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历史文教 / 犹太人席夫帮助日本打赢日俄战争

犹太人席夫帮助日本打赢日俄战争

作者:Global — 已发布 2021-04-29 19:37, 上次修改时间: 2021-04-29 19:37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1904年,日本与俄罗斯因为中国东北地区和朝鲜的利益冲突而开战,当时在军事上处于劣势的日本最终却赢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东京大学教授加藤阳子说,日俄战争是现代日本的关键时刻,日本因战胜而成为世界列强之一。
犹太人席夫帮助日本打赢日俄战争

犹太人席夫通过经济援助,帮助日本打赢日俄战争。(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犹太人席夫通过经济援助,帮助日本打赢日俄战争。(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那么,日本是怎样赢得日俄战争的?这场战争胜利的幕后推手犹太人席夫(Schiff),由此成为第一个获颁一等旭日勋章的外国人,并且破天荒被邀请在日本皇宫与天皇共进午餐。

高桥是清在纽约偶遇席夫

1904年,俄日因为满洲与朝鲜利益冲突开战,日本派日本银行副总裁高桥是清去美国纽约筹款,不成,仅留5天,转往英国,也没人有兴趣,包括银行界大老罗斯柴尔德也婉拒,因为,小小日本怎么打得过巨大的北极熊?借钱给日本,一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借无还。

高桥极度沮丧,准备打包返国,突然有人来访,自称席夫。高桥说我不认识你,席夫说,昨天晚宴,我就坐你旁边,我要借钱给你。什么?有这么好康的事?从此,展开二人的深厚友谊,直到1920年席夫去逝,他们的后代,仍然密切往来。高桥后来当上财政部长,内阁总理。

憎恨沙皇迫害 席夫立志为犹太人报仇

大家都认为这是稳赔的生意,为何席夫独排众议,甘冒大险?后来席夫的女儿弗里达(Frieda说):“我们是犹太人,我父亲因为俄国沙皇迫害俄国犹太人,我父亲借机报复。”

而高桥来的正是时机,10个月前,俄国才发生大屠杀犹太人“基什尼夫”(Kishinev)事件。席夫的库恩罗布(Kuhn&Loab)银行很快承接2亿浮动债券(2016年值45亿美金),一共筹集4.1亿。

靠着这笔钱,日本才能采购足够武器及军需。这笔钱,是打了胜仗的决定性因素。但是俄国坚持不赔款,威胁续战。日本财务吃紧,续战恐难支撑,参谋总长山县有朋建议接受和议。战后数年,俄国总理弗拉基米尔・科科夫佐夫说:我们绝对不会忘记席夫对我们的伤害。

席夫与高桥成为世交 并帮助日本发行东京债券

1906年2月,席夫接受日本邀请,与德国,法国,纽约一些犹太大亨坐船同往。席夫访日是件大事,报纸大肆报导,政商大老,有三个前任或未来总理,热烈欢迎。

财政大臣坂谷在宴会说:我无法用任何言词来表达全国对你的最高感谢。高桥在另一次宴会说:日本从未在美国借贷成功,因此,我们要特别感谢库恩罗布银行的努力。高桥又说:我认为席夫是我们真正的友人。

高桥与席夫的交情好到什么程度?1905年,高桥是第一个入住席夫在纽泽西度假屋的贵宾,席夫把它称为“高桥房”。高桥15岁的女儿和喜子来美国念书,住在席夫家三年,这种世代交情,任何大事,只需一通电话。

后来和喜子嫁给日本维新三杰之一的大久保利通(另二人是西乡隆盛,木户孝允)的儿子大久保利贤,正金银行总裁移居英国,又与席夫在英国的犹太银行家串连起来,因为,席夫的女儿弗里达嫁给席夫曾经工作过的老板华堡(Warburg/德国汉堡犹太人)的儿子菲利斯(Felix),住在英国,后来移居美国。菲利斯的兄弟马克思华堡(Marx Warburg)的太太是另一德国犹太银行家奥本海默家族。另一兄弟保罗华堡(Paul),移民美国,成为联邦储备局委员之一,更具影响力。

日本重要人物到纽约,包括1915年到访的企业家涩泽荣一(日本近代企业之父,日本万元纸钞人头像)及另一财阀浅野总一郎的女儿来美国念书,也全部由席夫接待。

席夫的友人,极有影响力的犹太人丽丽恩华德(Lilian Wald),访问日本,则由高侨是清接待。人脉网络愈拉愈广,关系更加密切,生意无往不利。

日本银行也举办一场300多人的宴会,宾客包括总理西园寺公望及日俄战争英雄东乡平八郎。俄日战争之后,席夫继续当日本民间财政顾问。日俄战后日本军事开销仍然巨大,财务紧绷,席夫邀请高桥到他在纽泽西的度假屋共商对策,并帮忙发行东京债券。

1908年,席夫希望高桥把日本接收的满州铁路卖给哈里曼Harriman(犹太人),日本有更大的野心而拒绝。日本藉犹太资金打败俄国,战后又与犹太金融势力交往过程,掌握了现代金融的奥秘与操作技巧,奠定战后迅速崛起的基础,犹太人是日本金融的导师。

犹太人席夫在美国如鱼得水

席夫在美国内战结束不久,先在伦敦接受罗斯柴尔德短期银行训练,接下指令,到美国寻求机会。那时他才18岁。当时,美国内战之后,百废待举,石油,钢铁,矿物,纺织等,无一不缺。但是,发展这些产业,需要厐大资金,席夫趁机引进海外罗斯柴尔德等犹太金源。

席夫来纽约不久,成为库恩罗夫银行创办人的女婿,很快成为总裁。靠着他的海外关系,独特眼光,精明手腕,创新经营理念,把公司扩张成仅次于摩根投资银行(也是犹太人)的第二大企业。席夫贷款给日本,帮自己与美国打通太平洋国家的关系。他入主库恩罗布(Kuhn&Loeb)银行,引进欧洲重要人脉与金脉,如英国伦敦的Ernest Cassel(犹太人),法国巴黎的Edouard Netflix(犹太人),德国汉堡的华堡Warburg(犹太人)等。

他的关系不仅在商界,政界高层关系也很密切。1912年,威尔逊赢得总统大选,席夫扮演重要角色,多次与威尔逊及罗斯福总统会谈,也与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个人会面。他晓得(犹太人都知道),要成大事,需由高层下手。先进入高层社交圈,再结交高层人士,透过他们完成自己的理想。

自己够强,再结盟洛克菲勒(石油大王),哈里曼(铁路大王,犹太人),卡内基(钢铁大王)等。凭借罗斯柴尔德的雄厚财力,又支持雷曼兄弟银行(犹太人),高盛银行(犹太人)等,席夫在华尔街有无可撼动的力量。也因此,俄日战争,席夫借贷给日本,也动用全力,阻止俄国从华尔街借到一毛钱。

犹太人恐怖?最好不要与犹太人为敌。为什么犹太人这么爱钱?这么会赚钱?因为,历史经验告诉他们,没有钱,命都保不了。

1918年,福斯Forbes杂志第一次公布全美国100大富豪,洛克菲勒第一,席夫排名23。1920年,席夫去逝,被称为最伟大的犹太领袖,甚至把1880年到1920年称为“席夫年代”。因为,几乎所有铁路公司都跟他贷过款,也因此,美国铁路才能到达几乎各地。也因此,美国才能快速成为工业化国家。他还借贷给各种不同企业,譬如西屋电器,富国银行,恒信人寿保险公司等。

席夫与犹太人的“犹太意识”

几乎所有犹太人,都有非常强烈的“犹太意识”,不容任何人诋毁,席夫也不例外。听到反犹言论,立即反击。也因为强烈“犹太意识”,虽然国家被灭,仍能存在千年,并在1948年复国。他拒绝与任何公开贬抑犹太人的人作生意,因为,“我不这样作,我会在我的孩子面前感到羞耻”。

1913年,席夫筹组“反毁谤联盟”,百货公司,电视,电台,旅馆等,若有反犹太人的言论,他们就施加制裁,不给广告,不看,不住。有一次席夫听到大隈重信(后来当上日本内阁总理,创立早稻田大学)在俄国一专访中,表达反犹言论,席夫立即写信给他抗议。

保家卫国的“国家认同”,更不容杂音。对敌人不够强硬,千夫所指。前总理拉宾,曾任国防部长,仅认为为了以色列的长治久安,应该与巴勒斯坦和解,就被激进年轻人刺杀。

1890年,俄国,波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国迫害犹太人,席夫帮他们移民美国,再分散安置他们到芝加哥,波士顿,洛杉矶,底特律,费城等大都市。这些犹太移民很快取得美国公民权,并且多为民主党人。这些人,后来成为美国大选“关键州”的重要成分。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