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政治 / 习近平早知武汉肺炎疫情 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

习近平早知武汉肺炎疫情 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

作者: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20-02-15 17:4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2-18 03:02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武汉方面如期召开省、市两级两会,1月17日,武汉文旅局的春节文化惠民活动启动,武汉派发20万张惠民卷,可免费游黄鹤楼等景区,1月18日,武汉百步亭社区举办万家宴,4万余家庭参加,10万人参与,武汉春运一如往年,500万人从武汉迁徙到中国各地……中共党媒“求是”杂志今天刊登习近平2月3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应对疫情谈话全文。其中显示,习近平早在1月7日便已得知武汉肺炎疫情,并召开会议,对防控工作提出要求。
习近平早知武汉肺炎疫情 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

习近平自曝至晚在1月7日就已知悉疫情(图片来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习近平自曝至晚在1月7日就已知悉疫情(图片来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时至今日,越来越多人都在如何看待武汉肺炎的问题上达成了一种共识,那就是这次疫情既是天灾更是人祸!现在迫切要追问的是造成这起人祸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武汉封城初期,许多人都把矛头指向了武汉当局,也有人认为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罪责难逃。

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之下,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和中共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先后在接受央视访谈时为自己辩白。

1月27日下午,周先旺在回答央视记者“信息披露是否及时?”时是这么说的:“这次我们的疫情其实各方面对我们信息的披露是不满意的,我们既有披露不及时的一面,也有我们利用很多有效信息来完善我们的工作不到位的一面。前面这个披露的不及时,这一点大家要理解,因为它是传染病,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它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信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所以这一点在当时很多不理解。”

1月31日晚间,马国强在接受央视《新闻1+1》采访时表示,这段时间以来,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一直在他脑海里:一个是2019年12月27日有医院发现几名患者,在医治过程中普通抗生素不管用,12月30日-31日,武汉其它医院也有类似的患者,所以上报了国家卫健委。二是2020年1月12、13日,病例数增加,武汉采取了机场、高铁测温的措施。三是1月20日,李克强总理召开国务院常委会,国家卫健委把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界定为乙类传染病。

马国强还说,“现在内心是一种内疚、愧疚、自责的心态。如果早一点决定,早一点采取措施,比如在1月12日左右就关闭离汉通道,效果可能会更好,疫情会有所缓解,对全国各地的影响会更小。“由于我们工作没有做好,没有当机立断,导致疫情输出到了国内、国外。”

显而易见,周先旺和马国强的话不仅是对央视记者说的,更是对全中国人和世界舆论说的。他们要表达的意思可以说是一样的:一是承认信息披露不及时,对疫情防控的晚了,总之,“工作没有做好”;二是疫情12月底武汉就上报了,但北京没有授权武汉更早披露疫情,直到1月20日之前也没有指示武汉如何防控疫情。这两层意思的潜台词很明确:疫情爆发蔓延,武汉有责任,北京也有责任,甚至责任更大。

周先旺和马国强对着央视镜头公开表态后,舆论普遍认为他俩是在“甩锅”。。

甩没甩“锅”?我认为他二人确实在甩。甩给谁?那还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甩给北京,甩给习近平!就效果而言,周先旺和马国强的公开表态确实也起到了将舆论视线由自己身上转移到习近平身上的作用。如此一来,习近平面临的压力自然顿时倍增。

十八大以来,中共高层你死我活的内斗一直不断,江泽民集团虽然连连失利,但尾大不掉。习近平为了保党,没有把江曾一锅端,以致两派势力在中共十九大上达成了暂时的妥协。但妥协并不意味着内斗的停止,江泽民集团时刻都在窥测时机,以便卷土重来。如果说习近平在中美贸易、香港问题和台湾等问题上的一连串失策还不足以让对手扳倒他,那么这一次的疫情大爆发就明显不同了,它不仅是文革后中共遭遇的最大危机,也是习近平个人权力面临的最大挑战。试想,一直对习虎视眈眈的他们会放过这个机会吗?绝不会。因此,习近平为了保住自己的权位,不给对手以可乘之机,当务之急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洗白自己。

果然,继拿中共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双双开刀之后,习近平又让《求是》杂志在2月15日发表了他2月3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应对疫情谈话的全文。习在讲话中自爆,“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1月7日,我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时,就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这段话什么意思?把它放到当前的舆论背景里去看意思很明确,那就是告诉全中国人和全世界的舆论,我习近平早就知道疫情,而且对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不是我不负责任,也不是我无能,是湖北和武汉的官员没有执行我的指示,才导致了疫情失控。因此,该担责的当然不是我,而是他们。

如果说周先旺和马国强之前把“锅”甩给了习近平,那么这一来习近平又把“锅”给甩了回去。

在这个紧要关头,习近平的政治对手显然也不会闲着,必定会采取各种手段进一步放风,把习近平死死的往舆论漩涡里拉。

种种蛛丝马迹表明,围绕着习近平在这次疫情爆发中的责任,习阵营和江集团一直都在进行紧张的舆论博弈,结局如何现在还很难预料,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习近平之前说过的“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这回真的来了!如果不能果断的与中共切割,启动政改,还权于民,其面对的将是非常难测的危局。

 

 

中共党刊日前披露,习近平早在1月7日,就于政治局常委会上对武汉肺炎疫情防控提出要求。港媒援引消息人士爆称,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1月6日便要求启动二级应急响应,但最高层不为所动,其要求是“有关措施不要影响节日气氛”。有媒体质疑这些爆料或涉权斗激烈。

港媒《明报》17日刊出署名钟仕的评论文章,引用未具名的“京城消息人士”和,近来因武汉肺炎疫情扩散而备受指责的中国疾控中心,其实早在1月初就向中央部门通报,但在高层领导人不够重视的情况下,这些专家以在国际期刊发表论文等方式预警。

中共党刊《求是》15日刊载的谈话全文显示,习近平3日在会议中表示,武汉肺炎疫情发生后,1月7日,他在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时,就对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他的讲话证实,他最晚在1月7日前已知悉疫情。

这是外界目前得知,习近平对武汉肺炎作出相关谈话的最早时间。但当时新华社、央视等官媒对这场会议的报导,并没有提到疫情防控指示。

《明报》引述消息说,其实在1月7日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上,如何应对武汉肺炎并不是此次会议的重点。中共高层只是要求注意防范,但同时又说不要因此造成恐慌而影响即将到来的新年节日气氛。

消息人士还说,武汉肺炎疫情于去年12月底传出,当时中国疾控中心随即介入了解,并在1月初向国家卫健委等中央部门及中央领导通报预警,应立即采取行动,包括在公共场所防控等。1月6日,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便要求启动中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二级应急响应。

港媒评论文章说,在领导人轻描谈写的指示下,湖北及武汉当局对肺炎一事并未足够重视。

及至发生人传人病例后,湖北“两会”照开,武汉也举行盛大的万家宴等聚会。消息人士指,在中央及地方均未高度重视疫情下,高福在内的专家便采取包括在国际期刊发表论文的方式预警。

消息人士说,1月20日,钟南山首次证实武汉肺炎病毒会人传人。这也是钟南山与高福等专家深入交流的结果。

对此,法广提出质疑:港媒用京城匿名消息指习近平1月7日知情武汉肺疫但指示不要影响过年敢打脸显内斗激烈还是促罪己诏?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从2019年12月29日到2020年1月10日前往武汉实地考察调研,但当时他对国内宣称武汉肺炎可控可防,没有迹象会表明人传人。

不过高福在1月22日投稿、1月29日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的论文中表示,自2019年12月中旬以来,密切接触者之间已经发生了人际传播。

中国学者王立铭1月30日晚间在微博对此进行痛批,指当局“有意地隐瞒”实情近三周。

在湖北省委书记和武汉市委书记换人之后,中国微信一度曾疯传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被中纪委双规等消息。但据《中国科学报》报导说,高福回应指,他现在正在接待从世界各地赶来的世卫组织专家,研讨、沟通武汉肺炎的防治工作。

习近平与下级官员互相“甩锅”

中共中央高层究竟何时知道武汉肺炎的真实情况、以及应对态度为何,一直是受到关注的焦点。在“求是”刊出习近平1月7日会议讲话全文之前,外界透过官媒看到的是:直到1月20日,习近平当天才针对疫情表示,“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全力做好防控工作。”但习却不忘强调要“坚决维护社会大局稳定”。

1月23日,武汉突然宣布封城,但当天的央视新闻连播头条,习近平在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春节团拜会上,只字未提武汉人民与疫情状况。团拜会上仍是一片和乐的欢庆景象。

迟至2月10日,习近平才首度戴上口罩出现在公众面前,当天他赴北京调研指导武汉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至2月15日,中共党刊突然曝光习近平早在1月7日便已知武汉肺炎疫情,并对疫情作详细“批示”。这一细节的内情也引发猜测。

据港媒《苹果日报》15日报导引述观察人士分析说,中共党刊公开习近平“早已知道武汉疫情并作重要批示”,如果不是单为抬高习、显示习多么英明神勇,为习“贴金”,以及为自己卸责,就是有问罪湖北和武汉地方当局之意,大有陕西秦岭别墅事件翻版之意味。

武汉市长周先旺在1月27日晚受访时称,疫情“披露不及时”是因为没有获得授权。而日前出版的武汉官网《汉网》更发表了一篇替他叫冤的文章,称周先旺早在12月已经把相关情况上报,专家组也到武汉调研,并给出了“初步结论”,“这位市长亦非专业医学出身,遵从专家的建议又何错之有?”

法广评论说,周先旺如此大胆,大约知道自己已经是煮熟的鸭子,无处可逃,与其乖乖的当替罪羊,不如先把中南海早知道武汉疫情这件事捅出去。至少,北京罢免他,或许还要向他问罪的时候,他已告诉世人,他所做的都是在执行中央的指示。周先旺这一招比较狠。

旅美经济学者何清涟分析,熟悉中共政治尤其是党内斗争史的人都明白,哪怕上级错得离谱,下级也是“奴才该死,臣罪当诛”。如果不是背后有人撑腰,借地方当局几个胆子,也不敢公开“甩锅”给中央领导。

 

 

根据“求是”刊载的谈话全文,习近平3日在会议中表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1月7日,我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时,就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

习的讲话证实,他至晚在1月7日已知悉疫情。而据中共外交部2月3日例行记者会,发言人华春莹当天在记者就美方表示中方拒绝美国提供的帮助提问时,声称中方自1月3日起,共30次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两国疾控中心就疫情相关情况多次进行沟通。

现已被当局控制的公民记者陈秋实在推特上指出,“外交部说漏了吧?从上到下都全知情,唯独隐瞒中国人,这是有多恨中国人才能干出这种事来。”

事实上,湖北武汉早在去年底便爆发武汉肺炎疫情,但直到习近平1月20日表示“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全力做好防控工作”,疫情才告正式公开。之后,官方公布的确诊病例激增,并承认病毒会“人传人”。

在此之前,邻近国家地区也已相继传出疑似或确诊病例,但中国当局却完全没有武汉以外的疫情通报。最早在通讯软件群组示警的8名武汉人士,更一度被指控“造谣”,遭警方“训诫”。

 

 

2月14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深改委会议,中共政治局常委、深改委副主任李克强、王沪宁、韩正出席会议。

习近平称,“针对这次疫情暴露出来的短板和不足,抓紧补短板、堵漏洞”;“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要尽快”等。

这是习近平首次公开提到“生物安全”。而官媒央视报导强调的重点则是“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

 

 

夏小强:风暴来临 习近平公开表示“不背锅”

2月15日,中共高层一个新闻的信息量很大。

2月16日出版的今年第4期《求是》杂志,发表了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的文章,2月15日,求是网刊登了全文。

中共新华社公众号“政事儿”称这个讲话为“习近平这次内部讲话全文,首次公布”。现摘录讲话重要部分: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1月7日,我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时,就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1月20日,我专门就疫情防控工作作出批示,指出必须高度重视疫情,全力做好防控工作,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及有关部门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1月22日,鉴于疫情迅速蔓延、防控工作面临严峻挑战,我明确要求湖北省对人员外流实施全面严格管控。正月初一,我再次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对疫情防控特别是患者治疗工作进行再研究、再部署、再动员,并决定成立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

从年初一到现在,疫情防控是我最关注的问题,我时刻跟踪着疫情蔓延形势和防控工作进展情况,不断作出口头指示和批示。……”

在武汉肺炎疫情不断恶化、湖北武汉刚刚换帅的时刻,习近平立刻公开这个所谓的内部讲话内容,显示出中共高层政治斗争激烈。习近平这个讲话释放什么信息呢?

第一、一个关键的时间点,早在“1月7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时,就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

这是习近平公开明确向外界、特别是武汉市长周先旺为代表的“甩锅派”说,隐瞒疫情的责任是湖北和武汉政府,不是中央,这是习近平的无奈同时也是强硬的“甩锅”动作。

第二、从初一到现在,疫情都是习近平最为关注的问题,“时刻跟踪”、“不断作出口头指示和批示”,这是告诉外界,习近平在主导疫情防治,其实在掌控着中央大权,所谓的示意其权力稳定。

习近平被迫“甩锅”,主要原因有二。

其一、武汉肺炎疫情已经完全失控,习近平三令五申地催促各地复工,其实已经难以为继,重庆因为复工引发疫情聚集扩散,让全国各地为自保纷纷拖延或者并不实际执行复工行动。中国各省市其实已经进入各自为政地自保混乱自保状态。习近平中央地政令难出中南海。

其二、面对中美贸易战和武汉肺炎对中国经济造成地严重冲击和损失,习近平的党内政敌借此发难,向习近平权威发起挑战。武汉市长周先旺打破党内官场规则甩锅习中央,武汉地方媒体“造反”,为周市长喊冤,就是这种态势的表现。

习近平公开“甩锅”,并不仅仅是表示一种姿态就完事,这将预示着中共内部面临着一场激烈的政治整肃风暴。在中共残酷和艰险的政治环境和运行规则中,任何一个最高领导人向政治对手示弱,都将会面临着下台和死亡。因此,只要还在中共这个体制下,习近平不可避免地将会向政敌发起反击。

在中共治下,任何重大天灾人祸的发生,在给民众带来严重伤害和死亡的同时,这些天灾人祸也会成为中共高层政治斗争的工具。中共高层会利用重大事件造成的混乱和紧急状态,对军队和官场展开整肃。中国民众的生命,从来没有在中共考虑的范围之内,这也是由中共本身的邪恶规则所决定。

2月15日11时16分,“贵州综合广播”官方微博发布一则“快讯”称,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涉严重违纪,正在接受调查。但随后又纠正道歉,官媒也称未在中纪委监委的网站上看到此消息。种种诡异的消息,反映出中共高层博弈的激烈。

另外值得关注的一个人,就是“甩锅”代表周先旺市长,周市长在1月27日接受央视采访“甩锅中央”之后,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场合是在1月31日,从此杳无音讯,凡是应由武汉市政府出面的场合,均已经由常务副市长代劳。很大可能,周市长已经被内控,成为阶下之囚在交代后台老板的问题。

在武汉肺炎疫情肆虐,大量快速夺去中国民众生命的同时,中共高层的激烈内斗正在同时进行,一场更大的政治风暴即将来临。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