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经济 / 华为被排除出国际海底光缆项目

华为被排除出国际海底光缆项目

作者:记者张婷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20-07-29 23:2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10-03 04:19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光缆一方面承担逾99%的国际通信,另一方面又容易受攻击。正因如此,光缆的安全越发备受关注。《华尔街日报》日前引述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官员正寻求阻止由谷歌、脸书和一家中企一起投资的一条海底光缆项目。
华为被排除出国际海底光缆项目

中共全国总商会与交通银行签署了这份助民企融资的协议,以支持中共“军民融合”的政策。

中共全国总商会与交通银行签署了这份助民企融资的协议,以支持中共“军民融合”的政策。

 

英国宣布禁止华为进入其5G市场不久,总部位于芬兰的通信公司诺基亚(Nokia)宣布与英国最大的电信集团英国电信签署了一项重要的5G设备协议。

诺基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佩卡・伦德马克(Pekka Lundmark)在声明中表示:“我们两家公司已经合作了25年以上,我们向英国各地的人们提供了一流的网络连接服务。我们很自豪能够支持英国电信的5G网络发展,并期待在未来的几年里实现更加紧密的合作。”

英国电信集团首席执行官菲利普・詹森(Philip Jansen)也发表声明称:“在一个快速发展、竞争激烈的市场,做出正确的技术选择至关重要。”

诺基亚公司表示,该协议将使诺基亚成为英国电信最大的基础设施合作伙伴,而业内消息人士向CNBC透露,诺基亚将占据英国电信网络63%的份额。

据介绍,英国电信目前在伦敦、英国中部和一些城市郊区的网络设备和服务是由诺基亚提供的。今后,英国电信集团将使用诺基亚的AirScale Single Ran(S-RAN)设备,包括基站和无线电接入产品,为客户提供室内和室外的网络覆盖。

此前英媒报道称,英国政府在7月宣布,已决定停止在5G建设中使用华为设备,并暗示诺基亚将取代华为在英国5G网络中剩余的基础设施份额。英国文化大臣奥利弗・道登(Oliver Dowden)表示,英国将从2020年12月31日起停止购买新的华为设备,英国5G网络中目前所使用的华为设备须在2027年前拆除。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8月初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称,他曾经就华为一事与英国首相约翰逊会晤,如果英国继续推进与华为公司的5G建设协议,就叫停美国与英国的情报等合作。

 

 

因涉及国安风险,谷歌(Google)和脸书(Facebook)的海底电缆计划已经取消了原计划中的香港选项和香港的合作商,亚洲据点仅包括台湾和菲律宾。

谷歌和脸书2017年提出太平洋光纤电缆网络(Pacific Light Cable Network,PLCN)计划,全长约8000英里,原定连结美国与台湾、香港和菲律宾这三个亚洲据点。

彭博社8月29日消息,这两家公司已于8月27日撤销了原计划,并随即提交了一份修正提案。

修正提案中取消了连接香港的海底电缆计划,并且不包括原有的、位于香港的合作商——太平洋光缆数据通信有限公司(Pacific Light Data Communication Co.)。

今年6月17日,美国安全机构曾指出,太平洋光缆数据通信有限公司是中国鹏博士电信传媒集团的附属公司,鹏博士电信传媒集团与中共情报部门和国安机构有关联,加上香港现状,如果海底电缆由美国直接连至香港,中共可能会截取美国个人资讯。

公开资料显示,鹏博士电信传媒集团是中国第四大通信服务供应商,主要业务包括网络监控、电信增值、网络传媒、酒店多媒体等,配合中共北京市公安部门建立和运营北京市的监控网络。

该集团与华为关系密切,两家公司在超宽带、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等项目上均有合作。华为已经被证实有中共军方背景,参与监控和窃取个人与商业资料。

美国安全机构对香港的海底电缆计划表示反对,建议美国联邦传播委员会(FCC)批准电缆计划由美国连接台湾、菲律宾。

谷歌发言人向彭博社证实,已经撤回原有的连接香港的海底电缆计划,公司已经根据美国司法部的建议,重新提交了连接台湾和菲律宾的电缆计划,以向各部门申请牌照。

谷歌海底电缆连结台湾的部分,于今年4月份获得批准营运,为期6个月。

美国政府8月初宣布了“干净网络”计划(Clean Network),旨在保护美国民众的隐私和企业的商业机密免受中共的偷窃。

该计划涉及五大领域,包括干净的电信运营商、应用程式商店、应用程式、云端、海底电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呼吁世界各国及其企业加入美国的“干净网络”计划,“以确保数据不会受到中共监控和其它恶意实体的侵扰”。

另外,中共今年5月开始强推“港版国安法”之后,国际社会一致认为这相当于单方面撕毁“一国两制”。美国国务院5月末认定,香港已经不再具有高度自治。

 

 

近年来,中共大力推进所谓的“军民融合”政策。不过,中共此举因涉从海外窃取军事技术秘密,已引起美国为首西方国家的警惕和抵制,与中共走得太近的民企渐被美国的制裁波及。

分析认为,中共推行“军民融合”的目的,一方面是想从民企中引入资金和技术支援军工,另一方面利用民企的幌子窃取外国技术,其目地为增强其军事能力。

独家:交行与全国总商会支持中共“军民融合”政策的协议曝光

名为“全国工商联与交通银行军民融合合作协议”的内部文件显示,中共全国总商会与交通银行签署了这份助民企融资的协议,以支持中共“军民融合”的政策。

该协议的合作原则第一条提到,双方同意“参与军民融合”,开展“长期合作”。第二条提到,要以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为重点,建立银企商联动的新型金融服务平台。

其中第七条提到,交行加大对民营企业的融资支持力度,增加融资额度,加强对大型“民参军”企业的融资支持。

所谓的“军民融合”政策,内容包括中共通过民企获取资金或技术,再转为军用。

大连高新园区的《大连军民融合企业名单》。由名单可见,这些公司分别涉及军工、先进制造、新能源、新材料及航空航天等领域。

如:大连XX数据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从事的是船舶航行数据记录仪研发生产。

大连XX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则是以研制和生产高亚音速无人机为主要产品的公司。

分析:中共需民企参与军工的原因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中共“军民融合”政策的两个关键词是资金和技术,民企在这两方面都可提供帮助。中共已在军费上投入了巨量资金,且有大量隐形军费以研发费用等名义发给军工企业。但是,如果中共公开提升军费在GDP中的比重,容易引发国际聚焦。这么一来,打着“军民融合”的幌子,吸引民间的资金转为军用,成了中共的选择之一。

李林一认为,2017年以来大陆出现“资本寒冬”,使得各行业包括军工行业投资都大量缩水。这也是为何中共全国总商会与交通银行签署了这份助民企融资协议的原因之一。

李林一分析,第二个原因是,一旦民企与中共实行“军民融合”,中共一方面可以吸取民企的技术,或将军用技术转为民用,又可打着民企的幌子,到海外窃取商业机密。现在美国看透了中共所为,与中共搞“军民融合”的企业开始遭到美国制裁。

大疆全球裁员 中共“军民融合”政策在美遭重击

以深度参与“军民融合”的全球无人机巨头深圳大疆创新公司(下称大疆)为例。

受海外市场政治压力上升的影响,近日,大疆开始大幅度削减其全球销售和营销团队。据报,大疆公司的目标是对大约1万4000名员工进行“瘦身”。

路透社8月17日报导说,大疆现任和前任员工表示,最近几个月大疆将深圳总部的销售和营销团队人数从180人缩减至60人。此外,公司的消费类产品业务部门也出现了类似的人员裁减。

美国主管国家安全与防扩散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福特(Christopher Ford)曾表示,在中共军民融合战略下,私营公司转让给中共的技术,很有可能被中共用在军事用途,进而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

8月5日,美国务卿蓬佩奥强调打造“清洁的美国通讯网络”,从五大方面禁止中共电信和科技公司的产品和技术介入美国网络。其中包括从美国移动应用程序商店(app store)中删除不受信任的应用程序。

海外已开始热议,DJI Go 4,DJI Fly,DJI Pilot,DJI Mimo等大疆应用程序,可能会在苹果的App Store下架。

参与中共“军民融合”的民企,受美制裁波及的并不只这些方面。

为防止中共以“军民融合”为名派人来美窃密,今年5月底,美国颁布《暂停部分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以非移民身份入境的公告》,6月1日起执行。该《公告》的主要内容是,禁止“现在或曾经与执行或支持中国‘军民融合战略’的实体”有关联的、以F或J非移民类签证来美国的任何中国公民(读本科的除外)入境。”

美国之音认为,正申请赴美深造,或已经在美深造的,来自中国的在理工科领域读研读博人员,很大一部分可能来自 “执行或支持”这一“军民融合战略”的共建高校。

去年9月,非营利组织C4ADS在一份报告中详细介绍中共利用“军民融合”获取技术的例子,中国私企北京海兰信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兰信)利用来自欧洲和加拿大的一系列交易来武装中共军队,包括为中共第一艘航空母舰贡献技术。

根据C4ADS的调查报告,海兰信在其中文网站和公司文件中宣称自己在中共国防工业中的作用。报告表示,至少自2004年以来,海兰信就一直在与一些向西方军队提供产品的国际科技公司做生意。

美中无人机领域较量激烈 中共利用“军民融合”对抗美国

早在2013年,习近平就提出了“军民融合发展”的口号。2016年3月,他把这个战略上升为“国家战略”。2017年1月,他成为新建立的“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主任。2018年,他称军民融合是“党在新时代实现强大军事目标的必要选择”。

其中,无人机研发是中共“军民融合”领域中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

美国军用无人机技术原本最先进,类型最多样,知名度也最高。美军有在飞行时间、距离和高度三个指标均长年保持最高纪录的RQ-4A全球鹰、可在航母起降的新型X-47B、可供空战的MQ-1“捕食者”无人机等等。

相比之下,中共的军用无人机列装时间至少晚了10年。例如,较早服役的翼龙-1无人机,与MQ-1捕食者无人机,无论在外形与功能上,定位都相近。但是首飞于2007年,比后者晚了13年。此后,与全球鹰无人机外形和功能相近的翔龙无人机首飞于2012年,同样类似于捕食者无人机的彩虹-4无人机首飞于2013年。

再之后,美军推出MQ-9收割者,是MQ-1捕食者的进阶版。中共则推出彩虹-5,成为彩虹-4的进阶版。有趣的是,MQ-9和彩虹-5在外形和功能上仍较为相近。

中共官方自吹,中共军用行业的无人机发展,近年来在世界范围内能够与美国、以色列的无人机争夺份额。特别是以深圳大疆为代表的企业将无人机“卖到了全世界”。

2016年11月17日中国珠海航展上,中共透露了“67架无人机集群飞行”的消息。

2017年1月8日,美国防部突然公布2016年10月完成的一次无人机集群系统试验,3架F/A-18超级大黄蜂战斗机释放了103架微型无人机并组成集群,如同一群蝗虫过境般在空中飞行。

2017年5月,美国陆军研究实验室出具了一份名为《大疆无人机科技威胁和使用弱点》的报告;同月,美军还发布一份名为《使用大疆系列产品的操作风险》的备忘录。

美军在备忘录中说,所有大疆无人机以及包括大疆设备和软件在内的系统,陆军各部门应“停止所有使用,卸载所有大疆应用,移除所有大疆设备上的电池以及储存在大疆设备上的媒体,并将这些设备妥善保管等待后续指令。”

今年7月24日,川普签署了一项措施,允许美国武器生产商向外国出售更多军用级无人机,放宽了美方对大型无人机销售的限制。

就在前一天的7月23日,习近平到中共空军航空大学的视察也同样聚焦无人机, 并提出“加强无人机作战研究”。

外界分析认为,川普和习近平聚焦的同一话题,其背后皆指向中共军用无人机的内外扩张。

 

 

《华日》称,相关国家安全审查可能会改写中美间互联网连接规则。

报导引述知情人士说,领导电信事务审查小组“Team Telecom”的美国司法部已发出坚决反对该项目的信号,原因是对该项目的中国投资者、鹏博士电信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鹏博士)以及该光缆直连香港的情况表示担忧。

铺设船目前已经铺设了这条香港与洛杉矶之间长达8,000英里(约合1.29万公里)的太平洋光缆网络(Pacific Light Cable Network)的大部分。这项业务的临时许可证即将于9月份到期,但知情人士告诉《华日》,由于“Team Telecom”的反对,这条光缆有可能无法获得开展业务所需的许可证延期。

《华日》称,Team Telecom对该项目的担忧包括鹏博士与中共政府的关系,以及香港自治程度不断下降的情况,香港居民自6月起一直都在举行大规模抗议,反对中共对香港日益增加的控制。鹏博士是中国第四大电信运营商。这家在上海上市的民营公司为数百万国内宽带用户提供服务。

中共的国家情报法已经做出明确规定,所有组织和个体都要对国安部的情报工作提供协助和合作。中共反间谍法也规定,所有公司和公民都必须提供信息,不得拒绝。中共的这些相关法规引起了欧美国家的担忧。

报导称,如果美国否决该太平洋光缆项目的许可证申请,这将是美国首次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发放海底光缆许可证,这可能意味着监管机构对中资项目采取更强硬的新立场。

海底光缆虽然作用巨大 但易遭攻击

根据电信市场研究和咨询公司“TeleGeography”的数据,目前有逾99%的国际通信是通过光缆完成的,其中大部分都在海底。

CNN在7月26日发文指,光缆极其重要,一旦被毁坏,影响将会是巨大的。此外,由于光缆负责传输几乎所有的国际通信,因此,光缆窃听对搜集数据具有巨大诱惑力。这也是澳洲拒绝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参与连接悉尼和所罗门群岛海底光缆建设的主要担忧。

海底光缆窃听越来越引发美国及其盟国的关注。报导称,根据美国电信巨头AT&T实验室研究人员的说法,通过仔细瞄准部分互联网基础设施,攻击者可以摧毁他们无法监控的那部分网络,迫使用户资讯通过他们已经控制的光缆传输,被瞄准的目标甚至不会意识到他们的通信被暴露。

华为近年来加大扩大海底电缆业务。华为海洋网络公司由华为技术公司(华为)控股,2008年并购英国全球海事系统有限公司(Global Marine Systems Ltd.),华为拥有该公司51%的股份。在双方合作后的十年时间内,华为海洋在全球先后开展了约90个海底光缆项目,承担建造或升级海底电缆的工作。

CNN报导,虽然窃听海底电话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如果你控制光缆本身,实施窃听将变得很容易。

这也是为何美国、澳大利亚等国极力阻止华为承建海底光缆的背后考量。《华尔街日报》称,美国及盟国的政府官员表示,华为对海底光缆的了解和介入可能使中共能够有机会转移或监控数据流量,或者在冲突爆发时切断一个国家的光缆连接。

这些官员还补充说,这种干扰可以通过华为网络管理软件和沿海登陆站——海底光缆连接陆基网络的其它设备进行远程操作。
澳洲完成铺设所罗门等国海底光缆 彻底排除华为

2018年6月,澳大利亚出于国家安全考量,成功阻止了华为安装连接悉尼、所罗门群岛以及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海底光缆。该光缆长达4700公里(2920英里),澳洲承诺承担项目的大部分开销。

本周三(8月28日)澳大利亚完成了这条光缆的全部铺设工作,从而彻底排除了华为的可能参与。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 t)周三表示,随着中共开始在该地区扩大影响力,这个项目对加强澳洲与太平洋地区的联系至关重要。她说,澳洲的目标是在12月前开始让这些光缆投入运行。

 

 

美国政府的一个负责审查电信事务的跨部门特别小组在周三(6月17日)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FCC)提出建议说,应拒绝就铺设直接连接香港和美国的太平洋海底光缆项目的申请。

这个被称为“电信小组”(Team Telecom)的审查机构的正式名称是“美国电信服务部门外资参与评估委员会”(Committee for the Assessment of Foreign Particip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Telecommunications Services Sector)。它是由来自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司法部(DOJ)、国防部(DOD)和国土安全部(DHS)官员组成的一个国家级电信安全问题特别小组。

据司法部官方网站公布消息,这个“电信小组”基于美国国家安全问题考虑,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提出建议称,应拒绝这个名为“太平洋光缆网络”(PLCN)项目中涉及铺设将直接连接美国和香港的海底光缆系统的这部分申请。

同时,该特别小组还进一步建议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批准“太平洋光缆网络”项目中关于在台湾和菲律宾与美国之间铺设海底光缆系统的这部分申请。原因是涉及这些国家和地区的这部分项目中没有任何被中共所拥有和掌控的部分。这部分是由谷歌公司和脸书公司的子公司分别拥有和控制。但批准的前提是两家公司的子公司为此分别签订减损协议。

2020年4月8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批准了谷歌提出的启用与台湾连接的海底光缆的请求。根据谷歌与美国司法部、国土安全部和国防部签订的临时国家安全协议中所规定的内容,谷歌要求对连接美国和台湾的海底光缆系统进行为期六个月的商业运作的特别临时权限。

在提交给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海底电缆系统申请中,PLCN申请项目将使美国和亚洲之间的海底电缆连接达到最高容量,并使其成为美国和香港之间的第一个直接连接的光缆。

但该项目中涉及香港的部分引起了美国对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因为“太平洋光缆网络”(PLCN)项目的一个重要投资者是“太平洋光缆数据通讯有限公司”( Pacific Light Data Communication Co. Ltd. – PLDC) 。这是一家香港公司,是由中共第四大电信服务提供商“鹏博士电信传媒集团有限公司”(Dr. Peng Telecom & Media Group co. ltd.)控股的子公司。

在一份由司法部公布的声明中,“电信小组”对于作出上述建议的原因解释说这是基于:

当前的国家安全环境,包括中共政府持续努力获取数百万美国人的敏感个人数据,中共政府通过对数字基础设施投资和中共最近通过的情报和网络安全法来获取其它国家的数据,以及市场的变化,使海底电缆基础设施转变为日益丰富的数据环境,容易被利用;

对“太平洋光缆网络”项目的所有者之一的鹏博士集团和“太平洋光缆数据通讯有限公司”的担忧,其中包括对鹏博士集团与中共情报和安全部门之间的关系及其在中共情报和网络安全法律中所拥有的义务,以及对于鹏博士集团是否会遵守美国法律法规的质疑,“太平洋光缆数据通讯有限公司”与中共国有运营商“中国联通”之间的联系等等问题的担忧;

人们担心,“太平洋光缆网络”项目将推动中共政府的目标的实施,即使香港成为亚太地区及全球信息和通信技术及服务基础设施的主导枢纽,这将增加美国的互联网、数据和电信流量在亚太地区的份额,这些流量将穿越中共领土和其所拥有或控制的基础设施,然后到达亚洲其它地区的最终目的地。

海底光纤电缆系统构成了全球通信的主干网,承载着世界各大洲之间大部分的互联网、语音和数据流量。近年来,海底电缆系统变得越来越重要,它连接着全球的数据中心,并不断扩大着互连。

“太平洋光缆网络”项目的高容量和低延迟将鼓励美国通信数据穿越太平洋绕道经过香港,然后到达亚太地区的其它目的地。委员会的建议明确指出,在中共政府先前已表明有意获取美国民众的数据时,批准海底电缆在中共领土上着陆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安全或执法利益。

该建议还解释说,“太平洋光缆网络”拟议的香港着陆站将能够使中共收集美国的通信流量。中共政府最近取消了香港的自治权,并允许中共情报和安全部门在香港公开运作,这加剧了上述担忧。

声明中还表示,“电信小组”还注意到,“太平洋光缆网络”项目中所建议的同香港的连接只是寻求在美国与香港之间建立直接网络连接的若干待决申请之一,这些申请都将引起类似的关切。

 

 

有关连接南美和亚洲地区的首条海底光缆,“日经亚洲评论”获悉,智利已经放弃中国方案,选择了日本提出的光缆路线,将终点设在澳洲的悉尼,而非中共提出的上海。

这一决定的做出正值美国全力施压盟友和合作伙伴,排除中企参与全球电信项目之际。

日本提议的线路从智利出发经由新西兰到达澳大利亚的悉尼,长约1.3万公里。智利政府从成本和可行性考虑,认为这是“最值得推荐的线路”。

“日经”表示,日本向智利提出的海底光缆路线方案考虑到了澳洲对中共的强硬立场。堪培拉决定排除华为参与澳洲5G建设就是澳洲强硬的一个例证。

中国是智利的最大贸易伙伴,北京一直在大力游说智利选择中方提出的将光缆终点设在上海的路线设计,使得智利陷入了地缘政治的漩涡。智利总统塞巴斯蒂安·皮涅拉(Sebastian Pinera)去年4月访问北京时,华为还承诺在智利投资数据中心。华为最初也成为这条海底光缆建设的主要竞争者。

但美国政府对华为所带来的安全隐患向智利提出了严肃的警告。就在智利总统去年访华前夕,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了智利,指控华为被中共政府控制,会使智利人的信息处于风险之中。

就在今年6月,美国司法部还发布了一份文件,建议由谷歌和脸书支持的另一条太平洋海底光缆应绕过香港,文件中列举了中共当局收集敏感数据的风险。

智利放弃北京方案将对华为造成打击

海底光缆承载着包括互联网数据在内的95%的国际通信,随着智能设备和5G通信的出现,扩大光缆的容量已成为一个紧迫问题。预计智利政府将在今年秋天发布最终技术报告,并于今年年底为该项目设立一个专项基金。合同招标计划在明年进行,初步投资规模估计为5亿美元。

“日经”称,随着智利采用日本提出的光缆路线方案,日本公司将在赢得设备供应合同方面具有显著优势。对华为及中国电信业来说,智利的这一选择则是一大打击。

华为近年来加大扩大海底电缆业务。华为海洋网络公司由华为技术公司(华为)控股,2008年并购英国全球海事系统有限公司(Global Marine Systems Ltd.),华为拥有该公司51%的股份。在双方合作后的十年时间内,华为海洋在全球先后开展了约90个海底光缆项目,承担建造或升级海底电缆的工作。

中共工业和信息化部下设研究所2018年9月发表的一篇论文中,夸赞华为在海底光缆传输方面的技术实力。

海底光缆容易受到恶意攻击和间谍窃听。美、澳等国因担心中共将黑手伸向光缆,对华为近年来拓展海底光缆市场越发表示担忧。
海底光缆存在诸多安全风险

CNN去年7月曾发文指出,光缆极其重要,一旦被毁坏,影响将会是巨大的。此外,由于光缆负责传输几乎所有的国际通信,因此,光缆窃听对搜集数据具有巨大诱惑力。

光缆被破坏没有事先警告。2008年2月,北非和波斯湾大片地区突然失去网络,或者互联网速度慢到令人痛苦的地步。

这次破坏是由离埃及海岸不远的三条海底光缆遭到破坏所致。据该光缆的所有者说,至少一条连结杜拜(Dubai)和阿曼(Oman)的光缆被一艘废弃的5,400公斤(6吨)的船锚破坏。

但其它两条光缆受损的原因从未得到解释,表明有可能是破坏分子所为。这引发了海底光缆的另一个威胁:蓄意的人为攻击。

CNN称,虽然窃听海底电话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如果你控制光缆本身,你就不必担心实施窃听的困难。

这也是为何美国、澳大利亚等国极力阻止华为承建海底光缆的背后考量。华为被指控是中共政府的一个工具,其设备可帮助中共进行间谍活动。华为则多次否认这一指控。

《华尔街日报》称,美国及盟国的政府官员表示,华为对海底光缆的了解和介入可能使中共能够添加设备——必要时转移或监控数据流量,或者在冲突时切断一个国家的光缆连接。

这些官员还补充说,这种干扰可以通过华为网络管理软件和沿海登陆站——海底光缆连接陆基网络的其它设备上进行远程操作。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