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历史文教 / 看中国报纸美西版独家专访江峰

看中国报纸美西版独家专访江峰

作者:webmaster 已发布 2019-09-09 03:30, 上次修改时间: 2019-10-04 21:22
今天本报记者有幸采访了《江峰时刻》主持人江峰。江峰先生说,做这个历史节目,是发自于自己的一个善念,让更多的读者了解历史真相。他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做一个十五分钟左右的节目。下面是对江峰先生的采访,看他的真心流露,怎样把独特的见解带给大家。
看中国报纸美西版独家专访江峰

江峰

 

【本報記者安康、夏净莲】

问:江峰先生,我是您的忠实粉丝,以前都是看您的视频节目,今天能这么近距离的面对面采访您,我感到很荣幸。

答:面对面是不是神秘感就没了?但是心的距离更近了。

 

问:您怎么想到要做《江峰时刻》这个节目的?

答:为了更多的人吧,尽量的给大家还原一个真实的历史。这个真实的历史给大家的时候我是带着自己的思考去做的。

 

问:观众评价说您的节目是在风趣幽默中道出历史真相。您的节目做的这么好,请问您是怎么做出《江峰时刻:历史上的今天》节目的?

答: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历史的重演。我读了一些书,看过一些东西,把这些东西拿出来跟大家一起分享。光是从书本上学到的知识还是不够的。我这人本来就好玩,原来在欧洲生活过。我非常喜欢去意大利。别人去意大利通常是去佛罗伦萨,去罗马。我就另辟蹊径,去过米兰和圣马力诺。这两个地方特别有意思。米兰有一些近现资本主义工业的例子:有钱人是怎样支持宗教的,宗教又是怎样在现代资本主义工业中传播的。圣马力诺在意大利的境内他就剩一座山,当时罗马要统一全境的时候他就攻这个山,别的地方就说罗马大军来了咱们就投降吧:都是意大利人了,其实也无所谓了。圣马力诺他放不下,他说我就在山上做国王。下面人一看攻上去也要死一些人。最后就是看他的决心,就想守住的意志力。意大利人就成全他。圣马力诺现在就是方圆零点几平方公里的一个国家,比市政府还小。其实就是一个王宫在上面。现在你要去玩,那里可能就是一个邮局,卖邮票的。这个国家唯一的收入就是进国家需要门票,上去后买它的邮票。说这两个地方是什么意思呢?这些地方你去了,可能不留心就错过了。所以古人說讀書破萬卷,還要行萬里路。

 

问:有观众说,江峰很低调,这半年以来,江峰在自媒体横空出世,突然间怎么就有这么厉害的人出来了。

答:我只是一个小喇叭,可以把很多的事情说出来。孙猴子哪来的呢,天上也在查,说这猴子哪来的,在哪裡成精的 ,其实就是那样:吸收日月精华,到了那一天他就能蹦出来。早一天他也蹦不出来,晚一天蹦出来了他也不是那么回事了。

 

问:请问您什么时候学的播音?

答:我不是播音专业的。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美国独立日那一天,我去了旧金山希望之声,开始学播音。當天總裁也在,他培训了我十分鐘,叫说话要抑扬顿挫。后来一位女播音员就教我做播音。第二天我就嘗試性的做了一次新闻广播。管理新闻广播的工作人员说,江峰你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一听你的新闻就知道你已经读懂新闻了,就是这个事我已经搞懂了,我才说出来的。读懂了这个意思再去说出来,人家更容易接受。在做《历史上的今天》也是一样,要把书读懂读透才行。读书它是有规律的,在历史中你会找到善与恶。我相信所有的人他都有善的一面,也有要去掉的不好的那一面。我们做节目就是要把人性善良的一面激发出来。人的一生,历史走过来都有善恶之分,共产党为什么招人恨,大家都知道他恶嘛。所以《历史上的今天》也是我的这么一个尝试吧。回到你的问题,我去学播音,第二天就开始做广播了。之后做一些地区电台的工作。后来我发现电台覆盖面不是很大,我就想怎样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的信息。我就开始做《南北战争》、《红色鼹鼠》这些节目,可以放在手机上听,这样听众不就多起来了吗?我就是很简单的一个心愿。从人的选择来说,我告诉你这么一个事,請您自己去选择,而不是说我掌握了宇宙真理似的,你要听我的,我说的没错,强迫别人。我从来不会有这样一种想法,自己的想法不要强加于人,让别人自己去选择,自己去接受,后来节目就做成了。

我后来觉得这还是不够,因为很多人是上网看视频的。我就尝试著做视频,就这样《江峰时刻》,用你的话说,横空出世了。

 

问:有观众说,您节目做的这么成功,背后肯定有一个强大的团队在支持您。您的化妆师、摄影师水平一定很高。

(江峰笑)答:你们看,我所有的家当就这些,照相机是我原来的,加一个镜头四百多块钱;这个摄影灯,一百二十块钱;这张桌子,花钱最多,在视频上可以看到这一部分;桌子很厚重,让人感觉很沉稳;我拍《红色鼴鼠》的时候,去买了这套西装;这个围巾选红色的,给节目增加一点暗示,就是找这些感觉吧。那些背景音乐,马蹄声啊,风吹草动啊,我主要是从网上找。我通常是节目需要什么,就去找什么。

(江峰拿出一个用来装月饼的盒子,里面有几样简单的化妆工具,然后他开玩笑说:这就是我的化妆师。)这把梳子,是我自己平时用来梳头的;这个小瓶子里的润肤油,是我上镜头的时候用的。仅此而已。

 

问:节目中的那些各种方言,你怎么学的那么象?

答:这些方言,其实是一种对文化的尊重。我给你举个例子,原来我在欧洲旅游,早餐的时候,他们的意大利厨师就是把面包给你切一片一片,然后把那个起司一张一张的切片放在盘子里。中国的这些团友吃完早餐就把剩下东西通通打包全放到包里去了,起司一个不留。后来那个厨师就追出来了。当时大家就觉得不好意思,心想:糟糕,惹坏事了。搞不好还有外交纠纷,太丢人了。结果那个意大利厨师出来对每个人拥抱一下,那个高兴啊:把我做的东西全吃掉了,一个一个的拥抱。不同的文化对人的理解尊重是不一样的。后来我就对我们中国团友从另一个角度把这个事给说了,他们的感触也很深,后来大家再也不做这种事了。人是有自尊和尊严的,你把他善的一面一唤醒,他就真的不能再沉睡下去了。这些团友为什么拿?我在中国大陆的时候,你如果不去抢,你要是排队,你多半什么都拿不到。你到北京、天津这些大城市搭公共汽车,你要不把别人推开,你不冲上去,你永远上不去。前段时间在加拿大,中共出了一个政策,就是已经在国外获得绿卡的人,可以再拿国内的退休金啊之类的东西,但是需要到加拿大领事馆办理登记,做一个类似证明的东西。结果这个政策一放宽了以后,一下出來了几百上千人,全是原来中共的處級、局級干部,全擠在大使馆那里,也不排队,互相爭搶。这就是中共统治下对人形成的恶被唤醒了。可能在加拿大他已经学的很平和了,生活费也不差那麼一个月几千人民币。但是突然有这么一个东西,就把他那个贪小便宜、不拿白不拿的人性的恶全激發出来了。所以你就知道这个中共干了些什么事,他把人的那个恶激发到最大处。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孩子揭发父母、夫妻反目,他培养你这种东西。人都想象不到的那种恶,中共在民众的政治生活当中就在培养这个。包括中共的总书记,你要想当一个好人都没有好下场的。很多人不了解历史。胡锦涛他之所以能成为总书记,他是一定要欠下血债的。中共它判断你能不能升到顶点,你一定要欠血债,你一定要比别人还要恶,否则我为什么要选你。你要比我善,你可能把我干掉了,因为你不贪污,你不杀人,而我贪污、杀人。所以你一定要比我手上还要脏。胡锦涛下到地方做主官的时候,比谁都狠。他在西藏主政的时候,他搞宗教迫害,直接去杀那个西藏僧侣,当时是很多人不敢干的事情。因为你在大陆的内地杀一个和尚、杀一个基督徒可能没有人知道。如果你在西藏杀一个僧侣,因为他外面有达赖喇嘛,西方也在关注,他敢动说明他在政治上更决绝。江泽民就更不用说了。习近平大家很多也不了解他,他是后来读的工农兵大学。什么是工农兵大学生呢?它虽然也有那个教材的,但是每天就去劳动锻炼,所以根本不读书的。从六六年底开始一直到七六年文革结束七七年恢复高考这个期间,中华民族十一年没有高等教育。这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很可怕的事情,把自己的民族未来给毁掉了,人不受教育与禽兽无异。现在的紅二代都是那个年代出来的,没有这种教育。所以他们就没有对知识对科学的敬重,也就没有对人性的敬重。习近平他就是那个时代出来的。你就说林彪的儿子林立果,当时他有个五七一报告寫的很有学问。为什么,不是说他特别有知识。他懂民主。那个时候的高干子弟也不懂民主,因为这个国门是关着的。他们看不到西方民主、看不到信仰、什么都看不到。所以他们觉得这个国家只有这一条道路,自己也只有这一条道路。不管他们的父母是被杀了、被关了、受尽凌辱,他还要去建设中共国家,他还是按照中共的那个逻辑进行,因为他认为人世间没有第二条路线,他找不到。这是回答关于你问的学方言的问题,说到这儿了。不同的地域,都有不同的文化,千差万别。你把它真实的那部分学出来,是很有意思的。中共是扭曲了这些文化。所以我们做这些节目也有努力归正文化的作用。

 

问:您觉得您做这个节目对人有什么帮助?

答:举个例子吧,有一天是世界防止自杀日。我当时讲的是好多人选择在旧金山大桥自杀。这个节目从传播来说没有太多人看,不是什么很热闹很有趣的一个话题。但我当时坚持要做。我觉得哪怕有一个人听到这个节目他不去自杀了,放弃这个想法了,我就觉得很值得。结果今年春节我在脸书上接到一个留言。一位陌生人找到我:您是江峰先生吗?他告诉我,他听了我的那个节目,放弃了自杀的念头,说他会勇敢的活下去。我就觉得真的应了我原来的一个念头:做节目就是出自一念吧,来自于自己的这一个善念,把自己的真心展露给大家,不为发财,不为喧嚣,我就想帮助更多的人。人的这个命啊,他其实有两种:一种是活生生的从桥上跳下去的命让他重新回到人间来;另外一种是灵魂。有些人他表面上是活的挺好,有房有车。但我感觉他们走失了,他们的灵魂也好他们的精神也好,走失了。为什么会走失?我觉得原因很多,我只是在历史上帮他们找一些原因,一种大的文化环境、政治环境造成的。告诉他们,让他们自己走回来。为什么我一天要那么辛苦做十几个小时,做这期节目,每天去赶,受这个苦呢?就是希望以后有真实的资料给孩子们看。一个人没有信仰,这个社会没有进步,他找不到安全感。共产党一垮台,他就会闹,新的革命啊、新左派啊,什么都會来。它跟前苏联还不一样。前苏联有很大的宗教信仰支持,中共是什么都没有。中共庙里的是假和尚;中共的教堂里是三自爱国教堂,多可怕呀。共产党排第一,上帝排第二,很可怕的。说的大一点这是一种使命感吧,就是想多做点什么让大家看的到。

 

问:关于您的节目,您有什么可以给我们《看中国》读者提前透露一下的?

答:我接下来准备做《巴顿将军》这个视频节目。你看我这个道具,那个大酒桶,就是为做这个节目准备的。你可以提前透露给《看中国》的读者朋友。

 

问:江峰先生,您有什么想对我们《看中国》读者说的?

答:我借《看中国》一角向读者朋友们问好。我会陆续在《看中国》上刊登我的系列文章,也希望读者能喜欢。想看我视频节目的,可以在YouTube上搜索江峰时刻,点击订阅,不要忘记点击右边的小铃铛哦,这样您就会每天收到江峰的免费视频。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