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留学移民 / 中共党员及家属或被美限入境

中共党员及家属或被美限入境

作者:记者骆亚采访报导 — 已发布 2020-07-18 05:0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12-24 05:39
贡献者:新宇(责任编辑)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7月才过了一半,中共就接连遭到致命打击。中共党媒罕见转载美国政府正考虑全面禁止中共党员及其家人前往美国的外媒报导,大陆律师认为美国这一招如同切断裸官的后路,中共内部最为恐慌。专家认为此举或令中共内部退党潮大爆发。
中共党员及家属或被美限入境

由全球退党服务中心颁发的《退党证书》。(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提供)

由全球退党服务中心颁发的《退党证书》。(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提供)

 

 

 

 

 

 

 

 

 

 

 

美国国土安全部代理部长沃尔夫(Chad Wolf)日前出席活动时表示,川普政府已制定对策应对中共的威胁,将很快公布反制中共计划,可能加强中共党员的美国签证限制。

据法广报导,沃尔夫12月21日在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发表演说,指川普政府已制定对策应对中国(中共)带来的威胁,将根据2017年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2020年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构建《反制中华人民共和国战略行动计划》(Strategic Action Plan to Counter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并指该报告即将得到公布。他表示,未来会加强对有机会窃取敏感信息和技术的个人的筛选程序,亦会禁止与军民融合战略相关的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入境。

拟加强限制中共成员入境 数万中国学生已离美

12月3日,美国国务院宣布,限制中共党员及其直系亲属赴美,将签发给中共党员及其家属的B1/B2签证的有效期从此前的10年减至1个月。沃尔夫介绍称,国土安全部配合国务院这一举措,正努力将中共党员入境美国的期限限制在一个月以内,即便有些人在过去可能获得了10年签证。

“我们也在与国务院合作,考虑进一步限制中共党员的签证有效期。我们还运用一切可能的工具,防止中国公民隐瞒其中共党员身份、或逃避相关的披露要求。”他说。

沃尔夫称,川普总统5月宣布禁止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中国公民持学生学者签证进入美国,这一政策取得了震慑效果。他说,“我们禁止参与中国军民融合战略的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入境。中方读懂了这一信息,数以万计的中国学生已经离开,以避免被发现、避免被进一步采取行动”。

他补充说,“在这些人离开我国时,我们(国土安全部)对他们进行了额外的筛选和审查,以查明关键的反情报威胁,并防止重要信息被窃取。”

沃尔夫还表示,国土安全部在2021年财政年度将特别欢迎香港居民的难民申请。美国国务院9月30日公布接受难民计划,首次把香港纳入收容难民的特殊分配国家和地区名单,使香港居民有别于众多寻求庇护的申请者,可以在美国得到额外的援助。

沃尔夫指出,国土安全部还与美国伙伴协调,保护美国人的敏感信息,防止中共试图利用5G网际网络基础设施进行情报渗透。

他说,“我们将发布一份商业建议,警告不要使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的公司的数据服务和设备。”

他强调,国土安全部正在对全球第三大电视制造商TCL公司等中国制造商进行审查。报导指,美国研究人员11月披露,中国TCL公司在其生产的智能电视机中加入“后门”程序,让这些连入WiFi无线网的智能电视文件系统暴露在第三方的远程操控之下。

中共试图从内部瓦解美国 须动员全社会应对

沃尔夫称中共从根本上反对自由、经济开放和民主社会,它将美国视为“政治和意识形态上的威胁”,它想把全世界都变成计划经济和专制体制。

沃尔夫表示,中共利用文化和商业交流来渗透美国各级政府,达到在美国各地实行亲共政策的目的,并特别提到网络攻击。

“每一天,中共特工都在释放假消息,误导美国民众,向政治人物施压,在美国形造对中共有利的话语权,并在致命性的COVID-19大流行的责任转嫁给他国。”他说,“中共的一次网攻就可能对我们的关键基础设施造成灾难性的破坏。”

沃尔夫补充说,在药品、个人防护设备等供应链安全方面、在持续出现的假冒商品方面,中共是美国的头号威胁。

“每一个美国企业、每一个媒体机构、每一个公民和每一个有关方面都必须认识和防范这一威胁。在你们的帮助下,美国将不会成为中共新时代的下一个受害者。”他说。

 

 

(编按:本文作者程翔是香港著名时事评论人,对中国时局有深入了解。早年毕业于香港大学后,程翔出任《文汇报》驻京记者站主任、副总编。1989年间参与六四采访工作,六四后因不认同当局的处理手法,与数十名同事一起辞职;1996年,程翔出任新加坡《海峡时报》中国首席特派员。2005年程翔在大陆蒙冤被捕,香港各界发起声援活动,2008年时逢北京奥运,他方才获释返港。出狱后,程翔出版了回忆录《千日无悔──我的心路历程》。他表示,“要透过自己的牢狱之灾,为铲除制造冤假错案的土壤贡献一分绵薄的力量,否则,我这个牢就是白坐”。今次程翔撰文评论详细分析美国最新移民政策,认为美国已经扩大打击共产党及其支持者,文章更详细列出中共各直属机构在香港分布。全文内容如下:)

美国政府上个月宣布修订移民法,禁止共产党员及其关联者申请移民美国。这个法令并不是新创而是久已有之,最早是针对苏联东欧共产主义阵营的人。冷战结束后,苏联东欧阵营解体,而当时中共采取“韬光养晦”政策,使美国觉得共产主义威胁已不复存在,于是这条法令就没有严格执行。如今美国霍然惊醒过来,看到中共对美国的渗透已经严重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于是才重新捡拾起这条法令来限制共产党人(主要还是中共)移民美国。特别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被揭露有份从其儿子从中共获取的好处中参与分桩的丑闻后,更如当头一棒,惊觉中共对美国渗透之深,已经到了“买起美国”的地步,这才急起直追堵塞漏洞。

根据美国移民局新颁布的《政策手册》F 部分(基于国家安全和相关理由而拒绝申请)其中第三章“极权政党成员”,除了明确宣布拒绝“共产党员”入籍申请或移民美国的申请(即申请绿卡)外,还列出“共产党的相关联人士”(affiliate)也不能申请入籍美国或者移民美国。这样,美国制裁的范围,就不仅仅限于正规共产党员,还包括那些虽非正规党员,但甘愿为虎作伥的人,断了他们移民美国的路。

笔者觉得,新颁布的政策指引,更有利于阻绝共产党人及其同路人(fellow traveler)渗透美国。事实上,要认定一个人是否共产党员,是很困难的。只要一个共产党员死不承认他的党员身份,即使人们有怀疑,也莫耐之何,最明显的例子就是689和曾氏。加上中共有此传统:为了特定目的,允许党员隐瞒自己的党籍(港人所熟知的有宋庆龄、张学良等);或者同时加入其他“民主党派”,但只以“民主党派”身份公开活动(如“民革中央”贾奕斌)而隐瞒自己同时是中共党员。所以,要禁止中共党员移民,技术上难度比较大,因为他们擅长隐瞒身份(这是中共长期地下斗争形成的行为习惯)。但是,如果现在把禁止移民的范围扩大到共产党的“关联人士”,则辨别就会非常容易,因为根据新颁布的指引,“关联人士”的定义比较宽,因此比较容易识别。

新指引对“关联人士”作出以下规定:

一,任何人向共产党及极权组织提供、借出、承诺支持、承诺出资或其他有价值的东西可以被认定为“关联人士”。

二,“关联”指虽“不足构成党员”(less than membership)但却超过“同情”(more than sympathy);包括“不仅仅对该组织有兴趣或同情,还包括若干明确的及自愿的行动(向该组织提供)支持、金钱或其他有价值的东西。

三,“关联”一词除了适用于人与组织的关系之外,也适用于组织与组织之间的关系。一个与极权政党有“关联”的“组织”,是一个与极权组织有从属关系或依附关系、或一个为促进极权组织的目标而成立、或双方有一个工作上的联盟目的,是为了落实极权组织的宗旨。

四,一个人的党籍身份或“关联人士”身份必须是“实质性的”(原文是meaningful,有意义的,但笔者觉得翻译成“实质性”比较贴切)。如果证据显示有关人士了解该组织的政治背景,或从事一些活动足以证明他/她了解该组织的性质,则他/她的参与就是“实质性”的。

五,证明自己清白(指证明自己并非属于任何极权政党或其关联人士因此可以申请移民)的责任(burden of proof)在申请者自身。任何时候这个责任都不必由政府承担。

(笔者按:上述五点是笔者综合该新指引的原意摘录而成,而且是意译,并非原文有列出这五点,请读者自行参考附录一的英文原文)。

同过去比,这个新《政策指引》把禁绝移民美国的群体从正规的中共党员扩大到中共的同路人、支持者、甚至同情者。这样,移民官就可以单凭一个人的服务机构或者其长期言行来判断他/她是否符合移民美国的条件,而举证自己符合移民的责任就在申请者本人。这样一来,像司马南这类“反美是工作、居美是生活”的政治无赖就再也无法获得移民资格。

把这个最新指引应用于香港,则我们可以看到香港将有两类群体受此影响。第一类是中共在香港的直属机构;其人员十之八九都是中共党员。即使他们否认自己的党籍,但只要追踪其工作履历,则往往可以鉴定他们是共产党员,除非他们连自己的履历都虚构。关于中共党员虚构履历的例子,笔者见过很多,他们奉派来港工作时,甚至连名字都可以改,更遑论其他资料,因此外人无从了解其真正党员背景。第二类是中共在香港附属机构,这些机构的领导人(很多都不一定挂正头牌)多数是党员,而其中的“积极分子”虽则未必是都是党员,但鉴于他们同共产党的关系,符合美国指引中的“关联人士”和“关联机构”的定义,也将受到“不准移民/入籍美国”的制裁。属于第二类的人将非常广泛,总人数将远远超过可能的正式共产党员数目。笔者曾经估算过,中共在香港的党员不少于40万人,如果把“关联人士”也包括在内,则潜在的有可能受制裁的人数将远远超过100万。这批共产党员及其“关联者”分布在哪里?笔者尝试把他们有可能藏身的机构的名单列出如下,供读者参考。笔者强调,由于个人见闻有限,凭一己之力整理出来的名单必然是十分不完全的,需要由各界了解情况的人士共同来丰富它和补足它。日前特区国安署准备设立“热线”供亲共分子“笃灰”,那么我们就有必要汇聚大家的努力,揭露潜伏在香港各个领域的共产党人及其“关联者”。

第一类:中共(中央级)在香港的直属机构

这一类人,都是中共派驻在香港的党员,他们分布在下列机构:

甲)中央级的官方代表机构
一,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中联办)
二,外交部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特派员公署
三,中国人民解放军香港特别行政区驻军
四,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国家安全总署

解释:为了协助美国移民局落实制裁中共及其“关联者”移民美国,知名人士袁弓夷先生已经开出一个“不受欢迎”的人物清单(以下简称“袁弓夷清单”),希望美国移民局能够按照清单制裁有关人士。上述四类人中,除解放军外,其领导人都已经被袁弓夷先生列入“不受欢迎”的人物清单里面,希望获美国政府接纳。

乙)中央级党政军特机构

一,中国共产党香港工作委员会(香港工委)

1 组织部
2 宣传部
3 统战部
4 中联部
5 群众工作部
6 安全保卫部

(笔者按:中联办内还有其他多个部门,例如各个地区工作部门,这里不能尽录)

解释:长期来香港工委一直扮演着特区“准太上皇”的角色,《国安法》颁布后更直接成为“太上皇”。同样地,工委的负责人已经被袁弓夷先生列入“不受欢迎”的人物清单。希望熟悉情况的朋友能够提供上述几个部门的负责人名单,以确保他们受到制裁。

二,国务院系统

1 国务院港澳办
2 金融系统(及其在港的国有企业的领导人)
3 商贸系统(及其在港的国有企业的领导人)
4 文教系统(及其在港的代理机构)
5 侨务系统(及其在港的代理机构)
6 国防系统(国防科工委、国防工业公司代表)

解释:港澳办负责人已经被袁弓夷先生列入“不受欢迎”的人物清单,但其他系统在香港的代表人物则有待读者提供更详细的资料。

三,军事系统

1 情报(见下:“情报系统”)
2 军工(见上:“国务院系统”)

有关香港的具体军务由解放军驻港部队负责
解释:除了驻港部队外,军事系统在香港的人物比较难确定,需要读者帮忙提供。

四,情报系统

1 党系统:
- 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中联部)
- 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统战部)
2 国务院系统:
- 国家安全部
- 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国保局)
- 侨办
3 军队系统
- 总参谋部情报部(总参二部)
- 总参谋部技术侦察部(总参三部)
- 总政治部联络部
- 总政保卫部

(按:军队系统的称谓仍然沿用旧名,习近平重组军队以后,具体称谓也有变动,但笔者无暇一一跟进更改,请谅)

4 地方级党政特系统

中国30个省市自治区,每一个都在香港设立了“窗口公司”,实质是该省市自治区的驻港代表(驻港办事处),它们的主要功能有三:
- 该省在港的情报系统,专注与该省有关的情报工作
- 该省在港的统战机构,“团结”在港的本省籍人士
- 该省在港的经济管理机构,增进该省对外的经济活动
- 该省在港设立的“小钱柜”,截留本该上缴的外汇收入
- 该省在港设立的“接待站”、“联络处”,处理省领导交办的事务

解释:中共的情报工作在香港非常活跃,党政军三大系统都在香港设立特别的情报站,而且除了中央级的情报机构外,还有大量的地方级的情报机构。但由于情报工作的性质,这些机构和人物都是非常掩蔽的,外人难以识别区分,除非有知情人士提供资料,否则难以了解。

五,中央政治局常委联络员(非正式称谓)

每个政治局常委都在香港设有专属的联络员,不在体制之内,也不在编制之内,是每个常委自己私自设立、专门为自己服务的联络人。他们的作用:
- 做自己的耳目,以防党内其他派别对自己不利
- 作为自己的线人,鉴别比较从官方渠道所得的讯息
- 交办自己私人事务

解释:这个类别的人数级少,而且隐蔽性极高,外界更不容易了解。

以上这些属于第一类机构的负责人和成员,绝大多数都是中共党员。制裁这些机构的成员,不会太出错,只是人们无法知道具体的人名。

第二类别是中共在香港的附属机构,包括特区政府、中共在香港的人大政协系统、传统左派机构、左派公司、亲中共的群众组织和社团等等。他们构成中共在香港的实力基础,现分述如下。
甲)政权组织:香港特区政府

一,特首

1 现任:林郑月娥
2 前任:董建华、梁振英
解释:林郑月娥固然已经被列入“袁弓夷清单”,但从摧毁香港的角度看,董建华和梁振英皆应该被制裁。董建华的亲信何志平已经证明为中共服务而锒铛入狱,梁振英则经常鼓励“互相揭发”而直接参与镇压市民。

二,内阁:行政会议成员

解释:行政会议中很多人已经被列入“袁弓夷清单”

三,议会:立法会建制派成员

解释:很多建制派议员都已经被列入“袁弓夷清单”

四,专政机构

1 警务处(警察及飞行服务队)
2 入境处
3 海关
4 廉政公署

解释:上述前三个机构都隷属保安局,笔者把它们独立开列出来,是因为他们属于中共“一党专政”体系里的“专政机器”,参与镇压香港民主运动,故其领导人及中层管理人员均应该受到制裁。暂时没有证据证明廉署有参与镇压民众行为,但它属于专政机构的一部分,故仍然需要密切监督。

五,政府职能部门

1 三司:政务司、律政司、财政司
2 保安局(见上述专政机构)
3 民政事务局
4 教育局
5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
6 公务员事务局

解释:以上5个局,都不同程度参与了镇压香港言论自由,扭曲香港核心价值的活动,故其领导人符合“关联人”的定义而必须予以制裁。

六,地区议会

解释:在2019年区议会换届选举前,香港18区的区议会绝大部分是亲中共的,他们构成中共地区桩脚,协助中共巩固其在地区的势力。受修例运动影响,2019年的换届选举,18区的区议会中有15区由泛民主派夺得,动摇了中共在基层的桩脚。但是,这些亲共的“前区议会成员”也应该列入制裁名单,因为他们在2019年以“18区区议会联署”的名义支持林郑的《逃犯条例》,使林郑误以为她获得基层民众的支持,所以这些亲共的前区议员也应该承担摧毁香港的责任。

乙)大陆体制在香港的延伸

一,人大代表

1 全国级人民代表
2 省市区人民代表
3 县镇级人民代表

二,政协委员

1 全国级
2 省市区级

解释:据了解,全港目前具有全国级的人大政协、以及省市区级的人大政协身份的人估计约5000多人,不管他们是否主动或被动地加入这些组织,但明知这些组织是中共政权机构在港的延续,那么参加他们的组织,客观上就是“关联人士”而合乎被拒绝移民之列。很多“全国级”的人大政协都已经被列入“袁弓夷名单”。

丙)中共在香港兴办的企业单位(统称左派公司)

一,金融
二,商贸
三,交通运输物流
四,旅游
五,基本建设

解释:中共在香港兴办的企业单位,构成中共在香港的经济基础,其高层领导都是党员。中层以下则未必,但这些企业明显地支撑了中共,所以其员工即使不是党员,也构成“关联人”的角色。1983年中英谈判开始前,这些企业只限于所谓四大系统(中银、华润、招商、中旅),1983年之后,随着中共制定“在实力的基础上过渡””的方针,开始在香港开设种种企业单位。由于种类繁多,这里难以一一罗列,具体公司的名册,可以在“中资企业协会”中找到。根据据香港中国企业协会的最新数据显示,香港目前拥有近4200家中资企业,数量较1997年的1800家翻了一倍多,企业总资产量跃升11倍至近20万亿港元,其中,总资产超过千亿港元的公司在回归前只有中银香港一家,如今已有42家。这里面就潜藏了大量的中共党员和中共的“关联者”。

丁)中共在香港兴办的事业单位(统称左派机构)

一,宣传机构、传媒

1 传统左报:《文汇报》、《大公报》、《商报》
2 新兴左派媒体:凤凰卫视、香港卫视、《中国日报香港版》、《人民日报海外版》、香港01
3 被收编的原香港传媒:星岛报业集团(星岛、头条、巴士的、英文虎报)、东方报业集团(东方日报)、经济日报集团(经济日报、晴报)、亚洲周刊
4 由内地控股的原香港传媒:南华早报、香港无线电视
5 大批新成立的网媒:例如HKG报、思考香港、坚料网等

二,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教育工作者联会、工会

1 培侨学校系列
2 汉华学校系列
3 香岛学校系列
4 福建中学系列
5 劳工子弟系列(包括已经升格的香港专业进修学校)
6 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左派学校教师以及非左派学校但亲共的教师工会)

三,出版影艺:如联合出版集团(由三联、中华、商务及其他出版社组成)、银都机构(由原来长城、凤凰、新联电影公司组成)

四,文化康乐体育事业(香港特区立法会中的“功能组别”里的文康体机构,很多都是亲共的)

解释:中共在香港兴办的事业单位,是中共在港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支柱和根基,这些单位包括传媒、学校、出版、文康体等各方面。这些单位的领导人多数是党员,其他员工则未必,但他们作为中共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推手,也符合“关联人”或“关联组织”的定义。

戊)建制派组织

一,政党类

1 民建联
2 经民联
3 新民党
4 新世纪论坛
5 自由党(属建制派,但不属左派)

解释:民建联是中共在香港政坛中的旗舰,是中共刻意培育起来的政党型组织(它不愿意称自己为“党”,因为邓小平说过香港不搞政党政治),其主要领导人都是中共党员。其成员即使不是党员,却也符合“关联人”或“关联组织”的定义。上述前四个建制派政党,都完全符合中共的“关联人”及“关联组织”。只有自由党可以避过“禁止移民美国”的制裁。

二,群众组织(传统左派)

1 工会类:
- 港九工会联合会及其属会
工联会属下有超过200个属会和61个赞助会,涵盖行业广泛,主要分为汽车铁路交通业、海员海港运输业、航空业、政府机构、公共事业、文职及专业、旅游饮食零售业、服务业、制造业、造船机械制造业、建造业等,会员人数422,903人,为全香港会员人数最多及最具规模的工会,也是香港最大的建制派组织。
- 港九劳工社团联会(简称劳联),是香港第三大工会联合组织。截至2019年,其辖下工会数目有97个及15个赞助会加盟,整体会员超过九万人。
2 青年组织(仅列一些与中共关系比较密切的组织):
- 学友社
- 香港青年协进会
- 香港青年联会
- 香港青年交流促进联会
- 香港华菁会
- 香港菁英会
- 香港青少年军总会
3 妇女组织(仅列一些与中共关系比较密切的组织):
- 香港妇联(下辖还有很多妇女团体,名单繁多不尽录)
- 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同上)
- 香港妇女发展联会(同上)
- 九龙妇女联会(同上)

三,地区组织

1 香港:香港岛各界联合会(联合会下面还有多个地区属会,不详列)
2 九龙:九龙社团联会(同上注)
3 新界:新界社团联会、传统乡事派(乡议局及各乡事委员会)

解释:在中共的词汇里,群众组织就是指工、青、妇以及各地区的居民组织(后者接近中共的居委会),他们构成中共在香港基层的支持者。这些群众组织往往都会盲目地支持中共,所以即使不深究他们领导人是否共产党员,也很容易界定他们是共产党的“关联人”或“关联组织”。

四,各类亲共社团(名单太多,无法在此举例)

1 同乡会
2 同学会、校友会
3 同宗会(即宗亲会)
4 同业会(即工商行业组织)
5 同区会(即街坊会以及各地区基层组织)
6 同声同气组织(如:爱护香港力量、爱港之声、保卫香港运动、帮港出声行动)
7 同好会(各类文娱歌剧及兴趣小组)
8 各区暗黑陀地势力

解释:社团是中共渗透香港、统战各类人士的重要途径。1997年回归时,香港社团总数是8695个,到2017年急剧增长到38199个(均见香港政府社团注册署的资料)。这组数字说明,港英在香港经营了150多年,才出现八千多个社团,但回归短短20年,社团总数就增加了340%,足见中共经营社团的用心。其所以如此,是因为社团是中共渗透任何社会的主要管道。要辨别一个社团的政治属性,只要看看每年“十一国庆”或重大事件(如反“占中”或支持林郑政府制定“送中条例”)这些社团在左派报章上刊登的“祝贺”或“支持”广告,就可以看出这些社团的性质。有关各类亲共社团详细名单需要有心人在细心爬梳社团注册署的资料后方能整理出来。但一个快速的办法就是把《文汇》、《大公》的国庆广告名单收集起来就可以看出其规模了。分析中共的社团工作,要紧紧抓住一个“同”字,它擅长在不同群体中掌握他们“同”的一面就可以入手进行统战。所以笔者把各类亲共社团,以“同”字来作分类如上。

至于各区的暗黑势力,虽然是介乎合法与非法的边缘,但却一直是中共的联络对象。这个传统从中共早年“革命”时就开始。前新华社副秘书长黄文放就曾经亲口对我说,他在新华社的工作对象之一就是联系香港的黑社会。

所以,这些亲共的社团,作为中共渗透的工具亦然符合“关联人”或“关联组织”的定义。

五,各大专院校亲共学者及学术机构

1 大专院校
随着英国淡出香港,大专院校开始出现华籍学者担任校长,他们大多有亲共倾向,例如最早在香港大学出现的华人校长黄丽松(获邓小平接见并吁请他为香港回归培养人才),随着回归日近,渐渐成为“新趋势”。香港回归后,很多立场明显亲共的华籍学者都在不同时候出任了大专院校的高层领导,例如吴家玮(香港科技大学)、吴清辉(浸信会大学)、黄玉山(公开大学)等。此外,很多中共培养出来的“海归”学者,开始进入各大专院校出任“系主任”的高职。港版《国安法》通过后,中共宣称将摧毁香港三座大山(指教育、司法、社福三大领域),接着就毫不介意国际观瞻地把两名党员送进香港大学出任副校长,使大学最高管理机构7人中有5个大陆人。中共在香港大学开了这个先例后,估计其他大学将不能幸免。促成这种现象的,是各院校的最高权力机构校委会,他们是任命这些亲共人士进入大学管理层的祸首,所以像以李国璋为首的港大校委会,应该符合“关联人士”或“关联组织”的定义。

2 亲共智库类
- “一国两制”研究中心
- 香港政研会
- 香港发展论坛
- 香港发展中心
- 中港关系策略发展研究基金
- 香港政策研究所
- 汇贤智库
- 香港社会科学民意调查中心
- 中华文汇促进中心
- 香港中华文化总会

3 亲共学人
《维基百科》列举了30位比较知名的经常发表亲共言论的在各大专院校任教的学者,但实际数目远不止此。

解释:大专院校和各类学术团体素来是中共下大功夫渗透及培育自己干部的地方,这从中共创党开始就是这样。所以,中共在各大专院校应该有大量党员潜伏在其中。很多这些知识分子党员选择留校任教以便可以长期接触学生、转化学生。在各类群体中比较难界定他/她/它们是否共产党的“关联人”或“关联组织”的要算是学术团体和大学里的“高级知识分子”,因为他/她/它们往往会以貌似学术中立、追求学术自由等为幌子替中共张目。

以上列举的仅仅是一个十分粗疏的机构名单,他们的领导层最有可能受到美国移民政策指引中禁止移民美国的两类人:共产党员及其关联者。由于个人力量有限,无法罗列出更详细的分类,故这个名单还有待知情人士作出大量的补充才能够更全面。这个名单,也反映了部分在香港的中共党员赖以掩蔽、潜伏和藏身的地方,但必须看到,由于保密需要,会有更多的中共党员,是从来不会出现在这些机构的。那么要制裁这些高度保密的中共党员或关联人物,是非常困难的。(全文完)

 

附录一:美国移民局的《政策手册》第三章部分内容摘录(原文)

USCIS Policy Manual,Part F - National Security and Related Grounds of Inadmissibility,Chapter 3 - Immigrant Membership in Totalitarian Party
(关于共产党员部分略)

Affiliation (关联者)
Even if an alien is not a member of the Communist or any other totalitarian party, he or she may still be inadmissible if found to be an affiliate of such an organization. The INA (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 states that while “the giving, loaning, or promising of support or of money or any other thing of value for any other purpose to any organization shall be presumed to constitute affiliation . . . nothing in this paragraph shall be construed as an exclusive definition of affiliation.”

Affiliation implies less than membership but more than sympathy. Affiliation includes more than mere interest or sympathy for an organization but may also be accompanied by some positive and voluntary action that provides support, money, or another thing of value.The regulations state that “[a]ffiliation with an organization includes, but is not limited to, the giving, lending, or promising of support or of money or anything of value, to that organization to be used for any purpose.”
“Affiliate” is also used in the context of this inadmissibility ground to describe links between organizations, in addition to ties between an alien and an organization. An affiliate organization of a totalitarian party is one that is related to, or identified with, a proscribed association or party in such close association as to evidence an adherence to or a furtherance of the purposes and objectives of such association or party, or as to indicate a working alliance to bring to fruition the purposes and objectives of the proscribed association or party.

Whether Involvement was Meaningful
Even if the officer has determined that an alien is or has been a member of or affiliate of a proscribed group, the evidence must show that the alien’s membership or affiliation was meaningful when finding the alien inadmissible.

“Meaningful” membership or affiliation versus “non-meaningful” membership or affiliation has never been codified in the INA but is rather a judicially created concept. In general, membership in a communist or totalitarian party must be intentional in order to be meaningful. Most notably, 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has held that “[t]here must be a substantial basis for finding that an alien committed himself to the Communist Party in consciousness that he was ‘joining an organization known as the Communist Party which operates as a distinct and active political organization[.]’”

An alien’s membership or affiliation is meaningful if the evidence shows that the alien is aware of the political aspects of the proscribed organization during the time of their membership or if the evidence shows that the alien engaged in party activities to a degree that substantially supports an inference of his or her awareness of the party’s political aspect. Accordingly, an alien’s knowledge or awareness of a communist or totalitarian party’s political nature is sufficient to establish that an alien’s membership is meaningful.

2. Burden of Proof
The burden of proof to establish admissibility when seeking an immigration benefit is always on the applicant.[48] The burden never shifts to the Government at any time during adjudication.

附录二:袁弓夷提出的香港“不受欢迎人物”清单
CCP’s HK Proxies Listed as Persona non Grata for the free world
(October 14th, 2020)

The HKSAR Government
Carrie LAM CHENG Yuet-ngor 林郑月娥(Chief Executive)
- Teresa CHENG Yeuk-wah 郑若骅 (Secretary of Justice)
- Matthew CHEUNG Kin-chung 张建宗 (Chief Secretary for Administration)
o Patrick NIP Tak-kuen 聂德权 (Secretary for Civil Service/ Civil Service Bureau)
o Erick TSANG Kwok-wai 曾国卫 (Secretary for Constitutional and Mainland Affairs/ Constitutional and Mainland Affairs Bureau)
・Barnabas FUNG Wah 冯骅(Chairman / Electoral Affairs Commission)
・Alan YUNG Ying-Fai 翁应辉(Chief Electoral Officer / Registration and Electoral Office)
o Kevin YEUNG Yun-hung 杨润雄(Secretary for Education/ Education Bureau)
o Sophie CHAN Siu-chee 陈肇始 (Secretary for Food and Health/ Food and Health Bureau)
o Casper TSUI Ying-wai 徐英伟 (Secretary for Home Affairs/ Home Affairs Bureau)
・Janice TSE 谢小华(Director of Home Affairs/ Home Affairs Department)
・Rex CHANG Wai-yuen 郑伟源(Director of Information Services/ Information Services Department)
・LAU Ming Kong 刘明光(Director of Leisure and Cultural Services/ Leisure and Cultural Services Department)
o LAW Chi-kwong 罗致光 (Secretary for Labour and Welfare/ Labour and Welfare Bureau)
o John LEE Ka-chiu 李家超 (Security for Security/ Security Bureau)
・Chris TANG Ping-keung 邓炳强 (Commissioner of Police/ Hong Kong Police Force)
・Captain West W H WU 胡伟雄(Controller / Government Flying Service)
- Paul CHAN Mo-po 陈茂波 (Financial Secretary)
o Edward YAU Tang-wah 邱腾华(Secretary for Commerce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Commerce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Bureau)
・Chaucer LEUNG 梁仲贤(Director/ Office of the Communication Authority)
o Michael WONG Wai-lun黄伟纶 (Secretary for Development/ Development Bureau)
o Christopher HUI Ching-yu 许正宇 (Secretary for Financial Services and the Treasury/ Financial Services and the Treasury Bureau)
o Alfred SIT Wing-hang 薜永恒(Secretary for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 Bureau)

The Liaison Office of 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 in HK 香港中联办
LUO Huining 骆惠宁(Director)
陈冬 (Deputy Director)
杨建平 (Deputy Director)
仇鸿 (Deputy Director)
卢新宁 (Deputy Director)
TAN Tie-niu 谭铁牛 (Deputy Director)
何靖 (Deputy Director)
文宏武 (General Secretary)

Office for Safeguarding National Security of 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 in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公署(国安公署)

ZHENG Yanxiong 郑雁雄 (Director)
LI Jiangzhou 李江舟 (Deputy Director)
SUN Qingye 孙青野 (Deputy Director)

Committee for Safeguarding National Security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
Chairperson
Carrie LAM CHENG Yuet-ngor 林郑月娥(Chief Executive, HKSAR)
Secretary General
Eric CHAN Kwok-Ki 陈国基(Director of Chief Executive’s Office)

Members
Matthew CHEUNG Kin-chung 张建宗(Chief Secretary for Administration)
Paul CHAN Mo-po 陈茂波(Financial Secretary)
Teresa CHENG Yeuk-wah 郑若骅(Secretary for Justice)
John LEE Ka-chiu 李家超(Secretary for Security)
Chris TANG Ping-keung 邓炳强(Commissioner of Police)
Edwina LAU Chi-wai 刘赐蕙(Deputy Commissioner of HK Police)
AU Ka-wang 区嘉宏(Director of Immigration)
Hermes TANG Yi-hoi 邓以海(Commissioner of Customs and Excise)
Advisor
LUO Huining 骆惠宁(Director of Liaison Office of 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 in HK)

Executive Council (行政会议)
President
Carrie LAM CHENG Yuet-ngor 林郑月娥
Official Members
Matthew CHEUNG Kin-chung 张建宗
Paul CHAN Mo-po 陈茂波
Teresa CHENG Yeuk-wah 郑若骅
WONG Kam-sing 黄锦星
LAW Chi-kwong 罗致光
John LEE Ka-chiu 李家超
Frank CHAN Fan 陈帆
Sophia CHAN Siu-chee 陈肇始
Edward YAU Tang-wah 邱腾华
Michael WONG Wai-lun 黄伟纶
Kevin YEUNG Yun-hung 杨润雄
Patrick NIP Tak-kuen 聂德权
Alfred SIT Wing-hang 薜永垣
Erick TSANG Kwok-wai 曾国卫
Casper TSUI Ying-wai 徐英伟
Christopher HUI Ching-yu 许正宇

Non-Official Members
Bernard Charnwut CHAN 陈智思
Laura CHA SHIH May-lung 史美伦
Arthur LI Kwok-cheung 李国章
CHOW Chung-kong 周松岗
Fanny LAW FAN Chiu-fun 罗范椒芬
Jeffrey LAM Kin-fung 林建锋
IP Kwok-him 叶国谦
Tommy CHEUNG Yu-yan 张宇人
Martin LIAO Cheung-kong 廖长江
Joseph YAM Chi-kwong 任志刚
Regina IP LAU Suk-Yee 叶刘淑仪
Ronny TONG Ka-wah 汤家骅
WONG Kwok-kin 黄国健
LAM Ching-choi 林正财
Kenneth LAU Ip-keung 刘业强
CHEUNG Kwok-kwan 张国钧

(Sixth) Legislative Council (立法会议)
(As of October 5th, 2020)
President
Andrew LEUNG Kwan-yuen 梁君彦

Pro-Beijing Members (41)
Abraham SHEK Lai-him 石礼谦
Tommy CHEUNG Yu-yan 张宇人
Jeffrey LAM Kin-fung 林建锋
WONG Ting-kwong 黄定光
Starry LEE Wai-king 李慧琼
CHAN Hak-kan 陈克勤
CHAN Kin-por 陈健波
Priscilla LEUNG Mei-fun 梁美芬
WONG Kwok-kin 黄国健
Regina IP LAU Suk-yee 叶刘淑仪
Paul TSE Wai-chun 谢伟俊
Michael TIEN Puk-sun 田北辰
Steven HO Chun-yin 何俊贤
Frankie YICK Chi-ming 易志明
YIU Si-wing 姚思荣
MA Fung-kwok 马逢国
CHAN Han-pan 陈恒镔
LEUNG Che-cheung 梁志祥
Alice MAK Mei-kuen 麦美娟
KWOK Wai-keung 郭伟强
Christopher CHEUNG Wah-fung 张华峰
Elizabeth QUAT 葛佩帆
Martin LIAO Cheung-kong 廖长江
POON Siu-ping 潘兆平
CHIANG Lai-wan 蒋丽芸
LO Wai-kwok 卢伟国
CHUNG Kwok-pan 钟国斌
Jimmy NG Wing-ka 吴永嘉
Junius HO Kwan-yiu 何君尧
HO Kai-ming 何启明
Holden CHOW Ho-ding 周浩鼎
SHIU Ka-fai 邵家辉
Wilson OR Chong-shing 柯创盛
YUNG Hoi-yan 容海恩
CHAN Chun-ying 陈振英
CHEUNG Kwok-kwan 张国钧
LUK Chung-hung 陆颂雄
LAU Kwok-fan 刘国勋
Kenneth LAU Ip-keung 刘业强
Vincent CHENG Wing-shun 郑泳舜
Tony TSE Wai-chuen 谢伟铨

MTR Corporation Limited 香港铁路有限司
Rex AUYEUNG Pak-kuen 欧阳伯权(Chairman/ Non-Executive Directors)
Jacob KAM Chak-pui 金泽培(Chief Executive Officer / Executive Director)

Communications Authority 通讯事务管理局
Winnie TAM Wan-chi 谭允芝(Chairman)

Television Broadcasts Limited (TVB)
Thomas HUI To 许涛 (Chairman and Non-Executive Director)
Mark LEE Po On 李宝安 (Group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Hospital Authority 医院管理局
Henry FAN Hung Ling 范鸿龄 (Chairman)

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 廉政公署
Simon PEH Yun-lu 白韫六 (Commissioner of ICAC)

Heung Yee Kuk N.T. 新界乡议局
Kenneth LAU Ip-keung 刘业强 (Chairman)
Daniel LAM Wai-keung 林伟强 (Vice Chairman)
MOK Kam-kwai 莫锦贵 (Vice Chairman)
CHEUNG Hok-ming 张学明 (Vice Chairman)

Democratic Alliance for the Betterment and Progress of Hong Kong
民主建港协进联盟(民建联)

Starry LEE Wai-king 李慧琼 (Chairman)
Horace CHEUNG Kwok-kwan 张国钧 (Vice-Chairman)
Brave CHAN Yung 陈勇(Vice-Chairman)
Gary CHAN Hak-kan 陈克勤 (Vice-Chairman)
Holden CHOW Ho-ding 周浩鼎 (Vice-Chairman)
Thomas PANG Cheung-wai 彭长纬 (Vice-Chairman)
Albert WONG Shun-yee 王舜义 (Secretary General)
CHONG Wai-ming 庄惠明 (Treasurer)
Chris IP Ngo-tung 叶傲冬 (Deputy Secretary General)
Kin HUNG Kam-in 洪锦铉 (Deputy Secretary General)
Vincent CHENG Wing-shun 郑泳舜 (Deputy Secretary General)
Joe LAI Ming-ho 黎荣浩 (Deputy Secretary General)
Frankie NGAN Man-yu 颜汶羽 (Deputy Secretary General)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 香港工会联合会(工联会)
NG Chau-pei 吴秋北 (President)
Kingley WONG 黄国 (Chairman)
MA Kwong-yu 马光如 (Secretary General)
WONG Kwok-kin 黄国健 (Vice-Chairman)
LEUNG Chung-yan 梁颂恩 (Vice-Chairman)
唐赓尧 (Vice-Chairman)
周联侨 (Vice-Chairman)

The Federation of Hong Kong and Kowloon Labour Unions
港九劳工社团联会(劳联)
LAM Chun-sing 林振升(Chairman)

13th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Hong Kong Deputies (港区人大代表) (36):
Bernard Charnwut CHAN 陈智思
Ian FOK Chun-wan 霍震寰
LI Yinquan 李引泉
WONG Ting-chung 王庭聪
MA Fung-kwok 马逢国
LO Shui-on 卢瑞安
WONG Yuk-shan黄玉山
Brave CHAN Yung 陈勇
David WONG Yau-kar 黄友嘉
Andrew YAO Cho-fai 姚祖辉
IP Kwok-him 叶国谦
MA Ho-fai 马豪辉
Vincent Marshall LEE Kwan-ho 李君豪
Martin LIAO Cheung-kong 廖长江
Raymond TAM Chi-yuen 谭志源
CHENG Yiu-tong 郑耀棠
NGAN Po-ling 颜宝铃
Herman HU Shao-ming 胡晓明
TAM Yiu-chung 谭耀宗
LAM Lung-on 林龙安
Cally KWONG Mei-wan 邝美云
Michael TIEN Puk-sun 田北辰
CAI Yi 蔡毅
Bunny CHAN Chung-bun 陈振彬
Dennis LAM Shun-chiu 林顺潮
Tim LUI Tim-leung 雷添良
Stanley Ng Chau-pei 吴秋北
NG Leung-sing 吴亮星
Nancy CHU IP Yuk-yu 朱叶玉如
Henry CHAN 陈亨利
Maggie CHAN Man-ki 陈曼琪
Tommy LI Ying-sang 李应生
CHOY So-yuk 蔡素玉
Witman HUNG 洪为民
Nicholas CHAN Hiu-fung 陈晓峰
WONG Kwan-yu 黄均瑜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gress (CPPCC) Hong Kong members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区委员(政协委员)
(selected members only)
Peter WONG Tung Shun 王冬胜
Peter WONG Kwok-keung 王国强
Rosanna WONG Yick-ming 王䓪鸣
David Fong Man Hung 方文雄
Richard Y.S. TANG 邓日燊
TANG King Shing 邓竟成
LOWai-kwok 卢伟国
Paul KWONG 邝保罗
Daniel FUNG S.C. 冯华健
Francis Lui 吕耀东
Ken CHU 朱鼎健
Kenneth LAU Ip-keung 刘业强
Kaizer LAU刘炳章
Starry LEE Wai-king李慧琼
Charles HO Tsu-kwok何柱国
Christopher CHEUNG Wah-fung张华峰
Margaret CHAN Fung Fu-chun陈冯富珍
Peter LAM 林建岳
Jeffrey LAM Kin-fung林健锋
Frankie YICK Chi-ming 易志明
Anthony CHOW Wing-kin 周永健
Alan HOO 胡汉清
Henry TANG Ying-yen唐英年
Kennedy WONG 黄英豪
Leung Che-cheung 梁志祥
Andrew LEUNG Kwan-yuen 梁君彦
LEUNG Chun-ying梁振英
Margaret LEUNG KO May Yee 梁高美懿
TUNG Chee-hwa董建华
Andy TSANG Wai Hung 曾伟雄
Tony TSE Wai-chuen谢伟铨
Tony KAN Chung Nin简松年
LAI Tung-kwok黎栋国
Jackie CHAN Kong-sang 陈港生(成龙)
LAM Tai-fai 林大辉
KO Wing-man 高永文
Stephen CHEUNG Yan-Leung 张仁良
CHEUNG Man-kwong 张文光
CHEUNG Chi-kwong 张志刚

New Territories Concern Group 新界关注大联盟
Junius HO Kwan-yiu 何君尧(Founder)

Caring Hong Kong Power 爱护香港力量
Anne Chan 陈净心 (Convener)

Voice of Loving Hong Kong 爱港之声
Patrick KO Tat-pun 高达斌 (Convener)

Defend Hong Kong Campaign 保卫香港运动
FU Chun-chung 傅振中(Organizer)

Silent Majority for Hong Kong 帮帮香港出声行动
Robert CHOW Yung 周融(Organizer)

Politihk Social Strategic 香港政研会
Innes Tang 邓德成 (Chairman)

New Territories Association of Societies 新界社团联会
LEUNG Che-cheung 梁志祥(President)
CHAN Yung 陈勇(Chairman)

Kowloon Federation of Association 九龙社团联会
Bunny CHAN Chung-bun 陈振彬 (President)
WANG Huizhen 王惠贞 (Chairman)
Kin HUNG Kam-in 洪锦铉 (Secretary General)

Hong Kong Island Federation 香港岛各界联合会
CAI Yi 蔡毅 (President)

 

 

美国是自由世界的灯塔,也是中国人向往美好生活的首选移民国,10月2日美国发布禁止共产党员及其附属机构成员移民消息震撼华人世界。《看中国》记者就此相关议题采访了旅美中国异议人士陈光诚律师。陈光诚认为,美国新移民政策使原来中国人加入中国共产党,那种只有利益没有坏处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他表示,在加入一个邪恶集团的时候,必须思考会有什么代价?任何人的一个选择都会决定你的将来。

共产党特权致富 转移家属财产到美历史走到尽头

美国移民局(USCIS)10月2日发布的政策指南强调,凡是申请移民的共产党员及其附属机构成员,均不会获得受理。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有九千多万共产党员;八千多万共青团员。

对于美国新移民政策将对中国社会是否会造成影响,陈光诚表示:我觉得有一点非常确定的就是,在中国作威作福凌驾于中国人民之上的这些利益集团的人,不会再象以前那个样子了,保持那种“居美是生活,反美是工作”的状态,这个对他们已经没有可能性了。

他认为,共产党原来那种在中国不断的奴役人民,利用他们的特权来搜刮民脂民膏,接着又把自己的子女后代及家人等等、财产全部都转到美国来,当然也包括象欧洲、澳洲等这样的自由世界,那么这个历史已经走到头了。

这个对于普通中国老百姓的影响,我不觉得会是那么大。但是对于共产党这个既得利益集团当中的成员来讲,当然是影响非常巨大。

陈光诚提醒说,原来中国人加入中国共产党,只有利益没有坏处的那种历史一去不复返了。你在加入这样一个邪恶集团的时候,你必须想想你会有什么代价?任何人一个选择都会决定你的将来。

多数入中共是想当赵家人 可获更多利益或不劳而获

政策指南解释说,加入共产党或任何其它极权主义政党的成员或与之有关联的人,与美国归化宣誓不符,且不相容。无法保证“支持和捍卫美国宪法和法律”。但大多数中共党、团员可能认为入党只是被生活所迫,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也是言不由衷,也没参加迫害人权,对于中共组织,自己只是充数,觉得无辜。

对此,陈光诚认为:这种说法至少在一种环境中你可以这样讲,那就是如果你不这样做就生活不下去了。但是,真正符合这个条件的人有多少呢?就说你如果不这样做共产党就要杀你,就象恐怖分子一样;你如果不这样做,你真的老婆孩子就要被饿死了,你自己也生活不下去了,你可以这样做。

但是,绝大多数加入中国共产党这个邪恶组织的人,他都不是这个样的。很大程度上只是冲着成为赵家人可以获取更多的利益。甚至说,可以不按照法律,不按照社会规范去不劳而获呀!都是冲着这个去的。

你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获得这种身份,你说你再喊冤叫屈,我觉得这个就没有道理。尤其是中共高层这些当权者当中,哪一个不是为了削尖了脑袋往上爬才这样做的啊?

当然,他有一点说的是实话我也相信,那就是说,加入中国共产党也只是冲着它利益,也只是滥竽充数,真正你说他从内心里相信共产党它们所有的宣传或者共产党的理念,我不觉得现在还会有人这样相信。这个倒是一个事实。可是,你加入了。再者说,你做没做恶,你只要上了这样一台绞肉机,上了这台机器,就由不得你了。对吧?共产党给你下了一个命令让你去干什么,你去还是不去?

共产党说,你如果不去就象当年中共那些个官员,被共产党逼着说你必须去殴打陈光诚家人,你必须去严厉的阻止他离开家门半步,否则,你的饭碗就没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能做选择吗?你如果能坚持你的原则,那我觉得还是不加入共产党为好。

陈光诚说,如果你不能坚持你的原则,当共产党让你做恶,你不做就丢掉饭碗,就丢掉你眼前的利益的时候,我也很难相信你可以放弃利益拒绝执行共产党的命令。所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觉得这种说法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没有道理的。

从美国法律来讲 有撒谎行为就符合被取消的资格

《中国共产党章程》第九条规定党员连续六个月不交党费视为自动脱党。许多海外华人认为,自己已经很久没交党费,就算自动退党,所以在拿移民身份时,就隐瞒了这段历史。

对于这样做是否会被追查、取消身份或被遣返的问题,陈光诚表示:这个我觉得可能,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法律问题。要根据美国的相关政策和法律来确定。我们没有办法直接有结论说是遣返还是不遣返。但是,总的来讲,从一个法律程序上讲,隐瞒这样的历史那就是不说实话,撒谎了,那可能你所取得的这个东西就要失去。按照这个法律的刑诉法这方面的规定,你如果有这个行为就是符合被取消的资格。

其实早在4年前,就发生过这样的案例。2016年时,59岁的华人男子林禄(LuLin,音译)在申请入籍成为美国公民时,因隐瞒曾是中共党员的事实,被控移民诈欺罪成立,面临最高5年徒刑及罚款25万元的惩罚。

洛杉矶华裔律师郑存柱表示,在办理美国入籍的时候有隐瞒、有撒谎,像这样的人如果被发现的话,应该是以移民欺诈的方式,即使拿到绿卡、拿到公民都要被取消,还是要被遣返的。

陈光诚同时又说,但是美国是个很人性化的社会,在任何一条法律规定里边,都有另外一条其它的规定,就说你做这些如果为了善意的,是为了帮助别人,是为了做正义的事情,那就可以被免予追究的。所以这个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在中国我们都知道,在那种状况下,有的时候共产党为了需要,在某种情况下,甚至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你的身份就变了。

他说,总的来讲,在中共利益集团当中的这些人,别喊冤叫屈,你要想喊冤叫屈,可以,做出立功表现,做出推动中国走向文明,解除专制的具体行动来,这个可以。

协助过共产党做恶照常拿不到签证

美国有两种签证,一种是移民签证包括绿卡和入籍申请,一种为非移民签证,10月2日颁布的指南是针对申请移民签证的共产党员和相关组织成员不会获得受理。

对于共产党员或有关组织成员申请非移民签证如留学、探亲、商务、旅游等是否有同样的要求,陈光诚称:按目前的这个法律来讲,如果你没有明确的参与迫害人权,在这个层面上好像还没有被限制入境美国,只是不允许申请美国的身份。但是,如果你有了迫害人权,协助共产党做恶的这样行为,那么非移民签证,也可以说你照常拿不到。

陈光诚说,现在美国已经非常明确的会使用《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法案》来惩罚这些做恶的中共官员。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你即使要拿普通签证来美国,你也要想一想,你有没有协助共产党做过恶?如果有,而且大家已经知道,只要我们举报,你就不可能拿到签证。这就是现在的法律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9月17日美国海关就已发生了禁止党员持旅游签证入境的案例。

一名已是美国公民的华人女子,其父持有10年旅游签证,9月17日乘飞机来美看望她,在美国机场被拦截,被取消签证,并当场原机遣返回中国。

女子在咨询郑存柱时表示,早前她申请父亲移民,并去过广州领事馆进行面谈,但一直没有结果。她父亲没能进入海关后,她就上网查,发现父亲的移民申请已经被拒绝了。

郑存柱说,这个美国公民的父亲已经符合移民资格,她父亲没能通过海关,被拒绝的理由,百分之百因为是党员。

郑存柱还表示,按照现在政策的话,不管是普通党员还是当官的,将来可能都会被取消签证。这个遣返案说明,那些共产党员,不管移民也好,还是将来探亲、旅游也好,都可能面临在机场被遣返的风险。

专制体制下没有人有安全感

香港《动向》杂志2012年曾引用中共官方内部的统计称,有九成中共中央委员亲属移民海外。这些中共最高层既是中共政策的制定者,其家属也是政策的享受者,为什么还要把亲属移民到海外?

为此,陈光诚分析说:移民海外很简单,是没有安全感。在中共,在专制之下,其实对谁都是不安全的。在这个共产党专制里,这个政权下生活的人,其实他们非常非常清楚,今天你可能还是共产党员,还称赞你做的好,明天就是阶下囚。别说是普通的中国共产党干部,就是做到了象周永康这样级别的、薄熙来这样级别的,不也是随时可以进监狱吗?对不对?

在这样一个专制体制下,没有人有安全感。所以,即使他们拿到了这样的利益,登上了这样的位置,他还是没有安全感,还是寝食不安。他觉得把自己的子女、财产、家人全部送到一个拥有法制保障的社会里,对他来讲是最好的。

陈光诚称,有网友说,“你可以听党的话,但是你要跟着党的子女和老婆的脚步走”。这个非常有意思。所以你看那些共产党干部嘴上不管他反美反的多么激烈,不管他把美国说成水深火热,他的家人都去哪里了?他的孩子都去哪里呀?从一个最简单的人性考虑,他也不会把他的老婆孩子往火坑里推吧。这个网友还是(经过)深刻观察的得出结论,并不是随随便便说出来的。共产党干部其实也真的就是这样。

陈光诚举了个例子:原来我在北京时,在跟美国的一个非常好的朋友交流的时候,他就说外经贸部的一个副部长后来找到他,让他的女儿到我这个朋友的律师事务所来实习,实习完了之后好留在美国。

他说,一个外经贸部的副部长,可能刚才还在台上夸夸其谈,反美反的一个劲儿的。但是一走下台,马上去找朋友做这样的事情。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其实对于共产党的官员来讲,他们虽然依附于中共体制获取了利益,但是他们从来没有相信过共产党这个体制。

陈光诚表示,新移民法出台让中共高官和家属惴惴不安。对于已经被挪到自由世界的这些他(官员)的家人和亲人甚至朋友,他们虽然获得了安全感,但是现在,由于这些政策和法律的出台,他们也在惴惴不安哪!毕竟你做了恶,你心里自己是有数的,对吧?事实上我觉得,美国不可能仅仅是禁止中共干部移民美国就结束了。

那么对于在这个法案出来之前,已经通过非正规渠道,或者说已经钻了美国法律空子,已经移民到美国的这些中共干部,在将来,在我们大家共同的推动下,也会督促美国政府继续去审查这些官员,你的财产是不是合法?是不是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得?是不是在中国也做过侵犯公民人权,迫害人权捍卫者这样的事情?如果有,对不起,《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法案》对你适用。资产被冻结,将来家人没办法来看你,这都是将来要面临的一种处境。

陈光诚说,那么,你如果有机会,赶紧立功赎罪、将功补过。这样将来在中国的转型正义的过程中还可以有未来。

如果现在能赎罪未来也会产生巨大的改变

时事评论员程翔2012年在《明报》发表文章,推算出香港约有40万地下共产党党员,占香港人口达5%。而工联会、民建联等亲共政团也被视为共产党附属组织。

对于上述这些人移民到美国是否也会被冲击,陈光诚表示:移民官在具体的掌握这条信息的过程中(这些人)肯定是会受影响,至于多大程度上可能取决于这些人他们所做的事情。

一般来说按照这个法律解释,肯定是受影响的,但是,是不是所有的人就都不能移民美国,我看也未必。美国它毕竟是一个非常人性化的国家,而且是个讲道理的地方,而且能够把这个社会功能提高到一个相当高的水平,所以也不会出现一刀切这样一些状况。

美国的这种移民,这个法案的出台,我相信绝对不仅仅是移民局的一个结论,也可能是多年来,这个新的行政当局对很多以前发生的事情做出一些调查、评估以后,在多部门的信息共同分享之下制定出的这样一个政策。

这些人呢,你也别觉得,我做了事情,什么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其实,很多事情,都在美国这个部门的掌握之中。至于什么时候收网,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呢,你不要以为别人不知道。

再者说,即使是真的人不知道,头顶三尺还有神灵。那你说在这个世界上,这个善恶真的就没有一个区别吗?不会是那样的,所以说我们做任何的事情,我们都要想想将来它都会产生后果,你今天所做的东西都是明天后果的原因。

陈光诚说,所以,我觉得这些人去担心这样一个规定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还是要考虑考虑你过去做了什么?现在应该做什么?为将来应该做什么这才是最主要的,而且这些东西都是可以改变的,你原来做了很多恶,如果你现在能够赎罪。我想在未来,在你的未来也会产生巨大的改变,这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在美扮演坏作用的人都有被掌握

在问到美国不久前驱逐一些与中共有关联的留学生和访问学者,而在美国境内的粉红们以及帮助中共搞海外统战的海外华人社团是否也会被波及问题。

陈光诚答道:我觉得会。美国绝不会以后不让你来就算了,已经来的,而且在这边扮演坏的作用的这些人都有(被)掌握,而且正在调查和考虑(这些人是)怎么样出来。

这个我也非常支持。这些人,这些年来,已经是非常非常不象话了,利用美国的言论自由来破坏他人的言论自由,利用美国的开放来破坏美国的法制制度。这个已经是做的非常非常不象话了,而且各个大学里这些中国的留学生,这些衙内们,都在扮演这样的角色,而且是肆无忌惮。

过去由于美国的绥靖政策,中国使馆直接指挥他们去做很多这样的事情。比如说欢迎中共的匪首过来啊;在大学里抗议别人批评中共;威胁大学,不允许请这些人权捍卫者去做演讲;威胁翻译人员不给这些人翻译等等等等,做了太多这样的恶事情了!

陈光诚表示,所以说清理这些人势在必行,这是必须的一个结果。要不然真的是正不压邪了,这个绝对不是美国社会应该看到的一个状态。他们就是中共邪恶的一些具体代表,当然我不是指所有人啊。相当一部份是这样的。

尽快与邪恶集团撇清关系

现在有移民官在面试时表示,移民局不接受“被动(passive)退党”方式,需要有“主动”退党的证明。有美国移民律师建议尽快退党,主动和中共割席,有备无患。

对此,陈光诚表示:美国的法律怎么具体掌握我倒不清楚,宣布了退党以后,多长时间才能够生效,这个我倒还没有仔细的去研究。但是总的来讲,我是鼓励支持大家尽快的与这样一个邪恶集团撇清关系。你说你跟一个邪恶的杀人不眨眼的,集全世界黑社会于一身的这样一个政权,你成为它的成员,不光是对你啊,对你的子孙后代那都是一种污渍呀,永远你都抹不掉啊!你赶紧、赶紧与这样的邪恶集团,划清界限。

近日就有网友讲述了自己在绿卡面试中的经历。F先生在国内读大学期间入过党,在申请绿卡面试当天,面试官的第一个问题就问他是否为中共党员。F先生对面试官表示,自己已经很久没交过党费,算自动退党。

但面试官表示,现在移民局不接受“被动(passive)退党”方式,需要有他“主动”退党的证明。F先生说,此前他的律师告诉他,中共党员都是写一封身份说明,就可以过关,没想到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

对于担心受美国移民新规影响的华人,郑存柱律师建议,可到“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办理退党手续,该中心出具的《退党证书》,获美国政府认可。“我们的好几个客人,他们办理了退党手续以后,就成功的进入了美国,并且取得了绿卡,最后也入籍了,基本上不受影响。”

相关文章:

陈光诚也鼓励称,在你有可能的情况下,在你还掌握或者说还在中共体制内有一定权力的情况下,赶紧立功赎罪,这个我觉得是最重要的。权力不可能永远属于你,共产党这个官员大家也都看到了,今天还耀武扬威,明天就是阶下囚,所以说,“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啊,在你还掌握权力的时候做点正事,我说的正是正义的正,你做点正义的事情。为自己为你子孙后代的将来积点福德,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的。

年轻人要为正义事业奋斗 实现人生和社会价值

最后陈光诚向国内年轻人寄语:对于年轻人来讲,应该有一些大的作为吧。从我个人的角度,我不太鼓励大家整天就是想着移民这里,移民那里。你说我们的祖辈被共产党迫害,被共产党欺骗宣传,那么到我们这一代还在继续受共产党的这种欺骗宣传,我们真的能够都一走了之吗?

我不觉得这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你如果是为了做正义的事业被中共逼迫,迫不得已离开,那没办法,这个就是要全世界都应该给与支持。

但是,年轻有为嘛,人不要在最能承担风险,最能经受磨练的时候选择安逸。所以呢,我觉得大家还是要有自己的理想,要为了自己的正义、事业去做奋斗。

就是说,能够改变共产专制政权在中国的肆虐,让中国这片土地真正成为象美国一样的自由之地,象台湾一样可以不断的去完善民主制度,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都能够有尊严的,享有基本的人权,能够被尊重。

逐步地,当中国的传统,这种好的文化回归以后,中国必然能找回原来的那种敬畏上天、崇尚善良,形成这样一种氛围。到那个时候,其实可能我们中国的护照也可以免签到任何地方,也不需要象现在就被世界防范,就不让你去。

你说现在美国人也好,英国人也好,他们的护照彼此之间都是免签的,你可以随时来随时走,到那个时候,这种两个社会的落差减小到一定程度以后,我觉得(移民)这个就不是一个最主要的问题。

我对这些年轻人,我是持有这样一种态度,年轻有为嘛,就是要做一些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实现你的人生价值和这个社会价值。光实现人生价值,我觉得是远远不够的,有吃、有喝、有玩就行了吗?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如果一个社会制度不是公正的,你的所有东西随时都可以失去。所以说从根本上把这个社会制度变成一种文明的现代政治制度,那是我们每个人的历史责任。

 

 

最近,著名民运领袖杨建利先生的入籍被拒绝的事情,在网上沸沸扬扬,杨博士也自己撰文给予详细的解释。杨博士也提到,过去是共产党员没有关系。在移民的时候可以申请豁免。但是杨博士自己的案子,从法律上讲,其实不是那么容易。除非有美国官方的政治介入,如果单从移民法的角度来看,杨博士的豁免是很难的。

过去曾经加入共产党,首先要分清两个不同的情况:其一,自己主动申报,没有隐瞒。这种情况还是比较容易得到豁免的。移民法有详细的申请豁免的理由和方法;其二,是曾经在申请签证或者绿卡的时候没有申报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这样的情况,也有一个法定的豁免理由。根据杨建利博士自己撰写的文章,他在申请签证和绿卡的时候都隐瞒了过去的共产党员身份,就是属于第二种情况。

如果在申请签证或者绿卡的时候,隐瞒了共产党员的身份,在美国移民法上是属于移民欺诈:fraud or willful misrepresentation。一旦认定是移民欺诈,就属于禁止移民了。这是仅次于婚姻欺诈(没有任何的豁免)的移民欺诈了。这种情况也有豁免,但是必须符合两个法定的条件。移民局官方网站上是这样说的:

1)The applicant must show that denial of admission to or removal from the United States would result in extreme hardship to his or her qualifying relative (or if the applicant is a VAWA self-petitioner, to himself or herself); and

2)The applicant must show that a favorable exercise of discretion is warranted。

也就是说,如果申请人被拒绝移民,或者要被递解出境,申请人在美国的法定亲人会遭遇到“极度困难”。申请人才可以得到豁免。这里的法定的亲人包括申请人的拥有公民或绿卡身份的配偶、公民的未婚对象。子女是不属于这个法定亲人的。也就说,你是不能以自己的子女失去父母的保护和养育会遇到“极度困难”而申请豁免的。哪些属于“极度困难”呢?这里举一个例子说明一下:一个人的父母或者配偶有身体上的残疾,比如失明、中风失去生活自理的能力。这样的情况下,就属于“极度困难”的情况。

杨建利博士可能的麻烦是,第一,他的亲人不一定会有这种“极度困难”的情况。第二,即使存在“极度困难”的情况,因为杨博士属于庇护身份,可以合法留在美国,不需要被递解出境,因此可以继续合法和亲人生活在美国,不存在被递解出境而与需要照顾的亲人分离的情况,所以,这样的“极度困难”也不会发生。笔者不久前就看到过这样的一个案例,就是一位已经获得免于递解“withholding of removal”可以生活在美国的申请人,以“极度困难”为理由申请豁免要求批准绿卡,但是被巡回法庭拒绝。拒绝的理由是,申请人可以合法和亲人生活在一起,没有被强制递解,不会发生造成“极度困难”的事情的发生。

单纯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杨建利博士的入籍被拒绝后,可能连绿卡也会被取消。只会保留原来的庇护身份。他将来要出国参加民运活动,也必须要提前申请难民旅行证。的确会遇到很大的不便。他目前采取起诉的方式来解决入籍被拒绝的问题,那么在法庭上,也只有依据法律来处理。目前的法律,针对这种情况,除了上文分析的亲人的“极度困难”的唯一豁免外,没有其他的法定情况,可以在法庭上支持杨建利博士的诉讼。除非法外开恩,除非有政治上的介入,杨建利博士也很难打赢这场官司。

杨博士的入籍案,再次提醒所有准备移民的华人,如果曾经加入过中国共产党,一定要尽早退出。更不要在申请移民的时候,采取隐瞒欺骗的方式蒙混过关。因为以后一旦查出,就属于移民欺诈。即使拿到绿卡或者已经获得了美国国籍,也会随时被移民局取消而递解出境。

 

 

10月2日,美国移民局宣布将严格执行禁止共产党与相关组织成员申请美国移民身份,退出共产党的话题顿时火遍全球。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易蓉10月5日接受《珍言真语》采访,透露该服务中心的退党热线越来越火热,这两天激增,要办理退党证书的人络绎不绝。

脱离恐怖组织 退出中共保平安

易蓉介绍说,退党中心在几年前就开始办理退党证书,大部分是在退党办公室办理,在外地和外国的人,退党中心就给寄过去一份证书。而这种需求在近一两个月开始火热起来,还有从中国大陆来要求退党的,于是退党中心不得不开始提供线上服务。

“也就是一两个月前吧,开始特别的热,而且从不同的地方,包括从中国大陆也有要求要退党证书的。没有办法可能这样一个一个去办,所以我们开办了一个Online(线上)这样一个在线的服务。那麽每个想申请退党证书的或证明的人,他可以把自己的姓名、出生年月日,当然这个姓名是要真实的姓名,真实的出生年月日,他的出生地(Birth place)都要写上去,全部都是真实的信息,然后他自己填上后,填的这些信息之后经过Verify(认证)可以生成一个证书。”

易蓉补充说,这个证书是付费的英文件,中英文的是八十元,也可以自己打印,自己储存。她强调办理过程非常的安全,因为没有别人知道填写的信息,退党中心也做了非常好的保护。有人从中国大陆翻墙过来办,也有人给家里好几个人办理的。

不同的人出于不同的目的来办理退党证书。有一部分是需要办理或准备办理移民或者政治庇护,也有一部分是要自己留个纪念。“我自己亲自接待过一个从大陆坐飞机过来的,他就拿了一个证书就飞回去了,这样的人也有。我说你是要办身份吗?他说:不是,我是从中国大陆过来的,我什么都不是,我就是想来拿一个证书就回去了。就这样,而且他自己是用真实姓名做的。所以他们也是一点都不害怕,也有这样的人。”

除了共产党员,美国的移民法案也提到了共产党的附属组织。易蓉建议,这类人都应该办理退党证书,因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将共产党视为恐怖组织。“除了共产党之外,像共青团它也是党组织的一部分,少先队即使戴过红领巾,它也是说当时发誓要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所以这些都应该退出的。还有一些是中共共产党那些直属机构的人更加要退出,因为现在其实全世界都已经在,尤其是在美国,已经把共产党作为一种恐怖组织,是一个非常不光彩的组织机构。”

针对发出的这个毒誓,人需要做出一个实际的行动,例如去网上登记三退,作为一种保险。“你登记了三退,如果不拿证书的,你用化名也可以,用小名也可以,什么都可以。这个是免费的,就像你买保险一样的。你为什么要买保险?就是怕以后有危险,对不对?或者是有什么风险。那么这样一个非常非常没有任何风险的事情,用化名也可以退,非常方便的。”

她说,登记三退不仅可以保平安,而且会给自己将来的生活带来方便。“那么我就劝所有的人,所有的中国人都要尽快地退出这个中共党团队,确实可以保平安,从现实的情况来看,也确实能够,退出共产党会更加的安宁,也会为自己生活、未来带来很多的方便。”

全民觉醒 全球义工推动退党大潮

有人质疑,为了办理移民身份而退党,这个退党的目的是否不纯?易蓉表示,多数中国人是迫于无奈违心加入了共产党组织,并不是真心想给这个党卖命,都是为了现实利益,或者被中共逼迫没有办法。如果不加入就被歧视、不能升迁或者受到打压。那就不如趁着这个机会,走这个便捷的渠道退出来。

“所以许多的中国人都是无可奈何的,就是不得已违心的加入这个共产党组织。我相信绝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并不是说真要为共产党、为共产主义去卖命的。所以他们是厌恶这一切的,是讨厌这个邪恶的共产党的。其实把他们一切都交给它是非常邪恶的,把他们生命也要交给它,还说什么爹亲娘亲都不如党亲,真的是很反人类的!”

“所以我相信,绝大部分的中国人从内心是非常厌恶这个共产党的,并不想成为它的一份子,只是迫于生活、迫于很多现实的压力,不得已而加入了它。那现在有这样很好的渠道,有这么方便的法门,让大家去退出,也可以化名,那为什么不退出呢?”

她还表示,很多人都是真心实意地退出共产党的。例如中驻澳洲前外交官陈用林,曾经是专门管迫害法轮功的,还有主管打压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官员郝凤军。来自警察、军队等各个阶层的人,早就悄悄地退出了。他们退出共产党,是在投奔光明。

“现在已经有三亿六千多万的中国人退出。这些人那个时候,他们并没有说要办移民,什么移民证书是最近的事情。所以绝大部分的人都是出于真心的,要抛弃共产党,为自己选择光明的这样一个良心的觉醒。”

自从美国移民局发布公告后,要求退党的人增长了几十倍。“而且是不分美国的白天、黑夜,就是一直都会有人来办理证书。所以这种速度还是与美国的移民政策有关系,当然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机会,给大家所有人的机会。既然有这个机会,因为我们退党服务中心提供了这样一个方便,那么大家就尽快的把这个证书拿到手,越早就越好。”

退党服务中心是一家非营利机构,2005年成立于美国纽约,在全球有100多个分点。堪称奇迹的是,这么分支庞大的机构全部是由义工来支持的。易蓉介绍说,绝大多数义工是大陆法轮功学员,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在帮助人们退党。

“我们义工就是说全世界都有,绝大部分是在中国大陆,绝大部分也是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大陆的。因为法轮功学员因为坚守真善忍,有自己的信仰,信仰法轮大法,而受到这个邪党的迫害,那么为了反迫害,所以炼法轮功的退党义工就把共产党的罪恶一条一条的揭露出来,把他们的谎言揭露给世人,同时也劝人们退出共产党组织,所以很大一部分是这些义工们做出来的这个3亿6千万的退党的数字。他们一个一个的冒着生命危险在中国大陆,就是给世人讲真相、传九评,是这样的使很多人中国人觉醒了,然后愿意三退,这是一部分。”

此外,随着退党大潮的兴起,很多支持民主自由的人士也加入了推动退党的行列。“另外在海外也有很多的海外的大法弟子也在做这件事情。 但是随着这个退党大潮这个兴起, 其实有很多的我们很多的朋友,支持中国自由民主的,支持中国人反迫害的,支持这个信仰自由的,很多人都在参与三退中,很多常人,就是非法轮功学员都在推动这件事情。所以她是一个全民觉醒的一个退党大潮。”

“所以你可以看到全世界的这么一个,就是说对于中共形成这样一个围剿之势,其实中共垮台就是非常非常近了,应该是指日可待这样的时间。所以我们大家再努力一下,中国的自由,人们的自由,信仰自由和我们这个美好的未来都在其中,我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出一把力。”

目前,退党中心已经成为全球办理退党证书的唯一的权威机构。易蓉透露说,这份证书非常有效,并且得到美国移民局的认可。很多移民律师也在推荐客户来退党中心办理证书,作为移民的支持材料。不少在美华人办理身份时就来办理退党证书,之后就非常顺利地通过了。

守护香港 支持街头退党义工

在香港街头,也有义工在帮人们办理退党,主要也是法轮功学员。易蓉表示,这些义工非常了不起。她希望香港的民众要守护香港、守护自由,坚持到共产党垮台的日子。

“这些站在街上的这些法轮功学员,这些三退义工是非常了不起的,非常的勇敢,也很忘我、无私的在劝众人行善, 然后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中共的这个邪恶,然后也在用他们的实际行动在守护香港的自由。我觉得他们非常了不起!香港人民也非常了不起!我们支持香港,我们也希望香港越来越好!共产党垮台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所以大家一定要坚持住。”

虽然中共持续打压香港的自由,并强行推出港版国安法,法轮功学员依然勇敢地在香港街头打出“天灭中共”的横幅,呼吁民众退出共产党。易蓉认为,“天灭中共”正在实现中,民众在心中都在灭中共。香港人民守护自由的这种壮举,将赢得全世界人民的尊敬。

她希望大家要守护香港这一个自由的灯塔,也希望有更多的人支持退党义工,保护和支持法轮功学员在香港劝三退、讲真相的活动。

 

 

美国公民与移民服务局(USCIS)10月2日发布政策指南,强调凡是共产党员或其它极权主义政党的党员及与之有关联的成员,在申请移民时都不予受理。消息传出,在华人社会产生巨大反响,引发中国大陆及海外华人急办退党。近日,在“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网站上声明退党及办理《退党证书》的人数激增。

美国《移民与国籍法》(INA)第212条早有共产党员不能移民的规定,但之前没有严格执行。纽约律师叶宁表示,移民局颁布政策指南,意味着要对有关规定从严执行,根据美国《移民法》,“共产党员”身份不仅在调整身份(办理绿卡)时不予接受,在入籍、签证时也不予接受。

据总部位于纽约法拉盛的“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表示,从禁止共产党员移民的消息发出第二天(10月3日)起,到昨天(5日)为止的连续三天时间内,在该中心网站(tuidang.org)上在线以真名办理《退党证书》的人数激增几十倍,达到从来没有过的数字,连续三天都是这个情况。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除了以真名办理《退党证书》的人数激增之外,通过电话、邮件、网页留言进行的咨询也激增;还有的是之前已经自己上网办理了退党,或在退党义工的协助下退了党的,现在要求查找之前的档案记录,补办《退党证书》。

另外,不是为了办《退党证书》而是纯粹声明退党并且是以真名声明退党的人也明显增加,而且他们在留言中谈退党原因和对退党的认识都非常深刻。退党中心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不是为了移民或满足移民局条件,而是看到这个形势,认识到退党是潮流,决定采取实际行动与共产党决裂,一刀两断。这些现象说明,大家都更加强烈感到退党的紧迫性、必要性,不能再拖延,退党是大势所趋,不退党已经没有出路。”

根据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提供的信息,近日有声明退党的民众留言写道:“本人年轻时期因为工作关系,曾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组织,是一名普通党员。我已经退休多年,也脱离这个党组织多年,这几年通过子女以及各方面了解到的信息,尽管我已经年过70,但我还是希望能正式退出这个邪恶的组织。”

还有一位退党的人士近日留言:“美国目前对共产党员施行的移民禁令,也促使更多向往西方自由社会和已经身在国外的中国人,为了避免被清算,同中共划清界限,退党保平安,这是正义和良知的选择,也是明哲保身的明智之举。”

退党是出路、是潮流

美国《移民法》及移民、入籍的表格中,把共产党与极权组织、恐怖组织同等对待,10月1日美国宾州国会议员斯科特‧佩里(Scott Perry)提出立法把共产党定为“跨国犯罪集团”;近期连续出现多位华人因为共产党员身份申请移民被拒、入籍被拒、入境被拒、遭遣返的事件;有华人在入籍面谈时第一个被问到的问题就是“你是否加入过共产党”,可以预见美国从严执行禁止共产党员移民的规定,势必带来更大的退党大潮。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易蓉表示,事实上共产党员是一个耻辱的称号,就像纳粹成员、黑手党成员、黑帮成员那样,是一个遗臭万年的称号,代表着罪恶、邪恶;现在美国禁止共产党员移民,就是释放一个信号,提醒人们赶紧退党,赶紧与共产党划清界线,不要再拖。

易蓉说,形势在一日千里地变化,退出共产党是给予曾经入过党的人一条出路,退党对中国人来说是目前最大的潮流,共产党到了今天随时都会垮台,面临审判和清算,曾经入过党的人,是一种耻辱,退党对于每一个入过党的中国人来说,都是非常紧迫、需要抓紧去办的事。

她表示,接下来,人们马上会把退出共产党作为一件必须要做的人生大事,坐在一起的时候会互相问:“你退党了吗?”“我早就退了!”“你退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根据全球退党中心网站(tuidang.org),退党可以用真名也可以用化名,神看人心,只要真心退就行,登录tuidang.org,点击“声明退出党、团、队”栏目,在上面发表退党(团、队)声明,会获得一个唯一性的退党(团、队)编号。

需要办理真名《退党证书》的民众,登录tuidang.org后,点击“在线办理退党证书”,填写有效的姓名、生日、出生地等信息(与护照对应,可证明是本人),会收到一个PDF版的电子证书,每个证书带有一个独特的证书编号,此编号将是该证书的官方识别编号,可在退党中心网站进行查询验证。在申请成功后,网站会提供证书的直接下载链接。证书会发送到您提供的电子邮箱里。请尽量使用海外安全邮箱。申请成功后,请及时下载证书,以免邮件接收出现问题。电子证书可以自行列印。信息完全保密。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地址:40-46 Main Street, Suite 201 Flushing, NY 11354,USA;电话:+1(718)-888-9552;传真:+1(718)886-1197;服务时间:周一到周日上午9点~下午6点(美东时间);退党热线:001-702-873-1734(美国),001-416-361-9895(加拿大)、00852-65963278(香港)、0886-906073004(台湾);亦可发邮件至:tuidang@epochtimes.com;退党网站:tuidang.org。

 

 

美国移民局10月2日发布重磅政策公吿,禁止共产党员和与共产党组织有关联的人申请美国绿卡等移民身份。洛杉矶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们表示,该政策无疑加速中国大陆人退出中共一切组织的速度。义工们也发现,自从COVID-19爆发后,中共公检法机关人员也比以往更加渴望听到海外的真相。

在该政策公告中,移民局指出,“美国停止共产党或其它极权政党的成员、或附属组织成员的移民身份调整。”除非另有豁免,否则曾加入过共产党或任何极权政党的党员们,不管国内或国外,在美国是不可接纳的。

另外,根据美国现有的移民法律,如果申请入籍者隐瞒自己是共产党员,用欺诈的方式入境或入籍,一经举报,可能会被吊销绿卡后遣返。

洛杉矶退党服务中心负责人李海伦表示:“从很早的时候,我们就在劝大陆人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是因为加入过中共的人,都曾发毒誓说要把自己的生命都献给中共这样一个邪恶组织,这是非常可怕的。如今,已经到了天灭中共的最后时刻,全世界都认清了中共的邪恶,尤其此次中共病毒导致大量无辜人的死亡。希望中国人都赶快退出中共,保平安。”

从2004年至今,通过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中国民众人数,已经超过3.6亿人,这一数字还在快速增加。

中共公安、地检、法院党员急听真相

洛杉矶电话劝三退的快速退党服务中心(RTC)的义工小霞表示,她是专门针对中共公检法的高层机构打真相电话的。早期时,经常会遇到挂断电话不听真相或口出恶语的人,但如今的形势完全变了,很多中共高官都是想方设法躲避中共监控,耐心听真相。

她说,尤其是在过去的几个月中,这一情况尤为明显。“现在打电话会遇到几类人,一种是已经听过多次真相,电话打过去后,对方就会想要做三退;第二种人是急迫想听真相,但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听我们讲。毕竟在中共的监控下,又是大陆公检法系统的人,电话和一举一动都是被监听、监控的。不过,听完真相后,对方会跟我们连连道谢,这一类人特别多。”

小霞说,通常一通真相电话的时间,约为半个小时至四十多分钟左右,如果对方想要听更多真相,她有时会讲到1个小时。“还有些公检法系统的人,尤其是那些带‘长’字辈的高官,很愿意听,但又害怕中共监控,所以就会想方设法留下真相,例如设置留言。”

“还有一次,我给公安部的人打电话,对方直接要翻墙网址,表示想要了解更多海内外真实的消息和动态,这一类人也不少。”她说。

受中共谎言欺骗特别深、至今完全不明白真相的人,小霞说还是有,但为数已经是非常少了。

 

 

美国移民局上周五发出公告,不准共产党或任何其他极权主义政党的党员或相关成员入籍美国。分析说这一新的规定受到中国普通民众的支持,对于绝对多数中共党员,他们肯定感到失望,但对中高层党员影响最大。早在2012年就有资料显示,有九成中共中央委员亲属移民海外。

对于美国收紧,甚至取消中共党员进入美国,北京文史学者魏先生10月5日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说,绝大多数中共党员都会担心未来不能前往美国:“几乎所有的党员都会对这个消息很震惊,中共有九千万党员,其中大部分人对共产主义没有感觉,因为入党在中国是一个提高身份和掌握权力能力的方式,入党就是工具,入党之后容易提干或能够找到更好的工作等等,这对这些人来说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北京学者宋惠说,美国的政策象征及震慑作用较大,也是向年轻人发出警示:“他起码对未来想在技术上、学术上有所发展,想到美国的人,你就不要入党。他为了自己的前途,可以选择不入党,要去美国深造嘛。这对未来想深造的人会有潜意识的影响。”

美国对共产党员入境美国早在上一个世纪就有严格规定,但在此前美中关系缓和的背景下,曾放宽了对共产党员入境的限制。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去年10月30日在哈德逊研究所演说时,曾明确区分中共与中国人民。他明确表示,中共和中国人民并非一回事,中国人民并不希望中共这种列宁主义的独裁治理模式。此后,美国官员将中国称为中共。

学者魏先生对自由亚洲电台说:“这一次,我看了美国移民局的规定,应该不仅仅是共产党员,包括共青团。对于很多普通共产党员来说,他们很多人移民倾向比一般老百姓可能还要强烈一些。这肯定有吓的作用。”

199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今年3月发声明宣布退党的退伍军人毛先生说,美国政府的政策对中高级别的党员影响较大。他说:“中高层的党员会有影响,因为只有他们的家属和他们的财产、他们的子女才会在美国。普通党员可能跟我一样,没有机会去美国的。美国的这个政策实施,受影响的只是(中共)体制内一部分人。”

公开资料显示,中共号称有九千多万名共产党员,八千多万名共青团员。现流亡英国的香港青年领袖罗冠聪上周六(3日)在脸书发文,指美国此举剑指中共,美国国土安全局与移民局禁止中共党员,以及与中国直接或间接相关人士申请绿卡,相关指令的涵盖范围相当广泛,不但是指中共党员,同时包括中共从属或关联团体成员,意味着也将波及到官二代、商二代、小粉红与共青团。也包括针对帮助中共海外统战的海外华人社团。

江苏维权人士张建平对自由亚洲表示,中共应该明白为何不受欢迎:“从这个方面也能证实,中共党员在自由世界为什么不受欢迎。他的品行很难让自由世界欢迎。”

香港《动向》杂志2012年曾引用中共官方内部权威机构所做的统计,调查结果发现,有九成中共中央委员亲属移民海外。而当年中共人大常委会审议《出入境管理法草案》时获得官方讯息,已移居外国的中国公民,在取得外国国籍后大多不报告,以保留中国居民身分证,并同时享用国内福利和退休金,估计有800万人。

 

 

美国移民局10月2日发布政策指南,明文强调禁止共产党员及附属组织成员,办理移民或绿卡身份,或从此断绝中共党员移民美国之路。在香港,共产党员隐藏身分是公开的秘密,但据估计“地下党”人数至少达40万人,占总人口5%;而工联会、民建联等亲共政团也广被视为共产党附属组织。美国从严打击党员移民,会否同样对他们造成冲击?

有专家指,若港人向美国国会提供证据、认证上述组织与共产党的关联,他们必然无法办理移民。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则发起举报有意移民美国的人权侵犯者,让其“世世代代留在大湾区”。

获准否认身份 在港党员身分成谜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日前发布政策指引,明文禁止共产党及极权组织的成员、前成员或附属组织成员办理移民或绿卡身份。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指引中附属组织的定义为“获提供、借出,或承诺提供任何金钱或金钱以外的支持”的组织。除非另有豁免,否则任何共产党员意欲移民美国都不允许。

在前英国殖民地香港,《基本法》规定香港“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但大量“地下党员”隐藏身分在港活动,一直是公开的秘密,共产党亦批准他们在公开场合否认党员身份。因此,一般来说绝大部份党员的身份仍是迷。

程翔推算40万党员在港 占人口5%

时事评论员程翔2012年曾于《明报》撰文推算出香港约有40万共产党党员,占香港人口达5%。程翔认为,中共从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签订后,即透过单程证及“家庭团聚”的名额,大规模派遣党员南下混入香港,成为“香港人”。

程翔根据十八大的港澳代表数目,与大陆各地/各组织代表对党员的比例推算:十八大代表共2,270人,代表了全国逾8,200万党员,比例是1:36000。而港澳地区在中共体制中,地位与直辖市相若,若参考北京、上海、天津等直辖市约1:25000的党员比例,可推算出港澳的党员人数在35-45万人之间,估计当中40万人集中在香港。

十九大名单透露党员身分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过往传媒亦曾从中共党代表大会名单中,得知一些在港共党成员的身份。例如十九大名单中,香港中联办有多人当选,包括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中联办前主任王志民、招商局集团前董事长李建红、中旅集团董事长张学武、中银香港前总裁岳毅等。

高官方面,全国政协副主席、前行政长官董建华,也一直受外界质疑是中共党员。他曾旅居美国,子女都有美国籍,1969年才返港打理家族生意——由父亲“船王”董浩云创办的“东方海外”,该公司是全球航运业龙头之一。80年代东方海外一度濒临破产,获已故商人、全国政协副主席霍英东注资而渡过难关。当时有传霍英东只是代理人,实际注资的是中共交通部。

1997年,董建华出任香港特首,“东方海外”则于2017年卖盘给中资财团中远海控及上港集团。其后董一直受中共重用,包括2011年陪伴胡锦涛访美、同年陪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北京接待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等。至2015年习近平访美,董建华亦是代表团要员之一。

工联会民建联是否共产党附属组织?

今次美国明文禁止党员申请移民,还列明共产党的“附属组织”成员的绿卡申请同样不予受理。在香港,最大工会联合组织“工联会”和立法会第一大党“民建联”等,一直被视为亲共组织。程翔曾引述中共在港地下党领导人物吴荻舟遗稿《六七笔记》披露,中共在香港有两个地下党系统,一个是“港澳工作委员会”(工委),另一个是“香港城市工作委员会”(城工委)。文章提到,“中共原本准备在解放上海后,五年内解放香港。因此在港成立了‘城工委’”,当中“城工委”的职能,疑是融入了“香港工会联合会”(工联会)之中。

另外,法例规定香港的“政党”都是根据《公司条例》或《社团条例》登记,法律地位都是“公司”或“社团”。而中共不可能以“政党”在港注册。

虽然未能证实是否中共附属组织,但工联会、民建联作为亲共组织,在美国新指引下会否同受影响?这些组织的成员,又会否被视为共产党员之相关成员?

美律师倡向国会提供证据 认证党组织身分

美国移民律师郑存柱接受自由亚洲访问时指出,办理移民或绿卡身份手续时,要进行自我申报,回答是否或曾经是共产党党员;美国联邦亦会进行调查,若发现虚报,即使已顺利蒙骗获得绿卡或移民等,都会被取消资格。对于香港的亲中组织,郑存柱欢迎有人提供资料让美国国会认证。

“我觉得香港如果有人能够查到这个工联会这样的组织,过去的主要成员是地下党员或是被中国政府委以重任的话,如果能有这些证据,你们实际上可以向美国政府、国会要求一个认证,认证这个工联会和极权、和共产主义有关联的机构。”郑存柱说,如果得出这个结论,这个组织就等于共产党的组织了,“(成员)将来就不可能获得美国的移民身份。”

曾任《文汇报》驻京记者的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对自由亚洲电台指,香港地下党员身份不公开,难以估计他们受到的影响,相信目前状况是政治阻吓的一种,至于是否严谨审查党员身份、附属组织等,则视乎整体政治气候。中国问题专家林和立则分析,中共党员或地下党员申请到美国时未必表明身份,美方如何调查是另一回事。不过原来在美国国内的党员,必然会担忧被发现,“美国开放签证给一些例如读硕士、博士的中国学生,这个已经是很多年的事。在学生或在美国毕业后留在美国工作的党员亦为数不少。我估计中方不会下命令叫这班人返回中国,这个事实会继续存在,会有一定人数的中共党员在美国。”

蓝丝“口称爱国 身体诚实” 黄之锋吁向美移民局举报

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4日在社交网站Facebook发文,呼吁“向美国移民局举报有意移民美国蓝丝”。他写道,早在几年前到访华盛顿时,已从官员口中打听到美国会作严谨审查,阻止极权组织党羽移民美国,如今移民局更突然发表政策指引,重申绝不批准共产党员和附属组织中人申请移民。

黄之锋指,当共产党“附属组织”的定义是包括“获提供、借出,或承诺提供任何金钱或金钱以外的支持”的组织,换句话说,即民建联、工联会、新民党等组织也恐怕是榜上有名;甚至理论上应“政治中立”的高级公务员来说,“相信个人及其家属在政策指引发布后,移民美国只会难上加难。”

黄之锋呼吁港人,如有发现任何“黑警”、选举主任、高级公务员及其家属有意移民美国,欢迎各位前往美国移民局网站(https://www.ice.gov/webform/hsi-tip-form)填写举报表格,“只要选择‘侵犯人权者(Human Rights Violators)’,即可向美国当局陈述其中共党羽的恶行。”

“一句到尾,要爱国爱党又爱港,何需移民美国?你这么热爱伟大祖国就做个勇敢中国人,世世代代留在大湾区”,黄之锋写道。他又戏称“龙的传人不做洋鬼子”,着国安处不要拘捕他,“我现在劝阻爱祖国的中国人移民美国,明显是维护国家安全的表现。”

其实美国移民局原本的政策手册中,早订明“共产党员不予受理”,但执行上一直比较宽松。是次新增内容,主要是开始严格执行联邦移民法的要求。中共政府今年公布的数据显示,现存注册的中共党员人数为9191.4万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本周一对美国的决定表达强烈不满,认为是“令人可悲”。

 

 

当地时间周五(10月2日),美国移民局(USCIS)正式实施禁止共产党员在美国办理移民或绿卡身份的条例。该法案在2个多月前首次传出关联消息,但并无任何时间表公开,本周五,相关的禁令在颁布后当即开始实施。

USCIS方面周五宣布,共产党及其他集权政党成员身份,或相关隶属组织成员身份将属于美方无法受理相关移民案例的原因。

通知表示,共产党及其他极权政党成员的身份与美国的归化宣誓不符,且不相容,无法保证“支持和捍卫美国宪法和法律”。

USCIS指出,除非另有豁免,否则任何共产党员意欲移民美国的举动都是不允许的,USCIS政策手册的新增内容将帮助官员根据联邦法律裁定该不可受理理由。

相关法案将阻止中共党员在美国获得绿卡或移民身份。

美国移民政策一直都拒绝共产党党员的移民申请,但过去一直采取比较宽松的政策。不过今年以来,疫情、香港、台湾等事件,让川普政府改变了对华政策。

今年7月中旬,美媒《纽约时报》引用知情者称,美国政府考虑与拒绝共产党员相关的措施,其中包括禁止党员入境美国。

许多人士一度认为,美国限制与共产党员往来的法案可能不会在短期内实施。但是,在本周五,也是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确诊且入院治疗的当日,美国政府正式宣布执行禁止共产党员在美办理移民程序的法令,相关的禁令与美媒此前传播的消息有所不同,但影响同样相当广泛。

据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网站7月18日报导,中共党员退出中国共产党之后,只要出示退党证书便可以进入美国、获得绿卡或加入美国国籍。

报导引述美国移民法律条款规定,申请加入美国国籍的移民隐瞒其共产党员身份,使用欺骗手段进入美国、加入了美国籍,如果被举报并查证属实的话,不但他们随时可能被注销其绿卡,而且还会遭到驱逐出境。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易蓉女士说:“中共在国内民心尽失,国际上面临全球围剿,天灭中共是天意是民心所在,所有加入过中共党团员和少先队,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把生命献给党的人士,需要尽快在退党网和大纪元退党网站上登记退出中共党团队。”

易蓉女士还说:“全球退党服务中心还可以给在海外的华人提供中英文退党证书。退党证书终身有效。”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是在美国注册登记的非营利机构,中心的工作人员都是义工。因应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大潮,在美国很多大城市成立了退党服务中心,为华人提供免费服务。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提供的一个服务项目,是为声明三退的中国民众签发具有法律效力的《退党证书》。

 

 

近来美国对中共发起全方位的制裁和围堵封锁。香港实业家袁弓夷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美国制裁令中共高官和元老人人自危,数万亿中共官员海外资产无人敢认领。此前袁弓夷爆料,美国正与多国调查来自中共高官在海外10万亿美金资产,拟用于疫情赔偿。

继华为之后,美国开始对中芯公司开展制裁计划,导致该公司股价大跌超过20%,中芯国际为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香港实业家袁弓夷在9月8日接受《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表示,美国针对中共制裁芯片的手法很辣,可以将其打回“农业社会”。中美对峙中,中共高官跑到哪里都不安全,而且不敢承认海外的资产。

袁弓夷披露,中共高官富豪现在很多在外国的很多资产,没有人认领,尤其是与那些大家族有关的。这些高官富豪个个都抵赖,其实个个都有、家家都有。

他的一位律师朋友透露,现在中国的富豪很惨,在外国的钱不敢认,不敢认说是自己的。例如韩正说,自己没钱在外面。

他说,“现在那些当官的,一旦觉得不安全,他们也需要套现,他们也需要逃掉。但走出去也危险,所以现在那帮人很惨的,他们的钱出去之后,又很怕被冻结,在中国又不安全,钱拿去哪里呢?去香港也不安全。

“香港的国安法之后,习近平随时可以查他们的银行存款,查他们的财产。没有一个地方安全,新加坡也不欢迎他们,瑞士也叫他们走,很快就要公投了,请你们把钱拿走。很多地方都不安全,所以不知道他们要逃到哪里去。”

袁弓夷表示,这些人在海外的资产,美国都能查得到,1万美金以上的所有交易,美国每一笔都很清楚,所有的事情,美国都在跟踪,只不过还没有出手。

他透露说,现在律师的生意很好,那些帮中共高官亲戚在海外买了很多资产的,现在要拿回去,要处理一大堆官司,其中非常复杂。

江泽民家族控制万亿美元资产

据流亡美国的大陆富豪郭文贵2019年4月爆料,江泽民家族控制的资产至少有1万亿美元,洗白的资金高达5000亿美元。江家是世界隐形首富,富可敌国。

袁弓夷今年8月12日也爆料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正试图游说各国支持冻结中共高官在境外的资产,保守估计以10万亿美元计,有关款项或用于疫情赔偿。

袁弓夷说,约10万亿美金资产中,其中江泽民家族的海外资金大约有1万亿美元。

他说:“你想想,江家真是控制了中国30年啊,由89六四开始就是江家了,那到了97年邓小平死了,权力全部交给他了。一直夺权,江家的势力一路一路进去,不只是在上海,整个中国都有势力,(包括)最好、最容易赚钱的,三家通讯公司,上海那么多银行。”

香港《开放》杂志曾披露,早在2005年12月,设在瑞士、专门对口各国中央银行的国际结算银行发现一笔无人认领的20多亿外流美元。据报导,2003年5月,中国银行香港总裁刘金宝在北京被捕,2005年8月,他因贪污罪被判死缓。曾担任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行长的刘金宝在狱中供述,这笔钱是江泽民在中共十六大前夕,为自己准备后路而转移出去的黑金。

江泽民利益集团是中共黑恶势力最集中的代表,在江泽民当政时期,其子江绵恒在短短几年就建立起庞大电信王国,同时插手几乎所有的上海大项目,成为上海的“大哥大”。

韩正家族31亿美元海外资产不敢认领

9月12日,中国新闻消息称,中美对峙中,中共高官跑到哪里都不安全,如今就连海外资产也不敢承认。目前,数万亿中共官员海外资产无人敢认领,其中包括中共政治局常委韩正家族的31亿美元海外资产不敢认领。

台湾政界人士陈昭南6月15日发表署名文章称,据国际媒体报导了解到韩正在隐匿在美国的资产高达31亿美元,及另外一向总被视为较“清廉”的团派人物汪洋,在美国也都有几十亿美元的存款和资产。据媒体爆料,而夏宝龙、骆惠宁、陈全国、吴英杰、赵克志等人在美国均名列亿元俱乐部成员名单。

文章称,网络上正在流传一份包括不少中共高官及其亲属在美的名单以及财产清单。据传闻,单只是这份被列为“黑资料”的清单所统计的中共高官在美资产总额就高达5000亿美元。

震撼弹年底引爆!瑞士或冻结中港权贵美元资产

自新冠肺炎扩散全球及北京强推香港国安法后,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正在全方位制裁和围剿中共。7月9日,美国以涉及重大人权侵犯为由,对新疆书记陈全国等人实施冻结资产,也被禁止入境美国。8月7日,美国财政部又宣布制裁11名中港官员。

评论人士李正宽撰文说,习近平的种种“加速”措施,不但让中共“自由落体”,成为国际围剿的靶心,也让中共权贵集团被国际制裁的实锤声震得寝食难安。

资深中国问题专家程翔今年8月接受访问时表示,近日有来自瑞士的消息指,大概有1000个中共的高官,集体拥有的财富有十几万亿放在瑞士银行。如瑞士真能够将这些秘密户口详情公布,会造成强大民愤,来逼到中共内部催使共产党倒台。

瑞士外长卡西斯8月2日表示,中共侵犯人权事件日益增加,“正背离开放之路”,“港版国安法”影响“一国两制”落实。若中共政府坚持,西方国家誓将果断回应。

瑞士政府8月8日正式发布全民公投通告,将在11月份举行公投,决定是否限制包括瑞士银行在内的瑞士企业,跟海外侵犯人权者往来做生意。

财经评论人士“财经冷眼”在直播中说,瑞士的制裁比美国厉害一万倍都不止。“如果瑞士公投通过,100名中共高官家属在瑞银的约7.8万亿人民币存款或将被冻结!中共权贵5000个账户约20万亿人民币资金也将冻结! 这一招比美国制裁香港狠一万倍!中共权贵在发抖!”

 

 

蚂蚁集团上市在即,其招股书披露了大量重磅投资者,股东实体眼花缭乱,包括境内、境外。在国内私募投资基金方面,引人瞩目的是博裕资本以不同平台持有蚂蚁集团的A类股份和C类股份。博裕资本的实际控制人是江泽民孙子江志成,其利用博裕资本已攫取巨额财富。

蚂蚁集团将在港交所和上交所同步上市

蚂蚁金服是2014年在原支付宝基础上成立的网际网路金融服务公司。截至2018年,蚂蚁金服的估值达到1600亿美元,是全球最大的独角兽公司。

2020年7月上市前夕(6月),蚂蚁金服变更为蚂蚁集团。经历了六年三轮私募融资后,7月20日,蚂蚁集团宣布,将在港交所和上交所科创板同步发行上市,即蚂蚁集团到了A+H上市门前。

据最新一期《财新周刊》报导,蚂蚁集团对公司内部及外部股东,以及境内、外投资者,都分别发行了不同的股份类别,以示区分。境内投资者一律持有A类普通股,同股同权;境外投资者持有B类和C类股份,其中B类股份由部分境外内部股东持有,另一部分境外内部股东和境外外部股东持C类股份。B类与C类股份均无投票权,但蚂蚁上市后,两类股份可以转换为H股普通股,拥有一股一票的表决权。

博裕资本通过不同平台持有股份

蚂蚁在招股书中罗列出一长串名单,股东实体眼花缭乱,多达74个,境内、外股东实体分别为29个和45个。但经过股权穿透后,股东名单的范围缩窄至54个,多家机构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和受益人也浮出水面。

私人企业家股东方面囊括了马云的中、外“朋友圈”。在中国国内方面,德邦证券的实际控制人、复星系创办人郭广昌、巨人集团的史玉柱以及通海控股的卢志强等均在股东名列。还有多个国内知名的企业家、投资者及各界人士,他们或以个人名义,或是由旗下公司参与出资了这些投资平台,如今成为了蚂蚁的间接股东。

在国内机构股东方面,蚂蚁集团囊括多家重要国有背景投资机构。

在国内私募投资基金方面,春华资本和博裕资本的参与引人瞩目。两家基金公司以不同平台持有蚂蚁的A类和C类股份。博裕资本通过北京京管投资中心和Growth Succession Limited分别持有蚂蚁集团0.92%的A类股份和1.92%的C类股份。

博裕资本是江志成于2010年成立的,从事私募投资业务。现年34岁的江志成(Alvin Jiang)是中共前党魁的长子江绵恒的儿子。

江泽民孙子暴敛财富黑幕

2014年4月,路透社曾发表长篇报导,披露江志成如何在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新兴私招股权市场获得巨额利润,利用特权操手暴利领域等内幕。

2010年,从美国哈佛毕业的江志成加入华尔街金融机构、投资银行高盛,在私募业务部门担任分析师。9个月后,他离开高盛在香港自立门户,与人合伙创办私募基金博裕资本(Boyu Capital)。

2010年9月21日,他在香港提交注册公司文件,文件将他本人列为公司唯一董事。

博裕资本通过对中国企业的资本运作,江志成发现,他可以在香港、美国等海外金融市场上轻而易举地获取(骗取)成百上千亿美元。

通过查询公开资料可知,江志成通过私募基金涉足受严格控制的国资垄断行业,并将这些资产转化成利润丰厚的投资。而且,江志成控制的博裕资本,与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关系密切。

据报导,博裕资本2012年对阿里巴巴投资的4亿美元,在阿里上市时,两年时间就赚取了逾20亿美元,获利5倍以上。不过,20亿美元只是江志成从阿里挣到的小钱。

港媒《壹周刊》曾在近一个月的调查后揭露了博裕资本虽然以香港为基地,股东却在避税天堂开曼群岛注册,又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持牌成为“投资顾问”(investment adviser)。

阿里在2014年上市时,只公布了约70%的股份持有者,未披露另外30%股份持有者的信息。而帮助隐匿30%阿里股东身份的,就是深藏在可变权益实体(variable interest entity structure,简称VIE结构)背后的离岸公司。

仅博裕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以“Boyu”为名注册的关联公司就有四家,分别是:博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Boyu Capital Management Limited,通用名博裕资本)、博裕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Boyu Capital Investment Management Limited)、博裕资本投资管理公司(Boyu Capital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 Limited)、博裕资本集团控股有限公司(Boyu Capital Group Management LTD.)。这四家私募资金的净资产合计41亿美元。

这四家公司之间互相交叉持股,同时博裕资本合伙人名下的空壳公司也持有部分股份。外界很难直接看清博裕系背后的真正持有人——江志成的真实持股情况。

近年来,随着中共贪腐内幕的进一步曝光,以及“巴拿马文件”“天堂文件”等离岸金融信息的披露,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家族不但坐实了“中国第一贪”之名,而且江氏长孙江志成被揭露是中国真正的“首富”。

2019年4月以来,流亡美国的大陆郭姓富豪多次爆料,称江泽民家族在海外实质控制的“盗国财富”至少达1万亿美元以上,江志成已经把五千亿美元洗到国外。

 

 

近年来中国利益阶层到海外争取永居权或外国公民身份的人数大增,卡塔尔媒体半岛电视台近日表示,数百名中国富商获得地中海国家塞浦路斯护照,其中包括多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国企高管等。有中国商人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直言大家都看到危机,“再不逃离(中国)就来不及了”。

“塞浦路斯文件”文件显示,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逾500名中国人取得塞浦路斯的护照,成为欧盟公民,其中包括身价高达203亿美元地产大亨杨惠妍。

有关文件称,塞浦路斯2013年推出“塞浦路斯投资计划”,吸引外国人以投资房地产等方式获得“黄金护照”(Golden Passport),取得该国国籍,投资门槛为约250万欧元。

文件披露了申请塞浦路斯护照计划的2500位移民资料,并由此揭开中国政要、富豪鲜为人知的秘密移民计划。但半岛电视台并未公开取得护照的完整名单,目前仅透露以杨惠妍为首的等人名单。

据《福布斯》杂志2020年世界女富豪排行榜,38岁的杨惠妍排行第6,资产估达203亿美元。她的财富主要来自父亲、碧桂园创办人杨国强;杨国强也是中共政协委员。

申请永久居留或外国公民护照的中国人,通常意味失去中国国籍。申请它国护照或永久居留身分在中国虽不违法,但中国并不承认双重国籍。

港媒《南华早报》报导指出,中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被发现拥有他国国籍后,应被取消资格,2019年在河北、山西都有类似案例。同时,中国国企高管一般不允许有他国国籍,但华润电力总裁唐勇的名字也出现在塞浦路斯“黄金护照”的申请资料中。

另外,“塞浦路斯投资计划”虽强调投资移民申请人不得有犯罪纪录,但2011年因国企欺诈案而被捕的中国商人张克强也在申请名单中;另一名叫李家东的中国人则因涉及资助朝鲜黑客组织而遭美国制裁。

报导说,欧盟委员会2019年1月曾警告,犯罪集团可能借“塞浦路斯投资计划”渗透欧洲,并增加欧洲出现洗钱、贪污和逃税的风险。

塞浦路斯内政部长尼科斯.努里斯则通过8月26日新闻发布会宣布,塞浦路斯政府已经着手调查半岛电视台所提及的“黄金护照”所涉及的问题。

“再不逃离(中国)就来不及了”

《南华早报》表示,中国富商虽是经济成长的受益者,却担忧无法保住个人资产,多本护照不只便利旅行,也是转移资金到境外的方式,必要时刻更提供一条逃离海外的后路。

中国商人张先生日前对自由亚洲电台透露,近三年来,移民海外或暗中获得外国护照的中国官员,绝不止数百人。他们移民海外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为大家都看到了危机。这个危机是政府领导人的疯狂和冲动所带来的,它会葬送许多人数十年来所积累的财富以及奋斗的成果。大家都输不起,也不想用自己家人的健康和孩子的未来陪着中共领导人疯狂。”

张先生说,他的朋友中,不少人选择变卖资产,移民他国:“早就看到,再不逃离(中国)就来不及了。他们变卖了资产,到国外投资,其实是为了保存资产。留在国内的朋友会持续面临资产缩水。”

现流亡塞班岛的孔园峰表示,贪官外逃往往把自己伪装成不满中共统治的持不同政见者:“当官的目的就是贪,贪了之后带钱转移。他们说官员有500万元(现金)的往越南、泰国跑,5,000万元的都往西班牙、马尔代夫等这些国家跑。另外,他们(官员也有)第一站跑到欧洲,在从欧洲再转移。他们跑出去带上共产党的机密文件,之前有人说带上两份镇压法轮功的机密文件,可以拿到身份。”

中国黑龙江一大型民企前主管张先生也透露,民众出国已成趋势,无论是商人还是官员,如果不离开中国,他们的结局难料:“我说他们选择的非常正确,因为不出去,你的后代会看不到希望。无论你是高官还是什么,留在中国,都可能有巨大风险。”

对于中共官员与中国商人大量外逃,台湾民进党立委林俊宪表示,全世界最会移民的一群人,就是中共党政军政要和家人,世上只要能跑的地方,就有他们的足迹,中共官员完全够资格编写“全球移民指南”,所以这次欧洲塞浦路斯“黄金护照”移民资料曝光,名单里满满中共官员真的不意外。

林俊宪说,中共高官不是傻子,身在一个权力结构不稳,粉饰太平过了头的国家,哪一天会出事都很难说,当然要先预备好跳船手续,挑好之后逃亡避难的国家,否则中国假使真的这么好,何必冒着被揭发的危险,想尽办法也要留个去其他国家的退路。

外国护照保护不了肖建华们

事实上,这些外国护照提供的保护也有限。半岛电视台披露的资料中还包括一名匿名的中国人士,资料指他有4名家人都获得塞浦路斯国籍,“一名亲属曾被中国安全人员从香港绑架回中国”。

上述描述让人想到中国富商肖建华,明天集团创办人肖建华2017年年初被从香港绑架回中国之后,至今音讯全无。除了中国籍,肖建华同时还拥有加拿大和中美洲国家安提瓜和巴布达国籍(简称安巴,Antigua and Barbuda)。

据安巴一名资深外交官提供的复印件显示,肖建华持有的安巴外交护照是2014年8月8日签发的,2016年8月8日到期。2015年6月,肖建华被安巴政府委任为“无任所大使”(ambassador-at-large),又称“巡回大使”。这是一项相当罕见的任命。

据英国《金融时报》等媒体披露,肖建华持有的外交护照就是安巴政府颁发的。不过,报导称:“但如果他以为这些就能保护他免于中国安全机构的势力范围,那么他就大错特错了。”

而肖建华创办的“明天系”旗下九家核心风险金融机构于本月17日正式被官方接管。根据中国媒体估算,“明天系”旗下被接管的金融机构,总资产规模超过1.2亿元人民币。但出乎意料的是,18日“明天系”透过微信发出声明,指政府“不遗馀力地推动接管”,并质疑当局的接管目的何在?

对此,时事评论员郭宝胜对“明天系”被政府接管并不意外,但意外的是“明天系”还发了声明对抗接管与没收。郭宝胜认为,这种情况类似当年安邦保险董事长吴晓晖事件,认为肖建华最后恐与吴小晖下场一样,将遭到重判。郭宝胜表示,届时只要把肖建华肉体消灭了,财产就归他们了。

 

 

据塞浦路斯媒体《自由报》(Phileleftheros)透露,欧盟委员会(EC)希望立即审查所有投资获得塞浦路斯公民身份的申请案件,并针对违法者采取激烈措施。

虽然塞浦路斯内政部长尼科斯‧努里斯(Nikos Nouris)在周三(8月26日)新闻发布会上反驳了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最近的一些相关报导,但欧洲联盟委员会的一名代表表示,他们希望看到在发生违法行为的情况下塞浦路斯将吊销向投资者提供的该国护照。

这位欧盟代表数次重申,就其性质而言,(塞浦路斯)这种发放公民身份的决定对整个欧盟都具有影响:“最近的即使投资者构成安全风险,也不可能取消他们的塞浦路斯国籍的情况,加剧了这些风险”。

但他强调指出,塞浦路斯政府已经宣布将审查此前所有入籍申请的案件。“欧盟委员会期望审查将是彻底的,其结果将迅速得到执行”。这是典型的官方说辞,指的是在发现违规或非法情况时,塞浦路斯会取消投资者护照。

在新闻发布会上,塞浦路斯内政部长宣布,在最近的一次部长会议上,已经做出了撤销通过投资方案签发的三本护照的决定。部长说:“是的,塞浦路斯政府拥有政治意愿,只要有文件证明存在吊销护照的理由——例如部长会议在6月份吊销的三本护照——那么我们就将着手执行对这些护照的吊销。但这不是一个会公开讨论的问题。”

欧盟委员会代表虽然重申,应由每个成员国确定取得和取消国籍的条件,但他同时告诫说,应始终考虑到欧盟的法律。他强调说,欧盟委员会经常对投资者入籍计划表示关切,特别是这些计划所涉及的风险,更具体地说,涉及到安全、洗钱、逃税和腐败等问题,而这些在2019年1月的报告中也有提及。“欧盟委员会还曾直接向塞浦路斯当局提出了它的关切”。

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塞浦路斯内政部长表示,内政部归化股已核查了半岛电视台公布的117个姓名的所有入籍申请案件。

中共大厦将倒之际,中共富豪和政界人士争相获取外国护照,除了涌入美加欧等国,连塞浦路斯这个地中海小国也不放过。

半岛电视台8月23、24日发表独家调查报导,塞浦路斯文件曝光了包括中共即得利益集团悄然移民海外的名单,其中不乏中共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根据半岛电视台获得的“塞浦路斯文件”(The Cyprus Papers ),塞浦路斯在2017年至2019年间,向全球超过七十多个国家的各类申请人批准了1400本“黄金护照”,其中超过500本发放给了中国人。

欧盟成员国塞浦路斯2013年推出一份“塞浦路斯投资计划”,根据这项计划,通过购买房地产等形式在当地投资至少215万欧元,便可以申请到所谓的“黄金护照”。

得到黄金护照,好比手握“黄金”,好处多多,例如可以自由进出另外26个欧盟国家,也可在这些国家工作。

半岛电视台公开了8位中国入籍者,其中包括亚洲首富碧桂园的女当家杨惠妍,其父为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而杨国强有着全国政协委员的头衔。

除了杨惠妍,被半岛电视台公开的取得塞浦路斯国籍的中国人中,还包括几个省市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如成都市人大代表陆文彬(音)、武汉市黄陂区区政协委员陈安林(音)、前浙江金华市政协委员傅正军(音)以及山东滨州市政协委员赵振鹏(音)。

根据中共的法律,不承认双重国籍,而且人大或政协代表如拥有外籍身份,将被取消资格。

在半岛电视台披露的名单上,还有国企华润电力总裁唐勇。《南华早报》曾提到,如在中国国企担任要职的人物,同样不允许拥有外国护照。

此外,半岛电视台还提供了11名中国申请者的个人资料,而没有列出他们的姓名,但包括“一家证券公司的投资银行前负责人”,“电动汽车制造商的主席”和“香港一家制药公司的首席信息官”。

 

 

中共政权风雨飘摇。除了中共官员,富商或中产阶层人士离开中国,就连被中共官员称为“低端人口”的普通平民百姓也纷纷设法离开中国。广东一位居民,一个月前抵达欧洲东南部巴尔干半岛的一个小国。她披露,已有十多人比她早到,未来还有大批人到该国。

孙女士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我怕它闭关锁国,国内的经济不好,很多青年人失业,那艘船都漏水了。我不准备回去了,在这里再作打算吧。大陆环境以后不看好,我们两母子反正到哪里都是一样流浪。”

孙女士说,她出境时并不顺利,在广州白云机场海关被审问了很久。“问了我们好多事情,问我们去哪里,为什么要去,去干嘛等,还有一个同伴是四川成都的小伙子,大学毕业两三年,他也是想跑,就一起结伴过来。”

孙女士说,她离开中国之前,准备了两三个月,目前不愿公开所在国的位置。她说不希望这条通道被中国方面切断。

外国生活成本反比中国低

在谈及目前的生活状况时,孙女士说,她此次逃亡共带了一万多欧元,这里生活成本比较低,目前勉强够用。

“现在对我们来说,住宿是开支大头,我是租二楼一个房间,200欧元一个月,吃的食物就很便宜,我们两母子折30元左右人民币一天就可以了,并且吃得不错。牛肉在我们中国60元人民币500克,在这里我买的加工好的牛肉,一磅才折合13元人民币。”

年近50的孙女士说,面对国内恶劣的生活环境,很多人希望离开中国,今年已有十多人抵达这个小国:“应该是在黄历年之后,我知道的有的去西班牙,中产阶级五六百万元以上应该有的,他们去年就办好签证了,就是随时准备跑路。”

孙女士说,稍后会有另外一批国人将抵达她所在的这个小国:“有很多,但是有的人跑不了。起码这里是欧洲国家,她始终是一个有信仰的环境,比大陆好。我觉得自由最重要。平民百姓在中国安分守己也很难安居乐业,所以我带着我的儿子出来。”

“高端人口”往美加西欧 “低端”赴东欧

孙女士形容自己一批平民百姓是“低端人口”。她说在中国,无论有钱没钱的人,都意识到自己早晚会被政府“收割”,出于趋利避害的本能而逃出中国。她说,如今有钱人去五眼联盟国家,中等收入家庭去申根成员国家。

孙女士认识一位在广东佛山经商的老板,开了三家厂,两家被共产党冻结,他转移到香港去的也被冻结。不过,这位刘姓商人放弃剩余的财产,带着家人离开中国,其儿子在西班牙留学。

自由亚洲电台26日曾报导欧盟成员国塞浦路斯,近年成了中国富豪和官员移民的“新天地”。在三年间,塞浦路斯向七十多个国家的申请者发出一千四百本所谓黄金护照,其中超过五百本给了中国富豪或政府官员。不过,申请人须投资至少215万欧元,才可获得塞浦路斯发出的“黄金护照”。

中共收紧对中国公民出境的管制

面临来自国人的出逃潮和资金外流,近年来,中共官方不断收紧对中国公民出境的管制。其中,公务员、事业单位职员、银行职员以及国企管理人员,都被要求上缴护照。去年10月前后,多个地方亦将管控范围扩大到公立学校老师及退休人员。

月前,中共官方又将收缴护照的范围,扩大至村委和居委会。《新京报》8月9日披露,北京市平谷区村干部上缴私人护照,北京市将新增的监察对象全部纳入防逃体系。

据知,涉及的村干部包括各村以及社区居委会党委和村居委会领导班子,在官方的通知中明确显示,除收缴这些官员已有的私人护照外,对还没有办理护照的官员,亦实行更严格的审批和控制。

湖南长沙一位村委成员表示,他们亦在8月初收到通知,已有护照的两委成员,必须全部将护照上缴统一保管。他认为,这是全国统一的部署。

此外,中共当局还严格管制外汇,每年每人换汇上限为5万美元。但据Chainalysis近日的最新研究,过去12个月,约有500亿美元的加密货币资产汇出中国,显示中国有投资者正在规避当局的外汇管制。

 

 

中共高层权贵在海外置业藏财,香港作为跳板,在过往已有报导,近日再获关注,习近平、栗战书、汪洋三名现任常委家属在港资产被曝光。但江泽民家族的海外隐秘财富被指是最巨大,藉香港乱局之际,江泽民孙子江志成更在香港大发“港难财”。

曝中共权贵海外资产江家占最大额

自去年爆发反送中抗争以来,一直到今年中共悍然强推国安法,被指终结“一国两制”,香港自由不再。美中关系也因此恶化,美国近日以损害香港自治为由制裁首批中港官员,冻结其在美资产。

香港实业家袁弓夷8月12日向海外媒体爆料指,正在国外访问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正试图游说各国支持冻结中共高官在境外的资产,保守估计以10万亿美元计,有关款项可用于疫情赔偿。

袁弓夷提到,大约10万亿美金资产中,占最大份的是江泽民家族的,海外资金大约有1万亿美元。

他说:“你想想,江家真是控制了中国30年啊,由89六四开始就是江家了,那到了97年邓小平死了,权力全部交给他了。一直夺权,江家的势力一路一路进去,不只是在上海,整个中国都有势力,(包括)最好、最容易赚钱的,三家通讯公司,上海那么多银行。”

据流亡美国的大陆富豪郭文贵2019年4月也曾爆料称,江泽民家族控制的国家资产至少有1万亿美元,洗白的资金高达5000亿美元。江家是世界隐形首富,富可敌国。

江泽民孙子大发“港难财”

香港《苹果日报》去年11月20日曾报导,港在去年港人“反送中”(反逃犯条例修订)抗争遭港警镇压,香港局势持续严峻的近半年内,中共太子党们突然放缓在港投资。但江泽民的长孙江志成创办的博裕资本,仍潜伏在香港着力圈钱。

据悉,香港历来是太子党集结地盘。江泽民家族更以“闷声发大财”为信条,其孙子江志成在香港大搞私募基金,利用特权操手牟取暴利。

现年34岁的江泽民长孙江志成,2009年在美国哈佛毕业后加入美国华尔街金融机构、投资银行高盛,后来在香港自立门户,和马雪征、张子欣以及前美国普罗维登斯私募股权合伙人童子幪等合搞私募基金“博裕资本”。目前博裕共管理近百亿美金的私募基金,是中国最大私募基金之一。

据《苹果日报》疏理,去年上半年,江志成创办的博裕资本最少进行了6笔投资,集中于科技及健康行业,下半年又于香港申请上市的人工智能科技公司旷视科技、智能物流企业壹米滴答、智能保险平台水滴互助,以及医药企业德琪医药和翰森制药,并为从事体检的爱康国宾私有化提供资金,投资金额数以十亿计。

外媒此前报导,博裕资本也参与号称AI第一股的旷视科技的融资,旷视科技的非执行董事卫涓曾在博裕投资任职。不过旷视科技IPO的出师不利,今年2月申请失效。该公司当时向媒体回应称:上市正常推进,需更新材料。

江志成还被曝在港人抗争期间的股市波动中大发港难财。

2019年6月12日,港股、上海A股和其它亚股脱钩下跌,恒生指数大跌480.88点,收在27,308.46点。实际上6月12日到14日,亚股也开始跌,恒生指数走势也一致,3天累计下跌670点。

6月16日,近200万港人再度走上街头抗议恶法,明确要求香港特首林郑下台。当晚,特首林郑月娥发表道歉声明,暂缓修订《逃犯条例》。次日(6月17日),港股开始反弹,恒生指数开市为27,252.45点,不久后冲上当日最高点27,503.10点,比前一交易日(14日)上涨384.75点。当天收在27,227点。

当日上午,流亡美国的反共富豪郭文贵披露,中共砸700亿港币救港股,让恒生指数在往上拉,“国家队进场了。”“操作股市的核心不是涨或是跌,而是事前知不知情。”郭文贵爆料,这波赚大钱的有江志成。

郭文贵说,全中国最大炒股中心,就是上海期货交易中心、人民币交易中心、监测中心,那个地方基本上都是江志成说了算,管理者很多来自于海通证券。主要那地方是为江家服务的。

郭文贵估计,靠人民币、港币、港股、上海A股还有场外交易五大市场同步套利,江志成至少获得百亿美元的利润。“今天江志成弄上100亿美元纯利润那是跟玩儿似的,这就叫发国难财啊。”

中共权贵在港资产密集被关注

今年8月12日,美国《纽约时报》中文网刊文爆料习近平、栗战书和汪洋等三名常委家族在港资产。

其中栗战书女儿、现年38岁的栗潜心,在香港购买了一幢价值1500万美元的四层海景联排别墅。她的伴侣、华裔新加坡商人蔡华波(Chua Hwa Por)拥有一匹现已退役的赛马,并斥资数亿入股赫赫有名的半岛酒店,后来已将股份出售。

习近平的外甥女张燕南,2009年在浅水湾以1930万美元购得一座别墅;此外,张燕南还拥有至少五间公寓。

而中共第四号人物汪洋的女儿汪溪沙,2010年在香港购买了一处200万美元的住宅。

香港《苹果日报》2018年10月10日刊发报导则提到,过去中共权贵家族热衷在香港购买物业,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的女儿张晓燕因为夫家生意主要在陆港两地,这一两年来仍不断在香港置办物业,据估手头物业市值近8.6亿元。

在《苹果》追踪的多名领导人中,张高丽家族在港拥有物业的市值最大额。

贾庆林的妻子贾蔷,曾在1993年以别名林青斥资385万元购入太古城海天花园的物业,2001年转售亏本153万元;2016年她再度以林青之名斥3,778万元,购入西半山敦晧物业,现市值达5,860万元,升值55%。

贾庆林女婿李伯潭,1993年至2002年间购入写字楼及商铺共6处物业。其中5处已转售获利,只有一处账面亏蚀78万元。但李再在2002年斥200万购入李节花园物业,现市值880万元,已抵销之前亏损。

而贾庆林的外孙女李紫丹才是贾家出手“最豪”者,李紫丹曾于2015年斥3.87亿元购入港岛司徒拔道一单位自用。李紫丹没有银行按揭,是用现金付清房款。当时她年仅24岁。

这处物业设施豪华,每平方英尺成交价高达75,429元(约合每平方米74万元人民币)。

 

 

美国已就中共强行实施港版国安法破坏香港民主自由,实施制裁首批中港官员。据知情人披露,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正试图游说各国支持冻结中共高官在境外的10万亿美元资产,有关款项或用于疫情赔偿。另有消息称,瑞士有可能公开中共权贵在瑞士银行的秘密户口。中共高官在境外的资产,保守估计也在10万亿美元以上,其中江泽民家族控制了至少有1万亿美元的国家资产。

瑞士或冻结中港权贵美元资产

美国针对中港高官实施制裁之际,地处中欧的全球最大离岸金融中心瑞士也在酝酿重磅行动。

中共“港版国安法”引发国际反共浪潮,向来恪守中立原则的瑞士也向中共发出警告。瑞士外长卡西斯8月2日表示,中共侵犯人权事件日益增加,“正背离开放之路”,《港版国安法》影响“一国两制”落实。若中共政府坚持,西方国家誓将果断回应。

瑞士政府8月8日正式发布全民公投通告,将在11月举行公投,决定是否限制包括瑞士银行在内的瑞士企业,跟海外侵犯人权者往来做生意。倘若有关法例获得投票通过,瑞士企业在中国和香港的业务经营料会受到影响。

资深中国问题专家程翔接受《珍言真语》访问时,特别指出瑞士的反应不同寻常。他说:“我们知道瑞士是奉行中立政策近三百年。因为她是实行和奉行中立政策,所以她得以避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个优良传统,也使得很多富豪,愿意将他们的钱放在瑞士。所以说难得的就是,瑞士的外长也在香港的问题上发声,谴责中共,等于放弃他们长久以来,奉行几百来的中立路线。”

他推断说:“这件事情,值得大家去探索的就是,既然他看到中共这个政权邪恶的一面,他会不会接着公布中共官员在瑞士的秘密户口。这件事情无独有偶,前几天有一个瑞士的报导,就是说大概有1000个中共的高官,集体拥有的财富有十几万亿(放在瑞士银行)。如瑞士真能够将这些秘密户口详情公布,如果国内老百姓知道,马上会造成强大民愤,来逼到中共内部催使共产党倒台。”

袁弓夷解释10万亿美金中共海外资产的来历

正在美国进行游说促美宣布中共是犯罪集团的香港实业家袁弓夷8月12日向海外中文媒体爆料指,正在国外访问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正试图游说各国支持冻结中共高官在境外的资产,保守估计以10万亿美元计,有关款项可用于向中共追责隐瞒武汉肺炎疫情的赔偿。

袁弓夷透露说:“美国方面在和其它盟国讨论,怎么冻结这些钱,把10万亿美金都冻结了,将来起码大部分可能用来赔偿病毒造成的损失。如果你要等中共给你拿钱,那你永远拿不到。第一,他们没钱了;第二,他们不肯给钱,那你就冻结他们在境外贪官的钱,包括中共的钱,看将来怎么分配,来赔偿全世界的损失。蓬佩奥到处飞、到处跑,跟他们讨论,这样就得到他们的支持。将来有钱分了,你明白吗?也就是蓬佩奥又硬又软,又有钱分给他们,也给他们压力,做了很多工夫。”

袁弓夷解释这10万亿美金资产的数据,他说,前美国中央情报局职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7年前匿港时,曾说中国出逃资金有4万8000亿美金,“通过洗钱的办法,或者直接去中国人民银行那里换,他们给人民币,就换出这些外汇出来,比如当时中国要‘走出去’,他们利用这个机会顺势走出去,有的说要投资‘一带一路’,借用这些东西走出去。这是七年前,之后又起码走了同样这么多钱,所以加起来有10万亿,全部都是有依据的。”

袁弓夷还说,大约10万亿美金资产中,占最大份的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家族的,海外资金大约有1万亿美元。

他说:“你想想,江家真是控制了中国30年啊,由89六四开始就是江家了,那到了97年邓小平死了,权力全部交给他了。一直夺权,江家的势力一路一路进去,不只是在上海,整个中国都有势力,(包括)最好、最容易赚钱的,三家通讯公司,上海那么多银行。”

江泽民家族控制至少有1万亿美元的国家资产

据流亡美国的大陆富豪郭文贵2019年4月爆料,江泽民家族控制的国家资产至少有1万亿美元,洗白的资金高达5000亿美元。江家是世界隐形首富,富可敌国。

而2020年在福布斯富豪榜上,亚马逊创办人贝索斯蝉联全球首富,身家达1130亿美金。上榜富豪榜单上有2095名亿万富翁,财富总额为8万亿美元。

中共“港版国安法”引发国际反共浪潮,地处中欧的全球最大离岸金融中心瑞士也在酝酿重磅行动。瑞士政府8月8日正式发布全民公投通告,将在11月举行公投,决定是否限制包括瑞士银行在内的瑞士企业,跟海外侵犯人权者往来做生意。倘若有关法例获得投票通过,瑞士企业在中国和香港的业务经营料会受到影响。

资深中国问题专家程翔接受访问时表示,前几天有一个瑞士的报导,就是说大概有1000个中共的高官,集体拥有的财富有十几万亿放在瑞士银行。如瑞士真能够将这些秘密户口详情公布,如果国内老百姓知道,马上会造成强大民愤,来逼到中共内部催使共产党倒台。

另据亲北京背景的《南华早报》报导,中南海重要顾问、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日前称,中美双方的金融纠纷一触即发,美国不仅可以制裁中国银行,还可以扣押中国(中共)的海外资产。

余永定说,一种可能的情况是美国对中国银行实施制裁,就如美国在2012年制裁昆仑银行,称后者与伊朗有石油交易,并将昆仑银行踢出美元结算体系,扼杀其跨境业务。但禁止中国银行与美国金融系统打交道只是美国在金融领域对中国(中共)施加痛苦的众多方式之一。余永定表示,“金融制裁的形式可以多种多样,针对银行或某些行业。”

余永定警告,如果冲突爆发,美国可以扣押中国(中共)的海外资产。“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我们真的很难预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上周,美国对中共和香港11名官员实施了制裁,除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外,还包括中共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香港警务处处长邓炳强等。制裁名单中的官员在美国的财产和资产将被冻结。

 

 

8月7日,美国政府以损害香港自治为由,对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港澳办主任夏宝龙等11名中港官员实施了制裁。疑做为回应,8月10日,中共控制的香港警方拘捕了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等多人。有港媒消息称,鉴于这一情势,川普(特朗普)政府正准备实施第二轮制裁,当中包括针对红二代、红三代的制裁。

香港《苹果日报》8月15日报导说,美国共和党海外事务组织副主席俞怀松13日透露,由于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被捕,第二轮制裁很快会来临,将针对红二代和红三代,令香港的银行不能处理美元交易,更称港交所会是受害者。

《自由亚洲》早前报导说,香港国安法的实施使得香港的国际地位岌岌可危。随着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削弱,那些透过香港获取巨额资产的中共红二代、红三代们何去何从,引起外界关注。

报导引述分析说,北京当局在制定“香港国安法”时,只是为了迎合习近平“解决香港问题”的要求,并没有考虑该法所带来的后果。美国的一连串制裁行动同时,也对在香港拥有巨额资产的中共红二代造成极大的威慑。因为世界金融体系掌握在美国人手中,任何一个有一定规模的银行,都是要跟美国进行金融往来,只要名字上了美国的制裁名单,其它国家也不会愿意让受到制裁的人加入他们的银行,金融活动就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纽约时报》8月12日刊登一篇题为《奢华豪宅、中共权贵的财富与香港的命运》的报导,披露中共高层习近平、汪洋及栗战书亲属在香港拥有共计价值超过5100万美元的豪华房产。

《自由亚洲》引述消息人士称,这个数字只是中共权贵财产的万分之一。“这远远不是他们财富的真实体现。这些材料都是比较务实的老材料,真正的情况是,权贵们用了更隐蔽的方式来藏匿他们的财富。”

该消息人士称,“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家族不止这些人,很多元老的子女都在香港有财产,‘香港国安法’实施之后,对他们有非常大的威慑力,他们很惶恐不安。”

2016年4月曝光的“巴拿马文件”显示,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江泽民的心腹贾庆林家族,他的女儿贾蔷、女婿李伯潭及外孙女李紫丹持有香港身份证外,还拥有多家离岸公司;同时还有中共江派前政治局常委张高丽女儿张晓燕、前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儿媳妇贾立青等人也拥有离岸公司和香港身份证。

香港《苹果日报》2018年10月10日刊发报导提到,在其追踪的多名领导人中,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张高丽家族在港拥有物业的市值最大额。张高丽的女儿张晓燕前两年来仍不断在香港置办物业,据估手头物业市值近8.6亿元。

贾庆林的外孙女李紫丹是贾家出手“最豪”者,李紫丹曾于2015年斥3.87亿元购入港岛司徒拔道一单位自用。李紫丹没有银行按揭,是用现金付清房款。当时她年仅24岁。这处物业设施豪华,每平方英尺成交价高达75,429元(约合每平方米74万元人民币)。

香港曾连续20多年被美国传统基金会评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自香港主权1997年回归大陆后,香港就成了中共权贵阶层洗钱的基地。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披露,大陆视香港为一个洗钱(走资)中心,但贪官若要觅一个永久匿藏的地方,香港并不是他们的永久地,香港只可以作为一个中途站,可以进行洗钱、或买护照、或者交托给投资者(白手套)去进行交易的地方,所以香港对一些贪官来说,只是一个跳板。

吕秉权说,香港是中共领导人及权贵家族洗钱走资的理想地方,这也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他们通过代理人在香港有一定的运作并幅射世界各地,一些嫡系家族都有颇具规模的运作。由于他们不会用自己的真实名字也不会高调展示自己的运作模式;资金不断进进出出,要调查也很困难。

他披露,由于几乎全部权贵家族都这样运作,这成了大家一个共识,只要在政治上没有大的差池,这些权贵家族也不会出乱子,因为大家有一个利益互相制衡。除非像薄熙来,或一些嫡系出了问题,资产才会被调查。

但他认为,从整体来说,香港只是一个运作的跳板,权贵家族的长期资产或最大资产的储存,并不会长时间留在香港,反而是在外国私密度更高丶运作更隐藏的地方,香港只不过像蚂蚁搬家其中一个中转站而已。

去年香港爆发反送中示威以来,就不断有中共权贵们转移在港财产消息。有爆料称,中共前政治局常委贾庆林,雇了一架私人飞机把其在香港的财产转移到柬埔寨。

今年中共强推香港国安法又引发美国制裁,情况再发生突变。

《纽时》前述报导援引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兼职教授林和立的话说,中共红色贵族的成员、包括那些已经在香港作出巨额投资的“太子党”,“如果香港突然失去其金融地位,他们就不能把钱放在这里了。”

不过,即使从香港转走也可能不安全。

香港实业家袁弓夷8月12日向海外媒体《大纪元》爆料指,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正试图游说各国支持冻结中共高官在境外的资产,保守估计以10万亿美元计,有关款项可用于疫情赔偿。大约10万亿美金资产中,占最大份的是江泽民家族的,海外资金大约有1万亿美元。

而据亲北京背景的《南华早报》报导,中南海重要顾问、大陆学者余永定日前也称,中美双方的金融纠纷一触即发,美国不仅可以制裁中国银行,还可以扣押中国(中共)的海外资产。

余永定警告,如果冲突爆发,美国可以扣押中国(中共)的海外资产。“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我们真的很难预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在中共拘捕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后,有香港媒体透露,美国对香港的第二波制裁很快就会到来,其中包含对中共红二代和红三代的制裁。

据香港《苹果日报》8月15日报导,美国共和党海外事务组织副主席俞怀松前日在Twitter透露,由于黎智英被捕,美国的第二轮制裁很快会来临,将针对红二代和红三代;制裁会令香港的银行不能处理美元交易,而港交所会是受害者。

8月7日,美国财政部已宣布制裁11名“破坏香港自治与自由”的中共官员。

时事评论员王友群表示,制裁中共高官,就是打到中共的“七寸”。41年来,中共高官家属、子女大批移居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将贪腐的巨额财产转移到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

面对被美国拒发签证、取消签证、不准入境、取消永久居民身份(绿卡)、取消公民身份、驱逐出境、冻结资产、停止交易、踢出美国主导的全球金融体系等制裁,那些中共高官,无论现任的,还是已退休的,及其家属、子女,能不心惊肉跳吗?

香港实业家袁弓夷介绍,中共权贵家族转移到海外的钱可能高达10万亿美元。其中,占最大份的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家族,约1万亿美元。

另外,英国民间组织“香港监察”(Hong Kong Watch)两名创办人分别在11日和13日在加拿大会众议院对华关系特别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两人敦促加拿大政府实施《马格尼茨基法案》以及为寻求庇护的香港人提供永久居留的快速途径等。

“香港监察”创办人罗杰斯(Benedict Rogers)表示,现在是自由世界捍卫香港自由、民主和人权以及国际规则秩序的时候,行动应该要有力、有针对性和统一;《中英联合声明》不仅是中英之间的协定,同时也是在联合国所签署的一项国际条约,违反条约会影响所有人所相信的国际规则的系统。

8月10日,香港警方以涉嫌触犯港版国安法为由拘捕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及其两个儿子,并派出200警察大规模搜查苹果日报大楼。当天被拘捕的还有前香港众志常委、副秘书长周庭等人。消息令欧美等国严重关切。

袁弓夷通过自媒体视频表示,香港的抓捕事件将令中共付出很大代价。美国和英国人对此事件深恶痛绝。

8月13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回应记者的提问时说:“我认为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我对看到香港发生的事情感到厌恶,因为自由(freedom)是一件好事。”

 

 

北京当局强行实施港版国安法破坏香港民主自由,美国已对首批中港官员祭出制裁令。有消息说,出访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正试图游说各国支持冻结中共高官的海外资产,保守估计以10万亿美元计,有关款项可用于疫情赔偿。中共央行前顾问、大陆学者余永定更对中南海发预警称,美国可以扣押中国(中共)的海外资产。

传美拟封中共高官海外10万亿美元资产 江家最大份

美国饱受武汉肺炎疫情之苦,早前曾联手多国向中共索取巨额赔偿。香港实业家袁弓夷8月12日向海外媒体《大纪元》爆料指,正在国外访问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正试图游说各国支持冻结中共高官在境外的资产,保守估计以10万亿美元计,有关款项可用于疫情赔偿。

袁弓夷正在美国进行游说促美宣布中共是犯罪集团,他透露说:“美国方面在和其它盟国讨论,怎么冻结这些钱,把10万亿美金都冻结了,将来起码大部分可能用来赔偿病毒造成的损失。如果你要等中共给你拿钱,那你永远拿不到。第一,他们没钱了;第二,他们不肯给钱,那你就冻结他们在境外贪官的钱,包括中共的钱,看将来怎么分配,来赔偿全世界的损失。蓬佩奥到处飞、到处跑,跟他们讨论,这样就得到他们的支持。将来有钱分了,你明白吗?也就是蓬佩奥又硬又软,又有钱分给他们,也给他们压力,做了很多工夫。”

就这10万亿美金资产的数据,袁弓夷解释说,前美国中央情报局职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7年前匿港时,曾说中国出逃资金有4万8000亿美金,“通过洗钱的办法,或者直接去中国人民银行那里换,他们给人民币,就换出这些外汇出来,比如当时中国要‘走出去’,他们利用这个机会顺势走出去,有的说要投资‘一带一路’,借用这些东西走出去。这是七年前,之后又起码走了同样这么多钱,所以加起来有10万亿,全部都是有依据的。”

袁弓夷称,大约10万亿美金资产中,占最大份的是江泽民家族的,海外资金大约有1万亿美元。

他说:“你想想,江家真是控制了中国30年啊,由89六四开始就是江家了,那到了97年邓小平死了,权力全部交给他了。一直夺权,江家的势力一路一路进去,不只是在上海,整个中国都有势力,(包括)最好、最容易赚钱的,三家通讯公司,上海那么多银行。”

据流亡美国的大陆富豪郭文贵2019年4月爆料,江泽民家族控制的国家资产至少有1万亿美元,洗白的资金高达5000亿美元。江家是世界隐形首富,富可敌国。

而2020年在福布斯富豪榜上,亚马逊创办人贝索斯蝉联全球首富,身家达1130亿美金。上榜富豪榜单上有2095名亿万富翁,财富总额为8万亿美元。

中南海顾问发预警:我们的海外资产可能被扣押!

据亲北京背景的《南华早报》报导,中南海重要顾问余永定日前称,中美双方的金融纠纷一触即发,美国不仅可以制裁中国银行,还可以扣押中国(中共)的海外资产。

余永定是大陆经济学者,曾获牛津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1995年成为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3年后任该所所长,2000年任中国世界经济学会会长。2004年成为中共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2006年为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

余永定说,一种可能的情况是美国对中国银行实施制裁,就如美国在2012年制裁昆仑银行,称后者与伊朗有石油交易,并将昆仑银行踢出美元结算体系,扼杀其跨境业务。但禁止中国银行与美国金融系统打交道只是美国在金融领域对中国(中共)施加痛苦的众多方式之一。余永定表示,“金融制裁的形式可以多种多样,针对银行或某些行业。”

余永定警告,如果冲突爆发,美国可以扣押中国(中共)的海外资产。“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我们真的很难预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中美之间全面“金融战”爆发的可能性日益增加,许多人表示,由于美元在跨境投资和支付中的主导作用,美方将占据明显优势。

美国8月7日对中共和香港11名官员实施了制裁,包括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中共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副主任张晓明、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等。制裁名单中的官员在美国的财产和资产将被冻结。

按照制裁规定,银行不得与受制裁的个人开展业务,否则可能受到处罚,危及进入美国金融体系的渠道。

花旗集团等外资银行早已采取行动,暂停账户或是加强对香港客户的审查。而据彭博社报导,在美国拥有业务的中资大行,包括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和招商银行对于为林郑月娥等11名受制裁官员开设新账户态度谨慎。至少一家银行已经暂停了此类活动。部分银行禁止了经过美国的交易,原先可以立即处理的一些交易现在必须经过合规部门的审批。

根据彭博行业研究的计算,2019年末中共国有四大银行美元融资达1.1万亿美元。

 

 

美国已就中共强行实施港版国安法破坏香港民主自由,实施制裁首批中港官员。据知情人披露,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正试图游说各国支持冻结中共高官在境外的10万亿美元资产,有关款项或用于疫情赔偿。另有消息称,瑞士有可能公开中共权贵在瑞士银行的秘密户口。中共高官在境外的资产,保守估计也在10万亿美元以上,其中江泽民家族控制了至少有1万亿美元的国家资产。

瑞士或冻结中港权贵美元资产

美国针对中港高官实施制裁之际,地处中欧的全球最大离岸金融中心瑞士也在酝酿重磅行动。

中共“港版国安法”引发国际反共浪潮,向来恪守中立原则的瑞士也向中共发出警告。瑞士外长卡西斯8月2日表示,中共侵犯人权事件日益增加,“正背离开放之路”,《港版国安法》影响“一国两制”落实。若中共政府坚持,西方国家誓将果断回应。

瑞士政府8月8日正式发布全民公投通告,将在11月举行公投,决定是否限制包括瑞士银行在内的瑞士企业,跟海外侵犯人权者往来做生意。倘若有关法例获得投票通过,瑞士企业在中国和香港的业务经营料会受到影响。

资深中国问题专家程翔接受《珍言真语》访问时,特别指出瑞士的反应不同寻常。他说:“我们知道瑞士是奉行中立政策近三百年。因为她是实行和奉行中立政策,所以她得以避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个优良传统,也使得很多富豪,愿意将他们的钱放在瑞士。所以说难得的就是,瑞士的外长也在香港的问题上发声,谴责中共,等于放弃他们长久以来,奉行几百来的中立路线。”

他推断说:“这件事情,值得大家去探索的就是,既然他看到中共这个政权邪恶的一面,他会不会接着公布中共官员在瑞士的秘密户口。这件事情无独有偶,前几天有一个瑞士的报导,就是说大概有1000个中共的高官,集体拥有的财富有十几万亿(放在瑞士银行)。如瑞士真能够将这些秘密户口详情公布,如果国内老百姓知道,马上会造成强大民愤,来逼到中共内部催使共产党倒台。”

袁弓夷解释10万亿美金中共海外资产的来历

正在美国进行游说促美宣布中共是犯罪集团的香港实业家袁弓夷8月12日向海外中文媒体爆料指,正在国外访问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正试图游说各国支持冻结中共高官在境外的资产,保守估计以10万亿美元计,有关款项可用于向中共追责隐瞒武汉肺炎疫情的赔偿。

袁弓夷透露说:“美国方面在和其它盟国讨论,怎么冻结这些钱,把10万亿美金都冻结了,将来起码大部分可能用来赔偿病毒造成的损失。如果你要等中共给你拿钱,那你永远拿不到。第一,他们没钱了;第二,他们不肯给钱,那你就冻结他们在境外贪官的钱,包括中共的钱,看将来怎么分配,来赔偿全世界的损失。蓬佩奥到处飞、到处跑,跟他们讨论,这样就得到他们的支持。将来有钱分了,你明白吗?也就是蓬佩奥又硬又软,又有钱分给他们,也给他们压力,做了很多工夫。”

袁弓夷解释这10万亿美金资产的数据,他说,前美国中央情报局职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7年前匿港时,曾说中国出逃资金有4万8000亿美金,“通过洗钱的办法,或者直接去中国人民银行那里换,他们给人民币,就换出这些外汇出来,比如当时中国要‘走出去’,他们利用这个机会顺势走出去,有的说要投资‘一带一路’,借用这些东西走出去。这是七年前,之后又起码走了同样这么多钱,所以加起来有10万亿,全部都是有依据的。”

袁弓夷还说,大约10万亿美金资产中,占最大份的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家族的,海外资金大约有1万亿美元。

他说:“你想想,江家真是控制了中国30年啊,由89六四开始就是江家了,那到了97年邓小平死了,权力全部交给他了。一直夺权,江家的势力一路一路进去,不只是在上海,整个中国都有势力,(包括)最好、最容易赚钱的,三家通讯公司,上海那么多银行。”

江泽民家族控制至少有1万亿美元的国家资产

据流亡美国的大陆富豪郭文贵2019年4月爆料,江泽民家族控制的国家资产至少有1万亿美元,洗白的资金高达5000亿美元。江家是世界隐形首富,富可敌国。

而2020年在福布斯富豪榜上,亚马逊创办人贝索斯蝉联全球首富,身家达1130亿美金。上榜富豪榜单上有2095名亿万富翁,财富总额为8万亿美元。

中共“港版国安法”引发国际反共浪潮,地处中欧的全球最大离岸金融中心瑞士也在酝酿重磅行动。瑞士政府8月8日正式发布全民公投通告,将在11月举行公投,决定是否限制包括瑞士银行在内的瑞士企业,跟海外侵犯人权者往来做生意。倘若有关法例获得投票通过,瑞士企业在中国和香港的业务经营料会受到影响。

资深中国问题专家程翔接受访问时表示,前几天有一个瑞士的报导,就是说大概有1000个中共的高官,集体拥有的财富有十几万亿放在瑞士银行。如瑞士真能够将这些秘密户口详情公布,如果国内老百姓知道,马上会造成强大民愤,来逼到中共内部催使共产党倒台。

另据亲北京背景的《南华早报》报导,中南海重要顾问、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日前称,中美双方的金融纠纷一触即发,美国不仅可以制裁中国银行,还可以扣押中国(中共)的海外资产。

余永定说,一种可能的情况是美国对中国银行实施制裁,就如美国在2012年制裁昆仑银行,称后者与伊朗有石油交易,并将昆仑银行踢出美元结算体系,扼杀其跨境业务。但禁止中国银行与美国金融系统打交道只是美国在金融领域对中国(中共)施加痛苦的众多方式之一。余永定表示,“金融制裁的形式可以多种多样,针对银行或某些行业。”

余永定警告,如果冲突爆发,美国可以扣押中国(中共)的海外资产。“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我们真的很难预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上周,美国对中共和香港11名官员实施了制裁,除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外,还包括中共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香港警务处处长邓炳强等。制裁名单中的官员在美国的财产和资产将被冻结。

 

 

自美国8月7日宣布制裁11名中港高官后,外界关注是否有更多中共高官将被制裁,资产将被冻结。全球最大离岸金融中心瑞士将于今年11月公投,决定是否限制包括瑞士银行在内的瑞士企业,跟海外侵犯人权者往来做生意。

另有消息指,美国正与多国调查来自中共高官在海外10万亿美金资产,拟用于疫情赔偿。首当其冲的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家族,预计总资产过万亿美元。

饱受疫情之苦的美国,早前曾联手多国向中共索取巨额赔偿,至今没有下文。不过,正在美国进行游说促美宣布中共是犯罪集团的香港实业家袁弓夷,8月12日在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上爆料指,马不停蹄四处访问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正试图游说各国支持冻结中共高官在境外的资产,保守估计以10万亿美元计,有关款项可用于疫情赔偿。

美拟封中共高官海外资产

“美国方面在和其它盟国讨论,怎么冻结这些钱,把10万亿美金都冻结了,将来起码大部分可能用来赔偿病毒造成的损失。如果你要等中共给你拿钱,那你永远拿不到。第一,他们没钱了;第二,他们不肯给钱,那你就冻结他们在境外贪官的钱,包括中共的钱,看将来怎么分配,来赔偿全世界的损失。蓬佩奥到处飞、到处跑,跟他们讨论,这样就得到他们的支持。将来有钱分了,你明白吗?也就是蓬佩奥又硬又软,又有钱分给他们,也给他们压力,做了很多工夫。”袁弓夷说。

如何计算出中共高官家族在海外有10万亿美金资产?袁弓夷解释,前美国中央情报局职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7年前匿港时,曾说中国出逃资金有4万8000亿美金,“通过洗钱的办法,或者直接去中国人民银行那里换,他们给人民币,就换出这些外汇出来,比如当时中国要‘走出去’,他们利用这个机会顺势走出去,有的说要投资‘一带一路’,借用这些东西走出去。这是七年前,之后又起码走了同样这么多钱,所以加起来有10万亿,全部都是有依据的。”

袁弓夷称,大约10万亿美金资产中,占最大份的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家族的,海外资金大约有1万亿美元。“你想想,江家真是控制了中国30年啊,由89六四开始就是江家了,那到了97年邓小平死了,权力全部交给他了。一直夺权,江家的势力一路一路进去,不只是在上海,整个中国都有势力,(包括)最好、最容易赚钱的,三家通讯公司,上海那么多银行。”

有“腐败总教练”之称的江泽民和其大儿子江绵恒、常住香港的大孙子江志成,据流亡美国的大陆富豪郭文贵2019年4月爆料,江泽民家族控制的国家资产至少有1万亿美元,洗白的资金高达5000亿美元。

2020年在福布斯富豪榜上,亚马逊创办人贝索斯蝉联全球首富,身家达1130亿美金。上榜富豪榜单上有2095名亿万富翁,财富总额为8万亿美元。

换句话说,一旦把江家财产公布,江泽民家族不仅是全球首富身家十倍,而中共高官海外资产也超过全球福布斯上榜富豪身价总值。

美国将管辖在港美国资金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8月10日在捷克访问时,曾公开发表声明称“美国将与港人站在一起”,预告制裁行动将陆续到来。

袁弓夷估计,蓬佩奥一系列行动,包括收回美资在香港资金,限制美资投资中概股。

由于近期多只中概股回流港交所,吸引热钱持续停留在香港市场,其中不乏美国资本。对此,袁弓夷透露说,美国政府不会让美国资金在香港随意投资,以及借钱给中国大陆公司,相关措施会陆续颁布。他并指,从蓬佩奥近期一系列表态可以看出,美国要收回并管辖美国在香港的资金,包括投资在股票债券的资金,美国政府一定会逼资金回流美国。

阿里系与江家密切 传阿里返B股

近日,中概股中较为活跃的阿里巴巴与腾讯也因中美科技战而处于风口浪尖。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于8月5日公布“净网”行动,其中明确提到将禁止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公司在美国收集储存和处理个人资讯。

7月底,路透社英文网站引述知情人士消息指,中共监管机构正在研究是否对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腾讯旗下的微信支付展开“反垄断调查”。

对此,袁弓夷透露,阿里巴巴、腾讯、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公司,背后有江泽民家族支持,没有江家势力在背后支持,他们是不会发展到今日的规模,江家给他们权利,他们才能做到这么大规模。马化腾和马云帮江家代持很多股份。前两年江家开始收回在他们手上的股份,基本都收回了。现在习近平要来管阿里巴巴和腾讯了。

然而,《壹周刊》于8月13日独家报导指,阿里巴巴将主动从美股退市,并返B股上市。文章指,对于阿里回流B股,最大的问题是回购股权,假设有一半股份需由现金收回,涉资金额将高达数以万亿计。

文章并称,在目前的中、美关系紧张的局势下,阿里回归B股是向中央示忠。

瑞士或冻结中港权贵美元资产

美国针对中港高官实施制裁之际,地处中欧的全球最大离岸金融中心瑞士也在酝酿重磅行动。

中共“港版国安法”引发国际反共浪潮,向来恪守中立原则的瑞士也向中共发出警告。瑞士外长卡西斯8月2日表示,中共侵犯人权事件日益增加,“正背离开放之路”,《港版国安法》影响“一国两制”落实。若中共政府坚持,西方国家誓将果断回应。

瑞士政府8月8日正式发布全民公投通告,将在11月举行公投,决定是否限制包括瑞士银行在内的瑞士企业,跟海外侵犯人权者往来做生意。倘若有关法例获得投票通过,瑞士企业在中国和香港的业务经营料会受到影响。

资深中国问题专家程翔接受《珍言真语》访问时,特别指出瑞士的反应不同寻常。他说:“我们知道瑞士是奉行中立政策近三百年。因为她是实行和奉行中立政策,所以她得以避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个优良传统,也使得很多富豪,愿意将他们的钱放在瑞士。所以说难得的就是,瑞士的外长也在香港的问题上发声,谴责中共,等于放弃他们长久以来,奉行几百来的中立路线。”

他推断说:“这件事情,值得大家去探索的就是,既然他看到中共这个政权邪恶的一面,他会不会接着公布中共官员在瑞士的秘密户口。这件事情无独有偶,前几天有一个瑞士的报导,就是说大概有1000个中共的高官,集体拥有的财富有十几万亿(放在瑞士银行)。如瑞士真能够将这些秘密户口详情公布,如果国内老百姓知道,马上会造成强大民愤,来逼到中共内部催使共产党倒台。”

 

 

美国财政部日前发布制裁中港官员名单,香港两任警务处长遭制裁。接下来美国将发布制裁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名单,香港警察储蓄互助社已开始将在外资银行的资产转至中资银行。

美国财政部8月7日宣布制裁11名中国大陆和香港现任或退任官员,包括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警务处处长邓炳强,以及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夏宝龙及副主任张晓明等人。

渣打银行官网关于制裁政策的声明写道:本集团采取的政策是绝不涉及与受制裁对象有直接或间接的任何交易,或对受制裁对象带来任何利益。受制裁对象定义为,被英国,欧盟,美国或联合国任何一方或多方指定为制裁目标或对象。

星展银行、汇丰银行和恒生银行等银行也有类似的表态。因为这些金融机构知道,现在只是前奏,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才是真正致命的。

2020年7月14日生效的《香港自治法》(Hong Kong Autonomy Act)制裁级别分为两级,对破坏香港自治与自由的中国大陆和香港政府官员施加“一级制裁”,对所有与之有业务往来的金融机构施加“二级制裁”。

8月12日,据美国彭博社(Bloomberg)报道,为寻求美元资金和海外业务网络渠道,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等中资银行,不但对林郑月娥等11名官员开设新账户持有谨慎态度,而且都正采取临时措施遵守美国政府制裁措施。至少已有一家中资银行已经暂停此类业务。

报导引述知情人士透露的信息称,中资银行一些客户在美国的业务或交易已经被禁,银行正在审核、处理不符合美国制裁规定的交易业务。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等外资银行已采取措施,暂停账户或加强对香港客户的审核。中资银行、外资银行的这些措施都彰显美元在国际商业交易中的巨大优势,也是作为对北京当局施加压力的一种方式。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与此同时,香港本地银行也非常担忧美元业务,因为这些银行都在美国进行外汇和结算等交易。

香港两任警务处长被美国列入制裁名单,外界关注坐拥高达百亿港元资产、负责为警员提供存贷服务的警察储蓄互助社是否会成为下一批制裁目标。

港媒《苹果日报》8月12日引述一份警察储蓄互助社在本周初向社员发出的信件称,不少社员就美国对港制裁措施表示忧虑,担心会影响合作社的资产和投资配置。信件指,互助社在今年5月已为防止遭制裁而做了准备,陆续将存在外资银行的资产和投资配置撤回或转移至多间中资银行,且相关工作仍在进行。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香港警察储蓄互助社在1981年成立,社员必须为现役警务人员或者属于警队编制的公务人员。主要功用则是为在职和退休警员提供存贷服务,而该社提供的储存利息比市面银行高。合作社的公开资料指,截至今年6月,该社有45,116名社员,总资产高达115.87亿港元。

上述资料8月11日晚间开始在香港各大网络群组流传,不多久合作社的网页就显示正“维修保养”,相关资料也无法再次查阅。但根据Google搜索引擎的网页快照功能,仍可以看到这些资料。

香港警察储蓄互助社近年来均有大笔交易,在2014年和2016年分别斥资2.11亿及14.1亿港元收购多个商业单位及泊车位。

 

 

7月9日,美联邦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以涉及重大人权侵犯为由,宣布以冻结资产制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前党委副书记、前政法委书记、现任新疆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朱海仑,新疆自治区副主席、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厅长、督察长王明山,新疆自治区公安厅前党委书记霍留军4名中共官员。同时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也实施制裁。

有心人提出,财政部的这一制裁,是对川普2017年12月第13838号行政令的具体落实,是实锤落下。那么,为什么这一制裁的落实拖了两年半?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如今这项实质制裁对中共意味着什么?将产生何种作用?

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背景及职责

江峰指出,这是一个久违了的制裁行动,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的这一宣布,实际上也是落实川普在2017年12月发布的第13818号行政命令,那时已把陈全国等4人,以及新疆公安厅列入了制裁名单,这样算来已经两年半了。为什么这个制裁拖了那么久?是美国政府的工作效率低,还是如同外界担心猜测的川普的制裁决心有限,对中共还有着各种幻想与讨价还价呢?

江峰介绍说,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的前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外国资金管制办公室」,主要是为了防止纳粹利用被占领国持有的外汇和证券,比如希特勒闪击战占领了荷兰,别看荷兰国家小,但是很有钱,在海外存了很多钱和有价证券。美国就把荷兰的这些钱和有价证券扣下来,一是不给希特勒输血,二是保护被占领国国民不被希特勒要胁,把存在纽约的财产调回荷兰。美国公开冻结以后,纳粹怎么逼也没用了,这就从某种程度上保障被占领国家国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当然,发展到后期美国也直接制裁冻结纳粹的海外资产了。这是战争当中经济扼杀的重要手段。

战争结束后,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主要是清还战争时期被占领国的封冻资产,做这些让人们感动掉眼泪的事情。清静几年后到了1950年,在原来二战「资金管制办公室」的基础上,成立了现在的「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为什么清静几年又重操旧业呢?说起来今天中共官员、中共党产能被制裁,还是当年中共自己惹的祸。

1950年朝鲜战争促使美国重启经济制裁手段

1950年中共加入朝鲜战争,东西方再次战争对立,美国重新启动经济制裁手段,不过此刻美元地位已大大提高。随着欧洲重建,随着世界老牌帝国的退缩,美元在全球的流动使得这种经济制裁来得更狠。

在整个朝鲜战争期间,斯大林为什么一直在是否出动空军的问题上反复、害怕战争升级?就是顾虑美国人直接对苏联进行金融制裁。而中共盲目进入战场,毛泽东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金融制裁?那时候中共及其官员哪有海外存款呀。当然了,中共因为得不到军事对抗中正常的战备支援,伤亡非常大。今天情况变化就很大了,哪个中共官员不是在为自己谋后路,在海外存钱购置资产啊。

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是一个非常有效率的部门,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它与美元交易系统挂钩,全球进入美元交易系统的任何一笔交易,都可以被这个办公室精准掌握。也正因为这一点,办公室在全球的制裁网路是动态的,也就是说,不会因为你得到信息、收到风了,赶在美国对你下手前赶紧把在美国的资产转移出去,把美元换成英镑就逃脱了。不是的!办公室掌握动态资产流动情况,雁过留声,只要你有交易记录,就会留下痕迹,就可以追踪制裁。

实际制裁陈全国等人具有的意义和效果

根据制裁办法,任何SDN(特别制定国民清单)之人都在惩罚之列,比如这次陈全国就是SDN,哪怕是间接性交易,都在美国的惩罚之列,包括香港的银行、瑞士的银行接受的电汇、存款业务,都会被盯上,甚至很有可能不知道哪天,就会收到办公室的罚单。这种寒蝉效应,会导致知情者、公司、银行都会远离你。只要上了制裁名单成了被执行人SDN,就会瞬间变成“金融病毒携带者”,所有人都离你远去;而对于中共官员来说,还不仅是财富的损失,中共官场早就没有任何道德与理想,一切的疏通都是靠钱,没有了钱就没有了下层官员的拥戴,也没有了靠山,你的所有“原罪”,往上爬的时候得罪的那些人,都会出来跟你清算,会导致政治生命的结束,众叛亲离!

江峰认为,这次对于陈全国等人制裁行动具有的意义和效果至少有两点:第一点,就是精准打击。这种制裁可以让美国政府清晰看到,推翻中共可以采用的最有效、牺牲两国国民利益最小的办法。

第二点,就是寒蝉效应。陈全国是政治局常委级别的,在2017年提出新疆制裁问题的时候,陈全国就已经在名单上了,但是人们普遍质疑的是,美国政府对抗中共的决心究竟有大、能达到何种程度。所以这次对个别人的精准打击,可以导致中共大面积利益集团的崩溃,级别越高,崩溃面越大。

国务卿蓬佩奥配合财政部宣布制裁名单的同日,马上做出了声明:依据「2020财政年度国务院对外行动及相关计划拨款法」,外国政府官员或直系亲属若涉及重大贪污或人权侵犯情事,美国国务卿应点名这些人士,并禁止他们入境美国。蓬佩奥同时指出,美国也将依据「移民与国籍法」对负责或参与拘禁、虐待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及其他新疆少数族群的其他中共官员,施行额外签证限制措施;他们的亲属也可能受到相同签证限制。

这就是寒蝉效应,不要以什么领导命令、工作决定来为自己行恶找借口,就在新疆问题上,这一大批官员,也许一个普通狱警、国宝官员、小科级干部,只要你干过坏事,只要你被有效指证,就很有可能出现在名单上;甚至你可能都有有效签证,但当你进入美国海关的时候,就会被要求搭下一班航班滚回去,甚至你的直系亲属也会受到限制。这就是精准打击、炸死一大片。

解读致使有效制裁行动拖延的真实原因

现在再来探讨一下,到底川普有没有抗击中共的决心?为什么美国政府的有效制裁行动从2017年拖延到今天?

江峰说,美国2017年对新疆人权问题的关注,执行制裁的法律依据是「马格尼茨基人权法」。问题在于2017年的时候,川普总统距离他掌控华盛顿的政治基本盘,在华盛顿沼泽中站稳脚跟、取得经济成就还有一段距离;更重要的是,这项法案是前总统执政时期通过的,川普用这个法案去打击中共,都是在彰显前任的政治遗产,而奥巴马时期对民主人权只挥舞旗帜不做实际行动的作法,与川普的务实作派差异很大。

另外,这个法案虽然是两党拥护,但是关键提案人麦凯恩参议员,虽是共和党大佬,在共和党传统立场上,特别是同性恋和枪枝问题上跟民主党走得更近,2016年坚决反对川普代表共和党竞选总统。如果说川普只是跟他理念上不同,还未必。所以,江峰大胆猜测,川普对于一些阻挠他政治理念实现、三观不同的人,也是没有妥协余地的。

川普既然看不上虚假的民主人权口号,他务实的对华政策是什么呢?是在2018年开始通过贸易关税,逼迫中共坐下来进行结构性调整,是在这样的手段中展开的。所以,是因为贸易协议而未对新疆采取制裁行动,才是真实原因。

川普绝不固守贸易手段,他是第一个让美国人认清中共的总统

江峰表示,一直有人不理解,甚至说川普就是一商人,所以才只懂得贸易协议。其实不是的。美国保守派,坚守的就是自由贸易,绝不是后来极端化了的全球化,而是坚守自由贸易当中,必须遵循的公平、也包含对于主权的尊重、对个人权利的尊重。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在中国谋取一块国土的原因。川普坚持要的美中贸易协议,表现上是弥补逆差,但最终是要中共回到公平的基础上,要中共进行结构性调整,打破中共权贵资本主义控制中国、乃至世界布局。实际上要的是命。

川普在科技封锁、军事战争准备方面,比以往任何一个总统都要来得坚决。也正是这些逼迫,使得中共越发反扑,越发暴露张狂而虚弱的本质。川普,正像国安顾问奥布莱恩所说:是几十年来第一个让美国人认清中共对美国的野心的总统。

中共高官自保,2019年抛出习近平换取暂缓对新疆问题的制裁

为什么2019年还不动手,还拖着不进行实质制裁呢?大家记得吗?2019年10月,美国正式公布了包括陈全国在内的制裁名单;同一时期,国会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制裁中共高官进入了实际操作阶段。就在这时候,有个重大事件发生:一份中共关于新疆再教育营的内部文件流露出来,纽约时报予以曝光,文件长达400多页,其中最为显眼的就是,明确了习近平在迫害中的关键作用,他对新疆官员说:我们要毫不留情。

为什么这么一份机密文件会完整流出?是谁干的?什么目的?结合当时美国新疆制裁名单和香港法案出台,明显有一个暗合的目的,那就是,中共这个级别的完整原始文件,一定是中共高级官员有意透露,就是要让美国知道,习近平才是真正的操纵者,才是那个举起信号枪的人。你看到这么详尽的证据,你敢不敢制裁习近平?你美国要动我们的高级官员,就要搭上习近平。这实际上是中共高官在党和习近平根本没有办法保护他们而做的自保行为。因为他们知道,一旦美国对习近平制裁,就会进入美国也不愿意进入的全面冲突和战争状态,川普有没有这个勇气?所以他们就把习近平给卖了,等于是虚拟绑架了习近平,换取美国暂缓对新疆问题的制裁,因为香港问题涉及官员和利益集团更多。纽约时报披露的新疆文件,也有很大可能不光是新疆干部,还涉及更多的中共高级官员的自保行为。

江峰评论说,如今陈全国等人的制裁行动正式开始,有一个非常强的提示,那就是:川普决心已下,不怕拔出萝卜带出泥,准备搂草打兔子,这个头一开,大戏连台;川普也到了放弃原先贸易协议的稳妥八字步,要把对抗放到大选之年来了。

「政治安全专项组」秘密成立,凸显中共政治与习近平身家的巨大危机

江峰说,美国制裁给中共带来的危机,在中共那边也可以得到验证。我们注意到,在中国司法部官网上出现了《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政治安全专项组第一次会议召开》的报导,这个「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是今年武汉疫情时期成立的,由党、政、军、政法的头组成,从级别来看都超过了司法部,所以该小组肯定也高于司法部。习近平担任国家安全领导小组组长的位置,所以这个平安小组应该是一个具体执行者。

问题是,这个报导中的「政治安全专项组」是干什么的呢?中共政治权力核心秘密成立「政治安全专项组」,没人知道它什么时候成立,与国家安全有什么区别,只知道小组组长是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雷东生。该组织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有什么关系?在中共体制内,负责安全的有国安部、公安部、司法部、政法委,单位那么多,也没有一个让习近平安心的,所以现在又冒出一个负责政治安全问题的机构,谁能管,还是谁也不能管,答案就只有一个,这个政治安全可能就是核心人物习近平的人身安全。

前段时间中共中央党校前教授蔡霞批评习近平根本就是“黑帮老大”,让全党围着他一个人打转。这实际上是体制内的共同声音。纽约时报曝光的文件,说明中共高干为了阻止美国制裁,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小和利益,都在反过来绑架习近平了,习还能安心么?现在美国的制裁大棒已经正式挥下,习近平更没有丝毫安全感了。比新疆问题牵扯更多中共内部矛盾的香港问题,随着「港版国安法」实施,要比新疆问题带来更多美国方面的制裁,带来更多中共内部的鸡鸣狗跳和巨大的不安全。

真希望这剩下的不多的日子里,能够有更多的国人、港人能醒过来,能有勇气站出来决裂中共,给自己和家人一个真实的平安。

 

 

据亚洲金融集团和亚洲保险有限公司总裁、香港行政会议召集人陈智思向金融时报透露,美国银行已关闭了他的帐户并退回帐户内的款项。据他查询,其他香港高级官员也面临同样问题。金融时报报道,在香港的美国和欧洲银行已着手对客户进行紧急审计,以识别可能面临美国制裁的中港两地官员和企业。

美国总统川普7月14日签署《香港问责法》(也称《香港自治法》)和一项行政命令,制裁参与和落实「港版国安法」的中共及香港官员以及与他们有业务往来的银行,并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

著名时政分析评论家、网络媒体平台《希望之城》城主江峰先生认为,美国银行的举动,显示美国的实际制裁已经降临,并预示著更猛烈的制裁风暴会以更大规模悄然而至。

奥威尔勾勒的极权共产的社会生态,当今共产中国不出其右

英国著名作家乔治·奥威尔原名叫做布莱尔,生在印度。他小时候跟印度孩子们玩,从不忌讳。印度种姓制度观念很强,奥威尔是个白人,他从小就对传统社会叛逆,老想着砸烂旧世界。在那个时代,他就像是一个天生的共产主义者。1936年西班牙内战爆发,奥威尔参加了国际纵队,援助极端社会主义左翼政府。这个国际纵队有一个左派名人俱乐部,海明威、毕加索、法国的加缪都在其中。被佛朗哥狙击手一枪打中了喉咙的奥威尔没有死,活了过来,却被斯大林迫害得很惨。

江峰说,人就是有思想的,经历了共产迫害的奥威尔对极权主义、共产社会奴役人民的恶作为进行了思考,写出了他著名的《动物庄园》,说的是有两头猪带领着动物起义,喊著所有动物一律平等的口号,赶走了农场主,然后猪就当了领袖;慢慢地革命口号就有了变化:“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但是一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加平等。”

平等还有“更加平等”么?其实就像我们现实生活中常常听到的什么“党内民主生活”,民主还分党内党外么?中共要的,实际上就是党外永远不能有民主,党内民主就是要避免矛盾和残酷权斗的内部分赃规则。

就在中共篡政的1949年,奥威尔出版了另一部小说《一九八四》。当中共走过70年来到今天,我们回头看奥威尔当年对极权国家的描述,甚至共产主义国家的政治生态、政治语言,甚至都没有跑出当年奥威尔的勾勒。

小说中的极权国家,播放统一的电视节目,电视机屏幕同时也是摄影头,可以时刻监视人们的言行;人们互相揭发、举报,甚至小孩子也从小就监视自己父母;通过控制一切媒体来控制人的思想;销毁过去出版的书籍,改变真实记录、篡改历史⋯⋯ 这本小说里有一个词儿叫做crimestop,就是指在犯罪思想开始之前自觉且自发地停止进一步的思考。

寒蝉不鸣是因活不过冬天;香港人开始逃亡,因严冬将导致死亡

江峰表示,在英文世界里,有个法律用词叫做Chilling Effect, 是指对言论自由有阻吓作用的法律实施。比如,人民在讨论某种观点的时候,害怕遭到罚款甚至是刑法追究,就会选择沉默。这样公共事务就不再有人关心,最后致使社会的不良运作反过来伤害每一个个体。Chilling Effect中文翻译叫做寒蝉效应。中国有个成语,噤若寒蝉,是说蝉鸣于夏秋,到了冬天你就听不到它的声音了。过去人们以为是因为天气寒冷,所以它们躲进地下不再发出声音。所以说寒蝉效应,就是外部条件很不好,存在对言论自由的威胁,人们就都选择不说话,结果社会失序,最终毁掉一个良好运行的社会。

中共强推「香港国安法」就是制造这样一个寒蝉效应,人们因为恐惧言行被冠以“颠覆国家政权”,因为中共的宪法说了,共产党在国家之上,那领袖又在党之上,对习近平有意见就是颠覆国家了。不满言论即使没有公开说,跟朋友私下谈论对现在国家政策的不满,也不行。这就属于奥威尔描述的crimestop,你不停止这样的思考,就是犯罪。

结果就会是这个社会不但没有人再关心社会事务,社会道德也会同时堕落。中共声称「国安法」只针对很少一部分人,竟然还有人去附和、赞同。噤若寒蝉,古人都知道不是蝉不叫了,是严寒来了,是大环境变了,怎么可能只针对某一个树林,甚至某一棵树上的蝉,只让它不叫呢?再说,真正的事实是,蝉不是不想叫不敢叫,而是蝉活夏秋,它们根本熬不过冬天,会一个个死去。

一个「国安法」会毁掉一座城市,这就是为什么香港人,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族群,会开始逃亡。这些在过去60多年里,接纳了近两百万大陆逃亡同胞,接纳了被共产党迫害而逃亡的越南华侨,为几乎每一次遭了灾的大陆同胞捐款捐物的香港人,现在开始了自己的逃亡路——是因为冬天来了,他们会死掉。

中共不承认港人合法的BNO护照,实为公然人质绑架

江峰说,台湾、日本、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都敞开了接受落难香港人的大门,英国政府决定,接纳所有香港BNO护照持有人以及他们的配偶与子女定居英国。五天前,中共外交部新发言人汪文斌说,中方将考虑不承认BNO护照作为有效旅行证件,并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力。香港特区政府则称将全力配合北京。当记者问到,这是不是意味着持有BNO护照的人就不能离开香港了?汪文斌想了一想说,我想我已经说得十分清楚。土匪穿上西装,说的还是黑话。

中共外交部称英国方面违背了中英联合声明中的两国约定,所以中方宣布BNO是违法旅行证件。伦敦唐宁街首相府发言人随后反驳称:“BNO护照由英国政府签发,是正当的国际旅行证件。”中共对一个主权国家颁发的旅行证件予以否认其合法性,是间接对颁发国家合法性的否认。英国政府不会就此罢休的。

那么中共否认BNO带来的影响是什么?我们知道中港两地交通使用的是港澳通行证,也叫做回乡证。因此中共的这项政策只会用在阻止BNO护照持有人出境到外国,换句话说,就是英国接纳港人,中共也已经提前把港人绑架了。这都是「国安法」延展出来的直接后果,蓝丝们和建制派们,这下子是不是可以共同感受无产阶级铁拳的强大威力了吧。你全力配合,好处捞够了,想走是不是也走不掉了?

香港的法治与民主制度正在被中共摧毁

7月28日中共决定,香港特区暂停港加、港澳、港英《移交逃犯协定》,同时决定香港特区暂停港加、港澳、港英刑事司法互助协定。中共外交部表示,这是因为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英国,以「香港国安法」为借口,单方面宣布暂停与香港特区签订的《移交逃犯协定》,此举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看看吧,中共外交部成立了「习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后,都研究出什么成果来。

江峰指出,先不说前脚「习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挂牌,后脚休斯顿中领事馆就被美国关闭,就说外交部发言人传达出来的逻辑,不往你那里送犯人就是干涉国家内政,那麽与香港签有引渡协定的国家总共19个,不给你送逃犯就是干涉内政,那麽世界上剩下170多个国家,那不都在干涉你的内政么?引渡协定的基础是对司法制度的信任,你连香港居民持BNO出境都公然绑架了,谁还会信任你有什么法治呢!

中共现在又开始对9月份举行的香港立法会选举打主意了,不管是取消立法委员选举资格,还是推迟立法会选举时间,中共的最终目标,其实就是彻底摧毁香港的民主制度,让香港立法会变成人民代表大会,什么建制派,这个派那个派,最后都必须是香港版的申纪兰。寒蝉效应之下,还有谁会关心真正的社会事务呢?这一切,行如此之恶,就没有报应么?

制裁降临,香港高官被关闭银行户头

7月28号,香港行政会议召集人陈智思向外媒透露,他遭到美资银行关闭户头。这个消息一传出,立刻成为爆炸性新闻。为什么?因为人们都在等待着,期待真正制裁的到来。虽然陈智思解释说,他是今年3月接到关闭通知的,他相信主要与近4、5年间国际上各监管机构对“高知名度政治人物”审核有关。其实,明白人都清楚,陈智思的遭遇,跟最近「香港国安法」出台后,美国对破坏香港高度自治和人权的责任人进行制裁的行动有关。

江峰说,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是去年11月川普总统签署生效的。考虑到一级制裁的美资银行,也就是说,涉及与美国企业、美国人打交道、有财务往来的财产首先会遭到制裁,那麽美资银行从去年底到今年初进行相关调查备案,并作出关闭户头的决定,就顺理成章了。这更加说明,即便「香港国安法」还没有来到,美国政府的先期制裁就已经开始了,这一滴掉到暴晒乾涸的香港土地上的雨水,象征著巨大的暴风雨的到来。所以,做了伤害香港市民的事情的人,心里就会不踏实,就会每天去查自己的银行户头。

制裁打击力度和宽泛度可能远比之前预计更烈

江峰分析说,陈智思本人是一个银行家的身份,他是当年泰国第一大银行家族陈家的后代,现在依然是亚洲金融集团总裁。他那麽撑「国安法」跟他的家族大量投资参股中国大陆的人寿保险公司有关。陈智思透露出,不少香港高级官员面临同样问题,被银行关闭户头。一叶知秋,看来风暴已经悄然降临,而且会远远比人们想像中的那几份虚拟名单的打击力度和宽度更大。

就陈智思而言,他更多的不是什么高知名度政治人物,更确定的身份是香港金融行会的成员。香港是国际金融城市,哪一个没有商业利益?不做生意?你以为他们心里不清楚,自己也是寒蝉一个么?只不过精致利己主义、实用主义让他们为了自己的私利而放弃良心,让他们想成为最后一个受害者。

所以对香港官员的打击就必须盯着他们的资产、他们的生意来往来进行。美资银行先动,以后必然是汇丰等银行,不动也要动。大陆银行安全么?二级制裁最终牵连的只要有美元结算业务,你就跑不掉。对于一个陈智思户头的关闭动作说明:一个可能要比原来只针对直接破坏香港高度自治的高级官员的名单宽泛得多的潜在打击正在执行当中,这已经让很多人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这里借用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话,“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7月16日,大陆“澎湃网”刊登了一则不同寻常的消息:《纽约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川普政府正在考虑全面禁止中共党员及其家人前往美国。

对于白宫是否正在考虑封杀所有中国党员及其家属,有美媒向国务卿蓬佩奥核实,蓬佩奥没有正面回应,但表示说:“我们根据川普总统的指令反击中共,无论是从贸易还是经济方面……”

蓬佩奥接着说:“我们正在寻找正确的方式,我们要确保这个方式可以反映美国的传统价值观……”

律师:美国动作引发中共内部恐慌

本月以来,美国政府针对中共动作连连,已接连出台了“新疆法案”、“香港自治法”来冻结在新疆迫害人权和在香港施行“港版国安法”的中共官员的海外财产,并限制他们入境美国。

网络大V、经济学者“财经冷眼”在自媒体上表示,美国打算启动对所有中共党员的入境限制,这是上述政策的延伸,加码更大、范围更广。

他引用数据指,“中共处级以上干部子女70%都在西方留学,可以说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这是大陆的常态,也早已引起百姓的反感。”

他认为美国此举将令中共内部退党潮大爆发,“昨天谷歌上‘退党’的搜索词暴增,看得出来,很多党员还是很关心自己和家人是否能来美国,可能要在美国和中共之间做一个选择。”

“今天,邻居群里几个党员不淡定了,开始焦虑。还有一个给美国华男介绍了北京女老师谈朋友,是党员,担心可能告吹。看来川普这招远超常规武器的杀伤力!”

大陆一名维权律师表示,美国制裁中共的办法很多,包括政治上、经济上的,但最让中共恐惧和头痛的就是限制他们进入美国。因为包括中共在内的独裁专制国家都喜欢把他们的家属包括包养的二奶、三奶及子女和贪污搜刮民脂民膏得来的财富送到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去,自己在国内当裸官,也准备好了在中共崩溃前逃跑。

他强调,“美国此举将中共官员的后路切断了,所以他们对这一条是最着急的。”

大陆一名打算申请去美国留学的年轻人向记者证实,很担心自己被断了去美国留学的路了,“因为我的父亲就是一个中共官员,已经被收缴护照,无法自由出国了,除非向组织提出申请。”他也很头痛自己跟父母在这方面认知上的代沟,也希望他父亲可以退党。

“中共在民众当中已经人心丧尽”

华春莹在当天的例行记者会上声称美国“可悲”,又声称:“作为世界最强大国家,美国还剩下什么?他会给世界留下什么样的印象?”

大陆的独立媒体评论人吴特向对此表示,华春莹的这个回复很不着边际,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不仅拥有强盛的国力,更有中共统治区无法享受到的自由、人权与安全,与专制极权势力切割合理合法。

而“中共号称世界第一大党,要理想没理想,要节操没节操,要民望没民望,现在还剩什么?会在历史长河中留下什么样的形象”。

他还表示,“据我观察,美国可能禁止中共党员及其家属入境美国这个事情,在中国大陆网民中受到不分左中右各派网民(包括很多小粉红)的欢迎,他们都觉得这有利于打击把财产和家人转移到美国的中共腐败官员,甚至希望美国冻结这些人在美国的财产,这充分说明中共官僚集团在民众当中已经人心丧尽,‘伟光正’谎言彻底崩塌。”

 

标签: 中共, 留学移民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