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财经政治 / 经济 / 30年伴生中共 德国汽车业因疫情陷危机

30年伴生中共 德国汽车业因疫情陷危机

作者:记者莫凌、黄芩德国报导 — 已发布 2020-04-24 03:5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4-25 19:24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中共的谎报和隐瞒造成了大瘟疫在全球的快速蔓延,除了带来生命灾难外,这场病毒疫情对全球经济的深远影响也在慢慢展现。作为欧洲重要的工业国,德国在这次疫情中深受波及。首当其冲的就是代表“德国荣耀”的汽车工业。各大企业全面停产、供应链受损、全球销售市场同时受到冲击,专家预估可能导致大裁员及整个行业的衰退。但同时,也有工商界人士指出:疫情预示着时代的转变。早在八十年代,以大众为首的德国汽车界就随着订单外交进入中国市场,各公司在江泽民时期深陷与中共的钱权交易之中,不惜为中共输血,近年来更是全面投入全球化潮流,甚至孤注一掷地依赖中国市场,将自身发展与中共捆绑。这些,是否正是今天危机的根源?而反思过后,德国工业界的出路又究竟在哪里?在本文中,记者将追溯这段历史,调查问题产生的经过,并揭示疫情带给德国的思考。
30年伴生中共 德国汽车业因疫情陷危机

1995年,德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跟李鹏在北京见面。科尔此行重点是加强与中共的经济联系,重启因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后中断的德国与中共的军事合作。(ROBYN BECK/AFP via Getty Images)

1995年,德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跟李鹏在北京见面。科尔此行重点是加强与中共的经济联系,重启因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后中断的德国与中共的军事合作。(ROBYN BECK/AFP via Getty Images)

前言
一、中共病毒令德国汽车业遭遇空前危机
二、科尔时期:工业界开启与中共的订单外交
三、施罗德时期:汽车界与江氏家族的利益纠葛
四、伴生中共对德国汽车界的改变
五、疫情带来的反思:德国工业界讨论何去何从

前言

中共的谎报和隐瞒造成了大瘟疫在全球的快速蔓延,感染人数井喷式递增。除了给生命带来的灾难外,这场病毒疫情对全球经济的深远影响也在慢慢展现。

作为欧洲重要的工业国,德国在这次疫情中深受波及。不仅感染人数众多,民众生活骤变,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也都面临巨大的挑战。

首当其冲的就是代表“德国荣耀”的汽车工业。大众、奥迪、奔驰、宝马等企业目前在欧洲几乎全部停产,供应链受损,全球三大销售市场更同时受到冲击。专家预估德国汽车业将面临十万裁员风险。

情势之严重,仅从德国媒体的报导就可见一斑:《时代周报》将之称为“汽车工业二战以来最大的危机”,《商报》更认为这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危机”,《世界报》表示“汽车工业或被夷为‘荒芜之地’”以及对“后病毒时代的恐慌”。

早在疫情发生前,德国汽车业就历经尾气门、电动汽车、贸易争议及中国市场疲软等影响,处于危机的边缘。“德国之声”2019年底就称“代表德国的荣耀正在动摇”。中共病毒疫情带来的冲击几乎令这个行业遭遇灭顶之灾。

但同时,也有工商界人士指出:疫情预示着时代的转变。这场危机令人反思“全球化、对中国的依赖”等问题以及过去商业行为中对“更快更高更远更多”的无止境的贪婪追求,德国著名厨具家族企业Bulthaup的第三代所有人马克·埃克特(Marc O. Eckert)认为,“我们的世界在疫情过后会完全不同。”汽车经济专家赫尔穆特·贝克尔(Helmut Becker)呼吁汽车业的管理者们注重“不可能从哈佛和其它管理教科书中学到”的传统商业价值观。

目前在全球中共肺炎疫情中,一个可见的趋势是,无论国家或是个人,越是和中共联系紧密,认同中共,越容易“引病毒上身”,给自身招致祸患。

早在八十年代,以大众为首的德国汽车界就随着订单外交进入中国,在施罗德与江泽民时期深陷与中共的钱权交易,为中共输血,近年来更全面投入全球化,甚至孤注一掷地依赖中国市场,将自身发展与中共捆绑。这些,是否正是今天危机的根源?而反思过后,德国工业界的出路又究竟在哪里?

在本文中,记者将追溯这段历史,调查问题产生的经过,并揭示疫情带给德国的思考。

一、中共病毒令德国汽车业遭遇空前危机

1. 汽车工业:“德国的荣耀”

汽车工业无疑是德国最重要的工业产业之一,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德国《时代周报》2020年3月18日的文章中说:“德国私有经济没有一个行业像汽车行业这样决定那么多人的工作岗位。”2019年底,汽车制造企业加上零配件厂共有82万7千人,这里面还不包括相关运输及服务企业。而单单汽车修理店及车行,在德国就养活了44万人。

《法兰克福汇报》则在2019年初就认为,德国大约有2百万人的职位直接或间接和汽车行业有关。相对于德国总就业人数4千4百多万人,它占了相当于4%的比例。

德国很多城市如兹威考(Zwickau)、艾森纳赫(Eisenach)、狼堡(Wolfsburg)等,其生活水平与汽车工业息息相关。当汽车厂关门时,会对某地经济产生很大影响,例如《Planet Wissen》杂志报导,波鸿(Bochum)的欧宝工厂从1960开办直到2014年关闭之间,曾雇用两万名员工,而这一切,后来就不复存在。

按照安永咨询公司的计算,巴伐利亚州、巴登符腾堡州以及下萨克森州汽车及相关行业占总就业人数的比例几乎是5%,而在萨尔州,这个比例高达7%。

其中下萨克森州,大约25万人的工作直接或间接与汽车制造有关。汽车工业是那里最大的工业雇用者。除了领头羊大众,曼恩集团(MAN)、还有零配件企业大陆集团(Continental)对当地的就业举足轻重。

当然,就国民生产总值来说,汽车工业的重要性同样显着。按照联邦统计数字,2015年汽车业的产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5%,也就是说,德国几乎每20欧元的产值就有一欧元来自汽车工业。尾气门事件后,2017年,这个比例降到了3.6%。

同时,它是制造业的领军产业,2018年以4,289亿欧元营业额在德国制造行业总营业额中占比高达22.1%,远超机械制造、化工制药以及电子科技等其它产业。

从国际声誉上说,高速公路、奔驰、宝马等等,几乎是坚韧不拔的德国精神与质量高、性能好的德国制造的代表。

因此,汽车工业在德国被称作“关键工业”、“经济繁荣的动力”、“经济晴雨表”乃至“德国的荣耀”。

2. 疫情蔓延全球前 德国汽车业已危机四伏

2019年德国汽车工业形势已陷入低谷,很多汽车厂缩减了生产。

“德国之声”2019年11月30日以“德国汽车工业:开始破碎的神话”为题预告(3):奔驰计划三年内全球范围减少一万员工,以便从人工上节省14亿欧元;汽车行业的减产、工作过程的电子化、以及驱动方面的技术改变,同样对零配件企业影响巨大,例如博世计划裁员500人,大陆集团(Continental)甚至将在世界范围裁掉大约2万个岗位。“代表德国的荣耀开始动摇”。

2015年的尾气门后,汽车工业就已经风雨飘摇。近年来,环保条例的日益严苛、英国脱欧的影响、与美国的贸易纷争以及中国经济的下滑等因素,每每令行业雪上加霜。电动汽车对德国内燃机为主的传统汽车制造业犹如一把悬在头顶的利剑,令各大企业纷纷裁员,拚命从人工上缩减资金,以大量投入相应的技术发展。

《法兰克福汇报》2019年2月20日更认为:汽车制造企业的持续削弱会对整个德国经济带来影响。Ifo研究所2017年就在报告中说,德国有42万6千岗位依赖于内燃发动机。接下来如果内燃发动机完全被电动车取代的话,到2035年可能会有11万4千岗位被裁。就大众而言就可能有10万职位受到影响。

2020年1月12日,中共肺炎爆发之前,德国汽车工业专家赫尔穆特·贝克尔(Helmut Becker)在接受德国NTV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目前德国汽车工业状况已达谷底。

贝克尔曾是德国政府五智库之一、宝马长期首席国民经济顾问,常为各大媒体解答汽车工业及经济相关问题。他表示,虽然2019年德国比前一年有更多新车上路,但国内市场仅占德国汽车业总销售额15%。超过八成的德国汽车要么出口,要么在国外当地生产并销售。

2009年金融危机发生时,德国汽车出口额约为1230亿欧元,到2017年这个数额几乎翻了一番,达到2350亿欧元。2018年后,这个数字开始下降,出口额下降了2%,为2297亿欧元。

2019汽车出口量减少13%,国外产量也降低了10%,达到20年来最低值。

同时,德国汽车工业越来越依赖中国的生产,那里的产量早已超过德国本土。2020年3月6日德意志银行发布的调查报告中说:近几年中,中国作为德国汽车业生产地的作用越来越增大,远高于西班牙、捷克和美国等国家。2014年德国品牌在中国生产不到400万辆轿车,2019年则达到了508万辆。同时期,德国生产的汽车仅有467万辆,是1996年以来的最低值。

但恰恰是汽车企业的这种近乎孤注一掷的策略潜藏着更大危机。

《资本杂志》2019年3月18日发表资深经济记者伯恩德·齐瑟默(Bernd Ziesemer)的评论文章指出,2018至2019年初奥迪的增长完全通过中国的汽车销售实现,这种依赖可能很危险,因为中国依旧并非正常的市场。

齐瑟默说,所有的计划基于对中国经济整体不会出现混乱的预测。然而这个前提并没有什么保障。“最坏的情况可能是:中共政府不能通过更多信贷解决那些潜藏的问题,不得不对中国经济刹车。破产量增加,国有和半国有企业必须精简费用。消费者感到不安,购买量也减少了,包括汽车。这时候政府改变规则,大肆优待国产品牌,来首先保障自己的工业。那时候你怎么办,肖特(Schot)先生?”他对当时奥迪总裁布拉姆·肖特(Bram Schot)提出的质疑似乎也适用于大多德国汽车企业。

3. 中共肺炎带来致命打击

2020年1月,中共肺炎从武汉向各地蔓延。全球汽车制造业逐渐受到冲击波及。

首当其冲的是中国这一德国汽车制造企业最重要的市场。中国汽车工业协会(CAAM)2月13日宣布,1月份中国汽车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20%,仅售出161万辆。这是自2012年1月以来的最大跌幅。

德意志银行3月6日发布的调查报告说,疫情的爆发对德国企业在中国的数据有很大影响:二月份上半月轿车销售比去年同期减少90%,零配件生产商也遇到巨大问题。

据《南德日报》报导,大众集团二月份最重要的市场中国的销售额比去年同期减少了近四分之三。直接导致全球销量降低了24.6%。

很快,疫情蔓延到德国。巴伐利亚州卫生部1月28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发现首例感染者。该患者就在著名汽车配件公司伟巴斯特(Webasto)工作。伟巴斯特自2001年起在大陆投资共建11间工厂,去年9月默克尔曾在武汉出席伟巴斯特在华第十家工厂开业仪式。

到3月30日为止,德国南部两大州巴伐利亚和巴登符腾堡州的感染人数都超过万人。在这两个州内,汇集了德国汽车业五大品牌中的四家,分别是巴伐利亚州的宝马、奥迪和巴符州的奔驰、保时捷。另一家大众公司所在的下萨克森州感染人数排在德国第四位。

各大汽车企业相继宣布停产。

NDR北德广播电视3月26日报导,由于疫情现今大众在德国所有的工厂全部停产。什么时候重新启动生产,企业委员会(工会)主席伯恩·奥斯特洛(Bernd Osterloh)认为现在还很难估计。因为很多零配件供应者在意大利北部,那里受疫情影响非常大。德国大众现有8万员工改为短期工。

《世界报》3月30日说,每天的停产对于汽车企业来说都要付出4亿欧元的代价。但人们“更恐慌的是那之后的时代”。

德国《商报》3月23日以“汽车工业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危机”为题报导:此前,德国汽车工业及相关零配件制造业已经挺过了很多危机。无论是70年代的石油危机,来自日本和中国的竞争,2008年的金融风暴,还是几年前的尾气门风波,都没能让大众、奔驰或宝马这样的大集团倒下。“但新冠大瘟疫(中共肺炎)使我国的拳头工业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瑞士圣加仑大学的德籍著名汽车专家费迪南德·杜登霍夫(Ferdinand Dudenhöffer)在德国《时代周报》3月18日的采访中说:“我们正在面对二战以来汽车行业的最大危机。”

他认为,停产不是最大的问题,大瘟疫引起的全球销售危机会更严重。在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中,当时主要崩溃的只是美国汽车市场,后来通用汽车及克莱斯勒公司都在国家的帮助下才逃过了破产危险。

而这次是全球三大销售市场同时受到冲击:中国市场先崩溃,欧洲紧随其后,美国市场也难逃此劫。

而且和2009年危机不同的是,这次汽车工业的起点更差。

3月29日,杜登霍夫再次在德新社发表研究报告,认为按照金融市场危机的以往经验来说,整个复苏过程因为新冠危机可能会长达十余年。

“原因并不在于供应链的问题,而是明确在于需求的降低。”他强调。当人们遭遇最基本的生存危机,没有什么人还会急于购买汽车这样的相对奢侈的物品。

经济研究学者估计今年(汽车)销售在德国会减少15%,在中国20%,在美国和法国25%,在意大利30%。

短期工补贴只能维持很短时间。德国汽车企业及配件企业目前所有的83万工作岗位会有10万受到威胁。而这还是“乐观的估计”。

“惨烈的经济后果会是我们今后很长时间需要面对的问题。”德国汽车工业协会VDA主席希尔德加德·穆勒(Hildegard Müller)表示。

二、科尔时期:工业界开启与中共的订单外交

1. 大众的开端与科尔首次访华

大众是德国最大的汽车集团,同时,它无论是从产值还是营业额都是德国最大的企业。众所周知,历来的德国总理都和大众掌舵者关系密切,大众高层对德国内政外交都具有一定影响力。

中共与联邦德国建交后,大众是最早到中国投资的德国企业,也是第一批进入中国市场的国外大型企业。自1984年起,大众高层从不缺席德国政府首脑访华的代表团,参观大众工厂也成为德国总理到中国的日常项目。

中共与大众的接触是1978年开始的,但最初的谈判并不顺利。1982年,卡尔·哈恩(Carl Hahn)担任大众总裁后,着力推动与中共的合作。

与此同时,科尔(Helmut Kohl)于1982年成为德国总理,他开启了与中共的订单外交。此前,施密特(Helmut Schmidt)是1975年第一个访问中共的联邦德国总理。

中共前驻德大使梅兆荣曾回忆(1),“1984年科尔作为德国总理第一次访华,除签署了上海大众合营生产桑塔纳轿车协议、确定宝钢热轧合作项目以及商定中国订购三架‘空客’飞机等大项目之外,德方还允诺自1985年起向中国提供资金援助,并增加无偿援助性质的技术合作金额。”

德国《时代周报》描述科尔第一次访华时随行的经济界代表团的态度(2):“工业界大佬们称赞科尔说,从来没有一个政府首脑这样全力以赴为他们铲除中方所有的反对、疑虑以及阻碍。”

1984年10月,大众与上汽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签约合资成立上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科尔和中共领导人都同时在场。甚至,科尔亲自为大众在安亭的合资企业奠基,大众总裁哈恩对媒体强调:“我们是和联邦总理一起来到这里的。”

此行科尔提出把亚洲作为未来德国政策的重点,“即便(中方)有时表现不太专业,也没有太大影响:例如对方推后关于税务方面的谈判,而缺少这方面条约,将来可能给(在中国)投资及合营的德国公司带来数百万计的损失。”

《明镜周刊》在后来回忆(3):大众与上汽的合资企业1984年成立时,科尔盛赞这一项目,称之为“合作的象征”。但同时,记者也注意到,“合资企业这一名词深受中国人喜爱,但他们对此有自己的解释方式。所有的知识、所有的机器(硬体)、几乎全部的材料来自国外,中方投入的主要是有一天从中挣钱的希望。”

哈恩晚年接受采访时说(4):“我们将一部分在中国生产的发动机,出口到大众汽车集团在全球的工厂,可以说我们是中国首家出口汽车零部件的企业。这些建厂、产品出口,离不开中国政府给予的大力支持。”并且,他提到,大众集团还把50家最重要的供应商带到了中国市场,这些供应商带着自己的资本和技术来到中国。

2. 六四后无视各界谴责与制裁 坚持推动与中共合作

之后,大众于1986年开始与长春一汽洽谈合作。按照百度百科引用并保存的中共官媒报导(5),双方于1988年签署了“一汽和大众公司长期合作备忘录”。之后,“1989年4月25日~7月28日,一汽总工程师林敢为率团赴大众公司开始正式编写可行性研究报告。在经过了国家部委的审议通过之后,7月26日,一汽与德国大众公司在完成后的可行性研究报告上签字。”“1989年11月17日,双方在可行性研究报告的修订版上正式签字。”

哈恩在采访中也提到:1990年,一汽和大众15万辆合资项目在北京正式签约。次年2月6日,一汽大众成立。

值得注意的是,1989年6月,天安门广场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中共血腥镇压手无寸铁学生的大屠杀事件。曾任大众北京办事处首席代表的李文波在德国媒体的采访中回忆(6),当时很多西方公司撤出了中国,而大众在他的劝说下留下了。

1989年11月6日,哈恩与一汽厂长在中南海接受了六四事件后刚上台的江泽民的接见。

《明镜周刊》曾在2019年6月4日以“面对亿万元生意的诱惑,经济界大佬们愿意低头下跪”为题追溯这段历史,其中说到(7):“不曾忘记:天安门屠杀后才几周,德国的企业经理们在建国饭店举办的一个招待会上就劝说我们记者,请我们不要写过于苛责的文章搞糟了商业气氛,情形并没有那么糟糕,邓小平新任命的党主席江泽民肯定是个改革者。”

《经济学人》杂志曾以“西方为什么看错了中国?”为题(8),反思西方国家的对华政策。文章承认,西方曾经下注“中国将走向民主和市场经济”,但这场赌博失败了。

经济学家何清涟的文章《对外开放30年:中国外资神话的幻灭》中也提到(9),中国上个世纪80~90年代就开始大量引进外资,出于利益考量,欧美资本集团自愿充当中国(中共)政府游说本国政界的代理人。他们在游说本国政府制订对华政策及说服各人权团体时,“经济发展将促使中国政治民主化”的预想一直是个最好的理由。

对此,何清涟认为,“事实证明,不是外资改良了中国的制度环境,而是它们顺应了中国腐败的制度环境,再一次为世界提供了一个西方文明到中国“淮桔成枳”的样本。”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中指出西方看错中共,除了自由社会难以分清“中国”与“中共”等因素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人对短期利益的追求,无论是个人、公司或国家,这给中共提供了可乘之机”。(10)

按照中国澎湃新闻报导(11),1987年7月科尔作为总理第二次访华前,“此时,两国经贸关系继续飞速发展,双方贸易额达到了89亿马克,联邦德国已是仅次于中国香港、日本和美国的中国内地第四大贸易伙伴。但由于当时中国缺乏外汇,并拥有巨额的贸易赤字,因此联邦德国对华出口受到了很大限制,难以进一步扩大,很多大型工程都难以进行。为此,联邦德国加大了对华提供政府贷款的力度,以促进对华出口增长。比较有代表性的工程是联邦德国政府发放贷款为上海修建的地铁一号线。以政府贷款为条件,联邦德国也向中国出口了它的列车和电力设备。”

另外,科尔还极力促进德国企业对华投资。“当时中国三千家中外合资企业中,中国与联邦德国合资的企业只有19家。此行中,科尔与中方领导人达成协议,双方将专门设立一个专家小组,每年就联邦德国企业在华投资问题进行探讨。”

六四事件后,德国联邦议院宣布了对中国的制裁措施,包括外交、经济、文化等各方面。

“联邦德国经济界对对华经济制裁表达了忧虑和不满。”“联邦德国企业不顾国内的制裁措施,继续发展对华关系。大众汽车公司在1989年7月就宣布要扩大上海大众汽车的生产。1990年11月底,大众汽车又与长春一汽协议建立生产奥迪汽车的合资企业。”

梅兆荣的回忆中说(1),“1989年,在西方国家集体‘制裁’中国的情况下,科尔作为总理同我作为驻德大使仍保持了密切联系。”

澎湃新闻还引述联邦德国外交部1989年6月9日的一份文件:“我们只有在与中国保持关系的情况下才能影响它”,“继续孤立中国会破坏国际势力均衡,这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科尔政府拒绝了反对党提出的暂时关闭北京歌德学院和停止对华科技合作的要求,还维持了包括联邦德国援建的上海地铁在内的两国合作项目。之后,他促使联邦议院先后取消了对华经济合作和出口限制,并重新向中国提供发展援助。

3. 江泽民上台后 科尔的第三第四次访华

1989年六四事件,江泽民因为其表现被邓小平等中共元老们任命为新的接班人。

《真实的江泽民》一书中提到(12),由中共六四大屠杀引发的柏林墙倒塌和前苏联以及东欧共产主义阵营的瓦解,代表自由、人权、民主和自由经济等人类普世价值的西方自由世界取得的不仅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两大阵营对垒的军事、政治方面的胜利,而且是经济、意识形态、道义等等全方位的大胜,自由世界鼎盛时期可以说就在此时,并且大有全球化之势。

当时中共作为执政集团也好,其代表的意识形态也好,在全球是绝对劣势和孤立的。谁料到,这一切从江泽民展开“贪战”到他下台,短短二十几年,国际形式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江泽民在国内通过腐败性制度来建立个人权力,为其家族与势力集团谋取巨额利益,放手腐败,以权益去收买中共官员。残害忠良,并将整个中国社会带入了万劫不复的道德崩溃的危险深渊。在国际上江泽民使用的手法与在国内作为毫无二致,那就是利用人的贪婪。他以利益去收买国际社会对其绥靖。中共的国际政策简单到了赤裸的程度——你如果批评我的人权或其它政策,我就和别人做生意。

在这样的背景下,科尔于1993年和1995年两次访华。1993年也是他作为德国统一后最高领导人第一次对中共的访问。

1993年,代表大众随同科尔访华的是时任总裁皮耶席(Ferdinand Piëch)。德国《日报》曾说(13),皮耶席从哈恩手中接手大众时,德国国内正值经济衰退,大众的状况很糟,当年第一季度这个欧洲最大的汽车制造厂亏损了12.5亿马克。

《时代周报》1993年11月报导(14),科尔随行有大约四十人的德国工商业代表,“从前任何一位联邦总理的国事访问都没有过这样级别的经济界随行代表团”。事先,中共领导人就许诺德国工业界将“满载而归”。德国政府临行就预测会签订60亿马克的合约,在北京这个数字飙升到了70亿。

当时中国的经济上升,冲昏了所有人的头脑,“在这种恍惚中有些人失去了对现实的判断力”。当科尔在北京展开他的新亚洲攻势时,“所有在德国工业界和金融界有一定地位的企业,都想分一杯羹”。

按照惯例,代表团在上海参观了大众的工厂,科尔还接受了同济大学授予的荣誉教授称号。在人权方面,科尔仅向中方递交了来自大赦国际和德国主教协会的两个(被中共非法关押的)政治犯名单。

1995年是科尔任期中的最后一次对华访问,这一次,他力排众议在北京访问了某驻京部队。

《法兰克福汇报》2004年的报导说(15):“在1989年(中共)镇压学运后,他是第一个也是到今天唯一一个做出访问(中共)解放军这样具有象征性意义举动的西方国家领导人。”

德国《日报》以“总理替杀人犯平反”为题评论了这个行动(16)。“科尔试图将‘我们关于民主和人权的信息’传达给中国军队”,报导以嘲讽的口吻说道。

媒体推测,科尔此举真正的用意,可能是德国工业界意图向中国销售可以用在战斗机上的民用电子产品,可能是想要帮助德国造船厂在向台湾出售潜艇的计划失败后转向中共,也有可能是为奔驰子公司争取中共航空业的订单。

这一次,科尔带往中国的是一个45人的代表团。在此期间,德国大众、一汽及奥迪公司三方在北京共同草签了有关奥迪轿车纳入一汽大众生产的合同。稍后,奥迪与上汽签署了《技术转让协议》,奥迪系列产品正式在中国生产。

资料来源:

1. http://www.catti.net.cn/2017-06/19/content_742732.htm
2. Auch die Chinesen ans Herz gedrückt, https://www.zeit.de/1984/43/auch-die-chinesen-ans-herz-gedrueckt/komplettansicht
3. CHINA: Zähne und Bier, https://www.spiegel.de/spiegel/print/d-13526860.html
4. https://www.cqcb.com/personage/2018-12-30/1348612.html
5. https://baike.baidu.com/item/%E4%B8%80%E6%B1%BD%E5%A4%A7%E4%BC%97/8387056?fromtitle=%E4%B8%80%E6%B1%BD-%E5%A4%A7%E4%BC%97&fromid=5462857 以及https://baike.baidu.com/reference/8387056/5e84b1-WA65d1vtt0MLqktunjd6vmEO0Twr1pKA3_cb0A8dKtrbfAbQQScshoUyRb_XY3kIRbf6FS5pu8nz8z7GYjnNKBfZjOBtjYZXJy3Htr37_CEg
6. Der Mann, der Volkswagen China erklärte, https://www.braunschweiger-zeitung.de/kultur/article152189139/Der-Mann-der-Volkswagen-China-erklaerte.html
7. Das erzwungene Vergessen, https://www.spiegel.de/geschichte/platz-des-himmlischen-friedens-das-massaker-in-china-1989-a-1269773.html
8. “How the West Got China Wrong,” The Economist, March 1, 2018, https://www.economist.com/leaders/2018/03/01/how-the-west-got-china-wrong.
9. 对外开放30年:中国外资神话的幻灭,https://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114901
10.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27):全球野心(下)https://www.epochtimes.com/gb/18/12/23/n10928319.htm
11. 科尔与中德关系发展,http://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15000
12. 《真实的江泽民》第九章 贪战(上)https://www.epochtimes.com/gb/12/6/18/n3615092.htm
13. Wer ist Ferdinand Piëch? https://www.tagesspiegel.de/zeitung/wer-ist-ferdinand-piech/690290.html
14. Ein bißchen China-Fieber, https://www.zeit.de/1993/48/ein-bisschen-china-fieber/komplettansicht
15. Warum Gerhard Schröder in Chinas Medien gefeiert wird, https://www.faz.net/aktuell/feuilleton/kino/kanzlerreise-warum-gerhard-schroeder-in-chinas-medien-gefeiert-wird-1194743.html
16. Kanzler rehabilitiert Mörder, https://taz.de/!1484766/

 

 

三、施罗德时期:汽车界与江氏家族的利益纠葛

1. 施罗德“擅长学习” 毫无顾忌迎合江泽民

格哈特·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从1998年到2005年出任德国总理。1998年成为总理后,施罗德决心每年去一趟中国。结果在他七年任期内,曾六次出访中国。1999年更是在5月和11月两次到中国,那一年,中国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大事件。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利用手中权力,发起了对上亿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据明慧网《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罪责难逃》文章中报导(1),江泽民亲自设立“610”机构专事迫害法轮功,亲自下令全面迫害法轮功。在整个迫害的部署上,江泽民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制定了所谓“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三大方针,全面系统地迫害法轮功。

江泽民经常通过“610”下达许多具体的密令和灭绝政策,如:“对法轮功采取任何手段都不会过分”,“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每当节日或敏感日来临时,江氏集团就下达“消灭”或“铲除”之类的命令,全国到处绑架法轮功学员。

7月22日,中共央视向全国以中共中央、公安部、民政部的名义向全国发通知,取缔“法轮大法研究会”,公开宣布把法轮功定为“非法组织”。官方宣传机器一齐鼓噪,发表连篇累牍的文章,对法轮功展开全面“文革”式造谣和大批判,在全国大规模粗暴地抓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全国弥漫一片肃杀之气。此后,大量焚毁法轮功书籍,大量抓人、打人、办强制转化班、劳教、判刑、施酷刑、立邪教法、补充解释刑法条款等等,迫害手段不断升级。(1)

中共江氏集团发起的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震惊国际社会。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施罗德于1999年秋出访日本和中国。

当时,施罗德带的企业界代表团比以往更为强大,其中包括大众总裁Ferdinand Piech,以及西门子总裁 Heinrich von Pierer。这两人众所周知,一直和施罗德关系非常密切。参观大众工厂自然也是此行的必备项目 (2)。

在东京时,施罗德建议接纳中共治下的中国成为G8成员。在中国访问时,他签署了总值约60亿马克的合同。在中国,施罗德很好地证明了自己是“擅于学习”的政治家。

Gregor Schöllgen 2015年出版的《施罗德传》中明确表示(2),他在中国获得成功的前提是,“施罗德避免对中国(中共)领导进行公开批评,对一个中国(中共)政策明确表态,以及他向欧盟相关部门要求解除对中国(中共)的武器禁令。”这个禁令是1989年6月数千抗议者被害的天安门屠杀事件后制定的。当时其它的制裁已经都取消了,只剩下这个象征性的武器禁令,而北京政府认为它带有歧视性。

施罗德对解除武器禁令的要求是给中国(共)领导人的一个政治信号,是对他在一个中国问题上明确表态的必要补充。“我们会坚持这一点”,施罗德在北京说,“即便这会偶尔带来经济上的损害。”几年前(尚未担任总理,在野党)他在向台湾出售德国制造的潜艇的问题上,还对一个中国(中共)政策完全视而不见,或者将之解释为有利于台湾的方向,现在则完全不同了。“政治家在必要时不会有好的记忆力。也可以这么说:一个好的政治家擅于学习。”传记中评论道。(2)

虽然临行前施罗德曾预告,法制国家对话会是他中国之行的一个议题。这个对话是德国耗费5,600万马克资助的“双边发展合作”项目,已成为一个定期举办的论坛。(因为他相信,以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必然会带来民主化转变。)但当他面对并不太喜欢别人当众告诉它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尤其人权这样敏感话题的会谈对象--(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时,总理(施罗德)理解到,他绝对不能公开指责接待他的主人,就清楚表示他想要进行一个“正规的,以互相尊重为基础的人权对话”。而他的这种策略,“得到了江主席的认可。”(2)

自此之后,德国提出的被迫害异议分子及艺术家的名单,就仅仅进行转交,而不再予以讨论。(2)

2. 德国汽车业迎合江氏家族的利益

中共江氏集团于1999年7月发起对上亿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震惊全球。这些,对正在与中共做生意做得火热的德国汽车业来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据百度百科中关于长春一汽的介绍(3),1999年9月6日,一汽大众公司在总装车间举行了奥迪A6中国型高级轿车下线仪式。当时中共领导人邹家华、何光远等与德国奥迪公司总裁潘夫根(Paefgen)博士、德国驻华大使于倍寿(Ueberschaer)博士和来自国内外180余家新闻媒体的近300名记者参加了下线仪式。在奥迪A6下线后,三款奥迪A6轿车在当天开幕的99年中国长春国际汽车博览会上展出。

2000年4月17日,一汽大众公司被长春市政府授予“最佳三资企业”称号。公司经管会全体成员获得市政府嘉奖。德国大众集团副总裁、亚太地区总裁、公司副董事长比希霍夫(Buechelhofer)博士,德国大众集团副总裁、公司董事阿德尔特(Adelt)先生和韦斯盖博(Weissgerber)博士,德国奥迪公司副总裁、大众集团中国项目负责人、公司董事施密特(Schmitt)先生获长春市荣誉市民称号。

爱尔兰根大学教授Dirk Holtbrügge在2005年撰写2008年再版的书《在中国的商业成功:针对世界最大市场的策略》中透露(4):到1998年,上海大众的股份由(德国)大众占股50%,中国银行占15%,中汽占10%,上汽占25%。

大众的股份在成立15年后,1999年有了一个重要的变化:中国银行将它的份额转给了上汽集团,(德国)大众股份公司将10%的股份转给了大众中国投资公司。2004年上汽也收购了中汽的股份,这样大众和上汽各持上海大众50%的股份。(4)

上汽集团,隶属上海市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是中国四大汽车制造商之一。该集团包括通用、大众、沃尔沃、菲亚特等在内的多家合资企业。(5)维基百科中提到江绵恒担任中国网路通信有限公司(CNC)、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上海机场集团公司等董事会成员之一。(6)2007年4月28日的上海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控股股东股权划转的提示性公告,其中上汽董事会完整名单中,江绵恒也在列(7)。

大众股份的这个变化,很明显是为了迎合江氏集团的利益。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素有“中国第一贪”之说,其头衔多得数不清。据新唐人电视台报导(8),1994年江绵恒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政府下属的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上联投),随后,通过这家投资公司开始打造他的电信王国。据BBC中文网2015年报导,江绵恒通过上联投成为亿万富翁。

2002年4月8日到13日,江泽民到德国出访。据明慧网《德新社:法轮功的抗议使江访德灰头土脸》文章报导(9),人权活动家和在中国被(江泽民)迫害的法轮功成员举行的一系列抗议,成了江出访德国的特征,使它的国事访问一路灰头土脸。

美国之音记者宇明2002年4月12日于德国柏林的报导(10),据警方消息,鉴于当地报纸几天前刊登了法轮功学员将同时在沃尔夫斯堡抗议的消息,江泽民把原定的整个一个上午的日程压缩到了90分钟。

2002年4月12日,江泽民到大众总部狼堡Wolfsburg参观,并出席德国大众和上海汽车公司延长合资的签字仪式。大众公司董事长Ferdinand Piech和他的继任Bernd Pischetsrieder接待了江(11)。

大众一方面对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家族示好,另一方面,对受到中共江氏集团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众的处境和遭受的迫害选择视而不见。

明慧网2006年9月19日刊登文章《因炼法轮功受迫害 原长春分部工程师致信德国大众总裁》(12),文章中提到从2000年到2003年,至少10名法轮功学员因修炼而遭受迫害,被大众一汽开除,一名前大众一汽工程师致公开信给德国大众总裁Berhard Pischetsrieder,希望他和公司董事会能够了解大众汽车公司在中国对本公司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现状,并对法轮功学员能有所帮助。

信中提到,他因修炼法轮功而被公司开除,同时还列出其他被开除的法轮功学员名单。他说大众将上述员工开除后,至今没出具任何书面手续说明辞退理由,仅口头告知:因严重违反公司劳动纪律已被开除。这些员工是由于修炼法轮功或维护宪法赋予的基本人权被开除,厂方没有足够勇气用法轮功的理由来开除员工。

这名工程师还写道,可悲的是,德国大众本部对在中国所发生的丑行一直有意或无意地保持沉默。如果大众集团在了解了发生在本公司的人权侵害事实真相以后仍然漠视、纵容这种恶行的存在,那么当中国的历史翻过这黑暗的一页走向光明以后,大众公司将会作为独裁统治的受益者遭到中国社会的唾弃。

2006年7月3日,大纪元刊登了一名法轮功受害者的家属致欧洲议会副主席Edward McMillan-Scott的公开信(13)。信中除了提到上述大众一汽开除十名法轮功学员之外,还提到,《大纪元时报》于2003年12月19日和2004年1月27日分别报导了上海大众公司非法对待求职人员的消息。据报导,如果求职者拒绝签署一份不参与、不支持法轮功的保证文件,他们就会失去在上海大众求职的可能性。

公开信还提到,二战期间大众的生产转向军品,大约2万名战俘和集中营囚徒为大众工作。1998年9月,出于反省,大众设立了救助二战期间在大众公司强迫劳动受害者的人道主义基金会。此外,在沃尔夫斯堡还建立了纪念馆,由大众员工义务完成,宗旨是为了让人们牢记这种强迫劳动的事件“绝不重演”,就像二战后对纳粹审判那样,希望对犹太人种族灭绝“绝不重演”一样。可悲的是,我们正在目睹着在当代中国发生着同样的事情。

公开信中呼吁欧洲议会敦请德国总理默克尔,制止中国大众公司参与一切迫害法轮功员工的野蛮行径。敦请大众总裁Bernd Pischetsrieder博士,调查发生在中国大众公司的一切迫害事件,关注那些被开除的法轮功学员的生存现状和健康现状,恢复其原有工作,并作相应补偿。

时至今日,法轮功学员没有收到德国大众方面的任何回复。

3. “投桃报李” 法制与知识产权变成磁悬浮

施罗德1999年11月的中国之行,除了上面提到的要进行法治国家对话的敏感话题外,另一个就是对于在中国的德国企业法律保护问题。产品剽窃是外国投资者最头疼的问题,施罗德一方面提出帮助中国完善经济法律,另一方面表示,只要知识产权问题得到解决,德国工业界会在中国加大投资。(2)

施罗德传记中说,中方立刻利用这个机会,将会谈话题从敏感的人权法治转到经济,并即刻向德方投桃报李暗示,将考虑运用德国的磁悬浮技术来建造北京上海间的铁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角度。 自此施罗德和朱镕基之间气氛非常愉快。”(2)

磁悬浮列车是1968年德国社民党人Georg Leber任德国交通部长期间提出的方案。但在德国,30年以后才建了一小段试验铁轨。“这个泰森克虏伯和西门子研发的高科技产品在此之前无论在德国还是在国外都没有人愿意购买。现在,在远东有人想要。” 为此,泰森克虏伯和西门子在价格上给予的优惠也极大,“相当于给施罗德政府提供了一项一亿马克的资金援助。”(2)

原本施罗德反对在德国建高速磁浮列车,现在要卖给中国了,他就变成支持建磁悬浮列车了。原本他跟中方敲定的磁悬浮列车是从北京通往上海的路线。结果在中国只在上海机场线路建立了一小段。而这件事后来发展的结果是中国自己制作出了磁悬浮列车并试图将之卖到国外。

《明镜周刊》在“中国制造磁悬浮列车德国人犯了错”文章中,采访了路德维希港专业大学东亚学院的Jörg-Meinhard Rudolph(14),他认为中方肯定使用了德国的磁悬浮技术,“德国人在这个项目上犯了大错误。比如他们把设计图纸给了中方(中共)。”

关于“中国制造磁悬浮”的争议是西方公司在中国遇到最大问题的一个典型例子。一方面这些公司想在那里的经济发展中分一杯羹,另一方面中方(中共)常常复制西方的品牌和技术,然后自己廉价地制造出来,给欧美竞争者以打击。(14)

4. 德国媒体:施罗德的中国政策毫无道德

对于施罗德对待中共的态度,德国媒体时有批评。

《每日镜报》2005年4月12日发表文章“施罗德的中国政策毫无道德”(15)显示:1989年天安门抗议运动的领导者之一吾尔开希要求欧盟继续对北京执行武器禁运。“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来自欧洲的现代化武器能够对中国人获得更多自由有所帮助。”对于德国总理施罗德和法国总统希拉克要求停止武器禁运,吾尔开希认为这是一种经济利益主导的中国政策,是“毫无道德”的。

“如果他们在这事上谈人权,是虚假的道貌岸然。”他说。

中国的人权状况在大屠杀之后的16年中并没有改善。一些学运领袖到现在还关在监狱里或被警方追捕。北京政府也没有任何重新评价当年派军队的迹象。“中国(中共)政府完全没有考虑,来揭示屠杀真相或者承认自己的错误。”吾尔开希还说,“谁在中国公开谈论89年的事件,很有可能会被投入监狱。”

他不明白,施罗德和希拉克是怎样说出“人权得到改善”的。

施罗德的政策即便在社民党内部也遭到批评。社民党外交委员会的副主席Hans-Ulrich Klose对北德广播电视说,“绝大多数”党内人会希望施罗德对他的决定“至少从时间进程上来讲,重新考虑一下。”

法兰克福汇报2003年12月3日报导了“施罗德在中国,又一次阳光灿烂的访问(16)”文章。文章中,施罗德在广州做报告时表示:他一直在努力为中国(中共)解除欧盟的武器禁运,因中国(中共)政府视之为长期的歧视政策。他的目的在于扫除贸易路上的政治障碍。因此他的顾问认为,武器禁运问题对于德国经济界在中国的未来远比可能出售哈瑙的核燃料工厂来的重要。随行的经济界代表团非常满意。计划了订单,建立了关系,进行了商谈。有一次他和经济界人士晚餐结束时,有几人特意向他采取的中国政策表示满满的赞扬和感谢。

欧洲以外,中国是施罗德自当选为德国总理后去过最多的国家。第一次是在1999年春天贝尔格拉德中使馆被美国轰炸事件后,施罗德懂得了对中方感受的理解,建立了以后交往的基础。那年秋天他又去了第二次,那次继续了所谓的“法治国家对话”。(在政治包括人权问题上)施罗德表示他不会伤害任何事,他情愿站在中方(中共)立场。

德国媒体同样对德国工商界对中共卑躬屈膝进行批评,《明镜周刊》2019年6月4日文中说到(17),面对亿万元生意的诱惑,经济界大佬们愿意低头下跪:

直到今天德国经济界大佬们还是时刻准备着在中国(中共)独裁者面前低头下跪。奔驰集团在2018年2月使用了一条广告词“从不同角度审视境遇,你的视野会更开阔”,他们的公关人员显然昏头,忘记了这条格言恰恰来自被共产党深恶痛绝的达赖喇嘛。斯图加特的(汽车公司)迅速对由于这个“极为错误的”行为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表示歉意。

大众总裁Herbert Diess也同样表现乖巧。当最近在BBC采访中被问到新疆维吾尔人劳改营以及大众在当地开设的工厂时,他表示对这个劳改营毫不知情。后来狼堡的企业(大众总部位于狼堡)态度又转变了,说他们知道这些情况。

5. 德国政治家退休后给中共做顾问

在《真实的江泽民》一书中提到(18),中共利用西方社会退休的高层人士,来做“经济掮客”。

2012年4月,法国的法广报导了德国下野政要充当经济掮客的实例(19)。“德国高级政治家在执政时都收入有限,以示清廉。退出政坛后,有的人放手大赚,收入远远高于从政时的工资。政治家如此致富,这在德国早已是个公开的秘密。他们下野后一般做企业咨询顾问,或出国发表演说。前国防部长夏平、前总理施罗德、前最后一任总理德梅齐埃(东德)等现在都频频访问中国,为德国企业在中国铺路。他们具体做些什么,每次劳务费有多少,这些他们当然都不愿意透露。但通常情况下,他们在中国做完一桩事,能拿到1万到5万欧元。

“现年64岁的夏平曾是社民党要员。1991年到1994年间,夏平作为莱法州州长,多次以东道主身份接待来访特里尔的中方代表团。2001年,夏平访问中国,成为第一个访问中国的德国国防部长。2002年,夏平因与情人戏水丑闻被迫下台。下台后,夏平转入经济界,主打中国咨询业务,路子反而越走越宽。他成立了‘夏平策略咨询交流有限公司’,为德国想进军中国的企业以及中国想进入德国的企业牵线搭桥。中国对德国的环保和绿色能源技术很感兴趣,德国相关企业也很想到中国去赚一笔,夏平于是就在幕后为他们找关系户,以便他们能实现自己的愿望。现在,夏平的咨询公司有20多个工作人员。夏平本人每年都要多次前往中国活动。

“社民党籍前总理施罗德执政时走的是亲善中国(中共)的路线,因此被中国人称为是‘老朋友’……由于施罗德做过的官比夏平的大,所以他也更受中国人的欢迎。67岁的施罗德现在也有不少中国业务,每年都会前往中国三、四次,或去发表演讲,或悄悄地给人牵线搭桥,帮人攻关走快道。

“在中德政经两界斡旋的还有不少人。比如前德国总统魏茨格、前西门子总裁皮埃尔、前经济部长格罗斯等。格罗斯坦率地表示,这类咨询活动对经济界确有帮助。由于中国地大物博,门户众多,这些下了岗的德国能人因此继续神通广大,他们在中国有开不完的门,搭不完的桥。”

作为首个到中国访问的德国总理施密特(Helmut Schmidt),一生中去了十五六次中国。2012年他在一次采访中说:“我不知道,我没数过多少次。”(20)可是在他担任德国总理的八年中,他只去过一次中国,其余都是在卸任之后去的。施密特曾抨击默克尔刚上台时的中国政策(当时默克尔对中共采取比较强硬的政策)。

德国《世界报》2015年11月11日报导(21):中国(中共)对于Helmut Schmidt之死表现得出奇的哀恸。主席和总理分别以私人名义致以慰问。中央电视台表示向“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致敬。

习赞扬施密特,因为他1975年是第一个访华的联邦德国总理,开启了“合作的大门”。(中共的)媒体审查严格控制在中国网路上只有对施密特正面的评论和哀悼。但中国的人权人士对施密特看法不一。他们批评他对北京政府在人权方面的罪行“有太大的理解度”以及模糊对89年六四屠杀的视线。

资料来源:

1. 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罪责难逃(一)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1/-255458.html
2. Gregor Schöllgen, Gerhard Schröder. Die Biographie. 2015. Deutsche Verlags-Anstalt, München.
3.https://baike.baidu.com/item/%E4%B8%80%E6%B1%BD%E5%A4%A7%E4%BC%97/8387056?fromtitle=%E4%B8%80%E6%B1%BD-%E5%A4%A7%E4%BC%97&fromid=5462857
4. Geschäftserfolg in China: Strategien für den größten Markt der Welt Dirk Holtbrügge, Jonas F. Puck. 2. Auflage 2008. Springer Verlag. https://books.google.de/books?id=fgwjBAAAQBAJ&printsec=frontcover&hl=de&source=gbs_ge_summary_r&cad=0#v=onepage&q&f=false
5.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8A%E6%B1%BD%E9%9B%86%E5%9B%A2
6. https://zh.m.wikipedia.org/zh-hans/%E6%B1%9F%E7%BB%B5%E6%81%92
7. http://quotes.money.163.com/f10/ggmx_600104_213234.html
8. https://www.ntdtv.com/b5/2019/06/10/a102597539.html
9. 德新社:法轮功的抗议使江访德灰头土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13/28393.html
1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13/zip.html#zip6
11. https://www.alamy.de/stockfoto-chinesische-prasident-jiang-zemin-l-wird-durch-abstechen-volkswagen-vorsitzenden-ferdinand-piech-wahrend-seines-nachfolgers-steht-bernd-pischetsrieder-hinter-ihm-wahrend-des-zemin-besuch-die-autofabrik-in-wolfsburg-12-april-2002-begrusst-es-war-seine-zweite-staatsbesuch-nach-deutschland-diesmal-fur-eine-woche-geplant-und-53695816.html
12. 因炼法轮功受迫害 原长春分部工程师致信德国大众总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9/138123p.html
13. 一名法轮功受害者的家属 致欧洲议会副主席公开信 https://www.epochtimes.com/gb/6/7/3/n1371892.htm
14. Transrapid made in China die deutschen haben Fehler gemacht
https://www.spiegel.de/consent-a-?targetUrl=https%3A%2F%2Fwww.spiegel.de%2Fwirtschaft%2Ftransrapid-made-in-china-die-deutschen-haben-fehler-gemacht-a-401081.html
15. 施罗德的中国政策毫无道德 https://www.tagesspiegel.de/politik/schroeders-chinapolitik-ist-ohne-moral/600058.html
16. Wieder ein Sonnenscheinbesuch
https://www.faz.net/aktuell/politik/ausland/schroeder-in-china-wieder-ein-sonnenscheinbesuch-1132954.html
17. Wenn Milliardengeschäfte locken……werfen sich Wirtschaftskapitäne in den Staub https://www.spiegel.de/geschichte/platz-des-himmlischen-friedens-das-massaker-in-china-1989-a-1269773.html
18. 《真实的江泽民》第九章 贪战(上) https://www.epochtimes.com/gb/12/6/18/n3615092.htm
19. 德国下野政治家-打开中国门钱财滚滚来 http://www.chinese.rfi.fr/%E4%B8%AD%E5%9B%BD/20120417-%E5%BE%B7%E5%9B%BD%E4%B8%8B%E9%87%8E%E6%94%BF%E6%B2%BB%E5%AE%B6%EF%BC%8D%E6%89%93%E5%BC%80%E4%B8%AD%E5%9B%BD%E9%97%A8-%E9%92%B1%E8%B4%A2%E6%BB%9A%E6%BB%9A%E6%9D%A5
20. Helmut Schmidt und China – ein Rückblick https://interculturecapital.de/helmut-schmidt-und-china-ein-rueckblick/
21. China trauert um den „alten Freund“ Helmut Schmidt
Welt_20151111.docx https://www.welt.de/politik/deutschland/article148728238/China-trauert-um-den-alten-Freund-Helmut-Schmidt.html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