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政治 / 上海帮白手套的命运

上海帮白手套的命运

作者:记者方晓报导 — 已发布 2020-05-09 19:4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5-10 17:24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4月下旬,陆媒发文“大佬20年沉浮录:上海滩夺地风云”,点名周正毅、郭广昌、戴志康、郁国祥等上海地产商大佬在过去20多年来在上海滩掠地的行径。这些大佬多为上海帮高层的白手套,依仗后台,在上海房地产市场疯狂拿地,一度赚得盆满钵满。其中一部分人最终因高层权力斗争而被抓或者被迫退出地产行业。
上海帮白手套的命运

图为上海陆家嘴金融区一景。(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图为上海陆家嘴金融区一景。(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董卿丈夫密春雷60亿元拿地 上海滩现地产新贵

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4月19日落马之后,中共央视女主持人董卿及其上海神秘富豪丈夫密春雷成为媒体聚焦的焦点。

中国经营网“等深线”的文章“大佬20年沉浮录:上海滩夺地风云”透露,4月21日,上海市静安区江宁社区C050201单元023-7商办地块成交,上海人寿第一大股东——览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联合旗下公司上海览佑企业管理合伙企业以底价60亿元拿下。览海控股背后掌门人,正是央视主持人董卿丈夫密春雷。密春雷近期频频的举措,是否会有更多不可言说的秘密呢?

4月27日“等深线”再发文“上海富商密春雷‘秘史’”,聚焦密春雷(览海控股、上海人寿以及览海医疗的实控人)近年来的暴发式发展,其神秘的资金来源备受关注。

报导指,密春雷出生在属于上海市崇明区的一个农民家庭。当地人说,密春雷没上大学,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做生意。最初是在崇明公安局交通队跑运输,后来和前妻金晶(做生意前是实验小学一名老师)收了家公司开始做起工程。

密春雷早期关联的公司信息显示,这些公司都是其夫妇或者父母掌控的家族企业。密氏家族公司在2003年开始渐渐扩展。2003年9月,密春雷和其父亲密伯元分别出资4,000万元和1,000万元,在老家崇明县成立了上海中瀛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金共5,000万元。这家公司正是览海集团(览海控股)的前身。

随着上海中瀛成立,密春雷的事业进入了快速发展期。目前,其控制的览海控股旗下投资了保险、银行、地产、医疗、汽车、煤矿等各类资产,逐渐发展成现在的“资本帝国”。

文章指,频繁增资是览海控股特征之一。工商信息显示,览海控股一共经历了7次增资,公司注册资本由最初的5,000万元增加到65亿元。

除了在大陆布局的系列公司之外,密春雷在2004年就开始布局香港,接连成立两家公司,2015年又在开曼群岛注册离岸公司——览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陆媒发表这些文章的时机点敏感,正值孙力军落马之后。

孙力军早年曾在上海任职,官至上海市外办主任。孙突然落马,海外盛传董卿等央视女主播被带走。她们则通过亲人和朋友报“平安”。大陆“封面新闻”报导称,联系到了董卿在北京的一位主持人同行。他透露,董卿之前在上海照顾母亲,已于几天前,从上海回到北京央视工作。

上海帮鼎盛期:权力斗争“绞肉机” 白手套前仆后继

据“大佬20年沉浮录:上海滩夺地风云”披露,2000年开始,上海滩各种势力的明争暗斗,也越来越激烈。地产大佬戴志康在上海滩野蛮生长之时,周正毅、郁国祥、张荣坤、刘根山、郭广昌等上海滩大佬也竞相登场。

据公开资料,自2000年,在其后短短8年中,周正毅、郁国祥、张荣坤等上海帮的白手套均相继落马。从江泽民1989年入京开始,到2006年陈良宇落马,正是上海帮势力的鼎盛期。在此期间,江派大员吴邦国、黄菊、陈良宇都成为了上海市委书记;吴邦国和黄菊后来还进京成为了政治局常委。

1. 周正毅获得“东八块”黑幕 涉陈良宇、江泽民家族

1980年代后期,上海的土地主要为国营企业所有,按照工厂出地、外商投资的模式,很快掀起第一轮圈地高潮。1987年,上海规范土地使用和转让,各区政府开始设立下属房地产公司,这些国有地产公司依靠手中的土地都赚了大钱。

周正毅早年靠投机暴富。1997年底,周正毅成立农凯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初始注册资本为1亿元,国企上海农业投资公司是其大股东。

1999年前后,上海政府开始招商引资,土地往往以用极低的价格就可以被外资获得。2000年,上海土地市场回暖,很多民营资金开始介入这一市场。之后两年,房地产开发的高额利润显现出来。“土地抢疯了,抢到就赚钱”,建设银行上海分行一位官员曾对媒体记者形容的当时情况。

周正毅在几年之内陆续注册了盘根错节,互相关联的企业近百家。到2001年底,周正毅已经成为第一大股东。农凯集团账面资产总额23.25亿元,净资产7.57亿元,成为周正毅的核心阵地。周正毅的资金此时足以操盘房地产市场。周正毅自称是上海首富。

2001年5月,上海市政府出台《上海市土地使用权出让办法》(市府第101号令),开始试行土地使用权出让招标拍卖办法。但招标的漏洞也随之出现。

陈良宇从1992年12月起先后担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副市长、代市长。2002年2月,陈良宇正式担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

2002年5月28日,周正毅与静安区政府有关部门签约,获得位置绝佳的“东八块”17.64万平方米地块的旧城改造项目开发权,涉及1.2万户拆迁安置。“东八块”位于上海市静安区中东部,是八个街道地块的简称。也是上海的黄金地块。

“等深线”的文章披露,根据2001年上海发布的68号文件规定:旧区改造过程中,鼓励居民回迁,同时开发商可以享受“土地出让金为零”的政策。

周正毅之所以能免费拿到这块肥肉,因为背后有陈良宇撑腰。周正毅与陈的弟弟陈良军是结拜兄弟。

据作者是施维鉴的《上海帮末日悍将‧陈良宇传奇》长篇文章披露,2003年4月,周正毅用“东八块”地皮做抵押,向上海交通银行贷款6.5亿元。同一天又向上海农业发展信用总社贷款3.5亿元。据说他以这块地皮做抵押,和上海农业发展信用总社签订的信贷合同中,获得授信额度高达50亿之多。这3.5亿,只不过是总合同中的第一笔贷款而已。

但是周正毅的资金缺口非常大,他从两家银行贷来的这两笔钱,根本没有用在支付给静安区政府,用以支付“东八块”拆迁户的补偿,而是用于在香港收购上市公司、填补农凯系公司的资金空缺。结果等于他把静安区政府和拆迁户当成了冤大头。

因此“东八块”地区居民举报周正毅勾结区政府官员,偷逃土地出让金,在房屋改造拆迁中,侵犯公民财产权利和人身权利。并聘请上海律师郑恩宠状告周正毅。

2003年5月中银香港前副董事长兼总裁刘金宝案发,因刘金宝“在上海分行任总经理期间,批出15亿元人民币的贷款予周正毅”。

同月周正毅也被调查,其掌控的农凯集团也爆出众多问题。

但一个月后上海人权律师郑恩宠也被捕,以“泄漏国家秘密罪”被判刑三年。

当时陈良宇倒台的传闻满天飞。陈良宇也提心吊胆,生怕中纪委的官员真的找上门来。但是当时是江泽民“上海帮”势力最盛的时候。据报道,江泽民就刘金宝和周正毅事件专门作了批示,才算堵住了把刘金宝和周正毅一追到底的势头,等于是给陈良宇解了围。

上海是江泽民的老巢,周正毅夫妇与江泽民、江的儿子江绵恒、黄菊等上海帮关系密切。郑恩宠曾披露,江泽民之子江绵康牵涉周正毅案中。他看过可靠的举报材料,以周正毅名义拿下的“东八块”土地,有两块分别归江泽民的大儿子江绵恒和次子江绵康。

陈良宇得到江泽民撑腰,因而越发跋扈。开始严厉打压敢于举报和上访者。
陈良宇亲自主持会议,要对敢于状告静安区政府的郑恩宠律师进行报复。

到了2002年后,江泽民不愿交出军权,继续担任军委主席。胡锦涛、温家宝与江泽民派系间的矛盾渐渐激化。陈良宇也因为与胡、温与江之间的权力斗争而被拿下。

2006年7月,上海发生震惊全国的社保大案,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陈良宇之后被撤职查办。这时离开周正毅被调查过去了3年。

2. 郁国祥与黄兴国家族勾结

有“小宁波”之称的宁波富豪郁国祥,是浙沪富豪圈名人。其祖籍浙江宁波象山。郁国祥自幼家境贫寒,初中辍学,早年靠蹬三轮车为生,人称“爵溪阿祥”,后来成为当地一家针织厂的普通工人,据称靠银行贷款创业,主营业务是房地产、酒店经营,以及基础建设和高速公路投资。郁国祥在2000年之后也狩猎上海滩。

2003年,郁国祥因以1.5亿美元出面收购上海第一家五星级酒店——静安希尔顿饭店而名声大噪。当时媒体描述:如果一个家族一下子能拿出11.5亿美元、折合近100亿人民币的现金,那他无疑是中国真正的首富。

《等深线》报导说,一位熟悉郁国祥的人士表示,静安希尔顿收购其实还有鲜为人知的隐秘背景。

2005年,郁国祥的哥哥郁能建以令人咋舌的10亿美金买断了杭州绕城高速公路25年的经营权,让郁氏兄弟再次成为媒体及公众竞相猜测的神秘人物。

郁国祥家族财富成谜,发家史和风流韵事一大堆,但鲜有媒体能采访到他,其行踪非常神秘。郁国祥、郁能建兄弟一直低调躲避着媒体,在数不胜数的报道中,没有一篇能直接采访到这两个当事人,至于他们的照片更是近乎绝迹。

前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也是宁波象山人。曾任浙江省副省长、宁波市委书记。

《上海帮末日悍将‧陈良宇传奇》详细披露了郁国祥与老乡黄兴国相互勾结的内幕。

文章说,从宁波象山的一个公社书记起家的黄兴国,以其特有的政治嗅觉,紧紧地抱住了江泽民“上海帮”,并且在“上海帮”中谋得了一席之地。黄兴国通过多次向江泽民表忠心,终于平步青云。黄兴国1997年窜升浙江省省政府秘书长,马上转为副省长,第二年成为宁波市委书记,一直到江泽民退位布局的时候,调任其担任天津市委副书记,副市长。

黄兴国的六个哥哥的子女都凭借黄兴国的势力在宁波大发其财。而“神秘浙商”郁能建、郁国祥兄弟,完全是和黄家势力组合在一起的。郁国祥买下上海静安希尔顿饭店,以其兄郁能建的名义,以82亿人民币买下杭州环城高速公路完全是以黄兴国为后台,甚至可以说是以“上海帮”为后台的。

据文章披露,2003年郁国祥收购上海静安希尔顿,不仅仅是一个商业行为,而是黄家势力进一步接近“上海帮”的桥头堡。

涉及高层权力斗争的2006年上海社保大案爆发,陈良宇、秦裕、张荣坤纷纷被抓;郁国祥因涉入此案被移送审查起诉。2008年郁国祥因单位行贿罪被叛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但是郁国祥的后台黄兴国并未因为社保案而受到牵连。直至2016年9月,时任天津市长黄兴国落马。

3. 张荣坤成为黄菊家族白手套

张荣坤1973年出生,自小家境贫寒。高中毕业之后在某公司里任普通职工。九十年代中期,张荣坤就开始炒股和炒期货。张荣坤和其妻子有非同寻常的社交能力。在苏州结识了不少权贵之后,张氏夫妇的生意也逐渐做大,涉及到建材、外贸、金融等各个领域。到2002年之前,其成为资产三千万的江苏商人。

《上海帮末日悍将‧陈良宇传奇》披露,2002年,张荣坤进军上海商界,在上海浦东注册了一个“上海沸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三千万,差不多是张荣坤当时的全部家当。

张荣坤到了上海之后真正发迹。“沸点公司刚入驻上海不久就参加了上海市慈善基金会举办的捐赠活动,张荣坤代表公司出席,一次捐赠二百万元,一举成为上海民营企业慈善捐赠的状元。”

1994年,黄菊担任上海市市委书记兼市长不久,其妻余慧文便成立了上海慈善基金会,地点在金湾大酒店。由当时的上海市政协主席陈铁迪和余慧文分别担任理事长和副理事长。

基金会刚刚成立的时候,由黄菊批示,从上海市民政局借来了20万启动资金。

从2001年陈良宇担任代市长开始,上海的有钱人意识到了捐款给上海慈善基金会的好处,捐款额暴涨。上海市慈善基金会打交道的是上海滩最有钱和最有权势之人,包括上海的政要人物及上海市主要领导的夫人们。

余慧文掌握了一批上海市主要领导的夫人,包括吴邦国的夫人章瑞珍和陈良宇夫人黄毅玲等。

余慧文主管基金会最重要的募集资金工作,章瑞珍和黄毅玲襄理。
这样一来,金湾大酒店就成了上海最有权势的所在,也变成了上海当权者的夫人俱乐部。江南一带的富商、港澳台湾到上海投资的商人无不对此地趋之若鹜。余慧文更是明码标价。

张荣坤就是在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开张不久通过向该基金会捐赠,成了余慧文的入室之宾。
余慧文将张荣坤介绍给了陈良宇的秘书秦裕。令张荣坤平地发迹。

大陆《财经》杂志原副主编罗昌平曾发文表示,2000年间,张荣坤与黄菊的秘书王维工结下私交。此后多年,王维工成为张荣坤政商经营最重要的恩主之一,亦是受其贿赂金额最大之官员。

张荣坤以超过32亿元的价格购得沪杭高速公路的30年经营权,其后他又购入多条高速公路的经营权,成为著名的公路大王。2005年,他以49亿元资产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6位。

2006年,上海社保基金案发,张被揭发其所有资金均是违规来自上海社保基金,引发上海政坛地震。上海社保局长祝均一、宝山区区长秦裕和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相继落马。胡、温通过社保案非但抓捕了陈良宇,也重挫了黄菊。

2008年,上海社保案核心人物、商人张荣坤被判刑19年。在此之前的2007年6月,黄菊病死。

4. 郭广昌、许荣茂、戴志康等人则顺风顺水

随着周正毅、刘根山、张荣坤等相继陷入牢狱,郭广昌、许荣茂、戴志康等地产大佬则顺风顺水。上海市土地财政收入也不断水涨船高。2009年,上海土地财政出让收入达到了992.63亿元,比上一个高峰2007年高出106%。

 

 

自上海社保案爆发,周正毅、张荣坤等入狱后,仍然活跃在上海地产界的戴志康也在近年入狱,郭广昌则渐渐淡出上海的商界。

上海帮衰败期:高层白手套间的明争暗斗

2006年陈良宇被抓,是上海帮势力消涨的分水岭。自此,以江泽民为首的上海帮开始步入衰退期。到了中共“十八大”以后,以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被抓为标志,江泽民势力再受重创。到了现在,习近平已经收编了相当部分当年江泽民派系的势力。

整个上海滩地产行业权贵的演变过程也成为了高层权力斗争的缩影。正如“大佬20年沉浮录:上海滩夺地风云”一文所叹,“看得见 有多少繁华都如花谢像云烟,这世界不为谁改变……”

郭广昌与戴志康、潘石屹缠斗 拿下外滩地王

2010年2月1日下午,上海外滩8-1地块开始竞价。起拍价91.1亿元。

上海证大掌门人戴志康对这个地块志在必得。和戴叫板的是上海国有房企复星系掌门人郭广昌。

这宗备受关注的拍卖,最终是戴志康获胜。然而,他并没有实力开发这块外滩地王。“每天都像往黄浦江扔10台宝马。”取得外滩8-1地块之后,戴志康手里能够拿出来的资金只有不到10亿元,36亿元的土地款缺口和3.6亿元的土地契税及分期利息让人难以承受。其中,利息支出相当于每天往黄浦江里扔10辆宝马。如果戴志康在宽限期满还不能缴款,这块地就有被收回的风险。不得已,戴志康将外滩地王原项目公司股权转手海之门公司,复星国际乘虚而入,占股50%。

这块地王随后在戴志康、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郭广昌等几番缠斗后,最终彻底落到了复星系手中。

周正毅与郭广昌的一场隐秘暗斗,是在2001年发生。2001月11月28日,刚刚成立不到一个月的复星投资与豫园商城签署了控股权转让托管协议,转让价为3.8元/股,转让总金额为2.34亿元,复星投资成为豫园商城新的第一大股东,持有豫园商城6166万股,占总股本的13.25%。2002年6月,复星投资又受让了6.75%的股份。然而,极少有人知道彼时周正毅也在觊觎。多年后,陆媒更是披露,豫园商场的争夺战中,周正毅亦卷入其中,但却没有成功。

失踪多日后渐淡出 郭广昌背后的多重高层色谱

2015年12月10日下午,郭广昌失联的消息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称有乘客看到他乘机自香港返回上海,在机场被警察带走。2015年12月11日晚上,复兴国际发布复牌公告,称郭广昌现正协助大陆司法机关调查。这是复星集团官方首次正式对郭广昌“失联”事件发声。

据搜狐财经从接近复星的消息人士处得知,郭广昌被带走调查,原因与前期落马的上海“首虎”副市长艾宝俊、泽熙控制人徐翔都有关系。据披露郭广昌和艾宝俊关系密切,艾宝俊的妻子曾因有操纵市场嫌疑被调查。

海外报导称,艾宝俊在圈内是人所共知的江泽民长子江绵恒的死党。

有海外媒体起底郭广昌的发家史,1990年代复星创立时只有3.8万人民币的注册资本。郭广昌在20余年间财富滚雪球般增长,身家已超过500亿。

郭广昌作为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家之一,郭掌舵下的复星国际以各种方式持有4家大陆上市公司,2家港股公司以及2家海外上市公司的股权,整个集团业务涉及医药、房地产、零售、钢铁、矿业、保险、PE等,投资区域由欧洲拓展至北美、中东、东南亚。

报道称,郭在上海得到了上海帮多名高官的帮助,包括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黄菊、上海市委副书记龚学平及上海市教育系统官员等多人。龚学平也是江派人马,曾经长期在上海宣传部门任职。

此外,郭广昌掌控的复星集团卷入江泽民父子的密友王宗南案。2015年8月,上海市友谊集团原总经理王宗南一审被判18年。在该案判决书中,提及复星集团卷入其中的细节,“王宗南曾利用职务便利,为复星集团谋取利益”。

2015年12月14日,复星董事长郭广昌结束协助司法机关的有关调查,返回家中。自此,郭广昌渐渐淡出上海地产界。而郭广昌旗下的复地集团,也已经排在了上海房地产企业50强榜靠后位置。

中民投的兴起与衰落

中民投由59家知名民企于2014年8月发起成立,注资资金500亿元,包括泛海、巨人、苏宁、红豆等,2018年增资扩股又引进了几家股东。中民投总部位于上海。当时的董事局主席是董文标,副主席为孙隐环、卢志强、史玉柱、李银衍,董事局秘书钟吉鹏;监事会主席何俊明、副主席高扬瑜;总裁是李怀珍。

2014年11月18日,刚刚成立3个月的中民投就以248亿总价拿下上海市黄浦区小东门街道两个地块,成为了上海的新一代“地王”。

这宗黄金地块,并未出现高溢价。业内对地块的估值约在300亿元,中民投的竞拍结果至少低于市场预期50亿元。

然而,如愿以偿拿到了这块地之后,中民投逐步陷入了困境。一度资产达到3000多亿元的中民投,陷入各种问题。位于上海金外滩国际广场大楼的中民投总部,不断有人离职,不断有人被裁。一位投资中民投旗下项目的人士颇感失望,她说:“许多人在这里捞了一把就走了,我们投资者却索赔很难。”

上海清算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中民投总资产近3100亿元,总负债达2300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70%,而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仅为229.3亿元。

2019年2月,绿地花了121亿元买下黄浦区小东门街道616、735街坊地块地块项目50%的股权。至此,中民投彻底退出该项目。绿地集团成为了该项目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中民投退出该项目之后,留给中民投的遗患却并没有消除。1999年在香港上市的上置集团(01207.HK),2015年成为中民投集团旗下中民嘉业成员。收购之后,董文标的嫡系彭心旷在2015年12月4日被委任为上置集团执行董事、行政总裁。2020年2月,已担任上置集团董事会主席的彭心旷因职务侵占罪被上海相关部门逮捕。目前,尚无进一步的信息。

在董文标出任中民投董事局主席之前,曾先后任民生银行副行长、行长、党委书记、董事长,此后掌舵民生银行近8年。董文标离开民生银行后创办中民投,毛晓峰继任民生银行行长。董文标和毛晓峰均被外界视为民生系核心大佬,两人关系非常紧密。

2015年1月31日,民生银行党委书记、行长毛晓峰辞职,行长职责由洪崎董事长代理。同日,中纪委官方网站宣布对其进行调查,银监会免去其党委书记职务。

《财新网》2015年2月报导,毛晓峰因涉令计划一案被查。陆媒曾披露,民生银行由中共高官罩着,内设“夫人俱乐部”,包括令计划妻子谷丽萍、中共政协副主席苏荣的夫人于丽芳等高官夫人在民生银行内任职,只领工资不上班。

当时曾有传闻董文标因涉案而被限制出境,但其本人否认。2018年10月,李怀珍接任董文标中民投董事局主席一职。

戴志康从“地王”到入狱之路

另一个曾经风生水起,但最终落狱的地产大佬是戴志康。

戴志康于1964年出生。1992年创办了上海证大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业务涵盖金融投资、房地产开发、文化艺术等板块。

90年代末,戴志康开始进入房地产领域。上海浦东是其房地产业务的发家之地。戴志康在上海滩房地产市场的玩法,是其在资本市场熟练运用的高杠杆技法。这套玩法屡试不爽,2000年开始,上海证大在浦东拿地2000多亩,相继开发了联洋社区、水清木华、大拇指广场、喜马拉雅中心等多项目。

戴志康2010年以92.2亿元拿下上海外滩地王8-1地块,成为上海有史以来最昂贵的政府出让地皮。然而,拿下了“地王”的上海证大当时账上仅有5亿元,投标书显示,其银行存款加净资总额也不过30亿元,因此被外界质疑为“蛇吞象”。

有报导说,戴志康能在上海地产界风生水起,全靠中共前央行行长戴相龙做他的后盾。

2014年有海外中文媒体报导,戴志康依靠戴相龙在上海做房地产和证券起家,由于有黄菊和吴邦国、韩正等人在上海的支持,很快成为上海地产界的大享。

戴志康在上海拿地皮也是高手,因上海90年代的浦东开发建设要中共央行大力支持,戴相龙在国家政策倾斜上海的时候,要上海的地皮给戴志康低价开发,戴相龙的女婿车峰也在幕后得利,可以说戴志康就是戴相龙家族千亿美金资产的白手套之一。

2015年2月,戴志康宣布退出房地产行业。当年6月,香港上市公司数字王国实际控制人车峰在北京被抓。

2019年8月下旬,曾在上海疯狂拿地的证大公司实际控制人戴志康向当局自首,震惊业界。

官方通报指,证大公司旗下“捞财宝”平台及“证大财富”公司涉嫌非法集资。戴志康、戴某新等41人已被刑拘,并查封相关涉案资产。

根据“捞财宝”的官网数据,捞财宝累计交易额313.5亿元,截至2019年7月末,待偿余额49.96亿元,涉及2.8万人。

上海房产市场不太平 再起地块“围标”风波

到了2020年,本就不平静的上海房地产市场再起波澜。

2020年3月31日下午,围绕距离外滩8-1地块只有4公里的虹口区嘉兴路街道HK271-01地块(简称“虹口地块”),又上演了一场拿地好戏。中海、万科、华润均给出了一致的34.3亿元人民币的报价后,进入起拍环节却只有中海举牌。中海地产最终以34.3亿元的底价(折合6.3万元/平方米),零溢价拍得这块宝地。上海土地市场“围标”,引起轩然大波。

这幅地块周边二手住宅均价在10万元/平方米以上,“虹口地块”却以底价6.3万元/平方米成交。

由于涉嫌北外滩土地“围标”,中海、华润、万科三家参与竞标的公司法定代表人被调查。

目前,上海市普陀区人大代表、中海地产上海公司总经理崔帅已被上海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华润置地副总裁、华东大区总经理陈刚亦在接受调查,中海、万科、华润的其他接受调查人员则有消息称已被放出。

陆媒称,一旦认定为“围标”等情况之后,涉及企业将会面临巨大的麻烦。如果本次中海、万科、华润涉嫌“围标”认定,罚没保证金加禁入3年,三家企业都将付出巨大代价。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