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政治 / 曾庆红挑拨习近平与亲信的关系

曾庆红挑拨习近平与亲信的关系

作者: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20-08-14 00:45, 上次修改时间: 2022-02-03 01:05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外界预料习近平明年将展开第三任期,不过其连任之路满布绊脚石。外媒分析,无论从党内利益分配,社会治理到中国经济前景,政治接班人,乃至蠢蠢欲动的反习势力,习近平恐将面临更多挑战。
曾庆红挑拨习近平与亲信的关系

习近平和李克强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图片来源: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习近平和李克强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图片来源: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对于习近平来说,2022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今年新年伊始,习近平在中共高层中的两位重要盟友王岐山和栗战书,各有一位前手下被判死缓。有分析认为,习近平的政治同盟可能被反习势力离间了。

这两名被判重刑的人,一个是中共中央巡视组前副组长董宏于1月28日被判死缓;另一个原贵州省委副书记、贵州省政协主席王富玉于1月17日被判死缓。其中董宏是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当之无愧的“大秘”,而王富玉也是中共政治局常委栗战书以前的副手。

巧合的是,王岐山与栗战书都是习近平的重要政治盟友。

中国问题专家季达表示,王岐山和栗战书堪称习近平的左膀右臂。他们二人的手下被重判,说明他们与习的关系出现了裂痕,他们与习的政治联盟可能被反习势力离间了。这意味着中国的政治平衡被打破,中共最高层出现很大的变数。

习近平上台以后清洗了大量江泽民派系人马,得罪了很多人,因此党内有大量的反习势力。如今中共最高权力再分配的二十大将于今年下半年召开,习近平一直谋求连任。季达表示,因此中南海各方势力的博弈将会更加激烈,非常大的风暴即将到来。

外界发现,董宏、王富玉之间竟有惊人的相似之处。首先在年龄上,董宏今年69岁,王富玉今年70岁。其次两人的罪名一样,受贿的金额也差不多,董宏被指控非法收受财物折合超过4.63亿元,王富玉被指控非法收受财物折合4.51亿元;此外,两人被判决的刑罚一样,而且两人被判刑时间仅隔11天。

董宏的案子引起外界关注的,主要是与王岐山密集的仕途交集,1998年,王岐山担任广东省副省长时,董宏为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王岐山调京后出任中共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主任,董宏紧跟随任办公室的产业体制司长。2002年,王岐山出任海南省委书记,董宏也担任海南省委副秘书长。2003年,王岐山任北京市长,董宏也跟着担任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2012年,中共十八大之后,王岐山跻身中共最高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并出任中纪委书记,董宏也跃升成为副部级巡视专员。

根据官媒报道,董宏正式落马的时间是2020年10月,官媒随后描述他是一个“内鬼”。有分析指,“内鬼”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内奸”,董宏被视为内奸,肯定要比官方给出的这个时间早得多。董宏其中纪委副部级巡视专员的身份,令无数贪官闻风丧胆,但究竟董宏做了什么事情而被视为“内奸”的?是否与王岐山卷入党内斗争有关,这是值得疑问的。

而王富玉也曾与栗战书两度共事。在王富玉深耕贵州省逾13年期间,曾是栗战书主政贵州时的副手,即贵州省委副书记。此前,二人在河北省还曾共事数年。王富玉从1982年至1986年任河北省委办公厅秘书,1986年至1989年先后任河北省获鹿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书记。而栗战书从1983年至1985年任河北省无极县委书记,1986年至1990年任共青团河北省委书记。

2021年12月底,中共人大委员长栗战书罕见缺席政协新年茶话会,隐身两周后,栗战书现身于1月11日的中央党校开班式,引起外界普遍猜疑,不少观察人士指是其健康出了问题,但亦有评论认为这是今秋二十大前的党争问题。

 

 

随着中共二十大日期临近,中共各省市地方官场已经开始大洗牌。从2021年年底至今,习近平与党内反习势力反复过招,中共政坛一出出大戏接连上演。1月6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也传递出一些激烈权斗的信息。

栗战书是否已经失势?央视没有传递任何信息

外界一直关注中共人大委员长栗战书是否出席了会议。但是央视新闻联播依旧用读稿的方式交代会议状况,却始终看不见会场画面。当天中共常委听取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的党组工作汇报,及中共中央书记处工作报告。会议由习近平主持。

新闻联播这种播报方式是依循惯例,过去几年也都没有转播过现场画面。但也有观察人士提出,目前围绕栗战书有各种传言,如果他平安无恙,北京为何不借这场会议让他露面辟谣,甚至只要在文字报道的最后列出与会常委的名字就可以遏阻传言。

栗战书自从缺席去年年底的政协茶话会后,就一直没有露面。海外有关他失势、被查的传闻愈演愈烈。然而,中共驻斯里兰卡大使馆官网1月5日报道一篇简短消息说,中共大使戚振宏当天会见斯里兰卡议长阿贝瓦德纳,当面转交了中共人大委员长栗战书的新年贺卡。也算是在绕弯释放了栗战书平安的信号。

挑拨习近平与亲信的关系 曾庆红等人屡施离间计

外界分析认为,在栗战书背后,习近平与反习势力正展开较量,从习近平去年3月为人大扩权来看,他是将栗战书掌握的人大常委会当作20大权斗的主要战场之一,然而这之后人大常委会几次开会都没有通过任何有力的人事任免,这究竟是反对习近平的声音太大,还是栗战书不够效忠,外界仍在观望之中。但由于栗战书一贯被认为是习的铁杆亲信,江曾派系此前一再也曾挑拨离间习近平与王岐山之间的关系,或许这种信息的传出也与江曾派系的挑拨不无关联。

从中共官媒新华社的通稿看,与去年相比,今年这场常委会特别着重强调习近平的权威地位,例如开篇就说“治理好我们这个拥有9500万党员的大党…必须坚持党的全面领导特别是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等等。这反而引发外界有关习近平的领导权威是否受到挑战的质疑。  

从去年开始至今,不仅中共内部的反习势力蠢蠢欲动,习家军成员慎海雄、栗战书先后出现负面消息,甚至海外多年来与江曾派系有利益瓜葛的政商界也出现倒习声音,如金融巨鳄索罗斯及《纽约时报》和大西洋理事会都连续发文攻击习近平,但这些声音共同的特点是都不针对中共体制,而是针对习近平个人。这些动向说明江曾派系倒习的举动一刻也没有停歇。

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出于连任的考虑曾与江曾妥协,并一路保党,错过趁着反腐之势进行体制改革的契机,现在既受困于内斗,也因为国际间民主与专制体制的对抗加剧而内外交困。海外分析家认为,今年二十大前中共政坛会进入剧烈动荡期,究竟鹿死谁手,习近平与江泽民曾庆红之间也定有一番生死较量。

 

 

外界预料习近平明年将展开第三任期,不过其连任之路满布绊脚石。外媒分析,无论从党内利益分配,社会治理到中国经济前景,政治接班人,乃至蠢蠢欲动的反习势力,习近平恐将面临更多挑战。

习近平连任之路满布绊脚石

《美国之音》12月21日报导,今年是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执政第10年,预计将于明年二十大后展开第三任期。

报导说,先就政治层面来看,过往江泽民到胡锦涛时代,接班规则上有迹可循,这些接班惯例有助于减缓党内各派的权斗。但台大政治系荣誉教授明居正认为,明年二十大前的权力争夺可能会改变惯例,像是常委人数减少或是重要常委跟习一起持续掌权。明居正认为,每一项改变代表党内派系卡位的激烈,反习势力也蠢蠢欲动。

曾任台湾总统府两岸关系特别顾问组成员的明居正表示:“其实反习的力量也在摩拳擦掌,大家也真的担心说,你又上去了,那我们怎么办?所以就习的续任不续任,我觉得还有一些不确定因素在。”

此外,习近平也改变中共的党机器,例如胡锦涛时代被称为九龙治水,各管一滩,偏向分权集体领导,但习近平采用一人掌控各个小组的模式,原属于中共国务院的职能也被党务系统吸收,大权独揽恐怕将出现负面影响。

报导表示,与权力分配同样棘手的是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这也是习近平的最大挑战之一。今年下半年中国经济放缓,虽然明年预测成长率仍有5%至5.5%,但变种病毒Omicron、金融和高杠杆风险、房地产恶化仍是隐忧。

媒体人王剑认为,中国经济是三驾马车,分别为消费、投资和出口,但目前只有出口一枝独秀,但也是“独木难支”,尤其中国劳动力等生产成本逐年升高,一旦疫情趋缓,出口订单恐将再次流失,因此,他认为,明年中国的经济危机四伏。

旅居德国的政治学者张俊华则认为,中国经济持续放缓带来的不确定感,是中共最大的心病,假若陷入经济困境,甚至可能引发社会动荡的问题。他表示:“中国经济不好的话,就很害怕社会不稳定、政治不稳定了等等,就怕政权被推翻了。从这一点来说,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本月初,有中国“御用经济学家”之称的清华大学学者李稻葵在一场演说中直言不讳,未来5年,中国经济将面临改革开放以来“最困难的时期”。

习近平忧患:党国“危险无处不在”

据新华社报导,12月20日,北京举行了“全国党内法规工作会议”。习近平给会议发指示,要求“党内法规”要维护“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保障党“长期执政”等等。

这次会议最高级别的参加者是政治局常委、党建大总管王沪宁,习的亲信、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主持会议并传达习指示。参会的还有杨晓渡、陈希、郭声琨、黄坤明等人。

时事评论员岳山撰文分析,习近平上台后,在中共党内加强控制,制定的帮规、家法已经不少,核心条款都是防止反习,保证其权力稳固。此外,习近平给“全国党内法规工作会议”的指示中,要求帮规要保党长期执政,还泄露了习的另一隐忧,也就是他知道这个刚过百年的老党,危机处处,实际上已朝不保夕,随时退出历史。

“反习势力”又一轮上来了?

最近,中共党媒、军媒连续刊文刻意忽略“习一尊”,这也反映了习近平未必就牢牢地控制住了党和军队。

12月19日,中共军报发表题为《育才首先要育心》的评论文章。文章指出:对军人而言,“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军队、忠于事业是一体的”。蹊跷的是,全文始终没有提到习近平,更未提到忠于习近平,令人联想到对习主席“定于一尊”的权威在一定程度上产生动摇和质疑。

12月15日,中共军报发表《勇当“咬牙干部”》一文,提及的人物有:邓小平、宋任穷、刘伯承、徐向前等,同样只字未提现任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

此前的12月9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发表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院长曲青山的文章《改革开放是党的一次伟大觉醒》。其中提到邓小平9次,江泽民、胡锦涛各1次,称赞他们对“改革开放”作出重大贡献。而长达近4000字的文章却也未提及习近平的名字,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当时有分析认为,这反映党内对习近平执政存有不满。不过,过了几天,《人民日报》又发表了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挺习的文章。

岳山认为,按中共政治惯例,亮不亮领导的名字,有多少次,都是敏感信号。无论有些中共大外宣媒体怎样为党媒、军媒发表这样不寻常的文章解围,找说法,也无可避免引发习近平党内地位仍有变数,反习势力蠢蠢欲动的联想。

 


北戴河高层秘密会议,历来充斥权斗传闻。不同的消息源说,今年这个会上有可能出现党内逼习近平下台的情况。但有美媒引述曾到北戴河拜访中共高官的学者说,今年北戴河气氛明显冷清,也颇为敏感,参会者自我审查,相互间都避免接触,即使路上偶遇也马上避开。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说,据报北戴河会议讨论了上半年疫情和国内经济问题,部署下半年的工作,扩大“内循环”,以及国际形势。

面对中美贸易战及疫情导致的全球经济不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近期提出经济发展要“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减少对外部环境依赖。这一说法引发外界许多质疑。习近平在7月一度隐身再恢复露面时,又在北京开企业家座谈会,再次提出中国经济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说法。7月30日,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习近平在会上再次强调中国经济以“内循环”为主体,为中国经济走向定调。

恢复经济向来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主要任务,李克强的说法和习大不一样,他在两会记者会上早就说了一番话,称“关起门来搞发展是行不通的,开放对人来说跟空气一样,须臾不可离,否则就窒息了。”这被认为与习近平提出的“经济内循环”明显不符。

李克强最近的一些动作均被指与习近平相逆,他透露6亿中国人一千元月收入,提到地摊经济,又说小店经济,凸显经济困局。他说2019年中美贸易战,2020年上半年疫情,很多的中小型企业倒闭,或者没营业,李克强在向公众说明这种坏形势。于是有些人说,李是否在拆习近平的中国梦?

习李冲突公开化,最新引起关注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就在北戴河会议前,7月31日官方高调举行的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建成暨开通仪式上,主持仪式的习近平亲信、副总理刘鹤,公开不给李克强面子,刘鹤在念完“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后,掌声响起,留了足够多的让习近平起身回礼的时间,而接下来念“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时,同样有掌声响起,李克强起身向身后回礼的瞬间,刘鹤却一点时间不给,马上读下一个常委韩正的名字,接下来是读中办主任丁薛祥的名字,这个场面令李克强颇为尴尬,全场可见。而且,之后习还疑似轻视地侧脸望了李克强一眼。

这一段视频很快在海外网络热传,引发热议。外界据此认为北戴河会议将充满权斗暗涌。

熟悉中国事务的香港著名时评家刘锐绍说,北戴河会议召开与否已不重要,但有三大问题必须解决,事关中共和习近平的执政危机。

他强调,习近平上台后的北戴河会议,已没有内部的意见交锋,在习近平一人独大的情况下,会议开与不开已经没有分别。但无论在北戴河或北京开会,不外乎三个重点:

一是,中美关系,美国对中共的压力将持续上升,中共高层一定会谈这个问题。

二是,中共眼前面对的经济危机、以及中共高层造成的人祸,会否引发民乱?这是中共最担忧的事,所以一定会谈这些问题的。

三是,习近平为2022年底二十大铺路,为求第二度连任,这段时候习就要想办法排除困难。大家不要以为胡春华会接习的班,做总书记,不是的,他只会接李克强的班。

对于李克强与习近平的内斗,刘锐绍认为,李克强绝对挑战不了习近平,李首要做的便是自己保护自己,首要“自保”,“这个自保有两个含意的,第一个就是保证自己任内不要出事,如果一旦出事,什么锅也会卸在他身上。”

“李克强现在是中共中央应对疫情小组组长,如果到时真的发生什么事,现在大陆的疫情,后来它说结束了,现在又再爆发了,官方的数字是不可信的,如果这个锅又卸在李克强身上是很容易,李任期没到,可能就要下台了。”

“李克强自保的第二个含意是,即使2023年平安渡过,平稳下台,会否遭秋后算账呢?”

刘锐绍说,因为中共转移视线,尤其是转移最高层的责任,便一定会出现,上要卸责,下要承责。上边最大的当然是习近平,李克强相对于习近平,就是下了。到时中国经济上出现很大的波动,习近平当然不会负责。

法广此前报导也说,从习近平上台反腐清除所有潜在对手,直到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李克强早已不是对手。现在的冲突,主要是施政方面,习要面子李要里子。

距离中共二十大还有两年多的时间,有亲北京香港媒体和海外党媒近日却已纷纷为中共换届造势,不过明显夹杂着权斗意味。主要是总理李克强,被频频吹风由同样有团派背景的副总理胡春华接替。

另外,上月底,当局已决定10月召开十九届五中全会,会议主要研拟2021至2025年的5年计划“十四五规划”以及所谓“2035远景目标”。有日媒称,消息透露习近平欲掌权至2035年,比肩毛泽东。但外界认为,人算不如天算,中共危机四伏,随时可能倒台。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