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经济 / 马云事件曝最新内幕

马云事件曝最新内幕

作者:看中国记者子龍采访报道 — 已发布 2020-11-24 16:57, 上次修改时间: 2020-11-24 16:57
贡献者:淳真(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金融巨头蚂蚁集团的“史上最大IPO”被戏剧性叫停,其实控人马云被相关部门约谈,这源于十月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马云的“祸从口出”,众媒体报导马云认为上市计划已经是板上钉钉,信心爆棚的他故意顶撞了王岐山,导致上市计划被习近平亲自叫停。然而据消息人士向《看中国》独家爆料,马云惹恼习近平是真,但其实马云早于会议前就得知上市计划被否,为找台阶下在会议上估计放肆了一把,现在马云正发动一切力量向上公关,而他本人也被边控,地位岌岌可危。
马云事件曝最新内幕

马云和习近平(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马云和习近平(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据此前估计,蚂蚁集团总市值可能达到惊人的2.1万亿元人民币(约合3130亿美元),一度被称可能创下中国“史上最大IPO”纪录。如无被叫停的意外,一周后蚂蚁金服便可成功上市,马云将再次登顶首富宝座。而蚂蚁金服背后江派股东势力让习近平芒刺在背,于是乎习近平终于在最后时刻对马云痛下杀手。

据消息人士向《看中国》独家披露,蚂蚁金服被围剿后马云深感不妙,除了向有关部门积极认错不断释放善意外,集团高层在不断想办法突围进行向上公关,另外马云也预感到了此次危机非同小可,以做好最坏打算,随之到来的是马云被暂时性边控。与以往不同,此次危机不是简单的靠钱能解决的,习近平在最后一秒按下核按钮,敲打马云背后势力的意味非常明显。

之前大陆财经媒体爆料称,蚂蚁金服将会进行拆分上市,真相是如果没有厘清资本相互勾结的脉络,上市将被无限期搁置,既然习近平叫停了上市计划,如果没有一方倒下,是不存在所谓共赢的结局,现在的局面也不是马云出面就能解决的,必然又是新一轮的政治博弈。

如果从招股书看,马云仅出资2000万,占股2.17%,但马云又同时是蚂蚁金服两大杭州公司的实控人,即便如此马云真正出资不到4000万,事实是他是这家数千亿市值公司的掌门人。但蚂蚁金服的众多股东都指向了一家叫博裕资本的投资公司,这家公司的实控人为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江家资本重度介入蚂蚁金服令习近平大为不满,誓言要下大力气整顿。

另外,内部消息传出王岐山再度出山帮助习近平收拾经济残破局面时,王岐山首要任务便是整顿金融市场,而蚂蚁金服可以说正好撞上枪口。王岐山认为,蚂蚁金服业务与高利贷无异,比如用户在蚂蚁金服借1000块钱,实际上蚂蚁金服出资只有10元,剩下的990元都是蚂蚁金服的合作银行承担,蚂蚁金服只出了其中的1%,王岐山直指蚂蚁金服的市值过高威胁到了中国的金融安全,直言它就是个放贷的。把最大的放贷权交给民营企业和其背后的政治反对势力,对习近平是一个巨大威胁,也不符合习近平要掌握全局的战略部署。

另外,蚂蚁金服采取双上市策略,即上市国内股市与港股,围绕港股打新的香港投资客就达到了惊人的140万,蚂蚁上市后市值会超过2万亿人民币,而中国股市的亲儿子茅台和工商银行市值加起来也不如蚂蚁金服,这与习近平早年定制的国进民退策略背道而驰。再者,习近平智囊团队也直言蚂蚁金服是打着高科技外衣的高利贷公司,如果放任其野蛮生长对自己来说早晚会成为一大威胁。

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股民不知情,媒体不知情,吃瓜群众也不知情,甚至蚂蚁金服的员工都不知情,而知情的马云为了配合习近平,咬着牙把戏做足,然后跪着去有关部门领罚,为求一个从轻发落的结果,但是习近平的手已经高高举起,指望他轻轻拍下必然是一厢情愿。

作为马云的最大竞争对手,马化腾在蚂蚁金服上市受阻后表示旗下的金融业务要以稳健为首要目标,要看谁活的时间长而不是活得好。背地里马化腾先卸任了财付通的法人,同时不断扩张财付通的财富版图,大有马云跌倒马化腾吃饱的打算,但是俗话说兔死狐悲,马云的跌倒,对觊觎其势力范围的巨富们不见得是好事,或许更大的风暴正在中南海中酝酿。

 

 

中国互联网金融巨头蚂蚁集团“史上最大IPO”被紧急叫停引发猜测。外界普遍认为,这与蚂蚁创办人马云在外滩发表的言论惹祸有关。不过,有最新消息指,习近平对蚂蚁集团痛下杀手,是因为背后江派股东势力让习芒刺在背;马云已被暂时性边控。此前有分析说,习近平阵营与江泽民曾庆红集团钱袋子争夺战白热化,习近平狙击蚂蚁集团上市,严防江派金融政变。

《看中国》11月24日引述消息人士披露,这次马云惹恼习近平是真,但其实马云在“开炮”前就得知上市计划被否,为找台阶下干脆放肆了一把,把矛头指向了王岐山,现在马云正发动一切力量向上公关,而他本人更是传出已被边控。

据最新传出的消息,蚂蚁金服被围剿后马云深感不妙,除了向有关部门积极认错不断释放善意外,更是通过各种人脉不断想办法公关突围,另外马云也预感到了此次“祸非小可”,已做好了最坏打算,随之到来的是有消息传出马云已经被暂时性边控,看来马云的这次“劫难”不是简单的靠钱能解决的。习近平在最后一秒按下核按钮,敲打马云背后势力的意味非常明显。

中共内部消息还指,此次是王岐山再度出山帮助习近平收拾经济残破局面,首要任务是整顿金融市场,而蚂蚁金服可以说正好撞上枪口。

马云祸从口出?

10月24日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表示,近年来金融新技术广泛应用,新业态层出不穷,在提高效率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使得金融风险不断放大。马云则抨击中国金融不是存在系统性风险,而是缺乏健康的金融系统,并批评官方把风险控制为零是“最大的风险”。

峰会后,中共金融高官和党媒针对马云的此番言论穷追猛打。11月2日,马云等4名蚂蚁集团高官被中共4大监管机构约谈。3日,阿里巴巴旗下主营网络借贷的蚂蚁科技集团“史上最大IPO”上市计划被紧急叫停。

蚂蚁被当局暂停上市引发各界关注,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教授刘煜辉则表示,官方的潜台词是蚂蚁集团不可能在中国上市了。另外,中共金融监管官员也暗示决定权在政府。

有观察人士说,马云公开批评中共监管机构,杠上以王岐山为首的金融帮,因此惹怒中南海最高层。

习近平亲自叫停

《华尔街日报》11月12日引述知情中共官员的消息称,马云惹恼了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从而叫停了蚂蚁集团的上市。

知情人士表示,蚂蚁集团即将上市前的10月24日,马云在一次演讲中引用了习近平的话,并希望通过创新解决中国的金融问题。

报导称,习近平阅读了有关马云这次讲话的政府报告,他和其他一些高层领导人非常愤怒。习近平亲自下令中共监管机构展开调查,并几乎封闭了蚂蚁集团的IPO之路,导致上市计划被叫停。全球投资者之前已投入逾340亿美元认购蚂蚁集团的股票。

美媒分析指出,直接封杀蚂蚁IPO就是要传递清楚的讯息:习近平才是真正的权力核心,任何金融开放的政策,唯有在有利习和中共的情况下才会成立;而决定封杀的时间点也显示,金融及政治的稳定性绝对优先于让出经济控制权,习近平此举就是半公开的警告:再大的民企也必须“听党话、跟习走”。

蚂蚁集团暗藏反习势力

蚂蚁集团上市前喊卡后,有观点认为,马云出事的真正原因,并非“祸从口出”那么简单,真正激怒习近平的,是马云背后的反习势力。

大陆财经媒体爆料称,蚂蚁金服将会进行拆分上市,真相是如果没有厘清资本相互勾结的脉络,上市将被无限期搁置,既然习近平叫停了上市计划,如果没有一方倒下,是不存在所谓共赢的结局。

爆料说,现在的局面不是马云出面就能解决的,而是新一轮的政治博弈。从招股书看,马云仅出资2000万,占股2.17%,同时,马云也是蚂蚁金服两大杭州公司的实控人,事实上,他是这家数千亿市值公司的掌门人。

蚂蚁集团如果上市,市值将达到2万亿元左右,远远超过许多全球银行,必将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场资本盛宴。而马云真正出资不到4000万,蚂蚁金服的众多股东都指向了一家叫博裕资本的投资公司,这家公司的实控人为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江家资本重度介入蚂蚁金服令习近平大为不满,誓言要下大力气整顿。

《纽约时报》早年披露,马云创办的阿里巴巴股东包括江志成、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之子刘乐飞等人。蚂蚁集团作为一个私人控制的金融机构,如果市值高达数万亿元,未来的贷款规模将完全超乎想象。

时评人王友群博士分析说,2015年大陆股灾被认为是长期把持中共金融市场的江曾势力发动的一场“金融政变”。股灾后,习近平一直在清洗金融市场上的江曾势力。但习至今一直没有动马云。

王友群说,此次金融监管部门对蚂蚁集团上市一路开绿灯。而本应低调的马云此时却突然反常地高调。这很可能让习近平联想到那场金融政变,于是多管齐下,紧急叫停蚂蚁上市,而马云受挫,其实是习与江曾内斗白热化。

马云早知道自己的结局

中国财经媒体《海哥商业观察》11月23日报导,自胡润发布中国富豪榜以来的20年间,中国首富更换了几代了。不过,许多登上这份榜单的中国富豪被抓捕入狱,其中,曾三次成为中国首富的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等罪名被判14年有期徒刑。而王健林和马云,也处于危险之中。

后悔将阿里做得太大?2014年初,马云曾接受采访时说:我早已知道自己的结局。马云表示,“我自己觉得,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事实也是,历史也是,历史不会因为今天而改变。会有仅存侥幸的人,毕竟不多。”

2018年9月,马云宣布“退休”计划,并公开表示,将阿里巴巴定位成国家企业,只要国家有需要,支付宝随时会上交国家。

他在另一个场合也曾说,在中国,“打败你的可能不是技术,而是一份文件”。马云的这些话反映出了一个事实,在中共体制下,一家独角兽公司迅速站起来,也能让其火速的败下去,甚至连创始人本身都会深陷“犯罪”的边缘。

 

 

在蚂蚁金服被叫停上市之后,阿里巴巴的市值短短两周已经蒸发了1600多亿美元,马云的首富位置已经不保了。除此之外,最近马云又碰到了一件大麻烦事。

从2013年到2020年,马云创建的阿里通过并购、投资等方式,逐渐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圈“阿里系”,然而,阿里系的投资似乎不太顺利。比如,最近“阿里系”投资的蛋壳公寓风波不断,这是在全国数一数二的长租公寓品牌,也是今年第一只刚刚在美股上市的公司,但是现在却面临着倒闭破产的地步。看起来这个兆头对马云不太好。

蛋壳公寓现在拖欠供应商贷款、拖欠房东房租、收了租客的钱但是不提供房子,私改租客合同,一度被传言“破产”、“跑路”的传闻络绎不绝。这几天在国内传得沸沸扬扬。蛋壳离职员工爆料说,蛋壳要破产了。蛋壳回击说,没破产,不跑路。

但是,微众银行坐不住了,表示高度重视,为了让那些借了租金贷的人安心,他们大方的表示,2021年3月31日前暂时不上征信。

微众银行为什么这么紧张呢?因为它是蛋壳租金贷的合作银行,大笔的钱借给了蛋壳的用户,当然,利息也不低,快被外界骂死了,这要是出问题,那坏账率蹭蹭就上去了。

最惨的是蛋壳的租户们。房东收不到租金,直接赶租户。租户也委屈,钱都交了,又不是白住。而且很多人都是刚工作不就的年轻人,手头本身就不宽裕。这次蛋壳出事,完全是挖韭菜根。有些人的房租还是通过花呗借的,这样更惨。

在今年年初以来,蛋壳就已经不对劲儿了。

2月份疫情刚开始,蛋壳就逼着房东减租,不少房东虽然不情愿,但最后还是无奈减租了。那会儿蛋壳刚刚在纽交所上市,房东觉得,也就是一时的周转问题,没太当回事儿。

可没几天大家发现,房东减租了,租户的租金却涨了,而且越来越多的房东无法按时拿到房租。原来蛋壳里外都坑,吃相已经很难看了。到了年中,蛋壳又在宣传年付减租,或者返租金,就为了得到新租客。这边大肆宣传,另一边各种违约、投诉都快成灾了。

租户交了保洁费,但是保洁公司没收到;租户交了维护费用,但是维修公司没有收到;租户交了房租,但是房东没有收到……房东、租户、供应商、合作伙伴,都成了受害者联盟。

在线下,他们组成了维权团,先后光顾了蛋壳公寓的北京总部、深圳总部以及其它各地的分公司,上门追讨欠款,讨要说法。现在,“受害者联盟”又添了新成员,一些从蛋壳在职或者离职的员工,已经好久没有拿到工资了。蛋壳在杭州的分公司,已经把门牌摘掉了。

蛋壳一直宣称“经营正常,不会跑路”,但是仔细推敲就知道,这个承诺太脆弱了,暴雷已经遍布全行业,蛋壳能全身而退吗?

蛋壳诞生于2015年,过去这五年,给人的感觉大概是这样的:“上半场疯狂烧钱冲规模,下半场坑蒙拐骗耍流氓”。

2015年初,80后的高靖创立了蛋壳公寓。他曾经在多家互联网公司供职,心比天高,琢磨着一定在35岁之前干成点事,否则就“废了”。东看西看,他就看准了长租公寓。当时,“长租公寓”那就是个大风口。上面鼓励,资本配合,于是很多玩家就冲进来了。高靖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先是拿到了各种数额不小的融资,然后迅速烧钱冲规模。

到底烧钱有多疯狂?这里有一个例子。2018年,一个房东的吐槽贴刷屏,内容非常扎心,一套120平米的三居室,想租7500元/月,经过自如和蛋壳争抢,蛋壳以10800元/月的价格拿下,房租一下就涨了44%。房东非常不安,说“资本盯上租房,要吸干年轻人的血吧”。

不论自如还是蛋壳,本质上都是二房东,租房再转租,专做中间商赚差价。敢这么加价收房,哪来的钱?太容易了,主要四个来源:融资款;打时间差,房东按季度收钱,租客按年付费,能占不少款;租客钱不够?租金贷都给你选好了,利息比银行的高多了;这些房租收益权再一打包,发行个ABS,还可以再拿好多钱。

当时大家都希望迅速做大,赢家通吃,老二老三汤都喝不着,所以你跟人家说什么金融风险、经营风险都是闲扯,为了能迅速做大,抢占市场,其他的都无所谓了。这些年做起来的很多公司都是这样干的。市场还挺认这个的,钱来得非常快。

发ABS的时候,蛋壳给自己定了目标,2019年,50万套房的收租权作为抵押;2020年,80万套,来年更多。蛋壳从2015年的2000套房源起家,到2019年已经有43.8万套。融资拿到的钱不少,代价也是有的,烧了60多亿,然后很迅速的,像共享单车一样,整个行业都玩坏了,几乎面临全线崩溃。

小玩家没有钱烧跟进,开始撑不住了,陆续暴雷,坑苦了租客,资金链太脆弱,而且租金贷遇上了监管,一些小玩家纷纷倒闭。从去年开始就是长租公寓的倒闭潮和跑路潮。

蛋壳虽然在行业是数一数二,但是也经不住这么烧钱。这么烧钱,家里有矿也扛不住,国内的钱不好拿了,那就去美国上市,用股民的钱继续烧。

2020年1月份蛋壳上市,之后股价就一直在下降通道里,前些天股价跌到了最低的1.27美元,距离13.5美元的发行价,已经跌去了90%。大家都在等着看它啥时候跌破1美元退市,结果人家强势逆转,17日怒涨了71%,18日又涨了,昨天又涨了90%,19日才跌了16%,收盘价3.82美元,三天股价翻了三倍(其实我在前天上涨44%的时候准备下单追进去,结果交易系统限制买入)。

闲话少说,蛋壳为什么这个时候还疯涨呢?其实,不是它一夜之间基本面倒转,是因为市场疯传“我爱我家”会收购它。从这个角度来说,蛋壳的死是一定的,现在也就是在急救室里苟延残喘。为什么这么肯定呢?

因为蛋壳有三个对手,哪一个它都搞不定。三个对手合击,生还的概率极低。

第一个对手是钱,蛋壳的资金缺口基本补不上了。到今年第一季度,蛋壳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8.26亿元,但总负债达90.2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7.06%。而且这个负债吧,看起来是越来越难还上了。股市割韭菜是指望不上了,什么背景的资金也不敢投了,要指望自己赚钱还债,也是见鬼。

蛋壳缺钱缺到啥程度?创始人都开始铤而走险了。2020年6月18日,高靖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现在也没啥结果,但核心是因为6亿国资被挪用。

有知情者透露事件的脉络大概是这样的:上市之后,按说是不缺钱的,但高靖却急吼吼的找到昆山的一个国资基金,商量共同搞一个基金做长租公寓的投资,比例是这么安排的,蛋壳出6.25亿元、昆山的国资基金出6亿,安徽某国资出资15亿-18亿元。

当时政府里不少人反对,就是因为对蛋壳不放心,但最后还是通过了,打完钱他们发现,高靖说的那个安徽国资根本就没出钱,蛋壳出的6.25亿又被他们借回去了,真金白银掏了钱的就是昆山的基金,就是这6亿,也被蛋壳转走了5.5亿。这基本就是骗钱,空手套白狼啊,于是高靖被调查也就正常了。

没钱就很崩溃了,蛋壳有一个对手更强大,他们根本对付不了,这个对手就是趋势。跟趋势做对,再牛的人胜算也不高。

他们在高房价的尾声不计成本的加杠杆搞扩张,如果房租一直涨,经济没问题,还有可能熬出来,但是等他们高成本布局完了,房地产市场开始踩急刹车了。各种调控接二连三,房价掉头的风声日盛,房租也开始掉,租金贷这类业务日益被严管,而且经济越来越难,大家都开始过苦日子、紧日子的准备,租房市场大发展的趋势没有了,这时候正儿八经的房东都难,更何况是二房东。特别是像蛋壳这种疯狂加杠杆的二房东,一定会率先被杠杆打死。

这还是小趋势,另一个大趋势就更打不过了。

好几千年了,土地崇拜已经深入绝大多数人的心里,好像都成了与生俱来的基因,没房婚都结不了,你跟丈母娘说租房更合适,估计她老人家第一个出面反对。

地产商们就很清楚这个规则,当年各种政策鼓励长租,各大地产商都纷纷响应,姿态摆得很足,但实际上,大多数都是拿一两个项目做样子,基本都没动真格,都是经历周期洗礼的老油条,不会喊一声风口就义无反顾的冲进去。所以,租房不是趋势,买房才是趋势。大趋势、小趋势都打不过,必死无疑。

蛋壳这种公司,摆着创业的架势,实际上完全是烂赌鬼。初期不计成本抢房源,资本有要求,时间就是金钱,情有可原。后期经营有困难,本钱都快没了,体面下场也是有机会的,比如公司卖了,各方利益至少还有个保障吧。他们不然,签的合同想撕就撕,谈的价格说不认就不认,房东拿不到租金,租客交几万房租被轰出门,装修队要坑,保洁要坑,员工自然也不放过……

而整个长租公寓行业,基本上都是玩的这些击鼓传花式的骗子的游戏,一旦没有新客户进来,游戏分分钟就停止。被坑的都是那些买不起房,只能暂时租房的可怜的年轻人。

我一直都说,越是经济萧条的时候,金融灾难越多,受害的人也越多。但是受害的人都有一个特点,基本都是升斗小民,都是那些最普通最底层的群体。我们来看2015年股灾,亏得最惨的都是那些资金量小、没有准确信息来源和辨别能力的散户,都是一些普通平民,而一些大股东、大玩家都是提前获得了信息,在高位套现走人,最终血流成河的是被割的散户韭菜。

再比如,2017年开启的P2P跑路潮,被坑得最惨的都是那些底层的工薪阶层、白领,他们用来养老看病的毕生积蓄,或者是整个家庭的流动资金,都投入到了P2P中,指望能获得一点利息,保本增值,但是一旦平台跑路,这些底层平民的毕生积蓄被洗劫一空,上千万人欲哭无泪,成为上访维稳的对象。那些做局的人和政府监管层、银行合谋,空手套白狼,赚得盆满钵满。

再比如,2018年开始的所谓的共享经济,各路资本涌入共享单车等共享经济行业,不计成本抢夺市场蛋糕,恶性竞争,加上盈利的不可持续,最终导致了一地鸡毛,老百姓连交的押金都退不回来。

不管以上说的是散户、P2P的网贷受害者,还是共享经济中无法退还押金的民众,基本都是底层的平头百姓,从来没有听说马云、马化腾、王健林之类的富豪在这些骗局中受骗的。

现在,击鼓传花的庞氏骗局游戏轮到了长租公寓行业。和当初的PP2一样,短短几年,从巅峰时期的1万多家网贷公司,经过几年雷爆后,现在只剩下10家不到;而长租公寓正在经历P2P当初惨烈的淘汰过程,这两年雷爆的长租公寓目不暇接,现在已经到了这个万亿市场的行业领导者蛋壳的身上。可见这个行业的风险已经到了随时可以吞人的地步。

正因为如此,这两天全国多个地方政府已经开始发文提示风险了。11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发布《关于切实规范住房租赁企业经营行为的紧急通知》,要求住房租赁企业慎重选择租金收取模式。深圳市住建局通知指,住房租赁企业应充分意识到采取“高进低出”“长收短付”方式进行市场扩张从而引发资金链断链的经营风险、法律风险。住房租赁企业不得以隐瞒、欺骗、强迫等方式要求承租人使用住房租金消费贷款,不得以租金分期、租金优惠等名义诱导承租人使用住房租金消费贷款,不得将住房租金消费贷款相关内容嵌入住房租赁合同。

同一天,陕西省西安市人民政府也下发《西安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西安市住房租赁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内容基本上和深圳大同小异。接下来,全国地方政府可能将掀起一股限制长租公寓风险的高潮。但是现在显然已经晚了,对那些已经入局的人来说,已经是无力回天。

蛋壳这次被玩坏,当然不能怪马云,毕竟他只是一个投资者。蛋壳的雷爆,其实和当前整个中国的债务连环雷爆一样,都是经济脱实向虚下玩砸了的金融游戏。

长租公寓是二房东模式,烧钱抢房源,玩垄断市场、玩金融杠杆提高估值。玩垄断的模式在今年更是被国家纳入监管范围,前几天发布的《反垄断指南》公开征求意见,未来将会给长租公寓重锤一击。对于马云来说,这或许只是不值一提的事情,不过现在阿里又将有新麻烦了。

近期,北京郝俊波律所通过其公号发文称,有美股投资者要集体向法院诉讼阿里巴巴,郝俊波律师表示正在筹备对阿里巴巴的集体诉讼案。美股投资者要诉讼阿里巴巴的原因主要是指控阿里公司在2020年10月21日至2020年11月3日期间就公司的业务和运营状况及发展前景进行虚假陈述,未向投资者披露重大不利事实,导致投资者股票价格大跌亏损。虚假陈述内容主要包括:(1)蚂蚁集团不满足上市要求或就某些重大事项未进行充分披露;(2)即将到来的金融科技监管环境的重大变化将严重冲击蚂蚁集团的业务;(3)蚂蚁集团的上市可能会被推迟;(4)阿里关于其业务和运营状况及发展前景的陈述存在严重误导,缺乏事实依据,当事实真相暴露时,其股价下跌令投资者受损。从诉讼的理由可以明显看得出来,这一次阿里的麻烦,根源还是源自于蚂蚁的暂停上市。

不仅传出来习近平叫停蚂蚁集团上市的传言,现在又有声音说上面要考虑拆分蚂蚁集团。所以,马云的麻烦才刚刚开始。贝壳的雷爆、阿里的股价暴跌及蚂蚁金服停止上市才是序曲。而对于中国经济的垮塌而言,现在的花式各样的雷爆才是序曲。

 

 

中国电商龙头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11月2日遭约谈,蚂蚁集团上市急踩煞车后,北京加大电子商务的监管力道,19日公告由17个部门成立“反不正当竞争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此前北京当局也推出“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等新规。

该会议由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主导,中国《南方都市报》报导,由国务院同意建立的该制度,旨在强化对不正当竞争工作的组织领导与统筹协调。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经营者不得实施网络新型不正当竞争、侵犯商业秘密、虚假宣传、商业贿赂等七类违法行为。

报导指出,在互联网领域,刷单炒信(电商平台上的商家为提高产品销量与好评,聘雇打手进行虚假交易,进而提升产品与商家的搜寻度)、虚假流量、非法抓取其他平台用户信息与恶意不兼容等行为,恐构成不正当竞争。

蚂蚁集团上市2日叫停,中国监管单位随即于6日召集阿里巴巴、美团、拼多多与京东等27家网络平台企业,举行“规范线上经济秩序行政指导会”,矢言持续整治线上平台垄断、不公平竞争与假冒伪劣等违法违规行为,强调“平台不是反垄断的法外之地”,将严控各类平台与APP(应用程式)“过度收集用户数据且泄漏与滥用,避免电信诈欺等次生风险发生”。

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10日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当日批评网络科技巨擘抑制公平竞争,对社会治理带来挑战,种种迹象显示,北京当局正收紧对电商与虚拟经济的监管力道。

 

 

马云的蚂蚁集团上市被紧急叫停之后不久,11月14日,马云好友、富豪钱峰雷在香港遭多名男子持刀斩伤。钱峰雷是否因为卷入政变或中共角力被追杀?这是外界关注此事的主因。有观点指,马云受压后或反水投靠习近平,而钱峰雷被刺对马云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信号,恐怕是曾庆红意在威胁马云。
11月12日上午,习近平在于上海市出席“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庆祝大会”。当天下午,习近平便开始了对江苏省的考察调研。习近平行程中一个引人注目之处是对近代清末民初主张“实业救国”的商人张謇的事迹发表了大篇幅讲话。

习近平说,“民营企业家富起来以后,要见贤思齐,增强家国情怀、担当社会责任,发挥先富帮后富的作用,积极参与和兴办社会公益事业。”

通过习近平讲话可知,他对张謇推崇备至,同时被外界解读习可能是在暗示马云等民企老板,要把钱拿出来搞“实业救党”。

习近平称赞张謇后不到两天,11月14日凌晨,钱峰雷在香港湾仔的“皇朝会”门口遇刺,他和助理两人躲闪不及,钱峰雷大腿中刀、助理则头部中刀,血溅当场。凶手得逞后逃走。关于这次钱峰雷被袭击的事件,当事人自称最近并未与他人结怨,不知被袭原因。11月15日晚,钱峰雷发出千万悬红公告,指任何人士若能提供有关案件可靠消息或证据,可获奖赏最高1000万港元,若能提供证据指正幕后指使人士,可获更高赏金。要求江湖上各帮派全力协助警方破案和缉拿凶手。这是香港有记录以来最高悬赏。

钱峰雷遇刺后,随即网络上传出曾庆红恐吓马云等反水者的帖文。11月14日,异议作家老灯在推特发帖披露国内人士爆料。时评人士李燕铭解读爆料贴文大意为:江泽民健康危机,快挂了;曾庆红被习近平软禁;习近平封杀江曾国内钱袋子;马云替江曾看管海外五六千亿美金。马云反水投靠习近平;曾庆红恐吓马云等反水者,下令反习势力集结垂死反扑。

香港主权移交之前,香港的黑社会堂口林立,但在香港主权移交中共之后,中共对香港黑社会全部收编。2003年,江泽民的“大内总管”曾庆红任中共国家副主席,同年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接管香港,趁机在香港澳门大搞特务系统,驻港机构潜藏众多曾庆红的势力人马,香港也成为江派大老虎们敛财及洗黑钱要地。

曾庆红势力人马控制香港后,港内三教九流成批成批地上京“晋见”曾庆红,被港人形容为黑道上的“拜码头”,其中不乏黑社会高层人物。

近年来,香港也一直是中南海高层博弈的风暴中心,江泽民集团不断利用香港制造混乱,曾庆红在一次会议上公开宣称,香港越乱越好办。

阿里巴巴控股、马云实际控制的蚂蚁集团,原本定于11月5日在上海、香港挂牌上市,计划集资约344亿美元,IPO(首次公开募股)规模为全球第一。但就在上市前夕,突然被叫停。据《华尔街日报》报导,了解内情的中共官员透露,蚂蚁集团暂停上市是习近平的亲自批示。

上个月底,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上,针对中共金融现状,并提出不留情面的尖锐批评,之后立马遭约谈。《美国之音》援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表示,在中国,一般生意人不能挑战当权者或监管单位是常理。但马云不是普通人,说话有一定的影响力,而且蚂蚁股东中江派人马、红二代都有,势力也不小,这些都让人对蚂蚁真正被封杀的原因难以看透。

时政评论员李燕铭分析,就在蚂蚁集团上市被紧急叫停,金融领域连番震荡之际,中共五中全会刚结束,习近平当局连派中央巡视组、“中央依法治国办”督察组、《政法工作条例》落实情况督查组、“扫黑除恶”督导组,分赴全国江派各大窝点;其中江泽民老巢上海、江泽民老家江苏分别有三支人马同时进驻;在六支人马护驾之下,习近平深入江泽民老巢与老家。五中全会之前,上海、江苏官场就已连番震荡。

李燕铭分析,国际局势震荡巨变,中共内外交困之际,习近平连出重招清洗互联网科技与金融圈,剑指江泽民集团为代表的权贵利益集团,不仅意在严防金融政变,也是习阵营围剿江泽民、曾庆红系列行动中重要一环。金融领域清洗整顿,与针对政法、医药卫生、文宣科教系统、江派各大窝点及江泽民老巢老家的密集清洗行动紧密呼应。在此背景之下,马云富豪好友钱峰雷香港被砍伤,江泽民曾庆红集团的恐吓信在网络流传。种种迹象显示,中共高层博弈态势正在急剧升级,习阵营与江泽民集团终极决战的态势隐然可见,江泽民及其家族已成为习阵营重点围剿目标。江泽民、曾庆红处境日益高危,中南海政治风暴随时可能爆发。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