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政治 / 上海帮密谋安排韩正取代李克强当总理

上海帮密谋安排韩正取代李克强当总理

作者:云松 — 已发布 2020-02-20 00:20,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2-20 01:08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禁闻网
习近平上台后大力反腐,连续打掉众多江派“大老虎”,但他并未乘胜追击。外界早有分析认为,在中共十九大上,习或与江派妥协,以换取不受挑战的“核心”地位,因此江泽民亲信韩正得以上位常委会,并且郭声琨、黄明、李鸿忠等大批原来江派重臣依然位居要职。他们和未死的江泽民,以及中共最大阴谋家曾庆红勾连形成继续存在而且越加威胁习的“反习势力”。中共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系统、香港黑帮势力、香港警队以及中共公安国安特务势力,均受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及其心腹、政法委书记郭声琨操控。现任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是江派常委韩正,现任港澳办主任张晓明、中联办主任王志民都是曾庆红的马仔。
上海帮密谋安排韩正取代李克强当总理

江泽民亲信韩正(图片来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江泽民亲信韩正(图片来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华尔街日报》7月1日报道引述知情人士指,在5月13日举行的由20多名中共高层领导人参加的会议上,国务院副总理韩正批评了拟议中的中美协议。这些知情人士称,韩正及其他中共高级领导人对美国的一项坚持尤为不满,即美国不会因中共承诺改变就取消关税。报道还说,在5月中美谈判陷入僵局后,美国针对中方的严厉行动坚定了北京在进一步让步问题上的态度。习近平虽然掌控了权力,但他仍然需要在中共官僚机构内部寻求共识,而且不能向华盛顿作出被认为是妥协的举措。

在5月的政治局会议后,中共官媒发动的一波宣传攻势已在中国国内将贸易谈判僵局的责任全部推给美方,还有一些官方媒体将那些主张与美国达成交易的人称为“投降派”。《华日》报道说,中共官僚机构内部对美国所提要求的反对声浪正在增大。此前一些经济机构已开始讨论如何基于“竞争中性”概念,为国有企业、私营企业和外国公司创造更公平的竞争环境,撤销国有企业的优待。

但知情人士称,中共政府近期的讨论,一些负责监督国有企业以及电信等国企占主导地位的关键行业官员对“竞争中性”的概念提出反对意见,称这是西方的行事方式,不适合中国。到目前为止,唯一对这一概念表示欢迎的是金融监管机构,该机构认为,允许外国投资者更多参与银行等金融领域可能有助于提高整个行业的竞争力。

旅居台湾的国际政治金融专家汪浩,21日在台湾政论节目《年代向钱看》中透露,大概在4月底5月初时,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在北京进行第10轮谈判,快结束时,刘鹤向中共政治局常委会报告说,双方准备签署协议了,贸易战达成协议了。当时大约150页英文的协议书,第一次完整的翻译成中文。但就在刘鹤向中共中央报告的时候,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翻盘了。

 

 

据从北京传出来的说法称,在5月1日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上,以韩正为代表的高层跳出来全面反对跟美国达成的协议,最后习近平拍板说,他准备忍受中美贸易战的升级和长期进行的状态,拒绝跟美国在已经达成的协议上签字和妥协。

接着,刘鹤将这个情况通报给美方,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5日在推特怒指中共毁约,宣布对华全面加税。中共官媒沉默10多个小时后,通过传媒放风说,习近平愿意为此事负全责。

根据香港《南华早报》6日引述一位熟悉双方谈判的消息人士称,第10轮贸易谈判快结束时,中方谈判团队呈交给习近平的协议提案中,包含了更多让步的承诺,习否决了谈判团队的建议,说“我会对所有可能的结果负责。”

台湾大学政治系荣誉教授明居正分析认为这有可能是两种情形下发生的:一是习近平硬着头皮必须这么说;二是“反习势力”要求习近平为贸易战成败负全责。因为发布这一消息的《南华早报》,背后势力是曾庆红。

明居正说,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就是这样下台,下台的两个主因一是农业欠收,二是没处理好与中共的关系,现在要看习近平怎么去镇住“反习派”。

习近平上台后大力反腐,连续打掉众多江派“大老虎”,但他并未乘胜追击。外界早有分析认为,在中共十九大上,习或与江派妥协,以换取不受挑战的“核心”地位,因此江泽民亲信韩正得以上位常委会,并且郭声琨、黄明、李鸿忠等大批原来江派重臣依然位居要职。他们和未死的江泽民,以及中共最大阴谋家曾庆红勾连形成继续存在而且越加威胁习的“反习势力”。

网上还有评论说,江系常委韩正反对与美国签署贸易协议,实际上是给习近平下套,让习相信不保党就权力地位不保的假相,并抛出集体负责的说法迷惑习近平。

据指,实际上,由贸易战升级带来的经济萧条和民怨,都会集中到习近平身上,最终中共做下的这些恶事、坏事还是要由习一人来承担。在这种情况下,江系的如意算盘就是趁机反攻倒算,拿下习近平。

而习近平目前衡量算计后,觉得他撕毁对川普的承诺在党内更安全,殊不知他的手软,可能会给他带来灭顶之灾。韩正一个人不敢跳出来反对贸易协议,他是江派和反习力量的代言人。

分析还认为,习近平身边既有韩正,又有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被江派牵着鼻子走而不自知。

在去年美中贸易战开打之初,主管意识形态和宣传的王沪宁就曾被指为“误导”习近平、激化贸易战的罪魁祸首。结果是去年北戴河会议前后,出现官媒对习的宣传有异,央视新闻联播闯入黑衣人,以及王沪宁一度隐身等异象。

这次贸易战战火重燃后,王沪宁下密令,要求全国各电视台,每晚在黄金时段播放一部反美抗战电影,以“鼓舞抗美士气”。引发一片抨击声。

就在近日,中共新华社也疑似再出事故。由王沪宁控制的新华社20日早上突然以快讯的形式,宣告“中美贸易战停火!止战!”。在消息震惊舆论,中外媒体纷纷跟进报导之际。却在不足半小时内,多家陆媒跟进的相关消息全部消失。新华社于接近10时才发声明称有关“停火、止战”是2018年旧闻,并称“对盗用新华社名义发布虚假新闻行为予以谴责”。但官方至今未解释为何新华社会错误推送旧闻。网民和外界评论则认为这次宣传口怪事,又与贸易战冲击下的中共高层内斗有关。

王沪宁被称为“三代国师”,最初被江泽民起用,经历胡锦涛,再获习近平重用,但王到底是谁的人,备受猜测。一般认为,王真实是会效忠最早有恩于他的江。

 

 

根据海内外多家媒体的报道,上海血债帮大将韩正将在两会后担任国务院常务副总理一职。在十九大之前,外界分析韩正入常的可能性虽然很大,但普遍预测韩正将接任俞正声担任政协主席,而汪洋将出任常务副总理。主要依据是汪洋本来就是国务院副总理,对国务院工作驾轻就熟,和李克强也合作愉快,升任常务副总理可以更充分地发挥他的才干,也有利于政府工作的稳定和延续,对李克强的工作也是一个很大的支持。但出人意料的是,十九大闭幕后七常委一亮相,汪洋排名第四,韩正排名第七出场,就引起了外界的一片惊诧之声。因为按照中共党内排名和惯例,排名第四的常务将任政协主席,排名第七的常委将任常务副总理。经过这几个月的观察和种种迹象分析,韩正在两会后将出任常务副总理已经确定无疑。很多人认为,韩正在七常委中敬陪末座,出任排名最低的常务副总理是上海帮势力衰退的表现和明证。实际不然,据我观察韩正担任常务副总理而不是政协主席是上海帮以退为进的精心安排,具有很深的政治图谋,而韩正也是上海血债帮控制中国政局的一颗及其重要的战略棋子,韩正也理所当然成为上海帮在中南海的代言人。

众所周知,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担任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等职,李克强担任国务院总理,形成了习抓全面,李管经济的双头政治格局,即外界所说的习李体制。李克强上任后,一度也意气风发,提出了著名的克强经济学,大力推行了一系列的经济改革,主要措施有:减政放权,简化程序、减少审批、清理图章,为企业松绑;减少印钞,改变以投资为主的经济模式,以市场为导向引导投资,合理分配资源优化产业结构,提高投资效益,改变经济增长模式;大力推动小城镇建设,分流人口,培植经济增长点,减少大城市的压力,使城乡经济协调发展;大力提倡互联网经济,以科技进步带动产业升级换代和经济腾飞;发展自贸易,突破条条框框,打破政策藩篱,进一步扩大开放。等等。

李克强的初衷无疑是好的,其构图也很宏大,克强经济学看起来也很美妙,开出的药方好像也是有的放矢、对症下药,但注定是要失败行不通的。克强经济学中看不中用,纯属纸上谈兵,照搬书本,反映了李克强经济指导思想的幼稚和政治上的天真,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必然碰得头破血流。第一:经过江泽民时代的腐败治国和胡锦涛时代的碌碌无为,大大小小的盗国贼集团和贪官污吏已经瓜分了中国的财富,形成了盘根错节势力惊人的利益集团,挖空了中国的经济基础,中国的经济已经是千疮百孔、积重难返,这不是小修小补、小打小闹、细枝末节的所谓改革能够挽救得了的。第二:中国的经济本来就是利益集团高度垄断政府高度干预的权贵资本主义,根本就不是什么市场经济,根本就没有市场经济的土壤和经济基础,如何能够实现以市场为导向的真正的市场经济呢?第三:任何改革措施都会触动既得利益,都是要动别人的奶酪,必然招致既得利益者的顽强抵制和疯狂反补,举步维艰。第四:李克强本人对局势就没有清醒的认识,对困难本身也估计不足,也不具备主导和推动这场经济变革的领导才能和坚强意志。

就拿减政放权来说,并不是简单的行政命令就可以奏效的,权利是官员的生命,没有权就没有利,没有权就等于没有存在的必要,各官僚机构都在争权、扩权,如何能轻易放权?必然招致官员们本能的抵抗。即使在高压下勉强放权,只要这些官僚机构存在,过不久就会死灰复燃,以各种借口改头换面继续扩权、滥权。要想真正实现减政放权,只有釜底抽薪拆庙裁人,大刀阔斧的撤掉那些不必要的官僚机构,李克强能做到吗?他敢做吗?事实也确实如此,李克强推行的任何改革措施,都是举步维艰、阻力重重,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吆喝一阵就无声无息,不了了之,没有一项能够贯彻执行下去。李克强本人也是无可奈何,身心疲惫,焦头烂额,中国经济也每况愈下。

特别是李克强为了盘活民间资金,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贷款难的问题,同时也为民间资金拓宽投资渠道,解决社会资金投资渠道单一投资难的问题,在政策上放松了金融监管,大搞金融创新,大力发展互联网金融等等,而对可能出现的问题没有丝毫的防范,等于彻底放弃了金融监管和规则,打开了潘多拉盒子,为金融投机、金融诈骗打开了方便之门,也为盗国贼集团疯狂掠夺民间财富创造了条件,导致了2015年的股灾以及e租宝、泛亚等一系列金融惨案。全社会都陷入投机的狂热之中,资金都在体外循环,实体经济丝毫没有受益,反而雪上加霜。

一时间,李克强也成为千夫所指,不但在党内被问责,也成为民间声讨的对象。盗国贼们收获了财富,大发国难财,而李克强却成为替罪羊和受气包,克强经济学也寿终正寝、彻底偃旗息鼓。现在已经有充分的证据证明,2015年的股灾以及e租宝、泛亚等一系列事件,都是盗国贼集团和血债帮精心策划的经济政变,发动的时机都经过精心的安排恰到好处,和十九大的权利布局密切相关。盗国贼们不仅仅是掠夺洗劫民间财富,更主要的还是打击政敌,直接打残报废李克强,间接杀伤习近平,动摇习李的执政基础。盗国贼集团在相当程度上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按照上海帮和盗国贼集团的谋划,十九大时李克强就会被赶下总理宝座,而由上海血债帮指定的人取而代之。盗国贼血债帮们也一直在海内外造势,这一部署几乎实现,李克强及其政治派别完全没有反抗之力,只能任人摆布。李克强经此重大挫折后,从精神面貌就可以看出意志消沉、萎靡不振,充分暴露了他性格软弱的弱点。因此,可以断定,李克强的下一个任期也难有作为,基本处于维持状态,无论在政务和经济方面都很难起到主导作用,李内阁也注定是一弱势内阁。韩正就是在这一背景下取代汪洋,被上海帮保举而出任常务副总理,这是上海帮谋求总理大位落空后而临时采取的第二方案。上海帮能够安排韩正入常就位,如愿实现自己的政治意图,说明上海帮实力犹存,依然是能够影响左右中国政局的黑暗政治势力。

上海帮和盗国贼集团一直垄断着中国的经济命脉,控制着中国的大部分财富,因此,必然要在国务院系统安排代言人,以维护其利益。过去有张德江、张高丽等人,现在是韩正,都是这样的角色。因为李克强比较弱势,韩正担任常务副总理,必然取得更多的话语权和实际权力,甚至主导国务院也未尝不能。韩正出任常务副总理,表面上看似委屈,实际上能够捞到实权享有实惠,还在政治上处于进退自如的不败境地。上有李克强顶着,经济搞不好,韩正不用承担很大的责任,还可以利用常务副总理职位在国内外为自己积累更多的政治资本。韩正当常务副总理,不可能把中国经济搞好,他既没有这样的能力,也没有这样的意愿,经济不好反而对他有利,只要不崩溃就行,半死不活最好。

如果李克强玩不下去,他再接手,稍微做一些调整改变都可以算作他的政绩,因此,韩正干常务副总理,只会抓权,不会去干事,更不会为李克强分忧担责,出谋划策,主动承担经济改革的责任。他会刻意保持低调,表面恭顺地阳奉阴违地执行李克强的经济路线和政策,只做表面文章,不会实质推动,等着看李克强的笑话。李内阁本来就很弱,再加上有韩正这样的助手当道干扰,前景更不容乐观,中国经济也将加速下落。按照上海帮的谋划,如果没有意外变故,李克强二十大必然退位,韩正接任总理是顺理成章、板上钉钉的事情,甚至出任更高职务主宰中国也并非完全不可能。

韩正已经成为西方社会共同瞩目的政治明星和大力扶持的对象,认为韩正是取代习近平的最佳人选。西方那些政客们认为韩正政治形象好,比较开明,具有国际视野,和江泽民、朱镕基、曾庆红、王岐山这些中共党内的所谓开明派一脉相承,和西方社会有着紧密的联系。认为习近平对内专制、对外扩张,咄咄逼人,对西方社会构成了重大威胁,希望习近平尽快下台。如果由韩正担任国家领导人,能够和西方社会友好相处,不但不会对西方社会构成威胁,而且能够维护他们共同的个人利益。

西方政客有这种观点并不是偶然的,而是盗国贼集团和血债帮在海内外多年运作和苦心经营的结果。西方政客的这种论调,充分暴露了这些政客的短视无知、狭隘愚蠢、以及自私贪婪的真实面目。这些无耻的政客们根本无视中国人民的苦难,对中共是文明社会的死敌也视而不见,对西方社会所倡导的自由民主人权等最基本的价值准则也弃之如履,他们根本不希望中国社会出现大的变革,走向自由、民主、法制的正确轨道,他们一直希望中共能够继续统治中国,他们好和中共继续做生意,幻想着和盗国贼们共同分肥,掠夺中国人民的财富,吸中国人民的血。韩正有西方社会的大力支持,又有上海帮的强大势力作为后盾和靠山,其政治力量不可小觑和低估,已成为上海血债帮翻身复辟、卷土重来的最大希望和棋子。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