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政治 / 中共五中全会 习加紧掌控上海

中共五中全会 习加紧掌控上海

作者:看中国记者苗薇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20-11-01 04:0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11-01 04:16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中共五中全会召开期间,中共官媒公布,上海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长于绍良兼任市委政法委书记。一人身兼五职的于绍良被曝是栗战书的铁哥们,二人有长期交集。
中共五中全会 习加紧掌控上海

于绍良(图片来源:网络)

于绍良(图片来源:网络)

 

中共五中全会落幕,官方称会议主要审议所谓“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等。由于此前习近平在深圳高调呼吁深化改革开放,声称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这次五中全会实质要何动作引起关注。但美媒分析认为,再喊话改革开放只是习在危机下的权宜之计,五中全会实际上是固权大会,暗藏习要直接掌权至2035年,垂帘听政到2049年的野心。外界认为,共产党也可能随时收场。

《美国之音》今天报导说,一些中国学者称,习近平的南巡讲话为五中全会定调,中共将继续走改革开放路线,甚至不排除开始新一轮思想解放运动。但是海外舆论普遍不看好中共继续改革开放的前景,认为习近平倡导改革开放不过是战狼外交陷入国际孤立,倒行逆施引起党内反弹之后的一种权宜表述。

习口中的“改革开放”何意?

对于习近平在深圳高谈改革开放的用意以及五中全会的新动向,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教授宋永毅在《美国之音》节目中认为,习近平将以坚持毛的政治路线为基础继续邓的经济改革开放路线。

宋永毅说:“第一个,中共不管是习近平也好,毛泽东也好,他们都是在陷入困境的时候要改革开放,要显示一个得到外援这样一个姿态。像毛泽东当时在林彪事件发生以后,1972年他向尼克松开放,最先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问北京。那个时候睡觉了再跳起来发指示。尼克松要来的时候,每一个小时甚至半个小时他都要问一次尼克松到哪里了。为什么?因为尼克松可以帮他打开局面,克服他在国内的困境。”

宋永毅也认为,习近平并不一定会放弃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他说:“因为习近平要的是两个字,第一个是‘权’,第二个是‘钱’。如果不改革开放就没钱,如果不按毛泽东的政体发展下去你就没有权。当然钱他也要,权他也要,但是更重要的,对他这样一位独裁者来说,恐怕权还是放在第一位的。”

政论作家吴祚来则解释说,其实邓小平当年在搞改革开放的时候也并没有指明他的改革方向到底是什么样的。

吴祚来说:“邓小平当时的方向其实是两个方向,一个是社会主义方向,他无法进行改变,毛泽东的方向他无法进行改变,共产党的方向他无法进行改变,这是一个大方向。但是邓小平还埋了一条隐性的方向,就是说深圳的改革50年之后,或者说香港回归50年之后,不需要改变了,因为两边都一样了,这两边一样是社会主义的,还是资本主义的?他没有把它严格地界定清楚。他如果当时说清楚,50年之后深圳和香港是一样的,都是一个民选政权、都是三权分立,这话如果说清楚了,现在的改革开放,习近平要搞的改革开放,方向是不是要和邓小平一致就会非常明晰,是要和政治改革方向一致还是要和邓小平的原教旨的社会主义方向一致,这是一个点。这个点不解决,所有的乐观都是没有用的。”

吴祚来认为,习近平的所谓“改革”方向必然是将国民财富全部划归到共产党的统一领导之下。

吴祚来说:“他改革肯定是要改的,而且是会放权的。比如山西的改革,就非常了不得,一下子就回到了50年代。就把这些房子,收益很好的私有财产给它充公。然后他把很多民营企业、很多大的私营企业派驻党的组织进去,这难道不是伟大的改革吗?把所有的民营自产全部都划归到共产党的统一领导之下。这样共产党一下子就会变得非常强大,把所有的国家财富、国民财富都可以用于自己的布控,然后又一次搞社会主义,这难道不是一个伟大的改革吗?一下子改到毛泽东时代去了。所以他这个规划、改革也是在搞也是在放权。县一级政府本来是靠土地财政,土地财政吃不了的时候,他只好去打土豪分田地,以养活这个庞大的政府。习近平的改革必然是往这方面改,他不可能再去寻求国际资本再给他输血。”

事实上,五中全会着重推的“十四五”规划本身是带有计划经济色彩的东西,加上在被指全面左转的习近平主导之下,中国重回计划经济的忧虑早已四起。

近年来中国经济“国进民退”的现象引发各界关注,国有企业挤占民营企业各类资源。中共前深圳市委书记、82岁的厉有为早前曾在中共背景的香港媒体撰文《路在何方》,暗批中共政府现在重蹈毛泽东以来“宁左勿右”、以国有经济主导的路线。

五中全会是习的固权大会

加州州立大学的宋永毅还表示,这次五中全会除了给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制定规划方向以外,一个重要的看点就是之前发布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工作条例》。

他说:“这个条例就是告诉他(习近平)下面的这些中央委员、尤其是政治局委员要维护他的绝对权威,不能够反对他。因为中央全会常常是搞‘政变’的时候。”

政论作家吴祚来也认为,习近平在本次五中全会的另一个目标就是为自己的长期执政布局。

五中全会前,习近平坐镇北京,中共官场从中央到地方掀起新一轮人事调动。

其中多人或直接是习家军,,或是属于习近平亲信的旧部,也有些是近年向习表忠获收罗的人马。

《美国之音》引述分析人士估计,习近平在2022年中共二十大前,会大力集权,通过“习家军”完成人事布局,并以4大心腹为核心,分别是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丁薛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和中组部部长陈希。

习要垂帘听政到2049年?

吴祚来还说:“另外习近平的宏大目标一个是2035,一个是2049,后面暗藏着什么呢?暗藏着他要当政到2035,直接控制这个政权到2035年,然后垂帘听政到2049年。这是他的一个宏大的计划、宏大的布局。”

五中全会召开前,一度传出会确定习近平接班人。不过香港《苹果日报》10月27日报导称,虽然历史上中共多届五中全会都会作出重大人事调整,但据了解,本次会议将不会有重大人事任命,被指寻求连任的习近平,其接班人仍然不能浮出水面。

《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资深编辑中泽克二(Katsuji Nakazawa)8月6日曾撰文分析说,据中共官方通报五中全会讨论2021至2025年的5年计划“十四五规划”以及所谓“2035远景目标”,这透露出习近平欲掌权至2035年的企图,届时他将年高82岁,而统治中国至死方休的毛泽东辞世时正好82岁。

彭博社近日发表文章称,五中全会将首次起草一个到2035年的更长期的蓝图,这可能是现年67岁的习近平会继续掌权期限的最新暗示。

中共教育部早在今年7月宣布,9月起,在北大、清华等37所重点大学开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概论”课,将“习近平思想”列为中国重点大学必修课。分析人士指出,将习近平思想列入思政课的做法,反映出习近平紧抓全国意识形态,以巩固其个人地位直追已故中共党魁毛泽东。

习号称中共灭亡的“总加速师”

尽管习近平似乎野心勃勃,他因为在多领域的胡为,被网民戏称为加速中共灭亡的“总加速师”。

进入2020年以来,武汉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令风雨飘摇的中共政权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外部面对全球追责,内部面临中南海权斗激烈、经济危机、民生困顿。特别是从民间公知到“红二代”纷纷表达对习近平的不满,使得习近平真实处境岌岌可危。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主席、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对《美国之音》表示,习知道他没有后发制人的本钱,所以他必须先发制人。所以他现在退不下来。我觉得他到死都退不下来,因为现在服他的人,听他的人都是没有什么本事的,现在有本事的都是不听他的。他一点权力都不敢分给别人,生怕别人把他搞掉了。

《德国之声》分析称,习近平担忧内部不满和反习势力藉着外部环境的恶化“蠢蠢欲动或兴风作浪”。对习近平来说,“满眼望去,皆是敌人”,若政治控制稍有放松,这些人很可能就做出对他不利甚至触及政权安全的事情来,因此必须不断用权力去维护以权力建立起的偶像,否则分分秒秒就会被打碎。中共高层内斗暗潮汹涌,政治风暴随时可能爆发。

不少中国问题专家相信,习近平主政令中国变天加速,内忧外患之下,中共可能随时突然倒台。而习为确保自己卸任后不会被敌对派系给清算,所以没打算挑选接班人,将让中共接班人“绝后”,因而成为中共末代领导人。

 

 

刚刚落幕的中共五中全会,没有重大人事变动,但中共“大脑”王沪宁的“接班人”江金权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亮相,意外成为与五中全会相关的重磅消息,甚至盖过了那些毫无悬念的“十四五”规划等话题。对于江金权突上位,也有不同的解读。

综合媒体报导,10月30日上午,中共举行五中全会新闻发布会,江金权首度以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名义出席会议。

中央政策研究室是中共最顶层的所谓智囊机构,专为中共中央政治局研究政治理论、政策及草拟文件。王沪宁担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长达18年,因此被外界称为“中共大脑”。

王沪宁为中共三届领导人做“政治化妆师”,为江泽民炮制“三代表”、为胡锦涛搞出“科学发展观”,习近平上台后,王又为习包装“中国梦”、“习思想”、“习核心”等。习近平自十九大之后内外政策急速左转,王沪宁被指脱不了干系。

而61岁的江金权,也曾长期任职于中央政策研究室,先后担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党建组副处级调研员、正处级调研员,党建研究局副局长、局长,自2013年4月起出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曾多次陪同习近平出席内部活动。

江金权与王沪宁一样,都为中共领导人进行政治思想美化工作,他在江泽民时代曾发表《江泽民党建思想研究》,到胡锦涛时代发表《论科学发展观的理论体系》,进入习近平时代,发表了《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党的建设论述全面从严治党的行动指南》。

江金权2016年5任中央纪委驻国资委纪检组长,次年当选19届中央纪委委员。2018年2月,江金权回锅中央政策研究室,担任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

江金权回锅中央政策研究室之时,就被外界认为是备位接班王沪宁,而这次选择在五中全会亮相,似乎与习近平最新人事布局有关。

北京独立媒体人高瑜对自由亚洲表示,王沪宁的接班人肯定是受习重视的,否则上不来。

文史学者宋扬则认为,这个人事任命实际上可以看到习近平正在紧抓人事布局,在为两年后的中共“二十大”进行人事部署。

但外界分析,按照中共的晋升惯例,江金权61岁仍未入中委,想在二十大接替王沪宁政治局常委职务,机会并不大。

也有网友表示:估计是习家军嫡系现在的中宣部部长黄坤明接替王沪宁,2022年二十大他才66岁可以更上一层楼,这个江金权连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都不是,能进入政治局当中宣部部长都不错了,晋升常委有点……

学者夏业良则指:阿谀奉承之党棍充当中共高层智囊?

知名评论人陈破空在视频节目中点评认为,五中全会看似波澜不惊,但会议后三天怀疑经历了一场暗斗。官方通过的所谓2035年远景目标,是说明习近平想掌权到2035年,甚至传闻如果他到时没死,还想继续垂帘听政,这当然只是习自己的小九九。

中共现在正面临史无前例的内外经济困局,政权岌岌可危,不少观察家认为,中共能否挺到二十大还很难说。

 

 

据陆媒10月28日报导,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长于绍良近日已兼任市委政法委书记,至此于绍良一人身兼五职。此外他还兼任市委党校校长、校委会主任。

10月12日,中共官媒报导,日前,中共中央批准:于绍良任上海市委副书记。

自2019年3月,连续三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尹弘、廖国勋、于绍良,均兼任市委政法委书记。

公开资料显示,于绍良于1964年7月生,河北赞皇人,曾在部级官媒工作30多年,1999年调任新华社陕西分社副社长,2004年出任新华社陕西分社社长,2014年后成为新华社副社长。于绍良在2016年从新闻行业调任湖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任职两年,于2018年6月跨省履新,出任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上海历来被认为是江泽民的政治老巢。习近平执政以后,其人马大量取代了江泽民安插的人。现任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是习近平旧部,市长龚正,传是习亲信刘鹤的妹夫。

于绍良在上海一人身兼五职,有何特殊之处?时事评论员李燕铭表示,于绍良在新华社河北分社及陕西分社任职期间,与栗战书有长期交集。

从栗战书简历显示,其仕途起于河北省,1984年至1998年,这14年间,栗战书与于绍良都在河北任职。栗战书先后任共青团河北省委书记、河北省委秘书长等要职,于绍良则历任新华社河北分社社长助理、采编室主任。围绕河北省高层报导,两人无疑有密切交集。1999年至2003年,两人在陕西官场再度相逢;于绍良任新华社陕西分社副社长,栗战书历任陕西省委常委,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组织部部长,西安市委书记、省委副书记。

在李燕铭看来,习近平1982年至1983年,任河北省正定县委副书记;1983年至1985年,任河北省正定县委书记。时任新华社河北分社社长助理的于绍良与时任正定县一把手习近平也很有可能建立联系。

习近平中共十八大上台后,栗战书任中办主任期间,2014年7月,于绍良被提拔为新华社副社长、党组成员;随后在2016年2月及2018年7月,先后任湖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此外,一个多月前,9月2日,担任上海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仅半年的廖国勋转岗天津,同月16日出任天津市长。于绍良此次履新填补了廖国勋的空缺。

廖国勋也与栗战书等习家军要员关系密切。廖国勋曾任贵州省委组织部干部调配处副处长、省委办公厅秘书三处处长、省委副秘书长等。栗战书从2010年8月到2012年7月任贵州省委书记期间,廖国勋任贵州省铜仁地委书记,并于2012年4月升任贵州省委常委;栗战书调任中办常务副主任的同月,廖国勋出任省委秘书长,成为栗战书之后两任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2012年7月-2015年7月)与陈敏尔(2015年7月-2017年7月)的大秘。

李燕铭分析说,栗战书被认为是习近平在现任政治局常委中的唯一铁杆亲信;刘鹤现任中共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兼任多个要职,被认为是最受习近平重视的幕僚。习近平的大秘李强,刘鹤的妹夫龚正,栗战书的故交于绍良现在分掌上海市委书记、市长、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四大顶级要职,显示习近平阵营正加紧掌控江泽民老巢上海官场。

 

 

在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龚道安落马后,上海官场人事频动。10月中从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升任副书记的于绍良已兼任政法委书记,且一人兼五职。

陆媒28日报导,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长于绍良近日已兼任市委政法委书记。其简历显示,于绍良现身兼上海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政法委书记,市委党校校长、校委会主任。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56岁的于绍良,河北赞皇人,在部级官媒工作30多年,1999年调任新华社陕西分社副社长,2004年出任新华社陕西分社社长,2014年后成为新华社副社长。于绍良在2016年从新闻行业调任湖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任职两年,于2018年6月跨省出任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今年10月12日升任副书记。

近期上海官场震荡不断,8月18日,上海副市长、公安局长龚道安落马;之后9月2日,担任上海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仅半年的廖国勋调往天津,并于同月16日升任天津市长;上海市副市长许昆林于9月29日调任江苏省苏州市任市委书记。

而自2019年3月,连续3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尹弘、廖国勋、于绍良,均兼任市委政法委书记。

上海历来被认为是江泽民的政治老巢。现任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是习近平旧部,市长龚正,传是习亲信刘鹤的妹夫。

五中全会前,中共官场从中央到地方掀起新一轮人事调动。

9月初,中共省级的地方党委书记及地方政府首长曾有一波调动。除袁家军从浙江省长就地升任省委书记外,前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廖国勋接任天津市代市长;原任天津市长张国清则接任辽宁省委书记。曾任国台办副主任的中共浙江省委副书记兼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接任浙江省代省长。

这些官员或直接是习家军,如袁家军和郑栅洁,或是属于习近平亲信的旧部,如栗战书旧部廖国勋,也有习近平网罗的军工系官员,张国清。

10月前20天,中国大陆又有5名省委副书记履新。广西自治区政协主席蓝天立出任自治区党委副书记,湖南省委常委兼长沙书记胡衡华调任陕西省委副书记,湖北省委常委兼组织部长王瑞连出任省委副书记,河北省委常委兼副省长、雄安新区管委会主任陈刚任省委副书记,加上上海市委常委兼组织部长于绍良也被任命为市委副书记。

 

10月20日,中共两大党媒人民日报社、新华社同时撤换社长。庹震任人民日报社社长、总编辑,何平出任新华社社长、党组书记兼总编辑。

《美国之音》引述分析人士估计,习近平在2022年中共二十大前,会大力集权,通过“习家军”完成人事布局。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