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战略 / “中蒙俄”南北大陆桥新通道

“中蒙俄”南北大陆桥新通道

作者:记者何坚报导 — 已发布 2020-10-03 06:50, 上次修改时间: 2021-06-22 16:05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自从中共隐瞒真相导致新冠疫情重创全球之后,美国加速反制中共,在刚落幕的欧中峰会上,欧洲也开始远离中共政权。在中共四面楚歌的背景下,内蒙内部文件曝光了中共最新的未来战略布局——勾连俄罗斯、构建南北大陆桥新通道。
“中蒙俄”南北大陆桥新通道

阿拉善盟发改委在2020年5月“十四五”申报文件中,用图片说明了中蒙俄经济走廊现有两条通道的现状。图为文件附录的说明图片。(大纪元)

阿拉善盟发改委在2020年5月“十四五”申报文件中,用图片说明了中蒙俄经济走廊现有两条通道的现状。图为文件附录的说明图片。(大纪元)

 

 

6月2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介绍中欧班列开行十周年的情况,并盛赞是“生命通道”。天钧政经智库分析指出,从中共“一带一路”的布局来看,中欧班列是其生命线。

有记者提问,今年是中欧班列开行十周年。10年来,中欧班列经历了怎样的跨越式发展?

赵立坚表示,2011年3月,首趟中欧班列从重庆发出开往德国杜伊斯堡。10年来,中欧班列开行累计突破4万列,仅2020年一年就突破了“万列”大关,合计货值超过2000亿美元,打通73条运行线路,通达欧洲22个国家的160多个城市。

赵立坚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欧班列这支钢铁驼队肩负起‘生命通道’的神圣使命。”

中欧班列是北京当局“一带一路”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商务部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仅今年1月至5月,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非金融类直接投资达到74.3亿美元,同比增长13.8%。

天钧政经智库发布研究报告指出,生性诡计多端的中共深知,必须扩展两大生命线:新欧亚大陆桥(New Eurasian Land Bridge)与北极航线,借此续命。

新欧亚大陆桥是北京当局推行的“一带一路”计划的六大经济走廊之一,全长约10,800公里,是从中国东部的沿海港口(有时特别是指连云港),沿陇海铁路、兰新铁路、北疆铁路,通过中亚、西亚到达欧洲的铁路路线的总称。

虽然铁路单次货运量远不及海运,但可以通过大批次货物来弥补,增加铁路班列次数;而且中欧班列运输时间仅是海运时间的四分之一,价格约为空运的五分之一,能够便利对交货时限有要求的大宗电商产品、轻工及高科技电子产品以及需要冷藏的葡萄酒等食品的运输,石油天然气自然也不在话下。

随着中欧班列的出现,中国中西部和欧洲中东部内陆也可直接参与物流系统,产品不再需要从内陆腹地运往沿海口岸,重庆、成都、武汉、昆明、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匈牙利布达佩斯、波兰罗兹与华沙、捷克布拉格等内陆城市成了新的进出口集散地,中国的中西部地区发展有了新的增长点,欧洲的中部也成为了跨国物流的新兴市场。

北极航道则是沿俄罗斯海岸线往返太平洋与北冰洋之间的海上交通线。

天钧政经报告指出,由此可见,俄罗斯与欧盟掌控着中共的两大生命线:新欧亚大陆桥与北极航道,即中共的命运现在掌控在俄罗斯与欧盟手中。一旦俄罗斯与欧盟关系正常化,中共不仅在波斯湾的生命线备受威胁,还有新欧亚大陆桥和北极航道两大生命线也受制于人。

另外,北京当局提出庞大的“一带一路”计划遭到越来越多的国家抵制。该计划为低收入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用于建设从道路到港口等大型基础设施。但是,一些低收入国家因无力偿还债务而陷入危机,因此,“一带一路”这个计划被外界称为“债务陷阱。”

一些研究发现,中国的商业贷款加大了非洲国家的债务风险。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中国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的商业贷款比世界银行的贷款还款期和宽限期要短,但利息却更高。一旦发展中国家还不起贷款,就要将土地、港口和矿山等国家资源抵押给中国。

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和日本等国家的领导人在日前结束的七国集团峰会上提出“重建更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B3W)的口号,谋求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以抗衡北京当局的“一带一路”项目。

 


中共内蒙古阿拉善盟发改委在上报国家发改委的文件中,申请将“中蒙俄”国际经贸新通道项目列入国家“十四五”规划。该项目计划构建一条贯穿西部、纵贯南北,对外北连蒙古、俄罗斯,南接东南亚、南亚,对内联通欧亚大陆桥经济带、长江经济带的经贸新通道。

阿拉善地处中国北疆,拥有策克和乌力吉两大对蒙口岸,对内辐射陕甘宁蒙青等省区乃至西北、华北、华中地区,对外辐射蒙古国资源丰富的省份。

2016年6月,中蒙俄三国签署《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规划纲要》,中蒙俄经济走廊成为中共“一带一路”框架下首条正式规划建设的多边经济带。

根据中共2018年规划,中蒙俄经济走廊分为两条通道,一个是东北通道——从大连、沈阳、长春、哈尔滨到满洲里和俄罗斯的赤塔;另一个是华北通道——从华北京津冀到呼和浩特,再到蒙古和俄罗斯。

不过,阿拉善盟2020年5月上报的“十四五”规划文化,披露了中共未来五年的战略布局——构建“中蒙俄”南北大陆桥新通道。

阿拉善盟文件用图片说明了中蒙俄经济走廊现有两条通道的现状;并提出了新通道的建设方案。

新方案是用铁路、公路和航空通道,循南北走向贯穿中国大陆西部地区(内蒙、宁夏、甘肃、陕西、四川、重庆、贵州、广西等)。经策克(乌力吉)口岸,向北外连蒙古和俄罗斯;向南经过重庆、连接长江经济带,进而向南外接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联通东南亚,从而形成第一条南北走向的大陆桥。

阿拉善盟文件称,新通道沿途辐射呼包银榆经济区、中原经济区、天水经济区、成渝双城经济圈等。

阿拉善盟发改委的《战略枢纽通道空间布局图》披露了规划细节。

该布局显示,中共在布局经济发展和一带一路战略中,有3条东西走向的横向经贸通道和一条南北走向的纵向通道;阿拉善盟位于各个通道西北对外走向的中枢位置,因此中共规划文件将其视为新通道的战略枢纽。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纵向通道的北向出口连接蒙古和俄罗斯;但对内的南向通道分岔为两条,一个经过两广接通粤港澳大湾区,另一个途径福建,指向台湾。

而且,该规划文件还称,“新通道能迎合东亚各国对应对当前贸易保护主义和区域经贸诉求”。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对此分析说,中共的新通道战略规划对外接通俄罗斯,对内则分别指向香港(粤港澳)和台湾,个中涵义引人深思。

他认为,美国如今已经分清了中共和中国,正在从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各方面围堵中共政权,中共的国际生存空间也越来越小,因此同样被美国警惕的俄罗斯就成了中共别无选择的外部盟友。而香港和台湾虽然现时处境截然不同,但都是中共觊觎的对象。

李林一表示,在这种大环境中,中共抛出中蒙俄新通道战略,可以说是困兽犹斗,想要跟俄罗斯抱团取暖。

《阿拉善盟中蒙俄经济走廊铁路通道建设项目示意图》披露了铁路建设的规划,计划投资326亿元人民币。

其中,阿拉善盟乌力吉口岸连接宁夏中卫口岸的铁路,规划长度714公里,既有231公里,新建483公里,预计投资106亿元。乌力吉口岸连通蒙古国乌兰巴托的铁路,长度780公里,预计投资220亿元。

中共在铁路项目示意图中称,通过河西走廊入中亚、连通欧洲的通道,途经国家的稳定性和安全性都存在隐患,因此中共认为北向经过蒙古俄罗斯联通欧洲的通道更有优势。

阿拉善盟在建议《纳入国家“十四五”规划重大工程项目汇总表》中提出,主要建设新通道沿线、跨境重大基础设施项目铁路、公路、能源通道、电网工程等基础设施;全面对接蒙古国草原之路计划以及俄罗斯跨欧亚大铁路。

汇总表披露,阿拉善盟“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项目的概算投资高达1075亿元。其中,中央预算内投资200亿元,中央财政性建设资金(车购税、民航基金等)100亿元,地方出资475亿元,社会资本出资(含国铁集团等中央企业出资)300亿元。

大陆桥是指横贯大陆的铁路,把两侧的海上运输线联结起来的便捷运输通道。

依据公开资讯,横贯亚洲的大陆桥现有两条,一个是第一欧亚大陆桥(西伯利亚大陆桥);另一个是第二亚欧大陆桥,指经中国陇海铁路、兰新铁路与哈萨克斯坦铁路接轨的亚欧大陆桥。

在过去十余年中,中共尤为热衷于讨论及推进第二亚欧大陆桥,因其所经路线很大一部分与中共的“一带一路”重合。近年来随着中共对外渗透的图谋受挫,中共大陆桥构想的重心开始转移。

事实上,无论是现有的、抑或是中共规划中的新大陆桥,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离不开俄罗斯。

尤其是阿拉善盟推出的“中蒙俄经济走廊综合能源大通道”,更是瞄准了俄罗斯的交通和能源。

以交通为例。蒙古乌兰巴托早已联通俄国铁路,因此中共的战略规划就是投入巨资,接通内蒙阿拉善盟与蒙古乌兰巴托之间的铁路。

能源管道亦是如此。阿拉善盟在今年的战略规划中提议,投资7.32亿元、11.78亿元,新建接通蒙古国南戈壁省的两条石油管道线;以及投资16.36亿元、12.02亿元,新建接通蒙古国南戈壁达兰扎德嘎德和艾马克区域的两条天然气管道。

阿拉善盟提议接通蒙古的油气管线,瞄准的正是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与此同时,遭受美国制裁和欧洲抵制的俄罗斯,也在向中共靠拢。

2019年12月,俄罗斯“西伯利亚力量”东线管道正式向中国输送天然气。

2020年3月,俄罗斯总统普京指示,启动“西伯利亚力量-2”管道项目(西线管道)设计勘测工作。西线管道原本计划从俄罗斯经蒙古和哈萨克斯坦边境到达中国,现计划通过蒙古国境内到达中国。

另据BBC今年9月报导,俄罗斯通过“西伯利亚力量”管道,在7月和8月增加了对中国的天然气供应;为提防在美国制裁下欧洲市场生变,俄罗斯还计划开通蒙古管道进一步扩大对中国的输气量。

评论员李林一表示,中共对未来的内蒙战略规划,显然是迫于国际社会围堵中共政权的压力,同时迎合了俄罗斯防御欧美制裁的能源布局。

李林一认为,阿拉善盟如此庞大的战略规划,暗示中共计划未来与俄罗斯进行更深层的交往或者结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