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经济 / 产业“大跃进”下 数十亿项目烂尾 万亩良田撂荒

产业“大跃进”下 数十亿项目烂尾 万亩良田撂荒

作者:看中国记者丁晓雨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20-08-10 03:5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9-14 04:41
贡献者:新宇(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郁郁葱葱的山头,被削为平地,长满杂草。曾经肥沃的良田,被侵占开发,撂荒数年。村民生活的家园,被强行征拆,安置房7年不见踪影。四川巴中,一个四线小城,投资数十亿元,占地上万亩的多个项目,全都停工烂尾。媒体称地方政府为追求业绩普遍搞产业“大跃进”,而这只是冰山一角。
产业“大跃进”下 数十亿项目烂尾 万亩良田撂荒

李传良:众多开发区工业区沦鬼城,从上到下假的不可救药。(摄影:Lotus Xing/看中国)

李传良:众多开发区工业区沦鬼城,从上到下假的不可救药。(摄影:Lotus Xing/看中国)

 

日前,黑龙江省鸡西市前副市长李传良在接受《看中国》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各级政府早已破产,负债金额巨大,众多的开发区、工业园区已沦为鬼城。他认为,这种现象主要由政绩观念,虚假观念造成,这种巨大的浪费是最大的腐败,这个体制已经烂透,从上到下假的不可救药。

经济复苏疫情改善全是假的

记者:中共的大外宣呈现出来的是经济在复苏,疫情在改善,整个国家好像恢复了正常。你看到的国内状况真的是这样吗?

李传良:百分百,假的。为了创造那种和谐的环境、气氛,真实的情况,经济严重下滑,几乎崩溃,说民不聊生,基本到这个状态了。

各级政府已经破产 政府债务高达百亿、千亿

李传良:各级政府濒临破产,已经破产啦,不是濒临破产。政府债务都高达上千亿,几百亿,它只是不说。

现在很多公务人员开不出工资。关键是很多弱势群体、低保户、救济户、民政贫苦户,几乎这都拖欠。特别有些下岗工人,什么最低生活工资,基本没有。养老保险严重不足,新人养老人。什么叫新人养老人?就是年轻人交的保险都给老年人开工资,医疗保险严重不足,看病难看病贵,这现象不会报的。这些现象交织在一起,非常严峻。

虚假开发区 虚假工业园区 从上到下假的不可药救

记者:您刚才讲到地方政府债台高筑,能不能说下具体情况?

李传良:每个地市级的,小的一、二百亿的债务,大的得三、四百,再大的得上千亿的债务。(所有城市)几乎全这样。这是因为很多地方搞政绩,没有钱,按道理来说,地方财政的法规是收支平衡,以收入来安排支出。但地方为了政绩,所以变成什么呢,俗称挣钱保开支,融资搞建设。什么叫挣钱保开支呢?就是地方财政收入争取保开支。那么干项目干啥没有钱,过分举债,那不就是把百姓福祉拿走,没了嘛。不是从地方出发,一切是虚的,一切都为了政绩。没有政绩我为什么贷那么多款。政绩观念,虚假观念造成的。

现在很多开发区都,听说叫鬼城啊,没人啦。虚假开发区,虚假工业园区,自己做假,从上到下,这种假的都不可药救了。所以很多债务那都是,最大最大的损失,最大最大的腐败是那种浪费,没有人去管,知道的也没有人去说,说了也没有人去报。看出结果了,上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为啥说来说去,我说这种体制我看透了,它也不可药救了。现在很普遍。你要有机会去调查工业区,各级债务,你看吧。财政收入,几十亿,二、三十个亿,三、四十个亿,举债上百个亿,那你哪够啊,能还上吗?那不就变坏账嘛。

最关键现在,大家没有信心啦,所有干的都是虚假的,上面怎么说怎么做,没有创造力啦,没有创新力啦,没有信心啦,经济没有源泉啦,怎么去发展哪,全球经济一体化,你现在做不到啦,现在看都是眼前的,长远,我个人看是非常非常难。

根据李传良给出的各级政府负债规模,记者粗略估算了一下全国各级政府的总负债规模。据2018年中国国家统计局给出的数字,中国目前有672个城市,如果按平均每市800亿元的负债规模算,全国各级政府的负债总额将达54万亿元。而2020年中共政府对外宣布,2019年中国的GDP规模是99万亿元。

李克强说的数字绝对准确

记者:几个月前,李克强说全国有6亿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你长期在财政部门工作,能不能从数据上说一下?

李传良:虽然全国数据我没有,但我认为准确。真实就这个状态,现在你要说我想统计没有数据,但周围一问,就这个状态,这个数字准。一个国务院总理在这点上,没必要说假话。我身边周围的中下阶层,就这个工资标准,而每年拿到手的还不一定,那开支不及时啊,一年12个月才开8个月,那实际拿到的更少。这个数据绝对准确,这种现象说明一个问题。

国内话语审查机制严厉 说错一句话 发表不出去

记者:问个轻松点的话题,您在国内当副市长时也接受过采访,请您谈谈在国内接受采访和到海外接受采访有什么不同?

李传良:大不一样。首先在精神上比较放松,现在感觉到自由的可贵,至少敢说真话了。当然真话呢有错有对,带有个人观点,但毕竟是个人思考,所以我认为呢,还是我说的集思广议,对于一个党,一个国家治理是有好处的。你敢于大家发声说,说发对意见,说赞同意见,结果总结,哪种意见更好,这是最明显的,国内做不到的。

国内接受任何一个采访,必须党委宣传部长的审定,说错一句话,发表不出去。所以我认为在国内最大一个问题,不存在言论自由。

但是真正的问题还不在这,没有言论自由最可怕了,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体制,说话都害怕,那你说这个体制它得到什么状态了?说起义,说怕暴动,怕反抗,这对,政权巩固嘛,那怕说话,连说话都害怕了,最近内蒙连民族语言都不让说了,我个人认为这可太可怕了。这种可怕,是不是要灭亡啊?说话都不让说了,让大家变哑巴了,都怕到这种程度了吗?所以您刚才说问个轻松点的话题,但是聼完感到很凝重。

人不能麻醉的活着 总得有点正义感 文革式的亲人朋友间说假话太可怕

记者:在许多老百姓看来,您这样一个地位,应该得到了很多,一些人可能会选择保持现状,随波逐流,那您为什么想坚持说真话呢?说真话有那么重要吗?

李传良:类似像我这样的人还会很多。为啥我很敬重蔡霞教授,敬重任志强,不光我,全中国,全世界的华人,包括一些国外友人,会很敬重他们。就是什么呢,你总得有点正义感吧?人不能这么麻醉的活着。由于有正义感的人,有政治观点的人,有政治志向的人,还有一些亲身受过一些打击报复的人,人的观点动机是多种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能说句真话,言论自由,尤其在现在的中国,是很难的,所以在这儿说的很放松。最后我辞职批准我的时候,我上去的时候很放松,我说我可算脱离这个体制了,这是我真实的想法。当时我有几个好朋友聚会,我非常高兴,我不能喝,我说请你们一定要喝一盅,看我那个高兴程度。我说像我现在这个状态的很多很多人,你体制内发声不就给你抓啦。所以你刚才说的言论,那么重要吗,那太重要啦,那你天天都不敢说,就像文革期间似的,夫妻之间都说假话,朋友都说假话,一不留神就被告密了,那说句不好聼的话,你喝酒喝醉了还说点酒话,这都不行,这多简单的一个事例,是不是重要啊。

高官是一个危险状态 作为副市长一点也不幸福

记者:鸡西市是一个有百万人口规模的城市,您作为这个城市的副市长,您的幸福指数应该比一般老百姓高很多。网上有一些笑话,中共经常采访一些很贫穷的百姓,问他们你幸福吗?被访者回答:幸福,感谢党。请问,您作为一个副市长,您感到幸福吗?

李传良:不幸福。都说高官是一个危险的状态,你看我现在它对我,给我说了这么多虚假的罪名,它为啥薅我呢,不就是因为我在体制内干嘛。所以我说(声明中的)第一个,选择性反腐,想打击谁,必须当地一把手签字,不打击谁就保护谁。所以我说的很现实,我说这些真话大家都面临着,那你会有幸福感吗?肯定不会。不知道哪一天就罗织的罪名,莫须有的,糊里巴涂的,你就违法违纪了,这太可怕了吧?这我说不幸福吧,这是讲从政方面。再一个,所有言论,敢说吗?一个区委书记,就私下说一句话,就抄家了。就这个状态,言论上一点不敢多说话呀,那能幸福吗?家里家外,亲朋好友都跟着遭罪,能幸福吗?所以我非常坚决的说,一点也不幸福。

 

 

《中国房地产报》8月9日报导,几年前,四川巴中规划占地数千亩、并计划投资数十亿元的项目,遍地开花,如今这些项目多处于停工烂尾的状态。其中,规划占地5000余亩的中丹安徒生童话乐园项目、规划5800多亩的盘兴物流产业园项目,均停工烂尾。

在走访安徒生童话乐园烂尾项目时,村民表示:“2013年开始拆迁并征收我们的土地。2014年平整土地并实施开发。一期工程的土地刚平整,甚至安置房项目连个地基都还没挖,就已停工。到现在已经停工7年了。”

据公开的官方资料显示,该项目为巴中市重点文旅项目,以北欧风情文化旅游为特色。

该项目名称为巴中中丹安徒生童话乐园,建设单位为巴中红玺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整个工程分为三期,共占地5800多亩。

当地村民表示,该项目第一期1140亩,占了三个村的土地。其中一个村就涉及500至600人。在这些土地上既有耕地,还有住宅。房子被拆迁后,这些村民只好到城里租房居住。在土地征收时,村民们向政府要相关协议,而区政府的相关部门就是不给。7年过去了,村民们的安置房依然遥遥无期。

村民们说,当时的开工场面红火壮观。曾经搭建很多的临时平板房,而现在也都早已人去楼空。如今,一片由山头削成的宽敞开阔的平地上,杂草丛生,并蓄着雨水。

而开发商红玺文化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石以中,名下的四家公司均已被吊销。

今年6月16日,安徒生童话乐园项目的首个地块92.61亩,已经由巴中汇鑫发展有限公司以每亩116.08万元(人民币,下同),总成交金额为10750万元的价格,取得商业用地使用权,出让年限为商业40年。

巴中汇鑫发展有限公司为巴中市巴州区国有平台公司。《中国房地产报》调查发现,上述地块周边的6个地块使用权,均在近期被巴州区国有平台公司或巴中市国有平台公司的6家公司摘牌,“瓜分”并获得了这些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

至于当地政府国有平台公司的运营模式是什么,土地一级市场如何开发,该报称未能在巴中的官方走访中找到答案。

另一个巴中盘兴物流产业园项目,土地征收以及占地情况,与安徒生童话乐园项目大致相同。村民说:“巴中盘兴物流产业园项目实际征地大约3000亩,而这些土地全是良田。”

据报导,物流产业园已建成的建筑估算有100亩至200亩。但生意萧条,管理混乱。三层建筑除了一层有部分销售建材、汽配、汽车、饲料的门店,其余基本空置。

那大片大片的良田,项目停工后都撂荒了,只有少部分被附近村民重新开荒种了玉米或蔬菜。

据公开资料显示,盘兴物流产业园项目选址于巴州区,规划建设面积8.1平方公里。由巴中盘兴中国西部物流园区股份有限公司开发,总投资150亿元。官方资料显示,项目占地5800亩,分三期建成,一期开发为物流,二期为产业,三期为住宅。

该项目2012年开始征地,2013年开始建设。大约2016年停止继续开发。目前,物流园区实际控制人黄忠义名下多个关联公司业已被注销或吊销。

有当地知情人士认为,该项目停工的原因,与巴中当地某领导调离有关。

据报导,当地行业人士表示,巴中位于成都、重庆和西安三大都市的几何中心,车程均为4个小时。从地理位置看,巴中并不在这三大都市的1小时经济圈之内,无法吸引外来人口到巴中来。从消费群体看,目前低收入人群太多,而高收入人群毕竟是少数。从城市规模看,巴中只能算个四线城市,工业、农业、“菜篮子”都不够发达。没有物如何搞大规模物流?

投资数十亿、侵占上万良亩搞大规模游乐园,物流园等项目,媒体称:“这是盲目举债、乱铺摊子,追求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但中国民众似乎看得更清楚,有网友评论说:“各地方最喜欢这种大干快上的项目了,有业绩,还来钱儿。” “不止这些小地方,全国到处都一样。比如苏州、上海的烂尾项目、荒草覆盖的厂区。”

 

 

近日四川省最贫困的地级市曝出多个烂尾项目,涉及上百亿资金、上万亩被占用的良田。这是贵州独山县举债400亿元留下大量烂尾楼事件之后,又一个被曝光的类似案例,但这在大陆也只是冰山一角。

巴中市是四川省最贫困的地区,但这里却有多处烂尾项目。《中国房地产报》8月8日报导,以其中的两个项目——安徒生童话乐园、盘兴物流产业园为例,各占地5,000多亩,本应该耕种庄稼的万亩良田上,如今却留下了一个烂尾工程。

截至目前,针对这些烂尾项目,当地政府没有任何官方回复。

分析人士表示,巴中是四川省的贫困市,各行业都欠发达,无法吸引外来人口,本地主要是低收入人群,这些大型的项目即使建成也无法发展起来。

巴中盘兴物流产业园项目总投资150亿元人民币,政府2012年开始征地,2013年动工,2016年停工。

当地一位村民说,该项目征用的土地全是良田。目前已经建成的建筑生意萧条、管理混乱,三层楼房的上面两层基本空置。

安徒生童话乐园项目位于巴中市巴州区回风街道办三凤村,当地一位村民说,这个地方2013年开始拆迁并征收土地,2014年平整土地进行开发,但是一期工程的土地刚平整,安置房还没打地基,就停工了。目前的项目现场杂草丛生。

村民说,这个项目占用三个村的土地,涉及了500至600人,土地上原来是耕地和住宅。村民房子被拆迁后,都在租房住;政府征收土地时,村民们向政府要相关协议,但区政府相关部门不给。

据悉,安徒生童话乐园项目的开发公司是红玺文化公司,目前其实际控制人相关联的四家公司都已经被吊销。

在巴中市,类似安徒生童话乐园项目这种征收土地后尚未开工就烂尾的项目,占40%;盘兴物流产业园项目这种未建成导致烂尾的占50%。

此前曝光的贵州省独山县,也是一个严重贫困县,但当地政府举债400亿人民币,兴建了“天下第一水司楼”、山寨版紫禁城的“毋敛古国核心区”、百井楼、中国天洞景区、独山大学城、盘古庄、深河桥抗战遗址景区等,至今烂尾。

大陆类似这种烂尾工程为数众多,包括上述形象工程、产业园区,甚至还有已经预售出去的住宅楼。下方图片显示的是云南昆明、贵州省凯里市、浙江省溪口市的烂尾工程。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