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经济 / 美国将发布新规定限制华为

美国将发布新规定限制华为

作者:看中国记者苗薇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19-12-31 22:00,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1-15 20:24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华为旗下的子公司出现人事大变动,孟晚舟则退出董事,接任董事长一职的田兴普身份神秘。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卸任北京华为高管职位,他在近日采访中表示,自己在华为实际上是一个傀儡。英国路透社1月15日引述2名消息人士信息披露,为了限制华为获得美国科技产品及包含美国技术的外国制造产品,川普总统将公布扩大权限的政府新法规。
美国将发布新规定限制华为

华为2020年将是艰难的。(图片来源:Oleksandr/Adobe Stock)

华为2020年将是艰难的。(图片来源:Oleksandr/Adobe Stock)

由于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的产品存在安全漏洞问题,川普总统为首的美国政府准备将采取更为严格的限制,限制美国制造产品及包含美国技术产品出售给华为。

英国路透社1月15日引述2名消息人士信息披露,为了限制华为获得美国科技产品及包含美国技术的外国制造产品,川普总统将公布扩大权限的政府新法规。

去年5月,美国商务部以国家安全为由将华为公司列入美国贸易“黑名单”。如此一来,美国政府可以限制美国公司向华为公司出售美国制造的高科技产品、国外制造包含美国技术的产品。

按照美国现行法规,如果美国技术及制造的组件占产品价值25%以上,美国政府可以要求供应商申请许可证,借此可阻止中国从其他国家购买许多美国高科技产品。尽管如此,但华为主要的外国供应链依然不在美国政府的掌控范围之内。这加剧导致川普政府内鹰派人士推动扩大限制范围,阻止华为公司通过购买方式获得更多的关键性美国技术产品。

这2名知情人士表示,美国商务部起草了一项政府新规定,将对华为公司出口门槛降至10%,与此同时将产品限制范围扩大到消费电子产品等非技术产品,包括非敏感技术芯片。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称,在上周政府跨部门会议之后,美国商务部已把这项政府新规定送交给白宫管理及预算局(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若其它政府机构都没有意见,那么这项新规定将在未来数周内公布并生效。

此外,美国商务部还起草了另一项政府规定:“外国直接产品规定”(Foreign Direct Product Rule)。这项规定授权美国政府主管机构对以美国技术或软件为基础的外国制造产品进行监管。

消息人士表示,这将扩大范围至国外使用美国技术制造的、出售给华为的低技术产品,

2019年8月19日,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接受福克斯电视网(Fox Networks)采访时说,考虑到美国乡村地区营运网络尚未完全摆脱对华为产品的依赖,因此,美国政府决定再次延长华为临时采购许可期限90天,新临时许证可有效期至今年11月19日。另有46家华为子公司被美国政府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单”,总计被列入“黑名单”中的华为子公司超过100家。

今年8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美国媒体CNBC采访时称,他认为美国政府在华为公司问题上根本没有释放出模糊信号,并重申华为公司生产的电信设备产品会给美国带来国家安全方面的风险。

蓬佩奥说,川普总统对华为公司的问题一直都没有任何模棱两可的态度,他也不认为有任何的意义含混的信息或信号。在美国通讯网络或者世界各地通讯网络中安装使用有中国公司生产的电讯系统设备,将会存在重大风险,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英国《金融时报》报导,华为被美国政府列入“实体名单”之后,该公司高管承认,华为最难以替代的就是其产品中的GMS。如果华为自己开发类似相关替代产品需要很长时间才行,即使华为所谓的鸿蒙(Harmony)系统也需要数年才能取代谷歌的安卓系统。

 

 

据大陆媒体报导,华为CFO孟晚舟被指离开了华为全资子公司“杭州华为企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的董事会,与此同时,华为子公司的管理层也出现了的人员变动。其中原本担任华为北京研究所负责人的田兴普,一跃成为法人兼董事长。

另据“天眼查”显示,12月26日,孟晚舟退出该企业的董事会,庞云光作为新增董事继任。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卸任法定代表人、由田兴普接任。

成立于2008年7月的杭州华为企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是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开发、技术服务等。

事实上,华为子公司高管的变动在11月份就已经发生,11月22日,华为的另一家子公司,北京华为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原副董事长任正非,原董事长孙亚芳,原董事徐文伟、郭平、胡厚昆、徐直军离开管理层,孙亚芳卸任企业法人,该职务也由田兴普接任。

在这两次人事变动中,都出现田兴普这个人,引发外界关注。据陆媒报导,田兴普曾任华为北京研究所所长,现在是负责华为所有研发的人力资源部部长。关于田兴普的个人资料,至今无法检索出来,甚至连其出生年月,也依然是个谜。

有中共军方背景的任正非于1987创立了华为公司,华为在世人眼中相当神秘,2012年开始成为全球最大的电讯设备製造商。年营收规模超过7000亿元,是阿里巴巴的两倍,但迄今没有上市计划。

本月27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了任正非接受媒体采访纪要。在谈到“华为要找一个替代创始人的人难度有多大时?”任正非表示,在华为,自己实际是一个傀儡,在与不在对公司没有那么大影响。十几年内,IBM数百位专家在这里帮助华为变革,华为今天走成这样,IBM奠定了很重要的组织结构和管理基础。

任正非在2019年10月接受欧洲新闻电视台采访时也曾表示,其实华为的交班已经完成很多年,不是现在才交接班,“公司一直在运转,我只是悬在中间的一个‘傀儡’。不要操心这个问题。”

任正非称自己在华为是一个傀儡,耐人寻味。有分析认为,美国制裁大背景下,任正非卸任北京华为高管职位,自曝在华为是一个傀儡,这很可能是其接到中共官方指令、即将离场的信号。

虽然任正非称是IBM数百位专家帮助华为奠定了很重要的组织结构和管理基础,不过,孟晚舟事件发生以来,任正非、华为与中共军方及江泽民家族的关系被广泛曝光,任正非的“白手套”角色已日渐明朗。

据港媒报导称,外界一直盛传,江泽民之子江绵恒与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关系”不一般,并“垂帘听政”常常为其“下指导棋”;而华为的“低调”却迅猛发展,更隐藏中共不可告人的战略目的。华为公司深度参与江绵恒主导的“金盾工程”。

英国《金融时报》2018年12月18日报导说,任正非首次踏上美国领土时,华为的营收还不到10亿美元,而今将达到1000亿美元。报导引述一位华为前高管的话表示:“第一个十年生意平淡,然后公司就像疯了一样迅速腾飞。人们怀疑肯定是发生了什麽有助于公司生意的事情,但即使在公司内部这也是个谜。”

报导披露,种种迹象表明任正非得到了最高层的支持。1994年,他向当时中共党魁江泽民作了汇报。几年后,华为承建了中共军方首个全国范围的通信网络。

《华尔街日报》2019年12月25日报导,中共早在25年前就开始补贴华为,提供税收减免优惠。中共政府支持华为的各项补贴,包括补助、信用贷款、税收减免和其它形式的财务援助,金额多达750亿美元。分析师及业内人士表示,获得庞大政府补贴的华为,以低价掠夺海外市场,价格大约比竞争对手低30%。

《华尔街日报》分析,中共提供华为的最大援助项目,来自贷款、信贷额度和国有银行的其它援助,金额大约460亿美元。此外,在2008年到2018年间,由于中共对技术领域的免税规定,华为至少节省了250亿美元的税款。至于其它援助,华为获得了16亿美元的补助以及20亿美元的购地折价。

 

 

近日,中国通信华为全资子公司高层发生一系列变更,包括孟晚舟退出董事,其接任者身份神秘。同时,网上还传出7000名华为员工将面临下岗。
华为高层异动 孟晚舟退出董事

中国企业查询平台“天眼查”数据显示,12月26日,浙江杭州华为企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出现人事变动,孟晚舟退出董事,新增董事庞云光。而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也卸任法定代表人,由田兴普接任。

据了解,孟晚舟在16家企业中担任高管,不过迄今仅有6家仍存续或在营,而她兼任法人代表的保亭华海旅业发展有限公司已吊销牌照。

而杭州华为企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7月,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是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事实上,关于华为子公司高管的变动,在11月份也有发生。

11月22日,北京华为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原副董事长任正非,原董事长孙亚芳,原董事徐文伟、郭平、胡厚昆、徐直军等6大高管退出,使的该公司管理层从原本的9名高管,变成现在仅剩下3名高管。

此外,孙亚芳卸任法定代表人,由田兴普接任。

当时有观点认为,北京华为数位技术有限公司人事大变动,可能是为逃避美国制裁的举措。

前华为工程师金淳告指出,从北京华为数位技术有限公司原本高层管理团队可以看出,团队几乎全都由华为大佬们所组成,突然的人事大变动,可能是中共情报部门想对北京华为数位技术有限公司进行全面洗盘,因为目前任正非、孙亚芳等人为中共情报系统人已经暴露。

华为全资持有 其接任者身份神秘

资料显示,北京华为数字技术有限公司正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子公司,由华为100%持股。其主要负责的业务包括:通信产品的研发、销售以及技术服务等。它几乎分担了华为目前最“吸金”的运营商业务和消费者业务两大板块。

值得注意的是,在近期两次人事变更中, 都出现一个人叫田兴普。但关于田兴普的个人资料,外界所知甚少,甚至连其出生年月都是谜。

虽然无从知晓田兴普的年龄,但一份数据反映出华为一个现象。据2019年度北京市积分落户人员名单公示,北京华为数字技术有限公司获得积分落户的人数最多,有217人,占该批次总人数的3%,这些人平均年龄仅为39岁。

此外,稍早大陆社交群多个大V传出,华为内部准备裁员7000,且这些人都是35岁以上的老员工,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华为即使赔偿10亿也在所不惜。对于这个消息,华为官方尚未作出回应。



12月31日,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2020年将是艰难的,生存是第一优先要考虑的。在中美贸易战将持续的情况下,华为2020年的处境也会更难。

徐直军12月31日发布新年致辞时公布了相关数据,2019年,预计全年实现销售收入超过8,50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8%左右,没有达到年初预期。其中,智能手机业务保持稳健增长,发货量超过2.4亿台。

徐直军表示,2020年要全力打造HMS生态,支持智能手机在海外可销售,同时2020年要把基于鲲鹏与昇腾处理器的产品作为一个重要增长方向。

徐直军强调:“2020年将是华为艰难的一年,我们继续处于‘实体清单’下,没有了2019年上半年的快速增长与下半年的市场惯性……生存下来是我们的第一优先,我们要继续坚持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持续为客户创造价值,重点做好保增长、提能力、优组织、控风险”。

针对徐直军所说的“鼓励优秀员工英勇无畏地奔向一线,将军在前线,不在办公室”,中国民众在网络评论认为,这是华为要裁员的前奏。

12月20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了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接受《洛杉矶时报》专访的采访纪要。

采访中,谈及华为未来的业务发展时,任正非表示,已经做好了美国永远不撤销实体清单的心理准备。

美国政府在把华为列入“实体清单”之前,针对华为的调查已经于2011年至2015年间进行,美国检方搜集华为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令的相关信息。

此前,美国检方指控称,华为“串谋欺骗”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和其他银行,谎报其与一家在伊朗运营的公司的关系。检察官声称,华为将这些银行置于受到惩罚的风险之中,因为华为处理违反美国制裁令的交易。

据《路透社》12月4日报道,三名熟知内情的人士表示,川普(特朗普)政府今年稍早曾考虑将中国华为踢出美国金融体系,作为惩罚这家被列入黑名单的电信设备巨头的一系列政策选项之一。

一名熟知内情的人士表示,该计划可能在未来几个月被重新提出,取决于华为的事态发展。该消息人士支持这一计划。

两名消息人士称,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曾考虑过这项计划,许多官员将这项计划视为制裁华为最极端的核选项。若一家公司被列入指定制裁名单,这家公司就几乎不可能以美元完成交易。

据其中一位人士透露,已经起草了一份备忘录,并就此问题举行了机构间会议,评估各机构在多大程度上考虑动用最激进的工具来制裁华为。

美国财政部的指定制裁名单(Specially Designated Nationals/SDN)仍给华为留有位置,如果华为被列入了SDN名单,将是该名单中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公司之一。该名单中包括全球第二大铝业公司俄罗斯铝业(Rusal)、俄罗斯商人、伊朗政治人物和委内瑞拉毒贩等。

对于被列入SDN名单的实体或个人,美国公司或公民均不得与其展开贸易或进行金融交易,这些实体或个人在美国的资产也会被冻结。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国际网络政策中心11月28日发布中国科技产业全球扩张的数据报告,显示除了人们熟知的海康威视和大华技术公司以外,在人工智能和监控领域拥有科技领先地位的北京字节跳动和华为等公司,也把开发的重点放在为政府提供监控服务上,最典型的就是在新疆提供协助,导致人权遭受大规模的侵害。

这份研究报告说,华为公司积极配合新疆警方的行动,包括为阿克苏地区公安局开发的模块化数据中心。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