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经济 / 程晓农:中国经济告别繁荣 全面衰退

程晓农:中国经济告别繁荣 全面衰退

作者:程晓农 — 已发布 2019-12-28 17:20,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1-10 19:47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阿波罗新闻网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博士程晓农以“2020:中国经济进入全面衰退”为主题,向观众们解析明年中国的经济走向。他在演讲一开始提纲挈领指出:中国过去的经济繁荣和此时此刻发生的全面经济衰退,是同一个原因造成。
程晓农:中国经济告别繁荣 全面衰退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博士程晓农主讲“2020:中国经济进入全面衰退”。(黄小堂/大纪元)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博士程晓农主讲“2020:中国经济进入全面衰退”。(黄小堂/大纪元)

经济下行看不到底

程晓农介绍,中国的经济制度实质上是共产党资本主义,但资本主义本来是建立在民主自由制度基础之上,但是共产党把它建立在专制集权基础之上,变成用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来巩固中共的集权统治。

从六四到2018年,中国经济走了30年的经济大趋势,目前正处在经济下行。也许有人认为中国经济只是短期的景气波动,过一段时间又复苏了。他借用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的话说:“当前中国经济是踩着刹车下坡的重型卡车”,经济下行看不到底。

先尝甜头后吞苦果

程晓农解释,中共政府用政策拼命推动经济发展虽然快,短期内看起来繁荣,但是这个“快”当中必然存在着盲目,而经济盲目地发展其后果非常严重。经济市场本身有推动力,但中共政府也在其中加力推动的坏处就是“送终这个繁荣”:把繁荣从很长的时间区段,缩成很短,最后陷入困境。

从中国2002年加入WTO开始,政府通过出口退税等政策,推动中国出口以每年25%以上的高速增长,这是大家所知的“出口景气”;而美国次贷危机导致中国出口减少,中共为保持高增长,通过推动基础设施建设来拉动房地产开发,出现“土木工程景气”。但是中国各级政府大量投资房地产,把价格炒高,带动房地产开发。但是房地产是不能无限地盖,变成供过于求和债务。

解读美中经贸谈判

程晓农用十二个字来解读美中经贸谈判:“对川普来说,不打是打,不罚是罚;对中共来说,赢就是输。”

“不打是打”:川普采取对华友好的低姿态,不骂不痛打,反而赢得国际、美国企业界和选民的理解。中共在谈判中的反复无常和千方百计钻空子等行为,为川普发动贸易战提供了正当性理由;“不罚是罚”:关税的真正作用是给美国企业一个信号,美中贸易进入风险期,抓紧调整进口公司的策略;“赢就是输”:中共硬抗,表面上赢了不让步的姿态,实际上输掉了“世界工厂”。

一国经济增长从总体经济理论上讲,全靠三驾马车:出口、投资和消费。但美中经贸谈判给中国的“出口景气”钉上了棺材板钉;房地产盲目投资发展已走到头,加上高房价通过高额房贷掏空百姓的荷包,民众消费无法支撑经济增长。

居民可支配收入下降

程晓农以中国国家统计局的资料为例,去年10月1日起,中共政府为了刺激消费,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线从3,500元提高到5,000元。但今年上半年人均每月可支配收入3,557元,而前三季度人均每月可支配收入只有3,532元,比上半年每月少25元。这意味着多了退税的这笔收入之后,今年三季度全国城镇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不但没上升,反而下降。

贪官的钱伪装成外资

在观众提问环节有观众问:“据最新统计,外资进入大陆还在增长,这怎么解释?”程晓农表示,现在进入中国的资金大部分经过香港,其中相当一部分不是真正的外资,是假外资,是中共贪官们的钱,这不代表西方国家的公司正在往中国投资,而是贪官们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包括有些人怕海外的钱站不住,要赶快把钱转回国内去,捏在手中才放心,这种可能性都存在。

外资撤离中国的速度不会减缓

也有观众问:“川普发推文说,贸易协议即将在1月份签订,如果真的签了,会不会减缓外资把产业链从中国撤出的趋势?”程晓农说明,美中经贸谈判影响的不是在中国就地生产、就地销售的公司,“真正影响的是在中国生产、在美国销售的大部分美国公司,那批公司不管中美贸易协议签到什么程度,他们都在撤,原因是风险这件事跟协议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程晓农进一步说明,“协议签的好坏,(中共)是可能变的,中共在签第一协议之前,两次翻了盘,第一次是5月、第二次是11月,这让全世界看清楚,中共其实是言而无信,(那些)公司也很清楚”,“他们不能指望中共政府下一次、从此永远不翻盘,那只要它翻一次盘,公司就可能破产。所以(公司资产)不转移,他就等于自杀。”

 

 

尽管美中即将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因中国劳力及环境成本升高、日益趋紧的监管环境,及美国可能加征更高关税威胁,与中国居住和工作可能风险升高等因素,今年制造业的出走潮仍将持续。

香港南华早报报导,美国照明设备制造商Capstone International香港分公司过去三十年在中国设立生产基地,但总经理史洛文(Larry Sloven)自18个月前开始关闭生产基地并迁移到泰国,因早在贸易战开打前,中国生产成本已节节升高,中制照明设备加征25%关税后,更加快撤厂速度。

过去三十年中国所提供经营条件,包括成本、品质、人力和基建,印度、印尼、马来西亚、墨西哥、泰国及越南等地无法匹敌。但史洛文指出:“泰国是个正确的踏脚石,这只是个开始;迁至越南的厂商已满了,大家必须排队等待,泰国还无须排队,但早晚都会满。”

受美国加征关税影响,中国已跌落变成美国第三大贸易伙伴;在贸易战前,中国是美国最大贸易伙伴。

根据美国普查局数据,2019年11月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年跌20.84%,对美国的产品贸易顺差下跌7.9%,美国自中国进口的金额创下2013年3月以来最低;在此同时,美国向中国制造商迁移的国家购买更多产品。

与贸易战开打前的2018年6月相比,去年11月美国自越南进口产品飙升51.6%,泰国增19.7%,马来西亚增11.3%,印尼增14.6%,台湾增30%,墨西哥增12.7%。Harris Bricken律师事务所创办人哈里斯说,预期今年撤离中国的外商将比2019年还要多。

 

 

美中贸易战期间,制造链设在中国的国际企业为躲避关税,生产基地纷纷移往其他地区,中国也落居美国的第3大贸易伙伴。《南华早报》指出,中国成本上升、规范繁琐、地缘政治动荡,即使美中下周就会签署第1阶段的贸易协议,制造商出走潮依然会持续。

逐渐认清贸易战

《南华早报》根据美国普查局11月数据的计算,与2018年6月(关税战开始前1个月)相比,亚洲国家对美进口有显著上升,如越南猛增了51.6%、台湾达30%、泰国为19.7%、印尼14.6%、马来西亚11.3%;墨西哥则增加12.7%,与加拿大成为美国前2贸易伙伴。

企业顾问公司Tractus亚洲董事总经理John Evans表示,只要是需要出口到美国的厂商,都看到贸易战不会轻易结束。虽然去年第4季还是有很多公司在观望,认为美中会签1个巨大的协议,但2国宣布只有第1阶段协议后,他接到了更多谘询的电话。

报导称,仍有企业选择缩减业务规模并待在中国,但更多的情况是中国成本上升、出口不确定性大,导致大型企业移出。有不愿具名的苹果供应商表示,苹果称若他们要继续接单,那就得计划离开中国,迫使该厂开发东南亚新产线。

企业仍考虑移出中国

爱沙尼亚玩具商Gerardo’s Toys原在上海制造,最大出口市场为美国,即使去年12月15日美暂不征中制玩具关税,执行长Allar Peetma依然有所戒备,他表示:「成本在上涨,但客户不知道,还想要求价格不变。我们计划在欧盟自动化生产,应可保持成本和价格相同,且品质比在中国手工制作还好。」

日本磁力玩具商Sumaku在宁波、澳门等地有工厂并正在升级成自动化生产线,然而成本亦在上涨,若最后也被关税打击,那就会迅速转移到印尼制造。该公司称,虽然美国目前只占小部份销售,但是是成长目标市场之一,因此有应对计划。

法国滑板车Globber的工厂从杭州移往东莞,贸易战期间成本多出了15%至30%,但同样因12月15日美国撤回关税而暂时松口气。执行长Pascal Comte仍说,已经在考虑下一步可能会发生的事,短期内关税一定会影响销售。长期来说,最好的选择是越南,不过转移、寻找人力、营运都需要一段时间。

香港照明设备商Capstone International的总经理Larry Sloven则说,越南产能已满,但泰国还有空间,即使从泰国输美的时间是从中国的2倍,他还是不愿意承担在广东生产的多余代价。「即使明天就取消关税,大多数人也不会回来中国。」但他也表示,泰国还是有些原料无法采购到或是不够便宜,比如说外包装在中生产再海运至泰国都还比较便宜,可能需要找到用中国材料在泰制造、又能贴上「泰国生产」标签的微妙平衡。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