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历史文教 / 中共元老评林彪:功劳最大,下场最惨

中共元老评林彪:功劳最大,下场最惨

作者:雪老 — 已发布 2020-03-09 19:5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9-14 03:25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共识网
九一三事件42周年之际,一名中共元老在共识网化名“雪老”发表《林彪没有死党,他自己就是毛的死党》一文指出,在军事将领中,林彪对党的功劳最大;在党内斗争中,林彪的下场最惨。被视为林彪死党的海军政委李作鹏被指控放走林彪,事实上是周恩来一直不下命令封锁山海关机场。这名元老援引李作鹏的话说,只要封锁机场,十个林彪也跑不掉。李作鹏在牢里想了十年才明白,毛泽东和周恩来不是怕林彪跑,而是怕林彪不跑. 眼看又到“9.13”了。这两天血压比较稳定,和同志们谈谈林彪事件。42年了,今天看,这是一件大冤案嘛。
中共元老评林彪:功劳最大,下场最惨

从左至右,黄永胜、吴法宪、林彪、李作鹏、邱会作合影。(网络图片)

从左至右,黄永胜、吴法宪、林彪、李作鹏、邱会作合影。(网络图片)

 

2011年,黄永胜长子黄春光、邱会作长子邱路光对媒体谈了林彪“九一三”事件。在九届二中全会上,90%的中央委员都对文化大革命不满。毛泽东不容否定文革,所以毛在1971年夏天南巡,就开始做局倒林,最后把总参谋长黄永胜、空军司令吴法宪、海军政委李作鹏、总后勤部长邱会作都抓起来了。

九届二中全会 9成中央委员对文革不满

据黄永胜长子黄春光说,1970年8月,九届二中全会开始的时候,黄永胜留在北京值班。8月31日,毛泽东突然通知,让黄永胜上庐山开会。黄上山以后,毛直接把黄接到他那儿,跟他谈了很长时间。毛泽东一提到张春桥,黄永胜就说张春桥是叛徒,他看不起我们军队这大老粗。对张春桥这些中央文革的人,黄永胜是从心底反对的。

邱会作长子邱路光则表示,文革中,毛泽东对黄永胜是抱有重望的。什么重望呢?说穿了,毛是想让黄倒向他个人的怀抱!实际上,军权不在林彪的手上,林彪的权力都是和毛泽东连在一起的。如“经毛主席、林副主席批准”等等,林彪没有单独调动一个连的权力。实际的军权在黄永胜及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的手上,林彪只是个挂名。那时候,黄永胜是总参谋长,像部队的调动,毛泽东批准后,都要经过黄永胜和总参作战部发电报生效执行,而林彪却不能命令黄永胜调动部队。如果黄永胜被毛拉过去了,那毛泽东就不需要林彪了,毛对林彪冷落,甚至让林下台就是迟早的事儿。

据黄春光分析认为,在九届二中全会上,林彪把矛头对着张春桥。实际上,对着张春桥就是对着毛的文革。刚开始,毛泽东也没觉得有什么严重的问题。当会上群情激愤,大家都攻张春桥时,毛泽东就愤怒了。200多个中央委员,90%的中央委员都对文化大革命不满,这才引起毛的愤怒。

毛泽东之所以愤怒,就在于大家对文革不满,而且是这么大的一股势力,这么大的一股潮流。毛对文革是不容否定的。所以,为了保文革,他保了中央文革那几个人,舍弃了跟着他打江山的人。

从庐山下来以后,毛一直抓着九届二中全会的事情不放,主要是因为林彪的软抗,一直拒绝检讨。毛搞政治斗争的一贯做法是,让你服,让你写检讨,然后把检讨锁在保险柜里,什么时候敢不服,就拿出来收拾你。同时,黄、吴、李、邱这些人,对文革也没有一个明确态度,让毛捉摸难辨。所以,毛在1971年夏天南巡,开始做局倒林。

黄永胜没想到毛对他下手这么狠

黄春光说,1971年,“九一三”事件出来后,其父黄永胜实际上就靠边站了。那几天,黄永胜的心情非常不好。在他看来,国防部长林彪“跑了”,他这个总长能脱得了干系?!在他那个位置上,肯定是在劫难逃啊!因此,他看到林彪的照片就来气,说:“跑什么跑?!害死人!”于是,他就把过去和林彪在一起的照片都烧了。

黄春光觉得林彪“跑了”,这不是小事,就劝其父黄永胜给毛泽东写一个检讨。但黄永胜认为自己没犯新错误,不愿写检讨。

没两天,周恩来让邱会作找黄永胜谈话,谈完话以后,黄永胜告诉儿子黄春光说:“看来没事了,毛泽东还是信任我的,总理让邱带话过来了。”这是黄永胜为宽儿子的心,他没想到毛泽东后来对他下手会这么狠!

林彪另立中央?

邱路光表示,“九一三”事件后,给林彪扣的帽子是“另立中央”,这纯粹是瞎扯!林彪就是搞政变,也不会先到广州另立中央。难道林彪不知道广州是毛泽东的天下,到广州另立中央,有人拥护他吗?林彪到广州另立中央,没有一个人会跟着他;即便是黄、吴、李、邱,也根本不会跟他去的。林彪怎么会那么傻?林彪也是身经百战的精明人,怎么会在广州搞政变,另立中央?这都是瞎编的!你说他“走为上计”,跑掉了,还有可能;但说他要另立中央,纯粹瞎扯蛋!至于说,林彪知不知道飞机去苏联?我们不知道,谁也不知道。

汪东兴向毛建议抓捕黄吴李邱

黄春光透露,“九一三”事件之后,抓捕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是汪东兴向毛泽东提的建议。这是王洪文后来告诉邱会作的。江青在法庭上说,自己是毛泽东的一条狗,毛泽东让她咬谁,她就咬谁。黄永胜对汪东兴的评价是,汪也是毛的一条狗,干了不少坏事。

邓小平要给毛泽东找替罪羊

邱会作之子邱路光表示,邓小平上台后,把江青“四人帮”和黄、吴、李、邱搞在一起公审,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给毛泽东找替罪羊。他认为毛泽东挺对不起黄、吴、李、邱他们这些父辈。他们从娃娃开始就跟着毛泽东革命,跟部队走了一辈子,结果怎么样?

究竟谁应该对文化大革命负责?邱路光认为这是个大问题。并不是完全由林彪、“四人帮”负责,毛泽东发动的文革,他当然要负主要责任。

 


平反冤假错案,和改革一样,容易的早就平了,剩下的都是难平的。不算1979年以後,之前的冤案,至今没有平反的还有两个,一是高饶反党联盟,现在看,哪有什么联盟嘛,反高岗的倒是有一个联盟,刘、周、陈、邓嘛。 第二个就是林彪反党集团。林彪和他手下的黄吴李邱,其实都是正常的工作关系,这么多年过去,没有发现政变的证据。所谓反党集团是捏造的嘛。

高岗与林彪很有渊源,115师就是红一方面军加陕北红军嘛。解放战争在东北,两人也配合默契,林彪会打仗,高岗善于组织後勤保障、搞经济建设,两人惺惺相惜嘛。高岗和彭德怀关系也很好,彭德怀说抗美援朝的胜利主要靠了两个麻子,一个高麻子高岗,一个洪麻子,就是志愿军的後勤司令洪学智嘛。後来高岗挨整,林彪、彭德怀心有戚戚,但毛主席吹了风嘛,所以都不再为高说话。六年後就轮到彭德怀倒霉了嘛,1959年庐山会议上彭被打成反党集团,林彪也上山批彭嘛。再过十二年,林彪也倒霉了,下场更惨,尸骨无存嘛。中国人形容下场最惨的有两句话,一句是“死无葬身之地”,二是“家破人亡、断子绝孙”,这两条,林彪全占了嘛。一家三口,死在异国他乡,尸骨不全,惨绝人寰嘛。

林彪对党的功劳最大

军事将领中,林彪对党的功劳最大。主要体现在两个历史阶段,一是长征,他率领的一军团,对于保卫毛主席和党中央居功至伟,当然这时彭德怀也有大功嘛。二是占领东北,这对于我党夺取全国政权是决定性的。七大选出11名政治局委员,派去东北4个,陈云、彭真、张闻天、高岗,可见这个宝押得有多重。林彪这时只是中央委员,彭真是东北最高首长——东北局书记、东北联军政委,但後来局面不利嘛,毛下决心易帅,把东北交给林彪,任命他做东北局书记、东北联军总司令兼政委,彭真成了他的副职。这个决策在今天很难想象嘛,用一个中央委员当书记,用政治局委员当副书记。这就是战争年代,夺取胜利是第一位的,其它顾不了那么多嘛。事实证明,主席的这个宝押对了,林彪不负重望,拿下了东北,建立了巩固的东北根据地,挥师百万大军入关,一直打到海南岛。

古语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林彪真正做到了这一条。东北战场,他乾纲独断,谁的帐也不买,甚至在战略上坚持自己的判断,给中央发报说“请主席头脑清醒思考之”。这样的话,连彭德怀也不敢讲嘛。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9月美军仁川登陆,金日成招架不住,向主席求援。主席召集政治局会研究出兵,大家都不赞成。林彪明确反对嘛。主席心中的挂帅人选,第一是林彪,第二是粟裕,结果这两个人都称病。这件事主席对林彪产生了成见,多年後还说“给林彪发了转业费”嘛。

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要与主席分出是非曲直,这就犯了主席的大忌;而林彪在关键时刻,始终维护主席的威信,是毛的铁杆粉丝嘛。1958年主席头脑发热发动大跃进,造成大灾难,1959到1961年,农村饿死3000万,城市经济也出现严重困难。主席一看事情搞砸了嘛,宣布退二线,把刘少奇推上一线,1959年第二届全国人大,刘当选国家主席,从此中国两个主席并列嘛。经过三年整顿,实际上全面纠正了毛的大跃进错误,经济有了起色,建国以来第一次执政危机,成功化解了嘛。

七千人大会林彪保驾有功

按照党章,1961年应该召开党的九大了,但这时开九大,主席能不能保住领袖的位置,至少毛自己没有把握嘛。林彪笔记中分析毛,“他最大忧虑在于表决时能得到多数否”。从1961年1月开过八届九中全会後,五年里没有开过中央全会,更不要说党代表大会嘛。工作怎么布置呢?主席很聪明,他不开有法律效力的代表大会、中央全会,而是开“中央工作会议”。我们党历史上最有名的中央工作会议,要数1962年春节期间在北京开的“七千人大会”。全国的县委书记、厂矿书记都来了嘛。刘少奇作报告,反思三年灾害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还说,过去总讲成绩是九个指头,缺点是一个指头,这次恐怕要反过来。彭真也说,毛主席有错误,也要检讨。关键时刻,林彪出来保驾嘛,他在大会上发言说,毛主席最实事求是,总是离实际不远,总是八九不离十,过去几年我们遇到困难,是因为没有按毛主席的意见办。主席带头起立鼓掌,说“讲得好”,还叫他整理成文章,发给全党学习。这次保驾,对主席至关重要嘛。毛四年後拿下刘少奇,决心也来自这个时候嘛。

主席发动文革,最坚强的盟友是林彪。主席有30年没有穿过军装了,1966年却穿上新军装,表明了他要依靠军队嘛。林彪1959年主持军委後,把军队变成毛卫队嘛,树立一个榜样叫雷锋,核心不是什么做好事助人为乐,而是做毛主席的好战士嘛。没有林彪,毛很难发动这样一场颠覆全党的政治运动。

林彪难逃兔死狗烹

李锐同志说过,毛主席最喜欢两个人,一个是邓小平,一个是林彪。这是很准确的。但再喜欢,也是工具,一旦用不着了,或者刺手了,就兔死狗烹嘛。九大以後,刘、邓、周的势力都受到致命打击,毛威望空前,成为红太阳,这个时候,林彪的抬轿子,没有太大意义了嘛。张春桥、姚文元比林彪更有理论高度,是毛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衣钵传人嘛。林彪对文革不理解,对文革派看不惯,党内军内威望也太高,这些都给他留下祸患。1970年九届二中全会上,林彪讲话暗批张春桥、姚文元,开始主席不以为意嘛,後来各小组讨论一呼百应,张春桥和姚文元跑来求救,抱腿痛哭,把主席的裤子都弄湿了嘛。主席暗暗吃惊,林彪的势力超过了当年刘少奇嘛。这个时候,毛对林彪警觉了,不舒服了,想修理他嘛。但主席是策略大师,他写了一篇短文说“我和林彪同志一致认为”如何如何,麻痹林彪嘛。林一方面觉得毛出尔反尔,耍弄自己,心里有气,但又被毛迷惑,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拒不出席批黄吴李邱的“华北座谈会”,也不给毛写检讨。在党内,从不检讨的只有毛和林彪二人嘛。而主席特别喜欢别人写检讨,不仅高级干部,就连身边的警卫、护士出了小错,都要写检讨书,有时一次还不行,要反复检讨多次。在他看来,写检讨体现了一种思想上的臣服,检讨书放在保险柜里,就是一个把柄,什么时候要搞倒你,把检讨书公布出来就好了嘛。邓小平为了出来工作,向主席多次写检讨,毛後来允许他恢复工作,但前提是把邓的检讨书向全党公布了,里边说“永不翻案”等等,成为邓的紧箍咒,一直到死,他都不敢做赫鲁晓夫的报告嘛。

1971年五一节,林彪拒绝上城楼,周恩来亲自打电话,再三哀求他才出来。和主席坐在一张圆桌,两人互相不理睬嘛。没有几分钟他就回家了。後来他求见主席,主席就是不见嘛。直到这个时候,恐怕主席还认为林是个“娃娃”,没当回事。7月主席开始南巡,一路讲党史,讲纪律,旁敲侧击,一贯手法嘛。这个时候,林立果想暗杀毛,但也只是纸上谈兵,没有具体实施。後来传达文件说暗杀计划被毛挫败,不是事实嘛。

最诡异的,是林彪女儿林豆豆居然成了周恩来的卧底。我党的情报工作有光荣传统。胡宗南的机要秘书,傅作义、陈布雷的女儿都是中共党员,关键时候发挥重大作用。这个法宝保留到建国之後,各领导人的秘书、司机、厨师、警卫都由中办安排,等于是中办的眼线,一举一动,主席都能了如指掌嘛。直到主席死後,李先念去玉泉山找叶帅谈话,叶帅都要打开收音机,就是防窃听嘛,可见他对身边环境警惕到什么程度。林豆豆爱父亲,痛恨母亲和弟弟,总理大概利用她这一点,要她保护林彪,有情况就要向中央报告。叶群、林立果商量事情都背着豆豆,让豆豆更加怀疑。其实没有豆豆报告,中央警卫团也早收到密令,对林的一举一动严密监视嘛。

“9.13”坠机没有悬疑

总理接到林豆豆报告说林彪要跑,打电话问叶群调专机干什么,让林立果和叶群惊惶失措,9月12日毛提前回到北京,在丰台又找人谈话,风声传到林彪那里,林立果和叶群更慌乱了,他们心里有鬼嘛。刘少奇没有二心都死那么惨,我们可是真正有二心的,一旦被主席发现,那还了得嘛。他们动员林彪跑,林彪并不情愿,但吃了安眠药,判断力与行动力都有问题,帽子都没有戴就跟着上车了,57号文件说“仓惶出逃”嘛。林豆豆後来一直坚持林彪是被林立果和叶群劫持走的,因此受到周恩来严厉批评,还坐了几年牢嘛,但她至今还坚持这个观点。

林彪的飞机究竟是如何掉下来的,版本很多。主要是我们信息不透明,官方说法缺乏公信力嘛。但这些年出版了许多著作,包括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都在香港出了回忆录嘛,应当说情况还是比较清楚的,特别是空军司令吴法宪、海军政委李作鹏,当时都在一线处置,最了解情况,导弹击落的说法,子虚乌有嘛。苏联发射导弹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黄吴李邱都是9月24日才被捕的,之前一直参与军机,这时蒙古使馆工作人员已经看了现场,拍了大量照片送回国内,如果飞机是被击落的,当时就会有判断,但黄吴李邱也不知道有苏联导弹这回事。看来迫降失败坠毁,还是很可能的嘛。

有一种说法,说从黑匣子中听到飞行员潘景寅与地面的对话,论证飞机原来要飞广州,潘受汪东兴的指使,偷偷改变了航向,绕向北方,这是无稽之谈嘛。256号飞机的黑匣子至今被俄国密藏,中国怎么可能解读?如果当时有通话,吴、李都在空指,怎么会不知道?况且林彪警卫秘书李文普证明,在去机场的路上,他听到後边坐的林彪问:到伊尔库茨克有多远?可见预定的目的地就是苏联。从林彪特别是叶群和林立果的心理来看,既然逃了,就要逃到毛的控制范围之外,否则有何意义?王立军都明白这个道理嘛,林彪怎么会不懂?

林彪没有死党,他自己就是毛的死党

说黄吴李邱是林彪死党,广州军区也是林彪死党控制,都是瞎编嘛。林彪哪有死党?林彪本人就是毛的死党。空军司令吴法宪是林彪一手提拔的,得知林彪飞走後,他积极向周恩来建议派歼击机打下来嘛。海军政委李作鹏被指控放走林彪,事实上是周恩来一直不下命令封锁山海关机场,李作鹏说,只要封锁机场,十个林彪也跑不掉。他在牢里想了十年才明白,毛和周不是怕林彪跑,而是怕他不跑嘛。总後部长邱会作,长征前负责掩埋物资,干完後差点被组织灭口,是周恩来救了他。黄吴李邱都是毛的信徒,周的粉丝,四个人都不知道林彪要逃,如果他们知道,没有一个会跟着走,在毛与林之间,他们只会选择毛。

主席的嫡系思想很重,他的嫡系就是“双一”嘛,红一方面军的红一军团。双一是主席从井冈山带出来的部队,是最亲的亲兵。黄吴李邱都是双一出身。而林彪是双一的代表,红一军团的创始军团长。历史上我军有四个山头嘛,朱毛的一方面军,贺龙、萧克的二方面军,张国焘、徐向前的四方面军,刘志丹、高岗的陕北红军,陕北红军後来合并到红一。长征後红一方面军只剩下五千多人,加上陕北红军共二万人,改编成115师,林彪当师长;二方面军二万人,改编成120师,贺龙当师长;四方面军经过长征和西征消耗,剩下的二万人,改编成129师,刘伯承当师长,原来的统帅徐向前,只是副师长。一、二、四方面军这三大山头,一直延续到文革,说到军队干部,首先要问是哪个方面军的。建国後几十年,主席一方面重用“双一”将领,他也懂得牵制的重要,有意用了一些四方面军的人做大军区司令,如武汉军区陈再道、南京军区许世友、沈阳军区陈锡联、北京军区李德生等,让这些人心怀感激,更懂报效嘛。林彪事件後,主席对“双一”不再倚重,反而重用四方面军的李德生、陈锡联。

最信任的人出了问题,老人家很尴尬嘛。所以主席表面上很旷达,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嘛,其实心头受到重创。历次被他打倒、整死的老干部,没有一个人是真正反对他,要背叛他的,彭德怀至死都强调,我没有反对毛主席。而林彪对毛确有看法,笔记中称他为“老东”,说他一贯功劳归于自己,错误归于别人嘛。乳臭未干的林立果,竟直接对他动了杀心。刘少奇只是与他政见不同,从不敢公开批评他,而林立果主持的《571工程纪要》直接骂他是秦始皇、绞肉机、B52。我相信主席看《571工程纪要》时,肯定有三国王朗的心情嘛。所以林彪事件之後,主席又惊又气又羞又悔,急火攻心,七二年一月,肺心病发作,突然休克,几乎一命呜呼。虽然抢救回来,但元气大伤,从此健康每况愈下。那个自信、潇洒、谈笑风生的毛泽东消失了,变成多疑、易怒、伤感、衰老的老人家。

林彪事件宣告文革破产

1971年的9.13,对中国可以说是天崩地裂。它在事实上宣告了文革破产,毛失去了最忠实、最可靠的盟友,也在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面前出了大洋相嘛。毛自己深知这一点,要求对他的个人崇拜降温。文革中兴起的早请示、晚汇报停止了,各地的主席塑像大部分拆除了,一大批将帅恢复工作了,毛主席像章也不用戴了,只有总理,一直戴到死嘛。

从表面上看,林彪集团与江青集团是对立的,但江青背後是毛,江青的主张就是毛的主张。所以後来江青受审时说,我是主席的一条狗,并不是乱说的嘛。林彪找陈伯达起草九大政治报告,提出要发展生产力,被毛否定。林彪同情周恩来,曾要求军队系统支持总理的工作,九大後的政治局,一多半都是军人,大都很尊重周恩来嘛。林彪死後,军队系统对江青集团的权力制衡被打破,王洪文被作为接班人调入北京,十大成了副主席,四人帮正式形成,周恩来的日子从此更难过了嘛。他虽然跃升为党内二号人物,但这是最危险的位置,刘少奇、林彪的下场放在那里嘛。所以周恩来事实上成为四人帮,也就是主席的打击对象,这都是後话了。

文革十年,林彪事件恰好处于中间,前五年可以说是狂热发烧,後五年逐渐降温。林彪对文革是有责任的,首先他做了毛的坚强後盾,其次是把毛捧上神坛。在中国大历史上,他充其量是杨秀清、石达开,不大可能得到正面的评价,但对我党来说,他真是一个大功臣。党内不给他平反,让四野的干部寒心嘛。四人帮被抓後,黄吴李邱以为平反的时机到了,说我们一直和四人帮做斗争嘛,结果不但没有平反,还被送进了秦城,之前在北京卫戍部队监护,基层干部都很客气,现在正式成为囚犯,还要和四人帮同时受审。

权力中心就像绞肉机

林彪是一面镜子,让我们看到人生的跌宕起伏嘛。林彪1907年出生,18岁考上黄埔四期,20岁参加南昌起义,23岁当军长,25岁当军团长,30岁任115师师长,指挥平型关战斗,39岁成为“东北王”,42岁成为“中南王”,48岁授元帅衔,51岁成为党的副主席,58岁被确定为毛的接班人,64岁葬身蒙古荒漠。林彪受过枪伤,身体不好,他也深知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道理,建国後以养病为由,蛰伏了十年。但毕竟是凡人嘛,按捺不住,想在政治舞台的中心表演一番,结果折戟沉沙嘛。

回头看这些开国将帅,凡能超脱的,或者早早就被边缘化的,都以高寿善终嘛,像朱德、徐向前、刘伯承、聂荣臻、叶剑英。原二方面军创始人萧克,只授了上将衔,1958年被彭德怀批判後赋闲,他与林彪同年生,但活到2008年,享年101岁,写了部长篇小说,得了茅盾文学奖嘛。而处于权力中心的,都被整得七荤八素,像彭德怀、贺龙、陈毅、罗瑞卿。风流上将黄永胜,建国後一直在广州军区,司令员当得好好的嘛,杨成武下台後调进北京任总长,主席对他极为器重,秋收起义的子弟兵嘛,筹备九大时让黄永胜参加人事小组,还提名他进常委,其中不排除有拉拢他牵制林彪的考虑,可以说一时风光无限嘛。可是不到三年,就关起来了。1981年公审後假释,已经是肝癌晚期,医院住了两年就死了。比萧克少活了30年。所以呀,权力中心固然风光,但也很危险嘛,在阶级斗争年代,就像林立果说的,权力就是一架绞肉机,今天绞别人,明天自己就被推进去了嘛。

我戎马一生,没有多大功劳,也没有多高的权位,但能坐在历史舞台下边观看一幕幕活剧,就很幸福嘛。现在除了血压高一点,没有其它毛病嘛。争取向萧克同志看齐,活到100岁嘛。

 

 

《吴法宪回忆录》免不了有不少掖掖藏藏之处,但毕竟提供了一些亲历、亲见、亲闻的“三亲”第一手材料,也算这位原中共空军司令对文革研究作出的有益贡献。在“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所有要犯中,也只有他一人有勇气写自传。

中共干部七千人大会上拥毛不拥刘

1962年初“七千人大会”,刘少奇主持起草的大会报告稿中说:三年困难时期七分人祸三分天灾,工作中出现急躁情绪,人民公社搞早了搞急了。毛泽东阅后召集中委扩大会议,印发刘的报告稿,要大家看看能不能用。见很少有人提出异议,毛只能自己出来说:“从1961年11月份以来,我们连续召开了两个会议,前面开了一个人大,这次召开了中央工作会议。在人大的报告中,说全国形势一片大好一片光明。这次七千人的大会,却完全相反,来一个一片黑暗,没有前途。这样我们怎么向全国人民交代呢?这个稿子只看到一点现象,没有分析,不能成立,不能用,要研究,要重写一个。”毛的表态震动了高干,纷纷转向,“完全同意”毛意见,形势当然“一片大好”。吴法宪说:“这就当场给刘少奇一个下不了台,因为原来的稿子是刘少奇主持起草的。他只好来了一个不吭声,一句话也没说。”可见,在毛那里,形势判断并非需要来自客观事实,仅仅只是中共自己的主观判断,故而才会不顾已经饿死四千万人仍然力挺“一片大好”。

刘少奇不服,尽管修改稿中删去“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大会发言中仍引湖南农民的“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还说“你不承认,人家就不服”,公开顶毛,因此深深得罪于毛,使毛看到刘已不听话。

吴法宪挖出“七千人大会”之所以拥毛不拥刘的深层根源:“像信阳这样饿死很多人的地方,在全国应该还有不少。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对此有责任还是没有责任的,大家都有一肚子的意见。但是,对着谁出气呢?对县委书记、省委书记、党中央、毛泽东?谁敢呀!另外,到会的许多人,他们自己就是当事人、责任者。甚至可以说,参加‘七千人大会’的绝大多数人,都在响应毛泽东‘大跃进’的号召下,不同程度地说过一些错误、办过一些错事。因此,一旦反映了客观实际情况,就会反到自己头上。真要这样,乌纱帽就戴不成了。再者,彭德怀在庐山被撤职被批判,被定为‘反党集团’,这记忆犹新的前车之鉴,使得许多人心里有疑虑,想讲又不敢讲。有的刚讲了一个开头,就坚决要求不登简报。实际上,在这样的会议上是发扬不了民主革命。”

吴在回忆录中多处认错道歉。如武汉“七・二〇”事件后,中央文革开会面对面批判陈再道、钟汉华,中将吴法宪出于“无产阶级革命义愤”打了上将陈再道一记耳光,真正的以下犯上。吴还检讨了自己“错误地批判朱德委员长与李先念副总理”。

周恩来动员各大城市蒸馒头做点心空投井冈山

林彪在“七千人大会”上捧毛发言,保驾有功,但林彪私下承认说了违心话:“我这样讲是出于无奈。不这样讲,毛主席的威信受到影响,整个局势就不好维持了。”但毛对林彪讲话十分感奋,批示说:“这是一篇很好的文章,看了会使人大为高兴,要发给大家学习。”文革爆发后,尽管林彪地位日隆,但“林彪对于‘文革’的态度是越来越消极。”实在令人感叹其先见之明。

文革初期几十万红卫兵涌上“革命圣地”井冈山,山上很快断粮,上山学生们竟有饿死。周恩来动员赣鄂闽浙粤等大城市蒸馒头做点心,再由空军飞机空投。“我们前后一共向井冈山空投了半个多月的食品,才使大多数的学生们免于饿死。不过,最后还是饿死了极少数的几个人,还有因为饥饿一下吃多了,撑死的也有。这样的现象不仅仅局限于井冈山一地,在韶山等其它的‘革命圣地’,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

吴法宪认为毛搞红卫兵大检阅有心理享受的原因:“像这样面对面接受红卫兵的顶礼膜拜,毛泽东自己可能也觉得是一种心理上的享受。”然而,数百万人拥京,交通、住宿、粮食全线告急,周恩来实在没办法,只得向毛请求限制进京人数。毛不满意:“现在才接见了六、七百万,少了,要再加一倍,还要保吃保住保行。”毛高高在上发指示,只考虑政治不考虑经济,不管衣食住行这些麻烦事儿,才会有如此“无产阶级领袖的大气魄”。八次大接见后,幸亏73岁的毛自己吃不消,终于说了一句“不能再见了”,下面才敢发通知阻止学生进京。吴感叹:“毛泽东八次接见红卫兵,不知道花了多少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也不知道给国家、社会和有关地区的政府、人民带来了多么大的负担。幸亏是毛泽东最后自己受不了了,如果当时真的是像他说的那样,接见人数再增加一倍的话,情况不知会糟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其实,毛搞大接见还有一层未被揭示的政治因素:向刘邓等党内反对派显示政治实力——我在中央高层可能不占“多数”,但在人民群众中却是绝对“多数”。

江青教训周恩来 林彪教训江青

江青、叶群两大夫人参政——出席中常会与中央文革碰头会,全是毛的安排授意。江青训周恩来一节,其它资料都是旁听旁闻,吴可是亲历者,描绘尤为精细,相信会令很多“周迷”大吃一惊。江青在中央文革碰头会上对周大发雷霆:“你周恩来,不是我们中央文革保你,你早就被打倒了。老娘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对你没有什么可怕的。你周恩来比我强的,只是组织才能,这点我佩服。但是你掌握原则、大政方针是不行的。”周勉强说:“江青同志,你比我强,我得向你学习。”江青则说:“我们两个配合起来处理问题,就是完人了。”会场一片寂静,只有康生出来敲边鼓:“希望周恩来同志多尊重江青同志的意见,你们两个人密切合作,就成了中央文革碰头会议的领导核心,可以为毛主席多出主意,江青同志领会毛主席的意图是很快的。”周只好点头称是。“以后江青越来越嚣张,而周恩来对江青,唯唯诺诺不敢犯颜……陈伯达只是中央文革小组一个有名无实的组长,只有江青才说了算。江青上能通天,下能命令周恩来,除了康生以外,其他人都不在她的眼里。”

还有1967年2月20日,林彪为保护萧华痛斥江青一节,其它资料说得都很粗略,吴法宪详叙头尾,音容宛然,包括吓坏了的叶群哭抱林彪,强阻他拉江青去见毛。吴的分析也甚到位:“这次林彪与江青大闹,撕开的裂痕是很深的,可以说是种下了分裂的种子。林彪对江青是不满的,但是又怕得罪了毛主席,不敢过分谴责。”林江矛盾由此一直延续到“九・一三”事件。当时中央高层敢于当面斥责江青,除了毛,就只有林了。

王关戚倒台 专案组阵容庞大

王关戚倒台一直语焉不详,吴一一交待原因。本来,毛还想保一下戚,毛十分器重戚本禹,说过“我写了那本《新民主主义论》,这本《文化大革命论》要由你来写了。”江青也经常带着戚进进出出,戚的锋头一时超过张春桥、姚文元。戚因此有点飘起来,送了一套《红楼梦》给李讷,引起江青警觉,便对毛说戚改造不了,要把他拿掉,毛同意了。1967年底,逮捕戚时,戚根本没想到:“为什么要铐我?我究竟犯了什么罪?什么都没有对我宣布就把我铐起来,这是哪一条法律呀?!”他这时才想到求助法律。戚对江青还抱幻想,临上车前,连叫三声:“姚文元,请代我问江青同志好!”

“九・一三”以前,共成立14个中央专案组,成员多为抽调的军师级干部,约500多人。周恩来半个月召开一次专案组全体大会,4、500人全部到会,从晚上八九点开到第二天拂晓,真到累得不行了才散会。吴法宪认为将彭德怀冤案的责任算到黄永胜头上是不公正的:“彭德怀的问题应该由毛泽东来负全部或主要责任,算到黄永胜的头上是不公正和不公平的。黄永胜对彭德怀的问题是没有决定权的。……为什么只算没有决定权的黄永胜的账,而不算有决定权的毛泽东和周恩来的账呢?”“不能说牵连到我们的都是‘反革命犯罪’,牵连到毛主席的就都是‘失误’,牵连到周恩来的就都是‘违心的’。”

14位中央文革小组成员——陈伯达、康生、陶铸、王任重、江青、张春桥、姚文元、刘志坚、王力、关锋、戚本禹、穆欣、尹达、谢镗忠,“九・一三”后,只剩下康生、江青、张春桥、姚文元四人,其他都被“拿掉”了。自然文革结束后,一个都没有“挺住”。

吹捧毛的副词首创者竟然不是林彪而是邓小平

第一次读到“二月逆流”谭震林讲话的全版本,尤其是最点睛“三不该”——“我从来没有哭过,现在哭了三次。哭都没地方哭,想来想去,自己不该那么早参加革命,不该活到65岁,不该跟着毛主席。”不久,毛当面挖苦谭震林:“你说你不该那么早入党,不该活到65岁,不该跟着我革命,那你可以退党嘛!可以不革命嘛!可以不跟我嘛!至于你该不该活65岁,那怎么办哪,你已经活了嘛。”此后,毛一直忌恨谭,既不让谭家党支部停止对谭的“内部批斗”,其它四帅二副总理都得到“解放”,也不让谭出席八届十二中全会。

“二月逆流”发生后,毛怕老帅受批判后有异动,派人去西山监视徐、叶、聂三帅,生怕他们搞军变。幸亏“卧底”空军副司令王秉璋两个报告都说老帅受批判后有转变,一致认为文革搞得好,“对反修防修和防止资本主义复辟”起到很大作用,这才解除毛对三帅的怀疑。而停止老帅家中的党支部批判,居然是林彪的建议。林向毛建议:“这种办法不宜多搞,会把老帅们的身体搞坏。”不过,从1967年2月开始批起,一起批到1969年4月结束,四帅三副总理还是被整整批了两年多。

九大时闹得轰轰烈烈捧毛的“三个副词”——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扞卫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首创者原来不是林彪而是邓小平!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