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科技探索 / 明朝开国国师刘伯温预见了武汉肺炎

明朝开国国师刘伯温预见了武汉肺炎

作者:今昭 — 已发布 2020-01-27 19:50,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5-26 07:11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刘伯温碑记曾预言“三愁湖广遭大难,四愁各省起狼烟。。。。。。九愁尸体无人捡,十愁难过猪鼠年”,岂不肖极而今情境?或许天命不可违,即便共匪费尽心思要保手中权力,最后颠覆其统治的开始,仍会从这一百年前的革新之地发起?而这场呈几何指数蔓延的瘟疫,就会是故老相传的人类走向淘汰更新期的先兆?
明朝开国国师刘伯温预见了武汉肺炎

《推背图》第56象新解译。(道奇博士/大纪元))

《推背图》第56象新解译。(道奇博士/大纪元)

 

最近刘伯温碑文的预言在网上传得非常火爆,因为他精准预言了今年的全球大瘟疫。刘伯温是明朝开国宰相,辅助朱元璋建立明朝,同时他是一位得道高人,为后世留下了三大预言,而且非常灵验。这里主要解读他的最后一个预言,即《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这里简称《刘伯温碑记》。 看中国网站 禁止建立鏡像網站。返回正版看中国网站。

《刘伯温碑记》也称为《救劫碑文》,传说是在一场地震中被震出来的,后一直在民间流传。在大约2003年左右的时候,这则预言曾在网络上传得非常火爆,但当时并没有引起人们的太大重视,因为预言中的事情那时还没有发生,大家并不是很相信,所以后面就慢慢冷了下来。但到了今年,这则预言又再次火爆起来,引起世人的关注,因为他预言的事情正在发生,而且部分已经应验,或正在应验之中。

本文将系统的解读一遍《刘伯温碑记》,供大家参考:

《刘伯温碑记》的原文如下:

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双眼,

天也翻,地也翻,逍遥自在乐无边。

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

贫富若不回心转,看看死期在眼前。

平地无有五谷种,谨防四野绝人烟,

若问瘟疫何时现,但看九冬十月间。

行善之人得一见,作恶之人不得观,

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

还有十愁在眼前:

一愁天下乱纷纷,二愁东西饿死人,

三愁湖广遭大难,四愁各省起狼烟,

五愁人民不安然,六愁九冬十月间,

七愁有饭无人食,八愁有衣无人穿,

九愁尸体无人捡,十愁难过猪鼠年。

若得过了大劫年,才算世间不老仙,

就是铜打铁罗汉,难过七月一十三,

任你金刚铁罗汉,除非善乃能保全,

谨防人人艰难过,关过天番龙蛇年。

幼儿好似朱洪武,四川更比汉中苦,

大狮吼如雷,胜过悼百虎,

犀牛现出尾,平地遇猛若,

若问大平年,架桥迎新主,

上元甲子到,人人哈哈笑,

问他笑什么?迎接新地主,

上管三尺日,夜无盗贼难,

虽是谋为主,主坐中央土,

人民喊真主:

银钱是个宝,看破用不了,

果然是个宝,地下裂不倒,

七人一路走,引诱进了口,

三点加一勾,八王二十口,

人人喜笑,个个平安。

下面按顺序进行系统解读:

“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双眼”

举头三尺有神明,天地之间,冥冥中有无数的眼睛在注视着一切,神目如电,人类的一切所作所为都被看得一清二楚,逃不过天道法则的制裁,同时点明瘟疫也是长着眼睛的,不是随便乱找人。

“天也翻,地也翻,逍遥自在乐无边”

这个时期,人类道德沦丧,世界将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人类沉迷于眼前的娱乐享受,不知危险降临。

“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

大瘟疫来时,淘汰人数巨大,穷人中一万人会死去九千人,而富人一万人只能活下二、三人。

“贫富若不回心转,看看死期在眼前”

无论是穷人还是富人,如果不能回归道德,找回丢失的正义与良知,那么死期就在眼前,就会在大瘟疫中淘汰。

“平地无有五谷种,谨防四野绝人烟”

人类死亡数量巨大,四野几乎断绝人烟,田地长满野草,庄稼没有人种。

“若问瘟疫何时现,但看九冬十月间”

大瘟疫开始于尾数为9的年份(2019)的冬季,开始于农历十月。这次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第一例病例刚好是2019年11月(农历十月)感染,印证了预言中瘟疫的爆发时间。

“行善之人得一见,作恶之人不得观”

大瘟疫来时,善与恶的表现决定着世人的去留,善良的人能留下,恶人将淘汰。

“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

世上有大善之人,在劫难中行大善解救难中的世人(大善之人解救世人的方法,在预言的最后有说明),如果不听从大善之人的解救之法,在劫难中被淘汰实在不划算。

“还有十愁在眼前:

一愁天下乱纷纷,二愁东西饿死人,

三愁湖广遭大难,四愁各省起狼烟,

五愁人民不安然,六愁九冬十月间,

七愁有饭无人食,八愁有衣无人穿,

九愁尸体无人捡,十愁难过猪鼠年。”

这段是指伴随着“大瘟疫”而来的,还有其它几大灾难,可能在第二波大瘟疫爆发后发生:

“一愁天下乱纷纷”

社会将陷入大动乱。

“二愁东西饿死人”

随之而来的将有大饥荒,会饿死不少人。

“三愁湖广遭大难”

点明了地点,说大瘟疫首次、重点发生在湖广地区,这次瘟疫由湖北武汉爆发,是重灾区,应了预言。

“四愁各省起狼烟”

大瘟疫还将引发战争,中共会在瘟疫中灭亡(灭亡日期后面有提到),中国各省地方势力将独立、政权割据,不听从中央,国内战火纷起。

“五愁人民不安然”

人民生活动荡,各种灾难齐降。

“六愁九冬十月间”

点明了大瘟疫的爆发时间,前面已解说。

“七愁有饭无人食,八愁有衣无人穿”

到时死亡人数极其巨大,到处都看不到人烟,有饭无人吃,有衣无人穿。

“九愁尸体无人捡”

人死得太多,以至于尸横遍野,堆在路上,无人收殓。

“十愁难过猪鼠年”

再次点明时间,说明大瘟疫发生在猪年与鼠年之间,将时间明确了下来。尾数是9的年份,又刚好是猪年、鼠年,那就是2019年-2020年,刚好是这次大瘟疫发生的时间。

“若得过了大劫年,才算世间不老仙”

若人类渡过了这个大劫,将进入美好幸福的未来,进入未来的人都有大福份。

“就是铜打铁罗汉,难过七月一十三”

农历7月13日(公历8月31日)是很重要的一大关,将有很大、很可怕的事发生,预言前面所说的中共倒台,可能在这一天,即使这一天不倒台也将受到重创,离倒台不远(可能挺不过年底)。这个时期,中国地方势力割据,不听从中央号令,各种灾难齐降。

这段是说,今年农历7月13日(公历8月31日)是最重大的一个关口,中共将受重创,随之慢慢灭亡(应当挺不过年底)。地方势力割据、混乱,都不听中央号令,中共即使这一关口不亡,也名存实亡。但这一关不止这一天,可能在农历7月13日之前的近半个月左右就开始,农历7月13日是这一大关的最后一天。

伴随第二波大瘟疫的到来,中国将灾难齐降,天灾人祸不断,中国将进入一段黑暗、混乱的可怕时期,中国人将会有大苦吃。

“任你金刚铁罗汉,除非善乃能保全”

不管是什么人、什么势力,只有保持善良、正义的才能得以在劫难中保全性命、进入未来,否则必在大劫难中淘汰。别看中共这么强大,劫难中也不堪一击,说倒就倒。

“谨防人人艰难过,关过天番龙蛇年”

龙蛇年,古语中是大凶年的代称。是说大瘟疫中,人类会惊惶失措,人人自保、小心谨慎,闭关封城,想以此度过大劫年。

“幼儿好似朱洪武”

朱元璋幼年时因为瘟疫,父母、哥哥都去世了,他变成了孤儿,而且无钱无地给父母埋葬,非常可怜。这句是说会有很多家庭几乎全家在大瘟疫中死绝,剩下年幼的小孩,非常可怜,像朱洪武的幼年一样。因为小孩没有干过大坏事,有的将在大淘汰中得以存活。

“四川更比汉中苦”

指第二波大瘟疫再次爆发、蔓延,到时四川地区的疫情要比武汉更严重。

“大狮吼如雷,胜过悼百虎”

悼,畏惧、恐惧。是说还有第二波瘟疫将爆发,其可怕程度将超过虎月(农历一月)即第一波疫情的百倍以上!至于第二波瘟疫爆发的时间,有可能是今年狮子座的时间,即可能在西历7月23日到8月22日爆发。

“犀牛现出尾”

是指大瘟疫的尾声将出现在牛月末(丑月末,农历十二月),即今年底大瘟疫收尾。为什么称牛为犀牛,因为牛是温驯的动物,而犀牛是猛兽。今年(2020年)是大凶年(龙蛇年),所以尾月(牛月)称为犀牛。

“平地遇猛若”

“猛若”指“猛虎”,即虎月(寅月,第二年农历一月),牛月与虎月刚好是相交接的两个月,一个位于头年年尾,一个位于次年年首,首尾交接。凶猛的牛月结束后,平地遇到猛虎,大瘟疫在今年年底收尾后,于明天一月(农历)结束。

“若问大平年,架桥迎新主”

大瘟疫过后,劫后余生的人将进入新的天地、开启新的人类纪元,中国将迎接救渡世人的创世主(东方大圣人)归来。

《玛雅预言》说,我们现在人类所处的时期是“地球更新期”(EarthRegeneration Period),太阳系在银河系季候中经历了5125年(公元前3113年至公元2012年冬至日)的“大周期”后,太阳将与银河系的黄道(Ecliptic)和赤道(Equator)所形成的交叉点完全重合,此后地球将走出银河射线的范围而进入“与银河系同步”的新阶段,地球、人类将在这个时期“净化”、“更新”后,进入与本次文明毫无关系的一个全新的文明,将开启新的人类纪元。现在这个时间点,就是新旧文明、新旧人类纪元更替的关键点。

另外,被称为沉睡的预言家的美国著名预言大师凯西,有一个最重要的预言是:

有一天,中国将成为孕育救世主信仰(Christianity)的摇篮,同时人们会在生活中努力实践这信仰……中国将醒来!

原话:Yea,there in China one day will be the cradle of Christianity,as applied in the lives of men。It is far off,as man counts tune,but only aday in the heart of God.For tomorrow China will awake。

在现代英语中,Christianity的字面意思是指基督教或是基督教的信仰,但是基督教早已诞生,所以凯西的预言就不是指基督教,而且“摇篮”比喻新生,意指将有一种新的信仰从中国的土地上诞生而且广传。

曾成功预言罗斯福去世、丘吉尔落选、肯尼迪遇刺、中国将被红色政权统治等等重大历史事件的美国著名预言家珍妮,在1997年病危之际,于临终之前留下了最后预言说:人类的希望在东方!东方将出现一个彻底改变世界的人,他传播神的智慧给人,用互爱将人类团聚在一起,建立新大同世界。

有消息说,当时珍妮表示,遥远的东方已经诞生了一个婴孩,并且已经长大,他将彻底改变这个世界。她说,或许在21世纪,这名当年的婴孩将在互爱的信条下把整个人类团聚在一起,他将在人间传播神的智慧。

五百年前的法国大预言家诺查丹玛斯(Michel de Nostredame)的《诸世纪》(The Centuries)也说:“一位东方人(The Easterner)以神的慈悲救赎世界,每个人都将被他的神杖打动。”(第2纪第29首)这些预言都在相互印证。

珍妮在1971年出版的《荣耀的呼唤》(The Call to Glory)一书中说:

末日善恶大决战即将在2020年到来,届时假先知、撒旦和反神者将与人类对垒作战。(Armageddon will come in 2020,when the False Prophet,Satan and the Antichrist will rise up and battle man himself.)珍妮说,在这场善恶之战中,人间将经过一场信仰革命与信仰复兴的洗礼,最后信仰得以复兴,人类坚定对创世主的忠诚信仰而得以重生!

这些不同时期,流传于世界各地的各种著名预言,几乎都重合了,预言目前人类处于大更新(同时也是大清洗、大劫难)的关键时间点,走过了这个时间,将进入美好的未来,开启新的人类纪元。这个时期,将有一位出生于东方的大圣人(救世主)在救渡世人,带领人类进入新纪元。

接着我们再继续解读《刘伯温碑记》:

“上元甲子到,人人哈哈笑”

“上元甲子”是指新的人类纪元。是指人类新纪元开始后,渡过大劫的人类进入新的未来、进入大更新后的地球,人人欢天喜地,幸福无比。

“问他笑什么?迎接新地主”

渡过大劫,进入新纪元的人类欢天喜地的迎接救渡世人的创世主回到中国。

“上管三尺日,夜无盗贼难”

未来新纪元中,人类遵从救世主的教化,社会一片祥和、幸福,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虽是谋为主,主坐中央土,人民喊真主。”

虽然到时世界各国都有自己的王在管理,但真正的主在中国。救渡世人的东方大圣人(创世主)将回到中国,在中国(中央土)教化天下百姓,全世界的人都追随着他,尊他为“真主”。

“银钱是个宝,看破用不了”

人们都把钱财看得很重,当作宝,但当大劫难来临时,人们会发现钱财都成了废纸,有钱而无处用,变得毫无价值。

“果然是个宝,地下裂不倒”

真正的宝贝是在任何情况、环境下都弥足珍贵的,永远不变,立于不倒,是真正在危难中拯救人类的法宝。那这真正的宝贝、能在危难中解救人类的法宝是指什么?预言紧接着说明:

“七人一路走,引诱进了口”

这是字谜,这是一个繁体的“真”字(眞)。上面是七字,下面撇捺可看作人字,在目字左边有个偏旁,一竖一横,叫“走之旁”,这就是七人一路走。把“引”字放入“口”中,就成为中间的“目”字,目字又可看作很多“口”字组成,这是引诱入了口。组合起来就是“眞”。

“三点加一勾”

同样是字谜,是“忍”字。拆分为:三个点+“勾”字。“勾”字拆分为“勹”+“厶”。将三点中的第一点,加在“勹”上,就是“刃”。再将剩下的两点加在“厶”字上,就是“心”,合起来就是“忍”。

“八王二十口”

也是字谜,是指“善”字。上面是个倒写的"八",下面是"王",再下面是中文数字"廿"(二十),最下面是个"口"。

预言中说,劫难(大瘟疫)中,拯救人类的法宝是“真、善、忍”这三个字。而救渡世人进入新纪元的创世主,就是传出这三字真言的东方大圣人。

“人人喜笑,个个平安”

得到了这个能拯救人类于危难中的真正宝贝,就能平安渡过大劫难,进入人类新纪元,人人喜笑颜开,进入美好未来!

因为现在是最特殊的历史时期,历史上留下的预言,某些地方已被改变了。比如本预言中说的,这次大劫难人类至少得淘汰十分之九,只剩下十分之一左右的人留下来。这个数量已被(创世主、东方大圣人)改变,人类不会淘汰这么多人,但还是有数量巨大的人类被淘汰,没有十分之九,可能会有二分之一。

预言解读完毕,供大家参考。

 

 

因肺炎爆发,中共当局又于初期隐瞒不报、忽视防疫,时值春运,武汉华中重镇、九省通衢,人口流量之大,可以想见。最终致使局势急转直下、全国沦陷,祸及亚太、欧美,此罪之大,中共何以当哉?

堪舆学上有一说,道江城地势乃长江和汉水穿城而过,划出武昌、汉口、汉阳三镇,“三镇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鹦鹉洲”,成三足两耳的“鼎”形,利一切革故鼎新之事,此所以辛亥革命于武昌首义也。

另有一说道中共建政后,为保江山万代,将历代定都之地一一断绝其帝王之气。武汉龟蛇二山,本极合山川风水之道,偏要在龟山上修个电视塔,如一根针插在玄武背上;又建一个方块状的晴川饭店,如墓碑般矗立在长江边。此二招一出,“江城王气黯然收”,再也无虞楚地会什么时候杀出个程咬金。

笔者乃土生土长的武汉人,现漂泊海外,连日里看家族群中的亲友坐困愁城、呼天抢地。昨日扫罢新闻,略一琢磨,突然惊觉:这“革故鼎新”四字,不就是“淘汰”之意吗?

刘伯温碑记曾预言“三愁湖广遭大难,四愁各省起狼烟。。。。。。九愁尸体无人捡,十愁难过猪鼠年”,岂不肖极而今情境?或许天命不可违,即便共匪费尽心思要保手中权力,最后颠覆其统治的开始,仍会从这一百年前的革新之地发起?而这场呈几何指数蔓延的瘟疫,就会是故老相传的人类走向淘汰更新期的先兆?

思及此处,不禁大骇:想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报应,如影随形。佛说轮回之法,而每个从久远以来走到今日世上的生命,又是否在这历史的关键节点上,守住了那大是大非间的一念呢?赶紧抓起手机,一个不漏地告诉所有亲朋好友: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

 

 

《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

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双眼,天也翻,地也翻,
逍遥自在乐无边,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
贫富若不回心转,看看死期在眼前,平地无有五谷种,
谨防四野绝人烟,若问瘟疫何时现,但看九冬十月间,
行善之人得一见,作恶之人不得观,世上有人行大善,
遭了此劫不上算,还有十愁在眼前,一愁天下乱纷纷,
二愁东西饿死人,三愁湖广遭大难,四愁各省起狼烟,
五愁人民不安然,六愁九冬十月间,七愁有饭无人食,
八愁有人无衣穿,九愁尸体无人检,十愁难过猪鼠年,
若得过了大劫年,才算世间不老仙,就是铜打铁罗汉,
难过七月初一十三,任你金刚铁罗汉,除非善乃能保全,
谨防人人艰难过,关过天番龙蛇年,幼儿好似朱洪武,
四川更比汉中苦,
大狮吼如雷,胜过悼百虎,犀牛现出尾,平地遇猛若,
若问大平年,架桥迎新主,上元甲子到,人人哈哈笑,
问他笑什么?迎接新地主,上管三尺日,夜无盗贼难,
虽是谋为主,主坐中央土,人民喊真主,银钱是个宝,
看破用不了,果然是个宝,地下裂不倒,七人一路走,
引诱进了口,三点加一勾,八王二十口,人人喜笑,个个平安。

 

 

《刘伯温救劫碑文》

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双眼。
天也翻。地也翻。逍遥在。乐无边。
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
贫富若不回心转。看看死期在眼前。
平地无有五谷种。谨防四野绝人烟。
若问瘟疫何时现。但看九冬十月期。
行善之人得一见。作恶之人不得观。
有人行大善。即速抄写四方传。
富者捐资刊版。贫者抄写天下传。
写一张。免一难。抄十张。能保全。
倘若看见不传送。一家大小受罪愆。
有人看破几件事。逍遥快乐是神仙。
遭了此劫不上算。还有十愁在眼前。
一愁天下纷纷乱。二愁东西饿死人。
三愁湖广遭大难。四愁各省起浪烟。
五愁人民不安然。六愁九冬十月间。
七愁有饭无人吃。八愁有衣无人穿。
九愁尸骨无人检。十愁难过猪鼠年。
若得过了大劫数。才是世间不老仙。
就是钢打铁罗汉。难过七月十三。
任汝金刚铁罗汉。除非善事能保全。
谨防人人艰难过。天翻龙蛇年。
幼儿好似朱洪武。四川更比汉中苦。
大狮吼如雷。胜过早白虎。
犀牛现出尾。平地过猛虎。
若问太平年。架桥迎新主。
上元甲子到。人人哈哈笑。
问他:笑什么?迎接新主。
地上管二尺。日夜无贼。
盗谁是谁为?
主坐在中央土。人民喊真主。
银钱是个宝。看破用不了。
果然是个宝。地下裂不到。
七人一路走,引诱进了口。
三点加一勾。八王廿口。
人人喜笑。个个平安。
但若不信要大难。行善之人可保全。
人人可观。个个可传。
有人印送。勿取金钱。
行善者可保。作恶者难逃。
敬重天地、神明、父母。
再要敬惜字纸、五谷。
谨当切记。

 

 

我問:“七人一路走,引誘進了口,三點加一勾,八王二十口”是什麼意思?沒想到他還真行,張口就來,說的頭頭是道。

他說:七人一路走,引誘進了口,是「真」字,不是現在通用的真,是古代那種寫法的字。上面好象個「七」字,最下面一撇一捺是「人」,引誘進了口就是中間那個「目」字。我問:一路走在哪裏?他說:古代那種寫法的真,在目字左邊有個偏旁,一豎一橫的,通常叫“走之兒旁”。加上去就是個「真」字。這個字年輕人恐怕猜不到,現在極少可以看到古代那種寫法的「真」字。不過還真讓我找到了,做成圖片,大家一看就一目了然。

八王二十口──「善」字,上面是個倒著的八字,下面是王字,再下面是中文的數字廿,最下面是個口。這個誰都能猜得出。

三點加一勾,是「忍」字,這也得對照圖片才清楚,三點是「心」上的三點,「加+」就是圖片上方那個象形的一撇一點,最上面就是「橫折勾」。

 

 

“七人一路走,引诱进了口”是“真”字。“真”字上面一横一撇象个反写的“七”,最下面一撇一捺是“人”,人上面是“一”,这是“七人一路走”;“一”上面连着那个“目”字里面多一横,“目”外围是一个大口,里边三横可拆分成七个小口,这就是“引诱进了口”。
“三点(丶)加一勾(乚)”,是“心”字。
“八王二十口”是“善”字:上面是个倒写的“八”,下面是“王”,再下面是中文数字“廿”,最下面是个“口”。
“七人一路走,引诱进了口,三点加一勾,八王二十口,”连起来就是“真心向善”之意。只有真心向善,才能保全自身,远离危险。

 

 

明朝预言《烧饼歌》

《烧饼歌》初载明《永乐大典》,原名《帝师问答歌》,因“烧饼”缘起,又名《烧饼歌》。《帝师问答歌》录入《永乐大典》的时候,其中被后人称为“万法归宗”的一段预言没有录入,而是秘密流传于佛教寺院之中,最后于吉林省的农安县寺院辗转流传入民间。

明太祖一日身居内殿,食烧饼,方啖一口,内监忽报国师刘基進见,太祖以碗覆之,始召基入。礼毕,帝问曰:“先生深明数理,可知碗中是何物件?”

基乃捏指轮算,对曰:“半似日兮半似月,曾被金龙咬一缺,此食物也。”开视果然。

帝即问以天下后世之事若何。

基曰:“茫茫天数,我主万子万孙,何必问哉。”

帝曰:“虽然自古兴亡原有一定,况天下非一人之天下,惟有德者能享之,言之何妨,试略言之。”

基曰:“泄漏天机,臣罪非轻,陛下恕臣万死,才敢冒奏。”帝即赐以免死金牌,基谢恩毕,奏曰:“我朝大明一统世界,南方终灭北方终,嫡裔太子是嫡裔,文星高拱日防西。”

帝曰:“朕今都城竹坚守密,何防之有?”

基曰:“臣见都城虽巩固,防守严密,似觉无虞,只恐燕子飞来。”随作歌三首曰:

“此城御驾尽亲征,一院山河永乐平,秃顶人来文墨苑,英雄一半尽还乡。北方胡虏残生命,御驾亲征得太平,失算功臣不敢谏,旧灵遮掩主惊魂。国压瑞云七载长,胡人不敢害贤良,相送金龙复故旧,灵明日月振边疆。”

帝曰:“此时天下若何?”

基曰:“天下大乱矣。”

帝曰:“朕之天下,有谁乱者?”

基曰:“天下饥寒有怪异,栋梁龙德乘婴儿,禁宫阔大任横走,长大金龙太平时,老拣金精尤壮旺,相传昆玉继龙堂,阉人任用保社稷,八千女鬼乱朝网。”

帝曰:“八千女鬼乱朕天下者何?”

基曰:“忠良杀害崩如山,无事水边成异潭,救得蛟龙真骨肉,可伶父子难顺当。”

帝曰:“莫非父子争国乎?”

基曰:“非也,树上挂曲尺,遇顺则止。至此天下未已。”

帝曰:“何谓未已?”

基曰:“万子万孙层叠层,祖宗山上贝衣行,公侯不复朝金阙,十八孩儿难上难。卦曰:“木下一了头,目上一刀一戊丁,天下重文不重武,英雄豪杰总无春,戊子已丑乱如麻,到处人民不在家,偶遇饥荒草寇发,平安镇守好桂花。”

帝曰:“偶遇饥荒,平常小丑,天下已乎?”

基曰:“西方贼拥乱到前,无个忠良敢谏言。,喜见子孙耻见日,衰颓气运早升天,月缺两二吉在中,奸人机发去西东,黄河涉过开金阙,奔走梅花上九重。”

帝曰:“莫非梅花山作乱乎?从今命人看守何如?”

基曰:“非也,迁南迁北定太平,辅佐帝王有牛星,运至六百半,梦奇有字得心惊。”

帝曰:“有六百年之国祚,朕心足矣,尚望有半乎。”

帝曰:“天机卿难言明,何不留下锦囊一封,藏在库内,世世相传勿遗也,急时有难,则开视之,可乎?”

基曰:“臣亦有此意。”遂又歌曰:“九尺红罗三尺刀,劝君任意自游遨,阉人尊贵不修武,惟有胡人二八狄。 臣封柜内,俟后开时自验 桂花开放好英雄,拆缺长城尽孝忠,周家天下有重复,摘尽李花枉劳功。黄牛背上鸭头绿,安享国家珍与粟,云盖中秋迷去路,胡人依旧胡人毒。反覆从来折桂枝,水浸月宫主上立,禾米一木并将去,二十三人八方居。”

帝曰:“二十三人乱朕天下,八方安居否?”

基曰:“臣该万死,不敢隐瞒,至此大明天下亡之久矣。”

帝大惊,即问此人生长何方?若何衣冠?称何国号?治天下何如?

基曰:“还是胡人二八秋,二八胡人二八忧,二八牛郎二八月,二八娇娥配土牛。”

帝曰:“自古胡人无百年之国运,乃此竟有二百余年之运耶?”

基曰:“雨水草头真主出,赤头童子皆流血,倒置三元总才说。须是川水页台阙,十八年间水火夺。庸人不用水火臣,此中自己用汉人,卦分气数少三数,亲上加亲又配亲。”

帝曰:“胡人至此,用人水夺火灭,亲上加亲,莫非驸马作乱乎?”

基曰:“非也,胡人英雄,水火既济,安享太平,有位有势,时值升平,称为盛世,气数未尽,还有后继。宝剑重磨又重磨,抄家灭族可奈何,阉人社稷藏邪鬼,孝弟忠奸诛戮多。李花结子正逢春,牛鸣二八倒插丁,六十周甲多一甲,螺角倒吹也无声。点画佳人丝自分,一止当年嗣失真,泥鸡啼叫空无口,树产灵枝枝缺魂。朝臣乞来月无光,叩首各人口渺茫,一见生中相庆贺,逍遥周甲乐饥荒。”

帝曰:“胡人到此败亡否?”

基曰:“未也,虽然治久生乱,值此困苦,民怀异心,然气数未尽也。廿岁力士开双口,人又一心度短长,时俺寺僧八千众,火龙渡河热难当。叩首之时头小兀, 娥虽有月无光。太极殿前卦对卦,添香禳斗闹朝堂。金羊水猴饥荒岁,犬吠猪鸣汨两行。洞边去水台用水,方能复正旧朝网。火烧鼠牛犹自可,虎入泥窝无处藏。草头家上十口女,又抱孩儿作主张。二四八旗难蔽日,辽阳思念旧家乡。东拜斗,西拜旗,南逐鹿,北逐狮,分南分北分东西,偶逢异人在楚归,马行万里寻安歇,残害中女四木鸡,六一人不识,山水倒相逢、黄鬼早丧赤城中,猪羊鸡犬九家空,饥荒灾害皆并至,一似风登民物同,得见金龙民心开,刀兵水火一齐来,文钱斗米无人要粜,父死无人兄弟抬,金龙绊马半乱甲,二十八星问士人,蓬头幼女蓬头嫁,揖让新君让旧君。”

帝曰:“胡人至此败亡否?”

基曰:“手执钢刀九十九,杀尽胡人方罢休,炮响火烟迷去路,迁南迁北六三秋,可伶难渡雁门关,摘尽李花灭尽胡,黄牛山下有一洞,可投拾万八十众,先到之人得安稳,后到之人半路送,难恕有罪无不罪,天下算来民尽瘁,火风鼎,两火初兴定太平,火山旅,银河织女让牛星,火德星君来下界,金殿楼台尽果丁,一个胡子大将军,按剑驰马察情形,除暴去患人多爱,永享九州金满 。”

帝曰:“胡人此时尚在否?”

基曰:“胡人至此,亡之久矣,四大八方有文星,品物咸亨一样形,琴瑟和谐成古道,左中兴帝右中兴,五百年间出圣君,周流天下贤良辅,气运南方出将臣,圣人能化乱渊源,八面夷人進贡临,宫女勤针望夜月,乾坤有象聚黄金,北方胡掳害生灵,更会南军诛戮行,匹马单骑安外国,众君揖让留三星,上元复转气运开,大修文武圣主栽,上下三元无倒置,衣冠文物一齐来,七元无错又三元,大开文风考对联,猴子沐盘鸡逃架,犬吠猪鸣太平年,文武全才一戊丁,流离散乱皆逃民,爱民如子亲兄弟,创立新君修旧京,千言万语知虚实,留与苍生作证盟。”

 

 

【秘传烧饼歌】正文:

帝曰:末后道何人传?
温曰:有诗为证:不相僧来不相道,头戴四两羊绒帽,真佛不在寺院内,他掌弥勒元头教。
帝曰:弥勒降凡在哪里?
温曰:听臣道来:未来教主临下凡,不落宰府共官员,不在皇宫为太子,不在僧门与道院,降在寒门草堂内,燕南赵北把金散。
帝曰:清朝尽,你说得明白,使后人看。
温曰:不敢尽言。海运未开是大清,开了海运动刀兵,若是运运重开了,必是老水还了京。
帝曰:老水有何么?
温曰:有有有。众道会下引进修行,大变小,老转少,和尚倒把佳人要,真可笑来真可笑,女嫁僧人士来到。
帝曰:你因何说道字?
温曰:上末后时年,万祖下界,千佛临凡,普天星斗,阿含群真,满天菩萨,难脱此劫。乃是未来佛下方传道,天上天下诸佛诸祖,不遇金线之路难躲此劫,削了果位,末后勒封八十一劫。

 

 

《金陵塔碑文》是中国民间流传的十大预言之一,相传为明初刘伯温所作, 在民国七年(1918年)被发现于南京(金陵)的一座塔内。碑文基本按时间顺序预言了二十世纪以后在中国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包括国共内战,日本侵华,中共统治,以及后中共时期。其中对于这一期历史中的主要事件,人物和时间的预言详细程度令人叹为观止,并且时到如今的所有预言准确程度达到百分之百。

本文给予《金陵塔碑文》一个详细解析和探究。采用的碑文是民间流传最为广泛的版本之一(其它版本都与其几无差异)。部分碑文的解释采用了流传中被公认的一些解释。

《金陵塔碑文》大体可以分为八个部分:开篇、国共内战开始、二战日本侵华、中共夺权时期、中共统治时期、后中共时期、警世预言,以及尾声。

碑文最主要的四个部分是中共夺权时期,中共统治时期,后中共时期,及警世预言。这其中每一部分的碑文按照严格的时间顺序,对期间一些主要的历史事件和人物作出叙述。

整个碑文首尾呼应,结构缜密,逻辑严谨。

因为碑文预言的时间包括现代和未来,涉及的许多人物和事件都非常敏感。本文旨在尊重碑文原意的基础上,使用来自于史料的客观事实,从碑文字面意思上作出本文所认为的最为合理的解释。所言虚实,留与历史验证与读者评断。

(一)开篇

金陵塔,金陵塔
刘基建,介石拆

解:第一座金陵塔指刘伯温(名刘基,字伯温)所做碑文的塔,第二座金陵塔指(蒋)介石所拆的塔。相传国民革命军北伐于民国十六年(1927年)初攻占南京后,蒋介石下令拆废了当地一座塔。这两座塔是否是同一座塔,本文无从查证,但因该问题的答案与接下来的碑文没有连带关系,在此就不多作探究。

(二)国共内战开始

拆了金陵塔,军民自己杀。

解:拆塔之后,国共内战开始。

中共及其苏联顾问为抵制国民革命军北伐统一中国,在北伐期间发动国内亲苏联势力开展倒蒋运动,导致国民党于1927年4月12日实行清党,标志国共两党决裂。同年8月中共在南昌发动武装暴动,第一次国共内战开始。

草头相对草头人。

解:指国共内战双方的主角人物:第一个“草头”指“共”(产党),第二个“草头人”指“蒋”(介石)。那么第一个草头“共”对应的主角人物是谁呢?

到尾只是半缩龟,
洪水横流成泽国,
路上行人背向西。

解:“尾”字取一半是“毛”。
“洪水泽国”喻“泽”。
“背向西”指“东”。
“洪水横流成泽国”也隐喻此人将给中国带来深重灾难。

(三)二战日本侵华

日出东,日没西。
家家户户受惨凄。

解:日本从东而来发动侵华战争,被来自西方的美国投下原子弹后投降。
民众遭受战争的残害。

德逍遥,意逍遥,
百载繁华一梦消。

解:“德”指德国,“意”指意大利。“逍遥”喻脱离战乱,指投降。
德国和意大利是日本在二战时的盟约国家。相继战败投降。
从十九世纪中叶的明治维新到1945年二战投降, 日本近百年的帝国之梦从此烟消云散。

(四)中共夺权时期

红头旗,大头星。

解:“大头星”指五角星。中共打起五角星红旗起家。

家家户户吊伶仃。

解:“伶仃”意瘦弱,喻艰难困苦。“吊” 意祭奠,喻死亡。
中共在其统治的根据地“打土豪,分田地”,巧取豪夺,暴力残害,实行红色恐怖。人民艰难困苦,多有死伤。

三山难立足。

解:“三山难立足”,把三个“山”字倒下(横过来)放:“非”似两座山倒下放,再加上倒下向右开口的“山”,成一“匪”字。

中共是土匪起家,佔山为王,被国民政府围剿。国民政府第五次剿匪成功,中共被迫放弃其三大根据地(三山):赣南闽西,鄂豫皖和川陕根据地。共军四处奔逃,被迫进行所谓“长征”。此谓“三山难立足”。

五子齐荣升。

解:“子”这里意指人,“五子”成“伍”字,意指军队,又喻指五路人马。

最终共军五路人马(五子)聚集陕甘:一,二,四,二十五方面军,及陕甘军队,总共不过几万人马。中共策动“西安事变”后,蒋介石被迫接受第二次国共合作,将中共军队(伍)接纳为国民革命军。此谓“五子齐荣升”。

心忙忙,意忙忙,
清风桥拆走如狂。

解:这段描述是共军“长征” 奔逃的写照。

“清风桥”指泸定桥,“清”指清朝,“风”喻指此桥为一座(可随风动的)吊桥。泸定桥是由清朝康熙帝御批建造的一座悬索桥。“清风桥拆走如狂”是指在国军重围下,共军狂奔泸定桥,遭遇守军拆桥,最后夺桥而逃的事件。

尔一党时我一党。

解:第二次国共合作使中共得以立足。这段指中共表面服从国民党,但背地里我行我素,独自壮大。

坐高堂,食高粱。
全不计及他人丧。

解:在抗日战争期间,中共盘踞黄土高原,因此“坐高堂,食高粱”。

中共执行假抗日,真扩张的政策,利用抗日战争严重消耗了保家卫国的国民党军队的力量。甚至勾结日伪,借刀杀人,只图扩大自己,暗自将共军从只有几万人发展成为一只在抗战结束时足以抗衡国民党军队的力量。实乃“全不计及他人丧”。

廿八人,孚众望,
居然秧针胜刀枪。

解:“廿八”是“共”(产党)。获取了民众信任,中共居然以小胜大,夺取了政权。

小星光,蔽星光,
廿将二人走北方。

解:中共的五角星光遮蔽了民国政府的青天白日光 。
“廿将”是“蒋”,“二人”乃“介”,也喻蒋家父子。指蒋介石败北。

去家木,路傍徨,
到处奔波人皆谤。

解:“家”建于“木石”结构,“去”掉“家”中“木”还剩“石”,指蒋介石。
“路傍徨”指蒋介石对于撤退去向踌躇不决。
“到处”指所到之处,“奔波”指经过水路。蒋介石最终全面撤出大陆,漂洋过海退守台湾。“人皆谤”指蒋介石其人遭受中共毁谤。

(五)中共统治时期

大海落门闩,河广未为广。

解:“大海落门闩”喻隔海对峙,“河广未为广”指对峙双方之间的海域并不宽广,即描述了台湾海峡的地理情况。这句指国共双方隔台湾海峡对峙。

“大海落门闩”也喻中共建政后开始闭关锁国。

良田万顷无男耕,大好蚕丝无女纺。

解:喻中共建政后的“大跃进”等反覆的大规模政治运动,使得社会生产力遭受极大破坏。

丽人偏爱将,尔我互相帮。
四水幸木日,三虎逞豪强。
白人诚威武,因心花鸟慌。

解:这里列举了“文化大革命”时期中共的几个最显赫一时,同时也是杀伤力最强的人物名单:
“丽人”指江青,“将”指首领或有权势的男子。江青先是同毛泽东结合,相互利用,而后又同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结成“四人帮”。实乃“丽人偏爱将,尔我互相帮”。
“四水幸”是“泽”,“木日”是“东”,“三虎”是“彪”。指毛泽东和林彪逞豪强。
“白人”是“伯”,指陈伯达。陈在文革最高峰期任“中央文革小组”组长,中共九大上成为仅次于毛泽东,林彪和周恩来的中共“第四号人物”。
“因心”是“恩”,指周恩来。周才是文革时期令花鸟都发慌的杀手。这里排名把周恩来倒放在陈伯达之后的最后,隐喻周最为伪善阴险。

逐水去南汗,外儿归母邦。

解:“逐水去南汗”的字面意思是“给去南的汗逐水”。给“汗”字的“水”字旁移动(逐水)可以成为“平”字,指邓小平。“去南”喻指放眼南方。

邓小平放眼南方,收复港澳。

盈虚原有数,盛衰也有无。

解:“盈”为满,“虚”为空。
满之后就有空,盛之后就有衰,有之后就有无。成住坏灭是宇宙运动的规律 - 包括其中所有的物质和生命,也包括宇宙其本身,都无法逃脱这一规律。

灵山遭浩劫,烈火倒浮涛。
劫劫劫,仙凡逃不脱。

解:“灵山”是传说中众神仙聚会的地方,这里喻指包含所有生命的宇宙。
当今宇宙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劫难,所有宇宙中的生命,包括神仙和凡人,都无法逃脱。

刘伯温在后来被公布于世的另一部其著名预言《烧饼歌》的秘传段中,对此宇宙劫难作出了更为详细的叙述:
“上末后时年,万祖下界,千佛临凡。普天星斗,阿汉群真,满天菩萨,难脱此劫。乃是未来佛,下方传道。天上天下诸佛诸祖,不遇金线之路,难躲此劫,削了果位,末后勅封八十一劫。”

大意是在最后的时期,千千万万的神佛下世转生为凡人(即当今世人大多都非真正凡人),目地是为了得到未来佛在这时下世到人间所传之道法,历劫后重返天台。否则,他们都将难逃此劫。(未来佛是释迦牟尼佛所说在末法时期下世传法度人之佛,又称弥勒。)

那么这场宇宙劫难在人世间的表现是什么呢?

从后面碑文的结构和逻辑来看,刘伯温将这场宇宙劫难在人世间的表现描述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利用一场迫害运动来考验所有世人 - 因为当今世人大多都非凡人,下世目地是为了得法历劫后重返天台;否则,他们都将难逃此劫。

第二阶段是利用一场大灾难来淘汰没有通过考验的世人。
在后面碑文中,刘伯温对这两个阶段的描述前后呼应,一脉相承。

以下两段是对这场劫难在人世间表现的第一阶段的描述:

东风吹送草木哀,
洪水滔天逐日来。


解:“东风”是中共用来比喻所谓“革命气势”的用词,也是其历来在发动大规模政治迫害运动时的喜爱用词。“东风”加“洪水”,这两句指中共发动了一场铺天盖地的兇猛迫害运动。

“东风吹”是中共运动中开展大批判时的喜爱用词,中共在历史上的历次运动中 大批判时都是谎言铺天。这里喻指这场迫害动用了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

“草木”指草木之民,即普通世人。“东风吹送草木哀”指这场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使得受到欺骗的世人“哀”。这里“哀”的原意是(草木)凋零,“世人哀”轻则可以喻指世人令人可怜,重则可以喻指世人失去生命。这里“世人哀”的真意请读者从后面碑文对劫难的第二阶段描述来自己断定。

“洪水滔天” 的产生原因是江泽氾滥。指一姓名多带“江泽”之人发动了这场迫害。

用碑文对这场迫害的描述和历史事实相比较,这场迫害是指1999年7月20日开始,由江泽民亲自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

用“洪水逐日”来形容这场迫害,从字面上理解有两个含义:一个含义是说这场迫害是在以水逐日,无异于以卵击石,最终结果只能是毁灭迫害者自己。另一个含义是洪水能够淹没祸害世间的一切,但是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淹到太阳,隐喻这场迫害的真正受害人并不是表面上的被迫害者,而真正的受害人是世人 - “东风吹送草木哀”。

六根未净随波去,
正果能修往天台。


解:执迷于俗世利益而随波逐流之人只能在这场劫难考验中随波逝去。
能够坚定修炼,历劫得道之人,可以重返天台。

北宋预言《梅花诗》作者邵雍在其第一首预言诗中为此曾发出过这样的喟叹:
“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

《金陵塔碑文》至此预言的是二十世纪以来在中国已经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此后碑文预言的是未来将要发生的大事。本文在此给予解析,以求探究。

二四八,三七九。

解:这是事件发生的时间。可以有多重解释。但是从碑文的上下文来看,最为合理的解释是指两个时间:

第一个是上述劫难第一阶段在人世间发生的起始和结束时间。“二”加“四”得六,“二四八”指农历六月初八,即于某年的农历六月初八,上述迫害运动开始。 “三七九” 指未来某年某一时间,比如某年的农历十月初九,那时发生的一个事件将标志这场迫害运动结束。

1999年7月20日是农历六月初八。那时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迫害运动开始。

第二个是“二四八”少“六”,“三七九”少“五”,指以下碑文所预言的某一大事(比如劫难第二阶段中的一场大灾难)将在未来某年的农历六月初五发生。

祸源种已久。

解:有其因必有其果。未来将要发生大灾难(即宇宙劫难在人世间表现的第二阶段)的原因是在上文中已经叙述过的事情。

民三民十民三七,
锦绣河山换一色。


解:“民”是中共政权的国号所带字,指其政权。 “民三民十”乃“民三十”,加上“民三七”,即“民六七”,指中共建政六十七年之际。使用中国传统干支纪年,这是指于丁酉年间,即于2017年1月28日至2018年2月15日之间。

“锦”指胡“锦”涛;“锦绣”喻指胡锦涛时期政治模式。 “河”即“江河”,指“江”泽民;“河山”即“江山”,喻指江泽民时期政治模式。 “锦绣河山”喻指江胡时期政治模式,即邓小平留下的所谓“集体领导”和“隔代指定接班”模式。 “换一色”有两重意思:一个指彻底改变江胡时期政治模式,开启强人新政;另一个意思与后句“红花开尽白花开”相呼应,指这丁酉年新政即将在中国改朝换代,建立全新政权。

马不点头石沉底。

解:“马”指属马的胡锦涛。 “马不点头”可能比喻胡在执政期间受到江派人马挚肘架空,无法作为;也可能指胡拒绝了江派企图达成的重大阴谋政治交易。 “石”指基石,喻中国现行体制。 “石沉底”比喻中共体制崩溃。

红花开尽白花开。

解:“红花”喻指中共。 “红花开尽”喻指中共灭亡。 “白花开”有两个含义:一是指灭亡中共之人的姓氏中含一“白”字;二是指中共灭亡之后新政权的一个主要标志可能含有白色。与前句“锦绣河山换一色”相呼应,这里姓氏含“白”的灭亡中共之人,应该与丁酉年间开启强人新政之人为同一人。

以上这几段的意思是:中共建政六十七年之际的丁酉年间(即于2017年1月28日至2018年2月15日之间),中国将一改以往江胡时期“集体领导”和“隔代指定接班”的政治模式,开启强人新政;这一新政将开启灭亡中共,改朝换代,建立全新政权;并且,这灭亡中共之人的姓氏中含一“白”字。

根据历史现实,对于以上描述比较合理的解释应该是:習近平(姓氏含“白”)将是灭亡中共之人。他于丁酉年间一改以往江胡时期“集体领导”和“隔代指定接班”的政治模式,建立强人新政‭ ‬──‭ ‬即十九大后人们所谓的“习近平新政”‭ ‬或“习近平时代”。习近平新政将开启灭亡中共,在中国改朝换代,建立全新政权。

(六)后中共时期

紫金山上美人来。

解:“紫金山”喻中国国都。
“美”有两个意思:一个指美国,一个指与艺术有关的人或事物。“美人”指来自美国的艺术家(们)。

中国国都将有来自美国的艺术家(们)到访。

一灾换一灾,
一害换一害。

解:有其因必有其果,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害人者和助纣为虐者或其组织,终究会被报以其果。

那么是谁会得到报应?又是怎样得到报应的呢?

十九佳人五五岁,
地灵人杰产新贵。

解:“十九”等于“二十减一”。“二”和“十”合成一个“王”字,减去“一”成为“干”字,然后再加上“人”(两撇)成为一个“平”字。

“五五”指两届,一届为五年。

“十九佳人五五岁”指一位姓名中带“平”字之人将执政两届,一届为五年。

“地灵人杰产新贵”指在中共灭亡之后,姓名带“平”之人被(民)选为新的社会体制下的执政者。

结合前面的分析,比较合理的解释是:这姓名带“平”字之人仍指习近平(姓含“白”,名带“平”)。因为“十九佳人五五岁”在“红花开尽白花开”之后,有可能习近平在短期内(比如一两年内)灭亡中共之后,再于新体制下执政两届,一届为五年。 (也有可能习近平在其第一届执政期间灭亡中共。之后,其第二期执政为新体制政权。)

刘伯温的另外一部预言《透天玄机》中描述中共政权“六十年光一旦休”:“休”意结束;“旦”的意思是夜尽日出,即天下大“白”,喻“白”,喻指姓氏中含“白”字之人。中共在其建政六十多年之时‭ ‬──‭ ‬最多不过六十九年,即不过己亥年(至2020年初),由一位姓氏含“白”字之人终结。这同以上的推论也相符合。

英雄拔尽石中毛,
血流标杆万人号。


解:“英雄”指习近平。“石”同前,喻指中共体制,“毛” 喻指共产余孽。习近平将彻底铲除中共体制中的共产余孽。

“标杆”喻指中共党徒 - 中共历来都把自己标榜为“先进份子”。中共党徒将遭到“血流人号”的严厉清算。

习近平清算中共的可能原因有多个层面:

第一,从社会现实层面来说,由江泽民开始推向高峰的中共贪污腐败,横征暴敛和社会不公,已经使得中国社会民怨蒸腾,对中共的怨愤达到沸点。那些鱼肉百姓的 贪官污吏遭到清算。

第二,从人权法治层面来说,随著中国社会的自由民主化,中共残暴迫害杀戮中国人民的真相得以曝光,令人发指,人神共愤。那些迫害杀戮的责任人遭到清算。

第三,从政治现实层面来说,当今习江两派的斗争会得以延续。以江派为代表的中共余孽不可能甘心于覆灭的命运。为了重获天下,他们很可能纠集中共残余势力,在一些地区发起倒习运动,甚至阴谋叛乱,以图阻碍中国民主进程。然而,即使这些中共余孽能够起些风烟,但是在中共已经彻底丧失民心,同时国际民主大潮无可阻挡的历史大背景下,这种负隅顽抗是难以形成气候的。中共党徒遭到全面清算。

第四,“一灾换一灾,一害换一害。” 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此乃天意,人不可违。

头生角,眼生光,
庶民不用慌。

解:“头生角,眼生光”喻指龙势龙威。习近平在清算共产党期间将被赋予并展现龙势龙威。他只是按照天意完成其使命,因此百姓不必恐慌。

(七)警世预言

“祸源种己久。” 上文所述宇宙劫难在人世间表现的第一阶段,即利用江泽民操纵中共所发动的迫害运动来考验所有世人的阶段,到此时随著中共的灭亡已经结束。每个世人,包括迫害者,被迫害者,以及普通世人,都已经公平得到了机会来作出自己对于未来的选择。宇宙劫难在人世间表现的第二阶段到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大灾难降临世界。

国运兴隆时日到,
四时下种太平粮。

解:从上下文的逻辑来看,这里“运”和“兴” 所采用的意思都是“动”,喻指动荡,引申为灾难;“隆”的意思是深厚,喻指巨大。“运兴隆”指巨大的动荡和灾难。
“国”泛指天下或世界,“时日”指天象。
“国运兴隆时日到”指世界发生巨大动荡和灾难的天象到来。

其实,历史上几乎所有的中外预言都提及人类所要经历的一场毁灭性大灾难,以及一位拯救世人于此危难之中的圣人。对于这场大灾难的表现给予最为详细描述的预言包括在中国历史上于民间流传广泛的佛家《五公经》和道家《太上洞渊神咒经》,以及西方预言《圣经.启示录》。

令人称奇的一点是,这三个预言对于这场大灾难的描述如出一辙:在持续多年的大灾难中,世界充满了战乱、大旱、大水、天火,以及大瘟疫等,神施以各种灾难只是来惩罚和淘汰不信者和恶人,而信者和善良之人因为一位圣人的出世而得到拯救。

相传《五公经》记述的是五公菩萨之言,《太上洞渊神咒经》记述的是太上道君之言,《圣经.启示录》记述的是西方神之言,即这三部预言分别是佛,道,以及西方神之言,也就是说,都是神仙为世人传下来的预言,因此它们的高度一致也是合情合理。

“四时下种太平粮”的“四时”指第四个地支纪年,即卯年。“太平”指灾难得以平息。
此句指这场持续多年的世界范围的大灾难将於一个卯年的年间得以平息。(《五公经》的不同版本中也有“得见卯年春,太平清净好时光”等类似的说法。)

那么,这场大灾难的表现是什么呢?

一气杀人千千万,
大羊残暴过豺狼。

解:一场兇猛可怕的大瘟疫来临,造成千千万万人死亡。
“气”喻指由空气传染的瘟疫。
“大羊”所形成的字音(比如“羊”或“美”)等同或近似于这场瘟疫的名称或发源地点中所含的字音。

轻气动山岳,
一线铁难当。


解:“轻气”似指冲击波,“一线”似指辐射:“冲击波”使地动山摇,“辐射”无可阻挡。从字面意思上看,这似乎是在描述一场核爆炸的后效应。但是,从下文中描述的这些灾难对于世人所产生的效应来看,以上两句的描述并不是核爆效应 - 因为所有这些灾难所针对的人都是有明确选择性的。这一点同上文提到的预言《五公经》、《太上洞渊神咒经》,以及《圣经.启示录》完全一致:各种灾难只是来惩罚和淘汰不信者和恶人,而信者和善良人最终得到圣人的拯救。

“不信者”和“信者”,他们各自所相信的和不信的是什么呢?

人逢猛虎难迥避,
有福之人住山庄。


解:“逢”意迎合,喻指接受相信。“猛虎”指一属虎之人及其所代表的利益集团,“猛”又喻其势兇猛。“难迥避”比喻在劫难逃。
“人逢猛虎难迥避”指那些接受相信了该“猛虎”的人们在这场大灾难中在劫难逃。

“山庄” 指不受“猛虎”侵袭之地,喻不接受相信“猛虎”。
“有福之人住山庄”指拒绝接受相信“猛虎” 的人们才能够有福逃脱这场大难。

从上文来看,面对这场前所未有的大灾难,世人是否接受相信“猛虎”成为生死攸关之大事:逢“虎”者死,拒“虎”者生。

那么这“虎”是谁呢? 他的什么东西会让人接受相信呢?稍后碑文会使答案更为明朗。

繁华市,变汪洋,
高楼阁,变坭岗。
父母死,难埋葬,
爹娘死,儿孙扛。
万物同遭劫,
虫蚁亦遭殃。

解:对这场毁灭性大灾难怵目惊心的可怕景象的描述。

幸得大木两条支大厦。

解:首先解释一下“大木两条”之所指。

刘伯温在元代末年没有出道之前,相传于华山师从铁冠道人,学习命理玄机,将其与铁冠道人的对话记录成书,名《透天玄机》,又名《铁冠数》,流传于民间。其中在书尾,刘伯温询问了关于最后一位“紫微”圣人的问题,铁冠道人将此“紫微”描述为“木虎身上生一果”之圣人,拯救世人于“鬼神愁”的“八难”之中。因为“果”乃“木之子”,有后人将此描述归纳为“木子姓,木虎身”之双木人。

后人通过对《透天玄机》的研究,比较一致的认识是刘伯温于书尾询问“紫微”问题的相应历史阶段,同本碑文中所述历史阶段相吻合。因此,有后人认为刘伯温《透天玄机》所书的“木子姓,木虎身”之“紫微”圣人与他在本碑文中所述“大木两条”之人为同一个人,称其为“双木圣人”。

其实,不同的预言对于救世圣人的称谓有所不同。比如,唐朝《推背图》及民国时期《武侯百年乩》等预言将此圣人称为“紫微”,明朝的韩国预言《格庵遗录》将此圣人称为“双木圣人”,等等。

综上所述,本文也以为在此碑文中,对于“大木两条”比较合理的解释是指“木子姓,木虎身”之“双木圣人”。这个解释也同所有其它相关预言中关于圣人的姓氏和属相的描述相吻合。这里“身”指怀孕,引申为被孕育母身。所以“木子姓,木虎身”是指一位李姓,且虚岁始于木虎之年之人。

“支大厦”喻指使世界度过这场前所未有的毁灭性大灾难,使世人得救。

“幸得大木两条支大厦”指幸亏有“双木圣人”出世,终于使世界得以度过了这场前所未有的毁灭性大灾难,使世人得救。

在过去的100年中,“木虎”之年只有1950年和2010年。

鸟飞羊走返家邦。

解:“羊”指“大羊”瘟疫。“鸟飞”比喻勃勃生机重现。
瘟疫烟消云散,勃勃生机重现。圣人使世界度过了这场大劫难,拯救了世人,这时圣人“返(回)家邦”。

从碑文整体的逻辑分析,对于圣人“返家邦”最为合理的解释应该是指圣人返回家乡中国 - 即圣人为中国人,但其出世(而拯救世界)之处却不在中国。

能逢木兔方为寿,
泽及群生乐且康。

解:“木兔”指一位出生于木兔(辛卯)年之人,即其出生年份属木兔;又隐指此人姓氏中含一“木”字。

“寿”喻平安度过这场大灾难。

这段指能够接受相信“木兔” 之人的世人才能够平安度过这场大灾难,因为“木兔” 之人恩泽万物,给世界带来幸福与安康。

在过去的100年中,“木兔”之年只有1951年和2011年。

结合上文关于“猛虎”的描述,面对这场前所未有的大灾难,每个世人都似乎面临一个生死选择,即:逢“兔”者生,逢“虎”者死。

那么谁是“虎”,谁又是“兔”呢?逢“虎” ,逢“兔”,世人接受相信他们各自之间的截然不同之点又是什么呢?答案与上文所述宇宙劫难在人世间表现的第一阶段,即针对所有世人进行的考验,息息相关。

江泽民属虎。当上述劫难在人世间表现第一阶段时,江泽民操纵以其为代表的中共集团发动了大规模迫害法轮功运动,迫害的气焰和手段兇猛残暴(“猛虎”)。迫害中动用了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连加利益诱惑,波及海内外无数世人,使无数世人受其迷惑而接受相信其言(逢“虎”)。

法轮功创始人名李洪志(姓“李”含“木”),出生于1951年5月13日(“木兔”),虚岁始于1950年(“木虎”) 。

有人识得其中意,
富贵荣华百世昌。

解:能够明瞭上段碑文意思的人,才能够平安度过这场劫难,“富贵荣华百世昌”。

碑文至此,似乎已经圆满结束了。但是刘伯温并没有于此结束碑文,有其用意。

读者一定有个问题:所有以上关于未来将要发生的大事的解释也许只是一个极为罕见的巧合而已,未来就是未来,也许所有这些事件包括大灾难将在一千年以后才会发生也说不定。

为此,刘伯温作了以下的碑文尾声。

(八)尾声

层楼垒阁耸云霄,
车水马龙竟夕嚣。
浅水鲤鱼终有难,
百载繁华一梦消。

解: 刘伯温作此尾声有两个用意:

第一,碑文首尾呼应:以国民党民国开篇,也以国民党民国结尾。(“国民党民国”指以国民党为主要政治力量的民国政权。)

第二,明示读者所有以上关于未来将要发生的大事与此尾声中所描述的事件都是同一个历史时期的事件,因此将此事件放在碑文末尾。

下面我们一起来看这个尾声事件。

(以下只是从碑文字面意思上作出本文所认为的最为合理的解释。本文对解释中所涉及的任何人物或党派没有任何政治观点。)

“层楼垒阁耸云霄”:“垒”指堡垒,由“石”砌成,喻蒋介石。“阁”指经阁,用于藏“经”,喻蒋经国。这里“层楼”隐喻父子继承关系。“耸云霄”隐喻蒋家在台湾执政时期有力保护了国民党民国。

“车水马龙竟夕嚣”:“车”指李登辉,“水”指陈水扁,“马”指马英九。“龙”喻总统。“竟夕嚣”隐喻台湾后期政权使得国民党民国趋于末路。

以上两句列举了迄今为止国民党民国历史上所有主要总统的名字(不包括临时或短期总统),隐喻“马”将是国民党民国的最后一位总统。

“浅水鲤鱼终有难”:台湾的地理形状像一条搁浅的鲤鱼。“浅水鲤鱼”指台湾,这里喻指国民党民国。“终有难”指国民党民国最终在“马” 政权之后落难。
“百载繁华一梦消”喻指国民党民国政权从二十世纪一十年代年到“马” 政权,当政百年。此后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其梦从此烟消云散。

文章至此,不禁让人想起唐朝李淳风和袁天罡在其预言《推背图》的最后一图中曾经发出这样的感叹:“茫茫天数此中求,世道兴衰不自由”。

然而,刘伯温在碑文中也含蓄的指出其预言中的命运安排并不是无法改变的,即除非“有人识得其中意,富贵荣华百世昌。”

人类历史似乎已经走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在这种生命攸关的时刻,中国人的一句俗话似乎颇可以使人受益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冷静下来思考,在面对泾渭分明的善与恶、生与死的选择面前,又何苦赌上性命去冒犯天意,跟随邪恶而陪葬呢?

希望读者能够在这一历史关键时刻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作出符合天意,善人善己的选择,以得福安。

(全文完)

附《金陵塔碑文》全文如下:

金陵塔,金陵塔
刘基建,介石拆
拆了金陵塔,军民自己杀。
草头相对草头人。
到尾只是半缩龟,
洪水横流成泽国,
路上行人背向西。
日出东,日没西,
家家户户受惨凄。
德逍遥,意逍遥,
百载繁华一梦消。
红头旗,大头星。
家家户户吊伶仃。
三山难立足,五子齐荣升。
心忙忙,意忙忙,
清风桥拆走如狂。
尔一党时我一党。
坐高堂,食高粱,
全不计及他人丧。
廿八人,孚众望,
居然秧针胜刀枪。
小星光,蔽星光,
廿将二人走北方。
去家木,路傍徨,
到处奔波人皆谤。
大海落门闩,河广未为广。
良田万顷无男耕,大好蚕丝无女纺。
丽人偏爱将,尔我互相帮。
四水幸木日,三虎逞豪强。
白人诚威武,因心花鸟慌。
逐水去南汗,外儿归母邦。

盈虚原有数,盛衰也有无。
灵山遭浩劫,烈火倒浮涛。
劫劫劫,仙凡逃不脱。
东风吹送草木哀,
洪水滔天逐日来。
六根未净随波去,
正果能修往天台。
二四八,三七九。
祸源种已久。
民三民十民三七,
锦绣河山换一色。
马不点头石沉底,
红花开尽白花开。
紫金山上美人来。
一灾换一灾,
一害换一害。
十九佳人五五岁,
地灵人杰产新贵。
英雄拔尽石中毛,
血流标杆万人号。
头生角,眼生光,
庶民不用慌。
国运兴隆时日到,
四时下种太平粮。
一气杀人千千万,
大羊残暴过豺狼。
轻气动山岳,
一线铁难当。
人逢猛虎难迥避,
有福之人住山庄。
繁华市,变汪洋。
高楼阁,变坭岗。
父母死,难埋葬。
爹娘死,儿孙扛。
万物同遭劫,
虫蚁亦遭殃。
幸得大木两条支大厦。
鸟飞羊走返家邦。
能逢木兔方为寿,
泽及群生乐且康。
有人识得其中意,
富贵荣华百世昌。
层楼垒阁耸云霄,
车水马龙竟夕嚣。
浅水鲤鱼终有难,
百载繁华一梦消。

 

 

刘基,字伯温,青田(今属浙江)人。元代至顺年间,刘基考中進士,授为高安丞,获得廉洁正直的名声。他博通经史,无书不读,尤其精于天文。

朱元璋攻下金华,平定括苍,闻知刘基及宋濂等人学识渊博,于是不惜钱财,予以招用,起初刘基坚决不答应,后经总制孙炎两次写信邀请,刘基才决定出山。到了应天,刘基陈述时务十八策。朱元璋大喜,马上命人建造礼贤馆让刘基等居住,对他们宠爱备至。

当时韩林儿自称朝廷,朱元璋对其遥相尊奉,礼节甚恭。但刘基却不这样认为,即使朝见韩林儿,也从不予以叩拜,并对朱元璋说,“韩林儿只是一个牧童罢了,尊奉他干什么?”

朱元璋曾向刘基询问征战之计,刘基说:“张士诚只顾保全自己,不值得担心。陈友谅劫主胁下,名号不正,其心无日忘我,应当先谋取陈友谅,陈氏灭亡,张氏便势孤力弱,一举即可平定。然后北向中原,王业可成。”朱元璋十分高兴地说:“先生有什么好计,都尽管说出来吧!”

当时陈友谅正攻陷太平,谋求东下,势力发展甚速。朱元璋的下属,开始出现动摇的局面,有的建议投降,有的建议逃往钟山,只有刘基瞪着双眼不说话。朱元璋便将他召入内室,刘基愤然说道:“主张投降或逃走的,应该斩首。”朱元璋便问:“先生有什么计策?”刘基回答:“陈贼气骄,待其深入,伏兵拦击,将其打败,这很容易啊。天道轮回,后来起事的会取胜。取威制敌以成王业,就在此举了。”朱元璋深受鼓舞,就采纳了他的建议,引诱陈友谅军,取得了胜利。朱元璋以克敌之功赏赐刘基,刘基辞谢不受。

不久,陈友谅军又一次攻陷了安庆,朱元璋打算亲自率军征讨,以此询问刘基,刘基极力赞成,于是朱元璋率军進攻安庆。从早晨一直到暮色降临,仍未攻下,刘基请求速趋江州,直捣陈友谅的巢穴,于是全军西上。陈友谅始料不及,只得带领妻子儿女逃往武昌,江州遂降。其龙兴守将胡美派他的儿子前来表示诚意,请求朱元璋不要解散他的部队,朱元璋面有难色,刘基从背后踢床暗示,朱元璋顿时醒悟,应允了胡美的要求。胡美投降后,江西诸郡全被攻下。

刘基丧母时,正值战事紧张,所以一直没敢说,直到这时,才请求还乡为母亲举行奠礼。适逢苗军反叛,杀金华、处州守将胡大海、耿再成等,浙东形势动摇。刘基赶到衢,首先为守将夏毅安抚诸属城,再与平章邵荣等,平定了叛乱。方国珍一向害怕刘基,便致信刘基,对其母去世表示悼唁。刘基给方国珍回信,向他表明朱元璋的威德,方国珍于是向朱元璋進贡。

朱元璋多次写信到刘基家中,询问军国大计,刘基逐条地详细作答,均能切中要害。不久,刘基返京,朱元璋正要亲自率军支援安丰,刘基劝说道:“汉、吴都在伺机進攻,我们现在不可轻举妄动。”朱元璋不听,而陈友谅知道后,乘机率军围攻洪都,朱元璋这才说道:“我没听你的意见,险失大计。”然后亲自带兵援救洪都,与陈友谅大战于鄱阳湖,一天交战数十次。

当时,朱元璋坐在胡床上督战,刘基随侍身旁,忽然跃起大呼,催促朱元璋赶快转移到别的船上去。朱元璋仓促转移到另一小船上,还未坐定,飞炮便将他原来所乘御船,击得粉碎,站在高处的陈友谅见御船被毁,大喜,而朱元璋所乘之船只進不退,汉军都大惊失色。当时湖中战斗相持了三日,未决胜负,刘基请求移军湖口,以扼住汉军出口,在金木相克的这一天,与陈友谅军决战。结果,陈友谅战败,在逃跑途中毙命。

其后朱元璋打败张士诚,北伐中原,完成千古帝业,均出于刘基的筹划。

吴元年(1367年),朱元璋以刘基为太史令,刘基呈上《戊申大统历》。朱元璋即皇帝位后,刘基上奏制定军卫法。当初确定各州粮税时,仿照宋制每亩加五合,惟独青田县除外,太祖这么说道:“要让刘伯温家乡,世代把此事传为美谈。”

刘基认为宋、元两朝都因为过于宽纵而失天下,所以现在应该整肃纲纪,于是便下令御史检举弹劾,不要有任何顾忌,宿卫、宦官、侍从中,凡犯有过错的,一律奏明皇太子,依法惩治,因此人人畏惧刘基,遵纪守法。

中书省都事李彬 因贪图私利,纵容下属而被治罪,李善长一向私宠李彬,故请求从宽发落,刘基不听,并派人骑马速报太祖,得到批准,刘基便在祈雨时,将李彬斩首。因为此事,刘基与李善长开始有隙。太祖返京后,李善长便向太祖告状,说刘基在坛地下杀人,是不敬之举,那些平时怨恨刘基的人,也纷纷诬陷刘基。

刘基妻亡,刘基请求告辞还乡。太祖正在营造中都,又积极准备消灭扩廓。刘基临走上奏说:“凤阳虽是皇上的故乡,但不宜作为建都之地,皇上万万不可轻视。”不久,定西之役失利,扩廓逃往沙漠,从那时起一直成为边患。这年冬天,太祖亲自下诏,叙说刘基征伐之功,召他赴京,赏赐甚厚,追封刘基的祖父、父亲为永嘉郡公,并多次要给刘基進爵,刘基固辞不受。

后来,太祖因事要责罚丞相李善长,刘基劝说道:“他虽有过,但功劳很大,威望颇高,能调和诸将。”太祖说:“他三番两次,想要加害于你,你却还设身处地为他着想?我想改任你为丞相。”刘基叩首道:“这怎么行呢?更换丞相如同更换梁柱,必须用粗壮结实的大木;如用细木,房屋就会立即倒坍。”

后来,李善长辞官,太祖想任命杨宪为丞相,杨宪平日待刘基很好,可刘基仍极力反对,说:“杨宪具备当丞相的才能,却无做丞相的气量。为相之人,须保持象水一样平静的心情,将义理作为权衡事情的标准,而不能搀杂自己的主观意见,杨宪做不到。”太祖又问汪广洋如何,刘基回答:“他的气量比杨宪更狭窄。”太祖接着问胡惟庸,刘基又回答道:“丞相好比驾车的马,我担心他会将马车弄翻。”太祖又说道:“这样看来,只有先生你最合适做我的丞相了。”刘基谢绝说:“我太疾恶如仇了,又不耐烦处理繁杂事务,如果勉强承担这一重任,恐怕要辜负皇上委托。天下何患无才,只要皇上留心物色就是了。目前这几个人确实不适合担任丞相之职。”后来,杨宪、汪广洋、胡惟庸都因事获罪。

太祖经常写信给刘基,询问天象,刘基都非常详细地逐条回答,然后将其草稿烧掉。刘基大胆预言说,霜雪之后,必有阳春,现国威已立,应当稍微采用宽大政策,来治理天下。

刘基辅佐太祖平定天下,料事如神。他性情刚烈,嫉恶如仇,经常与人发生冲突。隐居山中后,只是饮酒下棋,从不提起自己的功劳。县令求见,避而不见。后来县令便穿着便服,装成乡野之人去拜见刘基,刘基当时正在洗脚,便让堂侄将他引入茅舍,以黄米饭招待。县令这时才告诉刘基:“我是青田知县啊。”刘基大惊,马上起身称民,然后谢罪离去,终不相见。

起初,刘基说:“瓯、括之间有一块空地,南抵闽界,是盐盗的巢穴,方氏便是由此作乱的,故请设巡检司守卫。”时逢茗洋逃兵反叛,官吏都匿而不报,刘基便令长子刘琏将此事上奏,但未先通报中书省。胡惟庸当时正以左丞相的身份主管中书省,对以前与刘基的过节,时常怀恨在心,于是便派手下官员攻击刘基,说那个地方有帝王之气,并诬陷刘基想将它作为自己的墓地,因为当地百姓不答应,刘基便请求设巡检司,将百姓赶走。

太祖听说后,虽然没有加罪于刘基,但颇为这些言论所打动,因而剥夺了刘基的俸禄。刘基心中害怕,入朝谢罪,然后呆在京城,不敢返乡。不久,胡惟庸当了丞相,刘基悲叹道:“若是我的话不得应验,那便是苍生之福了。”遂因忧愤交加发病。

洪武八年(1375年),太祖亲自撰文赐给刘基,并派专人护送刘基返乡。刘基到家后,病情加重,便将《天文书》授给长子刘琏,并说:“赶快送给皇上,千万不要让后人学习此书。”又对次子说:“为政之事,要宽猛相济。当今之务在于修练德行,减省刑罚,如此才能祈求上天保佑国运长久。那些战略要害之地,应当与京城遥相呼应,连成一体。我本想上奏一份遗表,但因胡惟庸当朝掌权,这么做毫无用处。有朝一日胡惟庸下台后,皇上必然要想起我,如果他向你问什么话,你便将我所说的密奏皇上。”

回忆从前,朱元璋很信任刘基,对他委以重任。每次召见刘基,都要避开他人進入内室,单独与刘基长时间密谈。刘基自认为自己得不世之遇,所以在太祖面前知无不言。每到紧急危难的关头,刘基总是勇气奋发,计策立定,人莫能测,闲暇之时,便敷陈为王之道.而太祖每次都洗耳恭听,常常称刘基为老先生而不叫他的名字,并说:“你就是我的张子房啊。”又说:“老先生多次以孔子之言来劝导我。”所以,太祖与刘基的帐中秘语,世人所知不详,而世间所传为神奇的,大多是一些阴阳风水预测之说,并非刘基学术的全部。刘基的文章气势浩大而奇妙,与宋濂同为一代宗师,他的著作有《郁离子》、《覆瓿集》、《犁眉公集》等流传于世。

刘基回家仅一个月,便去世了。终年六十五岁。

(事据《明史》)

 

 

道奇博士:《推背图》第56象解译武汉肺炎和解救之道

【前言】

从唐朝流传下来的《推背图》,预言历代王朝兴衰太神准了,所以在宋朝时就被当权者蓄意窜改,弄乱其卦象、甲子、或卦序。经过学院式的归序(详细在此不提、以免模糊掉本文焦点),发现第56象从来没有被变动过一丝一毫。因此我们可以很确实地按照《推背图》“通行本”第56象的卦序、卦象、配图、谶曰、颂曰,来探讨之。

《推背图》有一个很难解的案例,研究者大家都一致同意通俗版第五十六象配< 水地比卦 >,是没有被动过手脚,一般公认此卦此象正在预言目前人类的大灾难。至于究竟是啥灾难,那就各说各异、莫衷一是了,因为大家都是似懂非懂。

《推背图》第56象(公有领域)

要解读它,首先必须明了正确卦序的道理,然后建立了架构,再来根据《易经》八卦的内涵来破译解读其中的“配图”、“谶”及“颂”的含意。

《推背图》第56象<比卦> 对应天时之运

对此卦此象,时下很多人都把它看成是在预言未来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但是古传“比卦乐、师卦忧”,[1] 因此笔者向来独排众议,个人认为《推背图》第56象在卦终第60象之前,是在预言中共和跟随中共的最后会“乐极生悲”,如<比卦>卦辞预警“不宁方来,后夫凶”——迟迟不归善者凶。

<水地比卦 >坎水上坤地下,它是属于七坤运“坤卦分宫卦序”第八卦,所谓的“归魂卦”。坤卦象征物为“牛”,对应人体器官为“腹”。再者,此第56象预言到目前天时八兑运[2] 时的中国政局,兑卦象征物为“羊”,对应人体器官为“肺”及“呼吸系统”。

《推背图》第56象的配图、谶、颂与<水地比卦 >对应的讯息

接着来看《推背图》第56象的配图、谶、颂与<水地比卦 >对应的讯息:

第56象配图含意

从《推背图》第56象的配图,看到执矛相向的两位武士汉子口中吐出猛烈的“炎”来。口吐之气从肺来,口中吐炎就是“肺炎”,而且其势炎炎。读者一定可以联想到让世人色变的冠状病毒引起的“武汉肺炎”吧。

第56象谶的含意

《推背图》第56象的谶说:“飞者非鸟,潜者非鱼。战不在兵,造化游戏”。预言说这不是一场传统的战争,而是“造化游戏”。“造化”是化育天地万物的“自然”,超乎天地人的至高力量,如老子《道德经》所示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自然”力量,究其实乃“造物主”——神的意志所为。

“阴阳为火,造化为工”(*出《论衡·物势》),这阴阳不调的“肺炎”,是造化游戏,意思就是神给人的警讯。

第56象颂的含意

《推背图》第56象的颂曰:“海疆万里尽云烟。上迄云霄下及泉。金母木公工幻弄。干戈未接祸连天。”这里示现了事件的现象、后果。

“海疆万里尽云烟,上迄云霄下及泉”,显然这场“灾疫”范围很大。金圣叹揣测说:“战争之烈不仅在于中国也”。为何干戈未接已经祸连天?所以说,这不是一般的战争,前人也未解。这是“金母木公”的幻弄(“金母木公”也可以对应时间点),综合配图来看,就能知道为何这灾祸能比干戈还厉害,因它是由肉眼看不到的“病毒”所带来的“灾祸”。

 《推背图》第56象对应的<比卦>所释讯息

有幸的是, 《推背图》第56象配对的<水地比卦>预示人一条吉路,这吉祥远离灾殃的道路怎么找得到呢?我们试着从卦辞、爻辞中来寻解。

<比卦>卦辞说“元永贞,无咎”,意思是说永远坚定遵守着“正道”就没过错,坚守人之初的“善”性,就不会错,“吉”就照临。那一时走错路的,若在此时能够及时醒悟、诚心诚意归善的中国人,“有孚,比之无咎”,仍有得救的机会。

醒悟者当从这其中去自省,自己是否偏离了天所示人的“善”道?是否有过自私自利损人害人的行为?找到错处,赶快忏悔归正,并弥补自己的过错!如卦爻所示人:“有孚(*音同“福”)盈缶(*音同“否”,罐子),终来,有它吉”。“孚”是诚信,“有它”是指人认为的“意外”灾祸;能够真心诚意地归善,能转凶为吉。

以下是《推背图》第56象配对的 <水地比卦> 卦辞及爻辞,括号中是简单意解,仅供参考:

比(*择善依附),吉,原筮,元永贞,无咎。不宁方来,后夫(*迟迟不来就贞善者)凶。

初六,有孚(*音同“福”,诚信之意),比之无咎。有孚盈缶(*怀着满满的诚信。缶音同“否”),终来,有它(*指意外之灾)吉。

六二,比之自内(*从内心真诚归附善人、走善道),贞吉。

六三,比之匪人(*匪人即“非人”,大恶之人。《象》曰:“比之匪人,不亦伤乎。”)。

六四,外比之,贞吉。(*《象》曰:外比于贤。)

九五,显比,王用三驱(*王施仁政),失前禽,邑人不诫(*国人不忧惧),吉。

上六,比之无(*同“无”)首,凶。

笔者论断:

无头绪时人或问,三次大战存不存?
比卦和乐少矛盾,大战难由小争纷。
爻辞失前禽云云,口腹之欲乐伤身,
卦理符合如是论,流感迹象好似真。
想像反卦水地师,瘟疫收拾靠陆军,
假若万地亿尸焚,海疆万里尽烟云。

不宁方来后夫凶,卦曰后者更为瘟,
水地腹地开发频,乐极生悲破坏深,
阳光空气污染甚,比卦和乐过头奔,
工厂林立烟排喷,汽车众多耗油浑,
战不在兵官坐镇,斗天斗地还斗人,
天灾人祸拿不准,数年战果空苦辛。
金母木公庚寅年,阴霾开始大新闻,
(2010庚寅年阴霾开始、2020庚子年开始肺炎)
霾菌兮天暗地昏,口罩层厚照烟熏,
毒粒漂浮飞非鸟,毒害藏流潜非鱼,
肺部呼吸道大损,谈虎色变无奈民,
无形折磨身蹂躏,默默无声人断魂。

毒害瘟疫无形刃,束手无策人不仁,
生机何处苦无门,比之匪人被判审,
自作自受此理真,自求多福何得身?
孚盈缶来有它吉,危难之间吉言遵。

结论:
元永贞,善无咎。

目前由中国大陆传出的“武汉肺炎”引起的感染已经成了世界性的灾疫,已经有几十个国家都有病例确诊。“金母木公工幻弄”,就是“造化为工”,这是神所造给人的警讯。倘使人迷失到“是非善恶”的天理都分不清了,“比之匪人”,跟着“匪人”走,自然吉不来、“凶”来。

注释:

注[1] 比卦排在师卦之后,并与师卦相综而成一对卦。《序卦传》:“师者众也,众必有所比,故受之以比。”

注[2] “天时八兑运”怎么看:

我们就先从了解《易经》八卦的基础入手:伏羲先天卦为本[体], 乾(天)、兑(泽)、离(火)、震(雷)、巽(风)、坎(水)、艮(山),及坤(地);文王方位后天卦为应[用],其排列次序及所谓洛书数(笔者加上古书流传的代数)为: 乾9->坎7->艮6->震8->巽2->离3->坤1->兑4。依序顺时间旋转,经历八大运60卦序配六十甲子,《推背图》就是应用《易经》八卦以定朝代兴衰更替。

利用笔者提供给的附图表(下附 :“《推背图》甲子配卦图”,有如懒人包、详情和立论基础另有后文解述),来查< 水地比卦 >水7地1 ,此卦洛书密码为71。那么就立即看到它是摆在“七坤运”分宫卦序的第八个(最后面、下卦又归回根本坤地卦,而普遍被称为“归魂卦”)。同时您会看到栏格内的其它资料为 (56)己未,表示<水地比卦>为第56卦课(*洛书数71)、60甲子序号为“己未”,符合通俗版的第56象。

天时进入二十一世纪,按照60甲子顺序轮流、就到了“八兑运”。至于最终结果,天机就在归序后《推背图》辛酉第54象<泽水困卦>、壬戌第59象<泽地萃卦>、癸亥第60象<泽山咸卦> 中。大原则诚如《马前课》预言的“晨鸡一声、其道大衰”及“拯患救难、是唯圣人”。
   
大纪元网友【跟评】发表时间: 2 小时 45 分钟以前
从五行上来说,金在西方,木在东方。显然,病毒的母体是从西方来的,在东方做的改进。做这事的人还觉得本事大得很。这就叫“金母木公工幻弄”。

 

 

《黑暗之眼》提及“武汉-400”与其来源。(网页截图)

美国悬疑作家孔茨(Dean Koontz)在1981年出版的一本惊悚小说中提到,中共在湖北武汉郊外的实验室里制造了一种被称为“武汉-400”(Wuhan-400)的病毒作为生化武器,传染力与致命性极高。这与目前武汉肺炎的爆发及外界对中共可能制造病毒的质疑,似乎有惊人的相似。

孔茨在这本名为《黑暗之眼》(The Eyes of Darkness)的小说中写到,一个名叫李晨(Li Chen,音译)的中共科学家,携带有关“武汉-400”的资料向美国投诚,这种病毒是在武汉市郊的RDNA实验室制造的,这是该实验室制造的第四百个人造微生物菌株。

《黑暗之眼》中说,“武汉-400”是中共用来铲除异己的一种完美的生化武器,足以消灭一座城市或一个国家。它是经由在无数政治犯身上进行的试验而制成的。

“武汉-400”的独特之处在于,这种病毒只会传染给人类,没有其它活的生物能携带它。人们在接触它4个小时之后就会成为传染源。

一旦感染这种病毒,病患的脑部会受创,器官功能出现异常,脉搏和呼吸停止,没有人能活过24小时,大多数人在12小时内死亡。而此病毒的致死率高达100%,比伊波拉(Ebola)病毒更可怕。

此外,“武汉-400”在活的人体之外存活无法超过1分钟,而且只要感染这种病毒的人死亡,其尸体的体温降至华氏86度(摄氏30度)以下,它就会消亡。这有助于中共在使用之后湮灭证据。

尽管中共未能找到“武汉-400”的抗体或疫苗,但美国军方在李晨的合作之下,最终成功研制出这种病毒的疫苗。

"Tina prepared Danny for the journey out of his prison. One by one, she removed the eighteen electrodes that were fixed to his head and body. When she gingerly pulled off the adhesive tape, he whimpered, and she winced when she saw the rawness of his skin under the bandage. No effort had been made to keep him from chafing. While Tina worked on Danny, Elliot questioned Carl Dombey. "What goes on in this place? Military research?" "Yes," Dombey said. "Strictly biological weapons?" "Biological and chemical. Recombinant DNA experiments. At any one time, we have thirty to forty projects underway." "I thought the U.S. got out of the chemical and biological weapons race a long time ago." "For the public record, we did," Dombey said. "It made the politicians look good. But in reality the work goes on. It has to. This is the only facility of its kind we have. The Chinese have three like it. The Russians . . . they're now supposed to be our new friends, but they keep developing bacteriological weapons, new and more virulent strains of viruses, because they're broke, and this is a lot cheaper than other weapons systems. Iraq has a big bio-chem warfare project, and Libya, and God knows who else. Lots of people out there in the rest of the world—they believe in chemical and biological warfare. They don't see anything immoral about it. If they felt they had some terrific new bug that we

didn't know about, something against which we couldn't retaliate in kind, they'd use it on us." Elliot said, "But if racing to keep up with the Chinese—or the Russians or the Iraqis— can create situations like the one we've got here, where an innocent child gets ground up in the machine, then aren't we just becoming monsters too? Aren't we letting our fears of the enemy turn us into them? And isn't that just another way of losing the war?" Dombey nodded. As he spoke, he smoothed the spikes of his mustache. "That's the same question I've been wrestling with ever since Danny got caught in the gears. The problem is that some flaky people are attracted to this kind of work because of the secrecy and because you really do get a sense of power from designing weapons that can kill millions of people. So megalomaniacs like Tamaguchi get involved. Men like Aaron Zachariah here. They abuse their power, pervert their duties. There's no way to screen them out ahead of time. But if we closed up shop, if we stopped doing this sort of research just because we were afraid of men like Tamaguchi winding up in charge of it, we'd be conceding so much ground to our enemies that we wouldn't survive for long. I suppose we have to learn to live with the lesser of the evils." Tina removed an electrode from Danny's neck, carefully peeling the tape off his skin. The child still clung to her, but his deeply sunken eyes were riveted on Dombey. "I'm not interested in the philosophy or morality of biological warfare," Tina said. "Right now I just want to know how the hell Danny wound up in this place." "To understand that," Dombey said, "you have to go back twenty months. It was around then that a Chinese scientist named Li Chen defected to the United States, carrying a diskette record of China's most important and dangerous: new biological weapon in a decade. They call the stuff 'Wuhan-400' because it was developed at their RDNA labs outside of the city of Wuhan, and it was the four-hundredth viable strain of man-made microorganisms created at that research center. "Wuhan-400 is a perfect weapon. It afflicts only human beings. No other living creature can carry it. And like syphilis, Wuhan-400 can't survive outside a living human body for longer than a minute, which means it can't permanently contaminate objects or entire places the way anthrax and other virulent microorganisms can. And when the host expires, the Wuhan-400 within him perishes a short while later, as soon as the temperature of the corpse drops below eighty-six degrees Fahrenheit. Do you see the advantage of all this?" Tina was too busy with Danny to think about what Carl Dombey had said, but Elliot knew what the scientist meant. "If I understand you, the Chinese could use Wuhan-400 to wipe out a city or a country, and then there wouldn't be any need for them to conduct a tricky and expensive decontamination before they moved in and took over the conquered territory." "Exactly," Dombey said. "And Wuhan-400 has other, equally important advantages over most biological agents. For one thing, you can become an infectious carrier only four hours after coming into contact with the virus. That's an incredibly short incubation period. Once infected, no one lives more than twenty-four hours. Most die in twelve. It's worse than the Ebola virus in Africa—infinitely worse. Wuhan-400's kill-rate is one hundred percent. No one is supposed to survive. The Chinese tested it on God knows how many political prisoners. They were never able to find an antibody or an antibiotic that was effective against it. The virus migrates to the brain stem, and there it begins secreting a toxin that literally eats away brain tissue like battery acid dissolving cheesecloth. It destroys the part of the brain that controls all of the body's automatic functions. The victim simply ceases to have a pulse, functioning organs, or any urge to breathe." "And that's the disease Danny survived," Elliot said. "Yes," Dombey said. "As far as we know, he's the only one who ever has." Tina had pulled the blanket off the bed and folded it in half, so she could wrap Danny in it for the trip out to the Explorer. Now she looked up from the task of bundling the child, and she said to Dombey, "But why was he infected in the first place?" "It was an accident," Dombey said. "I've heard that one before." "This time it's true," Dombey said. "After Li Chen defected with all the data on Wuhan400, he was brought here. We immediately began working with him, trying to engineer an exact duplicate of the virus. In relatively short order we accomplished that. Then we began to study the bug, searching for a handle on it that the Chinese had overlooked." "And someone got careless," Elliot said. "Worse," Dombey said. "Someone got careless and stupid. Almost thirteen months ago, when Danny and the other boys in his troop were on their winter survival outing, one of our scientists, a quirky son of a bitch named Larry Bellinger, accidentally contaminated himself while he was working alone one morning in this lab." Danny's hand tightened on Christina's, and she stroked his head, soothing him. To Dombey, she said, "Surely you have safeguards, procedures to follow when and if—" "Of course," Dombey said. "You're trained what to do from the day you start to work here. In the event of accidental contamination, you immediately set off an alarm. Immediately. Then you seal the room you're working in. If there's an adjoining isolation chamber, you're supposed to go into it and lock the door after yourself. A decontamination crew moves in swiftly to clean up whatever mess you've made in the lab. And if you've infected yourself with something curable, you'll be treated. If it's not curable . . . you'll be attended to in isolation until you die. That's one reason our pay scale is so high. Hazardous-duty pay. The risk is part of the job." "Except this Larry Bollinger didn't see it that way," Tina said bitterly. She was having difficulty wrapping Danny securely in the blanket because he wouldn't let go of her. With smiles, murmured assurances, and kisses planted on his frail hands, she finally managed to persuade him to tuck both of his arms close to his body. "Bollinger snapped. He just went right off the rails," Dombey said, obviously embarrassed that one of his colleagues would lose control of himself under those circumstances. Dombey began to pace as he talked. "Bollinger knew how fast Wuhan400 claims its victims, and he just panicked. Flipped out. Apparently, he convinced himself he could run away from the infection. God knows, that's exactly what he tried to do. He didn't turn in an alarm. He walked out of the lab, went to his quarters, dressed in outdoor clothes, and left the complex. He wasn't scheduled for R and R, and on the spur of the moment he couldn't think of an excuse to sign out one of the Range Rovers, so he tried to escape on foot. He told the guards he was going snowshoeing for a couple of hours. That's something a lot of us do during the winter. It's good exercise, and it gets you out of this hole in the ground for a while. Anyway, Bollinger wasn't interested in exercise. He tucked the snowshoes under his arm and took off down the mountain road, the same one I presume you came in on. Before he got to the guard shack at the upper gate, he climbed onto the ridge above, used the snowshoes to circle the guard, returned to the road, and threw the snowshoes away. Security eventually found them. Bollinger was probably at the bottom gate two and a half hours after he walked out of the door here, three hours after he was infected. That was just about the time that another researcher walked into his lab, saw the cultures of Wuhan-400 broken open on the floor, and set off the alarm. Meanwhile, in spite of the razor wire, Bollinger climbed over the fence. Then he made his way to the road that serves the wildlife research center. He started out of the forest, toward the county lane, which is about five miles from the turnoff to the labs, and after only three miles—" "He ran into Mr. Jaborski and the scouts," Elliot said. "And by then he was able to pass the disease on to them," Tina said as she finished bundling Danny into the blanket. "Yeah," Dombey said. "He must have reached the scouts five or five and a half hours after he was infected. By then he was worn out. He'd used up most of his physical reserves getting out of the lab reservation, and he was also beginning to feel some of the early symptoms of Wuhan-400. Dizziness. Mild nausea. The scoutmaster had parked the expedition's minibus on a lay-by about a mile and a half into the woods, and he and his assistant and the kids had walked in another half-mile before they encountered Larry Bollinger. They were just about to move off the road, into the trees, so they would be away from any sign of civilization when they set up camp for their first night in the wilderness. When Bollinger discovered they had a vehicle, he tried to persuade them to drive him all the way into Reno. When they were reluctant, he made up a story about a friend being stranded in the mountains with a broken leg. Jaborski didn't believe Bollinger's story for a minute, but he finally offered to take him to the wildlife center where a rescue effort could be mounted. That wasn't good enough for Bollinger, and he got hysterical. Both Jaborski and the other scout leader decided they might have a dangerous character on their hands. That was when the security team arrived. Bollinger tried to run from them. Then he tried to tear open one of the security men's decontamination suits. They were forced to shoot him." "The spacemen," Danny said. Everyone stared at him. He huddled in his yellow blanket on the bed, and the memory made him shiver. "The spacemen came and took us away." "Yeah," Dombey said. "They probably did look a little bit like spacemen in their decontamination suits. They brought everyone here and put them in isolation. One day later all of them were dead . . . except Danny." Dombey sighed. "Well . . . you know most of the rest.""

网友【跟评】发表时间: 6 小时 22 分钟以前
这个就跟20世纪初的泰坦尼克号沉船事件一样,早在1898年,英国作家摩根罗伯逊写了一本名叫《徒劳无功》(Utility)的小说,剧情跟现实几乎一模一样。不得不说,一切都是神的安排!

 

 

2020年岁次庚子。在新年伊始,中国大陆爆发武汉肺炎,随即迅速扩散全球,引起世人的恐慌。而这场瘟疫似乎在古书《孔圣枕中记》里早有预言。

网上资料显示,《孔圣枕中记》是一本托名孔子所着的预言书,相传在孔子的枕头里被发现。全书以六十年一甲子为一系列,分上元、中元、下元甲子六十年,逐年对自然与时事进行预测。

本书的具体成书年代不详,目前见到的早期版本有清朝同治、光绪及民国版本。

而该书有关庚子年的描述如下:

“庚子疾病广,虎狼满山川。百钱换升米,河水冲断船。早禾略兴旺,晚稻收不全。秋冬豆麦熟,燕地虫害田。

子贡曰:天降瘟疫,地起狼烟,谷米昂贵,河水泛淹。何以商筹救济时难?吾以为内而安民,莫如轻财平粜;外而除贼,莫如集众练团信,能行此又何患焉?”

这一段文字显示,庚子年会发生瘟疫、战争(或兵变)和水灾,以及粮食歉收、物价上涨,再加上虫害。这让人想到正在大陆四处掠食的草地贪夜蛾,还有已经接近中国与印度和巴基斯坦边境的蝗虫大军。

古人发现,每逢庚子年,自然灾害与突发事件频传,因此有庚子之灾等说法。除了2020年之外,近代的庚子年还包括1840年、1900年和1960年,而这三年分别发生第一次鸦片战争、庚子拳乱(义和团引来八国联军)和大饥荒。

此外,网上也流传《黄历》(又称《皇历》或《通胜》)中的《黄帝地母经》对武汉肺炎爆发的预言。其有关太岁庚子年的陈述如下:

“人民多暴卒,春夏虽淹留,秋冬多饥渴,高田犹得半,晚稻无可割,秦淮足流荡,吴楚多劫夺,桑叶须后贱,蚕娘情不悦,见蚕不见丝,徒劳用心切,鼠耗出头年,高低多偏颇,更看三冬里,山头起墓田。”

“人民多暴卒”让人想到大陆武汉肺炎病患在街头倒毙的画面;“秋冬多饥渴”暗示饥荒的发生;“晚稻无可割”意指农作物歉收;“秦淮足流荡”似乎在描述大陆民众因疫情而有家归不得、四处流浪的惨状;“吴楚多劫夺”表明浙江和湖北等地出现抢夺物资的情况,或指引发政变;“见蚕不见丝”系指工业停产、经济萧条,而“山头起墓田”则预示大量的人死亡,山头出现一片片坟墓。

 

 

2020庚子鼠年伊始,世人就面临新冠肺炎疫情的侵袭,且步步紧逼,威胁全球。从发展势头来看,未有散去之意。对于疫情几时到达高峰,几时会回落,相信市民大众都想知。“真步堂”第四代传人蔡兴华女士谦称,不敢讲,但今年有一个“岁破月”值得注意。

通胜《地母经》被视为准确预测一年运程的历书,由九七前港督府御用风水师蔡伯励的传人编写。2019年爆发的“反送中”运动,及2020年初就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都被视作神准预言了此事。

岁破月 大事勿用

庚子鼠年《地母经》云:“人民多暴卒,春秋虽淹流,秋冬多饥渴,高田犹得半,晚稻无可割。秦淮足流荡,吴越多劫夺,桑叶虽后贱,蚕娘情不悦,见蚕不见丝,徒劳用心切。”

另有《地母日》:“鼠耗出年头,高低多偏颇,更看三冬里,山头起墓田。”

看字面意,句句感伤,处处惊心,似有不妙。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记者直白请教蔡师傅:会死几多?最坏情形如何?蔡女士谦称,讲的不准,不敢讲。但60年为一个甲子,从天地运行规律推算,运行至今。今年有一个“岁破月”值得注意,即在阳历6月5日(芒种节)开始是黄历五月,子午相冲,一直到7月6日(小暑)这个月份属“岁破月”。

她说,“岁破月大事勿用。从个人角度看,人生大事包括:结婚、买屋、入伙、装修、公司上市、事业创展,甚至大型的机器建设,大型的土地开发,这些都不要在岁破月举行;如果从宏观看,一个国家或者社团的大型建设,开山辟地,或者准备什么对于整个国家都有利害关系的事情,就要选择一个适宜的日子,而不要在岁破月进行,因为在岁破月里面,小小的错误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她提醒大家,趋吉避凶之道,及从过往经验来看,岁破月里面做事,会事倍功半,头头碰着黑,对于长远影响亦非理想。如有大事要做,尽量延迟或提早。

双春兼闰月 结婚喜庆多

蔡女士说,今年并非全年的日子都差。除了最差的“岁破月”,还有好的双春闰四月。双春兼闰月喜庆特别多,以往人们喜欢在双闰月举办结婚和喜庆大典。因为一年多了29或30天,“大家会认为天长地久,日子好用,很难得,所以喜庆特别多。”

今年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但是人们都抱着这样的心态,希望不好的事情快点过,因此会希望有一些喜事发生,让不好的事情和烦恼自然离去。

今年必定发生肺炎疫情?蔡女士表示,从医学角度看,庚子年,庚同甘,属肺。如果疫情处理的好,早有计划,应该结果会比以往处理类似事情的效果会更理想。而小署(7月6日)之后,火会稍强,则可以控制疫症。因此,小署过后,会逐步向好。全面控制则在丁亥月,丁火对甘金比较好,因此逐步停止会在11月7日(立冬之后)。

她提醒大家,虽然立冬之后疫情会停止。但今年南方(香港亦属于南方)要非常小心,“因南方处于三煞和岁破方,就算无疫症,凡事亦都要多加小心。在接近东边,五黄方,会引起一些较为惊恐的事情发生。如果渡过,都要靠大家共同努力,不可袖手旁观,大家都出一点心。”

并非完全差 最后收成有七折

通胜《庚子年春牛图》是重要的敲耕图:“庚子年来雨水洪,流郎四季也相通,秋冬时序循环过,高下禾苗处处丰。野外收藏七折熟,乡中尽有八成逢,大兄小弟难相面,蚕妇祈禳保盛隆。”

蔡女士解:今年大家都很忙,有时见面的机会都很少,各自揾食,家人就是一种支持。因为男女都有职责顶起头家,包括顶起社会责任,这一年初期较为差,但最后都有收成,没有十足收成,七成已经很好。

她提醒大家不要太过颓丧灰心,今年始终都是比较好的一年。有艰难的时候也有欢乐的时候,需要大家用脑来思考的时刻,群策群力,众志成城,互相帮助,共渡时艰,并不是有钱人才能做得到,而是说每个人都要出一分力。

提到瘟疫灾害,她说,古代以龙立国的时候,天灾人祸也会有,蝗虫、天旱、水灾、瘟疫,六十年一个甲子都会循环发生,但是如果帝王德政,很多灾难则不会发生,或者会处理的很好。

 

 

绝大多数的人都没有预想到2020年爆发的这场中共肺炎。此时,回首历史上留下的预言,看到其中预警的人类大劫难惊心动魄,让人惊得冷汗涔涔。历代许多预言竟有一个共同的交集,指向2020年开始的大劫难。过去的农业社会里,每个家庭都会有一本的黄历,竟然也预藏着这样的预言。

地母经

黄历是古来的中国农民历,又称为黄历通书,是非常亲民的“日历”,伴随传统中国人走过了几千年。黄历里普遍都有春牛图和《地母经》也称《黄帝地母经》,它也是一种预言诗。《地母经》是以六十甲子循环排列,每一年配一诗一卜,主要预言该年农作物生产情况,也旁及该年的时运。诗内提到一些地名如吴、楚、梁、宋等等,都是古代地名,对应的都是古代的地域。

《地母经》对2020庚子年的预告如下:

诗曰︰
太岁庚子年,人民多暴卒。

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饥渴。

高田犹及半,晚稻无可割。

秦淮足流荡,吴楚多劫夺。

桑叶须后贱,蚕娘情不悦。

见蚕不见丝,徒劳用心切。

卜曰︰
鼠耗出头年,高低多偏颇。

更看三冬里,山头起墓田。

开头一句“太岁庚子年,人民多暴卒”指出了庚子2020年整个年运了,这一年民众会突然死亡,死亡的人数很多。“秦淮足流荡,吴楚多劫夺”指出了重灾区在吴楚、秦淮,这和现况不谋而合。年初以来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突然爆发、人民暴卒之状已经对应上了诗中描述的灾情。

“秦淮”在古时不是指南京的秦淮河,秦淮河古称龙藏浦,到了唐代诗人杜牧作《泊秦淮》之后才以“秦淮河”为人熟知。秦汉之际,淮指淮河,秦淮指淮河和秦岭这一中国南北农作分界区。淮河干流经过湖北、河南、安徽、江苏四省;狭义秦岭是指陕西南部和渭河、汉水之间山地,广义指黄河长江分水岭。

吴楚指春秋战国时代的吴国、楚国之地。楚地北至秦岭以南的淮河,南至今天的五岭以北,其最盛时西到大巴山,东到大海。吴地,在今长江下游。中共肺炎的始发地武汉、重灾区温州、杭州、上海等都市就在秦淮吴楚这些地区之内。

那么“人民多暴卒”的原因是什么?诗中预言,和水、饥荒、旱灾、劫夺有关。《地母经》庚子年之诗云“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饥渴”、“秦淮足流荡,吴楚多劫夺”。灾情有上半年、下半年之分的态势,下半年比上半年要更严重。

春夏会有大水患,“春夏水淹流”、“秦淮足流荡”,务必留意秦淮“淹大水”。据淮河灾害史所载,近530年淮河流域性洪涝灾害131次,其中洪灾平均3年多一次,尤其夏天梅雨季节很容易形成内涝。此外还有异常的警讯,就是位于秦淮楚地之内的长江大坝近来也传出大坝变形、坝体不稳的警讯。从另一个解读角度看,中共肺炎普遍藉由飞沫传染,造成了中国和全世界的瘟疫灾害,也可视为“肺水”之灾。灾区的人民、染疫的人民都成了拒绝往来户,在工作上、在住家区域到处流荡,无以容身。

诗中预言后半年有饥荒旱灾的大灾难,“晚稻无可割”、“秋冬频饥渴”,而且“见蚕不见丝,徒劳用心切”,亦即复工频催复产难,民生危机惨重。

中共肺炎从年头爆发之后,武汉最早实施“封城”措施,然后延展到了其它灾区,正常的经济生产活动都停摆了。整个播种的春季都笼罩在瘟疫灾情中,春季的播种和常态春耕受到深重的阻碍,秋收不好是必然的结局。再加上秋行军虫、蝗虫等虫灾的危害,入了秋冬,歉收应已是无可避免之灾。若再有水灾,灾情会更严重。诗中说秦淮、吴楚地方人民的生命、生活将遭到各种灾害、人祸劫夺。若从现实面来看,目前中国东北三省境内感染中共肺炎也很严重,灾情广散更超过《地母经》的预言所示。

最终,2020年之灾难有多严重?《地母经》预卜这样说:“更看三冬里,山头起墓田”,到了三冬,也就是整个冬天,“山头起墓田”,山上都是坟地,表示会死很多很多人。相比之下,春夏两季的“水淹流”、“足流荡”的灾情还不是最严重的状况。除此之外,这一年还有个恶耗,卜曰“鼠耗出头年”,也就是老鼠带来鼠疫或损害,也会很猖獗。从当下的时点,已知在内蒙古、甘肃等地方,已经发生鼠疫灾情。

《地母经》虽然没有指出庚子2020年出“瘟疫”的字眼,然而所示现的民众死亡灾情是非常严重的。人们最想知道的“灾难何时完?”从其预言来看,在2020年内望不到灾难的尽头。看《地母经》来年的预言,说“太岁辛丑年,疾病稍纷纷”,也就是疾病繁多,接连不断;之后“荆楚米麦臻”,农作收成会好起来,“人民渐苏息,六畜瘴逡巡”,人们渐渐从疾病中解脱过来之后,六畜的瘟疫渐渐减退。然而惊人心的是,预言中辛丑年死亡人数将达半数,世间人的遭遇天差地别,能留下来的人,“快活好桑田”。

《地母经》对2021辛丑年的预告如下:

诗曰:

太岁辛丑年,疾病稍纷纷。

吴越桑麻好,荆楚米麦臻。

春夏均甘雨,秋冬得十分。

桑叶树头秀,蚕姑自欢欣。

人民渐苏息,六畜瘴逡巡。

卜曰:

辛丑牛为首,高低甚可怜。

人民留一半,快活好桑田。

如果灾情将如《地母经》预言的这么严重,那么,哪一半的人能留下来呢?这一半人为什么能留下来呢?在这么大的劫难中,能够留下来的绝非概率、绝非偶然造成的。中国传统文化说瘟疫是瘟神带来的,瘟疫是有眼睛的,是对邪恶的惩罚。这一、二个世纪以来,“无神论”伪科学毒害人,让人失去内心道德力量的约束,从而不信善恶有报而为所欲为,使得人类社会的道德堕落得相当严重。前人留下的警世预言,是希望能醒转不信神的人快快忏悔,求神给予自新的机会,走上归善的路,以得到救渡的机会,得以成为“人民留一半”中的一份子。

 

 

为一场地震 冥界筹备了50年

文/孙书香

他为官清廉,问心无愧。地震时,儿子死了,自己也被砸伤了脚,所以他认为天道不公。死伤的这些人,难道都是恶人?

牛树梅(1791~1875),字雪樵,号省斋,甘肃通渭人,道光二十一年进士。道光二十八年,牛树梅任宁远府知府,宁远府属四川省,府治在西昌。

据记载,道光三十年八月初七日,(1850年9月12日)夜,西昌发生大地震,震级约7.5级。全城簸摇动荡,屋宇倒塌,满城号呼鼎沸。又遭夜雨,无从往救。天亮时,城里一片废墟,被木石压身而死者不计其数。

知府牛树梅也被压于土中,虽然生还,只是脚部受了伤,但其爱子躬玉被压死了。

看到全城夷为平地、百姓家破人亡,悲愤的牛树梅写文章质问城隍神,指责他享受百姓香火,却不庇护一方众生,死了这么多人,难道死者都是恶人吗?况自己为官,始终清廉勤慎、问心无愧,无辜的儿子怎会死?牛树梅怀疑神明鉴察不明、天道不公。

到了晚上,牛树梅做梦去了城隍的府上,城隍神对他行宾主之礼,说:“先生理直气壮地著文指责我,是因您不明神明鉴察之道,所以特请先生来,以解除您的猜疑怨怒。

“凡是大的灾祸,都因众人积孽所至,绝非偶然。为了此次地震,冥界已经进行了五十年的调查和记录,凡不应遭受灾祸之人,早已移至别处,近期又造下新的罪孽之人,又将其移了回来。即便临时或许有些出入变化,但地府皆有案可查,绝不会漫不加察、冤枉人的性命啊。”

牛树梅说:“既然如此,难道全城中竟然没有一个好人吗?我和我儿子也要遭此天谴?”

城隍爷说:“城里还有三户人家,确实难以在短期内迁走,但现在均安然无恙。一家是某街的节妇,三世孀居,抚养一个小孙子;一家是某郎中,从来没有卖过假药,百姓请他看病,即使是深夜大雨、道路泥泞难行,他也即刻前去,尽心疗治;还有一家,是卖油糍的老妇人和她的小孙子,也并没有遇难。

“不信您回去查访,定能找到。至于您的儿子,因他前生孽重,也就难逃此劫,借此了债还业而已。先生您本来也在劫数之内,因您居官不贪,这次得以从宽,只是伤了腿脚。总之,上天的赏罚,慎之又慎,绝不偏私。既没有无妄的灾祸,也没有幸免的道理。理晓这些因果,希望您以后勉力做个好官,将来一定会升到按察使的官职。”

牛树梅豁然开朗,马上致以歉意,然后辞谢而归。醒来后,他四处查访,果然找到了城隍神所说的节妇和郎中,他们确实全家安然无恙。因房屋矮小,他们的家被两侧的房屋遮蔽了,所以没有被发现;那位卖油糍的老妇人,经多次查找,后来在房屋椽子支撑形成的一个角落里,也被发现了。

牛树梅向她询问,老妇人说平时在这里卖油糍,凡遇老弱残疾,即使钱不够她也卖给他们,偶尔还会施舍油糍,不要他们一文钱。地震前一两天,买油糍的人忽然多了起来,于是她带着孙子连夜赶做油糍。那天突然地震,祖孙二人被压在倒塌的房屋下无法出去,三天都没有得到救助,幸亏有很多油糍充饥,没想到竟然活了过来。

牛树梅大为惊奇,他自咎德薄,不能庇护百姓,遂以民众疾苦为重,帮助他们重建家园,并捐银1500两安置灾民。从此他更加深信因果,修省自己,勉力秉公廉政,案无留牍,讼无冤狱,民隐无不达,咸爱戴之,当地百姓称他为牛青天,他果然升职为四川按察使,当地百姓喜相告曰:“牛青天再至矣!”

牛树梅政绩显赫,清廷屡次考评他为“循良第一”,即奉公守法爱民的典范。同治十三年,牛树梅返回故里,致力于读书立说,著有《省斋全集》、《闻善录》、《牛氏家言》等,84岁寿终正寝。

在四川德昌县城南关春牛坪,乡民曾自发捐资,为牛树梅树立“牛树梅德政碑”。“文革”时中共“破四旧”,他的德政碑面临被砸毁的危险,当时县文化馆的人便将石碑覆抹了一层白灰水泥,再刷上白粉,书写上“毛主席语录”,这样它才免遭毁损,完好保留至今,只是碑上还保留着一块水泥残浆。

世间万事万物皆有因缘,从现代科学角度讲,地震是一种地质变化现象,但其根本的内因,则是众生业力所感,人间天灾,其实绝大部分也都是人无德所致的人祸。

一切自然灾害,都与人前生今世的积累有关,其中因果玄奥复杂,不是普通人凭经验或学识就能妄加揣测论断的,世间看似杂乱无序、偶然随机,其实一切都有安排,“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为人间一场地震,冥界竟然筹措了五十年。而若想在灾变中转危为安,顺应天道、反躬自省、重德行善才是行之有效的方法。

参考文献:

清光绪十九年《通渭县新志》
《通渭县志》
《清史稿‧循吏》

 

 

武汉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

今年以来,武汉肺炎(又名新冠肺炎)因为中共的隐瞒而迅速向全球蔓延,演变为令世界惊恐的瘟疫。瘟疫虽无情,但并非无迹可循,尤其是武汉肺炎在中国之外的扩散趋势,鲜明地点出了病毒的风向和目标:它是冲着共产党而来的。

这场气势汹汹的瘟疫爆发一个多月,在全球呈上升之势,危机当前,各国政府和民众不得不反思:病毒到底为何而来?它和共产党有什么关系?个人和国家又该如何趋吉避凶?

纵观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部充满战乱、饥荒、瘟疫和死亡的黑暗史。中共70年暴政,害死八千万中国人,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和道德;尤其是近30年来,从1989年屠杀学生,到1999年镇压法轮功修炼者,以及现在对更广大民众的欺凌打压,中共用暴力和谎言给中华民族和世界带来深重灾难。《九评》编辑部的文章指明,“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其终极目的是毁灭人类。

近40年来,从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到欧美发达国家,共产邪灵的代表——中共,一直在以经济利益为诱饵,用全球化、孔子学院、“一带一路”等计划为遮掩,通过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等各种渠道向各国渗透,“引诱人远离神背叛神,达到最终毁灭人的目的。”

受利诱的国家和地区在与中共加强往来的同时,却不知灾厄也随之而来,就像这一次的“武汉瘟疫”向世界蔓延之势,清晰地勾勒出它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蔓延。

中共的“亲密战友”伊朗 疫情惨重

中国是当前疫情最惨重的国家。截至3月9日,中共宣称全国累计确诊病例80,754例,累计死亡3136人。但国际医学界的模型测算、大纪元等媒体的采访调查以及大陆疫区民众披露的一手资料,都证明实际感染病毒的患者人数远远超出中共发布的数字。欧美多国专家估算,中国真实病患人数或是官方数据的十倍以上。

截至3月9日,中国之外武汉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过千人的国家有五个,依次为:意大利(9172例)、韩国(7478例)、伊朗(7161例)、法国(1412例)和德国(1112例)。而其中死亡病例过百的国家,分别为意大利(463例)和伊朗(237例)。

虽然伊朗疫情数据看起来没有意大利或韩国高,但鉴于伊朗跟中共一样是专制政权,同样对疫情采取了隐瞒和封锁的“维稳”措施,外界认为,伊朗官方发布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都被极大程度地缩减。

《华盛顿邮报》援引德黑兰医院泄露的数据报导,伊朗确诊病例约为官方数据的五倍。而伊朗国内媒体披露的数据,更是官方数字的十多倍。伊朗民间流出的视频,与武汉惊人地相似,尸体堆积在医院里,街道上屡屡有行人倒毙。

值得一提的是,武汉病毒明显更针对伊朗高官。伊朗官方发布的237例死亡病例中,包括多名现任和前任国会议员。目前,最少有24名国会议员确诊,其中包括第一副总统和卫生部副部长。

中共是伊朗的后台,也是其“亲密战友”。由于伊朗能源充裕,在中东占据重要的战略地位,且其激进的伊斯兰政策对民主国家构成巨大威胁,长期以来中共一直为伊朗政权提供经济和武器支援。中共不但直接向伊朗出口飞弹、战斗机和潜艇等高端武器,甚至为了威胁和掣肘民主国家,向伊朗提供了关键的核武技术。

联合国和美国为遏制伊朗的核武威胁,多次对其实施经济制裁。而中共公然违反贸易禁令、大量进口伊朗石油,从经济上支撑伊朗政权。近年来中共控制的中兴和华为公司屡屡遭美国政府制裁,就是因为这些公司违反国际禁令,向伊朗提供敏感的军事或民用技术。

伊朗亦是中共的“亲密”伙伴。在中共2013年起推行的、输出共产主义霸权的“一带一路”计划中,伊朗是中共渗透欧亚非的战略枢纽。过去10年中,中共一直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在伊朗拥有规模巨大的投资。

“一带一路”盟友意大利 疫情最严重的欧洲国家

截至3月9日,累计确诊9172例的意大利,名义上是中国之外武汉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死亡人数高达463例,比除去中国、伊朗之外的各国死亡人数的总和还要多。

3月9日当天,意大利总理宣布全国封锁,要求除了工作和紧急情况外,全国六千多万人不要外出。

昔日宁静安详的意大利,转眼间变成监狱囚犯暴动、市民抢购、全国封锁的灾厄之地。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错信了中共。意大利相信了中共和亲共的世卫组织的宣传,对检疫和中国游客防范不严。

不过,真正令意大利疫情爆发的根源,恐怕还应归因于意大利政府与中共的“亲密”关系。

作为最发达民主国家G7集团成员之一的意大利,不顾西方盟友的反对,于2019年3月与中共结盟、“加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并成为欧洲首个签署中共“一带一路”协议的国家。意大利近年经济衰退,幻想中共的“一带一路”会带来好处,中国的游客也确实带来了一些经济利益,但不文明旅客也带来种种负效应。更没想到的是,这次招来了疫情爆发,对经济和人命的损失都无法估计,得不偿失。

意大利与中共已结成74对友好城市,其中就包括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及米兰、威尼斯、贝加莫等城市。

中共的欧洲伙伴国 疫情严峻

在累计确诊病例已过千的法国和德国,新增病例数都正在快速增长中,疫情形势严峻,近日法国文化部长也被确诊感染。

同为欧洲大国的法德两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近年来都与中共很“亲近”。例如,中共欲借华为5G渗透全球的野心昭然若揭,然而法德两国政府都无视美国的郑重警告,最近决定不将华为排除在本国5G网络之外。

2019年3月26日,德国总理在巴黎记者会上,大赞一带一路是“非常重要的计划”、“我们欧洲人想要参与”。

而两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法国瓦兹省和德国北威州也是与中共关系更紧密的地区,分别与青海省、江苏省建立了友好省州关系。

中国近邻 疫情“亲疏”有别

相较于欧美中东各国,中国大陆周边地区的疫情更为直观地映射出与中共的亲疏远近。

例如截至3月9日,中国近邻韩国累计确诊7478例,名义上是中国之外疫情第二严重的国家。

与中国有大海相隔的日本累计确诊512例,而与大陆相邻的香港和台湾,累计确诊分别为115例和45例。台湾死亡1例,香港死亡3人。而且香港的早期病例全是大陆过去的,后来感染的还包括防暴警察及亲政府人士。

日本、韩国和香港、台湾同为大陆近邻,然而武汉病毒的蔓延,显然不看与中国的距离远近,只看与中共的关系亲疏。

韩国自1992年与中共建交后,开始逐步向中共靠拢,加强与中国的经贸关系。本届政府上台后,韩国更是大幅向中共靠近,不但增加在大陆的投资,同时加大开放中共对韩国的投资。中国已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的出口市场和最大的进口来源国。甚至在中国大陆疫情被曝光后,韩国政府唯恐损害与中共的关系,坚持不在边境设限,也不对旅客进行检疫。韩国与中共建立190对友好省市关系,其中包括疫情最严重的大邱市和庆尚北道。

尽管日本政府与中共的关系并不亲近,但有大量的日本公司在中国投资,从而依赖中共,甚至促成日本与中共结成256对友好省市关系,其中包括日本疫情最严重的北海道、东京、爱知县、高知县等地区。

在区分与中国的关系和对中共的态度这一点上,香港、台湾就跟日韩大不相同,因而也带来不同的疫情。

香港、台湾虽然也与大陆经贸关系异常紧密,但港台民众并未被利益蒙蔽心灵。2019年香港民众觉醒,发起声势浩大的反送中运动,不但吹响了和平抗暴、解体中共的号角,同时也促使台湾民众认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坚定了拒绝中共的决心。

尤其是台湾,因为中共的打压在世界卫生组织没有一席之地,在面对疫情时,台湾没有跟随中共和世卫的拍子走。结果,虽然与大陆的人员来往密集,台湾却成功地抑制住病毒的扩散,成为全球抗疫的典范。

选择了拒绝中共的香港和台湾,结果真的成功拒绝了武汉病毒。

同样与中国接壤的印度、俄罗斯和蒙古等国,截至3月9日,累计确诊分别为47、20和1例。这些国家的共同点,就是都与中共不对付。

如果说,武汉病毒在中国之外的蔓延,清晰地呈现出以中共为标靶的选择性扩散,那么,明朝末年的鼠疫剑指大明却不染闯王军和清军的历史,则彰显了瘟疫无情却有眼的昭昭天意。

据史料记载,明末鼠疫肆虐,明军“鸠形鹄面,充数而已”,然而转战疫区的闯王军队以及来自关外的清军,尽管没有隔离措施,却都没有遭到瘟疫的伤害。

结语:病毒选择性扩散 如何避开它

历史上,多数王朝的末年,都伴随着天灾瘟疫,给那一王朝政权送终。以史为鉴,纵览如今武汉瘟疫在世界各国的扩散趋势,不难看出,病毒就是冲着中共而来的。今天的世界已是地球村,任何和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都可能成为病毒选择性感染的目标,沦为中共邪党的牺牲品。

在中国大陆还有这样的例子,有病患痊愈后,受中共洗脑宣传的欺骗,真以为自己的病是中共治好的,因此对中共感恩戴德起来。结果,病毒回来了,这人的武汉肺炎又复发了。

武汉瘟疫虽然给世人带来了病痛甚至死亡,但历史和现实都指出了消解瘟疫、趋吉避凶的明路:那就是认清灾厄的根源,明晓中共的真相;脱离中共、拒绝中共,就能远离灾厄、不受瘟疫侵害。

无论是伊朗、意法德等远邦,还是韩国、日本等近邻,它们在武汉瘟疫中所付出的惨重代价,应为世界各国的政府或当权者敲响了警钟。为政者,或代表国之民意,或掌舵主政方向,一念间定下的邦交国策不但决定了自己的未来,亦关联到万民之福祉;一旦混淆了中国和中共,甚至错信了中共,就可能将自己以及无数国民都推入深渊。

《九评》编辑部已指出,“神的慈悲与威严同在!神在看着每个人的内心。一个人在此时此刻的抉择和所为,就会决定他(她)的未来。”

病毒仍在肆虐,警钟再次响起!曾经加入中共组织的人,可以在大纪元网站发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远离中共,脱离中共,拒绝中共,作为个人、组织和国家,都可以因此而回避病毒侵害,选择美好未来。

大纪元编辑部
2020年3月10日

 

 

中共病毒来势汹汹,肆虐全球,世界各国都在研究对应方案。在一组犹太神秘主义的开创性作品,关于犹太神秘思想——卡巴拉的丛书《佐哈尔》(Zohar)中不仅预言了中共病毒的大流行,还预测了继该病毒之后,将有另一种更可怕的病毒肆虐全球。
犹太教的一位年轻拉比,雅根(Rav Yaakov Yagen)在上个月的一次演讲中,透露了《佐哈尔》的一部分内容。“拉比”(Rabbi),是犹太律法专家、学者、智者,在犹太社会中拥有崇高的地位。

雅根所提到的这部分预测是:在最后时期的最后阶段,世界将遭受瘟疫大流行的打击。《佐哈尔》预测最初的疾病出现之后,将有另一种疾病继之出现,虽然它和第一种疾病相似,但致命性更高。

雅根说:“这可能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它应该会传播开来,这可能就是终结了。但是上帝守护着我们,我们必须通过更多地尊重上帝,做出努力,剩下的一切都交由上帝,上帝保护我们。”

雅根指出,祈祷是保护公众免受瘟疫和疾病侵害的方法之一。他说:“以色列的圣贤们谈到了公众祈祷,向犹太教堂致敬以及其他类似的重要事情,这些事情使我们免于(瘟疫)流行。因此,我们在这些方面的努力越多,我们就不必惊慌,我们可以保持冷静,相信上帝会与我们同在。”

随后,雅根引用了《佐哈尔》(第172 b页)来解释:“最终,到了弥赛亚的时代,首先有一种病毒会在世界各地传播,人们将对其进行一些控制。在那之后,还会有另一种病毒,它和第一种病毒相似,但比第一种病毒更致命。这将是上帝净化世界的方式,以便弥赛亚能来。”

根据《佐哈尔》所说,人类已经走到了尽头,但不是等待末日,而是在末日迎接弥赛亚的到来。他希望人们都能诚心地忏悔和祈祷,逾越末日,走向纯净光明的未来。

今年2月份,“以色列突发新闻”(Breaking Israel News)网站报导,一位名叫平托(Yosef Pinto)的犹太拉比,在更早时就已谈到武汉肺炎的严重性。

报导称,今年1月初,当武汉肺炎还不广为人知时,这位居住在摩洛哥的具有国际声望的拉比平托对外宣称,他在安息日(Shabbat)看到了一个可怕的景象。

平托在一次录音演说中告诉其信徒,这个世界将发生令人震惊的事件,其规模不亚于世界领导人遭暗杀或911恐怖袭击事件。他说:“这个世界将经历一个会引起震惊的事件,它将被加载史册,成为历史上最惨的事件之一。”

平托在2月中发表的一项声明中证实,他所见到的景象确实与武汉肺炎有关。他说这波源自中国的疫情将会发展成全世界的大灾难,冲击世界上的每个角落。

平托说:“自从疫情爆发以来,中国有数万人死亡,数百万人被隔离长达几周的时间,那些没有病死的正在饿死。”

平托指出,《希伯来圣经》(Hebrew Bible)旧约中《以西结书》(Book of Ezekiel)第30章写道,神许诺“我将宣泄我的愤怒在中国(Sin)上。”(在现代希伯来语中,Sin意指中国。)

平托说,他知道他所陈述的会让人们感到害怕,但每个人都必须为全世界祈祷,点燃烛光,并寻求神的宽恕。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