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政治 / 曾庆红家族的晴雨表

曾庆红家族的晴雨表

作者:看中国记者李林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21-10-07 17:07, 上次修改时间: 2021-10-07 17:07
贡献者:淳真(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2021年10月4日晚间,继恒大之后又一家百亿级别的房企宣布债务违约。花样年控股(01777.HK)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有2.06亿美元的票据于当日到期,但花样年未能按时付款。去年1月17日,花样年集团正式宣布,任命曾宝宝担任花样年地产集团CEO,此外,曾宝宝还担任花样年中国集团战略规划委员会主席。曾宝宝是花样年控股股东之一并为公司最大股东,也就是公司真正的老板、实际控制人。多年来,她推动董事长潘军成为花样年操盘手,全权负责公司的业务,自己则隐在幕后居多。
曾庆红家族的晴雨表

习近平当局重申没有“铁帽子王”,就是在警告曾庆红。(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习近平当局重申没有“铁帽子王”,就是在警告曾庆红。(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许多读者也许还不熟悉曾宝宝是谁?她有一个有名的父亲叫曾庆淮,曾经是香港和内地政、商、文圈子内的风云人物。曾宝宝有一个更有名的大伯叫曾庆红,曾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组织部部长、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中央港澳领导小组组长、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

花样年管理层长假中被紧急召回开会

一位花样年管理层10月4日晚间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们刚从7天“十一”长假中被紧急召回开会,公司通报了出现债务危机,目前总额达10多亿美元的境外债务,可能无法按期兑付。

该报料人还透露,在上周三(9月29日),花样年将旗下唯一盈利的优质资产、上市公司彩生活物业卖给了碧桂园,以换取不超过33亿元人民币(5.11亿美元)现金。

该报料人称,因为是闭门会议,她无法说得更多。她进一步透露,现在员工的工资还能正常支付,但从6月以来,员工的报销和各种经费已经出现问题。她称,特别是在中共20大之前,作为曾经的红色权贵家族企业的花样年,还可能遇到更大的麻烦。作为高管的她,可能面临失业。
当年跳得欢,现在拉清单

当年,一大批政、商、文圈子内的大腕级人物围在曾庆淮身边;更大一批从中央到地方从国内到国外的高官巨商围在曾庆红身边。

正因为有一个厉害的爹,有一个更厉害的大伯,2009年花样年在香港上市时,风光无限。据港媒报道,2009年11月,花样年公司的投资者推介会,成为一场香港名流的聚会,除曾庆淮为女儿助阵外,到场的还有郑裕彤、刘銮雄、张松桥、蔡志明等多位香港富商巨头。郑裕彤、张松桥等都认购了花样年的股份。曾宝宝作为公司创办人兼执行董事和大股东,拥有65%的股票,市值约70亿港元。

花样年官方通告中,对曾宝宝特质的评价是:“快准狠、买卖人、毒舌”。外界称之为“专业玩家”。曾宝宝的微博名叫“宝Fantasia”。Fantasia有“狂想曲、幻想曲”之意。

2020年1月17日,曾宝宝任花样年地产集团CEO时,她自信满满,计划在深圳、北京、上海、武汉、成都五大区域,全面扩展其事业版图,业绩目标是销售破千亿。

然而,仅仅过了一年多,财旺业盛、无惧无畏的曾宝宝,却迎来了空前的财务危机。一位资深地产界高管李先生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花样年现在的净负债率约72%。官方公布的三条红线,如剔除预售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净负债率大于100%、现金短债比小于1,花样年踩中了一条,属于黄标。虽然在地产企业中还不算最坏的,但花样年抛售最赚钱的物业这一块,意味着其融资确实出现了很大的问题,难以为继,只能断臂求生。李先生并暗示,事件可能涉及中共高层的内部斗争。

李先生披露,2020年在重庆拿了一块地,结果一直都没动,也是缺钱。它现在曝出来债务到期,没有承兑。物业公司相对于是优质资产。把这么好的优质资产卖掉了,就是憋慌了。李先生表示,花样年很有来头,是曾家的;现在债务违约,至于原因,外界传说很多版本,说不清楚它背后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曾庆红大势已去 曾宝宝厄运不可逆转

众所周知,中共经济实际是权贵经济。中共有权有势的人,其家属子女占据了“中共国”最有钱的行业和职业。中共的银行就是为权贵子女开设的。中共的金融机构就是为权贵子女服务的。

曾宝宝当年之所以能够“闷声发大财”,不是她有什么出众的才华或超人的秉赋,而是她有一个可以直通中南海的爸,一个“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的大伯。

曾庆红曾是中共独裁者江泽民最重要的“军师”,中共江派第二号人物,权倾朝野,影响遍及海内外,是中共党政高官、金融巨头、富商大款争相讨好的对象。

正因为中共最高层有曾庆红罩着,曾宝宝才成了“香饽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赚得盆满钵满。

如今,中共最高层权力斗争,集中体现在习派与江派之间的斗争。由于江泽民已经95岁,可能卧床不起,是个“活死人”,习派与江派的斗争,实际上是习、曾斗。

习想谋求在明年中共二十大上“三连任”,曾想在二十大前把习赶下台。为此,习、曾一直在进行激烈的斗争。

1月29日,习以最快速度杀了原华融集团董事长赖小民。赖是以曾庆红为首的“江西帮”重要成员之一。

习搞的政法大清洗,旨在从曾庆红亲信手中将政法大权夺到手。前任和现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郭声琨,都是曾庆红的亲信。

习整肃阿里巴巴、滴滴出行、明天集团、华信集团、海航集团、恒大集团等,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些大公司与曾庆红等家族关系密切。比如,明天集团实际控制人肖建华,被认为是曾庆红家族在金融市场圈钱的“白手套”。肖建华仅从包商银行这一家银行圈走的钱,就高达1560亿元人民币。

习打掉政法“六虎”----孙力军、邓恢林、龚道安、王立科、刘新云、傅政华,加上被认为涉嫌刺杀习近平的江苏省公安厅刑侦局局长罗文进,皆因为他们都是江、曾派系的“政治打手”。

习当局重申没有“铁帽子王”,更是在警告曾庆红。早在中共十九大前,江、曾就被认为是中共内的“铁帽子王”。习、曾一路斗下来,曾已明显处于劣势,这正是曾宝宝厄运接二连三的真正原因。

善恶到头终有报

10月4日晚9点57分,花样年集团创始人兼地产集团CEO曾宝宝发布微博,分享了一张图片,上面赫然写着两个英文字“DARKEST HOUR”,翻译成中文,就是“至暗时刻”。曾宝宝曾经依靠着曾庆红的权势“闷声发大财”,也必然随着曾庆红大势已去而倒楣。她真正的“至暗时刻”或许还没有到来,习近平最终清理曾庆红家族的时候,那将是比现在更加灰暗,应了“善恶到头终有报”这句名言。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