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大中华区 / 郭文贵:陈彦霖遭中共残害

郭文贵:陈彦霖遭中共残害

作者:看中国记者钟珐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19-10-22 02:08, 上次修改时间: 2019-10-22 02:08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香港近期“反送中”运动支持者15岁少女陈彦霖浮尸海面的事件,由于警方坚称“无可疑”而引发各界关注和抨击。流亡美国的富商郭文贵称,陈彦霖肯定是被中共残害身亡,并曝光香港火葬场秘密及一些危险地点。
郭文贵:陈彦霖遭中共残害

网络流传一段影片,一个路过的少女被一群港警用胡椒喷剂乐此不疲地发射。(图片来源:FB视频截图)

 

 

 

 

 

 

美国当地时间10月21日,郭文贵在自媒体中爆料称,根据他刚得到的消息获悉,香港15岁少女陈彦霖肯定是被中共杀害的。在杀人之后,中共对陈彦霖的尸体进行了处理,本来计划是从楼上抛下来,以便制造跳楼身亡的假象。由于在毁尸灭迹处理过程中出现了突发状况,最终只好将陈彦霖的尸体扔到了大海中。

后来,陈彦霖母亲现身声称,自己女儿陈彦霖是“神经病”,精神不正常以及女儿自杀等等,全部都是中共的安排。

郭文贵称,从香港内部人士得到的消息得知,在(中共)多个驻港机构和地点,中共都部署了大量的所谓“紧急事件处理小组”(人员),特别授权他们可以在香港杀人灭尸,处理一些“特殊紧急事件”。从表面上来看,这些地方都是驻港机构办公室,特别是几个驻港军队的营地,在地下室隐藏着大量的民间车辆、冷藏车辆、海鲜运输车辆等。中共从深圳等广东地方城市将20辆海鲜车运送到了上述驻港地点。这就意味着下一步将对香港(“反送中”支持者)进行更加猛烈的行动。请香港人务必做好准备!

郭文贵再次声称确认,陈彦霖是被中共杀害之后,遭遇突发事件而最终被迫扔进海中。他还引述火葬场的香港人士的爆料称,在火葬场,处理火化事宜的,全部都是从广东来的特警,而是是数十人提前到达火葬场,也包括数十辆来自广东的车辆。在紧急情况下,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与中共在港所谓“紧急事件处理小组”所采取的一切辩护措施,包括陈彦霖母亲上电视发表声明、陈彦霖舅舅女儿等家人遭遇,都是因为受到中共的恐吓。

郭文贵称,在香港火葬场,没有标注姓名而被火化的人数至少有20人。香港驻军队的军营地点、中共中共驻港的几个机构等,这些地方都是用来运送(香港人)尸体的,请香港人务必高度关注这些地方,都是很危险的地方。

根据视频画面显示,这些地方包括:正义道军营、枪会山军营、赤柱军营、新围军营、九龙东军营、石冈村军营、新田军营、石冈军营、石冈机场、昂船洲海军基地等驻军地点,香港湾仔告士打道151号的资本中心20楼,及位于香港湾仔港湾道26号的华润大厦和位于香港金钟添美道1号的中信大厦等。

郭文贵称,中共在处理香港人的尸体过程中,都对他们的家人进行了威胁,并提出了一系列的条件,如:不准拍照、不许与任何人谈论提及等,运送尸体的程序都是由中共经手处理,然后直接火化尸体。

由于提供消息的香港人士不是每天都工作,再加上有些尸体是运送到深圳处理,因此,可以推断在香港被消失、被死亡的人数绝对不下于20人。

 

 

综合港媒报导,日前有自称是陈彦霖母亲的女士接受亲中媒体专访时,宣称“陈彦霖有思觉失调”,并要求媒体“停止炒作他杀”。

但许多网友认为,女儿死因明显可疑,作为母亲却不要求真相,还配合警方平息舆论,实属可疑。也有人认为或许是家属受到官方压力,也有人怀疑这个“陈妈妈”恐也是警方找的替身。

18日,第一位在网上发布15岁女浮尸消息的吴子明做客香港My Radio网络电台“天地友政气”节目时披露,日前接受TVB专访、自称是陈彦霖母亲的“何小姐”根本是假的,就他所知,陈彦霖真实的母亲和舅父早已失联。

吴子明透露,他曾在九月接受陈母委讬,上网发布寻找陈彦霖的下落,现在他已无法联系陈彦霖的母亲和舅舅,两人电话都打不通,陈彦霖的舅舅也没有回原来的公司上班了。

随后网友也大量曝光亲港府的TVB新闻台去访问“陈彦霖的母亲”的疑点,这位妇女自称是她的母亲,全程使用模糊马赛克挡住脸部,但她的长发以马尾绑起,却是清析可见。

网友指,这位妇女在受访过程中很冷静,且重复宣称女儿有精神问题、情绪不稳定、有幻听,而且强调自己已经跟港警调过所有监视器画面了,确认没有问题,甚至还谴责现在追究责任的人已经打扰到她女儿了。

但网友翻查陈彦霖早前公开的一张家庭照,照片拍摄于今年中秋节,当时陈妈妈还是齐肩短发,而亲共党媒上受访的“陈妈妈”却是马尾长发,质疑“这头发长得也太快了吧”?

 

 

20日当晚有一段影片,当中一位路过的女途人被港警以胡椒喷剂乐此不疲地发射。依这位释出该影片的网友表示:香港警察已经失控!

“今时今日警察眼中任何路人都是曱甴(蟑螂)”

对此,现为香港中文大学合唱团音乐总监兼指挥、担任多家学校之敲击导师及乐队指挥的朱振威在脸书上发表看法,以下是他的内容:

“没头没尾的!你怎知那女的做过什么?”

对,从影片中我不知道那女途人做过什么,但是我知道警察以胡椒喷剂为那女途人“洗澡”后并没有意图拘捕那女途人,在人数和武力占绝对优势下任由一位英勇途人将她拉走。那么胡椒放题的“制伏”行动所为何事?

“不要说了,我不想谈下去。”

嗯,我还是要说下去。由警察公然称呼示威者是曱甴开始,这样漫无目的地折磨随机路人的画面比比皆是,很容易找到,你看不到只是不想看,你要逃避现实,可是这正愈演愈烈。

此残酷的真相我与身边很多人都知道了,大家知道现在只要身为一名路人在警察面前出现时,都被视为曱甴,我不介意告诉你有时我在脑海中演练碰到警察截查应如何应对自保。

当走在路上又遇到警察,随时是下一宗的公然侮辱、虐待甚至残杀的对象,你永远不知在你眼前的警察什么时候兽性大发,你不知道对方若盯上你时,你将会承受的可怕遭遇是即时发生?还是超过48小时的漫长煎熬?你甚至不确定你是否还有机会看到下一个日出。

若你还撑警察,如果你还觉得警察是能够信任的,我只能祝福你,不要在街上遇到警察。肉体残害与信念崩坏的双重折磨是特别痛苦。

你要好好活下去,千万别遇上警察。

在政府与警队高层无限包庇跟纵容下,警察已成暴力成瘾的恐怖分子。在今时今日,警察眼中任何路人都是曱甴,必除之而后快,也是可以折磨玩乐的对象。

如果你不想承认,我也得提醒:你在你衷心支持的警察眼中,不过是另一只任其鱼肉、随意把玩的曱甴。港警没有读心术,不会知道你是他们的支持者,而事实上他们也不在意。

在他们眼中,只要不是警察,就是残虐的欲望对象。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