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政治 / 中国青年报的流氓们很风流

中国青年报的流氓们很风流

作者:郭军 — 已发布 2021-02-10 20:49, 上次修改时间: 2021-02-10 20:49
贡献者:淳真(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党媒里面的人际关系怎么样,领导的工作作风怎么样?可能外人很少知道。1985年至2017年,我在《中国青年报》工作了33年,感悟就是这里的流氓太多,有黑社会的影子。
中国青年报的流氓们很风流

《中国青年报》总部,位于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海运仓2号。(图片来源:Tsiaojian Lee/公有领域)

《中国青年报》总部,位于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海运仓2号。(图片来源:Tsiaojian Lee/公有领域)

 

第一个就是全国政协委员、团中央委员、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青年报》党组书记、总编辑、社长一肩挑的陈小川(现在已经退休)。他90年代初就离婚了,之后玩弄总编室夜班女编辑、年轻的姑娘刘静。把刘静肚子搞大了,刘静提出和他结婚,但是他不同意,送给刘静一个成语:“贻笑大方”。就是说,刘静品位不行,要是和自己结婚,会让自己当驻外大使的舅舅之类的有身份的人笑话。刘静只好“打掉了孩子往肚子里咽”,以免影响领导的光辉形象。但是也不能白弄自己一回,要求他帮助自己调出总编室夜班。因为那时候总编室夜班的年轻女编辑下夜班老受社会上的流氓骚扰,报社同意她们调出去,但是要自己找部门。时任副总编辑的陈小川就找体育部主任毕熙东帮忙,毕熙东不同意,陈小川又找了主管体育部的副总编辑陈泉涌,二人一起乞求毕熙东,毕熙东才同意了。所以毕熙东后来办子报《青年体育报》赔了2000万元,陈小川作为子报发展中心的负责人保了毕熙东,让他毫发无损,顺利“调任体育部高级记者”。陈小川后来也把刘静提拔为子报主编,正处级。刘静现在50岁了,也未婚未育,一辈子就毁在了陈小川手里。没家室,没孩子,闲得无聊,只能和男同事打打牌。也是我在北京朝阳区望京湖光中街2号院的邻居。

女记者李雪红,人很漂亮,白,身材好。即使是冬天也穿很单薄很透的裙子和上衣,露趾凉鞋。原来是重庆记者站记者。和该市团委书记很暧昧,之后和北京编辑部的男编辑罗强烈(后来的电视剧《雍正王朝》编剧)假结婚,调到北京编辑部。之后嫁给一个大款,90年代就住上了别墅。李雪红开始在国内政治部军事组当记者,后来升为总编辑的陈小川运作,把军事组升格为正处级的军事部,李雪红就成了正处级的主任。之后又成为编委,享受副总编辑的部分待遇和权力。其实李雪红水平很低,根本不具备副总编辑的水平(因为编制控制副总编辑的数量,我们报会把具备副总编辑水平的人提拔为“编委”,担任只有副总编辑才能担任的工作)。近些年李雪红离了婚,在湖光中街2号院家属楼买了房子单身居住。这种诡异的人生轨迹与陈小川有没有关系?

第二个大流氓是副总编辑马役军,后来调到国家发改委机关报《中国改革报》任社长总编辑党组书记。也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近60岁的他找了比自己小30来岁的年轻女大学生刘丽梅做老婆,但是要让《中国青年报》养活着,陈小川之流就把刘丽梅安排在团的生活部当编辑记者,后来提拔为副处级的副主任。2017年之前我退休前在总编室当检查,经常给刘丽梅看大样。我改样子,她很少改。有一次我看完大样找她对样子,她走了,上幼儿园接孩子去了。我就只能承担版面编辑的一切工作。不过几百元编辑费我一分钱得不到。但是如果出了差错,我和她都要扣钱,我们检查看一个版只挣90元,但是出了一个错字就要扣10元钱。大标题错了扣200元。像这种情况她给马役军接孩子,我就得被扣钱,凭什么啊?所以马役军是流氓。

第三个是冰点特刊原负责人李大同。他当冰点负责人时提出“青年人办青年报”,协助总编辑李学谦搞“全员解聘全员竞聘”。我和一大批记者编辑(男的居多)成为待岗职工,体育部编辑王长安和技术处干部冯兴义在此过程中自杀。李大同的冰点稿费高,声望高,水平也不低,但是他特别喜欢女记者的稿子。女记者蔡平、王伟群、董月玲等在这里名利双收,成为著名记者,获得高级职称。摄影部记者江菲在他培养下成为文字记者,发表了很多冰点特稿,成为著名记者。还成为李大同的妻子。给李大同生了一个儿子,之前李大同与前妻有一个女儿。2005年冰点刊发义和团应该被八国联军杀的文章,李大同被撤职。但是李大同利用自己的影响,将江菲调到国家级通讯社、仅次于新华社的中新社的《中国新闻周刊》,现在江菲是该刊物编委。

第四个流氓是摄影部主任、著名摄影家贺延光。美女刘昕1990年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来到贺延光手下当摄影记者。1993年辞职,去美国留学。贺延光去首都机场送行,没想到陈小川、马役军和李大同也去了。4个40多岁的单身男人都惦记着吃这块天鹅肉。但是刘昕均不屑一顾。来到美国后,摄影方面有斩获,还与企业家、步步高的老总段永平结婚,成为慈善家,给母校捐款一次就高达3000万美元。这是陈小川之流所望尘莫及的。贺延光后来和中央电视台的一个女性结婚,也比他小十几岁。二人生了一个男孩,目前在美国加州上大学,二人陪读。共产党党员贺延光为什么不响应习近平的号召把孩子送到偏远山区当农民,为什么送到美国,说一套做一套的共产党党员难道不是流氓吗?

第五个流氓是体育部主任,后来的子报《青年体育报》主编毕熙东。他和我都是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夜大毕业,因为我的文章比他的有文采,专业含量高,就借“全员解聘全员竞聘”之机,把我打成待岗职工。却安排来自重庆的年轻女人罗雪(不是本名,是毕熙东给她起的名字)当广告部的头儿,罗雪白登广告不给报社收费;给罗雪买车买房,把罗雪的孩子送进重点中学读书。毕熙东还聘任自己的亲侄子毕成承夫妇当发行部负责人。致使这张子报存活5年半,最高发行量不到2万份,却赔了2000多万元。最后报纸停刊,他在陈小川和《中国青年报》党组保护下全身而退。用报社的钱包养情妇、养活亲侄子夫妇,难道不是流氓吗?

“好男不娶新闻女,好女不嫁财会男”。因为女记者能通天,能勾搭领导。我们报社大量提拔女性当中层干部,因为她们没有能力当副总编辑。有一次一批提拔8个干部,只有1个男性,还是地方记者站站长。该站只有他一个人。所以原经济蓝讯副主编,著名记者方向明在我们报社混不上一个副处级。就说怪话:“《中国青年报》应该叫“中国中年妇女报。”1999年全员解聘全员竞聘,工农兵学员出身的常务副总编辑樊永生亲自找他谈话,逼他调走了。2004年,樊永生签发《青年参考》(子报)大样,说武汉女大学生有10%卖淫,因此遭到武汉市和国家教委的抗议,被调到一个不知名的行业报,抑郁了,老爷们儿患了乳腺癌。不过,因为副局级以上干部看病实报实销,后来痊愈了。他也是我邻居。

团中央和中纪委应该惩处这群败类!也许团中央和中纪委觉得很正常、这些人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