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政治 / 习近平、王歧山与任志强事件

习近平、王歧山与任志强事件

作者:王友群 — 已发布 2020-04-04 04:50,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4-07 18:22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2020年,“中共病毒”祸害全球二百多个国家和地区,14亿中国人,一个接一个,一批接一批,勇敢站出来,发出承传了五千年中华文化基因的炎黄子孙的最强音,给制造这场人类大灾难的中共以痛击。
习近平、王歧山与任志强事件

大陆著名房地产商任志强2018年4月在成都。(大纪元资料室)

大陆著名房地产商任志强2018年4月在成都。(大纪元资料室)

中国退休房地产大享任志强因撰文批评习近平,从3月中失联至今。中共北京市纪委今天晚间公告,指“任志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北京市西城区纪委区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前述通报刊登在中共北京市纪律检查委员会暨北京市监察委员会官网。

 

 

已经退休、衣食住行无忧无虑的中国著名地产商任志强,本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有,安享晚年。但是,国难当头,他坐不住了,他必须作“狮子吼”,来唤醒沉睡的良知、道德、正义与人性。于是,秉笔直书,写下了他一生最重要的一篇警世文。

就因为这篇文章,在中共首都北京,一个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知名的大活人“被失踪”了。由于任志强与现任中共国家副主席王歧山关系密切,他的文章矛头直指现任中共党魁、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习近平、王歧山、任志强的关系,受到国内外高度关注。

有人说,因为任志强事件,习、王已经决裂了。习、王真的决裂了吗?事件将会如何发展?

习近平和王歧山的关系

习、王关系是当今中共政坛最重要的关系。

他们同属“太子党”。习的父亲习仲勋曾任中共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岐山的岳父姚依林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他们有长期的友谊,当年都曾到延安插队,据传两人曾合盖一床被子,睡一张床。

最重要的是,2013年至2017年,习近平第一个任期内,王歧山助他反腐打虎,夺取最高权力,立下汗马功劳。习、王查处的440多个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多数是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其中,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曾是替江、曾掌管“刀把子”和“枪杆子”的铁杆亲信。两任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孙政才,则是江、曾预备取代习的接班人。

当时,习、王打虎势头非常迅猛,打得江泽民想在去世中共领导人的悼念活动中挂个名字都很难,打得曾庆红长时间不敢公开露面,一提“庆亲王”三个字,就直哆嗦。这场持续5年的反腐打虎战役,让江、曾对习、王恨之入骨,随时都想要了他们的命。只可惜,中共十九大前,习自以为大权夺到手了,擒贼没擒王,没有抓捕江、曾,在江、曾假装“服软”的情况下,与之妥协。

擒贼不擒王,必然遭祸殃。江、曾获得喘息机会后,躲在幕后,指挥其亲信,不断搅局,间离习、王,各个击破,企图最终取而代之。“离间计”在某种程度上凑效。中共十九大后,王歧山虽然当了国家副主席,但是,逐渐被边缘化。2019年7月1日,王岐山会见外宾时说:“我现在负责协助主席做一点礼仪性外交。”

3月6日任志强的反习文章一发表,江、曾海内外的亲信大喜,立即拿王歧山与任志强的关系说事,希望习、王从此彻底决裂。各种传言满天飞。但是,现在说习、王决裂,为时过早。中国历史上有许多预言,非常准确。说明什么?说明历史是有定数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当年,毛泽东妻子江青曾梦想当女皇,结果被判死缓,最后上吊自杀;薄熙来曾梦想入主中南海,现在却在秦城监狱啃馒头。严格地说,习、王不可分,他们共同抓捕的那些人,将他们拴在一起了。习倒台,王倒楣;王出局,习高危;现在,习、王似乎疏远,但曲未终,人未散。

任志强与王歧山的关系

任志强与王歧山的关系确实不一般。任志强在自传《野心优雅》中写道:“上初中时,王岐山是我班上的辅导员,那时流行同一所学校的高中班同学到初中班当辅导员,我班上的第一任辅导员是姚明伟(王岐山夫人的哥哥),中间是蒋小泉,后来是王岐山。从‘文革’、‘复课闹革命’直到插队,我们都在一起。当时他上高二,他是陪伴我们时间最长的辅导员,从在校学习到上山下乡,再到北京工作,我都跟他保持各种各样的联系。至今他还会偶尔在半夜打来电话,我们经常一聊就聊很久。”

习近平2012年11月上台执政,王歧山担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以来,任志强发表过许多“出格”言论。

比如,2013年,任志强在北京大学演讲时说,中共体制烂透了,号召推倒这堵墙。2015年2月14日,出席“中国经济50人论坛年会”时说:“政府过度强调了枪杆子和刀把子,反对西方的价值观,文革之风又起来了。”同年9月21日,任志强在微博中称“‘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这个口号骗了十几年”。任志强的“出格”言论还有:“习近平班子‘让车轮倒转’,军队‘枪口对内’”,“习近平‘连续出臭棋’”,“共产党极权、不合法”等。

2016年2月19日,针对习近平“党媒姓党”的说法,任志强在微博中写道:“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此言一出,中共党媒立即掀起一股文革式的批判浪潮,连续骂了他10天。有的说他“严重危害国家政治安全,违反宪法,违反《国家安全法》”;“是西方宪政民主的传声筒”;“煽动普通民众反对党和政府的激愤情绪”,必须把任志强“清除出党”。2月22日,千龙网发表《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厉声质问:“一个半夜三更喜欢给领导打电话的任志强,究竟谁给了他跳出来推墙的‘勇气’?”

2016年2月29日,中纪委书记王歧山领导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文章引述习近平参加河北省委常委“专题民主生活会”时的讲话,“小问题没人提醒,大问题无人批评,以致酿成大错,正所谓‘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啊!”文章还引述唐太宗和魏徵的关系等历史典故,称能否广开言路,接受建议,常常决定一个朝代的盛衰。之后,各大媒体对任志强的批判突然停止。同年5月2日,中共北京市西城区委给予任志强“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

如果没有王歧山力保,任志强肯定早就被开除党籍,关进深牢大狱了。问题在于,面对任志强那么多“出格”的言论,王歧山为什么要保他?其实,非常简单。王歧山亲自领导中纪委监察部查办了许多大案要案,他深知,中共已经腐烂到什么程度了,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贪官污吏,满脑子都是“男盗女娼”。

任志强事件会使习王决裂吗?

习近平与王歧山决裂,这是他们的最大政敌——江泽民、曾庆红最想看到的结局,也是他们查处的几百个“老虎”以及“老虎儿子”、“老虎孙子”最想看到的结局。

但是,我认为,任志强事件不会使习、王决裂。原因有四:

第一,任志强这次豁出去,真不是为他自己。他已年届70,要钱有钱,要名有名,吃的、喝的、穿的、用的,什么都不缺,不是这个国家被中共折腾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他没有必要站出来。老子讲:“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任志强连死都不怕了,习近平能够把他怎么样?

第二,由中共人祸导致的这场大瘟疫,不是世界大战,胜似世界大战,给全人类的生命、生活、经济、政治、文化带来巨大灾难。3月17日,美国保守派组织“司法观察”和“自由观察”的联合创办人拉里.克莱曼律师,向德克萨斯州北部法庭提交诉状,状告中共研发生物武器,致“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索赔至少25万亿美元。国际上对中共追责之声不断。国内“倒习”之声也不绝于耳。3月22日,香港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转发一封公开信,要求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跟习近平算总账。这个时候,习严惩任志强,在国内外只会产生反效果。

第三,王歧山也好,习近平也好,他们比谁都清楚中共已经腐败到什么程度了。试举一例。2013年至2017年,习、王以铁碗反腐打虎,讲了很多狠话,制定了很多法律法规,开了很多大会小会,查了440多个高官,有的判死刑,有的判无期。结果怎么样?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就在距中南海不远的地方,原北京市副市长陈钢,仅2018年一年,受贿金额高达7000万元人民币。中共的腐败之癌已无药可治,任何人无力回天了。

中共100%要完蛋了。习近平也好,王歧山也好,他们现在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硬撑着。2月4日,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发表的时评文章写道:“国民的愤怒已如火山喷发,而愤怒的人民将不再恐惧。”一个任志强倒下了,千万个任志强将揭竿而起。

第四,习、王的最大政敌——江泽民、曾庆红的人马正在借任志强事件使劲炒作,巴不得习严惩任志强,使习人心丧尽;巴不得习、王决裂,使习断了最得力的帮手。一旦习被赶下台,就是他们报仇雪恨时。习一家老小性命难保,王歧山也将与习同命运。

因此,我认为,习、王不会决裂。随着局势的发展,在习身陷绝境的万难时刻,习可能还会求王再助一臂之力。

最后不得不说的是,中共的逆淘汰机制(劣胜优汰),使得中共一代不如一代。到今天,习近平可用之人很少。去年香港发生那么大的事,理应派一个有海外留学背景、懂广东话、有全球视野、能最大限度团结香港各界向前走的强有力的人到香港。习近平选来选去,最后选了一个退居二线、长期在内地工作、政绩平平的骆惠宁当中共驻香港联络办公室主任。

王歧山是当今中共高层少有的、难得的人才,五年的反腐打虎,打得贪官污吏闻名丧胆。有的人“宁见阎王,不见老王”,宁可跳楼、投水、上吊、服毒,自我了断,也不愿被王捉拿归案。

在这个沧桑巨变的特殊历史时期,习、王联手,明辨敌、我、友,擒拿贼王——江泽民、曾庆红,或可起死回生。

 

 

4月3日,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所有常委,及副主席王岐山到北京郊区植树,久未露面的王岐山现身引发外界关注。与此同时,王岐山心腹大秘周亮日前宣布要强化金融反腐。有分析认为,王岐山和大秘同时亮相彰显出其地位仍然稳固。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说,有传自王岐山的好友、华远集团前总裁任志强在中共肺炎爆发,撰文讽刺习近平是“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被捕后,王岐山一直未见露面。据消息称,任志强触怒习近平,以致北京下令“任何人不得插手,不能介入,不能求情”,王岐山某种程度上“已经靠边站了,对习近平没有什么制衡”。

该报导说,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王岐山对上一次公开活动,已是2月27日会见塞尔维亚第一副总理兼外长。

由于王岐山与不久前因言获罪被秘密拘押的中国地产大亨任志强有密切的私人关系。王岐山这次的公开露面引起了外界对任志强现状的揣测。

时评人士郭宝胜表示,王岐山陪习植树显示地位稳固、习四面楚歌不得不让任志强案软着陆。

疫情冲击、金融系统危机、中共高层权斗三者之间的关联性令人关注。除了王岐山亮相之外,王岐山前大秘、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主导金融反腐,似乎也彰显王岐山势力不减的一个证据。

4月3日在中共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周亮表示,要严查中小银行股权乱象,并曝光一些银行大股东竟是董事长的司机或保姆。

周亮在会上说,股权混乱是中小银行特别大的问题,近期银保监会清退了部份问题股东,限制他们的权利、没收违法所得、责令转让股权。切实防范内部人或者一些大股东违法把银行金融机构当成提款机的问题。

周亮是湖南永州人,出生于1970年,是为数不多的70后副省级官员。周亮仕途起步于广州,上世纪九十年代王岐山南下广东出任常务副省长时,周亮曾担任王岐山的秘书,经历过其间广东金融秩序整顿的全过程,此后一直跟随着王岐山至中纪委,前后达20年。2015年8月,时任中纪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周亮转为部长。

中共十九大召开不久,2017年12月,中纪委组织部部长周亮出任中共银监会副主席。当时外界即解读,习近平布局金融系统清洗,王岐山大秘周亮的跨界任职为金融系统打虎埋下伏笔。

2015年夏季,大陆发生股灾,“救市主力”证监会和中信证券联手做空股市。随后不断有报导披露,这次股灾是针对习近平当局的一场“经济政变”,包括江泽民、曾庆红、刘云山家族成员在内的很多的江派大员参与其中。

陆媒报导称,股灾暴露了中国金融业监管软肋。之后习近平、王岐山加大力度清洗金融系统。证监会多名高管被查处、“一行三会”高管纷纷换人;银监会、保监会合并成立银保监会。

 

 

近期成为网络热点的任志强批习后被抓事件,也牵扯与任关系密切的王岐山。4月3日,习近平带领一众官员露面,在北京参加了植树活动。从公众视野消失一个月的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终于露面。曾有分析认为,王岐山靠边站,任志强可能处境不妙。

中共官媒4月3日报导了习近平等一众高官在北京参加义务植树活动的消息。其中,参与活动的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自从今年2月27日会见塞尔维亚第一副总理兼外长后,就一直没有在公众场合露面。

王岐山没有露面一段时间,网上就传闻他得了前列腺癌。从本次王岐山露面看,还未能知悉他的健康状况。

王岐山此次露面引起关注,还因为上月中起,与他交往甚密的中国房地产大享任志强失联。三位任志强的朋友告诉路透社说,他的许多朋友都在找他,他们这些朋友“心急如焚”。

任志强是中共红二代,他父亲任泉生曾担任中共商业部副部长。外界所知,任志强与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交往甚密。

任志强因敢言而被网民封外号“任大炮”,他曾因多次炮轰中共及中共喉舌后被禁言。其中2016年2月19日,任志强因转发“央视姓党”图片,并加注一段评论“当所有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而被中共当局大肆批判,随后还被处以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

今年3月6日,署名“任志强”的一篇文章在网上热传。文章批习近平当局在疫情爆发后,没有及时让国民知情,随后中共“试图用各种伟大的成绩掩盖事实的真相,好像这个疫情是从1月7日的批示才开始。那么去年12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没有及时公布信息?为什么会发生1月1日中央电视台追究8名谣言者的新闻?为什么会有1月3日的训诫?……”

文章指,从这次疫情中可以看到的现实是,“党在维护党的利益,官在维护官的利益,君则只是在维护一尊的核心地位与利益”。正是这种体制,中共才不公布事实与真相,反而抓批“谣言”的方式,限制和阻止真相的传播,才造成了疫情不可控制的传播。

随后传出任志强失联,被外界认为印证这篇文章就是任志强所写。

3月13日,美国政治学者韩连潮在推特上说,大陆朋友传来消息:任志强12日被北京市纪委留置(实际为秘密关押)关押在北京郊区蟒山市纪委培训中心(其中部分建筑实为秘密监狱)。

任志强的多位友人证实,他于3月12日被当局带走。据称,中共北京市纪委已对任志强立案调查。任志强的大儿子、秘书也被抓了。他的妹妹及家人都会受到影响。

3月18日推特消息称,任志强案被北京当局定为重大国安案件。目前任何人不得插手,不能介入,不能求情,包括与任志强关系密切的国家副主席王岐山。

还有传言称,早年间与任志强交好的王岐山在某种程度上“已经靠边站了”,王岐山现在“对习近平没有什么制衡”。

3月19日,“老灯”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条知情人披露的消息:任志强案已经定性为敌我矛盾,恐获刑不低于15年。

“老灯”3月26日上午在推特留言称,任志强在北京市纪委昌平蟒山基地关押处,开始第二天绝食。29日消息再披露,28日下午三时许,任志强因绝食导致心脏衰竭,被送入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抢救治疗。

有关任志强现状消息纷纭,也有人说任志强没绝食,情况不错,难辩真假。

“老灯”还发推称,京城知识界企业界开始浪潮涌动,任志强的朋友刚刚发来信息说,他们联名去信北京市委,强烈呼吁立即释放任志强。

据“燕铭时评”博客消息称,王岐山以辞职的决心力保任志强,朱镕基和汪洋说情,最后习近平放过任志强。

但北京时政评论人士华颇对海外媒体分析认为,习近平释放任志强的可能性不大。如果现在任志强真正被放了,那习近平得出于一个大的妥协,可能要稳经济,还让这些党内或者经济界放心,只可能是策略性的一种让步。他认为习近平在压力足够大、形势足够严峻的时候,当然也会妥协。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