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经济 / 中国民营企业家为何“心如死灰”?

中国民营企业家为何“心如死灰”?

作者:未普 — 已发布 2020-01-02 18:1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1-08 23:42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最近,中国大陆民营企业发生了一连串的政治地震。国企堂而皇之侵蚀民企股权,“新共产风”似乎正铺天盖地席卷大陆。民营企业家人心惶惶,有的退却,有的逃亡。
中国民营企业家为何“心如死灰”?

中国学者邓聿文指出,所谓中国特色的国家治理现代化,即是习近平的新党国体系或模式。(图片来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中国学者邓聿文指出,所谓中国特色的国家治理现代化,即是习近平的新党国体系或模式。(图片来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2019年恐怕是中国民营企业家日子最难过的一年。在美中贸易战和大陆经营环境恶化的双重夹击下,他们的不安全感普遍加剧。为了安抚他们的情绪,中共于12月22日出台《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这个意见提出了不少据称“具有含金量的举措”,如,允许民企进入过去只有国企才能进入的电力、石油等行业,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完善民营企业直接融资支持制度,保护民营企业和企业家合法财产,云云。

可是民营企业家们对这些“具有含金量的举措”,高兴不起来,也安心不下去,按经济学家盛洪在去年底的说法,有的民企老板甚至“心如死灰”。这是为什么?

首先,政府说一套做一套,难以取信。民企这几年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这样的经历:每当民企受到挤压日子难过,中央就站出来说一些支持民企的话,并出台一些措施,然而民企处境持续恶化。2018年9月,“资深金融人士”吴小平发表一通“私企退场论”,在民企中掀起轩然大波,人们认为中央又要搞公私合营了。为此,习近平于11月专门召开了一个民营企业座谈会,称“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还表示:“任何否定、弱化民营经济的言论和做法都是错误的。”

可是,中国民营经济这几年就是被中央的政策“弱化”的!习近平上台以来,重新确立了国企的经济地位,他的“国进民退”的意图和主张,早已是司马昭之心。吴小平等人的否定弱化民营经济的言论,和中央的强化国企、弱化民企的做法及习近平的主张,是高度一致的。下面一些数据即说明民企这些年来是如何被中央扶持的国企蚕食的。

根据中国银行业协会的数据,在非金融企业贷款构成上,民企2012年占52%,2016年则剧降为11%,而国企却在同期从32%增至83%。另外,国资委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05年到2017年,国资委管理的央企资产总额从约10万亿元扩张到了约54万亿元,但在此期间,这些央企的资产回报率却从6%跌至2.6%(美国经济学者拉迪Nicholas Lardy,2019)。这就是说,民企被国企严重挤压,尽管国企越做越大,但盈利却越来越低。到了2018年,民企更是处在倒闭潮中。据网易报道,2018年上半年国内有504万家企业倒闭,大多为民企。

其次,公权力太任性太泛滥,导致民企恐慌。这两年中,中央发了不少文件,涉及民企财产保护的却没有一条真正落实,甚至连追责公权滥用的法定程序都没有颁布。前全国工商联农产商会代表蔡晓鹏在“2019秋季新莫干山闭门研讨会”上表示,不停的运动式折腾,波及了1000多万个经济实体,造成10多万亿的损失;还有国企和政府赖了民营企业10多万亿硬不还。蔡晓鹏认为,中国至今没有建立起让民营企业家免于恐惧的权利的制度环境。

第三,一些民营企业家看透了中共刮“新共产风”的政治盘算,是为避免民企壮大难以控制,威胁中共管治。民企在中国经济中的作用太重要,他们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但中央担心在经济低迷中,民企若大力发展,会形成难以控制的民间经济力量,影响政权势力,才会刮“新共产风”,于是透过安插官员进驻民企董事局的方式控制民间经济力量。不久前宣布退休的联想创始人柳传志今年8月在天津企业家论坛上直言,“中共担心富豪财大气粗,富可敌国,甚或寻求政治上的角色,威胁到中共管治。”企业家们见势不对,只好实行战略性退却。

民营企业家“心如死灰”,就是因为这个政府从来就是说一套做一套,任凭公权力任性泛滥。中共的政治盘算更是让他们心寒。中共担心民企一旦力量壮大会寻求政治上的角色,甚至挑战中共政权,因此用“新共产风”稀释并控制民间经济力量。“心如死灰”的民营企业家们终于看透了这一点。

 

 

中国国进民退越演越烈。中共中央近日印发文件加强控制国企,党员3人以上成立党支部。还要把“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各环节”,要求国企党委书记担任董事长。中国知名民营地产万通集团创办人冯仑近日自爆被退休,每月8千元人民币的退休金。中共外汇管制,最近1家地下外汇交易平台突然倒闭,受害民众将近2百万人,涉及金额超过1千亿元人民币,有人因而自杀。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这几件大事做出点评。

中共加强控制国企,党员3人以上成立党支部

陆媒周日(5日)报导,中共中央近日印发《中国国有企业基层组织工作条例(试行版)》。

内容围绕中共党组织对国有企业的掌控、党员在国有企业的角色,包括“把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各环节”,“坚持党建工作与生产经营深度融合”,“坚持党管干部、党管人才”。

其中规定,国有企业党员人数100人以上的,设立党委;50人以上、100人以下的,设立党总支等,明文规定中共对国企的支配权;正式党员3人以上的成立党支部;正式党员7人以上的党支部,设立支部委员会。

此外,国有企业党委设立纪律检查委员会或者纪律检查委员,党总支和支部委员会设立纪律检查委员。

条例还强调“双向进入、交叉任职”领导体制,符合条件的党委班子成员进入董事会、监事会、经理层。党委书记、董事长一般由一人担任,党员总经理担任副书记。

同时要求:国企重大经营管理事项必须经党委研究讨论后,再由董事会或者经理层作出决定。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表示,习近平希望做大做强国企,也让各派系盘踞的国企能服从自己的领导,与川普的结构性改革要求背道而驰。国进民退,中国经济只会越来越差,一年不如一年。

冯仑自爆“被退休”背后是共产党资本主义

日前,一段题为“2019冯仑风马牛年终秀”的影片在推特上广为流传。短片中,毕业于中央党校、身为大佬的冯仑称,自己已到60岁,一天有一个组织告诉他,“你必须来办手续,你退休了!我一个民营企业,怎么被退休呢?”对方还说他的档案已在人才交流中心,令他颇有感慨,“他强迫你退休,你非得退。”

冯仑说,打听自己能领多少退休金。不料人才交流中心算了算告诉他,每月给8千元。冯仑宣称,连跳广场舞的老太太都看不上。

冯仑在他的“年终秀”中还提到了不少老板被关起来“学习”的事。他调侃道,“去年,有时在吃饭的时候,会有人说某一个哥们找不着了。干吗了呢?成为‘两院院士’,进了‘法院’或者进了‘医院’,找不着了。”

阿波罗网据公开资料报道,1982年冯仑毕业于西北大学,1984年毕业于中央党校。1984年至1991年期间先后在中央党校、中宣部、国家体改委、武汉市经委和海南省委任职。

冯仑2013年担任中国医健联盟主席,中国医健联盟在莆田成立,旗下14家民营医疗机构中有10家是莆田系。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表示,冯仑本来是中共独裁体制内干部,在中共改制中把国有通化市第二制药厂改成了自己的吉林万通药业。这种民营企业和白手起家的民企还是有区别的。中国大陆沦陷后,中共是抢了资本家的财产,变成国有。然后是江泽民首创共产党资本主义,又把国有变成共产党资本家的私产。政经专家程晓农指出,江泽民执政时期,从1998年到2003年,关闭了负责监管国有资产的国有资产管理局,为中共权贵鲸吞国企创造条件。我相信冯仑也是中共党员,和马云、柳传志一样。

中国地下外汇交易平台突倒闭,近200万投资人被坑千亿元,谁造孽?

根据中国媒体报导,最近1家名为「普顿PTFX外汇」的地下外汇交易平台突然倒闭,受害民众将近2百万人,涉及金额超过1千亿元人民币,有会员因为无法接受事实而选择自杀。

2019年12月24日,福建省莆田市1陈姓女子到公安机关报案称:当年2月底至今,她在PTFX普顿外汇平台进行外汇托管交易,但12月19日晚间该平台突然数据异常,所有户头资金亏空,会员无法登入。该平台又于次日发出公告,称数据遭到骇客攻击。

陈姓女子帐面50万元全部亏空,扣除赚到的5万利息,一夜之间亏损了45万元,她只好选择报警求助。此外,在微博上也有人爆料,PTFX普顿外汇平台倒闭,有会员无法接受事实选择自杀。

PTFX普顿外汇平台从2016年开始运作到案发,光是注册会员就达175.9万人,其中缴纳会费的活跃会员172.1万人,涉及中国31个省市和自治区,主要集中在福建、山东、浙江、河北、江苏和四川等地,涉案金额逾1千亿元。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表示,民众有外汇需求,但在中共国,外汇受到当局管制,就出现了地下外汇平台,最后导致200万投资人受害。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