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大中华区 / 湖北省除解除封闭管制 北京上海同日升高入境管制

湖北省除解除封闭管制 北京上海同日升高入境管制

作者:唐浩 — 已发布 2020-03-25 17:40,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3-25 22:41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湖北当局就宣布,从3月25日,湖北省除了武汉以外的地区恢复对外交通,解除封闭管制;而武汉将在4月8日,也就是两个星期后也正式解封。
湖北省除解除封闭管制 北京上海同日升高入境管制

3月19日,微信聊天截图,武汉青山区一位女志愿者的记录,目前她已经收到青山区有关机构要求她删除信息的通知。(网络图片)

3月19日,微信聊天截图,武汉青山区一位女志愿者的记录,目前她已经收到青山区有关机构要求她删除信息的通知。(网络图片)

 

巧的是,就在官方得意地宣传上周连续五天“零新增确诊”,结果24日官方宣布,武汉又出现了一名新增确诊案例,感染者是武汉市人民医院的医生。

事实上,这几天武汉民众对于官方的说法,多数也是不相信,因为他们仍会经常看到有民众倒下,救护车还在街上穿梭,同时也有多个社区再次封闭。

几天前,武汉的一名社区党委书记,就坦白地告诉小区居民,千万别相信官方说的“清零”。

武汉某社区党委书记:

“我跟你们说,现在形势不是蛮好,莫听到什么好像清了零,我跟您们讲,不在清零一线的人,你们永远不晓得是什么情况。”

有市民说,“共产党欺骗几十年了,只有傻瓜才相信。”

还有知情人向海外媒体披露,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说了,“再有一例就追责,谁还敢确诊啊。”换句话说,武汉的所谓“清零”不是病毒被消灭了,是数字被官员消灭了。

此外,北京市政府在2月27日也宣布过,湖北人员一律不得返回北京,目前这项禁令还没有解除,官方目前只说要“做好滞留湖北人员返京工作并进行医学观察”,但具体怎么做,能不能回北京,官方没有明说。

其实,如果北京真的相信湖北与武汉疫情“清零”了,为什么还要限制湖北人员返回北京?还是说,北京当局相当清楚,各地政府在疫情上是相互欺骗、上下交相贼,所以表面上北京配合官方的“清零”、“复工”主旋律,说要做好返京工作,但实际上却是以“进行医学观察”为理由,来技术性地推迟或阻挡湖北人员回到北京,避免北京疫情继续扩大?这一点,我们可以继续观察北京市当局的后续回应。

总之,就目前种种证据来研判,湖北与武汉的疫情依然存在,中共为了“复工拼经济”、为了营造“中共抗疫有方”的国际宣传秀,大力推动“政治清零”,恐怕只会造成疫情再次蔓延扩散,很可能会再引发新一轮的疫情高峰,请中国的朋友一定要慎防。

台湾与香港的朋友也一样要留意,因为湖北与武汉解封后,将有大批人员前往香港与台湾。4月8日,也就是武汉解封那天,从武汉到香港的高铁车票已经售罄,可能会对香港的防疫体系带来新挑战;而台湾的亲共政客也已经在配合中共进行政治操作,可能想要“引疫入关”,制造台湾社会内部的混乱与消耗,从而有利于中共的战略布局,请台湾朋友与政府当局务必要谨慎应对。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持续延烧,湖北省在25日宣布解除封锁,但北京与上海却在同日升高入境管制,令各界费解。专家表示,对于中国的疫情情况,台湾至少要再一个月的观察期,“中共零确诊的说法,可能非常有问题。”

对于湖北在25日解封城,台湾防疫措施该如何超前部署。前卫生署疾管局局长苏益仁表示,对于中共对各城市解除封城的动作,台湾要用最高标准处理,至少要有一个月的观察期,等于要等两个潜伏期,才可以真的了解疫情是否真的趋缓。

另外,湖北在25日解封城,但北京与上海却在同日相继升高入境管制。苏益仁表示,“北京都对湖北这样做,我们的(解除入境管制)动作,至少要比北京还要慢,怎么可以比北京还快?”

“现在最重要的是,不知道湖北与武汉解除封城后,当地疫情会不会再次升高。”台湾儿童感染症医学会理事长李秉颖表示,中共虽称各省确诊数目是零,但从北京与上海的作法,可知道零确诊的说法有问题,真实情况不见得是如此。另外,还可能因为北京与上海聚集较多的政要,基于政治考量实施严格的管制。

李秉颖表示,武汉解除封城后,可以从台商返台的状况,观察当地的较真实的疫情状况。如果武汉真的没有疫情,台商就不会急着回来,因此就没有包机的问题。

李秉颖表示,但如果仍有台湾人要求包机回来,这样的反应就值得关注,这代表武汉疫情没有完全消除,对此台湾必须提高警觉。另外,武汉解除封城后,台商就可以到仍有两岸航线的航点搭机返台,如:成都或上海,不再需要武汉包机。

李秉颖表示,但台湾至今已累积许多防疫经验,在面对中共时,也有一定程度的警戒。这次疫情延烧至今,台湾逐渐把筛检条件加严,从开始只有发烧症状,到增列有呼吸道症状者,后来到特定地区旅游也要检疫,“我们对该防范的对象,与感染症状都有一定的了解,对明显的疫区,都会采取适当的检疫。”

 

 

就在武汉当局为加紧复工宣布新增病例归零不久,网上相继传出有多起新增确诊病例出现。武汉市民表示,如果疫情反弹,市民的日子会更难过。

“又反弹了,已经又逐步开始(出现确诊)了。我们硚口区同济医院昨天确诊的,不敢报确诊的有100多例。”武汉硚口区居民高先生21日晚上对大纪元说。

武汉当局于18日宣布当日新增确诊为零后,第二天(19日)开始,多地陆续就传出有新增确诊病例。除官方之后辟谣的玫瑰西园(新增2例确诊)和韩家墩丽水康城小区(新增1例确诊)外,网上微信圈还传出更多的信息。

青山区一位女志愿者微信聊天记录截图的内容也讲到,青山整体确诊病例不让上报,上报追责,目前这位志愿者已经收到青山区有关机构的威胁通知,要求删除信息。

另外,网上也传出铁路医院有一例确诊,同济医院也新增100多例确诊病例,据说都不让上报,否则会丢官去职。

若疫情反弹 日子会更难过

高先生说,他们周围小区今天(21日)又发生一例,“人跑了,62岁老太婆,就我们旁边小区,她跑了,人没找到,把门卫保安吓得说话都语无伦次,(因为)他们小区还是比较严的,不能随便出来。”

高先生怀疑“方舱”解散后,有许多人虽然先隔离,但回到家后,没有任何情况显示他们都好了,有可能传染给别人,“没有看到他们发朋友圈,(是否)安全呀,健康呀,什么都没有。居家隔离,谁知道谁有病、谁没病,谁都不知道。”

他也质疑官方的死亡数字,“我刚才看的数据,意大利死亡率是7.9%,中国的死亡率是1%点多,到底意大利是真的还是假的,中国还是真的假的,说不清楚。”

高先生认为官方有意瞒报疫情是为了所谓零增长的目标,“它现在不是确保零增长嘛,没有增长率嘛,为这个目标而奋斗嘛”,所以,现在有发现,也不能说,“那能说吗?病毒听政府的,政府要它零增长就零增长,病毒不听资本主义的,听社会主义的。”

高先生对官方有意瞒报疫情将导致的后果表示担心,“我这个小区稍微松了一点,(但现在)别人也是非常紧张了,没有办法,每天都生活在恐惧当中,说不定碰到一个确诊的,或是一个疑似的,一旦传染上去也就完了。”

他也表示,老百姓现在也知道政府不关心老百姓,自己学会保护自己,“我们(官方)现在用药都是非常保密,用药不公开,而且好的药它不给你用,比如说,美国的瑞德西韦有效,它支援了意大利,不支援中国老百姓,大陆的老百姓非常惨。”

“所以,这一次剧烈的害怕过去后,多少人明白这一点道理,现在老百姓基本达成共识,不能聚会,不能聚餐,不能到公共场合随便溜跶,不要随便坐公交和地铁,不管怎么消毒,病毒谁都不知道,病毒上身才知道就晚了。”

高先生对疫情反弹表示非常担心,“肯定担心呀,日子更难过,政府不给钱,老百姓手上也没有钱了,出门还要享受高物价。”

生活无保障 “我们没有政府”

高先生表示,美国、日本、加拿大、英国,包括香港,疫情爆发后,他们的政府都及时发放钱给老百姓保障生活,“老百姓一个月没有收入就生活非常艰难了,美国、日本、加拿大、英国等,全世界老百姓都这样,不(只)是中国老百姓这样。”

“但是中共政府没给老百姓(补助)钱,我们怎么生活,我们也没有多余的存款,还要交水电煤气(费),很多人还有贷款(房贷、车贷)要交,还要到外面去买高价的菜、高价的米、高价的油回来生活,哪有钱,没钱。”

“特别是武汉的老百姓,说是全国举国之力地,捐赠物资到老百姓手上,没有;捐赠的水果到老百姓手上,没有;捐赠的蔬菜到老百姓手上,没有;捐赠的油米到老百姓手上,没有,都没有。明天就(封城)60天了,就免费发了一条鱼,要我们自己吃59天。”

高先生说,老百姓每个月的收入仅仅是能维持基本的生活保证,“(但)这两个月来没一分钱收入,怎么保障,怎么活命,政府没给钱,那不就等死吗?我们没有政府。”

武汉老百姓要活下去

高先生表示,大多数的武汉市民并不富裕,封城两个月了,都面临生存的问题,“像我们家,我还有一个孩子,我们两个人都没有收入怎么办,必需要挣钱,等到天上掉馅饼不可能,在大陆掉馅饼没有可能。得自己想办法去挣钱,自己养活自己,不能饿死、(当然)病毒死那是听天由命,但是绝对不能饿死。找人家借钱,人家也着急也是没钱,99%的家庭都一样。”

高先生说,武汉已经开始在四环以外建一个能容纳4千人的方舱医院,但老百姓对这事关心不过来了,“10%到20%的人要得病那是没有办法,但80%到90%的人要活命该怎么办,所以,政府不仅对被感染者及确诊者应尽义务,也更应有责任和义务保障保护没有感染、且健康的人的生活和生命,但是,他们什么都没做。”

“副总理视察小区,‘假的,都是假的’,确实说明问题。让我们居家隔离,我们响应政府的号召,积极在家里自行隔离,但这么长时间了,生活物资后勤保障根本没有,我们怎么能安心在家里居家隔离。”

“我们现在这两个月靠自己在维持、靠个人的力量在维持,(感觉)维持不下去了。我们要生存,个人的生存,家庭的生存,老百姓要活命,就是要活命。早点解封城,我们能出去找点出路,挣钱养家糊口、活命,总比在家饿死要强。”

病毒死、饿死都是人祸造成的

对于解封后,有可能再发生大面积感染,或出现大面积死亡,高先生表示,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确实存在死亡的威胁,“不是病死就是饿死,困在家里就是饿死,出门,可能病毒死,两个选择;还有第三种,解封城市以后,我们可以自己打工挣钱,养活自己,不至于饿死。至于病毒死,那是听天由命,没办法,你解决不了病毒,但是为了活命,冒风险也得冒。”

但“无论是病毒死和饿死都是人祸造成的,没有天灾。”高先生说,“谁造成的,应该是他们有权有势的人造成的,我们老百姓都是无辜的、都是受害者,我们受害者还得配合政府,就像被人强奸了还要你说强奸的好的感觉。”

 

 

香港《南华早报》25日报导,国际顶尖学术期刊《自然》(Nature)发表的报告指出,在武汉一地感染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的感染者中,恐有近60%尚未被发现,其中包括无症状和症状轻微的病例。这些隐性感染者可能会引发第二波疫情爆发。

为评估隐性感染的程度,中美研究人员开发了一个模型,该模型使用武汉卫健委收到2.6万例实验室确诊病例的临床数据。

中央社报导,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的《人感染2019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2019冠状病毒病的全球监测》规定,“无论有无临床体征和症状,经检测呈阳性都算是武汉肺炎(又称中共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确诊患者” 。但中国大陆的确诊标准与此不同。

专家指出,部分无症状病患体内的病毒数量可能和有症状的患者不相上下,也有可能传染给他人。

而稍早,《南华早报》也曾披露中共当局的机密资料,指到2月底中国境内经检测呈阳性的无症状感染者超过4万人,但这些人却未列入确诊,这些“沉默带原者”或占所有检测阳性的病患中的三分之一,恐让各地抗疫政策更加棘手。

尽管如此,中共官方近日却对外持续宣称,武汉肺炎新增病例数已受控制,因此决定,湖北省除武汉市外,自3月25日起“解除离鄂通道管控”,进出人员凭健康码绿码就可畅通无阻。

就在解封前夕,网络传出一封据称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肾内科主任吴小燕发给家人的短信,内容是警告她的家人在解封后要更加小心谨慎,囤好食物与日用品,拒绝任何人来访,还称“一旦解禁,外面会游荡着成千上万的‘毒源’,比现在危险”。

香港媒体评论员刘锐绍分析指出,中共政府正在漂白武汉疫情,强调没有本土个案,大多是境外移入,就算中国爆发第二波疫情,也不会公开数据。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