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政治 / 美清理红媒中共代言人 传星岛老板入美被拒

美清理红媒中共代言人 传星岛老板入美被拒

作者:记者赵彬香港报导 — 已发布 2019-12-11 03:33, 上次修改时间: 2019-12-11 03:33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日前,建制派内部传一名亲共香港富商坐专机飞抵美国,被问话三个小时后,被拒入境。有建制派立法会议员称这位富商是《星岛日报》老板何柱国。随后《文汇报》及《大公报》等香港中共喉舌媒体记者欲入美也被限制。
美清理红媒中共代言人 传星岛老板入美被拒

传《星岛日报》老板何柱国入美被拒。(大纪元合成图)

透露消息的建制派人士称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后,身边的许多富商、朋友都感到不安,还称自己有人大代表身份,也担忧会被美国制裁。

11月27日,感恩节前一天,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签署《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保护香港法案》成为美国法律,法律生效后,亲共媒体及代理人正式成美国制裁对象。

香港富商被拒入境美国的消息一出,随即引爆网络,有社交平台分析指被拒富商是拥有300亿元资产的星岛集团老板何柱国。

何柱国是香港烟草大王何英杰长孙,他于2001年收购了覆盖全球的华语媒体星岛集团,给其泛华集团注入影响力,之后还涉足互联网咨询行业。

时事评论人士盛杰表示,中共统战拉拢何柱国,从何柱国身兼各种大陆公司的头衔以及其之后的行事来看,何柱国属于乐意上钩,成为铁杆“党友”者;从何柱国这些年的言行来看是中共的合格代理人,何柱国成为香港人权法的制裁对象也不冤。

诬陷伞运及反送中抗争者

早在2014年雨伞运动时,《星岛日报》声称“占领行动会令未来一至两个月出现失业潮,或者令部分店铺关闭”。当时何柱国声称警方的行动“十分克制,专业行动值得尊重”,还对多年来投诉无门的市民学生说“需以合法方式争取民主”。

在今年“反送中”运动中,何柱国亲自跳到前台,把抗争者诬陷为“港独”分子,还撰文呼吁声称要抗争者“及早回头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对信息开放的香港,把抗争者说成“港独”几乎没有市场,但何柱国的言论对互联网几乎完全封闭、中共一言堂的大陆而言,可谓“一句顶一万句”。中共煽动“爱国情”,很快把香港抗争者魔化成14亿人的“敌人”。

面对港警六个月的滥暴滥捕、滥射催泪弹等,“无可疑”坠楼、浮尸频现,香港陷入白色恐怖急需国际救援之时,何柱国发表社评《吁请国际社会 勿与恶同行》,声称中共遵守“一国两制”原则,依然让香港享受高度自治,司法独立体制;并且在政治参与、言论和新闻自由等领域上,相比殖民地时期更有长足的进步云云,并竭力阻止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收购星岛 从右倾变党媒

早期的《星岛日报》属于中立偏右的媒体,由东南亚华侨富商胡文虎于1938年创办,总部设于香港,在美国、加拿大、英国及澳洲等地均设有分部。在1997年中共掌控香港之前,《星岛日报》一直使用民国纪年,在新闻报导中称北京政府为“中共当局”或“中共”。

1998年受亚洲金融风暴影响,胡文虎的养女胡仙投资地产及股票严重亏损,为偿还债务,1999年3月不得不出售《星岛日报》股权给Lazard亚洲基金。Lazard亚洲基金在激烈的收购战中能够取胜,皆因关键时刻得到何柱国鼎力相助。何家是胡仙的大债主。

不到两年时间,2001年1月何柱国从Lazard亚洲基金手中收购了星岛媒体集团。当时被问及为何不在两年前出手时,何柱国回答称:“我被Lazard邀请进入《星岛日报》董事局之后才对报业感兴趣。”何这番话有多少真实成分难以断定,但何柱国的下一个动作表明北京对星岛集团非常“感兴趣”。

何柱国得手后,同年7月16日,他出现在北京长富宫饭店会议大厅,与新华社副社长何东君一起,揭开了“新华在线”正式启动的大幕。新华在线于同年5月正式成立,由新华社与何柱国的泛华科技集团联合投资,是中共大外宣的标志性项目,采用信息互通方式把中共的政治意图、意识形态潜移默化地传递到欧美、港台等地。

早在1998年,何柱国就被选为中共政协委员,并保持第九、十、十一届连任,是可靠“党友”,《星岛日报》在重大问题上与北京保持高度一致。2003年,当时的特首董建华按北京意图在香港强推《基本法》第23条立法,试图把大陆司法移植到香港,被强烈抵制之时,《星岛日报》于同年7月5、6日连发两篇社论力挺港府如期立法,鲜明地亮出其红媒底牌。

党媒编辑统领星岛海外采编

《星岛日报》在胡仙时代,以中立偏右办报立场赢得大量海外读者,成为欧美最大的华文媒体,星岛在海外华人中的影响力被中共看中。星岛被纳入何柱国旗下后,把欧美地区的采编大权交给了原《人民日报》编辑里戈。何柱国十分器重他,委任其为海外总编辑,把“协调、统筹及指挥”海外八个分社的新闻运作大权交给有党媒背景之人,这在星岛历史上属首次。

之后,《星岛日报》的社论多出自里戈之手,包括当时在中美军机相撞事件后,两位专栏作家因在星岛撰文,要求中共释放美国机组人员及归还美国军机,星岛的社论连续对他们点名批评近一个月。2001年正值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高峰时期,《星岛日报》在两年时间内,仿效大陆媒体,在北美华人社区中挑起对法轮功的造谣以及仇恨宣传。

北美的詹姆斯唐(Jamestown)基金会曾刊文披露北京政权对美国中文媒体的控制。文章说,北京为介入中文媒体做了系统谋划,主要策略有:投资控股、以在大陆的商业利益利诱、安插人员等。文中指,由于中共在财力上的支援,《星岛日报》逐渐演变成亲中共的华文传媒。

时评员:中共代理人好日子到头了

时事评论人士盛杰表示,从23条立法、雨伞运动到反送中运动,香港人迫不得已站出来维护自由、公正、法治等普世价值。

“何柱国作为土生土长的香港富商其实心里十分清楚香港人在争取什么,但陷入中共统战的利益泥潭,关键时刻必须站出来代言。”盛杰说。

何柱国除有中共政协委员的红色背景外,还身兼多间大陆企业以及官方要职,并于2000年开始的7年内担任中国石化的非执行董事,还担任香港文化产业联合总会董事,山东省人民政府经济咨询顾问,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董,北京大学名誉校董等职位。

盛杰表示,反送中运动引发国际社会对香港人权的高度关注,同时引起欧美等国对中共意识形态渗透自由社会的高度警觉。

他说:“日前美国已把央视、《人民日报》等党媒指定为外国政府代理人,开始清理红媒,港台媒体被中共渗透严重,随着国际社会对中共的围堵,红媒及其代言人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