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历史文教 / 周恩来和他的女人们

周恩来和他的女人们

作者:辰君 — 已发布 2019-12-26 04:55, 上次修改时间: 2021-01-24 04:50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女人在周恩来的政治生活中,起过很大的作用。周恩来利用女人的天才,和政治统战的天才,是毛、周文革权斗,周一直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
周恩来和他的女人们

周恩来和江青的关系是个谜,非比寻常。(网络图片)

周恩来和江青的关系是个谜,非比寻常。(网络图片)

 

前中共第一任总理周恩来,其伪善曾经欺骗了无数中国人。近些年,周自私、虚伪、狡诈、残忍的真实面目不断被披露,其中包括其私生女及私生子均被曝光。

周恩来的德国情人

海外中文媒体曾刊登《周恩来批判》一书及有关周恩来书籍的相关故事,介绍周鲜为人知的秘史。提到周留学法国时不但放荡浪漫,而且与德国姑娘未婚生子,以至于在其1954年出访德国时出现寻亲认父的尴尬局面。

文章称,周恩来与德国情人的故事,始传于上世纪50年代初期。1954年7月周恩来访问东德时,忽有一位自称是他后代的东德男子要与他见面,被他拒绝。

该男子面貌有华人特性,轮廓也像周恩来。据当时西方报纸报导,周恩来在法国巴黎留学时,与一位德国女子曾生下私生子。该德国女子“可能是”德共党员,后离开巴黎返回德国。

“周恩来在东德有子孙”的新闻,启发了当时西德《明星》周刊记者海德曼的极大兴趣,他深入“铁幕”采访,在东德汉德海根见到了周恩来当年的情人及其儿子的遗孀,后来又在芝远见到了周恩来的孙子。

据海德曼报导,周恩来的情人叫史蒂芬,曾为哥廷根的奥本曼旅店的女仆,1923年周恩来寓居该店期间与之相识,昵称她为格德尔,两人常在附近森林散步。史蒂芬头发深棕色,体态略胖,不久为周恩来生下一子,取名库诺。

生下孩子12天后,史蒂芬被旅店老板解雇,回乡下父母家去了,从此与周恩来断绝音讯。

库诺死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库诺的妻子改嫁,留下一个孙子威佛利,全名古诺・韦尔来德・周,1954年海德曼去汉德海根采访他才是个10来岁的小男孩。

文化大革命前夕,《明星》周刊记者再访东德,威佛利已长大成人,在一家国营工厂当工人,结了婚,已有两个女儿。威佛利为自己是周恩来的后代深感荣耀,得意地告诉记者:“我的祖父举世闻名。”还说工厂的同事都知道这件事。

周恩来写信:“某某女人真漂亮”

文章介绍,周恩来留学期间给朋友写信,常忍不住向他们夸耀欧洲的美色,“某某女人真漂亮”,或是“巴黎真是美极了”。

刚到法国的时候,周恩来还把自己的照片印在明信片上,寄给国内和日本的朋友:“朋友多,名胜多,你想来吗?”有评论说,这即使在70多年后的今天,也仍不失为一种时髦的玩法。

周恩来喜欢跳舞,常去公共舞厅,从不愁没有舞伴。

周恩来虽家境贫寒,在日本求学时一度生活无着寄人篱下,心情也总是烦闷,但赴欧前他的经济状况大为改观。一方面得到南开校董严修和著名律师刘崇佑的资助,另一方面与天津《益世报》商定,作为该报的旅欧通讯员,以稿费贴补生活费用。

资料显示,1920年11月7日,周乘船赴法国勤工俭学,分别在法国、英国、德国柏林大学考察学习。1922年周恩来从巴黎来柏林,专门从事所谓“革命”活动。

周恩来私生女展示铁证

曾被称为中共“道德楷模”的周恩来,除了其私生子传闻外,还有私生女传闻。

1994年3月,总部设在美国普林斯顿的《民主中国》杂志(总第二十期),发表了作家孔捷生的一篇长文“解咒年代:本世纪最后的黑匣”,副标题是“周恩来与神话的终结者:艾蓓”。

孔捷生的文章说,艾蓓就是周恩来的亲生女儿!一个在黑匣里封存了太久的秘密,一段长达30余年的血泪时光,凝结和聚变成一部长篇──《叫父亲太沉重》。

《叫父亲太沉重》一书作者就是艾蓓,书中写到,“因为这本书,如果你永远回不了国,你是受不了的。”有人对艾蓓说:“不光是大姐(邓颖超),党内有一批有权有势的老人,他们也不会容许你写这本书的。”

《民主中国》杂志以独家版权拥有的方式发表了艾蓓的多张照片。她长得的确与周恩来有几分相像,并且越看越像:饱满的额头,浓眉(稍淡于周)大眼……

书中,周恩来曾搂着15岁的作者,脸贴脸地对着镜子:“你看我们的眼睛眉毛,看看我们的嘴,正面看不出来,侧面看都是噘噘嘴……”。

该书一边行销,一边引来中共无数的批评。1994年8月,新华社发表《揭开艾蓓身世的真相》一文。文章称,记者就《叫父亲太沉重》一书作者艾蓓的身世,访问了中共文献研究室负责人,该负责人称:“艾蓓是周恩来的私生女”是一个谎言。

后来,艾蓓邀请了《世界日报》的资深记者到她的住地,还请了一位具有公信力但没有披露姓名的人士,向他们展示她的铁证。

这件事后,资深记者在报纸上报导,他的确看到了铁证,同时还有一位具有公信力的人士在场。至于铁证是什么,具有公信力的人士是谁,至今没有公布。

艾蓓讲述了一个对父亲既爱且恨的故事。她的书名恰当地表达了这样一种心结:《叫父亲太沉重》,虽然是父亲,但叫起来太沉重,但毕竟是父亲!

周向邓颖超介绍情人

她笔下的母亲──安然。她是一个资产阶级家庭的千金小姐,北京某医学院学生,韩战爆发参加志愿军抗美援韩。赴韩前夕受到周恩来的接见,握手时她像含羞草一般哆嗦,感受到父亲的温热和怜爱。

在一次美机轰炸中,她受伤回国治疗。周恩来到医院看望从战场上下来的人,恰好推开了安然的病房。20年后,周对安然说,当时你看见我,脸直红到耳根。我扶你躺下,你浑身发抖,你晓得吗,你这是鼓励我……。

受到鼓励的周恩来,决定把安然介绍给孙夫人宋庆龄。伤愈后,她接到宋庆龄家庭舞会的请柬,周恩来邀他共舞,又亲自到门旁送别,给她系好围巾:太冷了,别冻着。

不久,在团中央举行的联欢会上,她再次见到周恩来,他把她介绍给邓颖超。周对她的面赤气粗、举止慌乱视而不见。邓颖超夸道真是漂亮,比想像的还漂亮。

1953年秋,周恩来由邓颖超陪同到上海休息了10天,某日,他持一束白色马蹄莲造访在上海母亲家休养的安然。当晚,他俩进影剧院看电影《梁祝哀史》,没看完就摸黑离开了。1956年,他们一道游香山。

同年12月26日,尚未结婚的安然在上海早产下一个女儿──爱蕾(艾蓓)。

2015年,《美国之音》发表何清涟的评论文章称,1994年8月,中共官媒新华社发表《揭开艾蓓身世的真相》一文。文章称,记者就《叫父亲太沉重》一书作者艾蓓的身世访问了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负责人,该负责人称:“艾蓓是周恩来的私生女”是一个谎言。

何清涟的文章称,当时中共领导人“伟光正”的形象在国际社会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张艾蓓被作为还击突破口而被批判。但张后来嫁给了哈佛大学杜维明教授,由于杜对中共有极为重要的统战价值,张当年出书那事,也就被北京当局“相逢一笑泯恩仇”了。

据说,张艾蓓后来常伴其丈夫回国,媒体以杜夫人称之。2004年9月,艾蓓陪杜维明在其老家山东访问,9月30日晚,中共山东省常委、省委宣传部长朱正昌、山东大学校长展涛等会见他们时,媒体公开提了张艾蓓的名字。

据维基百科资料,张艾蓓1994年前后写了题为《叫父亲太沉重》一书,作者在书中自称是周恩来的私生女。

圈内人的证词

有中共党史的“活字典”之称的司马璐在《早年周恩来身边的女人初考》一文中披露,艾蓓写的《叫父亲太沉重》一书,基本背景是事实,问题是,她没有勇气用第一人称,忠实地写出,而是故弄玄虚,用迂回曲折的小说笔法来表达,以至很多人怀疑她的真实性。

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曾披露,2015年出版的《司徒华回忆录》,提到八九年六四事件后港支联曾协助一名“毛泽东情妇”移民美国。她就是毛身边仅次于张玉凤、孟锦云的女人陈惠敏(陈露文)。

当问到《叫父亲太沉重》一书,周恩来有没有婚外情时,陈露文毫不犹豫地说:周有情人,是一位将军的妻子,比陈大10岁,是海政的舞蹈演员。周常打电话找她,在她们那圈子里人皆知道。

陈露文说:“艾蓓完全是周恩来的女儿!”艾的养父是个副部长(即中央社会调查部副部长罗青长),生母在北京,当然不会公开。

据海外中文媒体1994年5月22日报导,旅居旧金山的张艾蓓《叫父亲太沉重》一书,因作者艾蓓称,是已故中共总理周恩来的私生女,在香港、台湾和美国华人界成为轰动“大新闻”。

2012年2月17日晚,大陆山东卫视,歌手弦子演唱《绣金匾》。郭兰英坐在嘉宾席泪流满面,感慨的说:“我是生活在主席、周总理、老帅的怀抱里。我每周必须见周总理一次。我每次唱《绣金匾》都会哭!”

 

 

艾蓓是周恩来的亲生女儿 罗青长是艾蓓养父

司马璐在《早年周恩来身边的女人初考》一文中披露,艾蓓写的《叫父亲太沉重》一书,基本背景是事实,问题是,她没有勇气用第一人称,忠实地写出,而是故弄玄虚,用迂回曲折的小说笔法来表达,以至很多人怀疑她的真实性。

开放杂志主编金钟披露,新近出版的《司徒华回忆录》,提到八九年六四事件后港支联曾协助一名“毛泽东情妇”移民美国。她就是毛身边仅次于张玉凤、孟锦云的女人陈惠敏(陈露文)。毛认陈惠敏为女儿和情人。毛死后,粟裕(大将,陈父上级,陈露文之父陈玉生是新四军第三军分区的司令员),杨得志都爱她,表示可以离婚,和她结婚。

当问到《叫父亲太沉重》,周恩来有没有婚外情时,陈露文毫不犹豫地说:周有情人,是一位将军的妻子,比陈大十岁,是海政的舞蹈演员。周常打电话找她,在她们那圈子里人皆知道。她说“艾蓓完全是周恩来的女儿!”艾的养父是个副部长(即中央社会调查部副部长罗青长),生母在北京,当然不会公开。

王一知、张文秋曾是周恩来密友

中共初期一位著名美女王一知,也曾经是周恩来的密友。王一知原是中共成立时东京小组施存统(复亮)的夫人,后来与张太雷同居,张死于广州暴动,王一知长期受周恩来的特别照顾,当年张国尽夫人杨子烈亲自见到邓颖超打过周的耳光,王一知也受过侮辱。

共党地下工作者深谙“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个中三昧,谍报人员潜伏敌后都是以夫妻档为掩护。

周恩来在上海时,还有一位神秘女友叫张文秋,又名张一萍,她是专职性“住家主妇”的女同志,像周恩来这样重要的领导人,当年在上海的住家绝不止一处,张文秋就是周的其中一个住家主妇,后来张文秋被共产国际情报组在上海的代表佐尔格看中,周恩来派张文秋做了佐尔格的妻子,佐尔格又把张文秋让给另一个德籍助手(中文名吴照高)做临时夫人。佐尔格就是当年轰动中外的上海神秘西人案的主角。

延安时代,周恩来、邓颖超把张文秋介绍给毛泽东。张文秋很得到毛的喜爱,她又把自己同母异父的两个女儿刘松林、邵华嫁给毛泽东的两个儿子毛岸英、毛岸青,他们既是亲家,又是周恩来、张文秋、毛泽东三人之间的纽带,主要串连者是邓颖超,政治意涵耐人寻味。

胡绣枫、胡楣姊妹委身于周恩来

抗战时重庆社交名人胡绣枫女士,她是重庆社会局局长李剑华的夫人,夫妻俩都是国民党身份的中共地下党员,1939年,毛泽东和周恩来指示潘汉年争取大汉奸李士群的合作,李提出一条件,要求他的旧情人胡绣枫回到身边。周恩来认为胡绣枫是自己身边不可缺少的女人,很感为难,于是胡绣枫建议由她的姐姐胡楣代替她。

胡楣又名关露,是三○年代初著名的诗人、作曲家和编剧家,也曾在上海为周恩来传递情报,胡绣枫给李士群一封信,请李给姐姐关露一份工作,李士群一见,觉得关露和妹妹一样漂亮,就留在身边,关露从此就以李士群的情人身份做了汉奸,实际上为中共秘密工作。

江青与周恩来的关系暧昧

江青与周恩来的关系也是个谜,毛泽东、江青的结婚,现在中共的说法是周恩来介绍的,中共地下工作的负责人王世英、杨帆等当时向党中央提出资料说,江青私生活糜烂,被称为“公共汽车”。中共中央大多数人也反对毛江结婚,但是周恩来说,江青在上海地下工作中做了大量工作。

中央最后通过毛江结婚,江青可以做毛夫人,但20年内不可以担任政治职务。五○年代初毛泽东提出陈伯达、胡乔木、叶子龙、田家英为中央主席秘书时,周恩来提议加上江青,后来中共中央有过文件,这是江青从毛夫人到合法参政的开始,文革初期,周恩来与江青互相吹捧。这一切都令人感到,江青可能是周恩来安置在毛泽东身边的西施或貂蝉。至少说明了周恩来和江青的关系是不寻常的。

孙维世与黄慕兰曾活跃在周恩来身边

周恩来和孙维世,超过养父和养女之间的关系,明知其事,严格保密而又用政治手法处理的是邓颖超,早在1937年,周恩来把孙维世从武汉的八路军办事处带回家中时,那种喜悦,邓颖超早已看出周恩来内心藏着一个秘密。

1951年,邓颖超主持孙维世和金山结婚,其后,孙维世向邓颖超诉苦说,金山婚后本性难移,乱搞男女关系,孙维世感到非常痛苦,邓颖超回信说,在上海十里洋场混久了的男人,总是免不了有这些事的。如果想到他为党做了大量工作,作为他的妻子,就可以自堪告慰了。这段话有相当的暗示性和针对性,周恩来的私生活和金山相比,没有多大的区别。

金山的第二任妻子电影明星王莹,也是和周恩来私人接触最多的。后在周的安排下,与白崇禧的机要秘书(地下党员)谢和赓结婚赴美留学。

在上海地下工作中,还有一个和周恩来单线联系的女人,是黄慕兰,她当时以交际花的身份活跃社交场所,由于她艳压群芳,裙下有律师,法租界的包打听(暗探)、翻译官等,她在周恩来身边,往往能提供最重要的情报。向忠发在上海叛变,千钧一发之际,是黄慕兰救了周恩来一命。

周恩来守口如瓶 临终委讬罗青长照顾艾蓓

周恩来身边到底有过多少女人,永远没有人知道,周恩来时时强调保密的重要,在一次会议中说:“保密的事非同小可,回家后,不要一时高兴就说出来”,“我老婆是老党员,中央委员,不该说的我对她就是不说”。

邓颖超也在一篇回忆周恩来的文章中说,他们结婚后,聚少离多,他到那儿去,“去干啥、待多久、什么从没有讲”。周恩来一向“守口如瓶,滴水不漏”,“我们之间相互保密的事是很多的。”

周恩来去了哪儿,当时的白区活动,一种是中共的“住机关”,这种住机关有的男女同志,假扮成夫妇,一种是单身女性,专门接待高级领导人的,另一种是妓院,因为妓院可以闭门“密谈”,环境也容易控制。向忠发的小老婆,就是周恩来替他从妓院中选的。周恩来这些行为,当然可以解释他是为了党的需要,为了工作的需要,周恩来和邓颖超之间尚且“守口如瓶”,做中共党史研究工作的,故事只能讲到这里。

陈露文解释说,高层除陈云身体衰弱,林彪“抽白面(鸦片)”外,个个都玩女人,老帅朱、叶、老邓都不例外。他们当这是最高的特权享受。有的高干还“扒灰”,搞儿媳妇。

早年北京的高层人士都知道,艾蓓是罗青长的女儿,而艾蓓的相貌完全不像罗青长,却像周恩来。罗青长是长期担任周恩来的情报保卫工作的,他与周恩来的关系和汪东兴与毛泽东的关系差不多。罗曾任周恩来总理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分管外交、情报、对台工作。七十年代初期,中央调查部恢复工作后,罗青长任部长,一直到1982年中央调查部合并入新组建的国家安全部。同时兼任中共中央对台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

周恩来临终时,把罗青长叫到身边,连说了四个“托”字,“托”什么呢?他没有来得及说,托党和国家大事,罗青长还不够条件,周恩来的家事有邓颖超,也不用“托”给罗青长。周恩来“托”罗青长的事是照顾艾蓓。

张若名是周恩来的第一位女人

根据现有资料,法国的中法文化交流中心出版过两本书,一本是“张若名研究及资料辑集”,另一本是“张若名研究论文辑录”,出版的“导言”中说:“张若名(1902~1958)是中国第一位留学法国而取得博士学位的女学生”是20世纪“二○年代改造中国的理想主义者”。

五四运动前后,周恩来、张若名、邓颖超有过三角恋爱关系。周恩来与张若名相恋于先,然后邓颖超横刀夺爱。中共早期资料中,谈到当年那个风云的时代,周恩来与张若名出双入对的柔情蜜意故事,张若名也长得比邓颖超美丽,当时被称为才女,他们手牵手参加过对北洋军阀的斗争,1920年1月同时被捕,11月双双到法国同居。

当周恩来和张若名热恋时,邓颖超不断给周写信。当时国共第一次合作不久。邓颖超在国民党中很活跃。她到广州后,与国民党的上层多有交往,与鲍罗庭夫妇关系密切。周恩来在黄埔军校始终是蒋介石的部下,而邓颖超已经是国民党的中央委员了。当年周恩来在巴黎决定放弃张若名而接受邓颖超,主要基于政治上的考虑。中共反右以前,周恩来曾到昆明秘密探访过张若名,1958年张若名在昆明投河自杀。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