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美西本地 / 中国亿万富豪被指帮洛杉矶议员摆平性骚扰案

中国亿万富豪被指帮洛杉矶议员摆平性骚扰案

作者:记者张纯之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20-06-26 23:00,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6-26 23:00
贡献者:淳真(责任编辑)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洛杉矶市议会腐败案越滚越大,继5月中下旬前华裔副市长陈纾桦(Raymond Chan)的业务伙伴、一名房地产顾问江乔治(译名, George Chiang)遭到联邦起诉后,FBI特工的调查重心、洛杉矶市议员何塞· 赫札尔(Jose Huizar)的一名前特助,也成了该案的第四名被告。
中国亿万富豪被指帮洛杉矶议员摆平性骚扰案

图为洛杉矶市市议员何塞· 赫札尔(Jose Huizar)。 (David McNew/Getty Images)

图为洛杉矶市市议员何塞· 赫札尔(Jose Huizar)。 (David McNew/Getty Images)

 

作为FBI污点证人,乔治·埃斯波萨(George Esparza)披露:有一名中国的亿万富翁前后花了约100万美元,帮赫札尔摆平了一桩性骚扰案。

据了解,这名中国亿万富翁应该是“深圳新世界集团”(Shenzhen New World Group)的负责人。其官网显示,新世界集团分别于2010年3月24日、2011年1月5日全资收购接管了洛杉矶中心格兰酒店(Grand Hotel)和喜来登环球酒店。

该集团曾提交申请,希望将格兰酒店改建成一栋77层的大楼(联邦起诉书提到了这点)。此外,该公司还希望将喜来登环球酒店从20层加建到31层。

赫札尔哪来的60万封口金

根据《洛杉矶时报》报导,6年前,赫札尔的一位女性前副幕僚长弗朗辛·戈多伊(Francine Godoy)控告赫札尔性骚扰,并要求市府赔偿。但该案突然达成和解,而洛市却没赔半分钱——赫札尔一直拒绝说明,他是如何说服戈多伊放弃索赔的。

近日,这个秘密终于曝光。赫札尔的前特助埃斯波萨与FBI达成了和解协议,他披露,一位在赫札尔洛市辖区内做生意的中国富人(诉状中称Chairman E,以下简称E富翁)拿出钜资,帮助赫札尔摆脱了困境 。

据联邦检方诉状,E富翁打算在洛市建一幢77层的塔楼。2014年,赫札尔申请一笔贷款时,E富翁为其提供了60万美元的抵押担保。据埃斯波萨的供述,赫札尔因此获得了57万美元的银行贷款,支付了和解金,私下了结了性骚案。

如果当时洛市支付了和解金,相关条款就要公开。而私人和解通常都会要求当事人承诺永远不公开讨论涉及的案件。

中国开发商的贿赂与要胁

诉状说,E富翁后来开始索要一系列好处。2017年,其公司的一名高管施压埃斯波萨,要求赫札尔出力,帮助摩天大楼项目通过,否则赫札尔必须退回60万美元。

联邦文件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即FBI突袭赫札尔家几周后),赫札尔还未支付该笔银行贷款的三笔利息。同月,银行就没收了60万美元的抵押品,这就意味着赫札尔不必归还欠银行的剩余57.5万美元(E富翁为他付出了60万)。

法庭文件显示,E富翁最终向赫札尔支付了超过100万美元的贿赂,换取其开发案的推进。埃斯波萨承认,该中国开发商在2014—2018年间向他和赫札尔提供了多次前往赌城和澳大利亚的免费旅行和招待,包括三趟免费私人飞机旅行、赌场筹码以及昂贵的餐饭。

检方没有透露77层塔楼项目的开发商名字,但资料显示深圳新世界集团很符合诉状描述,该集团打算将位于Figueroa街的格兰酒店改建成77层的塔楼。

腐败案涉及四家中国公司

FBI一直在调查洛市议会腐败案,据一封2019年FBI给谷歌的搜查令,FBI正对洛市议会展开受贿、勒索和洗钱的调查。涉案政客超过了12人,其中包括两名现任市议员赫札尔和普莱斯(Curren Price),还有市议会主席伟森(Herb Wesson)的幕僚长威廉姆斯(Deron Williams)以及市长贾西迪任命的两位助理:前经济开发副市长陈纾桦与现任公共工程委员会市长代表加辛托(Joel Jacinto)。

此外,还有四家中国公司牵涉其中,包括深圳新世界集团,以及绿地(Greenland USA)、泛海(Oceanwide)和深圳合正(Shenzhen Hazens)三家地产公司。

据报导,绿地、泛海和深圳合正都曾向赫札尔妻子担任筹款人的慈幼高中捐款。其中以绿地捐款最多。

据Incendiary报导,绿地公司在洛杉矶最大的项目是Metropolis项目。该项目集豪华公寓、酒店和高端商业中心为一体,是洛杉矶市中心有史以来最大的房地产开发项目之一。

2014年,在赫札尔的授意下,市议会批准了市府向绿地美国公司提供1,870万美元的资金,用于建设Indigo酒店。

报导说,不仅是绿地公司,另一个大型中国房地产公司深圳新世界集团也在洛市议会(特别是赫札尔)的全力支持下,不断购进洛市中心的豪华酒店和公寓楼。该报导还说,赫札尔正引领投资者进入洛杉矶,像殖民者一样瓜分洛杉矶的土地。

前副市长陈纾桦的角色

联邦诉状还说,随着赫札尔性骚扰案的进行,市议会一位有影响力的人物帮助赫札尔找到了解决办法。诉状中称呼此人为Individual 1,但这人的履历等关键细节显示他就是陈纾桦。

诉状说,在陈纾桦牵线向赫札尔提供了经济帮助后,赫札尔发起了一个动议,帮助陈保住了他的高管工作。检方并未提供更多细节,但2013年,赫札尔修改了一条动议,推迟将陈的部门并入另一个市部门的计划。

陈纾桦曾担任洛市城市建设部门负责人,之后又被市长贾西迪任命当经济发展副市长,贾西迪曾称赞他协助推动了洛杉矶的开发潮,是“真正的公仆”。

 

 

在FBI突袭其住宅与办公室18个月后,洛杉矶市议员何塞·赫札尔(Jose Huizar)因涉及市议会腐败案而被捕。他也是该案中第5位被捕的嫌犯。

周二(6月23日),赫札尔首次上庭。在法庭上,检方指控赫札尔与房地产开发商进行权钱交易,收受了超过150万美元贿赂及其它利益。

现年51岁的赫札尔在其位于博伊尔高地(Boyle Heights)的家中被捕,检方指控他违反了《欺诈及腐败组织法案》(RICO),即有组织地犯罪,与同伙涉及贿赂、诚信服务欺诈、勒索以及洗钱等多桩罪。目前赫札尔面临最高20年的刑期。

赫札尔自从2005年以来一直是洛市14区的议员,并长期担任洛市规划及土地使用管理委员会的主席,直到2018年12月FBI突袭了他的住宅和办公室,探员们在他住宅的一个柜橱中发现了12.9万美元的现金。

联邦检察官汉纳(Nick Hanna)周二说,市议员赫札尔的腐败达到了惊人的程度,他辜负了公众的信任,数年来接受了多个来源的上百万美元的贿赂。

在116页的起诉文件中,检方指控赫札尔利用自己的职位进行权钱交易,与其同伙一起向开发商索贿,承诺这些开发商的建案会在洛市审议中获得有利的对待。检方说,近年来洛市大部分房地产开发都集中在赫札尔代表的区。

检方指控说,赫札尔接受了一名房地产开发商透过一名政治筹款人行贿的50万美元现金(装在纸袋中),帮助解决一起房地产开发项目的劳工纠纷。

另外,一名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为其在洛市的开发项目获得通过,向赫札尔提供了60万美元的担保,赫札尔因此而获得了一笔银行贷款,用以和解他的一桩性骚扰案。当赫札尔停止还贷后,该担保金被用于支付赫札尔的银行欠款。

赫札尔还接受了几次前往国内外赌场的旅行安排,以及超过25万美元的赌场筹码。

此外,检方还指控赫札尔计划让他的妻子竞选接替他的位置,以便继续保持其腐败模式。

在赫札尔之前,洛市议会腐败案已有4人被捕,包括赫札尔33岁的助手埃斯波萨(George Esparza)、房地产顾问江乔治(译名,George Chiang)、53岁的政治筹款人、Hancock Park居民金章宇(译名,Justin Jangwoo Kim)以及前洛市议员英格兰德(Mitch Englander)。4人均与检方达成了认罪协议。

英格兰德今年3月因涉及腐败被捕。他被控接受了一名在洛市有开发项目的商人提供的数千美元现金、女性陪伴服务及昂贵的旅馆房间。

英格兰德在2011年到2012年间一直担任圣佛南多谷12区的议员。他于2018年12月下台,当时还有两年任期。

此外,政治捐款人金章宇也于今年3月与检方达成了认罪协议。他承认一项联邦项目贿赂罪。他被控作为中间人帮助一名房地产开发商对赫札尔进行贿赂。

上个月,埃斯波萨和江乔治也认罪。

41岁的江乔治承认,曾作为中间人帮助一家中国公司贿赂一名洛市议员,并向一名副市长付钱,以促成一个开发项目。

埃斯波萨认罪后向检方披露,一名中国开发商(诉状中称Chairman E,以下简称E富翁)出巨资,帮助赫札尔摆平了一桩性骚扰案。在2014—2018年间,E富翁还向他和赫札尔提供了多次前往拉斯维加斯和澳大利亚的免费旅行以及赌场筹码和昂贵餐点的招待。法庭文件还显示,E富翁最终向赫札尔支付了超过100万美元的贿赂。

据联邦检方诉状,E富翁打算在洛市建一幢77层的塔楼。中国“深圳新世界集团”很符合诉状的描述,资料显示,该集团打算将位于Figueroa街的格兰酒店改建成77层的塔楼。

此外,还有三家中国地产公司,包括绿地(Greenland USA)、泛海(Oceanwide)和深圳合正(Shenzhen Hazens)也卷入该案。

据报导,绿地、泛海和深圳合正都曾向赫札尔妻子担任筹款人的慈幼高中捐款。其中以绿地捐款最多。

据Incendiary报导,绿地公司在洛杉矶的Metropolis项目,是洛杉矶市中心有史以来最大的房地产开发项目之一。2014年,在赫札尔的授意下,市议会批准了市府向绿地美国公司提供1,870万美元的资金,用于建设Indigo酒店。

 

 

去年7月,联邦调查局(FBI)突袭了洛杉矶市政府与洛市水电局,其特工进入两处调查取证。此事与中国房地产公司向洛市政府要员行贿有关,其中涉及前华裔副市长陈纾桦(Raymond Chan)。

陈纾桦曾担任洛市城市建设部门负责人,之后又被市长贾西迪(Eric Garcetti)任命当经济发展副市长,贾西迪曾称赞他协助推动了洛杉矶的开发潮,是“真正的公仆”。

但据《洛杉矶时报》5月20日的报导,针对洛市腐败案的联邦调查法庭记录显示,一名洛市副市长涉嫌接受房地产商顾问付款,利用其市府职权帮助通过了一个大型开发项目。

尽管这位前副市长的名字并未出现在法庭文件中,但通过该文件描述的工作经历细节可以确认这人就是陈纾桦(包括他担任洛市建筑和安全局局长的日期,以及他被任命为经济发展副市长的日期)。不过他并未被指控犯罪。

事实上陈一直接受着调查人员的审查,一年多前他已经被联邦缉查令点名。向谷歌发送的该缉查令要求陈的电子邮件账户记录,因其中可能涉及十几个人的犯罪证据。由于陈作为市政厅高管领导着城市开发的关键部门,对他的联邦调查已经加深了人们对地方政府的不信任感。

陈纾桦没有回应《洛杉矶时报》寻求置评的电话。他的律师布劳恩(Harland Braun)说,陈没有做错什么;说他在开发行业中是公认的“有求必应”者,但“从来没有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要求或接受任何回报”。

新的指控显示,陈的一位业务伙伴在洛市府涉嫌“权钱交易”(Pay-to-Play)的调查案中成了第三位被起诉者──这位房地产顾问George Chiang,已经坦承参与犯罪活动,包括帮助一家中国公司贿赂一名洛市议员,并向一名副市长付钱,以促成一个开发项目。

贾西迪上周在被问到该项涉及前副市长的联邦指控时说,他对检察官所描述的不当行为“零容忍”。

长期以来,陈纾桦一直被认为是简化流程和减少官僚作风的典范。6年前当他被选任永久接管城市建筑部门的时候,市议员Mitch O’Farrell称赞他“在让项目落实步骤减少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促进了经济发展。

但曾代表邻里团体、就洛市开发决策起诉洛市政府的律师西尔维斯坦(Robert P. Silverstein)说,市府建筑部门似乎把开发商视为客户而非公众,这让他感到不安。他认为,该部门在陈纾桦的领导下“落到了一个真正可悲的低点”。

西尔维斯坦反对洛市“千禧年好莱坞摩天大楼”开发案,曾对其提起法律诉讼并受挫。他认为,陈有利益冲突,因为他的儿子是该开发商聘雇的律师事务所内的一名受薪实习生。西尔维斯坦说,2016年贾西迪没有清理市政厅的腐败,反而将陈纾桦提升为副市长。

陈在该投诉提交后不久就表示,他已被证实是清白的。贾西迪的一位发言人说,此事“已提交给道德委员会,该委员会拒绝采取任何行动”。

在上周提交的联邦文件中,检察官列举了一项涉及George Chiang及其商业伙伴和一名未透露姓名的洛市议员的贿赂阴谋。从法庭文件的细节可确定,该市议员就是何塞· 赫札尔(Jose Huizar),但其律师则一再拒绝置评。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