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美西本地 / 加州人口2020年首次下滑

加州人口2020年首次下滑

作者:记者周凤临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21-05-13 21:30, 上次修改时间: 2021-06-06 02:33
贡献者:淳真(责任编辑)
来源:新闻网
加州人口数在2020年首次减少,这种前所未有的人口减少,使加州失去一个国会议员席位。
加州人口2020年首次下滑

旧金山街头的密集人群(摄影:李天艺)

旧金山街头的密集人群(摄影:李天艺)

 

与其他州相比,加利福尼亚州的税务负担相对较重。由于近年来纳税人大批撤离,该州应税总收入也随之减少了数十亿美元。

美国国税局(IRS)最近公布的州际移民数据显示,2017-2018年间,加州净流失家庭约70534户,即165,355名纳税人及其家属。这些逃离加州的家庭,带走了约88亿美元的调整后净收入。

州际移民流动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包括退休、就业机会和住房成本。加利福尼亚政策中心(California Policy Center)的政策分析师布兰登·里斯托夫(Brandon Ristoff)告诉“中心广场”(Center Square)新闻网 ,数十亿美元从加利福尼亚流出,是由于该州“在经济、教育等方面糟糕的政策。”

他对媒体表示:“过去,加利福尼亚是每个人都想去居住的地方,但现在加利福尼亚已经成为一个人们都想要离开的地方。”

加利福尼亚人口外流的前三大受益者是德克萨斯州、亚利桑那州和内华达州。大部分离开的加州人,现在在德克萨斯州纳税。由共和党人领导的德克萨斯州净流入了72306名纳税人及其家属,总收入增加约34亿美元。

据估计,有53,476名加利福尼亚人迁往亚利桑那州,带去了约22亿美元的总收入。内华达州迎来了49745名加州纳税人及其家属,总收入增加23亿美元。

关于税收问题在州际移民中的作用有多大,专家们意见不一。

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的一项例行调查,询问了那些搬迁到外地的人,他们决定搬迁的主要原因是什么?选项包括就业、住房、上大学、犯罪率或与对其重要的其他人会合。2019-2020年的最受欢迎的选择是“想要更新/更好/更大的房子或公寓”,其次是“新工作或工作调动”、“建立自己的家庭”、“其他家庭原因”、“想要拥有自己的房子,而不是租房子”和“想要更便宜的住房。”

最不受欢迎的原因是“自然灾害”、“气候变化”和“丧失了抵押品赎回权或被驱逐。”

不过,尽管税收并不是人口普查局调查的一部分,但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2018年的一项分析认为,税收确实会影响移民。并表示,可以从人口普查局获得的一些答复中,推断出与税收相关的动机。

该研究所在分析中写道:“人口普查局不会向搬家者直接询问税收问题。但是其19个选择中的一些选项,可能反映了税收的影响。例如,出于住房原因而搬家的人,可能会考虑房产税的水平,因为该税收是房屋销售信息中列出的标准项目。同样,为了新工作而搬家的人,例如,如果他们在加利福尼亚这样的高税收州,和内华达这样没有所得税的州之间搬家,可能就会考虑所得税的影响。”

根据税务基金会(Tax Foundation)的分析,加利福尼亚州的州-地方实际税率为11.5%,在2019年州与地方的税收负担中排名第八。相比之下,德克萨斯州的实际税率为8%,排名第47位。亚利桑那州的实际税率为8.7%,排名第45位,内华达州为9.7%,排名第29位。

根据税务基金会的2021年州企业税收氛围指数(2021 State Business Tax Climate Index),加州的排名甚至更糟糕,排在第49位,仅次于新泽西州。该基金会认为,新泽西州的税收氛围最不友好。

 

 

1962年,加州人口达到1,700万多人,超过了纽约州的人口,当时的州长老布朗(Pat Brown),将这个日子宣布为州节日来加以庆祝。美国联邦人口统计局(U.S. Census Bureau),将于近日发布加州的人口统计,但这次恐怕没什么可资庆祝的了。

在过去10年,加州人口增长率降低到0.06%,达到1900年以来的最低点。由于人口增长减缓,加州很可能将会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丢掉一些联邦众议院的席位,与此同时,共和党占优势的州,如德克萨斯(Texas)州、佛罗里达(Florida)州,则很可能会因为人口增长而增加联邦国会议员的席位。

加州人早已意识到人口减少的趋势,但专家们称,这种人口增长减缓并非意外。但本次人口普查结果,仍然可能让人对加州这个历史上充满机会的土地,发生了什么感到惊奇。

至于对人口增长减缓的原因,有专家认为主要由3个因素造成的:第一个因素是,出生率降低;第二个因素则是,长期以来,迁出加州的人比搬到加州居住的人要多;第三个因素,则是国际移民的减少,尤其是来自亚洲移民人口减少,他们中许多移民被吸引到了其它州。

尽管左派将人口减少归咎于前任的川普政府在移民问题上的政策,导致移民人数减少。但这一切趋势,却是在民主党长期统治之下发生的,加州的政治氛围越来越走向极端自由的左派,被认为是驱使人口迁到加州以外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陈仁宜(Lanhee Chen)表示,看看民主党在过去这么多年来所做的,就明白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成为一种必然的结果。

前州长杰瑞.布朗(Jerry Brown)认为,人口增长并不能永远持续下去。

至于最终的结果,加州很可能还能保持53个国会议员的席位,跟2010年人口普查之后的结果一样。但报导认为,这是因为加州的官员们斥资2亿美元,全力保证人口数量的结果。即便减少一个席位,到52席,加州仍然是全美国会议员席位最多的一个州。

加州有近4千万人口,相比之下德州仅有近3千万。

若加州失去一个国会议员席位,那么它将是继伊利诺伊(Illinois)州、纽约(New York)州之外,因人口而减少议席的大州,其它因人口失去席位的小州,包括罗德岛(Rhode Island)州和西维吉尼亚(West Virginia)州等。

亚利桑那(Arizona)州、科罗拉多(Colorado)州和佛罗里达(Florida)州,则有可能因为人口增加而增加国会议员席位。

德克萨斯州一直致力于吸引硅谷精英到他们州去发展,2020年,高科技巨头甲骨文(Oracle)宣布,总部将离开硅谷,迁往德州的奥斯丁(Austin)。

 

 

美国人口普查局周一(4月26日)公布了2020年人口普查的首批数据。美国每十年进行一次人口普查,人口数据将被用于分配未来十年的众议院席位。

在过去的十年里,美国的人口增长了7.4%,这是自1790年第一次人口普查以来第二低的历史增长率。最低的记录是1930年代。

过去十年的缓慢人口增长是金融危机大萧条的回声。普查结果既证实了长期以来的人口增长趋势,也给人口学家和政治观察家带来了不少惊喜。

2020年人口普查第一波数据带来了四大看点。

阳光带战胜铁锈带

一个世纪以来,阳光带和西部州一直在扩大人口,而东北部和铁锈带州的人口数量却在下降。2020年的人口普查结果证实这一趋势仍在延续。

有七个州即将在国会失去一个众议员席位,其中有六个州——伊利诺伊州、密歇根州、纽约州、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和西弗吉尼亚州——都位于“铁锈带”。

人口普查结果标志着宾夕法尼亚是连续第十次在改选过程中失去众议员席位,纽约州是连续第八次失去席位,伊利诺伊州则是连续第九次失去众议员席位。

即将获得席位的六个州中却有四个州——德克萨斯州、科罗拉多州、北卡罗来纳州和佛罗里达州——都在阳光地带。

在过去的八个重新分配席位周期中,德克萨斯州至少每次都新增了一个席位,最早可以追溯到1950年的人口普查。佛罗里达州过去12次重新分配中都连续每次获得了一个新增席位。

纽约州因少89位居民失去一个席位

形象对比说就是,在1940年人口普查时,纽约在众议院拥有45个席位,与加利福尼亚州、德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的席位相同。但在2020年人口普查后、下一届国会中,纽约的众议员人数将比德克萨斯州少11人。

今年国会的435个席位竞争是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次。本来外界预测,明尼苏达州将失去一个众议员席位、成为今年8个失去席位的州之一,结果明尼苏达州以多出26名居民的优势保住了席位。

此外,纽约州因少89个居民失去一个众议员席位。

《国会山报》报导说,截至去年人口普查日,纽约州因中共病毒(冠状病毒,COVID-19)失去近2,000人,远远超过了保住其席位所需的人数。

加州终结连续增加席位的记录

加州自1850年加入联邦以来,每十年都至少增加一个众议员席位,在2010年人口普查前,他们的众议员席位已稳定在53个,加州是美国拥有最多国会众议员席位的州。

但现在,低移民率和州内高迁出率的结合下,加州在其历史上首次失去一个席位。

加州人口在过去十年中增长了6.1%,落后于全美平均水平,更不到邻州内华达州以及德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的一半。

加利福尼亚州的专家预计,该州的独立选区重新划分委员会将合并洛杉矶县的一些选区,郊区的人口增长没有跟上其它地区。目前还不清楚哪些选区处于危险之中,但预计明年会有两名现任者相互竞争。

西部州正在蓬勃发展

加州人搬离加州后,并没有走远。西部州中的八个,有五个州——爱达荷州、内华达州、犹他州、亚利桑那州和科罗拉多州——在过去十年的人口都增长了10%以上。蒙大拿州的人口增长也有9.6%。

西海岸其它州的情况也不错。华盛顿州在上个十年获得了一个新的众议院席位,俄勒冈州这次也将获得一个新的席位,两个州的人口都达到了两位数的增长率。

 

 

周五(5月7日),加州财政部(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Finance)发布了新的人口数据,该州在2020年减少了182,083名居民,下降了0.46%。截至1月1日,该州共有39,466,855名居民。

财政部认为,人口数量的减少,一部分原因是受COVID-19疫情的影响,疫情导致的人口死亡数比疫情前要超出51,000多名。更重要的是,与疫情无关的人口死亡数,比出生人口数多了24,000名。限制移民的政策,也使该州损失了约10万名居民。

来加州的外国移民和外州移民都在减少,越来越多的居民迁出加州,同时伴随着新生儿出生减少和老龄人口死亡增多。由于联邦移民政策的变化,以及接种疫苗会减少死亡,财政部预计,今年人口数将恢复缓慢增长。

湾区人口数也有下降的趋势,康特拉科斯塔县(Contra Costa County)是唯一人口增长的县,增加了4,001人口,增长率为0.3%,目前估计该县人口约115万。旧金山减少了近14,800名居民,减少了1.7%。马林县(Marin County)、圣塔克拉拉县(Santa Clara County)、圣马刁县(San Mateo County)和阿拉米达县(Alameda County)的人口数均在减少。

2020年加州建造了103,073套新住房,这是自2008年以来,首次在一年内建造了超过10万套住房。旧金山建造了4,138套多户住宅住房,奥克兰2,754套,洛杉矶建造数位于第一位。

尽管加州总体人口数在下降,但湾区的一些城市,还是逆转了这一趋势。贝克斯菲(Bakersfield)市人口增长最快,奥克兰排在第二位,增加了近3,200名居民,增长率为0.7%。圣塔克拉拉(Santa Clara)市增加了约3,400人,增长率为2.7%,是加州拥有10万人口数的城市中增幅最快的。

 

 

美国房地产专家指出,疫情期间人们出走加州、纽约等高税收州早已不是秘密,但随着民众持续朝“红州”搬迁,全美的房地产趋势正发生“前所未见”的急剧改变。

房地产专家罗杰斯‧希利(Rogers Healy)周二(4月27日)告诉福克斯商业新闻,德州房地产销售在疫情期间居高不下,需求不断增加,“这就像人们等待在iPhone问世时得到它一样,买家在门外排队看房,各种价位的房子都有人看。”

希利表示,现在每天都有数百人搬到达拉斯(Dallas),迁入人口中有70%来自加州,购入房源为豪华价位。希利指出,这些来自加州等地区的美国人,多数因为高额的州税而搬移。

希利说,当买家听到“现在的建筑成本是有史以来的最高价位”时,他们倾向不等价格回落,有更多的人直接进入竞标战。

他表示:“过去会在市场上停留60天、90天的房子,(现在)上市第一天就能得到多个报价。所以,是的,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

此外,房贷低利率和更多人“有资格购置房产”等因素也是过去前所未有的变革。

希利说:“我们正处于达拉斯的震中,从字面上讲,现在是从事房地产的最好时机。一旦你知道,大量的人从富裕的、高税收的州搬来,就能永远改变(一些)事情。因此,我认为新的现实将被适应。”

不过这种购房趋势并不只限于德州。根据Realtor.com的2月房屋数据,全美房屋的中位价目前处于历史上的最高水平,徘徊在35.3万美元左右,比一年前增长了17%。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