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经济 / 中国民企生存难 又现新一轮“公私合营”

中国民企生存难 又现新一轮“公私合营”

作者:记者张玉洁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19-12-11 03:3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11-30 03:04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中国民营企业随资金紧张的情况加剧,债务违约数量激增,今年以来相继有数十家上市民企转让股权、变更实际控制人,“国资系”也借机大规模“公私合营”。
中国民企生存难  又现新一轮“公私合营”

央企比民企更有先天优势和资金底气,民企无法与其平等竞争。 (Getty images)

公私合营韭菜长在地里,长高了就要被割。中共这个镰刀斧头帮,是割“韭菜”的高手,中国百姓似乎谁也逃不掉被宰割的命运。

最近几年,中国的民营企业成了又一茬被割的“韭菜”,中共政府一直在加强控制及没收民营企业,而且这一两年来又有加速的趋势。根据上市企业披露出的资料,今年以来中共政府、国营企业或国有基金实际已经接管了51家上市公司,而如果算上无法统计的未上市的民企,实际的数量可能要远超51家。

我们回头看看前两年的数据,会明显看出这种增势。2019年,中共政府实际接管或没收的企业是30家;2018年是20家。

中共这么急切地要接管民企,是为什么呢?当然从中共极权统治的特性上来看,中共党一直都在掌管着中国的一切资源、生产和收益。民营企业,当然不会例外,而从眼下的现实来看,是因为中共没钱了,所以敛财的速度必然加快。

上市企业被强管 蚂蚁叫停是信号

在被接管的上市企业中,最近的蚂蚁上市被叫停事件,就是中共政府加强控制民营企业的显着例证之一。在叫停蚂蚁上市之后,中共监管单位随即推出了对金融科技加强监督的新法规。也因此,外界普遍认为,加强监管是北京强化国家掌控民企的手段之一,而另一种手段则是资本参与。

在5月份的时候,中国最大晶片制造商中芯国际发布公告称,国家集成电路基金II及上海集成电路基金II作为中芯南方的新股东,共同注资22.5亿美元扶植发展晶片技术和产品。注资后,中共注入的国有基金取得了中芯国际子公司超过60的%股份。

在美中关系紧张的当下,中芯国际股权上的变化,一来是在应对美国制裁之时,可以帮助中芯国际提供亟需的金融支持,同时,也能把中共对企业监管的手伸的更深更长。

9月份时,河南省洛阳市支持的投资基金和工业机械人制造商赛摩智能公司签约,成为控股股东,洛阳国宏投资集团掌握了赛摩超过20%的流通股,以及近10%的附加表决权。而像这种不需要吃下多数股份,只透过表决权控制企业的协议在中国是司空见惯,中共轻易就可以在企业管理上插上一脚。

而目前这场已经持续一年的新冠疫情,也成了中共加强企业控制权的一个机会,今年一些遭到疫情冲击的企业,以及像是半导体、风电以及制药等这些具有战略意义的公司,都成为了中共接管的对象。

中共对企业的这种管控,也让中国上市公司的股东权益报酬率(ROE)不断降低,已经从2010年的13%下滑到了2019年的7%,从2012年习近平担任中共总书记后,下滑速度加快,看到这种情况,可能不少人会感叹一声,果然是总加速师。

“打黑割韭菜” 中共党的专利

刚才说的还只是上市公司,而近期中共实际接管未上市公司的情况也更加频繁。

两周前,11月11日,河北大午集团董事长孙大午等人被抓走,随后多家媒体报导,该集团28家子公司都已经被中共官方接管。看来此前官方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因为派来接管大午集团的一些人具有企业背景。

孙大午在民间有中国良心企业家之称,但在目前媒体报出的消息说,中共官方称要准备以“涉黑”的罪名起诉孙大午等人。但孙大午干了什么呢?网上流传的一则影片显示,孙大午要求大午集团的医院只管给病人看病,不得以赚钱为宗旨,有多家媒体报导说,孙大午这种提供免费医疗的做法,让当地政府和官办医院非常难堪。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孙大午涉黑”还真是欲加之罪了。

对于孙大午的被抓,有大陆的律师表示不理解,认为个人涉黑就抓个人,接管企业就让人匪夷所思了;但有深谙中共捞钱手段的人士表示,中共用这种“打黑”的手段没收民营企业家的资产早就开始了,并不是这一、两年的新鲜事。此前薄熙来在重庆当政期间,就有大批民营企业家被以“涉黑”罪名抓捕,企业被没收或接管。虽然薄熙来被打倒了,但这种用“打黑割韭菜”的手段却是中共这个党的专利。

中国知名律师陈有西曾说:《刑法》罪名已经发展到450多个,市场经济秩序方面的犯罪罪名,有110多个。现在要折腾一个中国企业家,非常容易。企业家人人都是待罪之身。用公检法剥夺一个企业、一个富人的财富,是分分钟的事。

明天系上百家公司 上万亿资产被接管

像孙大午这样的,是不想和官方利益搅在一起的,但是中共也不会让他们独善其身,找个名目就把企业收为已有了。

而和中共利益互助的企业呢?中共会网开一面吗?

2020年7月17日,中共银保监会、证监会同时公布了对明天集团旗下9家金融机构进行接管的决定,总资产规模超过人民币1.2万亿元。

随后明天集团愤怒发文,质疑监管部门高调接管公司“目的究竟是什么?”。发文中说,近年来监管部门派驻“调研组”进驻各机构进行“贴身监管”,早已剥夺了机构的经营自主权。虽然发文在几小时后就被删除,但仍然震惊各界,因为在大陆,像明天系这样敢公开发表反击中共监管层的做法十分罕见。

根据新财富的数据,截至2017年6月底,明天系已控参股44家金融公司,涉足银行、保险、信托等多个领域,覆盖了金融业全部牌照,其控参股的金融机构资产规模高达3万亿。如果加上其它非金融公司,明天系旗下公司达到数百家之多,但在明天系老板肖建华被中共从香港带走后,旗下的公司已全数被中共控制。

最近的消息是,就在11月23日,中共银保监会官方网站正式对外宣布明天系旗下的包商银行进入破产程序,此前的11月13日,包商银行曾发布了一份减记公告,宣布该行对已发行的65亿元人民币“2015包行二级债”的本金实施全额减记,对任何尚未支付的累积应付利息,大约5.86亿元也不再支付。也就是说,这笔债连本带利都不还了。

外界一直盛传肖建华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派系的“白手套”,控制肖建华、整肃明天系,被外界视为习派与江派权力斗争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在8月份的时候,《中国金融》曾发文称,从2005年以来,包商银行的大股东明天集团通过不正当关联交易、资金担保及资金占用等手段,利用包商银行进行了大量利益输送,致使包商银行被逐渐“掏空”。有银行业人士透露消息说,包商银行其实是“先被分食,然后才宣布破产清盘”。

这是中共权贵“白手套”的下场,富贵一场,但是能不能富贵到头却充满变数,弄不好,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在中共国,民营企业家们,不管是力求清白自保的,还是跟官府合作分赃的,最后都逃不脱被“卸磨杀驴吃肉”的命运。

党支部“吸血触角”无处不在

中共除了借用法律的名义打击、接管企业之外,还会使用独有的中共特色对民营进行管控、收编,那就是在民营企业建立党支部。2019年10月,中共的党报《人民日报》发文称,截止到2018年年底,全中国已有158.5万家非公有制企业法人单位建立了党组织。

根据数据,中国的民营企业超过3,200万家,个体工商户超过7,600万户,民营企业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以及90%以上的企业数量。

这么庞大的群体,显然中共不会任其自由发展,中共只有把“触角”牢牢伸入到每一家企业,才能获得财富和权力上的安全感。

《人民日报》还着重提到了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前列的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它们重视党建工作,并称“把党员培养成高管、把高管培养成党员的‘双培’工程,有助于企业得到快速发展。”

只是当这些企业主,经过一路辛苦打拼终于成为500强后,发现自家企业到头来还是得姓党,不知是何感受?

在2019年9月时,浙江省政府网站发文称,杭州市政府将抽调100名官员,作为“政府事务代表”进驻阿里巴巴、吉利、娃哈哈等100家重点企业,负责政府和企业间的“沟通”,文章还说,这100家重点企业只是派驻官员的“第一批”。

这让外界看到的是,中共不光是在民企成立党支部,而且要直接派人插手民营企业了,这也立即引发了“公私合营”再次上演的热议。

“公私合营”不堪回首

在共产党的经济理论里,私营经济被认为是一个应该被彻底清除的部分。中共夺取政权后,就开始全面实施党纲,仅用了7年时间就消灭了私营部门。

我们简单回顾一下当时的历史:从1951年12月开始,中共发动了一场席卷全国的“三反五反”运动,各地纷纷采取了清算大会、批斗大会等形式,企业家们或是白天黑夜被叫去“交代问题”,或是被带到私设公堂审问,强迫“交代罪行”。在这种腥风血雨中,企业家、小业主、商贩被迫上交了他们的资产,其中也有不少不堪屈辱而轻生的。

根据历史数据,上海从1952年1月末到4月1日两个月的时间,因运动而自杀的资本家平均每天都在10人以上,其中有很多资本家是全家一起自杀。据说,当时上海马路上无人敢走,因为担心突然从空中飞下一人,将自己压死。为什么不选择其它的死法呢?因为如果去跳黄浦江,中共见不到尸体,就会说人是去了香港,还会继续逼迫家属,所以只能跳楼,让中共看见尸体死了心。

当年的上海市长陈毅,每天晚上在沙发上端着一杯清茶听汇报,经常问的一句话就是:“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啊?”意思就是说,今天又有多少企业家跳楼自杀了。

靠着这种明抢、甚至是谋财害命的逼迫方法,几年内,中共在全国全面取消了民族企业家和私有制,将商业收归中共所有。

在1953年到1956年间,中共又对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迫使12万多家私人企业实行“公私合营”,随后在1966年将这些企业全部据为“国有”。

随着私营经济烟消云散,商人这个群体也在中国大陆土崩瓦解了。中国商人在经历了民国时期的短暂辉煌之后,在中共建政后迅速坠入了黑暗的深渊。

公私合营让很多传统企业、品牌消失,存活至今的品牌被中共当局持有,失去了家族传承。也有不少企业在国有化后,产品品质越来越差,失去市场竞争力。另外还有更多大大小小的老字号,因国企经营不善、管理和销售模式陈旧、员工无积极性等各种原因,在1990年代至2000年代倒闭。

移民机构现排队人潮

中共在八十年代,又重新允许私有经济发展,根本原因还是为了稳定中共政权,但中共从没停止过对民营企业的控制。

今年9月1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新时代民营经济统战工作的意见》,这个“意见稿”要求中国大陆的民营企业,包括在内地投资的港、澳工商界人士“听党话、跟党走”,从人才培训、选拔,到业务方向,都要在中共的引导下进行。中共政府对民营企业家的这种高调“统战”,被大多数人认为是中国将重回计划经济的讯号。

就在中共发表“意见稿”后,不少民营企业家纷纷开始了产业转移和准备移民,一些人说,现在真的是不走不行了。

 

 

九月十六日,中共召开了全国民营经济统战工作会议,同一时间,中共中央办公厅下发了一个名为《关于加强新时代民营经济统战工作的意见》,两件事都来源于习近平最近对民营经济统战工作的指示。

这些党八股的文字看了令人头晕,废话很多,实质只有一条,就是要加紧控制民营经济,要求私企老板“做政治上的明白人”。过去四十多年来,民间企业在改革开放大潮中,享受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限度自由的日子,正式结束了。

为什么突然对民营经济关心起来?很简单,中共日子不好过了。日子不好过表现在几个方面:一是内外压力突然加大,这种趋势来得很快,快得有点招架不住。形势不妙,国家经济困难重重,钱袋子空了,就要向私企动脑筋,要私企多作贡献。在国家有需要时,要他们牺牲个人利益,多多为国家分忧。而最终一劳永逸地将私企公有化,全国再回到全民所有制的光辉日子。

二是日子难过了,政府预见社会管控会面临挑战,各种动乱因素突然汇聚在一起,很容易形成连锁反应,造成社会失控的恶果。尽早把私企抓在手里,有什么风吹草动,不致于措手不及。私企占全国劳动人口超过八成,控制了私企就可以有效管制庞大的人口,增加政权的安全感。

三是长远来看,改革开放已走到尽头,国进民退已不符合形势需要了,民间企业不能任其自然生长,要通过公私合营方式,逐步发展到全面公有制的体制。也就是说,对私企的统战,其最后目的是全盘国有化,情况正如解放初期的“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先把私企变成公私合营,再逼退私营的成份,把公私合营变为百分之百国营,完成空手套白狼的大工程。

四是沿用中共玩弄所有制的手法,把全国大大小小私企都“混改”成公私合营之后,将私营的成份挤出去,把企业变成国有,然后再通过股权转让,这样那样的政策运用,把公有制的企业,转化成权贵家族的私人企业。

所谓共产主义,就是如此偷龙转凤,把私人财产化为全民所有,再把全民所有化为共产党权贵私有,这一番财富大转移,共产党已玩得出神入化。

为达到改造私企的目的,中共运用行政手段,全方位侵犯私企的生存空间,对私企老板们进行爱国洗脑,强迫他们接受政府的全面监督,发展私企内部的党组织,插手私企的干部任免,培养私企内部的接班人,干涉私企的经营管理等等。

也就是说,名义上私企还是属于老板的,但中共的干部将介入日常管理,先是建立一种经常性的所谓交流,然后党的力量逐步加强:从听意见变成有意见,从有意见变成有主见,从有主见变成有权,从有权变成大权独揽,如此不消一年半载,私企老板就被边缘化了。既然做老板做到在自己企业内没有话语权,那这老板也只好知难而退,把企业出让给政府,自己拿钱走人。至于拿走的那笔钱,会不会大到与自己的私产等额,那就天晓得了。

外部压力山大,会不会发生战争没有人知道,一旦起战端,内部更不能乱,这是突然要搞民营企业统战的深层原因。而长远来说,私企迟早要纳入公营体系,本来可以迟一点慢慢做,现在形势逼人,只好加紧推行了。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统战大龙凤,把港澳企业都包揽在内,而台企却暂时排除在外。港澳私企在内地都是小企业,港澳又都在“一国两制”版图内,因此先向港澳下手。台湾名义上仍未纳入一国两制,可以暂时容忍,长远来说,迟早也是囊中物。更重要的是,台企都是大企业,有些甚至是高科技关键性企业,不能在人家企业内部大搞统战大动手脚,以免逼使台企纷纷撤离。

这件事对香港蓝营大商家们是一响大警钟。他们在大陆的个人投资,辛苦经营多年的企业,都已纳入中共公私合营的范畴之内。从今以后,被中共上下其手,化为国有企业,不是有没有可能的问题,是时间的问题了。

香港已在“一国两制”的末期,“一国一制”在敲门了,不消几年,香港很快等同大陆一个普通城市。中共的黑手伸到香港,把香港的私企都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慢慢蚕食这些爱国商人的个人资产,这样的日子大概也不会太远了。据说唐英年在大陆有不少投资,美心太子女伍淑清更大赚人民币,看来要预先恭贺他们了。

 

 

9月1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新时代民营经济统战工作的意见》(下文简称《意见》),要求中国大陆的民营企业,包括在内地投资的港、澳工商界人士“听党话、跟党走”,从人才培训、选拔,到业务方向,都要在中共的引导下进行,中共政府高调“统战”民营企业家,被大多数人视为是中国将重回计划经济的讯号。

移民机构现排队人潮

洛杉矶法律从业者、民运人士郑存柱表示,《意见》消息公布当天就有在中国的企业家朋友联系他准备办理移民美国。在中共体制下,商人并非共产党的同路人,郑存柱认为中共中央以统战部名义发布《意见》,但实际上是要加强对民营企业的控制。过去中国内部有工商联和商会作为民营经济组织,但现在这两个组织基本上也全都是由中共中央所控制,中国的民营企业几乎难以存在。

在中共发表《意见》后,不少民营企业家纷纷开始产业转移与准备移民,郑存柱在上海的友人赴移民机构时发现已出现排队的情况。郑存柱说:“在中共发布《意见》后,就有很多民营企业家下定决心要移民、离开中国,虽然他们之前就有考虑要移民,但现在真的是不走不行了。”

中共经济现危机 设新一波割韭菜目标

7月10日彭博社报导《中国开始向公民的全球收入征税》,中共向香港、新加坡等地方工作的中国税收居民发出纳税通知,要求他们上报2019年的收入,引起大量海外华人关注。海外华人担心自己将成为中共收割的“韭菜”(网路用语,泛指被反复压榨、欺骗仍执迷不悟者);此次中共发表《意见》的对象,除了出资人、公司实际控制人、股东,还包括具代表性的个体工商户,以及在中国大陆投资的港、澳工商界人士。郑存柱认为上述这些对象就是中共新一波“割韭菜”的目标,中共将资本家、私营企业通通收归国有。

但郑存柱认为,中共试图控制、收编民营企业并非从近一两年内开始,前一段时间中共政府就开始以“打黑”的方式没收民营企业家资产。郑存柱说:“中共不是用‘法治’的方式去收整民企,而是用‘运动’的方式打击,前几年很多中国本地、本省的首富被抓,将他们经济纠纷中的旧账翻出来,用各种方式去介入私人企业,中国少数的企业家已经被割韭菜了。”

美中贸易战后,中国经济环境每况愈下,民营企业的历史定位又再度成为热议的话题,“民营经济离场论”屡屡被提出。郑存柱认为中共除了找各种理由打击民企,也会用分割股权、建立党支部等方式去收编民营企业,他说:“过去中共搞改革开放,也只是为了拯救崩溃的集体经济,现在经济出现危机,自然会走回头路。”

 

 

综合中国媒体12月10日报导,截至12月9日,有41家上市民营企业因资金紧张、债务危机,变更实际控制人为国资委、地方政府、中央事业单位等在内的“国资系”。

报导称,“国资系”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即在A股大规模购买民企股份。当时,沪指一度跌至2500点以下,由于股权质押爆仓以及正值还债高峰期,很多民营企业出现资金危机。

《重庆商报》12月4日消息,今年11月下旬的股市大跌令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再次爆发,一些上市公司承认已经遭遇强制平仓的风险。

“国资”低成本“公私合营” 民企业绩难改善

报导引述分析表示,当局在A股购买资金链出现问题的上市公司,是因为股东在危机下会积极促成交易,可以低成本收购。收购后,可能进行混改,也可能重组投资其它行业。但是,一些民企被国资入股后,业绩并未得到改善,而且有的国资可能还存在问题。

比如,“莱茵体育”12月9日将其全资子公司“西部体育”和“莱茵小镇”转让给成都文旅集团。这是该公司第二次被国资入股,今年3月该公司将23.95%的总股份转让给成都体育产业投资集团,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成都市国资委,但其亏损情况并未改善,预计今年全年亏损8000万至9800万元,亏损额相比去年预计增加2000万左右。

“华控赛格”从去年至今仍亏损近5000万元,10月11日公告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山西省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山西国投),但国资企业并未说明处理公司亏损和提升企业业绩的具体措施,而“华控赛格”目前还在投入政府的“海绵城市”项目。

“华鼎股份”今年1月份被浙江省和义乌市的国资公司“新兴动力”和“义乌金控”入股,但今年10月,公司被警告因业绩问题存在退市风险,一度连续4个交易日跌停。还有“亚宝药业”,去年7月份计划将7355.61万股转让给江西国资旗下的江旅集团,但在交易中,国资“江旅集团”的资金迟迟未到,结果发生因抢公章而伤人的事件。

今年中国民企亏损加剧 困境重重

今年中国民营企业的亏损情况继续加剧。2019年前三个季度,高达329家非金融上市民企亏损,比去年同期增加93家;亏损非金融上市民企占全部非金融上市民企的12.83%,比去年同期增长3.63个百分点。

经济学者刘凯12月1日分析,中国民企不是在市场中生产,是在计划中生产,其资源和利润都被政府(中共)计划,随时可能被剥夺。

中国媒体引述业内人士透露,金融机构发放资金的主要对象还是国资,对民企,尤其是中小民企并不积极,民企融资难、经营成本高、在获得生产资源和生产项目方面都无法与国企享有平等机会,一方面资金不足,即使在有资金的情况下也可能受到地方政府的排挤和打压。

法广11月份曾引述分析表示,中国民营企业承担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和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但民营企业信心不足,一方面中共政策偏重国企,另一方面在“党管一切”的情况下,民企还要设立“党支部”和“政治学习”,这些加上经济增长放缓,民企的境况会继续恶化。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