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政治 / 上海帮泡制了2015年天津港大爆炸

上海帮泡制了2015年天津港大爆炸

作者:记者林锋报导 — 已发布 2020-02-22 06:5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2-22 07:07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天津大爆炸是中共权斗的副产品,是中共在野一方所制造的人间惨祸,其目的就是向中共当权者进行威胁、恫吓及制造危机麻烦,进而要挟习近平妥协、就范,甚至是以此灾祸来弹劾习近平。中国接连不断地发生的这一系列天灾人祸惨案,都是中南海内部各派势力相互厮杀而造成的人间惨祸,是中南海各个集团以中国人民当人质,来向敌对方讨价还价,是中国百姓容忍中共独裁政权所付出的沉重代价。
上海帮泡制了2015年天津港大爆炸

接近中南海的知情人士向《大紀元》透露,2015天津大爆炸後,江澤民父子已暫被習近平當局控制。(大紀元資料室)

接近中南海的知情人士向《大紀元》透露,8月12日天津大爆炸後,江澤民父子已暫被習近平當局控制。(大紀元資料室)

公开资料显示,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2014年7月29日被公开宣布落马;在此之前,2014年6月14日,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落马;2014年6月30日,前政治局委员、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被公开宣布落马;之后,2014年12月22日,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令计划落马;令计划落马十天后,江泽民父子到海南登上东山岭。2015年4月9日,前政治局委员、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被调查,但此事对外并没有公开。2015年7月24日,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落马;2015年7月30日,郭伯雄被公开宣布落马。随后,2015年8月12日,中共北戴河会议结束之际,发生天津港大爆炸事件。

周本顺被抓后,海外资深媒体人士姜维平迅即透露,周本顺被打掉是习、王再下一城,因为作为“河北帮主”的周本顺串联江泽民、曾庆红,并炮制了在北戴河会议上向习近平当局发难的一份绝密报告,即所谓“政治核弹”,因此被习近平迅速拿下。据姜维平文章,北京新闻界消息人士透露,“河北帮”在周本顺“帮主”的带领下,各省市遭到反腐整肃的一些官员,通过各种方式秘密联系,订立攻守同盟,一方面消极怠工,故意搞事,牵扯对立派的精力;一方面整理“黑材料”,准备在北戴河会议上发难、搅局,拉习、王下马,他们对习近平和王岐山阳奉阴违,暗地里一直在效忠于“江泽民、曾庆红集团”。

在被查处的前半年,周本顺秘密起草了一份《河北政情通报》由张越直接呈送给曾庆红,并进而转呈江泽民。这份绝密报告内容包括:习、王反腐“已经走上邪路”,变成了二次文革;反腐导致河北省经济严重下滑等等。消息人士说,这份《河北政情通报》是由周本顺授意,张越一手操办,组织人力撰写的。他把所有责任和问题全部归咎于中央,推到了习、王反腐的头上,应和了江泽民和曾庆红的口味,他们看到这份报告后,如获至宝,认为是北戴河会议向习近平、王岐山发难的一颗“重型核弹”,威力无比。他们认为《河北政情通报》所反映的问题带有普遍性,具有典型意义,一旦拿到会上便会引起共鸣,对习、王群起攻之,大获全胜,但是,提前外泄的这份纲领性文字,却几乎同时摆上习近平和江泽民的案头。

*天津港“8·12”大爆炸黑幕重重

天津港“8·12”大爆炸刚刚发生的第二天,即2015年8月13日,海外茉莉花网站发表署名刘刚的文章《天津大爆炸是针对习近平的恐怖袭击》。文章称:根据阴谋论,天津大爆炸也必定就是中共权斗的副产品,是中共在野一方所制造的人间惨祸,其目的就是向中共当权者进行威胁、恫吓及制造危机麻烦,进而要挟习近平妥协、就范,甚至是以此灾祸来弹劾习近平。文章表示,中国接连不断地发生的这一系列天灾人祸惨案,都是中南海内部各派势力相互厮杀而造成的人间惨祸,是中南海各个集团以中国人民当人质,来向敌对方讨价还价,是中国百姓容忍中共独裁政权所付出的沉重代价。

2015年8月15日,大纪元从中南海的知情人士处获悉,8月12日天津大爆炸后,习近平两晚没睡着,听到消息后大怒,已经对江泽民及其两个儿子采取行动,暂时限制其行动自由,曾庆红也被控制在家。此外,大纪元还获悉,江泽民集团利用这个爆炸事件向习当局表达了两个“愿望”,借以讨价还价:

一、江泽民要在9月3日的阅兵上露面;二、要习近平停止清算、抓捕江泽民集团的人,尤其是江泽民本人。

天津爆炸事件原因扑朔迷离,但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张高丽是涉足其中的一关键人物。爆炸涉事企业瑞海国际,被指是由其亲家在背后操控;爆炸所在地滨海新区,又是张高丽当年任天津市委书记时候“大力发展”的地段。2015年8月18日是天津爆炸“头七”。当天,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落马。杨栋梁从2001年开始到2012年,一直在天津任副市长、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期间兼任过国资委主任,后任市委常委。杨栋梁是受张高丽提拔、重用的旧部。

 

 

在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和李克强一再强调“严查到底”之后,大陆官媒日前纷纷起底瑞海公司的“神秘背景”。瑞海公司由一家普通仓库变身危化品仓库的过程日渐浮出水面,但爆炸的背后仍是疑点重重。

失控的“炸药包”——瑞海公司调查

8月19日,新华社称近日独家采访、接触瑞海公司五名核心人物:瑞海公司大股东李亮、董事长于学伟、副董事长董社轩、法人代表兼总经理只峰以及副总经理曹海军。该公司背后的“政商关系网”逐渐浮出水面。

根据调查,于学伟是瑞海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曾在中化工作18年,在酒桌上认识天津港公安局原局长之子董社轩,于是拉董社轩入伙成为公司二股东。董社轩说:“我的关系主要在公安、消防方面,于学伟的关系主要在安监、港口管理局、海关、海事、环保方面。公司成立时,我去找的天津港公安消防支队负责人,说想做危化品仓储。当时我把材料都拿了过去,很快消防鉴定就办下来了。”

据报,17日下午,目前关押在看守所、今年34岁的董社轩告诉新华社记者,他是瑞海公司的二股东,其父的确是天津港公安局原局长,父亲在2013年初发现患上肝癌,2014年8月已经去世。“之所以找人代持,是因为我爸在公安局任职,让别人知道了影响不好,而且当时我父亲正在接受组织调查。”董社轩说。

瑞海危化业务链曝光 两大股东均系“傀儡”

同一天,大陆《新京报》也发表深度报导披露瑞海危化业务链。8月18日,《天津日报》报道,天津“8·12特大火灾爆炸事故”事发企业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于学伟、副董事长董社轩等10人,在爆炸发生8小时后被警方控制。据悉,这10人是指瑞海国际实际控制人于学伟、董事长李亮、副董事长曹海军、董社轩、财务总监宋齐、总经理只峰、主管安保的副总经理尚庆森、副总刘振国、操作部长贝胜强和李某某。
爆炸发生后,瑞海国际在工商信息中的两大股东,均被指系“傀儡”。

8月17日,天津塘沽多名官员向新京报记者交叉证实,公司的副董事长董社轩是瑞海公司的真实股东之一,持暗股并参与公司经营。董社轩,又名董蒙蒙(音),是已故天津港公安局原局长董培军之子。据媒体报道称,他还用过董瑞海这个名字。据报,除瑞海国际外,董社轩还拥有两家公司。一家为经济开发区瑞轩船务公司,另一家为经济开发区港轩商贸有限公司。天津做港口业务的刘相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这一行没关系做不了,因为客户都是国企。”

董社轩另一家公司,瑞轩船务公司,也是一家“人脉密集型”企业。同样做船务公司的刘杨告诉记者,船务公司基本是帮助外贸公司“顺利地通过海关”,刘杨表示,“瑞轩我听说过,在船务公司里面不算突出,但能在这一行立足,没人没关系不行。”

董社轩父亲与武长顺交好

董社轩持瑞海公司暗股消息一出,天津港公安局原局长董培军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新京报记者获知,天津港公安局是天津港集团公司的直属部门,有独立办公楼。虽然该局的业务归市公安局指导,但市局无法插手天津港公安局的任命问题,这由天津港决定。在这个较独立的系统里,天津港公安局与整个滨海新区打交道都不多。

据悉,作为天津港公安局长的董培军,当时主管的就是码头的物流问题。天津港五洲集装箱码头公司官网的一则新闻写着,2011年2月,董培军到该公司调研,公司总经理向董局长介绍了“陆运物流协同平台”等项目,并就“智能化交通”等问题进行了探讨。另一则新闻显示,2008年5月,董培军陪时任交通部公安局局长的张玉胜到东疆分局及东疆保税港区进行工作视察。东疆保税港区,正是瑞海国际所在地。这表明,董社轩控股的瑞海国际,直接属于其父董培军的管辖范围。

一位不愿具名的接近天津港公安局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董培军“能量很大,多次被告,平安过关,与武局(武长顺)的关系很好”。数位天津市官员向新京报记者证实,去年患癌症去世的董培军,在去世前已因涉嫌滥用职权为亲属牟利以及贪污受贿被相关部门调查。一位参与办案人士透露,调查期间,董培军因身体不适被送往医院,随后在医院肝癌晚期发作不治身亡,相关线索中断。

习近平内部点名天津武长顺无法无天

武长顺在津门有〝武爷〞之称,曾任天津市公安局长、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在天津公安系统44年,其中担任过11年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公安交管局局长,和11年的天津市公安局长。

习近平阵营的大陆媒体《财新网》2015年4月2日独家报导披露,“津门第一虎”武长顺的贪腐案情3月26日在天津政法系统中通报。根据当地消息人士的转述,通报中披露,习近平在中纪委一次会议上谈及武长顺案时说:“(天津)有个武爷,天津的停车场都成他们家的了,无法无天……十八大后还这么疯狂,前所未闻。”

2014年7月20日,武长顺被宣布接受调查,几天后被免职。据报导,多名天津政法界人员透露,武长顺案涉案金额高达74亿多元。有关部门向天津市政法系统通报武长顺涉案情况时表示,仅天津市公安系统给武长顺行贿者就有23名。

周永康是武长顺的后台

《财新网》披露,武长顺之所以能化险为夷、青云直上,与周永康的庇护分不开。多名线人表示,宋平顺事件发生后,武长顺确曾遭有关部门调查,但被时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周永康以北京奥运安全为由保下。一位与武长顺关系密切的人士证实,武长顺与周永康关系的确不错,周永康很赏识武长顺。

中国问题专家杨光接受《看中国》记者采访时分析认为:中共公安部明文规定,凡经营军火、爆炸品、化学品的公司,必须是公安部、国安部、总参谋部指定的主办的公司,任何其它国营和私营公司不可经营上述危险品。天津的私人公司怎么可以经营军火、化学品、危险品,这个瑞海国际是什么背景?!

“或是军品爆炸 针对习近平的恐怖袭击”

北京时间8月12日深夜,天津滨海新区瑞海物流危化品堆垛发生大爆炸震惊全球,满目疮痍的街道上到处是爆炸后留下的碎片和烟雾,现场逃出来的人心有余悸。然而这一天,恰恰是近平接任中共最高领导人之后的第1000天。旅美的大陆作家温云超认为:习近平执政1000天,天津发生了这么惨淡的事件,难道这是巧合?死了那么多人,真的让人无法接受,太惨了。

一位有十年从业经验的南方港口从业人员,分析了天津港口爆炸的资料,结合自己的从业经验,认定:军品受热爆炸或控制系统失效引起爆炸概率8成,危险品爆炸概率1.5成,普通货物自燃0.5成。这篇发表在《兔吧》的文章写道,能在短时间内完成如此大威力爆炸,除非几十上百个lpg柜一起炸,以目前集装箱类型港口货物类型和天津港单一码头吞吐量来看,港区总集装箱量最多一两万,有这么多lpg的概率也非常小。港口有时会承运一些军需物资,里面是什么就不知道了,曾经见装甲车开进码头,不知道是检查集装堆存军品还是来提货的,由此可以看出军方物资是会走港口航运这条线路的。

香港《动向》2015年7月号22页披露:“…今年不太可能有以往的北戴河会议,一部分高规格、保密性极强的会议可能会在天津滨海新区召开。”
对此,有分析称,习近平早就透露出要取消北戴河会议,将原有的北戴河会议改在天津滨海新区召开。于是,周永康的政法系统余党就策划了针对天津滨海新区的恐怖袭击,时间定在习近平最有可能去天津滨海新区召开会议的期间,目的就是要拿下习近平的项上人头!

另据知情者透露,大爆炸是由一辆汽车引发的,怀疑有人为因素,公安部己派员调查是否涉嫌恐怖阴谋。特别是是否涉嫌针对9月3日的天安门大阅兵。杨光认为:敏感时期、敏感公司、敏感事故,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控制的政法委势力值得怀疑。若无公、检、法、司、军、警、宪特的背景,在危险品仓储区,有人想搞放火、爆炸都做不到。仓储区是严格保安,与外隔绝的,江泽民、曾庆红的手才可能伸得这么长,这是在做催死挣扎吧!

 

 

海外博闻社8月14日引述知情者称,发生爆炸的天津滨海新区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所属公司法人董事长等,表面上都是一些普通的自然人,但真正掌控者是中共政治局常委、常务副总理张高丽的亲家,张高丽主政天津其间,其亲家获得在该区设立化工品仓库的许可,而该许可不但绕开了环保部门的审评监督,甚至连环保部门置喙的可能性都没有。报导披露,出事化工品仓库之所以可绕过环保评测违规在居民区设立,因其背后是中共政治局现任常委张高丽的亲家所控制。

公开资料显示,这家民营企业是天津口岸危险品货物集装箱业务的大型中转、集散中心,是天津海事局指定危险货物监装场站和天津交委港口危险货物作业许可单位。但在工商注册信息中,这家公司的业务范围只是在港区内从事装卸、仓储业务经营,而在这家公司的官网上,罗列的仓储业务的商品类型却包括被国家列为危险品的第二类至第八、九类物品,都是危险极大的物品。

在中共国务院颁布的《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中,明确规定,设立存储危险化学品的企业,必须向省一级的经济贸易管理部门和设区的市级安监部门提出申请,由这两个单位组织专家进行审查。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也必须由这两个部门颁发。但瑞海国际却没有取得当地安监部门的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

据悉,张高丽的亲家是一名在港澳颇有名的商界名人,拥有全球第三大“玻璃王国”,在2013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排名281位。自由亚洲电台曾援引消息人士指,张高丽亲家在大陆的生意扶摇直上,并和香港很多富豪联手进行房地产开发和企业收购。赚钱其实主要靠资本运作,都是官商勾结,涉巨大贪腐。张高丽升任政治局常委前,曾任天津市委书记六年。《希望之声》早前的报导指,张高丽的儿子是军官,亲家在天津生意火爆,主要客户为大陆公安系统。天津成为张高丽的势力后院,与其亲家业务深度勾连有关。

而张高丽本身靠巴结江泽民上位,他曾在广东石油系统工作了14年,是曾庆红“石油帮”亲信。2000年2月,张高丽任深圳市委书记期间,江泽民在广东抛出“三个代表”讲话,张全程陪江泽民考察深圳,巴结上江泽民。张高丽后从深圳市委书记被江泽民一路提拔到山东、天津直至政治局。张高丽对江泽民的“效忠”以在山东泰山为江“抬轿”最为爆丑。2006年江泽民要登泰山,主政山东的张不顾正值五一假期,下令泰山“封山两天”,并要地方领导班子和官员“列队欢迎”,又特备八人大轿,抬江上山,自己则紧跟其后。

 

 

博闻社援引消息人士说,天津爆炸案肇事仓库“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库存了大量的军民两用火工产品,其中包括:大量的成品以及半成品、原料如硝酸钾、硝酸钠、硝酸铵、氰化钠、甲苯等。这些成品储存期限原来定于今年下半年,届时将提走使用。该信息获一些专业人士和网友印证。作为化工专业人士的“史老柒的博客”称:“天津滨海爆炸事故的视频显示,二次爆炸物带有鲜明的固体爆炸物特征”。

而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博客的一篇文章写道:“我们通讯社的边上就是东京都赤坂消防署,今天下午过去跟消防队员聊,他们居然都拿出了从网上收集来的火灾现场照片,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ありえない”(不应该发生)。据他们分析:从网友拍摄的爆炸瞬间的视频来看,第二次爆炸的火焰高达100米以上,而且冲击波击破2公里以外的门窗,除非是大型弹药库发生爆炸,一般的化学品爆炸不应该有如此巨大规模。

而发表在《兔吧》的一篇文章,作者据称是有十年从业经验的南方港口从业人员,他分析了天津港口爆炸的资料,结合自己的从业经验,认定:军品受热爆炸或控制系统失效引起爆炸概率8成,危险品爆炸概率1.5成,普通货物自燃0.5成。文章写到,天津港作为北京港的替身,待遇一向不错,按理说人员设备也应该是国内一流的,其实真不是这样。集装箱受日光照射,空箱内温度能达到70度以上,在箱内货物密集情况下,更会导致箱内热量积聚,有自燃的可能,集装箱内的煤自燃是比较常见的。因为箱内缺少空气,只是冒冒烟而已,并且煤和废纸这类物资自燃不会出现爆炸情况。

能在短时间内完成如此大威力爆炸,除非几十上百个lpg柜一起炸,以目前集装箱类型港口货物类型和天津港单一码头吞吐量来看,港区总集装箱量最多一两万,有这么多lpg的概率也非常小。港口有时会承运一些军需物资,里面是什么就不知道了,曾经见装甲车开进码头,不知道是检查集装堆存军品还是来提货的,由此可以看出军方物资是会走港口航运这条线路的。

 

 

知情人士说,8月15日,习近平当局对江泽民及其两个儿子采取行动,暂时限制其行动自由,曾庆红也被控制在家。习近平本不打算这么快就处理江泽民,但是天津大爆炸是个转折点,把习、江矛盾公开了,双方你死我活。天津事件发生后,习近平震怒得跳起来了,两晚都睡不着。习本打算下半年处理经济和股市的问题,现在江逼习近平下手。知情人士表示,习担心的是,如果不这么做,下半年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有分析指,天津大爆炸现在还没进入清点状态,但是可以预估这次爆炸对习、李的京津冀一体化战略会有伤害。这还没计入天津周边环境遭重度污染将产生的后果。

海外中文媒体称,天津爆炸中,“这次引爆这座仓库使用的是一辆装载引爆物的卡车。当天深夜,乘值班人员疲惫交困的时候,卡车很准确地停靠在相对仓库内存放化工物品最近的位置,人员迅速离开现场,大约十几分钟以后引爆卡车,导致仓库发生连环爆炸”。“引爆的目的是销毁库存物。”知情者称:“原计划在等待中共北戴河会议结束高官返程时,引爆津冀路火车铁轨。但是,不知何原因中共高官突然改变行程,导致不慎走漏消息,只能做善后处理,销毁证据。”

据悉,中共国家领导人经常在每年的北戴河会议结束以后,短暂绕道天津考察并以谈话的形式发布北戴河会议精神。香港《动向》2015年7月号22页披露:“……今年不太可能有以往的北戴河会议,一部分高规格、保密性极强的会议可能会在天津滨海新区召开。”有媒体的分析认为,习近平早就透露出要取消北戴河会议,将原有的北戴河会议改在天津滨海新区召开。

于是,有人策划了针对天津滨海新区的恐怖袭击,时间定在习近平最有可能去天津滨海新区召开会议的期间,目的就是要拿下习近平的颈上人头。分析称,在天津大爆炸之前,习近平接到恐怖分子的恐怖袭击威胁。习近平严密布防,要求各级安监部门做好防范工作。天津市副市长何树山亲自主持安监部门防范各类恐怖袭击。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