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政治 / “茅台会” 背后势力惊人

“茅台会” 背后势力惊人

作者:看中国记者苗薇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21-02-27 02:49, 上次修改时间: 2021-02-27 02:49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李伯潭被指创立著名会所“茅台会”(Maotai Club),这是一家位于北京紫禁城附近的私人俱乐部,该会所举办的各类活动,被习近平视为有损中共形象。《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透露,习近平在任职初期与中共高官的内部会晤上说,“你们这些人,不是死在酒桌上,就是死在床上!”
“茅台会” 背后势力惊人

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的孙儿江志成等人是蚂蚁集团的秘密投资者。(图片来源:看中国合成图 )

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的孙儿江志成等人是蚂蚁集团的秘密投资者。(图片来源:看中国合成图 )  【看中国2021年2月17日讯】据海外媒体报导,中共政权长时间调查马云创办的蚂蚁集团(AntGroup,下称蚂蚁)股权结构后,发现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孙儿江志成、中共政治局前常委贾庆林女婿李伯潭等“红二代”,均是蚂蚁集团的秘密投资者。这个结果促成了中共党魁习近平亲自撤回蚂蚁在上海和香港两地上市的申请。 海外记者访问超过12名中国官员及政府顾问后,得出上面的结论。该报指,中共早于去年10月24日、马云公开批评中国收紧金融业规管前,已开始调查蚂蚁股权结构。值得留意是,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同日于北京发言,指,“个别非金融企业盲目向金融业扩张,股权结构和组织架构复杂,甚至有交叉持股、虚假注资、套取巨额资金等问题”;在人民银行内工作的消息人士指,潘功胜所批评的正是蚂蚁集团。  报导披露,蚂蚁很多投资者都是“红二代”,当中以江泽民孙儿江志成最为瞩目。江志成是江泽民长子江绵恒的儿子,洋名Alvin,毕业于哈佛大学,在香港创立私募基金博裕资本(BoyuCapital)。与马云交情甚深的江志成,其博裕资本与2012年联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国家开发银行和中信集团组成财团,集资71亿元(美元,下同),协助购回当时仍然由雅虎(Yahoo)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该财团购入阿里巴巴约5%股份后,阿里巴巴两年后在美国上市,财团获利甚丰。  博裕资本也有份投资蚂蚁,但手法非常迂回。由于中国限制境外公司不能投资支付业务,博裕资本作为香港公司,先在上海成立“博裕广渠陶然(上海)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子公司,由子公司投资一间名叫ShanghaiTiancen investmentManagement的公司,再由该公司投资私募基金北京京管投资中心(下称北京京管),后者出面投资蚂蚁。  蚂蚁在2016年曾进行一轮集资,向16位投资者筹得45亿元,北京京管是其中之一。蚂蚁在2018年再集资218亿元人民币,北京京管亦有份投资。最终,北京京管持有蚂蚁近1%股权,晋身蚂蚁十大投资者;在蚂蚁招股书中,只看到北京京管名字,但没有提及博裕资本或江志成。江志成没有回复媒体查询。  另一名蚂蚁秘密投资者、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在北京成立昭德投资有限公司(Beijing Zhaode InvestmentGroup)。报导指,昭德透过多层投资Tibet Hongde Century Investment Co、Fu Qing QiSheng III Investment和上海众富投资(Shanghai Zhongfu Equity InvestmentManagement Center)三间公司,最终由众富投资出面,入股蚂蚁。   报导亦揭发很多马云的朋友隐藏身份,透过第三方基金投资蚂蚁,当中包括中国泛海控股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卢志强、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以及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另外,有人透过亲属间接投资,例如万向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肖风,由妻子黄荣平出面投资“置付(上海)投资中心”,再由该公司投资蚂蚁。  报导指,马云为了让蚂蚁顺利上市,让中国退休基金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入资蚂蚁;结果去年夏季,蚂蚁于短短一个月内,获多个监管机构通过上市申请,但上市计划最终依然临门失脚,被习近平刹停。  向《华尔街日报》提供有关内幕消息的人士说,习近平对蚂蚁通过上市,向著名“富二代”利益输送,并不关心;他关心的是中国“富二代”通过蚂蚁上市赚取丰厚利润,拉阔贫富悬殊,削弱其灭贫措施。  责任编辑:杨天龙  本文短网址: http://kzg.io/gb42Si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fbaltlinkedinQRCode标签 关键字江泽民 马云 习近平

 

习近平去年年底叫停蚂蚁集团上市的真正原因,被爆是蚂蚁集团背后的复杂股权结构,牵涉多个中共权贵家族。其中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也是蚂蚁的秘密投资者之一。

《华尔街日报》2月16日的报导,中共当局调查蚂蚁集团股权结构后,发现其股东牵涉多个中共权贵家族,包括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孙子江志成,以及中共政治局前常委贾庆林女婿李伯潭等。

据报,在蚂蚁的秘密投资者中,以博裕资本最瞩目,该公司由“中共太子党”之一、江泽民孙子江志成创办,与马云交情非浅。

另一名蚂蚁秘密投资者是与“江派”有密切关系的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李伯潭通过其控制的北京昭德投资、西藏鸿德世纪投资、福清麟生三号投资、上海众付,最后成为了蚂蚁的隐藏股东。

“茅台会” 背后势力惊人

公开资料显示,贾庆林女儿贾蔷(又名林青)嫁给李伯潭,两人育有一女李紫丹。李伯潭曾任中国银行总行资金部交易员、香港HARLLOWBUTLER(哈罗巴特)公司(英资)亚洲区主管,现为北京昭德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北京昭德)董事长兼总经理、中瑞酒店管理学院董事长。

李伯潭于2005年成立北京昭德,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是一家涉及地产、能源、教育、广告等行业的民营性投资控股企业集团,在北京、河北、杭州、重庆、云南、海南等地均有投资。另外,公司取得了昆明新机场高速公路的30年的BOT投资建设运营权。总投资金额达22亿人民币。

李伯潭被指创立著名会所“茅台会”(Maotai Club),这是一家位于北京紫禁城附近的私人俱乐部,该会所举办的各类活动,被习近平视为有损中共形象。《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透露,习近平在任职初期与中共高官的内部会晤上说,“你们这些人,不是死在酒桌上,就是死在床上!”

2009年12月,由茅台集团前董事长季克良、袁仁国和李伯潭在2009年12月联合发起成立了“茅台会”,当时会所有会员600多人。其中马云不仅是茅台会的名誉会长,同时也是“茅台会”首届理事会副理事长。此外,中共前央行行长戴相龙的女婿车峰等人并列第二届理事会副理事长,车峰被指是江派的白手套。

自“茅台会”成立,李伯潭至少担任两届秘书长,是“茅台会”真正操盘人。北京知情人士曾透露,过去10年中李伯潭最擅长的“投资”手段,就是靠这种人脉关系和政治后台来大肆圈钱。

习近平上台后高调“整治会所”,严禁官员到私人会所活动,北京宣布市属公园内的私人会所一律关闭。不过,据媒体调查发现,“茅台会”虽已“摘牌”,但仍暗中经营。

李伯潭于2013年下半年开始行事低调,很少以“茅台会”秘书长身份公开露面,只是用北京昭德董事长的头衔四处考察。

2014年12月17日,李伯潭当选为贵州茅台独立董事。贵州茅台是茅台集团的上市子公司之一。

近两年当局对茅台集团刮起“反腐风暴”,到目前该集团至少有10多名高管落马。其中包括当年“茅台会”的创建人之一袁仁国,及曾担任茅台会副理事长的贵州茅台酒厂副董事长、总经理刘自力等。

2020年12月17日,李伯潭辞去贵州茅台独立董事职务。

“巴拿马文件”曝光贾庆林家族商业帝国

2016年5月,香港多家媒体陆续曝光了“巴拿马文件”内容,其中披露了李伯潭在香港庞大的商业王国,其业务遍及地产、酒店、能源、教育及广告行业。李伯潭、及女儿李紫丹名下有多间离岸公司。

据报导,李伯潭的公司早在90年代就斥资数亿在香港买楼,投资物业包括住宅、写字楼及店铺,其家族之富有可见一斑。李伯潭当时担任五间香港公司董事,办公室地址全部报称在湾仔瑞安中心。

李伯潭的女儿李紫丹1992年出生,年仅23岁时,她以3.87亿元购入东半山傲璇,震惊全港。“巴拿马文件”显示,李紫丹就读大学期间已坐拥两间离岸公司。李紫丹早前还被发现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学士学位时,曾从中国名表零售连锁集团亨得利创办人张瑜平之手,以象征性一美元收购一间名为“Harvest Sun Trading Limited”的境外公司。

贾庆林是江泽民心腹

多年来,贾庆林家族的腐败丑闻传遍京城。据报导,1993年贾庆林的儿子因洗钱在澳大利亚被判刑5年,而贾蔷涉嫌空手赚得数亿元。

自1996年,贾庆林被江泽民调到北京出任市长、市委书记后,贾家的利益链也从福建转到了北京。有知情者消息指,贾庆林1996至2002年主政北京市期间,正是李伯潭商业板图急剧扩张的时期。

贾庆林涉及1999年轰动海内外的远华走私案。赖昌星在加拿大时曾披露,当年,他得到江泽民的大秘贾廷安及时任福建省委书记贾庆林等支持,才能走私大量石油、私家车等物资。

由于贾庆林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心腹,在江泽民的庇护下,贾庆林不仅没有因为远华案被查,却步步高升,直至进入中共政治局并任政治局常委及政协主席。

贾庆林多名亲信出事

近年多名贾庆林亲信出事。2017年3月2日,贾庆林的“副秘”,中共全国政协前常委、港澳台侨委员会前主任孙怀山落马。2018年9月,孙怀山被判刑14年。孙怀山任中共全国政协副秘书长达17年,其中曾担任过前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的10年副秘书长。

被视为贾庆林家族钱袋子之一的世纪金源集团主席黄如论,于2017年6月被撤销福建省政协委员资格,他被指涉嫌行贿罪。海外媒体引述北京知情者的话说,“外界都以为金源集团姓黄,法律上没错,但实际上,黄如论只不过是贾家的马仔、具体经营者。实际主事人是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

 

 

据海外媒体报导,中共政权长时间调查马云创办的蚂蚁集团(AntGroup,下称蚂蚁)股权结构后,发现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孙儿江志成、中共政治局前常委贾庆林女婿李伯潭等“红二代”,均是蚂蚁集团的秘密投资者。这个结果促成了中共党魁习近平亲自撤回蚂蚁在上海和香港两地上市的申请。

海外记者访问超过12名中国官员及政府顾问后,得出上面的结论。该报指,中共早于去年10月24日、马云公开批评中国收紧金融业规管前,已开始调查蚂蚁股权结构。值得留意是,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同日于北京发言,指,“个别非金融企业盲目向金融业扩张,股权结构和组织架构复杂,甚至有交叉持股、虚假注资、套取巨额资金等问题”;在人民银行内工作的消息人士指,潘功胜所批评的正是蚂蚁集团。

报导披露,蚂蚁很多投资者都是“红二代”,当中以江泽民孙儿江志成最为瞩目。江志成是江泽民长子江绵恒的儿子,洋名Alvin,毕业于哈佛大学,在香港创立私募基金博裕资本(BoyuCapital)。与马云交情甚深的江志成,其博裕资本与2012年联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国家开发银行和中信集团组成财团,集资71亿元(美元,下同),协助购回当时仍然由雅虎(Yahoo)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该财团购入阿里巴巴约5%股份后,阿里巴巴两年后在美国上市,财团获利甚丰。

博裕资本也有份投资蚂蚁,但手法非常迂回。由于中国限制境外公司不能投资支付业务,博裕资本作为香港公司,先在上海成立“博裕广渠陶然(上海)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子公司,由子公司投资一间名叫ShanghaiTiancen investmentManagement的公司,再由该公司投资私募基金北京京管投资中心(下称北京京管),后者出面投资蚂蚁。

蚂蚁在2016年曾进行一轮集资,向16位投资者筹得45亿元,北京京管是其中之一。蚂蚁在2018年再集资218亿元人民币,北京京管亦有份投资。最终,北京京管持有蚂蚁近1%股权,晋身蚂蚁十大投资者;在蚂蚁招股书中,只看到北京京管名字,但没有提及博裕资本或江志成。江志成没有回复媒体查询。

另一名蚂蚁秘密投资者、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在北京成立昭德投资有限公司(Beijing Zhaode InvestmentGroup)。报导指,昭德透过多层投资Tibet Hongde Century Investment Co、Fu Qing QiSheng III Investment和上海众富投资(Shanghai Zhongfu Equity InvestmentManagement Center)三间公司,最终由众富投资出面,入股蚂蚁。

报导亦揭发很多马云的朋友隐藏身份,透过第三方基金投资蚂蚁,当中包括中国泛海控股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卢志强、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以及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另外,有人透过亲属间接投资,例如万向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肖风,由妻子黄荣平出面投资“置付(上海)投资中心”,再由该公司投资蚂蚁。

报导指,马云为了让蚂蚁顺利上市,让中国退休基金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入资蚂蚁;结果去年夏季,蚂蚁于短短一个月内,获多个监管机构通过上市申请,但上市计划最终依然临门失脚,被习近平刹停。

向《华尔街日报》提供有关内幕消息的人士说,习近平对蚂蚁通过上市,向著名“富二代”利益输送,并不关心;他关心的是中国“富二代”通过蚂蚁上市赚取丰厚利润,拉阔贫富悬殊,削弱其灭贫措施。

 

 

蚂蚁集团去年上市前夕遭习近平出手整治,美国《华尔街日报》2月16日刊登长文揭示阿里巴巴背后秘密投资者,其中包括江泽民孙子江志成等中共权贵,报导还引述习近平痛斥中共高官的内部讲话,“你们这些人,不是死在酒桌上,就是死在床上”。

《华尔街日报》2月16日刊发采访报导,称采访了超过12名中共官员及政府顾问,发现中共高层早于马云去年10月公开批评中共监管机构之前,已经开始调查蚂蚁股权结构。

马云背后的势力让习近平不安。报导说,习近平2020年年底下令取消阿里巴巴集团旗下金融产品蚂蚁金服的首次公开募股时,其动机似乎很明确:担心蚂蚁金服会给金融系统增加风险,并对其创始人马云的批评感到愤怒。

据悉,马云在2020年10月24日的上海外滩峰会上展开了二十多分钟的演讲,罕见批评中共金融监管体制落伍,阻碍并扼杀金融业创新。

《华尔街日报》引述十几位中共官员和政府顾问的话称,习近平叫停蚂蚁金服上市还有另一个关键原因:“中国(中共)政府对蚂蚁金服复杂的所有权结构越来越不放心,(蚂蚁金服的真正持有人)他们将从这一全球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IPO)中获得最大利益。”

调查发现蚂蚁集团的股东包括博裕资本(Boyu Capital),这家私募基金是江泽民孙子江志成与人合伙创立。报导提到不少江派人马在习近平打贪行动中遭到肃清,不过江泽民在幕后仍有一定影响力。

蚂蚁层层投资工具背后的另一个利益方,是由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控制的北京昭德投资集团,而贾庆林同样是江泽民的亲信。李伯潭最为人所知的是,他于2009年在北京故宫附近一栋历史悠久的建筑中建立了私人会所茅台会,这里直到近年来还是中共太子党和他们培植的势力常去的地方。

自2012年底上台以来,习近平指向了党内腐败,以及引发老百姓不满的中共高层的奢华宴会和情妇后宫的问题。类似于李伯潭的茅台会这样聚会活动,被习近平视为有害。据知情人士透露,习近平在任职初期与中共高官的内部会晤上说:“你们这些人,不是死在酒桌上,就是死在床上。”

香港资深时事评论员练乙铮接受海外中文媒体采访时也认为,中共拿阿里巴巴、蚂蚁开刀,实际上是派系斗争的结果。

练乙铮说,长久以来,中共所谓的私营环节,实际上是江泽民、邓小平、李鹏等家族,一系列官商勾结下的产物。他们靠国家的关系、权力坐大了,获得了目前这么大势力。当习近平掌权后,借党国的权力向这些私营环节开刀。实际上是派系斗争的表现。此外,马云的商业帝国太过庞大,也会被习近平视为威胁。习会认为这样很容易就收买了中共的党政官员,可能搞些宫廷斗争,所以一定要拿他开刀。

练乙铮认为,中共对马云开刀只是“第一枪”,所有其它私营环节发了大财的那些人都会危险了。中共本身就是一个垄断的机关,垄断了一切权力、资源、人脉关系等等。一旦任何其它组织具有吸引力或赢得群众,就等于威胁了中共,它都会对你开刀的。

 

 

马云于2020年10月24日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演讲中,公开批评中共监管机构后,蚂蚁集团IPO于11月初正式上市前突然被喊停。之后蚂蚁和阿里巴巴受到当局连番整肃。美媒揭露,北京当局长时间调查马云创办的蚂蚁集团股权结构后,发现江泽民之孙及中共常委贾庆林女婿等人,都是蚂蚁的秘密投资者,促使习近平亲自刹停了蚂蚁上市计划。

江泽民之孙江志成是蚂蚁秘密投资人

美媒《华尔街日报》采访了超过12名中共官员及政府顾问,于2月16日刊文称,中共高层早于马云去年10月公开批评中共监管机构之前,已经开始调查蚂蚁股权结构。

中共经过长时间调查蚂蚁集团的股权结构后,发现江泽民长子江绵恒的儿子江志成、中共政治局前常委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等“红二代”,均是蚂蚁秘密投资者。

其中毕业于哈佛大学的江志成最瞩目,其在香港创立私募基金博裕资本(Boyu Capital),与马云交情甚深。江志成的博裕资本,于2012年联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国家开发银行和中信集团组成财团,集资71亿美元,协助购回由雅虎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该财团购入阿里约5%股份后,阿里两年后在美国上市,财团获利甚丰。

博裕资本也有股份投资蚂蚁,手法非常迂回。报导说,由于中共限制境外公司投资支付业务,博裕资本先在上海成立一间子公司,再由子公司投资公司,然后由该公司投资私募基金北京京管投资中心(下称北京京管),后者出面投资蚂蚁。

2016年蚂蚁集团曾进行一轮集资,向16位投资者筹得45亿元人民币,北京京管是投资者之一。2018年蚂蚁再集资218亿元人民币,北京京管晋身蚂蚁10大投资者之一,持有蚂蚁近1%股权。不过,在蚂蚁招股书中,只看到北京京管名字,并没有提及博裕资本或江志成。

贾庆林女婿隐藏身投资份蚂蚁集团

报导还提到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也是蚂蚁的秘密投资者之一。李伯潭首先在北京成立昭德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透过多层投资,最终由上海众富投资出面入股蚂蚁。

报导说,很多马云的朋友也隐藏身份投资蚂蚁,当中包括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中国泛海控股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卢志强、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等人。

此外,也有人透过亲属间接投资蚂蚁,例如万向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肖风,由其妻黄荣平出面投资一间“置付(上海)投资中心”,再由该公司投资蚂蚁。

马云为了能让蚂蚁顺利上市,还让中国退休基金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入资,因此蚂蚁上市进程仅用了36天。但其上市计划最终却被习近平刹停。

江派股东势力让习近平芒刺在背

马云于2020年10月24日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演讲中,公开批评中共监管机构后,蚂蚁集团IPO于11月初正式上市前突然被喊停。之后蚂蚁和阿里巴巴受到当局连番整肃。

《看中国》曾在2020年11月24日报道,消息人士披露,蚂蚁金服背后江派股东势力让习近平芒刺在背,于是乎习近平终于在最后时刻对马云痛下杀手。其实马云早于上海外滩金融峰会前就得知上市计划被否,为找台阶下在会议上估计放肆了一把,现在马云正发动一切力量向上公关,而他本人也被边控,地位岌岌可危。

从招股书看,马云仅出资2000万,占股2.17%,但马云又同时是蚂蚁金服两大杭州公司的实控人,即便如此马云真正出资不到4000万,事实是他是这家数千亿市值公司的掌门人。但蚂蚁金服的众多股东都指向了一家叫博裕资本的投资公司,这家公司的实控人为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江家资本重度介入蚂蚁金服令习近平大为不满,誓言要下大力气整顿。

消息人士披露,蚂蚁金服被围剿后马云深感不妙,除了向有关部门积极认错不断释放善意外,集团高层在不断想办法突围进行向上公关,另外马云也预感到了此次危机非同小可,以做好最坏打算,随之到来的是马云被暂时性边控。与以往不同,此次危机不是简单的靠钱能解决的,习近平在最后一秒按下核按钮,敲打马云背后势力的意味非常明显。

另外,内部消息传出王岐山再度出山帮助习近平收拾经济残破局面时,王岐山首要任务便是整顿金融市场,而蚂蚁金服可以说正好撞上枪口。王岐山认为,蚂蚁金服业务与高利贷无异,比如用户在蚂蚁金服借1000块钱,实际上蚂蚁金服出资只有10元,剩下的990元都是蚂蚁金服的合作银行承担,蚂蚁金服只出了其中的1%,王岐山直指蚂蚁金服的市值过高威胁到了中国的金融安全,直言它就是个放贷的。把最大的放贷权交给民营企业和其背后的政治反对势力,对习近平是一个巨大威胁,也不符合习近平要掌握全局的战略部署。习近平智囊团队也直言蚂蚁金服是打着高科技外衣的高利贷公司,如果放任其野蛮生长对自己来说早晚会成为一大威胁。

财新网披露马云中外“朋友圈”

2020年8月25日,蚂蚁集团上载在沪、港两地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初步招股书,对于此前市场揣测已久的股权架构,招股书给出了明确答案:蚂蚁集团将采用“同股同权”架构上市。

财新网当天发表报导《蚂蚁沪港上市后“同股同权”马云有一票否决权》。文章说,蚂蚁集团的股权架构一直成谜,投资者此前一度猜测其可能会通过企业大股东持股的方式,采取“同股不同权”架构。港交所也一度在2020年2月,将此前搁置的有关企业大股东版“同股不同权”的上市规则修订建议,向市场公开咨询。市场曾认为港交所此举疑似为蚂蚁集团赴港上市铺路,但该咨询至今仍未有结果。

根据蚂蚁集团递交的沪、港两地招股书,公司即将发行的A股和H股均为“一股一票”。蚂蚁集团同时在A股招股书中披露,公司不存在特别表决权股份、协议控制架构或类似特殊安排。

根据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只有马云和蔡崇信为永久合伙人,将一直作为合伙人直到自己选择退出、死亡或丧失行为能力。其中,有一项规则是,如果需要修改阿里合伙人制度,必须得到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所持表决权95%以上通过,而马云个人持股6.2%,相当于拥有一票否决权。

8月27日,财新网再度发文《股权穿透后名流云集谁在分享蚂蚁上市盛宴》。文章说,蚂蚁金服是2014年在原支付宝基础上成立的互联金融服务公司。截至2018年,蚂蚁金服的估值达到1600亿美元,是全球最大的独角兽公司。

到2020年7月上市前夕,蚂蚁金服改名为蚂蚁集团。经历了6年3轮私募融资后,7月20日,蚂蚁集团宣布,将在港交所和上交所科创板同步发行上市。

蚂蚁集团对公司内部及外部股东,以及境内、外投资者都分别发行了不同的股份类别,以示区分。境内投资者一律持有A类普通股,同股同权。

境外投资者持有B类和C类股份,其中B类股份由部分境外内部股东持有,另一部分境外内部股东和境外外部股东持C类股份。B类与C类股份均无投票权,但蚂蚁上市后,这两类股份可以转换为H股普通股,拥有一股一票的表决权。

蚂蚁集团招股书中披露的股东信息里,股东实体多达74个,境内外股东实体分别为29个和45个。多家机构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和受益人也浮出水面。

报导说,私人企业家股东方面囊括了马云的中外“朋友圈”。在中国方面,德邦证券的实际控制人、复星系创办人郭广昌、巨人集团的史玉柱以及通海控股的卢志强等均在股东名列之中。

而多个国内知名的企业家、投资者及各界人士,或以个人名义,或由旗下公司参与出资了这些投资平台,也成为蚂蚁的间接股东。

在国内机构股东方面,蚂蚁集团囊括多家重要国有背景投资机构。

引人瞩目的是春华资本和博裕资本的参与。两家基金公司以不同平台持有蚂蚁的A类和C类股份。博裕资本通过北京京管投资中心和Growth Succession Limited分别持有蚂蚁集团0.92%的A类股份和1.92%的C类股份。

博裕资本是江志成于2010年成立的,从事私募投资业务。现年34岁的江志成(Alvin Jiang)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孙子。

路透社2014年曾刊登题为《私募股权基金行业的太子党》的特别报导称,中共对中国经济和社会各方面的全面控制,让“太子党”有机会借助他们的政治关系聚敛财富,而透明度不高的私募股权基金已成为“太子党”的天然避风港。

其中最突出的就是江泽民的长孙、江绵恒的儿子——江志成。江志成借助私募资金通吃中国国内的优良资产。8年时间旗下基金将江家拥有的政治关系转化为巨额的商业财富。

亲习阵营媒体剑指江曾贪腐集团

值得关注的是,财新网是亲习阵营媒体。财新传媒社长胡舒立与习近平、王岐山关系密切。胡舒立被称为“中国最危险的女人”,长期在媒体工作,1998年创办《财经》杂志,并担任主编11年。

2007年,《财经》曾刊发《谁的鲁能》,未点名地指出江泽民大管家曾庆红之子曾伟以37.3亿元的价格,买下了账本净值738.05亿元,实际价值1,100亿甚至更多的山东鲁能91.6%股权的贪腐黑幕,震惊中外。

2009年11月,在江派常委李长春、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的干预下,胡舒立被迫率领团队集体辞职,并在当年12月创立了财新传媒,并担任总编辑。胡舒立创立财新传媒,获王岐山及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的支持。

中共十八大后,财新传媒的新闻成了王岐山中纪委反腐目标的风向标,如其先后披露了周永康把持的中石油窝案、江绵恒把持的中移动窝案、周永康红与黑、谷俊山、郭文贵、安邦CEO吴小晖等等新闻。

同时,习近平、王岐山上任初期的反腐“打虎”运动的关键时刻,经常跳过江派常委刘云山主管的媒体,而是在财新网、《财经》杂志等媒体上发声,为反腐开路。

 

 

蚂蚁集团被取消上市后不断向官方妥协,分析指蚂蚁集团恐将成为一间无聊的银行(boring bank)。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也陷入风暴中心,甚至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持续向习近平表忠心,也和马云有关。 

蚂蚁集团以支付宝闻名,每月拥有超过7亿活跃用户,加上线上投资、保险和消费者贷款等业务。根据其招股说明书,截至去年6月,蚂蚁蚂蚁集团持有高达2.15万亿元人民币左右的消费者和小型企业贷款。 

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也是蚂蚁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其影响力无疑很大,这使得他面临的潜在政治风险也更大。蚂蚁集团本应在去年11月初上市,在创下全球最大IPO(首次公开募股)之际,突然被官方紧急叫停。《华尔街日报》引述消息人士报道称,习近平看到马云10月份在上海陆家嘴金融峰会发表演讲批评中国金融监管体制后大怒,蚂蚁金服上市被紧急叫停,马云旋即去向不明。

《华尔街日报》日前再次报道称,习近平打压马云的蚂蚁集团上市还有一个重大原因,发现江泽民的孙子、贾庆林的女婿都持有股份,超级民营企业家与红二、三代通气,令习近平十分忌讳。

据悉,蚂蚁集团已与北京当局达成协议,将成为一家金融控股公司。若如此,意味着蚂蚁集团要么必须大幅增加储备现金,要么就是以其它方式削减消费者贷款业务规模。

《CNN》2月19日报道称,尽管当局“不会杀死下金蛋的鸡”,但蚂蚁集团恐将成为一间无聊的银行(boring bank)。

香港城市大学副教授Doug Fuller表示,政府正使用更严格的手段来监管这些涉及金融业务的公司,目的不是要置之于死地,而是这些金融科技公司取代传统银行业务的希望已经结束。

新加坡国立大学客座高级研究员Alex Capri认为,中国科技巨头的快速增长削弱了国有银行及其它商业银行的影响力,同时也削弱了中共政府的力量。因此,当局必须让这些公司受到控制,以便在建设新的金融基础设施或推出数字人民币时,更能好好为其服务。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ternational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资深研究员Martin Chorzempa则分析,北京当局对科技巨头的监管意味着“不要杀死下金蛋的鸡”,但必须对其保持谨慎。

国美创始人、前中国首富黄光裕重获自由,2月18日,黄光裕向集团内部致公开信说,企业应爱国爱党。力争用未来18个月时间,恢复国美原有的市场地位。

根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黄光裕在发给集团内部的公开信中高调称:企业发展应在党的领导下,紧密结合国家繁荣、民族兴盛,承担社会责任。

黄光裕信中所写内容与习近平讲话的言论相当契合。

台湾《中央社》报道指,黄光裕高调表示忠党爱国,不少分析人士联想到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认为马云的零售王国可能会再次受到挑战。

而官员持续向习近平表忠心,也和马云有关。

为了中共二十大的人事布局,近期北京当局的人事调整动作十分频繁。随着一年一度“两会”的临近,中共官场人人都有一个小算盘,会小心、谨慎、认真地细算着自己的仕途,这其中自然少不了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如今面临着仕途最后的关卡,他只能放手一搏,不放过任何一个向习近平表忠的作秀机会。

按照中共官场的规律和潜规则,每到临近中共“两会”的时候,尤其是面临着换届的关键时刻,越是积极刻意频频公开露面的官员,他们正是面临当下仕途的危机感最为强烈。李鸿忠近期的种种表现也逃脱不了这种规律,这也与马云有关。

李鸿忠与马云的阿里巴巴集团密切之关系,早在2015年就开始了,除了2019年外,基本是保持一年一次公开会谈的频率。

在担任中共湖北省委书记的最后一年,2015年11月24日,李鸿忠与时任湖北省长王国生等在武汉会见了时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马云一行,双方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2016年4月27日,李鸿忠甚至率领湖北团专程拜访阿里巴巴总部,与马云现场办公推动战略合作,并达成共识。

2017年6月28日,已经调任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与马云举行座谈会,为中国北方首个无现金城市“落户”天津达成共识,并与蚂蚁金融服务集团签署合作协议。

2018年4月24日,李鸿忠在天津与马云在内的40名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进行座谈会。

2019年9月10日,马云正式卸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2020年9月30日不再担任阿里巴巴董事。

即使如此,李鸿忠依然寄希望于阿里巴巴集团能为其政绩留下光辉的一页。2020年10月23日,他率领两个天津市委副书记会见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双方签署了云计算服务合作备忘录。

然而一天之后,2020年10月24日,马云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发表演讲,公然批评北京当局对金融的管控。

在仕途最关键的时刻,李鸿忠得知此消息后心里一哆嗦,一直不断地冒冷汗。再想到自己江泽民派系的烙印,只好继续上演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表忠诚戏码。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