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政治 / 四中全会神秘会场深陷政变大戏

四中全会神秘会场深陷政变大戏

作者: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19-11-01 22:19, 上次修改时间: 2019-11-01 22:19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中共第十九届四中全会进入第四天,会议地点京西宾馆密不透风,没有传出多少细节内容。但网上有传闻,为防止反习近平势力大集结,所有与会官员在会议期间都被严密监控,遭变相软禁。神秘的京西宾馆在中共建政后深陷政变事件。
四中全会神秘会场深陷政变大戏

神秘的京西宾馆在中共建政后深陷政变事件。(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路1号,一座苏式建筑的周边戒备森严,这里是被称为中国“会场之冠”的京西宾馆。一连四天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在此已进行到最后一天。

据《新京报》微信号“政事儿”报导指,京西宾馆堪称最神秘,只有门牌而无招牌,该地在北京羊坊店和复兴路交界处,马路对面是军事博物馆、中央电视台。只有门牌:“羊坊店1号”。

报导还说,京西宾馆的安保森严,身份证、工作证、记者证都不管用。

官方发布的资料显示,京西宾馆一直是军事化管理,由中共军队直接控制,是中国唯一不对外营业的大型内部宾馆。建馆初期,主要为军队内部接待及外宾服务,后来发展到为中共党政军召开各种内部会议服务,即为政治活动服务,排除商业行为。

据介绍,毛泽东发动文革期间,1967年1月19日在京西宾馆召开的中央军委碰头会上,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等老帅斥责江青、康生、陈伯达等人打倒军队老干部和搞乱军队,并且拍了桌子,这就是著名的“大闹京西宾馆事件”。而在文革中最疯狂的年代,京西宾馆成为一大批老干部躲避冲击的藏身之所。造反派企图强行进入京西宾馆揪人。有人在京西宾馆得到保护,也有人在京西宾馆被批斗或被逮捕。

在文革结束后,中共搞“改革开放”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对“四人帮”审理工作会议、1989年六四事件后赵紫阳遭撤职的十三届四中全会,以及邓小平向江泽民交权的十三届五中全会等,都在京西宾馆召开。

据说,中共党代会、中共两会虽然在北京大会堂举行,但外表低调、氛围神秘的京西宾馆,才是真正作出幕后决策的地方。

据统计,京西宾馆平均每年召开444次会议,几乎天天有会,有时一天不止一个会。

京西宾馆的涉政变权斗大戏,到了习近平上台前后颇为火爆。

据香港出版的《周永康和谷开来》一书披露,2011年,即中共十八大召开的一年前,在一次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上,周永康大谈让薄熙来“十八大入常”。周永康说,薄熙来担任政法委书记分量都轻了,应该同时分管中纪委和政法委。当时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及李克强等人均表示不同意。

周永康还自曝觊觎国家主席位置,声称国家主席不一定非要常委担任,可以由退下来的人担任。这让习近平非常生气。

2012年,王立军事件发生后,美国媒体曝光了王立军移交美领馆的材料中,有关于薄熙来、周永康联手图谋发动政变、最终废掉习近平的计划。

2012年9月28日中共中央宣布了对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双开”处分。在这之前的2012年5月初,200名中共高官参加了京西宾馆的会议,胡锦涛在这个会上拍板,让周永康形同“裸退”,交出权力,失去了指定政法委接班人的权力,让周永康与薄案切割,只等着十八大后下台。同时,中南海高层达成“默契”,周永康可高调露面来营造表面的“和谐”、“稳定”,以确保十八大权力顺利交接。

但曾庆红和周永康暗中“毁约”,并不断地制造各种事件搅局。周永康表面装“答应”,但背后一直暗算习近平、胡锦涛,胡、习与周永康之间的“协议”流产。

据港媒《凤凰周刊》报导披露,周永康在中共十八大之前拉帮结派,试图继续留任,甚至企图升任中共人大委员长,当某些势力的后台老板。

2014年7月,周永康倒台。

另据海外媒体披露,薄熙来被“双规”后,周永康、令计划曾在京西宾馆进行秘密餐会。京西宾馆被令计划视为“最可靠的政变基地”。

2014年12月落马,已被关在秦城监狱的前中办主任令计划,官方确认其涉获取大量“党和国家大量核心机密”罪,传牵涉京西宾馆。据说令计划被抓后供出了时任京西宾馆总经理刘存水。

海外媒体消息称,令计划从担任中办副主任后,就经常在京西宾馆进进出出,成为这家宾馆的座上宾,进出迎送的待遇堪比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而每次安排令计划在京西宾馆吃喝玩乐的,就是京西宾馆总经理刘存水。

因为知道令计划喜欢古玩字画,刘存水暗中投令计划所好,用雅贿的办法助其如愿。令计划则通过刘存水对京西宾馆会议代表的电话进行监听,因此掌握了许多省部级以上高级干部的隐私和爱好。

令计划落马后,官媒环球网发表社评称,野心和私欲极度膨胀断送了令计划。

在近日进行的四中全会召开前夕,习近平与反习势力激斗传闻四起,声势震天,人事调动频繁。有消息指出,所有与会人员都在这四天中被严密监控,很难联络,以保整个会议平顺不出错。

美媒《纽约时报》指,四中全会要努力解决的是让习近平更为担心的潜藏危险:失衡、分裂和不忠。习近平将通过四中全会加强“政治防火墙”。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今天(31日)落幕,这个中共帮内秘密会议比北戴河会议还保守严密。即使小道消息也不多。传闻最多的是有关习近平的接班人选,已达四人。法媒认为,习近平治下接班人的问题总会在某种时机出现并引起关心,这是因为一天没有接班人,中共内部不放心。中共黑箱政治之下,有关习接班人,还不知道要封锁多久,但现实却不能再捂了。

法广10月31日刊文指出,在特殊情况下,中共政治局会议的情形有时也能通过小道释放。但这次四中全会却很少,在会议之外,传得最多的是习近平会不会指定接班人的问题。

文章指出,四中全会之前公布了此次会议的主要内容,包括审议及通过所谓“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文件。文章说,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让许多人警惕,因为习近平或想利用现代化手段强化专制管理能力。

文章说,在官方公布的日程表上,没有人事问题的讨论,但四中全会会否出现重大人事变化却在坊间热谈。这是为什么呢?到底谁最关心中共的人事变化?是中国老百姓还是外间的媒体或者观察人士更为关注,或者是中共党内有人放风?

文章引用吴祚来说法指,“许多人讨论中共继承人问题,并不是关心中共或习共,而是一种焦虑,因为中国是人治,下一任决定中国的黑暗度,或黑暗持续度。”

习近平在去年中共两会废除了国家主席任期制,之前在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上,也废除中共隔代指定接班人的家规,给自己创造了继续任期的可能。

法广文章说,其实是中共自身担心所谓“千秋万代”的企图落空。比如毛泽东一直当主席当到死。但人总是要死的,一天没有接班人,中共内部不放心。

四中全会之前,突然先后爆出一共4名习的接班人选。

其中,路透社引述中共官员的消息说,有几个中共官员有望接替习近平:59岁的陈敏尔、60岁的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和63岁的广东省委书记李希。

而亲中港媒《明报》则称,习近平的接班人可能在四中全会上露面,可能是陈敏尔和56岁的中共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

陈敏尔被指是习近平的亲信。习主政浙江时,陈任浙江省委宣传部部长。习上台后,陈一路高升,2017年7月陈接下落马的孙政才职位,出任重庆市委书记。

而胡春华曾是中共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河北省长,并曾主政内蒙古和广东,去年3月两会上任副总理。据传他是前朝胡锦涛的指定接班人。而习让胡春华入常据说是为了平衡党内派系。

陈敏尔和胡春华两人皆是在2017年10月召开的十九届党代会时所预估的可成为常务委员的下一任领导接班人。但最终两人都没有入常。

《明报》的报导还说,有关四中全会的传言还包括中共最高领导班子政治局常务委员的人数由现在的7人增至9人,把两名可成为习接班之人任命为新任常务委员。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陈敏尔和胡春华二人进入常委会这件事值得怀疑,原因之一是至今没见到官媒对这两个人有特别的宣传。

不过官方对陈、胡二人其实是有宣传的,比如,10月15日,陈敏尔在重庆会见了有新加坡总理接班人之称的新加坡副总理王瑞杰。王瑞杰在出席陈敏尔所设的晚宴时说:“我们希望此次会议能为我们(两国)下一代领导人铺路,加强我们的双边关系”。陈敏尔则说,通过此次会议,他深刻体会到两国政治高层的意图及合作方针。

中共大外宣《多维》高调报导了此事,并强调了王瑞杰的接班人身份和两人的呼应话语。这被一些观察家认为是有暗示陈敏尔的接班意味。

另外,胡春华近期因为当局的”脱贫”事务频频亮相,也被认为是有接班人的影子。

法广表示,所有传言透出的一个核心问题,一直是习近平要不要接班人的问题。习近平一日不要接班人,中共内部一日“军心”不得稳定。悖论是,习近平一日确定了接班人,他的终身制就宣告终结,强人时代宣告终结。

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共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虽然习近平完全可以效仿毛泽东,先后指定了几个接班人,前有刘少奇,后有林彪,后者的地位甚至被写进了党章,但结果是前者在毛泽东发动的文革中死无葬身之地,后者带了全家除了女儿林豆豆,坐着三叉戟葬身蒙古温都尔汗。

法广质疑,习近平越是忌讳谈的接班人问题,外界越是纷传不已,如果是有人在放风,那又是为了谁的利益?故此四中全会前突然刮起的这股风很诡异。因为全会结束的公报也许不会留下任何有关这方面的痕迹,中共内部永远没有停止的黑箱作业。但现实是,习近平第二任期已经走了大半,他的接班人问题,还能封锁多久?

 

(法广RFI)中共四中全会进行到了最后时刻,一如既往,这个会议是秘密的,闭门的,只有小道消息飞传。在特殊情况下,中共政治局会议的情形有时也会通过小道消息传出来。这次在会议之外,传得最多的是习近平会不会指定接班人的问题。

四中全会闭门开,之前公布了此次会议的两个主要内容,审议及通过‘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文件。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被认为是老生常谈,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则让许多人更加警惕,被指是习近平想利用现代化手段强化专制管理能力,企图通过大数据,区块链,社会信用制度,把全民监督数字化,籍此箝制言论自由,强化网络审查以及人脸辨识系统与加强防火长城,严密封锁境外网站解构翻墙软件,实现以现代化高科技去严格阻断一切不利于其专政统治的任何外界资讯进入中国。有些人害怕掉进大数据陷阱,因为在社交网络发一个不合时宜的帖子弄不好都会被举报,这种担心不是没有理由的。

撇开官方的说辞,四中全会会否出现重大人事变化却在坊间热谈,在官方公布的日程表上,没有人事问题的讨论,但是为什么外界关于人事问题的议题最热,到底谁最关心中共的人事变化?是中共任何人事变化都只能承受的中国老百姓在关心?还是外间的媒体或者观察人士更为关注,或者是中共党内有人放风?吴祚来则认为,“许多人讨论中共继承人问题,并不是关心中共或习共,而是一种焦虑,因为中国是人治,下一任决定中国的黑暗度,或黑暗持续度。”

习近平治下接班人的问题总会在某种时机出现时引起关心,最主要的就是习近平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也废除中共隔代指定接班人的家规,给自己创造了终身制的可能。他制造的这种情形与其说中国人民担心因为中共后继无人而不能长治久安,倒不如说中共自身更担心“千秋万代”的大业意外脆断。毛泽东一直当主席当到死,邓小平吸取了这个教训,废除了领导干部终身制,习近平搞复辟,虽然要定于一尊,但人总是要死的,一天没有接班人,中共内部不放心。

这次伴随着四中全会流传最广的说法是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与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要入常,前者是习的亲信,将来可能的继承人;后者是前朝胡锦涛的指定接班人,那个隔代指定的不成文规矩已在习近平手上作废,据指让他入常是为了平衡党内派系。最成问题的是习近平越是忌讳谈的接班人问题,外界为什么越是纷传不已?如果是有些人在放风,那又是为了谁的利益?总之,四中全会前突然刮起的这股风,很诡异。过几个小时,全会结束,公报也许不会留下任何有关这方面的痕迹,但是,人们怀疑的是中共内部永远没有停止的黑箱作业。

上述传言透出的一个核心问题仍然是,一直是习近平要不要接班人的问题。习近平一日不要接班人,中共内部一日“军心”不得稳定。悖论是,习近平一日确定了接班人,他的终身制就宣告终结,强人时代宣告终结。也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共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习近平完全可以效仿毛泽东,毛泽东不是先后指定了几个接班人,前有刘少奇,后有林彪,后者的地位甚至被写进了‘党章’,结果,前者在毛泽东发动的文革中死无葬身之地,后者正红得发紫,中南海突然传出了林彪全家除了女儿林豆豆,坐着三叉戟葬身蒙古温都尔汗的可怕消息。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我对陈敏尔和胡春华二人进入常委会这件事存疑,1,到目前为止,我没见到官媒对这两个人有特别的宣传,假如他们要入常,按说是该有特别宣传的。2、陈胡二人入常,意味着七常委制要改成九常委制。常委人数的变动不是小事,根据以前的情况,常委人数的变动都是发生在党代会上,没有在中央全会上就改动的。”

从习近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以来,关于中共党内批评习近平的声音越来越多的说法很多,纽约时报不久前的报道也谈到七月份中共的内部斗争。但是,在北京学者荣剑看来,中共“没有党内斗争,这个党已经失去了党内斗争的能力”。关于习近平要恢复党的主席制度的说法,荣剑认为,“是不是主席制不重要,有没有储君制也不重要,权力定于一尊,早晚有交权的一天,关键是身后事”。“重要的还是接班人,预未必立,不预则不稳,预与不预,两难之间。又面临着独夫体制的固有挑战,谁能做衣钵传人?”

习近平第二任期已经走了大半,他的接班人问题,还能封锁多久?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