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政治 / 武汉官场将发生强震

武汉官场将发生强震

作者:夏小强 — 已发布 2020-02-09 00:4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2-09 00:44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武汉肺炎疫情自从出现、被隐瞒到爆发扩散至全国和世界,直到现在为止,都与中共政治和高层的权力斗争密切相关,并列前行,互为因果。本文仅从政治和中共官场角度解读与武汉疫情相关的信息,特此说明。
武汉官场将发生强震

中央与地方的防疫与指挥调控失灵可能迫使共产党进行剧烈的权力调整,甚至可能对习近平2022年的第三次连任形成巨大挑战。 (NOEL CELIS/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武汉疫情持续恶化。在湖北省武汉市1月23日“封城”之后,全国各地陆续跟进:辽宁、江西进入全省封闭管理,其它包含南京、杭州、合肥、哈尔滨等中国多省省会也实施强度不一的管制。截至2月8日,全中国有3省65城宣布封城。

与此同时,曾最早向外界发布武汉疫情信息而遭武汉当局“训诫”的医生李文亮,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去世。该消息迅速引爆微信微博圈,并冲上热搜榜首,全屏都是中国民众的哀伤和愤怒。许多人在微博发帖要求当局向李医生及其家人道歉,对地方官员进行了大量的批评,“我想要言论自由”也成为微博最热门的话题标签之一。

据统计,截至6日晚间11时16分,有关“李文亮医生去世”在微博热搜榜获得超过两千万次搜索量、5.4亿点阅率以及73万的讨论,高居榜首。

在这个全国民众群情激愤的关键时间点,2月7日,中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网站通知表示,“经中央批准,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一个仅仅在中共眼中的普通医生之死,就值得中共中央高调派出一个高级别的调查组进驻武汉?当然,从普通角度分析,这是中共当局要平息民愤和稳定群众情绪的常规做法。但是,如果从中共高层博弈角度来讲:成为习近平反击政敌、试图摆脱被动局面的一个转机。

这很有可能是习近平在神隐6天之后,和王岐山商议之后的决策,动用王岐山实际掌控的国监委,来展开行动。

为什么要对武汉高层官员动手?因为武汉市长直接“甩锅”中央。

武汉市长“造反”甩锅中央

武汉市长周先旺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以及在公开场合中的言行比较反常。

周先旺在接受央视记者的专访时,针对外界对武汉市处理疫情不力的批评,声称他无权披露敏感信息,在披露之前必须得到中央政府国务院的批准。他说直到“1月20日国务院会议定为一类传染病,要求属地责任,我们工作就主动多了”。

周先旺的话是什么意思?在中共的官场中,下级官员敢把工作责任推给上级,等于是断了自己的官场生路,可以说是犯了官场的大忌,这是极其少见的现象。

我此前发文分析,周先旺反常言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口误,一种是有人授意他这样说。我倾向于是有中共高层领导授意他这样去说,并且给他许诺要保他平安无事。

但是,李文亮之死的意外发生,使得周先旺有麻烦了。为什么,看看习近平当局的动作、中央的舆论铺垫以及国监委调查组的组成就知道了。

习中央的舆论铺垫和动作

随着武汉肺炎疫情完全失控,习近平1月25日召开常委会,决定成立应对武汉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这是中共高层首次介入防控工作,但这距疫情爆发已有近2个月的时间,错失了最佳防控期。

2月3日中共举行应对武汉肺炎疫情的第二次政治局常委会。习近平说:应对这次疫情中暴露出“短板和不足”。

2月5日上午,武汉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举行了会议。在武汉市卫健委一位发言人称:“今天的会非常重要,不能有任何丝毫理解上的差误,如果出现任何问题,会追责,不是吓唬大家。总书记前天的会议已经提了,做不好要动刀子。”

2月6日上午,在武汉市疫情部署会上,专程派往武汉的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讲话充满火药味,她称,“各级领导干部要坚决落实党中央部署,……战时状态决不能当逃兵,否则就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解决措施不精确、落实不到位的问题。”

2月7日下午,中共国家监察委员会发布消息: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2月7日晚,在湖北省疫情新闻发布会上,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胡亚波称,向李文亮医生和所有被病毒夺去生命的同胞表示“深切的哀悼”,武汉市将全力配合(国监委)调查组做好相关工作。

官媒央视,反常地发文悼念赞扬李文亮,同时称:“这次疫情是对我国治理体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李文亮生前曾经经历的某些遭遇,正反映出我们在疫情防控和应对中的短板和不足。我们要吃一堑长一智,进一步健全国家应急管理体系,提高处理急难险重任务能力。”

舆论铺垫之前,其实湖北官场已经生变,官方消息称,中共中央批准:王贺胜同志任湖北省委委员、常委。这是疫情发生以来,中央首次调整湖北省委领导班子。

生于1961年6月的王贺胜,大学本科毕业于天津医学院卫生系卫生专业,之后,几乎一直在卫生系统工作至今。调往湖北前,他是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

从履历来看,王贺胜从1984年到1997年,他一直在天津卫生系统的学院担任职务,短暂担任天津美术学院党委书记后,在天津市卫生局局长、卫计委主任一职待了6年。2016年调任国家卫计委至今。王贺胜调任湖北或只是武汉官场生变的信号之一,从表面上看,王贺胜到武汉是专业对口,深层是接管武汉疫情防疫工作的领导权。

与王贺胜调任湖北一同传出的,还有另外一个消息:陈一新将任中央指导组副组长。

陈一新将在武汉展开“反腐风暴”?

中央指导组,作为一个临时的特殊机构,级别非常高。那么,陈一新调任副组长用意何在?除了中央政法委秘书长的身份外,过去几年来,陈一新还有一个特殊身份——全国扫黑办主任。

过去几年,全国各地掀起扫黑风暴。其中,黑龙江、河南、陕西、安徽、江西、湖南、广东以及云南力度最为突出。在上述省份中,要么一省的公安系统、政法系统主要领导悉数被查,要么或因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引发当地官场地震。这场所谓“扫黑风暴”的主要指挥者之一,正是陈一新。

值得一提的是,陈一新不仅亲自赴湖南督办“操场埋尸案”,还是派出大要案督办组赴云南省查办“云南孙小果”的指挥官。“孙小果”一案,查办的官员高达20多人,其中不乏多位副部级、厅局级的高官。

另外,陈一新曾有武汉市委书记的为官经历。外界认为,这或将是他“督战”湖北的原因之一。2016年12月,陈一新从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一职空降武汉,担任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一直到2018年3月,赴京调任中央政法委委员、秘书长。

调查组调查什么?

习近平当局派出国监委的调查组进驻武汉,名为调查医生李文亮之死,其实,李文亮从透露疫情到感染身亡的过程,情节简单,并不值得中央大动干戈去调查。

习当局要调查的真正内容,而是武汉病毒实验室病毒泄露相关秘事,最为重要的是,究竟武汉市长周先旺为何敢于做出“甩锅”中央?找出幕后操作者。

2月7日,有消息称,具有中共少将军衔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已经完全主持了武汉病毒实验室的一切工作。此前陈薇于1月26日到达武汉。陈薇被官方称作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曾于2003年SARS期间“做出医疗贡献”。

习当局正在通过调查组进驻武汉,试图扭转之前武汉政府造成的对中央不力的舆情,其实是对隐藏在武汉政府身后的高层政敌展开回击。

可以预见,随着局势发展,未来武汉以及湖北官场将会迎来强震,中央将要借谁的人头来平息民愤,值得关注。未来武汉市长周先旺的命运,将成为观察中共高层政治斗争形势的风向标。在我看来,周市长凶多吉少。

 

 

在武汉肺炎全面失控、向全国各地和海外扩散的危局下,中共湖北省和武汉市的高层官员无法再躲避,只能够硬着头皮面对公众。

1月26日,中共湖北省政府召开有关疫情防控的新闻发布会。湖北省长王晓东、省委秘书长别必雄、武汉市长周先旺出席了发布会。

这三位中共省级和市级高层官员的表现,引起网络围观。首先是戴口罩的问题:省长王晓东没戴口罩;市长周新旺口罩戴反了;别比熊秘书长戴着口罩却把鼻子漏在外面。

接下来,是湖北省长王晓东在介绍医用口罩时,刚开始说湖北省生产医用口罩有“一定优势”,湖北省仙桃市年生产108亿只;过了一会儿下面递上来小纸条,王晓东改口说,刚才说的是口误,是18亿只;放下纸条,他又读稿件时,再次改口说是生产108万只,是“万只”不是“亿只”。

最后,是记者会结束之后,三位领导竟然带头鼓掌。

三位中共省级和市级高层官员的素质,引起网络民众热议和批评,特别是省长王晓东,在重大疫情中竟然搞不清口罩的数量,如何能领导湖北抵御疫情?

其实,三位领导在记者发布会上的表现,实属正常,都是其本色表现。我们可以看到,这些中共官员一旦出现在面对公众的场合中,都表现得紧张和局促不安,举止失措、词不达意。其主要原因在于,中共官员做官的秘诀,并不需要为民众负责,只需要为上级负责即可。

中共官员只在内部会议和对下级讲废话套话的时候,可以做到气定神闲,而一旦走入服务公众的场合,立刻原形毕露,惊慌失措。

省长王晓东就算在记者会上发生再多口误,只要在对上级的工作中和“维稳”中不发生失误,都不会给自己的官位带来负面影响。

比如,1月27日,湖北省副省长杨云彦在湖北省政府的疫情发布会上表示,湖北正在为应对疫情加快调配床位和定点医院建设,全省已确定112家定点医院医疗机构收治染疫患者,开放床位近10万张,这种“10万张床位”的信口开河,都是中共高官的常态,但这些都不会成为影响其仕途的主要因素。

通过这三位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表现,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中共高层的官员,完全没有正常管理和治理一个省市政府正常运作的能力,更别说在重大的突发事件和灾情发生之后的指挥能力了,这样的官员在位,只能够给民众带来灾难和死亡。

另外,需要特别一提的是,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以及在公开场合中的言行比较反常。

周先旺在接受央视记者的专访时,针对外界对武汉市处理疫情不力的批评,声称他无权披露敏感信息,在披露之前必须得到中央政府国务院的批准。他说直到“1月20日国务院会议定为一类传染病,要求属地责任,我们工作就主动多了”。

周先旺的话是什么意思?在中共的官场中,下级官员敢把工作责任推给上级,等于是断了自己的官场生路,可以说是犯了官场的大忌,这是极其少见的现象。中共官员地位的稳固,替上级背锅是必要的素质和条件。比如说,2003年萨斯疫情,当时的卫生部长张文康“勇于”背锅被免职,但是,2003年10月安全复出,出任宋庆龄基金会副主席,2005年当选为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那么,周先旺打破惯例犯下官场大忌,这有两种可能。

一是有高层授意,让他这样去说;一是他无知不慎犯下此错误。但是,随后他的一段表现,可以推翻其中的一种可能。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赶赴武汉,在视察正在建设中的医院时,有一段视频显示:头戴帽子的周先旺突然发现李克强头上没有帽子,他立刻像变魔术一样用右手摘下帽子背在身后,由他的随从拿走,在火光闪电之间右手变空。中共官员迎合上级的细致和用心可见一斑。


这说明,深谙中共官场规则的周先旺,不大可能犯下不慎公开把黑锅甩给中央的错误。那么,周市长的公开言论是上级授意的可能性很大。

这说明了什么呢?

这说明,在事关千万上亿、全体中国民众的生死大事的时候,中共高层还在进行着激烈的内斗,并且中国民众的生命和瘟疫本身,都可以成为中共内斗的工具。从这个角度来讲,比武汉肺炎、比瘟疫更加可怕的是——中共政权的存在。

如果未来出现“瘟疫是中共内斗一方人为制造和释放出来”的惊人消息,我也不会感到太惊奇。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武汉市长周先旺未来不仅仕途会止步,可能还会成为“反腐”的对象,作为不遵守中共官场潜规则的回报。

在中共的官场中,每一个官员,都随时可能是下一个受害者。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