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政治 / 黑龙江高官李传良爆料官场黑幕

黑龙江高官李传良爆料官场黑幕

作者:看中国记者邢亚男采访报导 — 已发布 2020-09-14 18:40,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9-15 04:27
贡献者:新宇(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黑龙江省鸡西市前副市长李传良因公开实名退出中国共产党的一切组织,在海外媒体发批评中共隐瞒疫情等言论,遭当局恐吓、跟踪等各种打压。日前,中方各大媒体称李传良已被立案调查,“长期搞权色交易”。9月8日,李传良接受了《看中国》专访,以亲身经历揭露了种种的中共官场黑幕。
黑龙江高官李传良爆料官场黑幕

黑龙江高官李传良爆料官场黑幕,牵出过往大案。(摄影:Lotus Xing/看中国)

黑龙江高官李传良爆料官场黑幕,牵出过往大案。(摄影:Lotus Xing/看中国)

 

 

 

日前,黑龙江省鸡西市前副市长李传良在接受《看中国》专访时表示,自己曾经作为体制内的人,恐惧感很大,不敢说话是一方面,高官是高危职业是另一方面。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他从对共产党不信任,到放弃任何一点幻想,到坚决反对的转变过程。他告诉记者,他站出来是想让更多的中国人站出来,他说现在大陆反共潮暗流涌动,他也想对海外的华人手足,尤其是年轻人说,身在海外自由世界,希望大家都能重新学习普世价值认真思考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狱中官员能指挥现任官员太可怕

李传良向《看中国》讲述了鸡西市委书记许兆君贪腐等事件的典型案例,他说这些事情在全国各地相当普遍。最后许兆君出事被抓,但处理太简单,“最后处理他,轻轻寥寥的,说他有1000多万不明财产,他家得有几十个亿。所以我感觉这才是中共最可怕的一面。他被处理了,在监狱里还能指挥外面,可以指挥在职人员,这多么可怕。”

不同流合污面临被抓、被杀现状

记者:你在这个位置不同流合污,可能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

李传良:查他的,都是许兆君书记的学生,他上面有高官,比如说原黑龙江省省委书记王宪魁保护他,例如原政治局常委贾庆林,这都是保护伞,所以这件事给个处分就完事了。我们举报十几个事件,都是认真按程序向上报告的,最后虽然他也出问题了,也被查了,但那都是蜻蜓点水的事啊。

而我们这些举报人,共同提供证据的人,陆续都被抓了。而反过来我们被打击报复,现在都是他的徒子徒孙啊。他有余威啊,他儿子是原来刑警队长,以黑打黑,黑社会这一套的,平时都带着枪。我们在国内每天都害怕他雇凶把我们杀了。

被逼梁山 对共产党不信任到彻底反对 放弃了对中共的任何一点点幻想

记者:您刚才讲了,您举报当地市委书记贪污腐败,我感觉您当时还是寄希望于这个体制,希望上级能够查。那您觉得他那个保护伞为什么会保护他,您现在还寄希望于这个体制吗?

李传良:我不寄希望了,利益群体。利益群体,上下利益都勾结。因为现在的做法都证实了,他现在还在指挥,还在采取行动。现在不都是对我的打击报复吗?我当时举报就两点,一是出发于正义感,确实是直言,一个矿工的儿子,我感觉容忍不下去了,实在无可奈何。有些人都劝我,一件事、两件事何必呢?再一个已经开始受到他的打击和恐吓,你总得反击啊,这些原因。但是我没想到,这些不了了之,现在余威还在采取行动,那你说我怎么想啊?

我只有对这个党,更加更加的不信任,彻底的反对了。我只有放弃了任何一点点的幻想,所以什么叫被逼梁山,当然我说的不一定形象,我就这么比喻,那你怎么办呢?

大陆争取自由的人很多

记者:您刚才说您周围有很多和您持一样观点的人,在您的环境中,是不是有一部分人还是觉得愿意维持现状,有一部分人是像您一样要争取自由、有正义,您能说一下比例吗?

李传良:争取自由的人多,还是多。身不由己的人,没有办法。纯粹独权的,是它那个利益集团的,腐败的,还是少。谁不想体现点个人价值,做一点事呢?我只是敢说出来,很多人不敢说,越来越不敢说。

与其被党吓死、害死不如站出来 希望大陆人知道真相更多人能够起来

记者:您刚才在声明中提到为了下一代,很多人觉得把子女送到海外这样自由的环境就是为下一代负责,您为什么选择公开声明这样比较来说要承担更大压力的一种方式?

李传良:你说到实质的点上了。一是我以前说的,没有办法了。什么叫没有办法了,我说这话什么意思呢?那我这些战友,亲朋好友,他们陆续被打击啊,我不再发声,不再声援,谁去发声去声援啊?

第二我的脾气秉性,很多人说我不适合从政,就是脾气秉性问题,就因为这些发言致使这个状态嘛,我现在还要坚持我的秉性。

第三,我也是得癌症的人,我快60岁了,我不管活几年,我能怎么的?说白了,我被它吓死了,被它打击死了,被它害死了和我病死了,没什么区别。所以我刚说了,我能发点声发点声,能让世界的人民,特别中国大陆知道真相,能号召更多人起来,我知道我这点声音哪到哪啊,非常绵薄,但是我就想啊,中国现在这个体制烂透了,是个暴政体制,是个腐败体制,能否将来达到民主自由,真正的一个法治国家,可能是我的下一代,后下一代他们了。所以为啥声援香港,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活动我都去参加,我觉得香港是中国一个多好的世界窗口,何必这么去做呢?这就我真实理念。所以刚才问我为什么这么做,我就没办法,东北话,我豁出来了,就这么做了。

支持、声援、赞同香港人

记者:您是今年8月出来的,香港反送中运动是去年6月开始的,您当时在国内听到的消息和来到海外看到的一样吗?您周围的人对香港人的精神怎么看?

李传良:国内的消息都是反面的,暴动,港独都这些。但是了解真情都知道,他就是一个民主的要求,他没要求别的,你就执行中英联合声明,执行好香港特别法,要求并不高,没有任何人说他港独的状态呀。

为啥我说为了孩子,那都是年轻人,那都是孩子啊,我是非常支持他们,声援他们,赞同他们,而且我认为他们也不过分,他也没做别的。

而且我认为作为将来全球贸易,她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窗口,是很好,应该保护她的特殊地位,而且我认为应该发扬光大,逐渐用她的体制、机制、制度,去带领中国的沿海城市,甚至大湾经济,这才是好的嘛。你说现在做到现在这样,很多香港的特殊政策都被取消了,这不中国的窗口没了,何必这么去做呢?那这个背后,你就为了一个专权,为了一个专政,为了维护不垮台,没必要啊,所以我看法很简单,就这么个看法。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教育 海外华人应认真思考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记者:您是体制内人,现在出来公开对抗中共暴政。但海外一些华人,比如您刚说到的下一代,留学生们,他们不知是不是国家意识,认为不能说中共不好。7月份美国关闭了中共休斯顿领馆,一些读者朋友不去拿报了,原因是他们认为这是美国在欺负中国。您想对我们海外的华人朋友说些什么?

李传良:我认为他不了解真相,而且被洗脑非常严重,当然年轻人,不是说嘛,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教育问题,我说句公正的话,人各有志,各自有各自的志向。

第二呢,他们都有家属亲属在国内,都会国内通过各种方式去要求他们,他们也不敢去做。现在也一样,有出来反对的,当然也有赞同的嘛,这是正常现象。

我是想对他们说呀,年轻人,真正尤其在海外,要多自己好好分析分析,多动动脑筋,多学习学习这种普世价值,然后呢认真自己去思考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对的。尤其中国大陆出来的年轻留学生,应该为他们自己未来着想,他们应该真身看看,身在这个民主的国家,自由的国家,法制的国家,但我想说他们还是很年轻。

打压让共产党越走越完蛋、越走越灭亡

记者:您从前是体制内人士,在个副市长这个职位都管不了这个事情,是不是体制内几乎每一个人都是无能为力。现在包括中央,也是政令出不了中南海,上级也没有办法。体制内人人都有职务,为什么人人都无能为力?

李传良:你现在就等于说到一个真真正正的原因了,那不就是共产党执政的不是理念了,是制度、是政策、是策略得改了,这么下去不是整个中国经济跨了,经济完了。这不一针见血的说到了嘛,从上到下都这个状态,那该怎么做啊?所以现在海外都在呼吁嘛,这才出现了很多人发声呼吁,他亲身看到了不行了,得说呀,虽然位卑言轻,起不到什么作用,但说完了得变成政策制度去做呀,但它不这么去做呀,它打压压制啊,那不越走越完蛋嘛,越走越灭亡嘛。

改革不通应走彻底民主化道路

记者:大陆和台湾同宗同种,台湾走民主道路很成功,特别是最近的防疫在国际社会获得很高的赞誉,而大陆是相反的情况。您从前是体制内人士,您认为是该走改革道路还是彻底的民主化道路?

李传良:我认为必须得彻底走民主、法制。改革呀,今天改过去了,明天又改回来了,总在个人的统治下不行,必须得靠法制,必须得提倡自由,必须得推进民主,只有这样,中国的民族未来才能发展下去。

国内反共潮流暗流涌动

记者:您感觉现在反共是一种潮流吗?

李传良:暗流涌动,我说的暗流是国内。

 

 

观点问题罗织其他罪名

在回应中方媒体称其“长期搞权色交易”这个敏感问题上,李传良没有回避记者的提问。他说:“其实你是一个观点问题,但它给你罗织其他的罪名。它就明显打击反共人士。如果你真正腐败你还不躲藏起来,你还出来反共?这么多大媒体公开报导,其实我知道,它是怕发声。”

公款旅游称招商引资

李传良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在体制内看到的种种现象,以及自己思想逐步转变的过程。他指出,自己在2011年至2014年鸡西市副市长这个职位上看到一些现象,想从体制内呼吁,职权范围入手去解决这些问题,但都归于失败。

他举例说,前鸡西市市委书记许兆君一个孙子过生日,就花掉公款十多万元。许兆君还带全家公款旅游,“春节期间三亚很贵,每天住宿5万多块钱,每天吃饭2万多,花掉100多万,那个是贪污行为,最后变成什么了呢?变成一种春节期间招商引资,这不糊弄鬼呢吗,最后还成功啦。”

李传良谈到,“这是贪污100多万的行为,做假账。上面组织谈的很好,说你这种报告我们要保护你,如果有人恐吓你、威胁你、打击报复跟我们说。”李传良说,这件事的结果是仅仅给了许兆君一个处分就完事,和李传良共同举报的刘鸿涛却被抓了。

市委书记指挥拆迁办强拆

李传良又谈到自己在任鸡西市副市长期间的另一件事。“在鸡西有个黄金地界,是鸡西最繁华的地界叫中心大街,中心大街旁边有几十年了,一个市民活动广场,有绿地有广场,得有将近10万亩。这里有工人活动的工人文化宫,有青少年活动的青少年活动中心,有妇女儿童活动的妇女儿童中心,这是市民高度集中活动的广场,是市民公共利益所在,还有像公安、交警的办公场所,关键还有近几年新近开发建设的几栋楼盘,这个地方是黄金眼,开发挣钱。所以原市委书记许兆君的儿子他们要开发,就强行拆迁。当时应该说几乎全市,很多执法部门都不同意,这个市委书记就直接指挥拆迁办主任,非法硬拆迁,晚间半夜拆迁,人骗出来把楼就拔掉了。我说这都是前几年发生的,都是国家动迁法规、国家征收条例出台了,严格有法的。所以我说这种一党专权的体制是个暴政体制,腐败体制,为了利益就硬给拆迁了。我的职权范围就是不同意审批,我一直不同意。但是大家看,到现在还是废墟一片,很多被拆迁的人回不去。被拆迁的官方单位他挨个打电话,不得不动。所以鸡西唯一的青少年宫没了,唯独的那个工人文化宫没了,唯独的妇女儿童中心也没了,一没就好几年,四、五年,这多么典型,我都亲身看到的。就这种现象,我能举出若干例子,而且,在中国国内会很多。”

“那百姓上访,通过上访到我那里的,都给我跪下了,他家很困难哪,我都掉眼泪啦,他说我这个状态的,给我拆了就不管了?那我又能怎么做呀,那他强行指挥拆的。国内媒体没人报,不敢报,国内媒体都是党管的,能让你报吗?”

民营企业家家破人亡

在记者的要求下,李传良又讲了另外一个案件。“比如我刚才说的鸡西市委书记许兆君,他在伊春当市委书记的时候,有个非常好的上市公司,叫伊春光明家具。那个伊春光明家具在伊春安置了上万人,对社会的贡献,对国家的贡献,每年交税都上亿,而且是地方自办运营很好的一个企业,一个股份制合作企业。他到伊春当市长、当市委书记,就看准了这块财产,想侵吞,就让他侵吞了。找各种理由,把伊春光明的所有全家,就是这个经营企业的民营企业老板,全家都抓捕,现在全家已经死在监狱里了。他们全家在内在外的,多年告他也没告倒他。而且他的财产被拍卖了,拍卖了叫许兆君买走了,通过一个深圳的开黄金的姓朱的老板买走的,这情况没人去查呀。所以我说这是多么腐败的一个典型的实例。”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1月14日,光明集团创始人冯永明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其兄弟冯开明、冯志明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二哥冯启明,此前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冯永明曾在会见律师浦志强时称自己遭遇“抢劫”:有人向他索要光明集团持有上市公司的7611万发起人股……从而导致矛盾激化。

反思:体制造出贪官

李传良说:“后来大家知道了,他(许兆君)和政治局常委贾庆林好,提供保护,贾庆林到黑龙江视察,就点名要到鸡西来看他。这他怎么去收买他呢?据说他就指挥原来财政局的部下,换了上百万美元的东西去做。”

“那我就总结怎么造成的?那不是你这个体制造成的嘛。为什么他有那么大的权力?这是体制造成的,这个体制会做出很多贪官,腐败的一把手。”

 

 

中共鸡西市前市委书记许兆君曾被通报“与他人通奸”、“非法持有枪支”等,近日,又被指控涉嫌多次“卖官”。

据陆媒5月14日报导,对许兆君的最新起诉书显示,许兆君涉嫌受贿、卖官,其相关细节被披露。

据检方指控,在鸡西市鸡冠区任职的解某某为调职,曾向时任鸡西市委书记许兆君行贿三次。许兆君的受贿地点包括其办公室、住处和度假入住房间。

2012年6月22日端午节前,解某某到许兆君在鸡西市政府的九楼办公室,送给许兆君2万美金;2013年春节期间,解某某到许兆君在鸡西市财政局财培中心的住处,送给许兆君人民币1万元;2013年6月份值端午节期间,许兆君及家人到兴凯湖度假村度假,解某某随同服务,在许兆君入住房间内,解某某送给许兆君人民币2万元。

此外,鸡西大学原党委书记闫长青为感谢许兆君对其在职务调转、提拔,以及对其家族企业的帮助,在美国芝加哥市考察期间送给许兆君劳力士牌男士手表一块(价值283,998元)。

许兆君供述,他任鸡西市委书记时闫长青是滴道区区委书记,后调任鸡西市委副秘书长,2012年8月任鸡西大学党委书记。

2012年9、10月份,许兆君带鸡西市考察团到美国芝加哥考察项目,闫长青随行。许兆君在一家表店看了一块劳力士表,价格30万左右,觉得挺贵就没买。第二天,闫长青把这块表送到他房间,说表打折了,具体多少钱没说。

闫长青跟许兆君说过,提拔任职过程中如果有机会,希望给予帮助。换届时,许兆君把闫长青调到市委任副秘书长,虽是正处级平调,有进一步“培养”使用之意。不到半年,当时的鸡西大学党委书记退休,许兆君就推荐闫长青做鸡西大学党委书记。

2013年9月,许兆君被免去鸡西市委书记,贬为黑龙江省政协办公厅副巡视员(副厅级)。

2014年8月17日,许兆君被“双规”调查;2014年11月,被给予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撤销省委委员职务。2015年2月初,黑龙江省纪委网站发布其被“双开”的通报,并移送司法。

通报称,许兆君任伊春市市长、市委书记及鸡西市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接受礼金;违反组织人事纪律,违规为亲属谋取私利;大额财产来源不明;与他人通奸;非法持有枪支。

“十八大”以来,落马的地市党政一把手中,被通报“非法持有枪支”的市长、市委书记,许兆君还是第一人。

另据追查国际2014年9月17日的通告,据不完全统计,黑龙江省鸡西市被酷刑致伤、致残,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达143人,其中43名被迫害致死,此外12人被迫害致残,7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79人遭酷刑迫害。

原中共鸡西市委书记许兆君被指系鸡西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人。

外界注意到,许兆君落马的轨迹一波三折,且司法程序缓慢。分析认为,其涉及的问题可能远不止“卖官”而已。

据报,习近平当局“十八大”反腐以来,黑龙江官场公开抵制。2016年1月,黑龙江巡视组入驻调查时,被查单位官员除拉拢巡视员,还使出各种奇招想赶走巡视组。

黑龙江被指是江派的势力范围,黑龙江省先后被江派大员吉炳轩、王宪魁掌控,习近平上任后对该省进行了大幅人事调整与清洗。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