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政治 / 上海杨浦“红楼”事未了

上海杨浦“红楼”事未了

作者: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19-12-19 20:45, 上次修改时间: 2021-01-25 01:42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上海官场日前再现重磅人事异动,三年前从上海调往江苏握反腐实权的上海“老人”蒋卓庆,再度平调回上海,担任人大闲职。蒋是现任政治局常委韩正昔日在上海的“大管家”。由于上海杨浦区早前爆出赖昌星式“红楼”涉黄高级会所事件,而蒋也出道于杨浦。有关异动变得颇有些敏感。
上海杨浦“红楼”事未了

蒋卓庆是现任政治局常委韩正昔日在上海的“大管家”。(网络图片)

蒋卓庆是现任政治局常委韩正昔日在上海的“大管家”。(网络图片)

 

在中国官场中,上海一直被认为是江泽民一派的大本营,而习近平也经过上海进入中南海主政,近年人马密集渗透。自中共十九大后,习近平看似放过江泽民,但事实上两边斗得很厉害,最近一则由过去就时常帮习派放风的财新传媒报导的新闻,暗示上海出了大事,又要打大老虎了。

据《财新周刊》最新一期,2020年9月22日一审、年底二审判死缓并限制减刑的上海誉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赵富强,以及同案38名被告人,被控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强奸、组织卖淫、诈骗、强迫交易、受贿、行贿等罪。

根据判决书,赵富强在黄浦江北侧的杨浦区许昌路租用的办公楼等地,通过暴力等方式组织安排多名女性,长期提供吃请、嫖宿、行贿。出入此处的不仅有官员,也有国企工作人员,该场所亦被坊间称为“小红楼”。有官场势力做靠山,赵富强号称在“杨浦没有搞不定的”。

这里说的“红楼”之名,最初来自远华案主犯赖昌星当年设在厦门的“红楼”,该秘密会所备有美女供各路权贵要员淫乱,并加以偷拍,作为要挟手段。这里暗示赵富强也是使用了同样的手段,令官员们服服贴贴,听其指挥。

赵富强是江苏泰兴人,他经常为同为江苏籍的官员安排饭局,官员为其办事并受贿,接受的除了钱贿,当然还有性贿赂。赵富强会组织官员与女性周末出游并发生性关系。《财新》引述多名在此处工作过的人士表示,楼内暗藏了诸多监控摄像头,当事人被拍摄发生性关系的照片、视频。

上海市杨浦区政法系统“地震”

据说赵富强案牵扯出至少13名当地官员和国企干部,引发上海市杨浦区政法系统“地震”。此前已有杨浦区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卢焱因受贿、贪污、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杨浦区法院原院长任涌飞因受贿、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审被判有期徒刑7年6个月,2020年12月31日二审维持原判;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原副局长岑宏权也已落马。

还有杨浦区多名国有企业工作人员、派出所警察、工商所人员亦因包庇赵富强获刑,包括:平凉路派出所原所长胡程浩和副所长孙震东分别被判处4年和1年6个月有期徒刑。平凉工商所原所长吴剑磊和江浦工商所原副所长冯伯平分别被判处5年6个月和7年有期徒刑。

其实有关杨浦红楼在2019年就有多家海外媒体报导,当时的爆料说,2019年上半年,中央巡视督查组在上海起获了有关该高级会所的内部监控录像视频,视频显示的内容极其腐败,淫乱下流,不堪入目。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李强书记在调阅审看过内部监控录像视频之后惊得目瞪口呆。报导也提及已被抓的开设该座内部高级私人会所的赵姓江苏籍老板。并称案件牵出多名政法系官员。

但海外爆料中有至为敏感的内容,陆媒没有提及,据指除了前边已提到的一帮被查涉案官员,该案还涉及到同为江苏籍的中共上海市委组织部的某些主要领导,以及早年曾在杨浦区任职的现上海高官。资料显示,现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府常务副市长陈寅,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市机关党工委书记诸葛宇杰,上海市政协副主席金兴明等高官早先均出道于杨浦区。

问题还涉及到前任杨浦区委书记陈安杰和现任杨浦区委书记李跃旗,以及杨浦区委副书记兼杨浦区区长谢坚钢,还包括前后两任的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原局长与曾经出入过该高级私人会所的其他各级领导人物。

习近平敏感时间亲到上海

这些仍在位或退位的官员,未被《财新周刊》提及,而卷入事件的其他各级领导人物还有谁?会不会还有省部级以上人物?虽然官方未通报。但官方对这一案件的处理有两点不寻常,或能说明牵涉重量级大人物。

一是自2019年杨浦红楼丑闻传出海外,国内全面封锁消息,毫无动静,官方也未回应相关传闻。唯一一处在国内被曝光就是财新的这次报导。

二是习近平曾在敏感时间亲自到了上海杨浦区,有为亲信李强站台撑腰之嫌。

从官方报导看,2019年10月21日晚,上海市杨浦法院院长任涌飞被调查。10月23日晚,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副局长岑宏权被调查。10月28日,中共上海市杨浦区委前常委、区委政法委书记卢焱被“双开”并移送司法。卢焱被通报甘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干预司法,大搞钱色交易等。而习近平11月2日就到了上海市考察调研。当天下午去到杨浦区滨江公共空间杨树浦水厂滨江段,除了副总理刘鹤和中办主任丁薛祥,习的两名驻在上海的亲信李强和应勇全程陪同。

当时习近平刚开完四中全会就紧急赶到上海,未必只为稍后举行的进博会开幕走过场,还可能涉及隐秘事项。

要知道,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当年本身就统领江苏帮,江苏籍人士大举扎堆上海。江的侄子、前上海政协主席吴志明2002年至2012年曾掌上海政法委长达10年,号称上海“政法王”,官商界勾连的江苏帮仗“刀把子”横行上海,这次上海政法界卷入色情会所丑闻,吴志明当然不能脱身。

将满69岁的吴志明2018年退居全国政协委员闲职,按官场规律,离开实权职位之后正是容易出事的节点。但因为江泽民这顶最大保护伞,牵扯高层内斗,令上海时局微妙。

上海历来是江泽民家族的利益地盘,尽管据信习近平和江泽民在中共十九大有妥协,暂时没有触动江家,但中共内斗从来没有停止,表面风平浪静之下是你死我活。习近平早前亲赴上海杨浦,不排除有秘密任务。因为牵扯到江泽民家族,以及要端掉整个上海官场江苏帮,绝非小事,习不站台,上海市委书记李强也摆不平。

习家军占据上海管治核心

近几年上海的人事动作也比较敏感。主要是江泽民上海帮、江苏帮,以及习家军的势力消长。

2017年5月至今的中共上海十一届市委班子已经更换大半。该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上,江家官场代表韩正入常,对江泽民家族未必是好事,等于老巢失去有力保护。也是江家帮的杨雄卸任上海市长后,经过习中央几轮打散的轮调,目前上海帮人马七零八落,习家军占据管治核心。

现在的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是习近平在浙江的大秘,在这基础上,习派人马纷纷占据要津。去年至今一年间,除了传是副总理刘鹤妹夫的上海市长龚正上任,现任上海纪委书记刘学新是王岐山的中纪委旧部,与龚正在海关总署有仕途交集。去年8月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旧部、上海公安局长龚道安落马后,12月上旬,习亲信王小洪的旧部、河南公安厅长舒庆调任上海公安局长。8月底,栗战书的铁哥们于绍良出任上海副书记兼任上海政法委书记。

早在李强在2017年10月到任之后不久,香港媒体爆料,上海市委统战部副部长,戴晶斌于11月2日在市委统战部6楼上吊自杀,传被举报违法违纪。几天后,美国“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爆料称,11月8日与上海来的一个代表团见了面时,上海代表团告诉他,现在上海“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大家担心晚上被带走,被‘双规’”。

这些信息都显示,在江派韩正离开上海,李强入主开始,上海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肃杀时期。一帮历来亲近江家的官员随时会被以贪腐之名整肃。

目前《财新周刊》放出这篇介绍杨浦红楼大案的专稿,应该就是风向标,要揭盅了?

 

 

日前陆媒深度揭秘上海杨浦区政法系统给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以及卷入性贿赂丑闻。据悉,上海市杨浦区存在类似当年福建厦门赖昌星式红楼的私人高级会所淫乱事件,习近平亲信、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在审看过内部监控录像视频之后惊得目瞪口呆。

据《财新周刊》最新一期报导,2020年9月22日,上海二中院对上海誉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誉升投资”)的实际控制人赵富强等38名被告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强奸、组织卖淫、诈骗、强迫交易、受贿、行贿等罪一案宣判。决定对赵富强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对其他37名被告人分别在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至20年之间量刑。

根据判决书,赵富强在黄浦江北侧的杨浦区许昌路租用的办公楼等地,通过暴力等方式组织安排多名女性,长期提供吃请、嫖宿、行贿。出入此处的不仅有官员,也有国企工作人员,该场所亦被坊间称为“小红楼”。资本和人脉的积累,使得赵富强日渐膨胀,号称在“杨浦没有搞不定的”。

赵富强在一审宣判后提起上诉,二审于2020年12月30日开庭审理,宣判维持一审判决。

《财新》报导称,现年47岁的赵富强来自江苏泰兴农村,早年做裁缝,上世纪90年代落脚在上海的中心城区杨浦。此后他从裁缝转为经营两间提供卖淫服务的美发店,在后来成为商铺租赁的“二房东”,凭借套路租赁等手段完成早期资本积累,并注册成立多家公司。近几年,参与动迁清场而逐步拿到大量国企房源,被捕前,赵富强再度转型经营餐饮连锁店,“汇吃汇喝美食城”已在上海三个区开设。

据在赵富强的美发店工作过的一名女员工描述,赵富强从保姆介绍所将她招聘过来,嘘寒问暖后发生性关系,再以“会负责一辈子”、“一起为家赚钱”等话术说服她卖淫,但并未支付工资,仅在年底给一些生活费。如女性有所不从,赵富强或殴打,或威胁将卖淫之事告知其老家亲属。这名女性说:“赵富强是个魔鬼。”

据判决书,赵富强的前妻之一宗某也在其美容店里卖淫。她供称,赵富强告知如果被警方查处,就否认有卖淫活动,且不能交代出他的名字,有时也让卖淫女使用假身份。在美发店工作过的多名女性,也先后成了赵富强的妻子以及其公司的核心成员,分管财务、内资等部门。

法院在判决书中认定,赵富强为长期控制女性,满足个人淫欲,以招聘总裁助理为诱饵,采取在聘用合同中默认陷阱、不断灌输淫秽思想等手段玩弄女性;通过当众侮辱、肆意殴打、限制自由等手法残害女性。

赵富强还犯诈骗国有资产罪。判决书记录了赵富强五起涉及国有资产的犯罪,骗取市政拆迁补偿款及租金等共计5400余万元,其中两笔造成杨浦商贸和杨浦城投分别损失超过2000万元。

另有报导说,这次红楼事件是赵富强第九个老婆举报的。据说她和赵富强离婚要补偿费200万,赵只给她60万,并威胁她说谈不拢就灭了她,于是她挺而走险拿着录像盘找到中央巡视组揭发举报,并在家中搜出300多盘录像带,杨浦区只要有点职权的都在其中。

2019年5月15日,时任杨浦区委政法委书记卢焱向赵富强通风报信,称抓捕在即,让其尽快离沪。之后赵富强当晚带着多部手机和三名女性开车逃往江苏泰兴老家。翌日13时许,警方在泰兴将赵富强等人抓捕归案。

据悉,中央巡视督查组将搜查出的监控录像视频交给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审看。李强在审看过内部监控录像视频之后目瞪口呆,当场表示惊讶无比。

随着赵富强案被揭开,上海市杨浦区政坛也发生地震。赵富强案牵扯出至少13名当地官员和国企干部。

据官方消息,杨浦区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卢焱因受贿、贪污、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

杨浦区法院原院长任涌飞因受贿、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审被判有期徒刑7年6个月,2020年12月31日二审维持原判。

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原副局长岑宏权也已落马。

杨浦区还多名国有企业干部、派出所警察、工商所人员亦因包庇赵富强获刑,其中包括:平凉路派出所原所长胡程浩和副所长孙震东分别被判处4年和1年6个月有期徒刑。平凉工商所原所长吴剑磊和江浦工商所原副所长冯伯平分别被判处5年6个月和7年有期徒刑。

杨浦商贸的梁超、李斌、朱建平因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寻衅滋事罪、受贿罪分别被判处8年、10年6个月和7年。卫百辛的王爱庆因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受贿罪被判处7年6个月,另有上海五环大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上海黄浦公共租赁住房运营有限公司的三名国企工作人员获刑。

另外,杨浦区检察院批捕科(即侦查监督科,在捕诉合一改革后已更名为第一检察部)科长涉案已经跳楼自杀。

 

 

据中共上海《解放日报》12月18日报导,原任江苏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的蒋卓庆,已接替殷一璀担任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

殷一璀出生于1955年1月;蒋卓庆出生于1959年8月,比殷一璀小4岁。蒋卓庆曾在上海学习、工作了39年,2016年由上海副市长调任江苏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后兼省监察委主任。这次是时隔3年后他重返上海市任职。

观察人士认为,相较而言,蒋在江苏担任的是省纪委书记和监察委主任,手握实权,但回上海任职人大,实属闲散安置。

蒋卓庆是韩正多年“大管家”

公开资料显示,蒋卓庆是浙江慈溪人,曾长期在上海市财政局任职,曾任上海市财政局(市地税局)副局长,2002年,蒋卓庆任杨浦区委副书记、代区长,后任区委副书记、区长。

2006年7月17日,中共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局长祝均一因涉嫌违规使用32亿元社保基金而被隔离审查,涉案金额达百亿人民币的上海社保基金案也随之浮出水面。次月,蒋卓庆调任上海市劳动保障局局长。

2008年,蒋卓庆转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2010年兼任上海市财政局局长、党组书记。2013年3月,蒋卓庆身兼数职,任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市政府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市孙宋文管委主任。4个月后,他出任上海市副市长,成为副部级官员。分管城乡建设和国土资源、水务、交通港口、环保、民防抗震等工作。

2016年10月,蒋卓庆首次离开上海,调任江苏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2018年1月当选为江苏省监察委主任。

现任政治局常委韩正是自2003年至2012年曾任中共上海市长,2012年12月至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之前,担任上海市委书记。

而蒋卓庆自2008年2月开始担任中共上海市府副秘书长约5年时间,此期间韩正主持中共上海市政府工作。韩正升任上海市委书记后,次年(2013年)3月,蒋卓庆升任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市府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同年7月升任上海副市长,一直是韩的“大管家”。

蒋卓庆早年任职地杨浦爆官场淫乱腐败窝案

值得注意的是,蒋卓庆曾任职的上海杨浦区,近期正卷入一桩丑闻,也触及一大帮仕途经历杨浦的前任官员。

就在本次人事异动前不久,上海政坛接连出事,且事发杨浦区。

10月21日晚,上海市杨浦法院院长任涌飞被调查。10月23日晚,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副局长岑宏权被调查。10月28日,中共上海市杨浦区委前常委、区委政法委书记卢焱被“双开”并移送司法。

更具爆炸性的消息是,多家海外媒体报导,杨浦区存在类似当年福建厦门赖昌星式红楼的私人高级会所事件。

据称,今年上半年,中央“除恶打黑”巡视督查组在上海起获了有关该高级会所的内部监控录像视频,视频显示的内容极其腐败,淫乱下流,不堪入目。

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李强书记在调阅审看过内部监控录像视频之后惊得目瞪口呆。目前,开设该座内部高级私人会所的江苏籍老板赵国富已被警方控制。

有关消息未获官方证实,但中纪委官网10月28日通报上海市杨浦区委前常委、区委政法委书记卢焱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时,卢焱被指做“两面人”,甘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干预司法,大搞钱色交易等。

卢焱也是江苏籍人士,今年7月29日落马,今年8月28日被正式批准逮捕。有消息指,卢涉嫌为涉黄高级会所当“保护伞”。

据悉,杨浦区这次官场地震已牵出多名官员。除了前述的卢焱、任涌飞和岑宏权等人,杨浦区检察院批捕科科长传已畏罪自杀。有消息称,在杨浦区检察院内也极有可能要被拿下一、二个至少对应二级或三级高级检察官的人物。

据美国海外电视网相关消息,该案还涉及到同为江苏籍的中共上海市委组织部的某些主要领导,以及早年曾在杨浦区任职的现上海高官。而现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府常务副市长陈寅,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市机关党工委书记诸葛宇杰,市府副市长宗明以及市府副秘书长金兴明等领导早先均出道于杨浦区。

消息说,该案还涉及到前任杨浦区委书记陈安杰和现任杨浦区委书记李跃旗,以及杨浦区委副书记兼杨浦区区长谢坚钢,还包括前后两任的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原局长与曾经出入过该高级私人会所的其他各级领导人物。

本次从江苏调回上海的蒋卓庆,在杨浦区同样根基深厚。

目前,杨浦区这一震动上海官场的事件,暂未见有进一步的动静。由于上海是江泽民的政治老巢,韩正本是上海江家帮官场代表,而现任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市长应勇均被认为是习近平的亲信,官场权斗会否激化,动向有待观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