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大中华区 / 花了一百多万 孩子还是上不了好中学

花了一百多万 孩子还是上不了好中学

作者:蒋晓婷 — 已发布 2021-04-07 03:32, 上次修改时间: 2021-04-07 03:32
贡献者:淳真(责任编辑)
来源:直面派
生二胎有助于头胎孩子上个好学校?这是一位大神告诉周行的。据“大神”的说法,大多数学校倾向于二胎家庭,他自己真就在孩子5年级那年,突击生娃,和妻子抱着婴儿去了头胎孩子的小升初面试现场。
花了一百多万 孩子还是上不了好中学

近日,安徽一女老师新婚批改试卷的视频走红网络,引发网友热议(图片来源:微博)

近日,安徽一女老师新婚批改试卷的视频走红网络,引发网友热议(图片来源:微博)

 

 

突击生娃没时间了,周行看着自家女儿的简历,心底一阵发凉,难道孩子只配上海淀区排名在20名以后的“腰部”中学?

周行是位北京家长,他死活想不到,女儿要上个好初中会这么困难。自己眼里的孩子,性格好,人缘佳,马术比赛拿了一堆奖,长笛十级,剑桥英语考过PET(相当于大学英语四级),学习成绩常年在班里前五名,每年能得到区三好学生奖状。却因为一场名校点招选拔,“学霸”变“学渣”。

周行之前把孩子简历发给“大神”家长求指点,随即被对方泼来一盆冷水,“没戏。”

在“大神”给的简历上,北京孩子想上好学校,诸如海淀区六小强——人大附中,北大附中,清华附中,首师大附中,101中学、十一学校,需要拿到中小学数学四大杯赛——“迎春杯”,“华罗庚杯”、“希望杯”、“走美杯”的一等奖十次;英语考过CAE(剑桥高级英语证书等级);书法一等奖;或者参加过人大附中早培入营……

如果时光倒流,周行不会让孩子学马术。100多万砸下去,一点水花没荡起来。临近升学关头,学校取消了马术特长选拔,还因此耽误考证时机,“学马术这4年,如果去参加各种学科竞赛,至少能有七八个竞赛大奖当名校敲门砖。”

他听好几个海淀区升学机构的工作人员说,小学生的竞赛非常容易,参加就有三等奖。想要一等奖也简单,3万就能买到——投入成本比100万学马术便宜多了。

更让周行后悔的是,本以为从孩子5年级准备升学考试就能万无一失,没想到晚了一大步。

从客观条件来看,周行堪称鸡娃家长。孩子幼儿园开始请英语一对一辅导,小学1年级学长笛,2年级学马术,4年级上奥数补习班,6年级再加作文辅导。补习班、特长培养一样没落下,放学和周末从没放松过学习。

“跟北京大多数家长没差别。”周行自我感觉不算落后。直到加入到小升初升学群,周行傻眼了,其他家长在孩子二、三年级带孩子参加各科竞赛,人手几个竞赛大奖;“大神”则在孩子3年级准备生二胎,衬托得周行像朵“奇葩”,佛系得过分了。

他赶紧打电话提醒自家妹妹,趁早带4年级的外甥去参加比赛,证书越多越好。

而出于疫情影响,教委暂停线下考试,大部分学生入学靠摇号,部分名校招生增加点招环节,招录尖子生。前者靠命没办法争,后者则能让全北京市的家长杀红了眼。

有家长告诉周行,一场小升初,家长和孩子都得脱一层皮。

月初听说北京朝阳区、海淀区等地区课外培训一应暂停,周行举双手赞成,“全停掉才好。”尽管他的孩子正卡在升学最后2个月,语数英都有在课外补习,但对于课外培训,他心里极不情愿,“全是被环境逼的,不补就是不正常。”

1

“骑马难下”。回想起来,周行让女儿学马术,是一点点把自己栽进坑里。

接到马术俱乐部销售的推销电话,周行没觉得马术有多贵,一节课120块,100节课能玩半年,比请私教教孩子学游泳、学钢琴便宜多了。

等孩子学完3节课,学会骑马打圈、轻快步、过交叉杆,销售给周行透露:孩子有骑马天赋,可以靠马术特长考进某中学——北京市一所顶级中学——2010年开启马术课程,是全国第一家。

销售跟周行打包票,这所学校的马术特长生都是他们俱乐部培养出来的,他坚信孩子能考上。

“意外惊喜。”周行第一时间在手机上查询学校官网信息,按照学校要求,以马术特长考入某中学,要么在规定时间完成60—90公分高度12道比赛,或者在全国及以上马术比赛中获得前六名成绩。“不是什么难事。”周行自信。

他特地摸排了周围环境,发现学马术特长的人相对钢琴、绘画少,竞争压力没那么厉害,“孩子既能玩,又能有助于升学。简直赚到了。”

孩子也争气,100节骑马课,反复练习起坐、纠正坐姿,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从没喊过疼。看到一块儿骑马的小伙伴摔得骨折、内脏受损,退出练习,都没退缩过。半年后打俱乐部友谊赛,她在69个参赛选手中年纪最小,最终拿到第三名,挥着俱乐部奖励的大红包送给周行,兴奋了一下午。

红包里是240块奖金,尽管这场比赛光是报名费就得800块。好歹拿到回头钱了,周行乐观估计,让孩子学马术特长,靠谱。转身便给孩子再报了300节课。

正式准备比赛成了周家烧钱的开始。4年下来,据周行观察,能在马术比赛场上坚持下来的只有两种人,一是特别有钱的富豪。二是不甘心放弃的中产家庭,“投入成本过多,一旦停下来,前面花的钱等于打了水漂,只能咬牙撑着。”而后者往往出不了好成绩。

入坑之后,周行才后知后觉,马术之所以被称为贵族运动,比赛的好成绩建立在:七分马,两分人,一分运气。“技术再好,没碰上合格的马都是白搭。”国产马的比赛能力普遍比不上欧洲温血马,而欧洲驯养出来的赛马,成绩越好,价格越贵,价格通常在数十万、百万级别以上。马术选手要根据比赛难度升级,不断换马,烧下去就是无底洞。

周行算了一笔账,北京养马的寄往费、调教费、添加剂、钉蹄,挫牙,防疫、驱虫等费用每年至少15万,再加上每场比赛的报名费、教练费、马厩费、保险、马匹运输费,还得忍着教练明目张胆吃回扣,原本托欧洲朋友帮忙,40万能买下两匹马,结果在教练的操作下,一模一样的两匹马被抬到60多万,而小到马具的挑选,都得教练点头。“否则教练有100种办法让你骑不上马。”

“熬过升学就行了。”周行安慰自己。从孩子8岁学骑马开始,周行风雨无阻,每天下午3点半接孩子放学,骑着摩托车带孩子去马场练习2小时,节假日每天练习,几乎每个月都会参加比赛刷奖项。

尽管每次跟学校请假,老师显得不太愿意。别的孩子请假去参加奥数、羽毛球、定向越野等比赛,校长会在全校面前表扬。自己孩子在马术上得了一等奖,老师不会多问一句。

好消息是,孩子在4年级顺利考过60—90公分高度12道比赛,满足招生要求,半只脚踏进学校大门。同年,他在家长帮论坛上听说学校在某俱乐部测试,周行一整个上午站在围栏外观察,越看越高兴,这群六年级的学生还没自家孩子会骑马,“稳了。”

他哪里能想到,一年后,某中学招生信息中,关于马术一栏成了空白——教委规定,不再招收马术特长生。

电脑屏幕上的每一个字,周行都认识,大脑却没办法理解。3年多的时间、精力,100多万的付出仿佛成了“笑话”,除了让孩子更黑了,不驼背了,没给升学带来半点好处。

大不了堂堂正正考进去。周行安慰自己。孩子成绩一直在班里前五,指不定能考进某中学。

自从加了家长群后,周行整个人却像泄了气的皮球,“进了名校跟不上,不是更伤害孩子自信心?”

2

家长群像是缩小版的“北京折叠”。同样生活在北京,家长群却能异化出多维平行空间,靠简历划分阶层,轻而易举将孩子的智商、潜力、未来划出三六九等。

很不幸,周行家的闺女在鄙视链底端。学了奥数和英语,居然没考证,不把心思放在四大杯竞赛上,居然在学马术这种非主流玩意儿上浪费时间。“总结起来一句话,孩子学了奥数不考证,就是废物。”

在职场打拼这么多年,周行能看出群里的套路,“故意贩卖焦虑。”

他所在的20多个小升初升学群,家长们分为两派。积极发言的人都是牛娃家长,分享完补习班、买学区房、考证的重要性后,让其他家长汇报孩子的年级,分别拉群开讲座。

另一边是普娃家长,没勇气发言,潜在群里不说话,看到发到群里的讲座二维码就扫,看到经验就学,结果越了解,越焦虑。“家长群都是培训班的大本营。普通家长怎么经常弄讲座。目的就是让家长给孩子报辅导班、考证。”

眼睛看得明亮,周行的身体却很诚实。“主流升学看的就是证书,不从众等于耽误了孩子。”

2020年的疫情催化了北京家长们的焦虑。通过考试选拔还能分高则胜,但未来2年不组织线下考试,摇号无法控制,家长们只能在点招上下功夫。数据显示,北京2020—2021学年16区13.4万小学毕业生,名校点招只挑几千名尖子生,千里挑一,获奖证书就是硬通货,能帮学校最直观、简单地了解学生能力。

此前3年,周行的心思都在马术特长上,错过了剑桥英语考级和奥数竞赛,想要后来居上。为此他甚至想采取点特殊手段。

海淀某升学机构咨询告诉他,很多竞赛证书都是花钱买的,包括“四大杯”等大赛,参赛选手按比例分奖,30%一等奖,30%二等奖,剩下全是三等奖,考试得零分也有三等奖。

周行跟妻子商量,考证恐怕来不及,一个证书一万块可以考虑。一周后,周行接到好几个电话劝他,“弄二、三等奖没意义,要弄就弄一等奖,3万块。”

周行为此有点怀疑,“大家都花钱买一等奖,能有什么价值?”

“学校不会教,高考不会考,生活用不上,奥数纯粹用来对付升学。”奥数班老师跟周行强调过奥数的价值。

可惜周行没抢到机会。孩子刚报名学奥数,2019年初,“四大杯赛”三个停办,一个只面向高中生。

奥数停办后,剑桥英语证书成了香饽饽。前几天看央视财经新闻,一线城市的家长争抢剑桥英语考试机会,报考名额都得高价买。

周行觉得欣慰又悲哀。欣慰在于,他和孩子配合默契,北京的考位抢不到,他两次抢到在沧州考试的机会,孩子也没浪费机会,连续考过KET、PET。

悲哀在于,时间不等人。如果当初没去学马术,趁早参加考试,“至少能考到FCE(相当于大学六级)。”含金量比PET高了一个大台阶。

3

折腾了快2年,临近升学关头,周行和妻子商量,决定放弃点招。

“要有自知之明。”孩子手里一个能打的证书都没有。前两年点招,PET还是香饽饽,现在孩子的英语等级至少要FCE,甚至CAE。孩子刚考过PET,十个PET摞起来比不上别人家的CAE。

就算过了简历关,自己和妻子普通本科学历,普通中产家庭,没有二胎,没办法在面试时给孩子加分。

周行怀疑自己“抑郁”了,每天在患得患失。既担心人品爆发摇号拿到名校入学机会,孩子跟不上同班同学的进度,心理承受不住压力;又担心运气不好,只能去普通中学,但孩子能凭实力考到全年级前20名,进实验班去吗?

周行无法理解,义务教育阶段,家长为什么要给孩子这么大的压力?穷人家小米加步枪,和有钱人家的大火箭怎么比?孩子费时费力参加各项课外竞赛,能学以致用吗?

但是没办法,让孩子接受西方教育更没戏。

周行和妻子做出境旅游创业,从孩子上幼儿园开始,夫妻每年带孩子出国旅行,特意去了解过国外学校的入学情况。

如果只是混学历,国外文凭在国内已经失去优势。稍微有点野心想上常青藤,比在北京考清北更艰难。还不如在北京上个普通一本——在北京市以外考生眼里,从小接受北京教育环境熏陶的北京人,考上一本不是轻而易举?

每次在网上看到大家的调侃,周行忍不住反击:“偏见。”

他给直面派记者列数据,北京普通中学录取率差不多50%,换言之,50%北京孩子上不了普通高中,要去中专或职高。往年家长为了孩子的前途,可以送出国镀金。在疫情阴影下,2021年光是朝阳区中考人数比去年增加70%,今年中考录取率可能是史上最低,初三还没有复读机会。“中考进不去普通高中,别说211、985,一本可能都是奢望。一直以来,北京本地考生考进985、211的概率不到三成。”

还剩下最后一个月,小升初将尘埃落定。周行决定再给孩子报个作文辅导班,突击冲刺一把,争取分班考试有一个好成绩。

他时刻记着要给孩子松弹簧。他没让孩子放弃骑马,放弃比赛,尽管这意味着每个月至少再烧2万块,一旦后期中学学业加重,马术随时会停掉,前期投入都是零。“给孩子一个情绪出口。”周行说。

这半年来,他偶尔会后背发凉。去年9月,六年级刚开学,孩子的同班同学迟迟没来学校,后来听说,因为升学压力,同学得了抑郁症,出现了自残行为。

他愿意接受孩子平庸一生,比起出人头地,他只要孩子平安到老。

 

 

学生不容易,老师也不容易。近日,大陆安徽阜阳一小学女教师于婚礼当天坐在婚床上批改试卷的视频走红网络。陆媒报导宣称该老师“敬业”,但网友表示:“真没这个必要、摆拍大可不必。”还有网友表示,这与洞房抄党章有异曲同工之妙、党的宣传好演员。

综合陆媒报导,4月1日,安徽阜阳一名小学女老师于婚礼当天,穿婚服坐婚床批改试卷的视频走红网络。

报导称,新娘是当地小学四年级的语文老师,也是一名班主任,结婚当天是拜托参加婚礼的同事将试卷给带过来,然后趁空闲时间批改一下。其弟媳称,新娘所在学校原本给了她一个星期的婚假,但她主动要求只休两天的婚假。

官媒报导中宣称,该老师在自己人生最重要的时刻都不忘给学生抽控批改试卷,可见在这名老师心中,“学生是多么重要。”不过,网友对此却有不同看法。

在微博相关话题下,网友们留言表示大可不必,认为此举是摆拍作秀:

“这个真的没必要,拒绝假期,也不用这种时间批改作业,这几张卷子到底是有多着急呢。”

“摆拍大可不必,典型的摆拍作秀,结婚有请假可以找别的老师带班,如果实在没人可以跟其他老师调课,小学有那么多卷子要改?”

 

标签: 教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