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经济 / 中国失业潮席卷高科技行业

中国失业潮席卷高科技行业

作者:孙瑞后 — 已发布 2020-01-02 18:5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1-10 18:43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阿波罗新闻网
今年大陆28个省市都出现了违约企业,违约债券数量占比超过5%的地区包括北京(13%)、江苏(10%)、辽宁(10%)、浙江(9%)、山东(9%)、上海(7%)、安徽(6%)、广东(5%)、山西(5%)。中国大陆失去了世界工厂的地位,大量外企迁出,出口贸易萎缩,国内消费又无法支撑如此庞大的经济体,习近平的强国梦成了“无源之水”。
中国失业潮席卷高科技行业

习近平“中国梦”成幻梦(来源:阿波罗新闻网)

来源:阿波罗新闻网

有知情人士披露,中国建筑业失业率高达60%。对中共的“中国梦”,旅美学者何清涟表示,现如今的大陆状况,习近平的强国梦成了“无源之水”。2020年,中国房企开始进入偿债高峰期。另外,2019年陆企违约逾1400亿遍及28省,北京最多。近六千家P2P平台爆雷,波及270万投资者。2020年第1天,中共人行宣布全面降准,释放资金8000多亿元。

习近平“中国梦”成幻梦,中国人在失业大潮中迎来2020

美国之音报道,2019年最后一天,当习近平在新年贺词中自豪地说,中国人均GDP“将迈上1万美元的台阶时”,北京一家建筑公司的前项目经理、37岁的黄先生只想讨回他1万多人民币的失业补偿金。

黄先生来自河北,在建筑行业已经做了十多年。去年7月,他和一家公司签了一年的劳务合同,可是不到半年,公司就以效益不好为由让他走人。

他说:“这几个月没活儿,让我歇几个月,说等有活了再用我。我也同意了,但这几个月你得给我补偿金啊,”

中国缺乏可靠的就业和裁员数据,黄先生认为,他所在的建筑行业里,失业率高达60%。“到处都是没有工作的人,很多人都在啃老。”

“中高档小区,且不说就业情况,小区里捡垃圾的人越来越多,是业主捡垃圾,不是职业回收的。从起初的6、7个发展到20多。”

百度指数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在百度上搜索“找工作”的人数激增,远超过去八年来的平均值,去年4、5月间达到峰值,突破50万次。

2018年,中国国家统计局首次正式发布的城镇调查失业率在5%左右。今年9月,官方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增长为5.2%。学者对此普遍持怀疑态度。

旅美的中国政治经济学者何清涟质疑说:“目前有几百万民工已经回到农村,没有工作,全年的800万大学生就业十分困难,这个调查失业率和去年居然持平?”她说,受美中贸易战影响,2019年中国对外投资金额比2018年下降了50%左右,外汇储备急剧减少。更重要的是,中国失去了世界工厂的地位,大量外企迁出,出口贸易萎缩,国内消费又无法支撑如此庞大的经济体,习近平的强国梦成了“无源之水”。

2019年企业违约逾1400亿,遍及28省,北京最多

今年大陆企业债务被业界称为“全面违约”,涉及众多行业,违约债券数量接近180只,金额超过1400亿元,遍布28个省级行政区。民企违约最多,但国企引发的震动更大。

大陆媒体12月31日报导,今年大陆企业债券共有178只违约,涉及金额1424亿元人民币,被业界称为“排山倒海、触目惊心”。今年的企业债违约数量与2014年相比增加了逾6倍,违约金额是五年前的10倍多。

今年大陆28个省市都出现了违约企业,北京是违约债券数量最多的地区,其次是江苏和辽宁,江苏连续多年是违约“大户”。

大陆近六千家P2P平台爆雷,波及270万投资者,金额达306亿美元

大陆自从2012年解禁金融市场管制后,P2P平台逐年增加,2015年就达到逾6000家。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导,最新的数据显示,从高峰期至今年9月份,大陆有近6000家P2P平台爆发违约、负责人卷款潜逃或停止营运,波及270万投资者。涉案金额达306亿美元。

另据大陆网贷之家的消息,从去年11月份开始至今,云南、河北、四川、重庆、河南、山东、湖南、甘肃等八省市宣布关闭辖区内所有网贷平台。

上万亿!中国房企明后年进入还债高峰

2020年,中国房企开始进入偿债高峰期,按照华泰证券的统计,当年有4300亿境内债券待偿,下半年开始进入偿债高峰期,连续6个季度到期量超过1200亿元。2021年则有6200亿元待偿,房企债务违约受到关注。

据不完全统计,剔除提前兑付和回售因素,目前有14家房企,2020年的到期债务规模超过100亿元。

根据上市房企2019年半年报数据汇总统计发现,80家上市房企有息负债总规模为6.61万亿元,较2018年年末上涨10.45%。其中,有息负债超过千亿元房企达到20家。

中国老百姓已经体会到经济下行的压力

失业无疑是中国人年底的热门话题,“你被裁了吗?”成了同事间开玩笑的问候语。互联网上哀鸿遍野。

“昨天公司倒闭了。年底了不好找工作,呆在出租房里不敢回家,不想让父母担心,冬天冷又感冒了,唉,都年底了怎么这么不顺啊!”

“2019最后一个月里我失业了,老板卷款跑路,工资没发,因为合同并没有解除,所以想领失业金也不可能,去劳动仲裁只给你一个字,等!”

“2019就像坐过山车一样,毕业,就业,失业,再就业,再失业!……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已经换了两个工作,至今一事无成。”

“我在北方18线小城市有个亲戚,42岁,今年年初失业至今,打零工中,一个月只有1000多,但他有积蓄。一线城市有一家亲戚,两口子50多岁带一个上中学的孩子,三口人回爸妈家啃老。”

过去几年中,经济下行已经导致中国不少工厂和建筑工地停工。2019年这股寒流也波及中国大陆的白领和中产。

“国内IT论坛,V站(V2EX的简称,一个类似“知乎”的中国程序员聚集的网站)职场板块裁员问题霸板,之前都是晒Offer,比收入。”

2019年在百度上搜索“找工作”的人数激增,远超过去八年来的平均值。

百度指数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在百度上搜索“找工作”的人数激增,远超过去八年来的平均值,去年4、5月间达到峰值,突破50万次。

2018年,中国国家统计局首次正式发布的城镇调查失业率在5%左右。今年9月,官方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增长为5.2%。学者对此普遍持怀疑态度。

“目前有几百万民工已经回到农村,没有工作,全年的800万大学生就业十分困难,这个调查失业率和去年居然持平,”中国政治经济学者何清涟质疑说。

通过比对美中两国的PMI(经理人采购指数)、GDP增速等经济指标,何清涟指出,官方的统计数据有水分。

“中国失业率非常严重,”她说,“中共国家总理李克强每隔个把月就要谈一次稳就业问题事实上,最近又在国务院谈,要把失业当作重要的事情来抓。”

尽管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新年贺词中把国家形势描绘得一片大好,还用时髦的“硬核力量”形容民众的爱国主义热情,但是何清涟说,如今看来,习近平2012年提出的“中国梦”不过是一场幻梦。

她对美国之音说,受美中贸易战影响,2019年中国对外投资金额比2018年下降了50%左右,外汇储备急剧减少。更重要的是,中国大陆失去了世界工厂的地位,大量外企迁出,出口贸易萎缩,国内消费又无法支撑如此庞大的经济体,习近平的强国梦成了“无源之水”。

一天前,美国杂志《外交政策》发表的全球经济展望指出,大多数主流预测认为,2020年全球经济会出现增长,但这种积极愿景会被中国经济的不明前景、债务问题和贸易紧张关系蒙上阴影。

“猪肉都30多(一斤)了,”北京那家建筑公司的前项目经理的黄先生说。

说到新年愿望,黄先生说,2020年他只想找份稳定的新工作,再继续和前东家打官司。

“我从来没走过‘劳动法’,我也试试《中国劳动法》到底管不管用啊,”他对美国之音说。

 

 

大陆媒体12月31日报导,今年大陆企业债券共有178只违约,涉及金额1424.08亿元(人民币,下同),被业界称为“排山倒海、触目惊心”。今年的企业债违约数量与2014年相比增加了逾6倍,违约金额是五年前的10倍多。

今年大陆28个省市都出现了违约企业,北京是违约债券数量最多的地区,其次是江苏和辽宁,江苏连续多年是违约“大户”。另外,今年新增企业债违约最多的五大地区分别是江苏、山东、安徽、北京、青海,违约金额共计476亿元。

今年发生债券违约的企业涉及众多行业,包括制造、建筑、化工、采掘、批发零售贸易、机械设备、房地产、交通运输、仓储、金融、保险、社会服务、有色金属、食品、农林牧渔、电子、计算机、电气设备、服装、轻工、汽车等。制造业等实体经济违约规模最大。房地产行业今年首次出现违约,最受关注,违约债券数量共15只。第一家发生违约的上市房企是新昌集团,12月30日在港交所被摘牌。从房企的有息负债规模来看,超千亿的有20家,其中恒大、碧桂园和融创的有息负债均超过3000亿元。

今年大陆三大房企——万科、恒大、碧桂园都出现裁员潮,裁员人数总计近2万人。房企为了维持销量纷纷降价,但上市房企今年前三季度亏损的占20%,利润下滑的占44%。2019年是房企还债高峰期的开始年份。境内债券2019年至2022年的到期金额分别为4240亿元、4316亿元、6212亿元和3764亿元。海外债2019年至2021年的到期金额分别为237.57亿美元、297.86亿美元和316.38亿美元。明年到期债务规模过百亿的房企有14家,最多的是万科600多亿,其次是恒大、万达和碧桂园,均超过300亿,还包括绿地、绿城、龙湖、新城、融创、世茂、雅居乐、泛海、龙光、新湖中宝。

今年发生违约的企业债中,民企占86.3%。光大证券的分析师表示,发债时政策宽松,还债时政策收紧,令民企出现资金困难,尤其是中小民企最“受伤”。但央企和国企的违约事件引发的震动更大。比如,央企北大方正被称为今年“最大的雷”,12月初发生20亿元境内债券违约,宽限期仍未能偿还本金,再次延展期限;其30亿美元债大跌,与债权人沟通后才避免了交叉违约。呼和浩特市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券“呼和经开”是首只违约的城投债,虽然违约两天后兑付部分金额,但市场普遍认为大陆城投债不再安全。天津物业集团的12.5亿美元债违约,使其成为大陆20年首个境外债违约的国企。

违约的企业中,不乏大型企业,比如康得新、东方园林、中民投、中信国安、精功集团、辅仁药业、西王集团、东旭光电、北大方正等。一些企业多只债券违约,比如丰盛集团11只、精功集团11只、国购投资10只、胜通集团9只、西王集团7只。

 

 

2019年12月10日至12日,被官媒称为“定调2020年经济工作”的中共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如同去年底的中共经济工作会议一样,这次会议继续强调“六稳”,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

了解中共的人都知道,中共要稳什么就意味什么不稳,六稳其实就是六不稳。稳就业,就意味着就业不稳。

就业不稳到什么程度?

有深厚官方背景的大型投行中国国际金融公司(CICC) 2019年7月的报告指出,自去年7月以来,中国仅工业就业人数就减少了约500万。

据党媒新华社12月24日报导,中共总理李克强近日签批了“关于进一步做好稳就业工作的意见”,要求将稳就业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要求企业规范裁员行为,以六项重点措施防范中国爆发“规模性失业潮”。这就是说,中国近期有可能发生大规模的失业潮!

近日微信上热传的“互联网公司新一波裁员开始涌动,年关难过了”一文在充分印证了这一点。

贴文说:“百度无人驾驶部门大面积裁员,比例不详,原因是没有厂家愿意量产。

腾讯PCG将开始大规模人员优化,比例30%,中高管采取聘任制,一年一签。

字节跳动某些部门开始找应届毕业生谈话,估计是先从应届毕业生开始优化。

滴滴年终奖年后发,绩效越高的人奖金越多,C可能没奖金,高管里10%不合格的直接淘汰。

哈罗全面冻结明年新增CH(仅个别项目除外),带不出业绩的干部要淘汰。未来要加大绩效占员工收入的比重。

携程上海总部裁员30%,赔偿N+1,年终奖2月底发。

神州优车已经开始裁员,HR直接到工位宣读辞退通知,强调单方面解约,员工不服可以去仲裁。

瓜子年底估计裁员30%,租车、车后等个别部门裁员50%。

苏宁北京研发中心裁员,有的部门裁员达到70%,赔偿N+1,现场结账,只剩下十几个技术。

Vipkid裁员15-25%,没有年终奖,今年年会取消。

马蜂窝裁员40%,且没有年终奖。

唯品会裁员,有赔偿N+1,大部分没有年终奖。

去哪儿从应届生下手,花式裁员,不给赔偿。

宜信12月已经开始裁员,门店是重灾区,外包技术被优先砍掉,总体比例25%,今年也没有年终奖。

水滴筹开始裁员,包括一些新招进来的员工,且没有补偿。

蔚来汽车发薪日调整,延后8天,且已经裁员千人。

快手游戏部门、360都传出裁员消息,比例不详,据说360年前会走一大批。

另外根据猎头说,前几年高歌猛进的互联网业从去年开始就已经踩刹车了,包括猎头都转行开始卖保险了。”

相关的重磅消息还有:

2019最后一天,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向员工和客户发表新年贺词。他在致辞中称,生存将是华为2020的第一要务,10%的主管面临淘汰。“铲除平庸干部,祛除惰怠员工……干部队伍要保持10%的淘汰率。”

此外,徐直军还透露一些支持甚至运营部门将会被合并或者缩小规模。这意味着华为将会进行更多裁员。

同一天还有消息称,此前被苏宁收购的龙珠直播有不少部门被解散,其北京研发中心中有部门裁员比例达到70%;苏宁物流集团裁员比例30%,大量的项目转外包;苏宁小店也在大量关闭门店的同时出现不同比例的裁员。

此前2019年9月有报导称,据苏宁体育员工透露,公司已有近20%员工在9月底办理了离职,原本550人的团队被精简到不足400人。

可见至2019年底,规模性失业潮可以说已经逼近,甚至已经开始涌现。

中共之所以专门下文要求各地要第一时间处置因规模性失业引发的群体性突发事件,防止矛盾激化和事态扩大,说明大规模的失业潮已经成了它的心腹大患。试想,大规模失业潮的出现势必引发各种群体性事件,进而造成社会动荡,直接威胁到中共的统治,甚至成为导致中共倒台的导火索,中共能不为之心惊肉跳吗?

自前年底以来,中共虽然一直将稳就业置于六稳之首,采取各种强制性措施保就业,但能不能保得住却是另一个问题。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一个国家的就业状况直接取决于经济增长的速度。中央社引述中共国家发改委旗下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祝宝良曾表示,中国如要基本满足每年800多万大学毕业生、300多万左右农村居民到城市的就业需求,GDP增速必须保持在6%左右,否则情势就将恶化。而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表明,去年中国GDP增速已降至近30年最低。中国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去年11月27日发表内部演讲预测,2020至2030年,中国GDP增速将陷入“保四争五”,未来十年,中国经济的平均增长不可能超过5%,“保四”都需付出很大努力。在这种背景之下,中共要避免大规模的失业潮几乎就是天方夜谭。

不难想像,跨入2020年,扑面而来的规模性失业潮势必让中共坐卧不宁寝食难安。

 

 

虽然中国地方政府债被认为是今年的主要经济危机,不过英国牛津大学中国中心(University of Oxford China Centre)研究员George Magnus指出,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以及预期贸易战短期内不会结束,就业已成为北京当局最担心的问题,中国在未来几年内,恐失去数百万个工作机会。

据《自由时报》报导,《金融时报》1月2日刊出英国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研究员Magnus的专文。文章指出,北京当局最担心的经济问题是就业。

在中国经济环境上,Magnus表示,展望新的10年,中国将面临的挑战包括金融稳定、快速高龄化和重新刺激生产力增长。而如何应对经济增长放缓,是处理上述挑战的关键。

Magnus称,虽然北京可能接受略低于6%的经济增长率,并在货币和财政政策上保持谨慎,但当局仍然借助降准释放资金扶持小企业,以及挽救国内银行免于倒闭。

但是Magnus认为,中国当前的状况难以持续,不仅未来几年的经济增长,几乎肯定不会达到6%,并且中国在投资、出口和房地产领域的增长也近乎停滞。尽管消费者支出仍然有所上升,但是同时也在承受债务增加、就业增长放缓的压力。

报导称,在就业方面,中国城市地区的就业增长,在截至2012年的10年间每年约超过4%,但这一数据在过去几年已经降至2.5%。此外,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自2014年以来,中国的工业和建筑业已失去近1700万个工作岗位,过去两年的降幅约年减6%。

文章还指出,虽然中国服务业工作的需求,以每年约3%的速度增长,使劳动力市场保持稳定,但是由于服务业工资低、工作环境不安全,以及生产率低下,该行业的增长也将持续放缓。并且,在教育程度上,劳动力和职业间技能不匹配的现像也日益严重,中国只有不到40%的劳动力完成了中等教育,而完成大学教育的劳动力略低于20%。

中国外部也面临贸易战问题。Magnus表示,基于贸易战可能仍会持续一段时间,而美国和欧盟商会的报告都指出,很大一部分外企已将供应链迁出中国,或者正在考虑迁出中国。与此同时,供应链迁移又是漫长、昂贵的过程,预计中国在未来几年内,恐失去数百万个工作机会。

Magnus说,就业增长在2019年就一直是北京当局的重要议题,但是如果就业机会因为经济环境等因素进一步下降,将使中国难以在刺激经济高速增长,以及债务去杠杆行动间维持平衡。

 

 

“那是你的事”、“你不懂行吗”、“我们这里不是国企”、“没有什么不尊重你工作”……

这两天,因为要求设计师在一天之内作出“100张小年图”和“50张明天的早安图”供挑选,相关聊天记录在网络疯传,深圳飞跃旅行创始人王小琴成功出圈,成为2020年“第一位网红”。

据大陆媒体报道,该公司董事长贾某回应称“这很正常,去与留取决于员工”,目前两位设计师已经提出离职。知情人士称,因为设计师把聊天记录传播出去,飞跃旅行拟告其侵犯名誉权。

移动互联网时代,海报成为很多公司的宣传工具,也成了大家戏谑的对象。比如,做了好几款海报给甲方挑选,最终被选中的往往还是第一款。这样的段子不但折射出设计人员的无奈尴尬,也暗示出当下海报“过剩”的现象。

王小琴获封“海报女王”,也有些戏谑的意味:一天100张海报不但根本没有必要,对一个设计师来说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按8小时工作计,四五分钟就要做一张海报出来。难怪很多设计师抱怨,即便是从网上下载都没这么快。

事出反常之下,另一种解释就浮出水面:所谓的一天设计100张海报或许只是领导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不排除故意刁难设计师,逼迫设计师辞职走人的意图。事实上,在群聊中,双方很快就谈到了这一问题。设计师提出:“如果是对工作能力不满,可以按照合同和劳动法通知我办理离职。”该公司另一位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要求一天做100张海报很正常,“去与留是员工自己的事”。

设计师受不了这种刁难主动辞职与公司按照合同法解除合同,显然是不一样的,尤其是赔偿上。让设计师“主动辞职”,看起来,既能顺利裁员,又能节约一笔赔偿金。

这种小心思背后,可能是一个企业在经营上面临着困难,也可能是公司业务调整,必须清退设计师。但无论如何,这种“斗智斗勇”都是非常悲哀的。

它反映出劳动者在就业市场所遭受的双重困境。在专业上,面对一个不被理解的上司(认为员工完不成工作“那是你的事”);在工作环境上,又遭遇不合理要求(你可以一直加班呀)。

“王小琴要求做100张海报”看似只是一个极端现象,但类似的情形却有一定的普遍性。这两天大陆网站上有一个图片,显示某公司年会奖品是“一次免被裁员的机会”……

裁员是市场经济条件下最正常的现象,本身可能无需扯到道德的高地上。但这并非对裁员的正常性没有要求,对当下的社会环境来说,该建立何种“裁员伦理”或许值得讨论。对公司来说,尽量按照劳动法办事,是你必须遵守的义务;而对员工来说,在守护自己作为劳动者权利的同时,尽量保持微笑不对前东家出恶声,也算是体面的分手。

在引发舆论关注后,不少网友发挥“聪明才智”,以王小琴简历照片为素材创作了不少表情包,包括“转发这个王小琴,你将收获100张图”、“你们还有闲工夫聊条,新年海报做完了吗?”,引发网络狂欢。吐槽很嗨,也是对职场人权益的迂回“撑腰”。

裁员,真不能这么个“裁法”。

 

 

此前中国总理李克强着重对就业问题表态,也引发外界对中国失业潮的关注。失业潮席卷各行业,近日的消息表明,互联网公司新一波裁员潮开始。

1月8日,中国互联网公司360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发文透露,今年360公司年会将特等奖定为“免裁券”。从其发布的图片来看,免裁券视同“免死金牌”,获得“免裁券”的员工可“抵消一次裁员”,有效期为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

该消息引发了舆论热议,认为360今年将会大裁员。

360官方回应称:没有裁员计划,今天的是幽默,实际上是为了鼓励创新,大胆试错。

对此,中国民众评论表示,有券也没用;免一次可以裁两次;电视剧里有免死金牌的,最后都没好结果……

前不久,“怎么才能把裁员说的清新脱俗,还能在网上赢得一片喝彩?”的话题,引发广泛讨论。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裁员潮在互联网公司中蔓延,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2019年的年初,京东宣布将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滴滴宣布要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逾2000名员工。到了年底,网易、华为等公司的裁员事件,更是引发全网关注。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2019年,京东裁员8%;滴滴裁员15%;OFO裁员50%;科大讯飞裁员30%;腾讯裁员10%;华为停止社招;阿里裁员优酷团队;联通强制提前退休;美团(上海点评技术部)裁员50%;苏宁裁员10%;知乎裁员20%;36氟裁员30%……同时,趣店、58到家、人人车、滴滴、唯品会、锤子科技等也有裁员消息传出。

刚进入2020年,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新年致辞的时候表示,“2020将是华为最难的一年”;“2020年华为的目标是要活下去”,所以华为在2020年将会继续实行裁员计划,预计至少10%的主管会被淘汰!

中国互联网公司曾经是最赚钱的行业之一,近期一篇《互联网公司新一波裁员开始涌动,年关难过了》的报道说,有多家知名互联网公司准备大规模裁员。

据自由亚洲电台1月8日报道,有北京民众表示,中国目前经济形势的急剧下滑和沉重困境,政府一方面靠印钞票和涨价来抢夺大众财富,一方面对民营企业压榨,企图以此缓解经济危机,但这会一时凑效,不会一直凑效,更大的危机还是会逼近,百姓日子只会更加的难熬。

江苏外企退休高管齐先生说,中国民营企业解决了八成的就业人口,但掌握财政资源的政府行政部门,人数越来越多,政府部门更应该裁撤及裁员:“宣传还是高、大、上,第一个宣传部门没有一刀砍掉,这些都是闲人,有庞大的队伍。我也没有听说这个集团内很多岗位撤掉。另外,国家维稳费,我看没有减少,到处都在增加。还在不断增加成本。如果大批的人已经失业了,应该裁减不必要的部门。”

半个月前,中国总理李克强签批的《关于进一步做好稳就业工作的意见》提出,要将稳就业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对于进行经济性裁员的企业,指导其制定和实施“职工安置方案”,全力防范化解“规模性失业”风险,全力确保就业形势总体稳定。

中国官方上述举措,凸显中国就业形势严峻,大规模失业潮出现。

财经分析人士认为,2019年初以来,中国经济下行导致许许多多的企业裁员,种种原因导致大量的企业裁员,有些企业本身就难以存活下去,失业潮是必然的。官方的通知反映了失业潮已经出现,人们失去工作之后,各种不满将越来越多,必然会导致群体事件发生。

官方智库中国社科院2019年12月23日发布的《社会蓝皮书:2020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显示,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和中美贸易摩擦影响持续发酵,周期性、结构性、摩擦性因素叠加作用,中国就业局势变数和压力都在增加,各种风险集聚。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