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经济 / 中共两会看点:财政赤字是否会货币化

中共两会看点:财政赤字是否会货币化

作者:大纪元记者刘毅报导 — 已发布 2020-05-17 21:3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5-26 06:42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在中国经济遭到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重击之后,中共一直在为怎样提振经济苦恼。日前,有中共体制内人士提出财政赤字货币化,不过此举遭到了很多经济界人士的反对。而中共是否推行财政赤字货币化也将成为中共两会看点之一。
中共两会看点:财政赤字是否会货币化

中共病毒重创中国经济。图为2020年2月5日空荡荡的北京街景。(GREG BAKER/AFP)

中共病毒重创中国经济。图为2020年2月5日空荡荡的北京街景。(GREG BAKER/AFP)

 

武汉肺炎疫情冲击经济令北京当局决定发行特别国债,而财政赤字货币化的讨论并未停息,学者指着违反《中国人民银行法》。5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提到将修改《中国人民银行法》。

港台时间5月25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听取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报告披露,今年将制定长江保护法、乡村振兴促进法、期货法、海南自由贸易港法、出口管制法。修改专利法、反洗钱法、中国人民银行法、商业银行法、保险法等。

此前在5月22日上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今年财政赤字率拟按3.6%以上安排,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时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上述2万亿元全部转给地方,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

抗疫特别国债发行期限以10年期为主,与中央国债统筹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利息由中央财政全额负担, 本金由中央财政偿还3,000亿元,地方财政偿还7,000亿元,抗疫特别国债收支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管理。

早在3月27日,中共政治局召开会议就曾提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以及发行特别国债。

独立智库天钧政经发文《解读两会 发特别国债又想赖账?》指出,特别国债是财政收入不够时而发行用于特别事项的债,其未来偿债抵押物是未来财政收入,问题是如果财政收入够用,还用得着发特别国债吗?出钱买特别国债的是谁?如果是中国央行,那么就是无锚印钞。如果是银行或者市场交易就不算。但是实际情况可能不止这么简单,最后可能是国有商业银行出钱买债券,中国央行又以各种货币工具把这些债券拿去抵押提供流动性给商业银行,那么本质上和无锚印钞是一样的。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发文指出,财政赤字货币化往往意味着政府治理体系的崩溃,意味着政府行为没有法定的财经纪律约束,意味着政府可以无限度进行举债并通过发行钞票来享受铸币税和通货膨胀税。因此,允许财政赤字货币化就允许政府行为无纪律化,就会导致政府行为的失去规范,导致并意味着政府能力的崩溃和治理体系能力的崩溃。

5月14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撰文直言,不需要采取央行直接购买财政部债券的方式,推行财政赤字货币化违反《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中国人民银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和其它政府债券。

姚洋认为,央行直接购买财政部的国债是不合法的。所以,推行财政赤字货币化这项措施在法律层面就被否定了,推行财政赤字货币化违反法,除非把法律给修改了。

现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将修改《中国人民银行法》,是要为财政赤字货币化铺路?

 

 

中共日前推出关于“市场经济改革”的万字文件,有报道称,中共面临内外夹击,往往中共遇到困难,改革呼声就会出现。海外政经观察人士王剑认为,中共最新文件暴露中共遭遇三大困境。

万字长文吹“改革”

周一(5月18日)晚间,中共推出关于“市场经济改革”的万字长文,涉及民营经济、资本市场、房地产税、利率市场化等议题。

文章提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出现变化,中国市场体系还不健全、市场发育还不充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没有完全理顺,还存在市场激励不足、要素流动不畅、资源配置效率不高、微观经济活力不强等问题,经济发展仍存在不少体制机制障碍,需要深化市场化改革,扩大高水平开放等。

路透以“内外夹击下中国加快市场经济体制改革 两会或释放方向性信号”为题报道,称中共往往在经济遇到困难的时候,就会出现改革的呼声。

中共官媒《中国基金报》则以“重磅”为题加以报道,称这是中共中央放的大招,信息量巨大等。

中共遭遇三大困境

海外政经观察人士王剑在5月18日的财经观察节目中表示,中共的最大的特点就是善于用语言掩盖并强化一些东西,其中传达的信息就是中国经济遇到了困难。

王剑分析认为,中共最新推出的这份文件,内容空洞无物,但却暴露出中共目前遭遇到三个重大困境。

第一个困境,是中国经济正在失去活力,这是最大的问题。王剑举例说,中国长江以北的地级市,消费需求相当疲弱,晚上夜市基本没人光顾。

王剑指出,中共最擅长的事情是控制需求,中共自建政到上世纪80年代,物资都非常匮乏,百姓缺衣少食,中共当时采取了定量供给的制度,发粮票、油票、布票等各种票,限制百姓的消费。限量供应、定量供应,是中共玩的最熟练的事情。但目前出现的问题正好相反,不是供应不足,而是需求不足,这给中共带来的挑战很大,因为中共只会控制需求,不懂得刺激需求。需求不足对经济的影响非常大,没有需求的经济,整个都失去了动力,失去了活力。

第二个困境是,过去十年中国经济累积的问题到了今天演变成了一个个大雷,这些雷只要一炸,中国经济就会“血流成河”。这些大雷都不可能一次性解决,只能控制它,不让它恶化,所以,目前在中国经济的头顶上悬挂着一个个非常大的雷,这些雷都不能碰,要非常小心,不能让它们爆炸。比如中国的房价,那么高的房价,这是一个大雷;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也是个大雷,还有人民币汇率,货币供应失控,等等这些都是大雷。

王剑表示,在这次疫情当中,几乎所有的央行不断推出各种救助和刺激政策,像美联储,日本央行,欧盟央行,都是这样做的。但中共的央行几乎没有动作,因为到处都是雷,根本动不了,都被这些雷绑着。

第三个困境是,中国经济近十年积累的一些家底被迅速耗尽,随之而来的就是各个领域不断出状况,麻烦天天有,天天都在救火。这说明什么?说明以前当经济家底较厚的时候能镇的住的问题,现在统统开始往出翻。

王剑表示,中国所有的问题以前是用经济增长掩盖住了,但问题实际还存在,而且变得越来越严重。但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以后,许多问题都盖不住了。

王剑表示,中共最新推出的“经济改革”文件,反映中共施政的有效性正在丧失,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出现问题。

王剑说,中共权力来自暴力,但持续执政必须获得人民的授权,这是政权的合法性基础。中共政权一直没有获得人民授权,一直是专制政体,这时中共骗人民说,它改善了人民的生活,发展了经济,人民的日子越来越好了,所以它的执政具有合法性,这是中共的逻辑。但现在中国经济出现滑坡,而且没有复苏的可能,中共这个逻辑就说不通了,也就是说,目前,中共执政的合法性连一个骗人的理由都不存在了。

 

 

中国财政部和中国央行历来存在部门之争,在武汉肺炎疫情影响导致财政收入大减、需发行特别国债的情况下,财政赤字货币化更激起热议,央行的高级官员开始表态。

武汉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日益显现,在一季度GDP同比增长为负值之后,二季度的经济更令各界关注。即将来临的中共政府“两会”,市场非常关注全年财政政策的力度。这不仅体现在财政赤字率的高低方面,也体现在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和抗疫特别国债的具体规模方面,以及财政资金的具体投向也是观察重点。

财政赤字率是指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中国去年财政赤字率是2.8%,今年市场普遍预计将达到3.5%左右,这将是中国财政赤字率首次突破3%的心理防线。

5月18日,中国财政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武汉肺炎疫情给财政收入带来的压力不减,今年前个四月延续同比两位数的下跌幅度:1-4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2,133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下降14.5%。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8,522亿元,同比下降17.7%;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33,611亿元,同比下降11.5%。全国税收收入53,081亿元,同比下降16.7%;非税收入9,052亿元,同比增长1%。

中国财政部部长刘昆此前撰文称,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仍在加大,疫情对财政收入增长带来了巨大冲击,预计2020年全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将低于上年。通过适当提高赤字率、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等,应对经济运行中出现的短期冲击和挑战。

5月18日,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撰文《关于财政赤字货币化之我见》。文章写道:“财政赤字货币化”本质是政府在财政入不敷出的情况下,不是通过“借钱”(如向市场发债)的方式来为其财政赤字提供融资,而是靠自己“印钱”来为赤字融资。这里说的“印钱”,即政府指定央行“印钱”,具体形式可以是让央行永久性地持有政府发行的债券。更直白一些的“赤字货币化”推崇者认为,这些发给央行的债是不需要还的,政府也事实上不需要付利息,即使要付利息也可以再从央行借钱来付。

文章认为,如果开了“财政赤字货币化”(即印钱弥补赤字)这个口子,就从根本上放弃了对政府财政行为的最后一道防线(约束机制)。历史上许多曾经允许财政向央行借款和发债度日的国家都发生过恶性通货膨胀,上世纪70-90年代的智利和秘鲁、最近的委内瑞拉等都是例子。

马骏强调,从中长期来看导致如下恶果:

一、如果央行被迫为赤字提供大规模融资,会导致货币长期超发,就可能导致通货膨胀;二、会导致资产价格(尤其是房地产)的泡沫,而房地产泡沫会严重挤出实体经济,并引发金融风险;三、会导致货币贬值。四、引发国际市场对政府债务可持续性的信心危机,国家主权债的信用评级可能因此下降,融资成本上升;五、“赤字货币化”意味着政府部门、且只有政府部门的债务不需要偿还。

5月18日,中国央行官方网站发布央行党委书记郭树清讲话的新闻稿。郭树清称,应对当前形势,务必要处理好三个关系:一是保持正常货币政策与加大逆周期调节的关系;二是稳增长、保就业和防风险、调结构的关系;三是国内经济循环和对外经济平衡的关系。“因此,我们必须非常谨慎地把握金融调控的节奏和力度。”

前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的讲话也在5月18日流传,他在“2020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称,中国货币政策要注意节约弹药,防止后续产生副作用,财政政策在此时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但财政政策的传导机制也不够充分有效、顺畅,中国现有的金融机构和基层还是有紧密联系的,因此可以尽可能的利用创新方式使金融体系更好的服务于克服疫情。

另外,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5月13日发文指出,财政赤字货币化往往意味着政府治理体系的崩溃,意味着政府行为没有法定的财经纪律约束,意味着政府可以无限度进行举债并通过发行钞票来享受铸币税和通货膨胀税。因此,允许赤字货币化就允许政府行为无纪律化,就会导致政府行为的失去规范,导致并意味着政府能力的崩溃和治理体系能力的崩溃。

 

 

如何恢复经济,大陆经济界众说纷纭。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较系统提出财赤货币化之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导,刘尚希在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与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联合举办的当前经济形势下的财政政策专题会议上表示,在目前的经济大环境下,可以用发行特别国债的方式,适度地实现赤字的货币化,把财政和货币政策结合成一种新的组合,以缓解当前财政的困难,也可以解决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畅的问题。

刘尚希认为,特别国债的预算规模可以考虑达到5万亿,分次发行,央行扩表,零利率购买。实际执行下来,可以小于5万亿元,但基于当前市场悲观情绪蔓延,预算规模可以大一些。

刘尚希财政赤字货币化的论调提出后,遭到了大陆部分金融界人士的反对。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阮加表示,财政部不可向中央银行透支,这是底线,是法律,不可突破。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于表示,赤字货币化意味着政府行为没有法定的财经纪律约束,意味着政府可以无限度进行举债并通过发行钞票来享受铸币税和通货膨胀税。同时,赤字货币化等价于超级通货膨胀,这种预期会对市场运行带来超级扰动,也会形成对于政府治理体系的担忧。

据悉,1995年颁发的《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明文规定:中国人民银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和其它政府债券。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主任、研究员张明认为,财政赤字货币化一旦开了口子,未来将是一种比预算软约束更可怕的前景。而大规模财政赤字货币化将会加大汇率贬值压力,汇率贬值压力与资本外流相互加强,可能成为系统性金融风险爆发的扳机性因素。

此外,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吴晓灵认为,目前大陆很多经济政策不清晰,不适合推行。吴晓灵提出了4个需要考虑的问题,一是财政政策是直接介入经济活动为主,还是以提供均等的公共服务为主;二是当前解决就业问题是加大政府投资或政府补贴投资为主,还是救助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为主;三是财政对困难人群的救助能否精准,减少跑冒滴漏;四是当前情况下用结构性信贷政策与用财政政策调结构哪个相对更有效率。

所谓财政赤字货币化又称政府债务货币化,指以增发国债为核心的积极财政政策导致经济体系中货币供量的增加。简单来讲,是财政部出头发行国债以支持经济建设,投资者自愿认购,即财政赤字市场化;而由中央银行出头卖国债,财政用钱向央行要,形成了“国库通银库”现象,财政央行一体,此为财政赤字货币化。

《香港经济日报》认为,财政赤字货币化用还是不用,在5月21日即将召开的中共全国人大会议上将见分晓。

而香港《明报》透露,本次中共人代会,中共会放水10万亿元人民币,以解经济之困。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