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美西本地 / 袁弓夷先生旧金山演讲:中共恩将仇报香港人

袁弓夷先生旧金山演讲:中共恩将仇报香港人

作者:看中国记者李怀橘报导 — 已发布 2020-08-18 18:30,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8-21 02:53
贡献者:新宇(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香港实业家袁弓夷在当地时间8月16日于旧金山进行的一场演讲中表示,中共盗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中共50权贵家族借政权敛财,拥有高达10万亿美元财富。据《看中国》报导,袁弓夷在演讲中谈到香港一度哽咽落泪。
袁弓夷先生旧金山演讲:中共恩将仇报香港人

8月17日,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邀请香港实业家袁弓夷先生在洛杉矶,就香港局势、中美关系等当前重大议题举办公开演讲。(姜琳达/大纪元)

8月17日,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邀请香港实业家袁弓夷先生在洛杉矶,就香港局势、中美关系等当前重大议题举办公开演讲。(姜琳达/大纪元)

 

 

 

 

近期香港实业家袁弓夷由华盛顿飞往旧金山,并于昨(16)日应邀举行演讲。他表示,中共50家族拥有十万亿美元资产,而且中共盗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中共不是“中华”,不代表“人民”,也不是“共和国”。他亦表示,自己不是反共,是灭共!

中共对香港忘恩负义

袁弓夷在旧金山演讲,未开讲,他已经哽咽。他表示自己和很多人都被中共蒙骗,以为八十年代改革开放是造福人民,但人民沦为中共廉价劳工;八九六四时已有很多人觉醒;今次中共在香港强推国安法,更让全世界人看清中共本质。他续指,传统文化中,中国人一向讲信用,有恩必报,而在帮助大陆方面,香港人永远是排第一的。

1991年华东水灾,短短十天时间内,香港各界筹得4.7亿港币赈灾款项;1998年中国南方发生特大洪水,香港向大陆捐款6.8亿港币;2008年汶川地震,香港政府和民间各界共捐款超过230亿港币(约合29.5亿美金),占全球捐赠中国金钱和物资的一半。可以说,每逢中国危难时刻,不论救援还是重建灾区,处处可见港人的身影。

而改革开放时,大批香港商人不但投资中国,更亲自去大陆教中国人营商办厂之道,有评论曾表示没有香港就没有中国的经济奇迹。自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第一家外资企业,第一家合资企业,第一家五星级饭店,第一条高速公路等全都由香港资本帮助完成”。香港不仅向中国输送资金、人才,也把成功的管理文化和发展模式带给中国。“港人在中国的直接投资累计超过1万亿美金,超过外国直接投资总额的一半”。另外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也是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超过四分之三的全球人民币结算业务都是在香港完成”。

中共盗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

袁弓夷指,恩将仇报根本不是中华传统,而中共盗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中共奉行马列主义、苏俄文化,不符合“中华”一词;而中共根本不关心人民,人民是被搾取的对象。中共权贵、高官用搾取来的资金去海外投资,“钱从何来?中国人民做廉价劳工,产品出口到美国换取美金”,被中共贪官放入自己口袋。

袁弓夷感触落泪。他说,中共漠视人命,对人民如畜生;中共权贵把钱汇到海外,高盛、华尔街之流再帮权贵投资赚取高额佣金;红二代、红三代来美国读书,受最好的教育,毕业后再去华尔街工作……

中共权贵的资产有多少?100位权贵在瑞士银行的存款竟然达到10万亿美金,数量之大,令人咋舌。袁弓夷指,权贵已经掏空中国外汇,“这10万亿美金中,江泽民家族就有1万亿”,“这些钱拿出来后,投资在最好的地方,全世界最漂亮的城市,包括香港”,他们垄断性投资物业、基金,迫使李嘉诚都要把生意转移到英国。

袁弓夷指,中共的50个家族就是10万亿美金的拥有者,他们垄断不同地区的不同行业,9,000万党员则帮他们圈钱,“整个架构就是,50个家族在最顶,操控下面的9,000万党员,最底层的就是被剥削的中国人民”,“这不是国家,‘共和国’的意思是老百姓可以做主;在中国,百姓何时投过票?何时看到过国家预算?”

疫情促成“天灭中共”契机 美国誓要血债血偿

他又指,中国人人都被中共迫害过,从爷爷那一代至今,无一例外;现在武汉肺炎病毒散播全球,这是灭共的契机,局面是中共自己一手造成,促成了“天灭中共”的契机。

袁弓夷表示自己在此居住20年,对美国十分了解,目前新冠病毒夺去17万美国人生命,美国会“血债血偿”,目前不是钱的问题,美国政府已经拨款几万亿美元抗疫,美国失业人口剧增,这些中共无法赔偿,因此美国从下到上,从百姓到议员再到总统都不会放过中共。他还表示,目前美国已经兵临城下,如南海军演等,一步步迫使中共解体。

他用“完美的风暴”形容目前局势,水灾导致中国南方颗粒无收,当局无奈要向美国买黄豆等农产品,以后或要买更多,中国目前“内忧外患”。

袁弓夷还表示,香港沦陷,“作为男人最低的责任就是保卫家园”,和97前香港相比,现在的香港被中共搞到一塌糊涂,“法治、自由、民主、繁荣,全部消失”。他亦透露日前中共想和美国谈判,谈华为、阿里巴巴、TikTok等,被川普拒绝;另外,目前美国有大约30至50万共产党员,川普计划将他们连同家属冻结财产并驱逐出境。

不是反共是灭共 中共要交回香港主权

袁弓夷坦言,自己不是反共,“反共反到我孙子那一代,都未必有成果,我要灭共!”

他指,“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份”,这句话听了一万次不止,但中共不代表中国,香港是中国一部份,但不是中共的一部份;中共经常宣传其代表14亿中国人,“我们被它骗了,外国人也被它骗了”,中国人连投票权都没有,就被代表了。他又指,香港是属于香港人的,按照联合国宪章,每个地区的人民都可以自己决定命运,“独立、归属、联邦都没有问题”。

中共单方面撕毁《中英联合声明》,袁弓夷表示会就此在二、三个月内向英国法院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让北京当局把香港主权交换给英国,因为北京已经失去资格再管理香港;当然北京肯定不同意,“但现在形式大好”,他估计不出三个月中共就会要求和谈,他形容“现在中共已经低头,再弯腰,最后趴下了的时候,就是谈判的时候”。

袁弓夷重申自己的倡议,即把中共定为跨国犯罪集团,并审判9,000万党员。但他表示不想和中共同流合污的人“可以退党,有退党机制,这不是问题”,但一天是犯罪集团的成员,都会被全世界通缉。他不认同“以共灭共”,他以邓小平为例,虽然他打到了四人帮,但又制造了六四惨案,“共产党的百年历史就是斗争的历史,一派打倒另一派,到最后还是共产党”。他还表示,新领导人当政时人民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清廉、不贪污,但是中共“没有法治,权力不受制衡,能不贪污吗?”

袁弓夷指,因为坐了16年牢,习仲勋思想开放,但是儿子一掌权,又变成独裁者。这是中共体制决定的。

开办举报热线 向美国提供迫害人权的香港官员名单

袁弓夷表示目前已经开始陆续从香港民间收到被制裁者名单,他会请人把罪行证据整理后,以法律文件形式呈交给美国政府,目前名单包括之前同意开除戴耀廷教席的18名香港大学校委会委员,还有剥夺民主派议员选择资格的各地区选举主任等。他亦提到反送中期间暴力对待抗争者的警察,目前已经整理出一张有2,000港警的制裁名单,近期会交给美国政府。

他希望在光复之前,香港可以形成“中美共管”局面,即中共一迫害香港人权,美国制裁也随之而来。

美国科技制裁中共 轻而易举

身为电子工业实业家的袁弓夷表示早在1973年就和硅谷公司有生意往来,他对电子科技业产业也十分了解,他形容中国目前只有组装产品的技术,而没有掌握核心高科技技术,如芯片、软件等,“美国很多方法对付中共,把中国国内的操作软件关掉,如果可以帮手机升级,也可以把手机关掉,关掉很容易的”,“所有中国使用的database(数据库)软件都是Oracle的,只要它说停,所有的database都会停掉”,他还举例说,“几乎所有的电脑都是用Windows,所有的手机不是用Apple就是Android,哪一个不是美国的?不用打仗,把所有操作系统停掉,中国就停了”,尤其中国现在使用电子货币,如果手机系统被停用,中共就失去对人民的控制。

中共就是想控制、操控人民,袁弓夷以法轮功为例指,法轮功当初根本没有反对过中共,但因为法轮功有信仰,中共觉得这么多人信仰法轮功,会威胁到管制地位,因此大力迫害法轮功,“其实当初法轮功都没有说过半句反共的话,当然现在没有办法,死了这么多人”,香港也是一样,香港人追求自由,中共害怕失去控制,就打压港人。

 

 

他说,在帮助大陆方面,香港人一向排在第一位,从1991年华东水灾到2008年汶川地震,香港各界都踊跃筹款募捐,中共推行所谓的改革开放,香港商人更积极参与,输入资金、人才、管理经验与模式,获得没有香港就没有中国经济奇迹的评价,但中共却恩将仇报,甚至强推国安法破坏香港自由民主环境:

“中国的第一家外资企业,第一家合资企业,第一家五星级饭店,第一条高速公路等全都由香港资本帮助完成”。“港人在中国的直接投资累计超过1万亿美金,超过外国直接投资总额的一半。”“(香港)也是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超过四分之三的全球人民币结算业务都是在香港完成。”

中共不仅对港人恩将仇报,对身在大陆的中国人也极尽压榨,漠视人权乃至生命,通过吸血获取大量财富。袁弓夷早前曾在采访中曝光中共权贵家族拥有10万亿美元财富。

这次他在演讲中进一步说,高达10万亿美元的财富为50中共权贵家族占用,这些权贵通过高盛、华尔街之流再赚取高额利润,红二代、红三代到美国读书,受最好的教育,毕业后又到华尔街工作,而中国百姓就一直被压榨:

“这10万亿美金中,江泽民家族就有1万亿。”“整个架构就是,50个家族在最顶,操控下面的9,000万党员,最底层的就是被剥削的中国人民”“这不是国家,‘共和国’的意思是老百姓可以做主;在中国,百姓何时投过票?何时看到过国家预算?”

袁弓夷指,恩将仇报根本不是中华传统,中共也不符合“中华”一词,它奉行马列主义、苏俄文化,盗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

他在演讲中明言,面对这样一个政权,自己的立场不是反共,而是灭共,“反共反到我孙子那一代,都未必有成果,我要灭共!”

他并倡议:把中共定为跨国犯罪集团,并审判9,000万党员,不想和中共同流合污的人“可以退党,有退党机制,这不是问题”,但一天是犯罪集团的成员,都会被全世界通缉。

目前国际间有人提出“以共灭共”的口号,但袁弓夷并不认同。他在演讲中也提到这一点,并以邓小平为例解释说,邓打倒了四人帮,但又制造了六四惨案,“共产党的百年历史就是斗争的历史,一派打倒另一派,到最后还是共产党”,中共作为一个独裁政权,“没有法治,权力不受制衡,能不贪污吗?”

此外,袁弓夷还专门谈到香港局势,表示会就中共单方面撕毁《中英联合声明》一事,在二、三个月内向英国法院提出起诉,要求中共把香港主权交还英国,“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份”,但中共不代表中国,香港是中国一部份,但不是中共的一部份。

他同时呼吁美国继续制裁破坏香港自治及民主自由的中港党官。他已经开始陆续从香港民间收到被制裁者名单,包括同意开除戴耀廷教席的18名香港大学校委会委员、剥夺民主派议员选择资格的各地区选举主任,以及反送中期间暴力对待抗争者的2,000香港警察。

袁弓夷将请人整理这些人的罪行证据,再以法律文件形式呈交给美国政府。

 

 

自从中共基于《港版国安法》抓捕了黎智英和周庭等人后,国际社会接连向中共挥出重拳。8月17日(周一),香港实业家袁弓夷表示,继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等11名中港官员后,美国正在准备发起对中共党员、红二代的第二波制裁。他强调,当下是全球“灭共”的最好时机,美国可以依法将中共定性为“跨国犯罪集团”,彻底与之脱钩。

周一,袁弓夷响应中国民主党、中国社会民主党和《看中国》的邀请,到洛杉矶发表演讲。他说,中共当前的框架就是,50个权贵家族掌控、垄断一切,在瑞士银行的存款高达10万亿美金。而9,000万共产党员就是打手,想尽办法剥削老百姓,将钱转成外汇,供养这些家族。

但中共的野心并非只是控制中国,他说:“中共在美国的渗透非常严重,为什么渗透,中共就是想要用共产党无神论的那一套,代替美国的普世价值,进而掌控世界。”因此他多次强调说:“现在不是反共,而是灭共。中共做了很多坏事,内忧外患,在这个时期,是灭共的最好时期。”

美国在准备对中共的第二波制裁

8月7日,美国川普政府宣布制裁包括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副主任张晓明等11名中港官员,袁弓夷说,中共与这些官员嘴上说不怕,但其实怕死了。

这种制裁意味着什么,他说,所有银行包括中国银行、信用卡公司、保险公司、航空公司、酒店等等,凡是与美国有关系的,都必须切断与受制裁人之间的关系,停止提供一切服务。“而且这种制裁是没有上诉的机会,是终身的。”

因此在美国宣布制裁的次日,中共就开始在香港抓人,“与黎智英同时被抓的也是11个人,美国制裁香港,也是11个人,这就很说明问题。中共本来没有(抓人)这个打算,所以很快就(把人)放掉了,因为中共怕美国。”

当前,以美国总统川普、国务卿蓬佩奥、司法部长等人组成的鹰派,都是坚决反共的。他透露,美国正在进行对中共的第二波制裁,这种制裁包括了从科技、金融、经济、外交、网络等各方面的制裁,其中也包括了对在美的红二代、红三代的制裁。“美国的情报非常厉害,掌握着所有的资料。”
依法灭共

在西方有自由、法制的国家,袁弓夷说法律就是制裁坏人的最好武器。他说,在美国至少有30万至50万的中共党员,有些是隐姓埋名却私下帮中共做事。如果要灭共,中共9,000万党员就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在50年代,美国有个叫《麦卡锡国内安全法》(McCarran Internal Security Act)和《共产党人控制法案》(Communist Control Act)的法律,他说,这些针对共产党的法律还是有效的,没有过期,美国都可以利用来灭共。另外还有一条法律是1970年通过的《反黑法案》(也称《有组织犯罪控制法》,RICO),他说自己目前正在做的游说工作,呼吁美国国会依照这些法律将中共定性为 “跨国犯罪集团” 。

“国会可以做,(如此一来)中共所有的党员都是犯罪分子,司法部也可以这样做。先定性,就可以抓人(中共党员),可以递解出境、财产冻结,然后要求这些党员解释财产的来源,都是可以做的。”一旦将中共定为美国的敌人,将中国共产党员定为犯罪分子,势必会引发中共内部的瓦解。

对于民间存有“中共党员也有好人”的说法,袁弓夷指出,这与好人、坏人没关系,这是犯罪与不犯罪的原则性问题。“参加了(中共)就是犯罪,就包括在中国大陆,参加了黑社会,不需要做什么坏事,就是犯罪。你(党员)可以退党,可以辞职不干了,没有人强迫你。你又想拿好处,让你撒谎就撒谎,这个就是犯罪,在支持整个犯罪集团,9,000万人在支持,是(中共)一分子,本身就是犯罪的行为。”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因全说:“天灭中共,很多人都在喊这样的口号。共产党这个组织从宗旨、组织结构、运作结构、宣传口径上,就是一个犯罪集团,必须要被消灭。所以我很支持袁先生灭共的主张。大家一块联合起来,把中共从历史的舞台上推下去。”

灭共时间急迫 呼吁民间致信国会

8月17日,川普政府又宣布,加强限制华为获得美国的技术和芯片,美国商务部还把分布在21个国家的38家华为实体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也称黑名单)。

袁弓夷说,美国当前的立场非常明确,也已经从各个领域对中共出手,因此民间也要给与国会支持。“我们要尽我们的力量,我们也要告诉华盛顿,我们不是反共,是灭共。如果有机会(灭共)的话,就是今年。”

纵观中共过去几十年的历史,他强调说,反共是行不通的。几乎每10年,都有所谓的 “好人” 出来打击坏人,但都是在共产党的独裁体制内进行斗争。 “这批共产党打掉那批共产党,斗来斗去,(最终)还是一个独裁。已经三番四次证明了,我们一定要把整个共产党灭掉,斩草除根。”在这种情况下,他说也不能再考虑产业链的问题,一定要彻底脱钩。

因此,他对现场的听众说:“一个人的力量不够,美国就是靠一个加一个老百姓加起来的力量。尽量写信给司法部、国会、议员都好,要求把中共定为犯罪集团,民意越多越好。美国这套法律非常成熟,我们也希望和平地解决。”

人称“袁爸爸”的袁弓夷,是香港电子工业实业家,育有6子女,包括前新民党政策总裁袁弥昌及人民力量前主席袁弥明。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