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政治 / 上海帮红二代要求政治局开会讨论习近平去留

上海帮红二代要求政治局开会讨论习近平去留

作者: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20-04-02 21:2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4-02 21:25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中共肺炎”疫情冲击政局,中共党内暗涌再现。在红二代任志强批习近平后失踪事件之后,红二代、转发的给中共高层及退休元老的“建议书”,要求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下台问题,内情引人关注。
上海帮红二代要求政治局开会讨论习近平去留

香港阳光卫视创办人陈平(右)(图片来源:大纪元)

香港阳光卫视创办人陈平(右)(图片来源:大纪元)

4月1日,陈平打破十年沉默,透过视频,在社交媒体Youtube上解释了转发这封信的缘由。自由亚洲电台就此对陈平做了专访。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陈平在受访中表示,舆论界对他转发这封信的关注,主要原因是这封信代表了一种民意,而这种民意可能更代表了来自既得利益阶层的民意。

陈平表示,这封信提出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本身是不太可能发生的。现有的体制让它不太可能发生。一般来说,由一个党的内部会议来解决纷争,或者解决领导人的去留,在某种程度上讲就是内部的政变。既然是内部政变,怎么会先到外面去呼吁呢?它应该是秘密进行的。

对于这封信反映了“人心思稳变”的政治立场,陈平表示认同。他认为,变革一定是必然的,并且也正在到来;而且这种变革是在相对稳定状态下的一个变革。

陈平说,如果你不考虑涉及到的广大阶层和方方面面的要素,中国大陆的变是不可能的。中国大陆有九千万党员,其中有至少七千万感觉到自己和这个体制是有利益关系的。同时,中国大陆第二个比较有力量的阶层是企业家阶层,这个阶层根据地在中国大陆,当然他们希望中国大陆:第一,变好;第二,也希望权力受到制约。但所有这些,他们也希望别乱。

他说,包括美国的政界、企业界和资本界,他们也是希望中国大陆向着普世价值的方向去接近,但也不要发生动乱。

对于习近平是否下台的问题,陈平表示:习近平是下台、还是被迫发生转变,这两者的可能性都有。无论是下台,还是发生转变,这封信所揭示的民意的潜流,都让方方面面认识到,这个国家应该向什么方向走。

陈平认为,习近平是一个有梦想的人。不排除习还有可能进行民主转型,不过他也表示,这很难。

记者问道:但他(习近平)的这种梦,是乌托邦的梦,还是民主的梦呢?

陈平说:梦是可以变的嘛。

综合媒体报导,一封标明由阳光卫视集团主席陈平微信转发的建议书(公开信)此前在网络流传。这一匿名建议书列举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的议题,其中包括面对当前疫情、国内经济与国际关心的严峻局面,强烈呼吁紧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等。

清华大学前政治系讲师吴强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这份建议书似乎是对中国房产大佬任志强不久前因涉习近平文章被监视居住的一个回应:最初作为习的执政基础或者是拥戴他执政基础的红二代们,似乎在跟习走得愈来愈远。

3月23日,陈平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曾说,自己在微信群中收到这封建议书,感觉尚属温和理性,便顺手转发,并不知道提出建议者的身份。

他表示,这个建议书之所以反响大,是因为中国正处于多事之秋,这份建议书反映当前很多人、尤其是体制内人士的想法。

目前,这封建议书仍然无人认领。

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后、访问学者辛灏年在推特上转发了这封公开信,他留言称,赞成习近平下台,但共产党必须下台,不是习一个人的事!

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中国历史学专家李元华也认为,任何人不能对这个政党有任何的希望,唯一的出路就是解体它。解体后就象其他社会一样,就是正常的社会,各个国家相对来讲都有比较完善的政体,有民主、法制、讲普世价值,等等。但是只要中共存在,这些根本都是不可能的。只要还是中共,换一个上台者也是换汤不换药。

李元华说:“习近平不可能改变一个政体。不管他上来一个人,好还是不好,习近平、李近平,还是什么,这都无关紧要的,因为共产党换了也不是一届了,某个领导如何如何,其实也不是,因为它这个体制是这样,你在这里边,你维护这个政党,你只能就是干坏事、行恶。因为它本身就是恶,就是一个恶制,它骨子里都是反人类的。”

 

 

中纪委敲打曾庆红,可以判断红二代的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公开信的幕后隐身人是曾庆红

最近热门倒习新闻,由红二代主导。现在习近平一派正在找幕后主使,从下面新闻可以看出,习近平敲打曾庆红。

中共中纪委官网3月22日发布的通报显示,国家电网退出房地产业务。这涉及巨无霸房企鲁能集团,另外,鲁能集团曾经私有化又重归国有,此前被曝出和中国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家族有关。

早在2010年,中国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国资委)就勒令央企要退出房地产业务,十年过去了,仍有被默许的央企活跃在房地产领域,掌握信贷和政策资源的央企拼命争抢土地,鲁能集团就储备了大量的土地。

国家电网称退出房地产业务鲁能集团称未收到通知

3月24日,针对国家电网退出房地产业务的消息,其全资子公司鲁能集团向《中国经营报》表示,目前鲁能集团已经关注到相关消息,但是并没有收到相关通知,因此不便置评,具体以国家电网对外发布的信息为准;而国家电网方面则表示,还未有进一步的消息。

3月22日,中纪委官网公布《中共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党组关于十九届中央第三轮巡视整改进展情况的通报》。该通报提及,国家电网坚守电网主责主业,下决心退出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务。

信息显示,国家电网的房地产业务主要由其全资子公司鲁能集团与都城伟业运作。其中,鲁能集团的核心产业为地产与能源,累计开发建筑面积为1,300万平方米,为30万户业主提供服务。

巨无霸房企鲁能集团

粗略估算,鲁能集团旗下房地产业务的土地储备货值超4,000亿元(人民币,下同)。在房地产业内看来,鲁能集团土地储备规模庞大、资源雄厚,一直是潜在的「巨无霸」。

鲁能集团的房地产业务以大盘开发模式著称。早年间,鲁能集团曾在北京、海南等地开发数个体量庞大、开发周期长的标杆项目,并备受业界关注。在2004年之后,房地产市场进入快速发展的时期,但鲁能集团并未在规模上取得更多突破。

2017年,借助良好的房地产市场势头,鲁能集团的房地产业务销售规模超过800亿元。在2017年房地产企业销售排行榜上,鲁能集团排名第21名。但此后,鲁能集团未再公布房地产销售数据。

退房令十年央企想方设法留在房地产

早在2010年,国资委表示为规范央企大规模进军房地产问题,发布「退房令」,要求非房地产为主业的央企全面退出房地产,仅保留16家央企的房地产主业资质。次年,又有5家央企获准保留这一资质,鲁能集团就在此列。

2010年4月12日,是国资委设定的78家央企退出方案提交的最后一天,相关媒体报导称,78家央企的退出方案已基本上报完毕,国资委正汇总并将与相关央企进一步协商和完善退出方案。

据网易财经2010年4月13日报导,一位央企负责人说,「央企退出(地产业务)会涉及众多利益的调整,远比想像中复杂的多,还要考虑资产评估、人员安排、以及会不会造成国有资产流失,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

而当时另一位央企高管则对网易财经直言:「先别当真」。在他看来,此次重组极有可能再次沦为表面文章。

上述央企高管一语成谶,十年过去,掌握信贷和政策资源的央企拼命争抢土地。例如,2016年被媒体冠以房地产「地王年」的称号。其中,央企成为地王的「收割机」。

值得注意的是,在近年来央企重组整合的过程中,涉及不少房地产业务的合并、重组。例如,中建将大部分房地产业务售予中海,中航将房地产业务售予保利集团,五矿与中冶的房地产业务合并等。

谁的地王?谁的鲁能?

如果把土地比作面粉,把商品房比作面包。作为面粉的土地价格下不来,那么作为面包的房价自然也难以下降。土地出让所得是地方政府最大的收入来源,是避免其因债务高企而崩溃的「救命稻草」。

央企大举将地王纳入囊中,和地方政府、金融机构形成利益链,共同推高了房价,导致「面粉贵过面包」,高房价使民间积怨。

而鲁能集团曾经私有化近年来也被曝出更多内幕,2006年,拥有738亿元资产的鲁能集团被几个身份不明的神秘人物悄然鲸吞。

2007年1月8日,传媒人胡舒立任主编的《财经》杂志发布调查报导《谁的鲁能》,披露鲁能集团悄然私有化的内幕。两家俬人企业北京国源联合有限公司和首大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合计斥资32.76亿元,获得鲁能集团91.61%的股份,吃掉738亿元的国资,整个收购的过程非常复杂。

《纽约时报》2014年6月的报导称,控股鲁能集团的国源联合、首大能源注册于北京,两家神秘公司均为肖建华旗下的两家俬人企业。

之后海外媒体爆出鲁能集团的实际收购人是曾庆红的儿子曾伟。香港知名政论家林保华曾在《自由时报》直接点名:「鲁能转制所涉第一个关键人是曾伟。」

澳洲媒体披露,曾伟和妻子蒋梅在2007年至2008年期间移民澳大利亚,这恰恰发生在鲁能集团产权转移案被曝光之后不久,外界认为,这是曾伟避祸出走的举动。

2008年2月22日,「鲁能系」3家上市公司鲁能泰山、金马集团、广宇发展同时发布公告称,山东电力集团公司根据国务院国资委有关文件,收购了鲁能集团77.14%的股权。由于山东电力集团是国家电网的全资子公司,这标志着隐秘私有化的鲁能集团重返国资体系。

现在,能够发动政变的只有曾庆红和薄熙来。

 

 

习近平头号政敌仍是江泽民、曾庆红

然而,习近平最大的政敌,仍然是江泽民、曾庆红。习近平上台头5年反腐打虎,就是为了从江、曾手中夺权,习查处的440多个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大多是江、曾提拔重用的。这场“习江斗”实际上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但是,习近平擒贼没擒王,没有抓捕江泽民、曾庆红。不仅如此,还在中共十九大前与江、曾妥协,由此埋下了他后5年执政的最大祸患。

习近平上台前,并没有自己的人马,从中央到地方充斥着江、曾提拔重用的人。在头5年反腐打虎中,习对江、曾人马清洗不彻底,中共政法高层仍由江、曾亲信郭声琨把持,中共文宣系统,仍由江、曾亲信王沪宁把持,中共港澳、外交、国安等系统,都没有深度清洗,江、曾亲信遍布这些领域。

习近平虽然抵达权力巅峰,却得不到国内外的真实信息,江、曾通过王沪宁不断给习灌迷魂药,低级红、高级黑轮番上演,把习搞得晕晕乎乎,中美贸易协议差点搅黄了,香港差点重演“六四”屠杀。今年以来的中共病毒蔓延全球,习再次被置于最危险的境地中。

从2020年1月1日至3月23日,83天的时间里,有关中共病毒,发生了太多极端反常的现象。最近的例子是,两位中共外交官对同一个问题的说法截然相反。

3月23日,中共驻美大使馆网站公开了中共驻美国大使崔天凯接受外媒采访的实录。崔天凯表示:“病毒是来自美方军事实验室而不是中国,类似疯狂的言论,我们怎么能相信?”“我在此代表的是中国国家元首”。然而,3月12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分别用中文和英文发表两篇内容完全相同的推文,其中写道:“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

如果说崔天凯的这个说法是代表习近平,那么,赵立坚就是故意存心跟习近平唱反调。赵立坚竟然不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放在眼里,他哪来这么大的胆?他的说法究竟代表谁?是不是代表江泽民、曾庆红?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