一个人在外漂泊,让父母担心,因此选择回国发展。没有让王然想到的是,在她回来以后,这个她曾经深爱的国家,却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根据大陆微博、微信多个公众号发布的信息,王然的父亲王永明经营民间放贷业务,被警察王刚敲诈勒索。由于王永明没有满足其贪婪的胃口,王刚煽动、诱导想要逃避债务的借款人对王永明进行诬告陷害,将其打成黑社会组织犯罪。

2019年4月,王永明案发,包头市东河区公安局就以王永明患有严重疾病为由对其取保候审。王永明先后被非法拘禁在包头市东河区医院和包头市中心医院,不过这两家医院并没有对王永明采取任何治疗措施。目前王永明奄奄一息,生命垂危。

微信公众号“公开审判”一周前发表的文章“包头案的家属和律师呼吁:‘救救王永明!’”显示,王永明的家属曾赶到医院探望,但被警察阻止。家属从医院方面了解到,王永明身患内科疾病,但却被安排了骨科医生。没有人知道医院在给王永明实施何种救治方案。

王永明的辩护律师团队一致认为,目前王永明正处于被非法拘禁中。其辩护律师冯延强律表示:“包头稀土检察院逮捕王永明的决定本身就是错误的。他本来就不符合被收押的条件,但包头市东河区看守所却违规办理了收押手续。”

“那个警察王刚敲诈勒索我爸爸19万元,又诬陷我爸爸;我爸爸的债务人也企图赖账,配合警察诬陷我爸爸”,王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公检法提供的证据严重造假,都是捏造。

王然疾呼:千万不要听信中共宣传

为了营救命悬一线的父亲,王然及其家属目前只能通过网络发文,并在内蒙古检察院、政法委门前采用拍照的方式道出自己的心声:“救救王永明!”

“我有时就想,我放弃美国绿卡,可不是为了回来接受公检法侮辱和迫害的啊。 ”王然说,“直到现在我已经看清我爸爸被冤枉的事情是很难洗清的、是不讲法律的。”

王然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承认自己曾经是海外“小粉红”、曾经很爱国,并天真的相信中国有法治。但在父亲案发,父母被抓,求助无门后,王然才明白选择回国是一个多么不智的决定。

王然22日在网络发文,讲述自己的经历,并告诫留学生千万不要听信中共宣传回国。不过,该文在发表4小时22分钟后就被删除。王然感叹:“如果再有同学问我回来以后感受怎么样,我可能会告诉他们,千千万万不要回来,跟你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样。”

 

 

在内蒙古包头市,30岁的海归女硕士王然周五(22日)撰文称,她放弃美国绿卡回国,换来的却是被这片土地狠狠的践踏,几乎家破人亡。

王然的父亲王永明,曾涉及包头警方办理的一宗涉黑案。她是美国肯塔基大学金融系的本科生,伊利诺理工大学金融系的硕士研究生,曾就职于北美信讬,在美国学习和生活8年之后,2016年因重病父亲的要求,放弃获绿卡的机会回国。

去年4月,王永明被包头警方以涉黑的罪名立案,此后,其母亲也被抓,王然被迫开始以一人之力为自己的父母四处奔走。

王然把自己的经历写成文章放在社交平台,但这篇文章仅贴出4个多小时就被删除。她承认自己曾经是海外“小粉红”,曾经很爱国,并天真的相信祖国有法制,直到其父亲王永明案发,父母被抓,求助无门,她才明白选择回国是一个多么糟糕的决定!

王然说:又被删了,总共存在了4小时22分钟。其实我心里很失望,因为在我回国以前,我其实是一个“小粉红”,就是很热爱这个国家。我以前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有多幼稚,就是现在这个世界伤我有多重。我真的是想不到我会跟公检法三家对抗去救我爸妈。如果再有同学问我回来以后感受怎么样,我可能会告诉他们,千千万万不要回来,跟你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样。

她表示,自己在美国留学生活8年,弟弟也是在英国留学4年获硕士学历,但在海外期间,他们看过一些关于中国没有法制和人权的新闻,但是她不相信,甚至认为台湾和香港学生批评中国是因为被蒙蔽了,直到自己亲身经历司法迫害,才明白原来被蒙蔽的是自己。

王然说:我曾经从YouTube上看到一些(关于中国的负面新闻),但是我不相信,不愿意去接收这种负面的东西。并且我曾经有些同学是台湾以及香港移民过去的,其实他们有很多认知跟我是完全不一样的。当时的我看来,就是他们的思想是被蒙蔽了的,就是我们中国现在已经发展得很好了,不会有这种问题,他们不了解现在的中国。现在我突然有意识,对方没有被骗,是我自己被骗。

王然认为,她父亲因为拒绝当地公安王刚的敲诈勒索,所以导致其报复陷害。他们举报王刚已经半年了,但都没有任何结果。她理解举报自己父亲的人,她认为法律原本可以甄别真假。她也不认同父亲私生活的不检点,但这都不应作为公检法构陷自己父亲的理由。现在被羁押在医院的父亲生命垂危,连肾移植后的抗排异的药都无法得到。

王永明的代理律师徐昕指出,王永明的民间借贷行为,被包头警方以黑社会案件办,并伪造证据构陷王永明放高利贷致人死亡。徐昕认为,无论王永明是否犯罪,以及犯下何种罪行,都应该由法院独立认定,并且生命垂危的他获得救治,也是司法人道的最基本要求。

徐昕说:他是普通贷款,最高法院保护的36%的年利率啊。这个案子呢,连指控的犯罪,基本上都是不构成的。他的生命垂危,已经拖延了一个多月了,如果再不治疗,可能就是死在医院。无论这个人犯多大罪,也应该让人治病,这是司法人道和司法文明的基本要求。

代理律师冯延强也指出,当地公安将一个抑郁症自杀的人,强行认定是被王永明的高利贷逼死,并让人以死者的名义伪造遗书嫁祸王永明,办案机关这样做,本身就属于严重的犯罪行为。

但迄今为止,包头市东河区公安分局都没有回应本台的采访请求。

近年来,中国动用庞大的外宣和统战力量在海外留学生中进行爱国宣传,很多留学生也倾向于听信官方宣传,而对自由世界的资讯进行自我审查。但越来越多的案例显示,回国后的他们,很快成为官方践踏人权的受害者。

 

标签: 发言人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