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大中华区 / 肺炎疫情失控 习李先后发话

肺炎疫情失控 习李先后发话

作者:看中国记者端木珊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20-01-21 18:50,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1-22 02:14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大陆官方从上周末开始突然接连更新武汉肺炎疫情,习近平、李克强也首度就此表态。有网络流传的中共内部通报显示,武汉肺炎严重程度远超外界想象。
肺炎疫情失控 习李先后发话

医务人员于2020年1月17日将感染者转移到武汉金银潭医院(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医务人员于2020年1月17日将感染者转移到武汉金银潭医院(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可以降低传染武汉肺炎的方法

世界卫生组织建议以下方法,以减少感染概率:

1. 用肥皂和清水洗手或使用无水酒精类免洗液揉搓。

如果用香皂和水洗手,务必揉搓时间在40~60秒以上。

如果用酒精免洗液洗手,务必揉搓时间在20~30秒。

2. 在咳嗽和打喷嚏时,要使用纸巾等捂住鼻子和嘴。

3. 避免跟感冒或类似流感症状的人近距离接触。

4. 肉、蛋类食物要彻底煮熟后食用。

5. 避免跟野生或农场动物无防护地接触。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不断升温,在中国数省、日本、泰国、韩国及台湾都已有确诊病例,且武汉市已有15名医务人员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对此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朱华晨表示,有医护人员中招显示“毒王”或已出现。不少民众担忧如何做好防疫措施,开始抢购口罩,专家提醒,乱戴口罩恐更糟。

戴N95口罩最好?

2003年SARS蔓延时,民众对疾病的不确定感增加了心中的恐惧,口罩需求量大增,N95口罩更是卖到缺货,甚至造成前线医护人员一度不敷使用。17年后,社会大众面对与SARS相似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对于无法掌握的新兴疾病,加深了民众的恐惧,再次引发N95口罩抢购潮。

N95口罩对于非油性微粒或细菌有95%的过滤效果,根据美国国家职业安全卫生总署测试报告,如使用N95口罩可将感染机率降至5%以下,但无法完全排除感染机会,另外尚有配戴时间的限制与是否正确配戴口罩的问题。

台湾林口长庚感染医学科黄景泰医师提醒,戴口罩主要为遮住口鼻,并在有污染可能时就应更换新的口罩,使用一般外科口罩的防护力可达8成以上,而SARS期间抢手的N95口罩紧密度高且难透气,民众可能戴不住,戴不住等于白费。

台湾疾管署副署长庄人祥表示,N95的原理是阻挡外界病毒入侵口鼻,适合医护人员使用,病人戴一般外科口罩就医即可,患者若戴N95口罩反而会让病毒扩散出去。

无法防疫的口罩类型

选购口罩应选择有认证的口罩,防疫优先选择使用一般外科口罩,而以下这几种口罩并无法有效预防病毒飞沫传播:

1、纸口罩:不防水易渗湿,过滤微粒的效果差。

2、棉布口罩:棉质口罩缝隙大,只能阻隔颗粒较大的灰尘与污染,若是怕咳嗽影响他人,没有其他口罩可用时可以考虑使用。

3、一般活性碳口罩:由于活性碳的功效为吸附有机气体或臭味,而非过滤微粒或细菌,不适合用来预防呼吸系统的传染病。

4、海绵口罩:海绵口罩主要用于过滤灰尘、花粉与雾霾,对病毒的防疫能力不佳。


选择正确口罩才能有效预防病毒飞沫传播。(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一般外科口罩的正确使用方法做对了吗?

选对了口罩,也要正确的配戴才能让口罩发挥最大的防疫功效,以下为使用口罩的要点:

1、戴口罩前洗手。

2、使用合适大小的口罩,确认口罩正反面,如一般外科口罩绿色为外层。

3、鼻梁铁条片为上方,将铁条片沿鼻梁两侧下压按紧。

4、口罩确实将鼻子、嘴巴及下巴罩住,保持口罩与脸部的密合度。

5、口罩使用勿超过一天,如沾到唾液或打喷嚏后就应该更换。

6、用手指勾取挂在耳朵的松紧带部分,脱下口罩直接丢入垃圾桶,减少接触口罩上病菌的风险。

7、脱口罩后洗手。

口罩主要功效为保护使用者的口鼻避免接触到病菌飞沫,如要预防病毒传播,更要重视勤洗手及少碰眼口鼻,保持良好卫生习惯,以免接触感染。专家提醒,冬季及春季为病毒性肺炎的好发时期,民众应注意防寒保暖、保持室内通风、避免到人群密集场所活动,加强身体锻练,清淡饮食提升个人免疫力。世界卫生组织表示2019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具持续人传人能力,中国及海外专家皆建议非必要情况,应避免前往武汉。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属下的过敏与传染病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正针对中国武汉市爆发的肺炎开始研发新疫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引述研究院主任佛奇(Anthony Fauci)表示,可能几个月后展开第一阶段临床试验,一年后才能取得疫苗。

CNN报道说,武汉肺炎疫情是自去年12月底开始传出,这种病毒源自动物身上,已知可以人传人。多数病患去过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些没去过。新型病毒属于冠状病毒,与2003年在亚洲爆发、造成超过700人丧命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病毒属于同一家族;自2012年以来夺走超过800人性命的中东呼吸症候群(MERS)病毒也是冠状病毒。

美国休士顿贝勒大学医学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疫苗科学家霍特兹(Peter Hotez)对CNN说,分处德州、纽约及中国的一组科学家也正研发疫苗。

霍特兹表示:我们学到的教训是冠状病毒传染很严重,是最新、最主要的全球健康威胁之一。他说,比起人类免疫缺乏病毒(HIV)或流行性感冒等其他病毒,研发冠状病毒疫苗比较没那么多困难,每种病毒都会设下自己的关卡,但冠状病毒会是相对较明确易懂的疫苗标靶。

霍特兹认为,科学家能针对不到一个月前才发现的病毒展开研发疫苗的工作,是很了不起的事。他归功于迅速测定、公布病毒基因组序列的中国研究员。

过敏与传染病研究院主任佛奇强调,关于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还有很多问题,情况还在演变,很难预测最后会变成怎样,我们必须非常严肃看待。

 

 

1月20日,新华社报导,习近平和李克强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又称:武汉肺炎)疫情做出重要指示。这说明,“武汉肺炎”疫情终于隐瞒不住了,已经惊动了中南海。

“武汉肺炎”患者人数短时间内骤增,而且官方间接承认了病毒已经具备了“人传人”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北京当局终于证实了这种新型的“爱国病毒”已经扩散。

同样是在1月20日,北京大兴区卫生健康委员会在凌晨2时48分左右发布通报,确认2名“武汉肺炎”患者。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也在凌晨2时52分左右发布通报称,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在1月19日确认深圳出现首例“武汉肺炎”患者。

天钧政经团队认为,今天中国大陆官方有关“武汉肺炎”通报的信息量很大,北京当局已经间接承认“武汉肺炎”具备了人传人的能力。所释放出的信号显示这种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已经被“允许”走出武汉市和湖北省。

在上海公布最新一宗确诊病例后,中国确诊案例上升至218人,其中武汉市198例,北京市5例,广东省14例,上海市1例。

据大陆官媒《新华社》周日报导,习近平首度就武汉肺炎发出指示,要求全国各级政府必须做好防疫和控管工作,尽快查明病毒感染和传播原因,加强病例监测。特别在新年期间人员密集流动的情况下,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十分要紧。

不过,习近平同时要求“加强舆论引导”,“维护社会大局稳定”。消息没有透露习近平发出指示的时间地点细节。

台湾《上报》报导,李克强随后也做出批示,要求做好防疫工作,防止疫情扩散蔓延。

中央社20日的报道指,中国媒体人唐建光在微博透露,中国首席传染病学专家钟南山19日已率领“国家高级别专家组”,在武汉针对病患收治医院、疾控中心及爆发疫情的市场进行调研,并于当天赶回北京。官方并未公布这一消息。不过,钟南山20日接受央视《新闻一加一》的采访时表示,根据目前“武汉肺炎”有关信息资料显示,“现在可以说,肯定有人传人现象”。

同日,中国旅美独立学者吴祚来在推特中转发中华护理学会秘书长应岚的通报。通报指从当局疫情防控会议上得到的消息显示,这次疫情严重程度超想像,重症率14%,致死率4%,疫情与SARS有相似之处,已明确会人传人,已发生集聚性,即整个家庭感染。

在疫情如此肆虐的情况下,武汉当地市民似乎尚未意识到严重性。《自由亚洲电台》援引最先爆发疫情的武汉江汉区表示,整个武汉市,市民是不恐慌的、是稳定的。“但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因为舆情控制管理得比较好,市民对这个事件的严重性认知不够,防范行为也不够。”

截止到19日上午,武汉市当局已追踪密切接触者1.2万人次,随着检测工作的进一步展开,预计新型肺炎病例还可能继续增加。

 

 

世界卫生组织(WHO)21日原本认为武汉肺炎仅“有限度人传人”,但之后改口恐怕存在“持续人传人”的状况。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朱华晨也表示,医护人员染病可视为俗称“毒王”的“超级传播者”已出现,若出现家庭聚集性病例、医院内感染,或是社区性暴发,就要高度怀疑是人传人的可能性。

据《新京报》报导,世卫组织发言人贾撒列维克(Tarik Jasarevic)表示,据收到的最新信讯及分析显示,现在有证据表明存在“有限度人传人”的情况,这与其它呼吸系统疾病,尤其是其它冠状病毒的爆发经验一致,但目前尚无明确的证据表明“持续人传人”,这也是世卫正在密切监测的问题之一。

不过,WHO之后又改口称,武汉肺炎可能存在“持续人传人”情况,并以医务人员感染“武汉肺炎”为例,证明这一点。

截至1月21日晚间9时,大陆境内确认共309例,包括湖北270例,北京5例,广东14例,上海6例,浙江5例,天津2例,河南1例,重庆5例;其中6人死亡。

报导引述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朱华晨的话说,根据目前官方公布的讯息,可以确定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可以人传人,接下来要观察二代感染者是否会再感染其他人,另外也要看医护人员从同一病人感染病毒,还是医护之间感染病毒。

他强调,有医务人员感染是明确的人传人证据,可视为“超级传播者”或已出现,若1个人直接感染了10人以上,该人便可被定义为俗称是“毒王”的“超级传播者”,但现在还不能完全排除医护间互传。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稍早坊间调侃新型冠状病毒实属“爱国病毒”,国内确诊或疑似个案都集中在武汉和香港;但当习近平和李克强先后就武汉肺炎讲话后,先是武汉案例“暴增”136例,其后广东、北京、上海、贵阳等地即公布案例。

有分析质疑,这种现象或显示地方政府有瞒报疫情行为,但当领导人“开绿灯”,要求各地政府“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时,才一窝蜂披露疫情。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透露,有14名医务人员在护理一名武汉肺炎患者过程中被感染。有专家指出,这位感染多位医务人员的患者可以被认定为超级传播者。另外,钟南山强调“病毒正在变强”。

新型冠状病毒有重大公卫风险

1月21日,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研究员郝沛等人在《中国科学:生命科学》(英文版)上,在线发表了题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进化来源和传染人分子作用通路”的论文。

研究人员发现,由于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进化邻居和外类群都在各类蝙蝠中有发现,推测2019-nCoV的自然宿主也可能是蝙蝠。如同导致2002年“非典”的SARS冠状病毒一样,2019-nCoV在从蝙蝠到人的传染过程中很可能存在未知的中间宿主媒介。

该论文还说明,武汉冠状病毒是通过S-蛋白与人ACE2互作的分子机制,来感染人的呼吸道上皮细胞,研究成果预测了武汉冠状病毒有很强的对人感染能力。

超级传播者被专家认定

1月20日,中共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存在人传人现象,有14名医务人员在护理一名患者过程中被感染。

北京大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位感染多位医务人员的患者可以被认定为超级传播者,不过,这位超级传播者的危险性相较于SARS时期的超级传播者稍低一些。

对于超级传播者的定义,该专家介绍说,某一感染者体内的病毒出现变异或者适应人体的情况,导致该病毒的传播能力增强,进而令该患者可传染很多的密切接触者,这样的病人就被称为超级传播者。在感染人数判断上,如果感染人数超过三个,就可以考虑在超级传播者的范围内;如果感染人数超过十个,就应该是比较确切的超级传播者。

钟南山:病毒正在变强

“这个病毒的感染刚刚开始,处于爬坡阶段”,1月20日,钟南山在接受央视采访中,至少三次释放出“病毒正在变强”的信息。

钟南山提供的信息是,一名患者感染了14名医务人员。这种一人传染多人的情况并不让人觉得陌生,2002至2003年曾在中国蔓延的SARS疫情,亦有多起类似案例。

这类可将病毒传染给10人以上的病人,被称为超级传播者。超级传播者没办法前期预测,需要根据传染人数来确定。

另外,北大医学部传染病系主任徐小元对《财经》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传播力比较有限,没有从第二代传到第三代。不过,病毒会变。

病毒复制的过程中会出现突变,物理、化学诱变剂可提高这种突变概率。突变后,病毒的毒力等特性会发生变化。

病毒,是一种由核酸和蛋白质外壳组成的简单微生物,包括DNA及RNA病毒。冠状病毒为RNA病毒。
冠状病毒的变异性很高,原因是,它的RNA和RNA之间重组率非常高。也就是说,决定其病毒特性的遗传物质在不断变化。 

 

 

中国传出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20日凌晨确认武汉市内出现3起死亡病例。与此同时,北京、深圳、上海20日也证实多起“感染通报”。虽然官方一再强调该病毒“人传人危险性有限”,但外界质疑,武汉为何在过去48小时内暴增超过136起?

据中国官方最新消息指,自2019年12月30日起爆发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至2020年1月20日晚间6时止,中国累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224例,其中确诊病例217例。已知至少3人死亡。

目前“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开始四处扩散。仅18日、19日两天,武汉就增加136起确诊病例,北京确诊5例;紧邻香港的广东省确认14例病例。

而在东南沿海的浙江省,卫健委20日发通报称,自上周五(17日)起,该省温州、舟山、台州及杭州共出现5起疑似“新型冠状病毒”个案,病者都是由武汉到浙江后出现发烧及呼吸道症状,目前均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实验室检验结果正在复核中。

央视20日报导,上海出现2例疑似病例。之后上海市健康委员会证实其中1例确诊,确诊病患为56岁女性,户籍为武汉,1月12日自武汉抵达上海。因出现发烧、乏力等症状,15日前往上海一家医院的发热门诊就诊后,被收治入院隔离治疗至今。

此外,四川出现2例疑似个案;云南出现1例疑似个案;广西出现1例疑似个案;山东出现1例疑似个案。

自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爆发后,中国官方坚称,目前肺炎疫情“不排除‘有限的’人传人可能性,但持续风险不高。”但这些确诊个案的发病症状多落在约1月3日前后,而送医、检验、隔离却都有一周至2周的“空窗期”。

外界普遍质疑,中国实际感染人数远比大陆官方公布的数字还多,中国究竟有多少“确诊病例”?出现发烧症状的具体时间带究竟是什么时候?特别是现已进入新年返乡潮高峰期,人潮大规模流动,病毒是否早已四处流窜?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武汉爆发不明肺炎引发国际关注,中国网管开始封杀相关消息。有网友爆料称,医疗系统的估计感染人数应该在4000人以上,现在南方许多医疗院所都全副武装来看诊,强烈呼吁民众“若无必要,请勿前往中国”。

英国伦敦帝国学院的医学系防疫专家佛格森教授(Prof Neil Ferguson)也对英国国际广播公司(BBC)表示,武汉不明肺炎在短短20天内就传到日本、泰国,“如此扩散疫情,或许比官方目前所能掌握的数字,更加令人担忧。”

 

 

北京官方1月20日更新了“武汉肺炎”最新疫情,全国范围内确认患者骤增至218人。同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表示,“武汉肺炎”肯定人传人,由于护理等原因,有14名医护人员感染这种新型冠状病毒。

据大陆《财新网》报导,1月20日在接受官媒央视《新闻一加一》采访时,钟南山表示,根据目前“武汉肺炎”有关信息资料显示,“现在可以说,肯定有人传人现象”。钟南山说,例如:广东省有2名患者没有去过湖北省武汉市,由于他们家人到过武汉,结果也感染了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因此,可以确认“武汉肺炎”具备了人传人的能力。

当谈及“武汉肺炎”病毒与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状病毒,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related coronavirus)的区别时,钟南山认为,SARS也属于一种冠状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related coronavirus,MERS,又称:中东呼吸症候群冠状病毒)也是冠状病毒的一种类型。尽管“武汉肺炎”病毒与SARS、MERS具有很多同源性,但它的表现与后两者不一样,因此它是一种与SARS、MERS平行、完全不同性质的疾病。

钟南山称,在观察了“武汉肺炎”患者发病症状、白血球和胸片等情况之后,可以确认“武汉肺炎”病毒与SARS、MERS存在共性。由于现在还是刚刚开始阶段,与SARS相比,“武汉肺炎”传染性相对没有那么强,毒力还没有那么大。还需要观察疫情后续发展情况。“因为传染的过程也是(病毒)逐渐地适应在人体内的过程,毒力会增加。所以从疾病的严重性和传播力来说,两者还是有差别的。”

钟南山称,“武汉肺炎”目前有3个特征:第一,95%以上患者都与武汉有关系,或是去过武汉,或是来自武汉。第二,目前已经证实了有人传染的情况,是在两个地区,一个在广东,一个在武汉。第三,证实了因为护理等各方面因素导致14名医务人员感染“武汉肺炎”。出现人传人和医务人员感染的情况,是非常重要的标志。

钟南山说,根据流行病学分析来看,“武汉肺炎”病毒很大可能是来自如竹鼠、獾等野生动物。

他又提醒,目前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性升级,医护人员也有传染,民众没有特殊情况不要去武汉,如曾到过武汉或接触过来往武汉的人后出现发热等情况,一定要去当地医院发热门诊就诊。

大陆《新京报》报导,1月20日下午,在回答有关“武汉肺炎”疫情有关防控情况时,钟南山认为防治疫情的关键是防止出现超级传播者。武汉减少(外出旅行人数)输出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

中国大陆官方最新的通报称,在中国大陆境内已经确诊的“武汉肺炎”病例至少有218例,其中武汉198例,广东14例,北京5例,上海也在1月20日晚确认首例“武汉肺炎”患者。此外,四川、云南、广西、山东等省出现了疑似病例。

综合大陆媒报导,1月12日,来自湖北武汉的一名56岁女子抵达上海之后,出现发热、乏力等症状,3天后才在当地医院隔离进行治疗。经过上海市疾控部门检测及中国疾控中心的复核之后,确认这名女子得了“武汉肺炎”。

 

 

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1月17日发布的新闻通报称,从即日起,他们会与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 合作,在美国三大国际机场中,从中国飞来美国的旅客进行武汉肺炎(2019-nCoV)的检测筛查。

据中国新闻报道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存在人传人现象,目前中国已有14名医务人员受到感染。为了严防此类病毒肺炎流传到美国,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已经派遣出额外的约100名工作人员前往纽约的肯尼迪国际机场(JFK)、洛杉矶国际机场(LAX)和旧金山国际机场(SFO),他们会在这三大国际机场协助检测游客健康工作。

从中国武汉起飞,或者中途转机的大多数旅客都会在这三大城市的国际机场降落进入美国海关,每个月约有5000名乘客在此入关美国。其中纽约的(JFK)和旧金山的(SFO)这两个国际机场拥有直飞武汉的航线,全美就此两家国际机场有直飞武汉的航班,所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会在这两处机场严格把关。

洛杉矶的(LAX)机场没有直飞武汉的航班,因此该机场会对来自武汉区域的乘客进行筛查。疾病控制中心的工作人员将询问旅客,曾经到过武汉的什么地方,并会检查旅客是否有发烧、咳嗽、呼吸困难等症状,并会对游客进行体温检测。如有发现旅客中有疑似病例,会立即将其转移到指定地点进行进一步的检测和治疗。

CDC全球移民与检疫处负责人马汀(Martin Cetron)说:“检测过程一般要花费数小时甚至一天的时间,旅客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离开或转机。如果有乘客被怀疑有疑似症状,会立即被转移和进行更多的检测和治疗。”

1月17日,美国疾病预防中心(CDC)在召开的新闻媒体会上表示,根据目前的情况,(2019-nCoV)对美国普通大众被感染的风险较低。“当然是越早发现,就可以更好的控制和预防” 负责人马汀称。

近期从中国飞来美国的华人朋友们请注意了,如果你是在这三大机场入境美国,而且需要转机的话,请提前安排好行程,为检查预留充足的时间。乘客们在检测后没有发现疑似症状,会收到美国海关分发的一张信息卡,上面有在入境美国后,如果感觉本人有疑似症状出现,应该联系什么部门以及电话和电邮地址,以及相关的所有信息。

如果发现乘客有发热症状,该名乘客将会被送到医院检查就诊,如果确认该乘客来自武汉,同行的所有人也要送医观察。截至1月20日北京时间8点,中国境内已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有218例,其中武汉有198例、北京有5例、广东有14例、上海有1例。中国大陆外确诊到有日本1例、韩国1例、泰国2例,被确诊到患者都曾去过武汉。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症状有发热、乏力、干咳、呼吸困难等。如果有此类病症出现的朋友,特别是近期到过武汉或接触过来自武汉的亲友的朋友们,请务必到医院检查就诊,以确定自己是否感染了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2019-nCoV)。

 

 

武汉肺炎疫情持续扩散,引起全球戒备。世界卫生组织20日发表声明表示,将于1月22日在日内瓦举行紧急会议,评估是否将此次疫情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武汉宣布实施进出武汉人员管控,遏制疫情扩散。

根据世卫组织《国际卫生条例》,“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该名称仅用于“不同寻常的事件”,暗示出现以下一种情况:严重、突然、不寻常、意外;对公共卫生的影响很可能超出受影响国国界;并且可能需要立即采取国际行动。

《法新社》报导指,世卫组织的决定非常罕见,以往出现的疫情仅标识为最严重的流行疾病,包括2002年在中国境内爆发的SARS疫情。

1月21日,武汉市卫健委消息,为遏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肺炎疫情扩散,武汉市对进出武汉人员加强管控。消息称,武汉市旅游团队不组团外出,公安交管部门对进出武汉的私家车辆进行抽检,检查后备箱是否携带活禽、野生动物等。

另据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发文呼吁,现在能不到武汉去就不去,武汉人能不出来就不出来。

根据中共官方的统计数据,截至20日晚6时,中国境内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224例,其中确诊病例217例,疑似病例7例,死亡4例。

1月20日晚,针对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关防控情况,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在中共央视采访中提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存在人传人现象。

武汉市卫健委1月21日凌晨通过健康武汉官微通报,武汉共有15名医务人员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另有1名为疑似病例。

武汉有1100万居民,是中国主要的交通枢纽。每年的中国新年假期,中国人口流动巨大,外界担忧疫情恐因此大面积爆发。

日前,中共当局已承认武汉肺炎疫情已扩散到中国境内多个城市,北京、上海、深圳都确诊感染患者,四川、云南、上海、广西、山东都发现疑似病例。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1月20日发出公告,根据中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中国已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列为与SARS同一等级预防控制。

曾引发全球恐慌的SARS(非典型性肺炎)最早于2002年11月出现在广东,由于官方隐瞒未报,该病经大陆人通过旅游、商贸、移民人群迅速扩散到香港、越南、新加坡、台湾、加拿大等32个国家地区,造成779人死亡。

 

 

1月21日17时39分,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更新了当地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又称:武汉肺炎)疫情。从1月20日0时至1月20日24时,武汉市新增病例60例,死亡2例,没有出院病例。

在新增的60名“武汉肺炎”患者中,男性33人,女性27人。其中年龄最小的患者是15岁,年纪最大的为88岁。这些患者发病日期都是在1月18日之前,初始症状大多数呈现发热、咳嗽或胸闷、呼吸困难等。60名新增患者中,重症的有17人,危重症3例。

在新增死亡病例中,死者为1男1女。其中66岁的男性患者李某某是在1月16日出现“间断咳嗽、头痛、乏力伴有发热6天”症状后就医治疗,1月17日出现呼吸困难。最终在1月20日10时35分出现多器官功能衰竭,抢救无效死亡。李某某生前有慢阻肺、高血压病、2型糖尿病、慢性肾功能不全等基础疾病。

48岁的女性患者殷某某是在2019年12月10日发病,12月27日出现呼吸困难的情况,12月31日转到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进行救治,在入院时出现严重呼吸窘迫症状。2020年1月20日14时31分,殷某某出现多器官功能衰竭,抢救无效死亡。她生前有糖尿病、脑梗死、胆结石等基础疾病。

截至1月20日24时,武汉市累计确诊“武汉肺炎”病例258例,治愈出院25例,死亡6例。目前仍在医院进行治疗的有227例,其中重症51例、危重症12例,均在武汉市定点医疗机构接受隔离治疗。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988人,已解除医学观察739人,尚在接受医学观察249人。

 

 

武汉肺炎疫情持续延烧,官方21日公布确诊病例新增77例,共累计258例。但没想到的是,10天前才挂保证称“整体疫情处于可控制状态”的中国医学专家21日惊传感染“武汉肺炎”。与此同时,中国外交部的回应亦令外界哗然。

专家挂保证 惊传自己确诊

中国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曾在1月31日前往武汉了解疫情,身为武汉肺炎专家组成员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王广发也随团前往当地,他当时挂保证称整体疫情可控,但没想到,不足半月,他向香港《有线新闻》证实,自己确诊感染“武汉肺炎”,目前正接受治疗。

此外,《香港01》指出,香港医管局总感染控制主任赖伟文医生,上周与食卫局副局长徐德义到访武汉考察期间,有接触过王广发。他21日戴着口罩现身记者会,据他描述,在武汉与王广发开会时没有坐在他身旁,也没有发现任何人有咳嗽的情况。

相关消息引发网友热议。网友留言说,“武汉肺炎,来势汹汹。”“没有多少万人感染,中共中央会发动举国之力来认真处理吗?”“中国大陆一早实施新闻封锁禁止发布疫情消息,以免引起恐慌对极权政府构成威胁!相信大陆公布的个案数目绝对不真实。”

也有网友批评:“王广发10号说可防可控,结果自己中招了?”“武汉冠状病毒肺炎来势凶猛,人传人看来已是事实!”

重庆再增一列 累计5人确诊

中国国家卫健委21日晚间再证实,重庆市巫山县一名44岁女性,确诊患上“武汉肺炎”,这是当地累计的第5个确诊病例,其中巫山县2例、万州区2例、长寿区1例。所有病人均有在武汉居住或工作的历史,目前5名病人在定点医疗机构接受诊治。 72名密切接触者也正在接手医学观察。

由于武汉肺炎来势汹汹,中国的海南航空、重庆航空宣布,即日起往来武汉航班上的空服员,可以全程佩戴口罩。

上海再增4例确诊病例

据《澎湃新闻》报导,上海21日再新增4起“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当地累计已达6起。另有3起疑似病例正在确认中。

报导指出,新增4起确诊病例,患者是3男1女,有3人有武汉居住史或旅行史,1人则从密切接触者中发现。

武汉市长:外面的人不要来!

对此,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目前武汉要想办法防止疫情不断蔓延,“我们建议外面的人不要到武汉,武汉的市民没有特殊情况也不要出武汉。人员的流动量减少,病毒传播的可能性就会小一些,防控救治的压力也小一些”。

截至1月21日凌晨零时,武汉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258例,死亡6例。目前仍在院治疗227例,其中51例严重、12例危殆。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988人,已解除医学观察739人,尚在接受医学观察249人。

河南现首确诊病例

国家卫健委21日确认河南省郑州市出现首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该患者为男性,今年66岁,周口太康人,在武汉市工作,去年12月29日出现发烧、胸闷、气短等症状,本月7日返回周口市就诊,10日转诊至郑州,20日转运至定点医院隔离治疗,至21日确诊。目前患者正在隔离治疗。

天津首证两确诊病例

天津市卫健委21日晚间也证实,当地确诊两例“武汉肺炎”病例。其中一名60岁女性近日曾赴武汉旅游,回天津后出现发烧、干咳等症状;另一名58岁男性,近日曾到武汉出差,返津后因发烧、咳嗽等症状,于1月14日在本市一发热门诊就诊后即被收治入院隔离治疗。经疾控部门检测确认为本市第2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北京5起确诊有孕妇

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的5起确诊病例中,有一名患者是孕妇。

香港《明报》21日报导,这名孕妇在20日确诊感染“武汉肺炎”后,医院建议她堕胎,准备进入隔离医院服药治疗。

据了解,该孕妇已有5月身孕,原本是计划过年回武汉娘家过年,结果不慎感染了“武汉肺炎”。

女台商证实染病

此外,台湾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21日晚6时许公布,一名居住南部50多岁女性,在武汉从事教育工作,20日由武汉搭机入境,因有发烧、咳嗽、呼吸急促等症状,由机场检疫人员安排后送就医,X光检查显示她有肺炎,于21日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目前在医院负压隔离病房治疗中。

据患者描述,她未曾前往过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也未食用野味。

中国官方最新消息显示,除了武汉、广东、北京、重庆、上海、天津、浙江、河南出现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外,湖北、四川、云南、广西、山东、吉林、安徽、江西、海南、贵州、宁夏等地也都出现疑似病例。

世卫忧疫情“持续人传人”

中央社报导,世界卫生组织(WHO)21日就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提出警告,目前有证据表明存在“持续人传人”情况。

世卫总部发言人贾撒列维克(Tarik Jasarevic)则表示:“今后几天中国其它地区预期会出现更多病例,其它国家可能也是。”

而香港大学医学院世卫传染病流行病学及控制合作中心在21日举办的记者会上推算,目前武汉最大可能已有1343例确诊个案,新春期间可能输出1、2起至国外。

被问疫情应对措施 耿爽含糊回应

对于“武汉肺炎”疫情持续延烧,外界感到担忧。因此, 有记者在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提问,中国采取了哪些措施,是否、如何与他国合作。

发言人耿爽却只回应,“建议记者查阅官方发布的讯息”,同时强调疫情发生以来,中方本着严肃认真专业态度积极处置,“及时”通报世卫组织、有关国家与地区组织等。

记者又问,据报日本、泰国、韩国都出现病例,目前正值中国新年返乡潮高峰期,中国将采哪些措施?能否提供该病毒人传人方面的资讯。

耿爽则回应,具体情况建议向有关地方政府了解,并再次强调疫情发生后已“及时”对疫情发展对外公布。至于人传人的问题,耿爽说这较专业,建议询问主管部门。

网友们看后不禁感慨表示,“中共上上下下都在隐瞒疫情,倒霉的是人民!中国人!”“等过完年就扩散全中国了!猪瘟死上亿头猪, 这人瘟可能是世纪大灾难!”

 

 

武汉肺炎继续蔓延,一位在深圳国际学校任职的印度籍女子,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目前在深圳医院,其丈夫表示她已经陷入昏迷。这名印度籍教师被认为是首位在华感染此类病毒的外国人。

据印度《德干纪事报》(Deccan Chronicle)报导,这位女子名叫普雷蒂・马赫什瓦里(Preeti Maheshwari),今年45岁,在深圳国际学校任职。她于1月17日患病,入住深圳一家医院。她的丈夫阿斯曼・霍瓦尔(Ashuman Khowal)在深圳告诉记者,医生证实她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目前正陷入昏迷,霍瓦尔每天前往医院探望。

不过,据广东省卫健委20日晚间公布点消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目前已确诊14例,但在官方名单中并没有外籍人士。

中国武汉于去年12月最后一天爆发不明肺炎,今年1月8日确定为新型冠状病毒。1月13日,世界卫生组织将此病毒定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

此外,《New York Post》1月20日报导,一名英国人在泰旅行期间,疑似感染冠状病毒,生命垂危而住进普吉岛医院。医生认为他的症状与中国武汉冠状病毒肺炎是一致的。

目前,泰国已经确认2例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

1月16日,日本厚生劳动省1确认发现首宗武汉肺炎病例,患者为近日从武汉返回日本的中国籍男子。

同在16日,新加坡卫生部接获通报,一名69岁新加坡男子到武汉旅游后感染肺炎,已被隔离治疗,以确定是否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新加坡通报首起疑似病例是在1月4日,一名曾前往武汉旅行的3岁中国女童,疑感染不明肺炎,已隔离治疗。

截至1月19日中午前的24小时内,香港公立医院总共接收11名疑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个案。至今未有确诊个案。

韩国20日出现首宗武汉肺炎确诊病例,患者是一名从武汉来韩的中国女子。

据香港媒体1月21日引述菲律宾媒体报道,菲律宾再增加一宗新型冠状病毒疑似病例。菲律宾卫生部表示,一名5岁儿童由中国武汉抵达菲律宾后,出现发烧和咳嗽,现正在为该名儿童检查。目前菲律宾共发现4宗疑似病例。较早前阿克兰省出现3宗疑似病例,都是飞往长滩岛的中国游客。

日前,香港大学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目前武汉肺炎发展轨迹与当年SARS疫情相像,应该引发高度关注。

柏林病毒研究专家德罗斯滕(Christian Drosten)也认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与2003年的SARS病毒“是同一种病毒,只是形态不一”,差异在于病毒附着人体细胞的蛋白质不同。

目前,美国对武汉肺炎防疫程度已提升。疾控中心1月17日宣布,即日起在纽约、洛杉矶及三藩巿的3个主要机场采取防疫措施,检查从武汉抵美的旅客是否有发烧等症状。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由武汉扩散至中国各地,广东省首次确诊14起“武汉肺炎”病例后,广州市有医院马上提高戒备状态,当地市民则疯狂抢购口罩等防疫和保健产品。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对于广东省深圳市出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作为广东省一线城市的广州市大为紧张,在2003年专门收治沙士病者的广州第八人民医院20日发出紧急通告,即时取消全院职工休假,处于随时候命状态。

对此,该院医护人员没有回应全体员工取消休假的情况,但承认医院现已作出相应的防疫戒备。

医护人员说∶“有可能在探视上面会要求比较严一些,如果他们(医院)说可以探视(病人),要求你们戴口罩,你就按照要求做就行了。”

众所周知,“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个案,最早于湖北省武汉市发现,继而扩至其它地方。据中国官方最新消息指,截至1月21日早上8时,中国各地已录得219起个案;其中武汉4人死亡,15名医务人员感染,另外有1名医护人员为疑似病例;广东四城市14人确诊;上海2人确诊;北京5人确诊;四川、山东、云南、广西分别发现疑似病例。

而泰国、日本及韩国均录得确诊个案,输入个案全部是武汉人。(参见:武汉肺炎不妙!广州医院停休全副武装 人传人恐超3000例)

据广州市越秀区一家药房透露,自20日“武汉肺炎”扩散至广东后,店内口罩几乎被抢购一空。

“今天(20日)都卖了300、400个口罩,......不保证明天有没有(口罩)了,买得很疯狂啊!”这家药房员工说,除了口罩卖到断货外,增强抵抗力的维他命C等保健产品,亦有许多人抢购,市面上大家都很紧张。

广州居民则表示,广州市政府仍未作出预防流感及新型肺炎等宣传,街上亦未出现市民大规模戴口罩的情况。但是,学校方面比较紧张,一发现有学童有感冒征状,就立即询问家长详细情况,作出处理,避免病情大规模扩散。

而北京大学医学部基础医学院免疫学系教授王月丹称,武汉当地在短时间内新增过百起病例,令人感到意外,这显示病人的传染范围可能超出之前的预测。他认为,现在这些确诊病例都是前期感染积累下的疑似病例。

对于“武汉肺炎”疫情下一步的发展,王月丹表示关键要看未来两天的情况,也要关注三方面的问题。第一是要继续追查病毒的来源和传播方式,第二是要确认患者的范围到底有多大,第三是要密切留意病毒是否在人群中出现变异。

王月丹留意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确实出现人传人。

对于新年返乡潮高峰期是否令该病毒大规模传播及变异,王月丹表示风险存在,他提醒说,病毒至今已造成至少3人死亡,且有重症感染者,呼吁长期病患及中老年人要保持警惕。

 

 

武汉“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肺炎疫情持续延烧,包括北京、深圳、上海、浙江、四川、云南、广西、山东陆续传出感染病例。其中,广东“第八人民医院”发布紧急通知,全体职工取消休假,原地待命;与此同时,网传医护人员已换上全套隔离衣,引发外界担忧。

广州不妙?医院停休 医护人员全副武装

广东省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20日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全院职工取消外出休假,并在广州原地待命,内容还提到此决定是根据“新型冠状病毒”最新发展情况而定,之前已请假的干部与职工,医院已将假期撤销。

《新京报》报导指出,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护理部一名工作人员处已证实,这份通知属实,且暂不知何时可以放假。

此外,“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微信也发出“给广州市民的一封信”,内容强调已“开辟独立病区,做好收治疑似患者的准备”。

值得注意的是,微博开始流出中国医院内的医护人员为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已换上全套隔离衣的影片,周围病患看后胆颤心惊。

不明肺炎致死率高 病毒专家:恐已逾3000例

据中国官方最新消息指,截止2020年1月20日晚间,中国累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224例,其中确诊病例至少218例,已知3人死亡。

而世界卫生组织(WHO)估计全球累计确诊病例已破225例,中国至少218例,不只武汉,广东、北京、上海、浙江也都出现病例,周边国家则在泰国、日本传出疫情后,韩国20日也出现首例确诊病例。

央视报导,中国被誉为SARS专家的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20日证实,“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确实出现人传人,并以广东2起未去过武汉的病例为例,指出这两人应是受患病家人传染。他还承认,目前中国已有14名医护人员感染了武汉新型冠状病毒。

此外,台大兽医学院名誉教授、病毒专家赖秀穗20日晚间在三立电视《郑知道了》政论节目讨论武汉肺炎时指出,以中国大陆过去隐匿疫情的前科来看,他推估“新型冠状病毒”病例恐怕超过3000例。

赖秀穗直言,中国与世界卫生组织不清楚这个冠状病毒是一个“RNA的病毒,它非常容易变异,在人传人几代后会变异变成非常强的病毒,致死率会高、传播力也会强。”因此这次在中国爆发的“武汉肺炎”非常危险,引人担忧。

 

 

目前,武汉肺炎确诊病例持续增加疫情影响扩散至亚洲多国,引起全球戒备。中国卫生部门20日更新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病例,感染人数增至139人。但网上披露的病例,远远超过这个数字。武汉殡仪馆以及多家医院则爆出更为恐怖的信息。

1月20日,《新京报》报导称,北京市大兴区卫健委证实,该区医疗机构接诊了2名有湖北武汉旅行史的发热患者,已确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中共国家卫健委19日也首次证实,广东省确诊了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经检测试剂盒检测,呈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

目前包括香港、澳门、新加坡、台湾、韩国、泰国、日本和越南等中国周边国家或地区,却接连宣布出现疑似感染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例,其中有多例已经确诊。患者大多到过疫情源头——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其中仅香港一地,截止到17日已发现81宗疑似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个案。

世界卫生组织(WHO)19日表示,部分近期确诊的新病例与武汉市华南海鲜城没有关连。此前该组织公布,已将武汉肺炎正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

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呼吸系统学讲座教授许树昌表示,由于在泰国与日本已出现三起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病例,这显示此病毒已开始朝武汉以外的地区扩散。

舆论质疑中共当局隐瞒大陆疫情。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说,泰国和日本只有数百人近期去过武汉,已有两人确诊,而与湖北接壤的6个省份总人口高达4亿,却没任何疫情传出,这明显是当局在故意隐瞒。

日前传出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有2个疑似病例被隔离治疗;上海市也传出1个疑似病例正在接受治疗;广州的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以及陆军总医院均传出有医护人员感染。中山六医在微博公开否认,但随后又删除微博,引起揣测。

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表明,感染上述新型冠状病毒的实际人数可能比武汉官方目前公布的感染人数“明显更多”。该研究中心估算,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基本相关症状发作的数量应该在1700例左右,远高于武汉当局通报的人数。中共官方则对此消息保持缄默。

不仅是感染病例数量,外界也纷纷质疑,武汉掩盖最新肺炎疫情死亡数字。一名疑似来自呼吸科发热诊室的医护人员在聊天中透露,在一天中该呼吸科就有几个人死亡,但不让查是否是新的冠状病毒,所以“没有”新增病例。

另一名疑似武汉医生给他人的手机短信显示:“新型肺炎医生真不是不想报,是不敢报,可是主任下通知了,让我们不要乱说,情况真的比通报的严重很多,我们医院就有好几个医护人员都中招了,多的不敢说了。”

有网友发贴说,自己母亲死于“武汉肺炎”,在武汉汉口殡仪馆下葬,当天在同一家殡仪馆,跟她们同样的家庭,等待火化领骨灰的就有三家。但这三家的死者,生前都不在专门隔离治疗患者的金银潭医院治疗,也不在武汉当局公布的病例名单中。

另有一名网友16日发帖称,自己朋友的父亲在武汉协和医院工作,这两天又新确诊了40例(新疫情),已经死了3个。但当局瞒着不让通报,好多医生被“请喝茶”。

武汉网友“树先生sss”当天也爆料,自己父亲患病毒性肺炎,到同济医院发现全是发热病人,人多到躺在走廊的地上。医生说没有床位,叫其父回家隔离。几经周折才送至金银潭医院,但自己和母亲近日也患上同样的症状。

还有网友透露,黑龙江也出现疫情。其二姨刚因肺炎去世,在ICU躺了21天,打抗生素打到肾衰竭,样本送检北京,无结果,最后还是走了。该网友还称,医院里有很多相似症状的病人抢救,然后进ICU。

另一位武汉网友也披露,他表姐的爸妈全部被感染了武汉肺炎,医院不收,求院长进了ICU,肾衰竭,但不予确诊,已病危。路透社要来采访,警察就马上上门。该网友说,两人只是去超市买年货,并没有去海鲜市场。

武汉网友邓也在微博上发文称,朋友的亲戚逛了一天商场,感染上“冠状病毒肺炎”,被送至金银潭医院。其老公和儿子去送饭也感染了。现在一家三口都靠呼吸机支撑。

 

从1月10日至今,中国大陆新年运输高峰期已经超过1个星期。全球都在关注这个新型的SARS,也就是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肺炎(又称:武汉肺炎)。1月19日凌晨,武汉官方公布了1月17日最新疫情,无一例外,新增的17名患者被官方宣称是在1月13日前发病。

1月19日0时43分,武汉卫生健康委员会官网更新了“武汉肺炎”最新疫情。与1月16日相比,1月17日新增17名患者,其中3人属于重症患者,部分患者没有去过到过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没有新增死亡病例。

在新增加的17名“武汉肺炎”患者之中,男性患者12人,5名是女性患者。按照年龄来看,患者年龄最小是30岁,最年长的患者是79岁;60岁以下患者9人,8人是年龄60岁以上的患者。他们初始症状是出现发热、咳嗽,或者发热伴有咳嗽。3名患者是重症,其中2名患者由于病情危重,暂时不能转送到其它医院,其余15名患者都已转送至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进行集中治疗。

然而,武汉卫生健康委员会官网宣称,这17名新增患者都在2020年1月13日之前发病的。这一最新信息引起了天钧政经团队的注意。

根据公开的医学资料介绍,“武汉肺炎”是患者感染了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而发病的,而冠状病毒通常是成年人出现普通感冒症状的主要病原之一。冠状病毒感染的潜伏期一般为2至5天,平均为3天。按照台湾卫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副署长庄人祥在接受新闻媒体采访时的说法,冠状病毒潜伏期最多可长达14天。武汉官方称,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在1月1日正式全面休市,也完成了对市场周围环境的卫生消毒工作。

那么,1月17日新增加的17名“武汉肺炎”患者发病日期,对武汉卫生健康委员会、武汉市政府及中南海来说,就具有十分重大意义。也颇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根据中共的个性,它可以决定1月14日前有多少患者发病,以及何时公布1月14日前发病患者的信息,这都是中共当局应对重大疫情的常用策略之一。

天钧政经团队之所以了解中共的特点,除了团队有从中国大陆旅居海外的华人之外,还与阅读《九评共产党》的书有关,这本书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从共产党是什么到其本质、本性等,共产党所有一切在这本书中一览无遗。

回到“武汉肺炎”病毒的话题,从1月10日至2月18日的40天,这是武汉市在中国黄历新年期间的交通运输高峰期,客流量很大。武汉官方预计武汉地区铁路、公路、航空预计发送旅客1500万人次。

在此期间,“武汉肺炎”是否会出现大规模蔓延的状况,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事情。也涉及到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是否具备人传人的能力。在《天钧政经:武汉不明肺炎成为“春运”最重大维稳问题》一文中,我们团队早已推断出“武汉肺炎”具备了人传人的可能性:1月5日,香港官方宣布有15人可能感染了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新加坡政府也在1月5日宣布境内出现首例“武汉肺炎”患者。香港与新加坡这些患者有人去过武汉,但所有患者都没有去过华南海鲜市场。而且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周围3公里范围处于戒严状态。请问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如何解释这种状况?

如果按照冠状病毒潜伏期最长为14天,从1月1日至14日期间出现新病例可能是1月1日休市前感染的病毒。1月14日之后出现的新病例,则可能代表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具有人传人的能力。武汉官方也宣称,将与“武汉肺炎”患者密切接触者医学观察期定为14天。

而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在1月15日承认,发现一对夫妇先后发病,属于“家庭聚集性”的病例。这说明“武汉肺炎”病毒不能排除具备人传人的可能性。

世界卫生组织也发出警告,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会发生更大规模的传染。然而,北京当局至今无法确认新型病毒的来源。

随着泰国、日本等周边国家都发现了来自武汉的“武汉肺炎”患者,导致美国、泰国、韩国、日本、台湾、香港等都加强了对来自武汉游客的健康情况监测。

因此,“武汉肺炎”病毒已经被舆论戏称为“爱国病毒”。病毒只飞越国境传播到周边国家,却没有走出武汉市及湖北省。

1月17日,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发布一份报告称,“武汉肺炎”病毒感染人数可能要“远远多于”武汉官方的数字。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根据以武汉机场国际航班交通数据为基础,采用目前中国以外地区通报的病例数字,来推断武汉市可能染病的人数。他们推算,截止到1月12日,具有“武汉肺炎”相关症状患者人数应该大约有1723人。

据英国路透社报道,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没有回答有关伦敦帝国学院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报告的问题,而是将此报告问题转给了国家卫生委员会和湖北省政府。但这两家机构并没有立即予以回答。

今天是1月19日,依然没有中共官方回答这份报告问题的消息。

在中国黄历新年假期前后,将有数亿人次外出旅行,“武汉肺炎”这个“爱国病毒”是否真的会在官方限定的范围、限定的时间发展下去?

并且,“春运”开始后,只有武汉市在发布肺炎患者的情况,湖北省内其它城市并无信息发布,更没见其它省市的卫生部门的信息,这让人不由得质疑:病毒扩散到什么程度?其它省市的情况是什么?患者是否会成倍出现.......

 

 

综合港媒报导,港大医学院21日举行记者会,由院长、世卫传染病流行病学,以及控制合作中心创立总监梁卓伟一起发布武汉肺炎在新年期间,中国国内及国际间传播程度的即时预报。

梁卓伟声称,目前依据日本、韩国与泰国出现的武汉肺炎确诊个案,再加上相关的模型估算,武汉最大可能是已经有1343宗确认个案,此次估算结果与日前英国伦敦帝国学院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估计的1700宗个案是相差不多。

梁卓伟声称,“武汉是唯一有疫症传播能力的爆发地区”,过年期间可能会输出到海外的武汉肺炎个案是1到2宗,北京、上海、重庆、广州及深圳地区各有2宗。梁卓伟则表示,香港会保持0宗确诊个案。

梁卓伟提及,自己已经多次向香港政府提供疫情的相关意见,他相信港府会做出充分考虑才会推出政策,因此“目前应对方式做得相当足够”,他希望港民能够理解。梁卓伟强调,防疫归防疫,政治归政治,防疫纯粹是以科学为基础,若是有其他考量,一定会出事的。

最后梁卓伟亦保证,香港大学将会定期发布研究报告,以帮助民众掌握疫情发展。

 

 

随着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持续扩散,外界再次将焦点对准华南海鲜市场的商贩暗售野味。

近日微博流传一张的“野味价目表”显示,地址位于武汉市汉口火车站华南海鲜市场东区的“大众畜牧野味”商户,曾售卖各种类别的野生动物,包括活孔雀、活蝎子、活果子狸、活狐狸、活梅花鹿、活鳄鱼、活狼仔、活鸿雁、活竹鼠等,大部分明码标价,四周配有动物图片。

其中最贵的是小活鹿,售价6000元人民币;最便宜的是蜈蚣,5元一条。

此外,活鸵鸟4000元一只,活孔雀和活狐狸为500元一只。价目表中还有小部分野味未有写明价钱。

价目表中还写着“活杀现宰、速冻冰鲜、送货上门、代办长途托运”,并留有商户的联络电话、微信支付和支付宝QR Code,以及银行帐号号码。

相关消息引发网友热议。网友说,“不是不让卖野味吗,就这么明目张胆摆卖?”“这是开动物园还是开市场呢?”“海鲜市场怎么会有这么多野味,当地食药监局去哪了。”

据了解,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是华中地区规模最大的水产批发市场,市场共分东区和西区,由新华路隔开,西区主要经营海鲜、水产,东区则以禽肉、基围虾和干鲜调料为主。

《红星新闻》曾报导,市场内有宰杀出售各种野生动物,动物内脏及尸体被弃置散落市场角落,而早在2019年6月,就有市民投诉该市场环境脏乱。

 

 

武汉肺炎疫情加剧,资本市场避险情绪升温。1月21日,中国股市沪指大跌1.4%,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也下跌至低点。

沪指1月21日低开低走,震荡下行大跌1.4%,流感概念大涨,领涨两市,掀起涨停潮,鲁抗医药等17股涨停,带动中药、医疗器械、生物疫苗、医药电商等相关板块大涨,电子发票概念大跌,领跌两市,景点旅游继续大跌,跌幅居前,汽车整车概念跌幅居前,众泰汽车领跌,数字货币、软件、5G等科技股集体下跌,表现疲软。

沪指收低1.4%,触及年内最低点,回吐中美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后投资者乐观情绪所带动的涨幅。

沪深300指数收跌1.71%,香港恒生指数下跌超过2%,两大指数都在1月8日以来最低水准附近徘徊。

沪指下挫至两周低点,人民币也从高位回落。1月21日,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收盘大跌逾450点并创近两周新低,中间价则升至逾六个半月新高。交易员表示,市场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担忧加剧,避险情绪升温,同时购汇需求涌现叠加自营止盈,拖累人民币大幅走弱,短期料仍有一定调整空间。

并且中国黄历新年假期临近,人民币受客盘需求影响较大,前期人民币汇率大幅走高亦推动客盘积极购汇。如果购汇持续增多或疫情继续发酵,人民币料进一步走弱。

据《路透社》报道,一中资行交易员认为,考虑到接下来的购汇需求,人民币汇价调整到6.9-6.93元都有可能;而如果冠状病毒疫情持续发酵,风险事件会引发美元空头平仓,或进一步打压人民币汇价。

“因为疫情的事情市场避险情绪上来了,客盘购汇也比较多,”一中资行交易员称,“昨天人民币到6.84购汇盘就出来了,这个底可能比较实,一些自营盘也跟着转向了。”

武汉发生的新冠状病毒肺炎(俗称 武汉肺炎)疫情迄今已导致四人死亡,引发担忧情绪加剧,此前北京当局证实该病有人传人现象。

中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已蔓延至包括北京、上海和广东在内的更多中国省市,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已证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有人传人现象,并且有医务人员出现感染。

香港丰盛金融资产管理董事黄国英认为,终极担忧是疫情会在新年假期随着人口大范围流动扩散,抛压源自旅游相关类股票,现在已扩大。

1月20日,《新华社》报导,习近平和李克强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疫情做出重要指示。

独立智库天钧政经发文《“武汉肺炎”瞒不住 惊动习近平和李克强》认为,这说明“武汉肺炎”疫情终于隐瞒不住了,已经惊动了中南海。“武汉肺炎”患者人数短时间内骤增,而且官方承认了病毒已经具备了“人传人”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北京当局终于证实了这种新型的“爱国病毒”已经扩散。

在1月20日,北京大兴区卫生健康委员会在凌晨2时48分左右发布通报,确认2名“武汉肺炎”患者。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也在凌晨2时52分左右发布通报称,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在1月19日确认深圳出现首例“武汉肺炎”患者。

天钧政经团队认为,中国大陆官方有关“武汉肺炎”通报的信息量很大,所释放出的信号显示这种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已经被“允许”走出武汉市和湖北省。

 

 

中国当局昨天表示,中国武汉的新型呼吸道症候群(武汉肺炎)感染患者两天内增加了20多人。但中国政府没有确认除武汉以外中国国内其他城市的感染情况。因此,中国国内有言论称:“能否相信‘越过国境的病毒在中国境内传播’的说法?”据朝鲜日报说,有人担心中国当局可能是想控制和隐瞒信息。

据朝鲜日报今天报道说,中国像非典时期一样管制武汉肺炎的消息。中国武汉市政府19日通过网站透露:“17日又确认了17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前一天,武汉市政府也宣布“新增了4名感染病例”。至此,此前的近一周内,武汉肺炎患者人数仅为41人,而这两天就新增了21人,达到了62人。据武汉市有关部门统计,62人中,迄今已有2人死亡,19人经治疗后出院。据介绍,包括8名重症患者在内的41人,正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接受治疗。

根据武汉市政府表示,最近被确认感染的这些人是在13日前后被感染的。感染者比较集中的武汉华南批发市场已于7月1日关闭,初期感染者也全部在接受隔离治疗,病毒应该是通过其他途径扩散的。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19日表示:“虽然目前认为能够防止和控制传染病的扩散,但尚未找到病毒的传染源,传播途径尚未完全掌握,因此必须密切监视病毒的变异。”

据该报道说,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当地时间18日在网上公布的一份报告中说,根据武汉人口等数据推测,武汉肺炎感染者可能超过1700人。

尤其是由于本周迎来高潮的中国春运,让对武汉肺炎的扩散恐惧感不断加重。香港媒体19日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话报道说,中国上海市和深圳市至少有3名武汉肺炎疑似患者正在接受隔离治疗。但对于患者住院的医院或香港媒体的询问,市政府表示“没有可公开的信息”。

该报道称,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非典”流行时,中国在疫情发生之初就控制了信息,被批评放任非典在全国蔓延。此次武汉肺炎同样在海外出现扩散病例,很多人对中国内地其他城市尚未公布感染病例表示怀疑。

 

 

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武汉肺炎疫情不断加剧,恐将带来与SARS相似风险。有深厚政府背景的中金公司发布报告,分析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1月21日,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简称中金公司)发布报告表示,武汉肺炎疫情的出现会加大国内经济和政策的不确定性。现在相较2003年交通运输能力大幅提升,可能会增加流行疾病扩散的速度。交通运输、住宿餐饮、旅游等行业受到较大冲击。

报告回顾2003年SARS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2003年第二季度受影响最大,GDP增速比前后两个季度平均增速低1.5个百分点;香港地区由于经济体量小,受冲击更大。2003年第二季度香港GDP同比下降0.6%,比前后两个季度平均增速低4.5个百分点。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金公司是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的投资银行,于1995年发起设立。最大股东是有“金融国资委”之称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现任的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前财政部长楼继伟、前央行行长周小川、前总理朱镕基之子朱云来都曾担任过中金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中金公司其深厚的政府背景令各界关注其动向。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