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大中华区 / 赵婷获奥斯卡奖 北京封锁消息

赵婷获奥斯卡奖 北京封锁消息

作者: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 — 已发布 2021-04-27 20:40, 上次修改时间: 2021-04-29 20:03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华裔导演赵婷在2021年的奥斯卡金像奖创造了历史,电影《无依之地》(Nomadland)获得了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三项奥斯卡奖。而英国明星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爵士和卡卢亚(Daniel Kaluuya)获得了最佳表演奖。
赵婷获奥斯卡奖 北京封锁消息

奥斯卡金像奖(图片来源:PIXABAY)

奥斯卡金像奖(图片来源:PIXABAY)

 

据英国《泰晤士报》4月26日报导,没有任何一家中共国营媒体报道了赵婷的成就,颁奖典礼也没有在中国播出。此外,中国的社交媒体对赵婷成功的任何提及都被屏蔽了。

截至26日下午,中国媒体对本次奥斯卡颁奖礼都没有任何报道,香港亦在52年来首次不直播奥斯卡颁奖礼。往年直播颁奖礼的香港媒体TVB称,这是“纯商业考虑”。

此前,39岁的赵婷在2013年接受纽约《电影人》(Filmmaker)杂志采访时发表的言论引发了一场风暴,在她2月获得金球奖最佳导演奖后,这些言论再次出现。

在采访中,她回顾了她在中国的青少年时期,“身处一个到处都是谎言的地方”。她说:“你觉得你永远无法逃脱。我年轻时得到的很多信息都是不真实的,我对我的家庭和我的背景变得非常叛逆。”

这次采访引发了一场反击。她在中国大陆的反对者说,这证明她缺乏爱国主义和“错误的想法”。她甚至被比作那些在香港反对北京新的国家安全法和镇压的人。

赵婷从来没有说过她是否仍然是中国公民。她于1982年出生在北京,父亲是一名国有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她的继母宋丹丹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也是一个很受欢迎的女演员。16岁时,赵婷去了英国,进入布莱顿学院(Brighton College)学习。

她在2013年的采访中告诉《电影人》:“在文理学院学习政治学,是我弄清楚什么是真实的一种方式。”

在赵婷的奥斯卡获奖演说中,她用普通话说,她相信人在出生时就本性善良,拍摄这部电影让自己回忆起童年时与父亲一起玩古诗词背诵游戏的经历,并深切感受到《三字经》中“人之初、性本善”的理念。并表示,这六个字对她影响深远,“所以这个奖是给有信念和勇气坚持自己内心的善,并且无论在如何艰难的时候仍然坚守着彼此善心的每一个人,”她说道。

虽然中国的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上大部分关于她获奖的内容都被删除了,但执政的共产党官方《人民日报》开办的《环球时报》的编辑胡锡进是个例外,他在推特上表示祝贺。他说:“她是一位优秀的导演。作为一个出生在北京的中国人在美国奋斗,紧张的中美关系可能给她带来一些麻烦。希望她在处理这些麻烦时能变得越来越成熟。”

在赵婷获奖后,包括“新浪电影”、“守望好莱坞”、“Houson猴姆”在内的电影账号和网友便在微博、豆瓣等社交媒体转发了这一消息,并表达祝福,但他们很快便发现自己的帖子遭到了删除。“#赵婷拿下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话题标签也被屏蔽。这部定于4月23日在中国大陆上映的电影已被暂停。

“万万没想到,这也能被夹(删帖)。车轮的速度比想象的快多了,”一名微博网友说道。

“为什么转发点赞都能被夹?人家导演说了点实话就真的听不得吗?”另一名微博网友批评道。

还有网友讽刺道:“好奇怪啊,今年美国是不是没办奥斯卡,怎么都四月了还没消息。”

在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上搜索关键词“赵婷”,也没有任何关于其获奖的新闻。

遭到审查的不仅是带有“赵婷”或“无依之地”等关键词的帖子,甚至还包括其它的奥斯卡奖获奖消息和颁奖视频。在微博上搜索“奥斯卡”,显示的结果仅剩与一名同名的中国综艺节目练习生有关的新闻。

为了规避删帖,一些中国网友只能使用“Normad-land”、“无1之地”等英语或谐音词,还有网友使用“克洛伊・赵”来称呼她,这是她的英文名ChloéZhao的音译。

在上海,那里纽约大学举办了奥斯卡颁奖典礼的现场直播,为规避北京的互联网防火墙而进入一个私人网络的通道被封锁了近两个小时。

赵婷是第二个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女性。在她之前,毕格罗(Kathryn Bigelow)在2010年凭借《拆弹部队》(The Hurt Locker)获得该奖项。

相比之下,在台湾导演李安和韩国导演奉俊昊分别在2013年和2020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时,不仅在台湾和韩国分别受到最高领导人的接见,也在中国大陆被广泛讨论和祝贺。

 

 

以《游牧人生》(或译《无依之地》)夺下第78届金球奖最佳导演的赵婷(Chloe Zhao),成为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华人女性,由于金球奖向来被指为奥斯卡风向球,因此赵婷随后也顺利入围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她在圣巴巴拉国际电影节接受采访时,被记者询问会不会将在中国的童年经历搬上大银幕?她坦言,做这件事非常需要勇气:“还要再好几年时间”。

赵婷这部《无依之地》影片,是以杰西卡.布鲁德(Jessica Bruder)那本《移动房一族:21世纪美国的飘移者》(Nomadland:Surviving America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为脚本拍摄,故事背景于美国中西部,讲述一个60多岁的白人女子在经济大萧条中失去了一切,她作为一个居住在货车里的现代“游牧民”,开始了无尽期的漂泊生活。

《游牧人生》已荣获金球奖及多个国际奖项的肯定,却在赵婷导演的家乡中国遭遇反弹声浪,在官媒引导下,不少中共小粉红质疑赵婷对祖国的忠诚度。短短几天,赵婷从“中国骄傲”变成了“辱华分子”,不仅其获奖电影《游牧人生》遭官方封杀,与其相关的一切讨论都成了敏感话题。

事件的源由起因于,赵婷去年接受澳洲新闻网(News.com.au)采访时曾说“现在我的国家是美国”,打碎了中共小粉红的玻璃心,围剿痛骂赵婷是“卖国女导演”。虽然事后澳洲媒体发更正声明,澄清赵婷实际上说的是“(美国)不是我的国家”,但仍未平息中共小粉红的怒气。

赵婷和其他3位入围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导演接受媒体采访,被问到是否会考虑在中国拍片,或是拍一部关于自己成长经历的电影时,她坦言:“探究自己的过去是最恐怖的事”,赵婷表示:讲述别人的故事“对我而言较保险”,她还说:“我觉得我必须想起青少年时期的焦虑等等的东西……这还需要再几年时间,我觉得我需要再更成熟点,不要害怕检视自己。”

而看到韩裔美籍导演郑李烁(Lee Isaac Chung)以自身童年经历改编成半自传式电影《梦想之地》(Minari),赵婷大方称赞郑李烁:“因为我没有那股勇气,所以觉得你非常勇敢。”

事实上,过去中国网友挖出赵婷在2013被外媒问到离开中国的原因时,她坦言:“这都要从我成长的地方,充满谎言的中国说起。”更直述其事,无所避讳的说:“从小接触的讯息都是假的”,该回应引起中共小粉红们非常大的反弹。

据公开资料显示,赵婷于1982年出生在北京,父亲是首都钢铁公司前总经理赵玉吉,生母是一名医院职工,继母是中国演员宋丹丹,14岁时曾赴英国寄宿学校就读,后于美国私立文理学院曼荷莲学院政治学毕业,毕业后的赵婷打过零工,之后又再进入纽约大学帝势艺术学院学习电影制作,师从名导史派克·李(Spike Lee)。

 

 

由于疫情原因,今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推迟到北美时间4月25日。宋丹丹继女赵婷历史性的赢得了奥斯卡最佳导演奖,赵婷是首位获得最佳导演奖的亚裔女导演,同时也是奥斯卡金像奖长达93年历史以来第二位获得这项殊荣的女性。然而中共官方禁止一切有关奥斯卡的新闻以及评论,直接下令称,不允许炒作赵婷相关话题。

说赵婷创造了历史一点都不为过,在海外华人为赵婷得奖而欢欣鼓舞时国内则一片肃静,以至于很多网友不得不在微博上询问奥斯卡的结果,微博搜索奥斯卡也都是只言片语,关于今年的奥斯卡奖没有任何提及,微博上一些电影博主第一时间公布获奖名单后立刻被平台删除,凡带有奥斯卡的信息,官方平台显示当前微博不能编辑。

为了躲避监管,网友只能靠打擦边球传播赵婷获奖新闻,微博也加强了对本届奥斯卡的信息的审核,不仅文字发不了,图片发布后也会被逐渐删除。网友没办法只能用“她赢了”向人们暗示赵婷已经获奖。

大陆最大的搜索引擎也无法查阅到本届奥斯卡的相关信息,有的均是旧闻。各大新闻门户网站更是没有发布赵婷获奖的新闻,相关搜索、评论、跟帖都难寻奥斯卡。搜索赵婷则只有赵婷获得“金球奖”的旧闻。

赵婷拍了一部讲述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期间一位社会底层妇女在艰难困苦中求生存的故事,感动了一票美国人,美国人还非常大方的把奥斯卡奖颁给了赵婷。中共官方原本想借赵婷的《无忧之地》大肆嘲讽美国的堕落,进而彰显“中国崛起”,却被中途乱入打乱了布局。

以往奥斯卡颁奖典礼在大陆可以看到实况转播,奥斯卡本身也是娱乐媒体每年重点报道的新闻事件之一。中共央级媒体每年也会报道奥斯卡的入围电影名单和获奖结果,今年神马都没有了。

赵婷的继母宋丹丹也并未公开的向赵婷送上祝福,关于赵婷的微博还是3月1号的旧内容。如果说今年奥斯卡被禁起因是香港反送中纪录片《不割席》入围,那么赵婷事件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大陆改革开放后奥斯卡奖逐渐才被国人所熟知,1988年拍摄的《末代皇帝》在奥斯卡上获得大奖,自此中国元素、华人导演也逐渐在奥斯卡上频频出现,奥斯卡也逐渐进入公共视野。

此番被禁可能预示着未来奥斯卡想再与大陆网友见面可能极为困难,参考台湾金马奖一经被禁再难解封。但凡国际奖项碰触到中共禁忌往往一旦被禁就是数十年,已经到了风声鹤唳的地步。

笔者也为此询问了诸多大陆网友,多数人表示不清楚此届奥斯卡获奖名单已经公布,因为没有媒体的提前预热,加上相关信息被删的很快,很网友误以为今年的奥斯卡因为疫情停办。

经笔者调查证实,此番禁止传播赵婷获奖新闻出自官方之手,不单是赵婷,官方禁止一切有关于奥斯卡的新闻以及评论,中共网络信息管理部门下发通知称所有网站不得设置奥斯卡相关专题,往期专题必须撤下,并不允许炒作赵婷相关话题。

先前,大陆小粉红指责赵婷“辱华”,官方表态抵制赵婷电影,赵婷的电影也被影院撤档,先前与赵婷的合作的商家也被迫终止合作。小粉红一招“辱华”的绝杀令造成大量违约,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中共官方本希望赵婷不要获奖,这样就能慢慢息事宁人,但是天不遂人愿,赵婷不但得了奖,获的还是最具分量级的最佳导演奖。赵婷在海外创造了历史,中共在大陆也刷新了底线。

中国人的眼睛被中共遮蔽,耳朵被中共堵上。如此一来,小粉红怎么能不癫狂,中共培养出来的小粉红,现在敲敲键盘四处征伐,未来会不会带上红袖标成了名符其实的红卫兵到处打砸抢。

此次奥斯卡特别可惜之处在于赵婷出道即巅峰,捧得大奖归来,但是大陆老百姓却被中共蒙在鼓里无法分享这一喜悦。更可惜的是中共一而再再而三使用权力糊弄老百姓,最可惜的是眼看着中国与国际社会渐行渐远,与文明掉队也越来越远。

 

 

美国时间4月26日,万众瞩目的奥斯卡评选解开谜底,此前凭借《无依之地》已经斩获诸多国际大奖的华人女导演赵婷,不负众望一举夺得分量极重的“最佳导演”,成为史上第一位获此殊荣的非白人女性;同时也是继李安之后第二位登顶奥斯卡的华裔导演。

赵婷的获奖,对于她背后那个对“冲奥”期盼已久的国度和族群而言,可真谈得上是又爱又恨——爱的是以美帝为代表的西方这回终于放下了文化上的傲慢和偏见;恨的是,他们居然给的是一个不喜欢讲正能量的人。

众所周知,中国人有两大著名的情结——也可说纠结,那就是诺贝尔情结和奥斯卡情结。作为科学界和文艺界两大顶级桂冠,一直是科学家和文艺工作者梦寐以求的最高荣誉。正是这种权威性,也让这两个奖项带着极强的国家荣誉色彩。不要说得到,就算是提名入围,都能大长志气。在奥运金牌已经不稀罕的时候,诺贝尔和奥斯卡对于诸多国人,上上下下都有极强的渴求。但可惜的是,偏偏这两个奖项曾经在很长时期内都和中国人无缘——偶尔有缘的时候,获奖者也变成了“华裔”,算不得自己人了。

所以对于腰包鼓起来后自尊心极强的国人而言,长期有一种又爱又恨的心态来面对诺贝尔和奥斯卡。拿不到,是西方完全按照自己的标准,带著有色眼镜看成就,有偏见;拿到了,但没有给我们所认可的人,这又是别有用心的辱华。有可能只有雷锋这种道德楷模拿奖,才能让人满意。

唯一不太有争议夺得诺贝尔的屠呦呦,还是个连两院院士都评不上,此前也没有拿过重量级荣誉的在野科学家。

回到赵婷,她的争议又在哪里呢?说起赵婷其实算是比较励志的例子,虽然大家知道她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继母,宋丹丹。但是从她的人生轨迹中可以看出,虽然家庭的因素对她有所帮助,但是后期的努力和天赋是显而易见的。比她有钱的在美中国富二代数不胜数,但是能够达到她的成就的,没有。

《无依之地》作为一部讲述美国本土特色的房车文化、流浪文化、游牧文化的小众之作,其艺术上的意义这里不做评价,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审片。但赵婷作为一个直到青少年时代都在中国成长的人,能如此深刻的理解一个完全没有联系的异国文化,并用地道的方式表达出来,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其难度就像一个外国人在中国拍出《芙蓉镇》一样。所以赵婷的获奖,可谓实至名归,此前的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第78届金球奖,包括此次登顶奥斯卡都说明了这一点。上一次有女导演夺得奥斯卡,已经是遥远的1984年。

那么,赵婷又是怎么从万众瞩目的中国骄傲,在急转直下的舆情中,变成某些人咬牙切齿的“辱华分子”呢?

大家都知道在西方呆久了的人,往往缺乏正能量的灌溉,所以难免会在价值观上大踏步“后退”,让某些国人难以接受。在赵婷夺得金球奖,冲奥已经露出迹象之后,大批官媒纷纷报道"赵婷创造金球奖历史!""鼓舞人心!"多位当红明星也在微博上对她表示了祝贺。但是很快就有人质疑赵婷曾经涉嫌辱华——赵婷2013年接受《Filmmaker》杂志访问时曾提到,她年少时的中国是"一个充满谎言的地方"。而且赵婷2020年接受澳大利亚媒体采访时说自己是个美国人,"如今,我的国家是美国"……

这还得了。你和你的祖国本来应该一刻也不能分割,你批评几句就算了,还数典忘祖,嫂可忍叔不可忍嘛。随即豆瓣上就有网民呼吁抵制赵婷的电影。原定于4月23日在国内上映的《无依之地》疑被撤档,一些电影、院线相关的APP拿掉了这部电影的上映日期。甚至连她执导的下一部漫威英雄电影《永恒族》能不能如期上映也存疑。

赵婷的几句话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大的罪过?在如今看来,也许是。但放大一百倍来看,不过是很多人都说过的几句大实话,最多可以归类为“牢骚”,甚至连批评都算不上。

对于在日渐逼仄的国际空间中目睹文化、经济甚至军事冲突的国人而言,日渐增长的民族自尊心已经部分变成摇摇欲坠、不可触碰的玻璃心。不要说大实话,哪怕是最善意的批评可能也已经无法接受,千篇一律的回馈,就是歇斯底里的“抵制”。老祖宗说“闻过则喜”“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而今只剩下“闻过必怒”“有则否之无则骂之”……

一方面希望西方按其价值标准在评奖的时候照顾自己,让脸上有光,证明我们真的厉害了;另一方面,又无法理解和认可这些标准,导致屡屡出现大相径庭的结果,唯有一如既往的愤怒和遗憾。但诺贝尔和奥斯卡,从来不是为正能量而准备的。认知体系的冲突,某种程度上是文明的鸿沟。

赵婷在获奖感言中,引用了著名的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这是给那些有信念,并且有勇气保持善的人的。无论多么艰难,都要在彼此身上坚持善。这个奖是给你们的,是你们激励我继续前行。”

这段话,也许在遥远的故土,也许只剩下五味杂陈。

 

 

标签: 新闻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