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历史文教 / 东晋江西田园派诗人陶渊明:归去来兮辞

东晋江西田园派诗人陶渊明:归去来兮辞

作者:李云飞 整理 — 已发布 2020-05-01 03:50,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5-16 19:56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作者简介】陶潜(352或365年—427年),名潜,字渊明,又字符亮,自号“五柳先生”,私谥“靖节”,世称靖节先生,浔阳柴桑人(今在江西九江西南庐山一带)。东晋末至南朝宋初期伟大的诗人、辞赋家。曾任江州祭酒、建威参军、镇军参军、彭泽县令等职,最末一次出仕为彭泽县令,八十多天便弃职而去,从此归隐田园。他是中国第一位田园诗人,被称为“古今隐逸诗人之宗”,有《陶渊明集》。欧阳修评价说:“晋无文章,惟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一篇而已。”朱熹说:“其词意夷旷萧散,虽托楚声,而无尤怨切蹙之病。”
东晋江西田园派诗人陶渊明:归去来兮辞

北京颐和园长廊彩绘《渊明爱菊》。(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北京颐和园长廊彩绘《渊明爱菊》。(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原文:归去来兮辞(并序)

作者:陶渊明

余家贫,耕植不足以自给。幼稚盈室,瓶无储粟,生生所资,未见其术。亲故多劝余为长吏,脱然有怀,求之靡途。会有四方之事,诸侯以惠爱为德,家叔以余贫苦,遂见用于小邑。于时风波未静,心惮远役,彭泽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为酒。故便求之。及少日,眷然有归欤之情。何则?质性自然,非矫厉所得。饥冻虽切,违己交病。尝从人事,皆口腹自役。于是怅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犹望一稔,当敛裳宵逝。寻程氏妹丧于武昌,情在骏奔,自免去职。仲秋至冬,在官八十余日。因事顺心,命篇曰《归去来兮》。乙巳岁十一月也。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乃瞻衡宇,载欣载奔。僮仆欢迎,稚子候门。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携幼入室,有酒盈樽。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园日涉以成趣,门虽设而常关。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景翳翳以将入,抚孤松而盘桓。

归去来兮,请息交以绝游。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农人告余以春及,将有事于西畴。或命巾车,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寻壑,亦崎岖而经丘。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

已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任去留?胡为乎遑遑欲何之?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

词句注释

1.耕植不足以自给:耕:耕田。植:植桑。以:来。给:供给。

2.幼稚盈室,缾无储粟:幼稚:指孩童。盈:满。缾:同”瓶“:指盛米用的陶制容器、如甏(bèng)、瓮之类。

3.生生所资,未见其术:生生:犹言维持生计。前一“生”字为动词,后一“生”字为名词。资:凭借。术:这里指经营生计的本领。

4.长吏:较高职位的县吏。指小官。

5.脱然:轻快的样子。有怀:有所思念(指有了做官的念头)。

6.靡途:没有门路。

7.会有四方之事:刚巧碰上有出使到外地去的事情。会:适逢。四方:意为到各处去

8.诸侯:指州郡长官。

9.家叔:指陶夔(kuí),当时任太常卿。以:因为。

10.见:被。

11.风波:指军阀混战。静:平。

12.惮:害怕。役:服役。

13.彭泽:县名。在今江西省湖口县东。

14.眷然:依恋的样子。归欤(yú)之情:回去的心情。

15.何:什么。则:道理。

16.质性:本性。矫厉:造作勉强。

17.切:迫切。违己:违反自己本心。 交病:指思想上遭受痛苦。

18.尝:曾经。从人事:从事于仕途中的人事交往。指做官。

19.口腹自役:为了满足口腹的需要而驱使自己。

20.怅然:失意。

21.犹:仍然。望:期待。一稔(rěn):公田收获一次。稔,谷物成熟。

22.敛裳:收拾行装。宵:星夜。逝:离去。

23.寻:不久。程氏妹:嫁给程家的妹妹。武昌:今湖北省鄂城县。

24.情:吊丧的心情。在:像。骏奔:急着前去奔丧。

25.仲秋:农历八月。

26.事:辞官。顺:顺遂。心:心愿。

27.乙巳岁:晋安帝义熙元年。

正文注释

1.归去来兮:意思是“回去吧”。来,助词,无义。兮,语气词。

2.田园将芜胡不归:田园将要荒芜了,为什么不回去?胡,同“何”。

3.以心为形役:让心神为形体所役使。意思是本心不愿出仕,但为了免于饥寒,违背本意做了官。心,意愿。形,形体,指身体。役,奴役。

4.奚惆怅而独悲:为什么悲愁失意。惆怅,失意的样子。

5.悟已往之不谏:觉悟到过去做错了的事(指出仕)已经不能改正。谏,谏止,劝止。

6.知来者之可追:知道未来的事(指归隐)还可以挽救。追,挽救,补救。

7.实:确实。迷途:做官。其:大概。

8.是:正确。非:错误。

9.舟遥遥以轻飏(yáng):船在水面上轻轻地飘荡着前进。遥遥,摇摆不定的样子。以,而。飏,飞扬,形容船行驶轻快的样子。

10.征夫:行人而非征兵之人。以:把。后文中:“农人告余以春及”也是这样的。前:前面的。

11.恨晨光之熹微:遗憾的是天刚刚放亮。恨:遗憾。熹微,微明,天未大亮。

12.乃瞻衡宇,载欣载奔:看见自己家的房子,心中欣喜,奔跑过去。瞻,远望。衡宇,简陋的房子。

13.稚子:幼儿。

14.三径就荒,松菊犹存:院子里的小路快要荒芜了,松菊还长在那里。三径,院中小路。汉朝蒋诩(xǔ)隐居之后,在院里竹下开辟三径,只于少数友人来往。后人以“三径”代指隐士所居。就,近于。

15.盈樽:满杯。

16.引:拿来。 觞(shāng)。眄(miǎn)庭柯以怡颜:看看院子里的树木,觉得很愉快。眄,斜看。这里是“随便看看”的意思。柯,树枝。以:为了。怡颜,使面容现出愉快神色。

17.寄傲:寄托傲然自得的心情。傲,指傲世。

18.审容膝之易安:觉得住在简陋的小屋里也非常舒服。审,觉察。容膝,只能容下双膝的小屋,极言其狭小。

19.园日涉以成趣:天天到园里行走,自成一种乐趣。涉,涉足,走到。

20.策扶老以流憩(qì):拄着拐杖出去走走,随时随地休息。策,拄着。扶老,手杖。憩,休息。流憩,游息,就是没有固定的地方,到处走走歇歇。

21.时矫首而遐观:时时抬起头向远处望望。矫,举。遐,远。

22.云无心以出岫(xiù):云气自然而然地从山里冒出。无心,无意地。岫,有洞穴的山,这里泛指山峰。

23.景翳(yì)翳以将入:阳光黯淡,太阳快落下去了。景,日光。翳翳,阴暗的样子。

24.扶孤松而盘桓:手扶孤松徘徊。盘桓:盘旋,徘徊,留恋不去。

25.请息交以绝游:息交,停止与人交往断绝交游。意思是不再同官场有任何瓜葛。

26.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世事与我所想的相违背,还能努力探求什么呢?驾,驾车,这里指驾车出游去追求想要的东西。言,助词。

27.情话:知心话。

28.春及:春天到了。

29.将有事于西畴:西边田野里要开始耕种了。有事,指耕种之事。事,这里指农事。畴,田地。

30.或命巾车:有时叫上一辆有帷的小车。巾车,有车帷的小车。或,有时。

31.或棹(zhào)孤舟:有时划一艘小船。棹,本义船桨。这里名词做动词,意为划桨。

32.既窈窕以寻壑:经过幽深曲折的山谷。窈窕,幽深曲折的样子。壑,山沟。

33.亦崎岖而经丘:走过高低不平的山路。

34.木欣欣以向荣:草木茂盛。欣欣,向荣,都是草木滋长茂盛的意思。

35.涓涓:水流细微的样子。

36.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羡慕自然界万物一到春天便及时生长茂盛,感叹自己的一生行将结束。善,欢喜,羡慕。行休,行将结束。

37.已矣乎:算了吧!助词“矣”与“乎”连用,加强感叹语气。

38.寓形宇内复几时,曷(hé)不委心任去留:活在世上能有多久,何不顺从自己的心愿,管它什么生与死呢?寓形,寄生。宇内,天地之间。曷,何。委心,随心所欲。去留,指生死。

39.胡为乎遑遑欲何之:为什么心神不定,想到哪里去呢?遑遑,不安的样子。之,往。

40.帝乡不可期:仙境到不了。帝乡,仙乡,神仙居住的地方。期,希望,企及。

41.怀良辰以孤往:爱惜美好的时光,独自外出。怀,留恋、爱惜。良辰,指上文所说万物得时的春天。孤 独,独自外出。

42.或植杖而耘耔:有时扶着拐杖除草培苗。植,立,扶着。耘,除草。耘,除草。籽,培苗。

43.登东皋(gāo)以舒啸:登上东面的高地放声长啸,皋,高地。啸,撮口发出的长而清越的一种声音。舒,放。

44.聊乘化以归尽:姑且顺其自然走完生命的路程。聊:姑且。乘化,随顺大自然的运转变化。归尽:到死。尽,指死亡。

45.乐夫天命复奚疑:乐安天命,还有什么可疑虑的呢? 复:还有。疑:疑虑。

参考译文
我家贫穷,种田不能够自给。孩子很多,米缸里没有存粮,维持生活所需的一切,没有办法解决。亲友大都劝我去做官,我心里也有这个念头,可是求官缺少门路。正赶上有奉使外出的官吏,地方大吏以爱惜人才为美德,叔父也因为我家境贫苦(替我设法),我就被委任到小县做官。那时社会上动荡不安,心里惧怕到远地当官。彭泽县离家一百里,公田收获的粮食,足够造酒饮用,所以就请求去那里。等到过了一些日子,便产生了留恋故园的怀乡感情。那是为什么?本性任其自然,这是勉强不得的;饥寒虽然来得急迫,但是违背本意去做官,身心都感痛苦。过去为官做事,都是为了吃饭而役使自己。于是惆怅感慨,深深有愧于平生的志愿。只再等上一年,便收拾行装连夜离去。不久,嫁到程家的妹妹在武昌去世,去吊丧的心情像骏马奔驰一样急迫,自己请求免去官职。自立秋第二个月到冬天,在职共80多天。因辞官而顺遂了心愿,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归去来兮》。这时候正是乙巳年(晋安帝义熙元年)十一月。

回家去吧!田园快要荒芜了,为什么不回去呢?既然自己的心灵为形体所役使,为什么如此失意而独自伤悲?认识到过去的错误已经不可挽回,知道未来的事还来得及补救。确实走入了迷途大概还不远,已觉悟到现在的做法是对的而曾经的行为是错的。船在水上轻轻飘荡,微风吹拂着衣裳。向行人打听前面的路,遗憾的是天亮得太慢。

刚刚看到自己简陋的家门,我心中欣喜,奔跑过去。童仆欢喜地前来迎接,孩子们守候在门前或院子里。院子里的小路快要荒芜了,松树菊花还长在那里;带着孩子们进了屋,美酒已经盛满了酒樽。我端起酒壶酒杯自斟自饮,观赏着庭树(使我)露出愉快的神色;倚着南窗寄讬我的傲世之情,深知这狭小之地容易使我心安。每天(独自)在园中散步,成为乐趣,小园的门经常地关闭着;拄着枴杖走走歇歇,时时抬头望着远方(的天空)。白云自然而然地从山峰飘浮而出,倦飞的小鸟也知道飞回巢中;日光暗淡,即将落山,我流连不忍离去,手抚着孤松徘徊不已。

回去吧!让我同外界断绝交游。他们的一切都跟我的志趣不合,还要驾车出去追求什么?跟亲戚朋友谈心使我愉悦,弹琴读书能使我忘记忧愁;农夫把春天到了的消息告诉了我,将要去西边的田地耕作。有时驾著有布篷的小车,有时划着一条小船,既要探寻那幽深的沟壑,又要走过那高低不平的山丘。树木欣欣向荣,泉水缓缓流动,(我)羡慕万物恰逢繁荣滋长的季节,感叹自己一生行将告终。

算了吧!身体寄讬在天地间还能有多少时候?为什么不随心所欲,听凭自然的生死?为什么心神不定,还想去什么地方?富贵不是我所求,升入仙界也没有希望。爱惜那良辰美景我独自去欣赏,要不就扶杖锄草耕种;登上东边山坡我放声长啸,傍着清清的溪流把诗歌吟唱;姑且顺随自然的变化,度到生命的尽头。乐安天命,还有什么可疑虑的呢?

【赏析】本文语言十分精美。诗句以六字句为主,间以三字句、四字句、七字句和八字句,朗朗上口,韵律悠扬。句中衬以“之”、“以”、“而”等字,舒缓雅致。有时用叠音词,音乐感很强。如“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多用对偶句,或正对,或反对,都恰到好处。描写和抒情、议论相结合,时而写景,时而抒情,时而议论,有景,有情,有理,有趣。

这是陶渊明脱离仕途回归田园的宣言,文章感情真挚,语言朴素,音节谐美,有如天籁,呈现出一种天然真色之美。陶渊明直抒胸臆,不假涂饰,而自然纯真可亲。作品通过描写具体的景物和活动,作者创造出一种宁静恬适、乐天自然的意境,语言朴素,辞意畅达,匠心独运而又通脱自然,感情真挚,意境深远,有很强的感染力。

【作者简介】陶潜(352或365年—427年),名潜,字渊明,又字符亮,自号“五柳先生”,私谥“靖节”,世称靖节先生,浔阳柴桑人(今在江西九江西南庐山一带)。东晋末至南朝宋初期伟大的诗人、辞赋家。曾任江州祭酒、建威参军、镇军参军、彭泽县令等职,最末一次出仕为彭泽县令,八十多天便弃职而去,从此归隐田园。他是中国第一位田园诗人,被称为“古今隐逸诗人之宗”,有《陶渊明集》。欧阳修评价说:“晋无文章,惟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一篇而已。”朱熹说:“其词意夷旷萧散,虽托楚声,而无尤怨切蹙之病。”

 

 

古文觀止
卷七 六朝 唐文
作者:吳楚材 吳調侯 清
1695年

 

歸去來辭

歸去來兮、〈淵明爲彭澤令、是時郡遣督郵至、吏白當束帶見之。淵明歎曰、我不能爲五斗米折腰向鄉里小兒、乃自解印綬。將歸田園、作此辭以明志。因而命篇曰歸去來、言去彭澤而來至家也。〉田園將蕪、〈無、〉胡不歸。〈蕪、謂草也。胡、猶何也。 ○自斷之詞。〉旣自以心爲形役、奚惆悵而獨悲。〈心在求祿、則不能自主、反爲形體所役。此我自爲之、何所惆悵而獨爲悲乎。 ○自責之詞。〉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前此求祿之事、固不可諫。今乃辭官而歸、猶可追改。如人行迷路、猶尚未遠、可以早回。方知今日辭官之是、而昨日求祿之非也。 ○自悔之詞。 ○一起已寫盡歸去來之㫖。下乃從歸至家、逐段細寫之。〉舟搖搖以輕颺、風飄飄而吹衣。〈行舟而歸。〉問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熙、〉微。〈熹微、光未明也。問前途之遠近、而恨晨光之未明、無由見路也。 ○一段離彼。〉乃瞻衡宇、載欣載奔。〈衡宇、謂其所居衡門屋宇也。載、則也。欣奔、喜至家而速奔也。〉僮僕歡迎、稚子候門。〈稚、小也。 ○一段到此。〉三徑就荒、松菊猶存。攜幼入室、有酒盈樽。〈蔣詡、幽居開三徑、潛亦慕之。言久不行、已就荒蕪也。 ○一段有松、有菊、有幼、有室、有酒、有樽、所需裕如。〉引壺觴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顏。倚南牕以寄傲、審容膝之易安。〈柯、樹枝也。 ○一段室中樂事。〉園日涉以成趣、門雖設而常關。策扶老以流憩、〈契、〉時矯首而遐觀。〈田園之中、日日遊涉、自成佳趣。流憩、周流而憩息也。矯、舉也。 ○一段園中之樂。〉雲無心以出岫、〈就、〉鳥倦飛而知還。景〈同影、〉翳翳以將入、撫孤松而盤桓。〈山有穴曰岫。翳翳、漸陰也。盤桓、不進也。 ○一段園中暮景。〉歸去來兮、請息交以絕游。世與我而相遺、復駕言兮焉〈煙、〉求。〈交游、指當路貴人。駕言、用詩駕言出遊句。 ○一段與世永絕。再言歸去來者、旣歸矣又不絕交遊、卽不如不歸之愈也。〉悅親戚之情話、樂琴書以消憂。農人告余以春及、將有事於西疇。〈親戚、指鄉里故人。有事、謂耕作也。疇、田也。 ○一段插入田事。〉或命巾車、或棹孤舟。旣窈窕以尋壑、亦崎嶇而經邱。〈巾車、有幕之車。窈窕、長深貌。壑、㵎水也。謂行船以尋之也。崎嶇、險也。駕車以涉之也。 ○一段遊行所歷。〉木欣欣以向榮、泉涓涓而始流。羨萬物之得時、感吾生之行休。〈欣欣、春色貌。涓涓、泉流貌。行休、謂昔行而今休也。 ○一段觸物興感。〉已矣乎、寓形宇內復幾時、曷不委心任去留、胡爲遑遑欲何之。〈寓、寄也。委、棄也。言何不委棄常俗之心、任性去留也。遑遑、如有求而不得之意。 ○一段收盡歸去來一篇之㫖。〉富貴非吾願、帝鄉不可期。〈帝鄉、仙都也。 ○二句言不欲爲官、亦不能爲仙、唯能如下文所云、得日過日、快然自足也。〉懷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東皋以舒嘯、臨清流而賦詩。聊乘化以歸盡、樂夫天命復奚疑。〈東皋、營田之所。春事起東、故云東也。皋、田也。聊、且也。乘陰陽之化、以同歸于盡。樂天知命、夫復何疑。 ○樂夫天命一句、乃歸去來辭之根據。〉

公罷彭澤令、歸賦此辭、高風逸調、晉宋罕有其比。蓋心無一累、萬象俱空、田園足樂、真有實地受用處、非深于道者不能。

 

 

《晋书·陶潜传》

陶潜,字元亮,大司马侃之曾孙也。祖茂,武昌太守。潜少怀高尚,博学善属文,颖脱不羁,任真自得,为乡邻之所贵。

尝著《五柳先生传》以自况曰:“先生不知何许人,不详姓字,宅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焉。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欣然忘食。性嗜酒,而家贫不能恒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招之,造饮必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常著文章自娱,颇示己志,忘怀得失,以此自终。”

其自序如此,时人谓之实录。

以亲老家贫,起为州祭酒,不堪吏职,少日自解归。州召主簿,不就,躬耕自资,遂抱羸疾。复为镇军、建威参军,谓亲朋曰:“聊欲弦歌,以为三径之资可乎?”

执事者闻之,以为彭泽令。在县,公田悉令种秫谷,曰:“令吾常醉于酒足矣。”妻子固请种粳。乃使一顷五十亩种秫,五十亩种粳。素简贵,不私事上官。郡遣督邮至县,吏白应束带见之,潜叹曰:“吾不能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乡里小人邪!”

义熙二年,解印去县,乃赋《归去来兮辞》。其辞曰: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希微。

乃瞻衡宇,载欣载奔。僮仆来迎,稚子侯门。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携幼入室,有酒盈樽。引壶觚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园日涉而成趣,门虽设而常关;策扶老而流憩,时翘首而遐观。云无心而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景翳翳其将入,抚孤松而盘桓。

归去来兮,请息交以绝游,世与我而相遗,复驾言兮焉求!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农人告余以春暮,将有事乎西畴。或命巾车,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寻壑,亦崎岖而经丘。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

已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任去留,胡为乎遑遑欲何之?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晨以孤往,或植杖而芸秄,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聊乘化而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

顷之,征著作郎,不就。既绝州郡觐谒,其乡亲张野及周旋人羊松龄、宠遵等或有酒要之,或要之共至酒坐,虽不识主人,亦欣然无忤,酣醉便反。未尝有所造诣,所之唯至田舍及庐山游观而已。

刺史王弘以元熙中临州,甚钦迟之,后自造焉。潜称疾不见,既而语人云:“我性不狎世,因疾守闲,幸非洁志慕声,岂敢以王公纡轸为荣邪!夫谬以不贤,此刘公干所以招谤君子,其罪不细也。”

弘每令人候之,密知当往庐山,乃遣其故人庞通之等赍酒,先于半道要之。潜既遇酒,便引酌野亭,欣然忘进。弘乃出与相见,遂欢宴穷日。潜无履,弘顾左右为之造履。左右请履度,潜便于坐申脚令度焉。弘要之还州,问其所乘,答云:“素有脚疾,向乘蓝舆,亦足自反。”乃令一门生二儿共轝之至州,而言笑赏适,不觉其有羡于华轩也。弘后欲见,辄于林泽间候之。至于酒米乏绝,亦时相赡。

其亲朋好事,或载酒肴而往,潜亦无所辞焉。每一醉,则大适融然。又不营生业,家务悉委之儿仆。未尝有喜愠之色,惟遇酒则饮,时或无酒,亦雅咏不辍。尝言夏月虚闲,高卧北窗之下,清风飒至,自谓羲皇上人。性不解音,而畜素琴一张,弦徽不具,每朋酒之会,则抚而和之,曰:“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以宋元嘉中卒,时年六十三,所有文集并行于世。

史臣曰:君子之行殊途,显晦之谓也。出则允厘庶政,以道济时;处则振拔嚣埃,以卑自牧。详求厥义,其来夐矣。公和之居窟室,裳唯编草,诫叔夜而凝神鉴;威辇之处丛祠,衣无全帛,对子荆而陈贞则:并灭景而弗追,柳禽、尚平之流亚。夏统远迩称其孝友,宗党高其谅直,歌《小海》之曲。则伍胥犹存;固贞石之心,则公闾尤愧,时幸洛滨之观,信乎兹言。宋纤幼怀远操,清规映拔,杨宣颂其画象,马岌叹其人龙,玄虚之号,实期为美。余之数子,或移病而去官,或著论而矫俗,或箕踞而对时人,或弋钓而栖衡泌,含和隐璞,乘道匿辉,不屈其志,激清风于来叶者矣。

赞曰:厚秩招累,修名顺欲。确乎群士,超然绝俗。养粹岩阿,销声林曲。激贪止竞,永垂高躅。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