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大中华区 / 江苏淫乱女辅警照曝光

江苏淫乱女辅警照曝光

作者:看中国记者苗薇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21-03-15 00:55, 上次修改时间: 2021-03-18 20:32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江苏省一名“90后”女辅警从19岁起,相继与9名中共官员发生不当关系,并敲诈得手400多万元人民币。有网友肉搜这名女辅警照片并在网络传播,结果没想到照片中“苦主”出面喊冤。
江苏淫乱女辅警照曝光

网传美女辅警许艳的自拍照。(图片来源:网络)

网传美女辅警许艳的自拍照。(图片来源:网络)

 

近日江苏省灌南县90后女辅警敲诈勒索9名官员被判刑13年引爆网络后,舆情沸腾,事件还惊动了中宣部和新华社高层,甚至要求当地法院给公众交代。有分析认为,党媒释出信号,此案未来可能有高层介入,不排除出现更惊人逆转。

党媒放话 不能删贴

女辅警敲诈案持续发酵后,3月18日,中共《新华视点》官方微博发布文章称,要求法院公开解答质疑,“给公众一个满意的交待”。并指“女辅警敲诈公职人员被判刑,相关部门决不能删帖了之”。

据陆媒报导,江苏省灌南县法院,去年底以敲诈勒索罪,判处前女辅警许艳入狱13年并处罚金500万元人民币。

判决书显示,1994年出生的许艳,自19岁起相继与9名官员发生关系,然后以怀孕、分手补偿等借口,利用他们害怕丑闻曝光心理进行勒索,敲诈得款超过372万元。这些“受害”的公职人员分别是灌云县公安局副局长、两名派出所所长、保健院长、小学校长等9人。

3月11日,大陆律师张新年在微博转发了“女辅警敲诈案”判决书,并公开质疑许艳能否因受到身体或心理方面损害而要求索赔。判决书发布两3分钟后,张新年律师就接到了江苏连云港网警的电话,要求他尽快删帖,被他拒绝。

许艳的父亲17日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是这些官方微博发布新华微评文章称,公职人员“欺负”、“玩弄”其女,“犯错误的是他们,不能把屎盆子全部扣我女儿一个人头上。”许父称女儿已经上诉,希望法庭二审时能公平处理。

许父说,“他们给我女儿的钱,是自愿给的青春损失费,怎么能说是敲诈呢?如果说我女儿敲诈,为什么他们当时不报警?他们有人就是警察。我女儿没有从他们口袋里掏钱、抢钱。作为公职人员,他们欺负我女儿、玩弄我女儿,犯错误的是他们。”

对于法庭判定许艳从原海州分局副局长刘相兵敲诈得款100多万元,许父称女儿被“耍”,刘相兵曾表示要离婚和女儿结婚但没能兑现,女儿因此曾企图自杀。案中50万元是刘2019年落马前几天才给女儿的,这些钱随即被没收。

陆媒报导许父的文章在引发过亿微博网友关注后,现已被删除。

检察官:女辅警无罪

湖南检察官肖佑良日前在网络刊文,他旗帜鲜明地指出:许艳无罪,一审判决丢人现眼,有严重政治错误。

文章说,在网上看到许艳敲诈勒索案在疯传,微信群内炸开了锅。笔者看了判决书及大家的议论,深感耻辱,判决书丢人现眼呀。如果许艳敲诈勒索案罪名成立,这就意味着睡了许艳姑娘的公职人员,都是刑法意义上的被害人,在法律上就应当追缴许艳敲诈勒索所获得的赃款,并退还被害人。

文章表示,灌南县公安、检察法院经过刑事诉讼,以判决书的形式向社会公众宣告,法律保护公职人员(其中四人为公安局内部的领导)对人家姑娘的白睡行为。公职人员睡了人家姑娘,想给多少钱,可以随意,姑娘如果胆敢多要,就是敲诈勒索犯罪,就要判处十多年刑罚,还要附加判决人家姑娘根本不可能支付的高额罚金500万元。歧视女性达到这样程度,实属罕见,令人发指。

目前该文已经被删除。

女辅警案或现惊人逆转

大陆许多知名人士与律师也对案情提出疑点,他们与多数网民一样,不相信一个当时只有19岁的年轻女孩,有能力在短短5年内,敲诈勒索9名官员,甚至还是有权势的当地公安局副局长。

徐昕律师也表示,愿意为许艳做无罪辩护。他说,如果是两相情愿,作为包养、补偿、精神抚慰,给钱多少,那是双方的自愿的事,可以党纪政纪处分,何必滥用法律?

对此,有观察人士认为,女辅警敲诈案或在舆论压力下最终反转,一批淫官要处理,还牵涉包庇这些淫官的上司,女辅警或成了反腐功臣。

《自由时报》引述评论人士3月18日刊文分析,按判决书所载,许艳首次勒索公安官员时只有19岁,这么年轻的女孩哪来那么多心眼与胆识,敲诈她工作单位权大势大的长官数百万人民币?

评论人士说,就算许燕敲诈诈,怎么天天跟犯罪份子打交道且见多识广的公安官员,却偏偏栽在这位女子手上?其中首位被敲诈的派出所所长,在事隔2年后升官至县公安局副局长,又再次与许艳来往,二次被敲诈,总共交付了108万元,显然也极不合情理。

《自由时报》评论认为,未来此案可能导致高层介入,不排除出现令人惊奇的案情大逆转。但是在真相大白前,2019年已入狱的许艳会不会突然意外地“喝水死”、“做梦死”,也非常令人担忧。

 

 

近日关于“江苏90后女辅警与多名公职人员发生不当关系”的消息引爆舆论。最新消息指,女辅警许艳家属深夜发声称,法院拒绝家属聘请的律师进行辩护。

3月17日晚间,遭官方重判13年的许艳家属通过网络发声,“我是‘敲诈多名公职人员女辅警’案件被告人许某的舅舅。这几天,我外甥女的案件引发了大家的高度关注,因为许某父母文化水平不高,委讬我在网上向大家表达一下作为家属的心情和诉求。”

许艳舅舅称,目前许艳已经上诉。从网传判决书来看,还存在很多疑点,因此许艳方面委讬了两位律师,为其二审进行辩护。但是整个过程并不顺利。许艳舅舅续说,3月15日许家聘请的两名律师前往看守所会见许艳时被告知,连云港中院已指派了两位法律援助律师,拒绝被告人家属委讬律师的会见请求,并称这是许艳本人意愿。 “但是没有提供任何文字材料来证明他们的说法,(他们)也拒绝我们核实”。

许艳舅舅进一步表示,“在此我们家属想跟大家分析一下一个简单的逻辑:一审我们家属花钱委讬了律师,并且一审审判结果我外甥女表示了不服,提出了上诉,怎么到了二审,就不让我们家属委讬律师了,反而心甘情愿接受法院指派的援助律师呢?这样的逻辑大概三岁小孩也能想通吧。”许艳舅舅说,作为许艳家属,他们希望能让他们家属委派的律师介入,为许艳进行真正有效的辩护,让该案得到公平、公正的审理。

另外,该案是否真的属于“敲诈勒索罪”,许艳家属至今表示不合理,因为案件许多细节都未披露,例如许艳如何勒索公职人员以及判刑的标准统统也没提及。家属亦从未收到判决书,只是近日从网上才得知判决全文。

许艳舅舅也提到,“我外甥女一审被认定的犯罪事实当中,时间最早的是2014年,那时候她还不到20岁,而那些公职人员,都是40、50岁的(人),在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在年龄、阅历、社会地位等各个方面,都不平等,他们是否对我外甥女存在胁迫、威胁等手段,至今不得而知。”

因此,许艳家属重申,“正如她(许艳)爸爸前两天说的,犯错误的是这些公职人员,不能把屎盆子扣她一个人头上。许某没有从这些人口袋里掏钱、抢钱,就这样判了13年,还要罚500万元,这个结果我们是不能接受的。希望二审法院能够还原事实真相,给许某、给我们家属一个公正的判决。”

对此,北京市律师协会刑事诉讼委员会副主任彭逸轩表示,若如家属所说,连云港中院的行为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法律援助是补充性的法律手段,不是强制性的,也不是普遍性的。这种辩护制度优先考虑被告人及家属的意愿,是国家对没有能力聘请律师的弱势群体的帮助,不能如此随意使用。

针对此事,负责许艳案件的法官尚未进行回应。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公开的判决书显示,江苏原女辅警许某(1994年生),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于2019年7月26日被逮捕。 2020年12月,灌南县法院做出判决,判处许某“敲诈勒索罪”、有期徒刑13年,同时加罚她500万元人民币,并追缴其违法所得的300多万元。

许某一案引发舆论高度关注后,官方将该案一审刑事判决书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撤回。

灌云县及灌南县官方3月12日先后做出回应,灌云县涉案的7名公职人员已于2019年底分别受到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等党政纪处分;许某在法定上诉期内提出上诉,目前该案正在二审审理阶段,一审判决书未生效,根据相关规定,该文书在发生法律效力前不应在互联网公布,故予以撤回。

但随后,许艳父亲接受“红星新闻”媒体采访时喊冤说,她女儿并非敲诈,是那些公职人员“欺负”、“玩弄”其女。奇怪的是,红星新闻在刊出报导后,又将此文下架,原因不明。

据悉,许艳案件中涉案9名男子中3人为灌云县公安局派出所所长,1人为灌云县公安局副局长,另有4人分别为灌云县妇幼保健院工会主席、灌云县某小学校长、灌云县某乡镇卫生院副院长、灌云县某乡镇卫生院药库工作人员,仅有1人非公职人员。

 

 

近日一则关于“90后女辅警与9名中共官员发生不当关系”的消息引爆舆论。由于官方重判许艳13年,让许艳父亲火大出面喊冤,案件瞬间成为微博热门话题。微妙的是,目前官方已将相关报导移除,原因不明。

“他们给我女儿的钱,是自愿给的,怎么能说是敲诈呢?如果说我女儿敲诈,为什么他们当时不报警?他们有人就是警察。我女儿没有从他们口袋里掏钱、抢钱。作为公职人员,他们欺负我女儿、玩弄我女儿,犯错误的是他们。”在官方对外宣布许艳因与多名公职人员发生不正当关系、先后敲诈372.6万元人民币后,许艳父亲作出上述回应,并提出质疑。

3月17日,红星新闻发表一篇题为<独家对话‘敲诈多名公职人员’女辅警父亲:副局长落马前曾给我女儿50万>的报导,文中许艳父亲承认,曾任海州分局副局长的刘姓男子确实给过许艳50万元,那是因当时刘男发现许艳已身怀有孕,“他之前承诺会和他老婆离婚、和我女儿结婚”,“但他说话不算数,耍我女儿...。”

在相关报导曝光后,微博上以“敲诈公职人员的女辅警父亲发声”的标签成为火爆话题。截止18日凌晨1时许,已吸引超过1.4亿人关注。

有网友认为,官方对灌云县涉案公职人员仅党内处分,而对许艳却重刑重罚,两者差距明显不公。 “第一,那几位公职人员,不能称为‘受害者’。第二,判13年,罚500万,量刑有点过重!第三,这几位公职人员都是垃圾!...”

也有网友留言,“许艳父亲说的没毛病,当初又不是有人拿刀架着那些男人的脖子逼他们上床的”、“我个人认为,这种情况,对于涉案的公职人员,特别是其中的领导干部的处理,要重一些,道理很简单,因为你的职责是为人民服务的,你是为人民谋利益的,为什么恰恰走向了反面?第二,公职人员本身受到的教育比较多,按理说素质就应该比较高,不能等同于普遍老百姓。所以涉及到本案的公职人员应该从重从严处罚!”

还有人写道,“不知道为那几个官员洗地的人,是真的觉得他们没错,还是为了维护某些形象。如果是前者,我只能说你们也是一丘之貉了,如果是后者我觉得你们可以重新投胎念一下初中,公职人员的形像不代表国家的形象,没必要为了维护国家形像在那儿硬洗,你这是给国家丢脸​。”

截至发稿前,大量贴文都认为官方在许艳案件上不公平,也因此红星新闻官网报导疑似遭到“和谐”。

公开资料显示,许艳于1994年出生,2014年毕业于山东一家卫校,先后在连云港市灌云县、新浦区等地的医院上班。 2018年她在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上班,担任辅警。

根据灌南县检察院的指控,2014年3月至2019年4月期间,许某与多名公职人员发生不正当关系,包括时任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长刘某兵、灌云县公安局副局长寇某、南岗派出所所长孙某、侍卫庄派出所所长朱某等人,先后索取他们372.6万元人民币。最终,灌南县法院判处许艳“敲诈勒索罪”、有期徒刑13年,同时加罚她500万元人民币,并追缴其违法所得的300多万元。

法院的这一判处在民间引发争议。对此,江苏灌云县委宣传部曾称,官方已对涉案公职人员分别进行了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等党政纪处分,其中,时任灌云县公安局副局长寇姓男子已表示不再担任原职务。而被卷入此案的连云港市的原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长刘相兵,也于2019年4月因“贪腐”落马。

但值得注意的是,灌云县官方并未具体透露上述涉案人员是否接受法律制裁。

 

 

3 月12 日,一则“江苏女辅警与多人发生关系敲诈获刑”的消息在网络热传,经查得知,此消息来源为江苏省灌南县法院的一份判决书,灌南县法院于2020 年12 月作出该判决。

判决书显示,江苏省连云港市一名“90后”女辅警许艳从19岁开始,接连与中共高官或政府官员发生不当关系,事后又以怀孕向官员们索取“经济补偿”,已知涉案男性包括当地2名公安局副局长与2名派出所所长、一名医院副院长、一名政府机关工会主席、一名小学校长,以及2名无职级人士。许艳共索取372.6万元人民币。

据《北京青年报》报导,许艳曾在庭审中多次称自己有“立功”表现。不过,许艳母亲和与其发生关系的人均未出庭作证。最终,灌南县法院判决被告人许艳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

随着相关消息不断发酵,江苏灌云和灌南县法院又于3月12日出面回应称,官方已对上述7名公职人员进行处分。其中,时任灌云县公安局副局长寇姓男子也表示不再担任原职务。而被卷入此案的连云港市的原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长刘相兵,也于2019年4月因“贪腐”落马。

但翻查资料发现,当时法院判决称刘相兵收受贿赂的金额约有70多万元,仅判处2年半有期徒刑。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女辅警许艳案件或涉及更多中共官员,灌南县法院判决书向外界释出的名单并不完整。亦有中国法律人士在微博分享判决后,接到公安局电话警告,要求其下架相关贴文,警方强调这是“领导安排的”。

目前,由于中共官方疑似急压此事传播,反而引起民间一片好奇心。不少网友开始人肉搜索这名女警照片,结果发现她的生活照外型清秀亮丽,甚至有人直呼“难怪高官陷入金钱陷阱”。

也有不少网友讽刺表示,许女“以一己之力揪出七个违纪的领导”,是“舍身反腐的‘英雄’”,但那些公职人员明明违纪却被说成是“受害者”,真是“不敢打虎,整女人却不手软”。

不过,截至发稿前,网络热传的“许艳”照片似乎出现错误,当事人也出面喊冤。

据悉,这名被冒用照片的女子是来自河南洛阳的“90后”汪女士,她透过视频说,“12号晚上7点开始,手机上很多朋友告诉我,有人盗用了我的照片,主要是在这个今日头条,关于最近特别火的一个江苏女辅警,敲诈勒索别人400万的这个事情,......对我真的是已经造成很大的影响,我整个人现在基本上已经快崩溃了!”

目前汪女已经向派出所报案,准备在查明情况后向盗用照片的人追究法律责任。

随后,再有中国网友找出《搜狐》2019年发布的警情通报,当中有一名叫做“许艳”的照片,猜想这张照片才是起案的女辅警,但经比对发现,她出生在1987年,并不符合“90后”这个条件,因此此次案件中“许艳”真实长相仍不得而知。

 

 

江苏连云港市灌南县法院一份判决书日前在网上流传,但现已撤下的判决书显示,90后辅警许艳与多名公职人员发生性关系敲诈勒索获刑13年,灌云县官场的桃色新闻和受质疑裁判,引爆了舆论,也撕开了中共官场淫乱不堪的一角。

日前,江苏灌南县法院的一份判决文书爆红网络。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辅警许艳,与包括灌云县公安局副局长在内的多名公职人员发生关系后,多次勒索他人财物达人民币 372.6万元,一审获刑13年并被处罚金500万元。

90后女辅警桃色丑闻引爆后,3月12日,江苏省灌南县法院官方微博@灌南法院发布关于许艳敲诈勒索一案的情况说明。称许艳因不服一审判决已提起上诉,目前该案正在二审审理期间。

对“女辅警敲诈案”一事,3月12日,江苏省灌云县融媒体中心“今日灌云”公众号通报,该县涉案的7名公职人员已于2019年底分别受到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等党政纪处分。

女辅警许艳到底构不构成敲诈勒索罪,量刑13年是否过重,9名公职人员是怎么处理的,引发公众热议。

网友评论说:“一个小小的所长竟然有这么多钱”、“群而攻之又很打又重罚还真是有些奇葩!不是携私报复吧?”“那些局长副局长之类的官员,竟然都没有开除,真的是官官相护,蛇鼠一窝,无耻! ​”“这些强势人物成了受害者,实在是令人诧异。”“‘受害者’,这个身份定性,危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据陆媒报导,被许艳敲诈对象中有公安局派出所所长3人,公安局副局长,中心小学校长,妇幼保健院工会主席,镇医院副院长各一人,还有两名公职人员,共计9人。

判决书上最后一位所谓“受害者”的被敲诈过程是:2016年3月至2016年5月,被告人许艳与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路南派出所所长刘某乙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后以其母亲知道自己怀孕欲到刘某乙单位闹事为由,向刘某乙索要人民币20万元后,双方不再联系;2019年4月,许艳再次与时任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长刘某乙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后以购房交首付、怀孕流产补偿、分手补偿为由,向刘某乙索要人民币共计108万元。

陆媒报导说,2019年刘某乙涉嫌受贿被人举报,导致落马被查。进去后他很快交代了受贿事实,在说明受贿款去向时抛出了许艳,所以许艳在2019年6月19日被刑拘。因为有微信聊天记录和转账记录等,顺藤摸瓜找到了前8个所谓“受害人”。

2020年1月17日,灌南县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刘某乙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从其的简历发现,从普通的警察,到公安局副局长,刘某乙用了20年。令人讽刺的是他还曾获得“公安局执法标兵”“十佳派出所长”等荣誉。

 

 

中国江苏省一名年轻女性辅警先后与9名中共官员发生不正当男女不正当关系,并以此敲诈官员钱财,最终被判刑和罚款。然而,此案判决书引起社会舆论关注,江苏警方担心曝光官员涉贪丑闻而疯狂施压要求删帖,最终引发出更多丑闻。

综合大陆媒体《大江网》和大江新闻客户端3月12日报导,江苏淮安市灌南县法院一份判决书近日在网络被曝光,年轻女辅警许某在与多名官员、公职人员发生关系后,进行多次敲诈勒索,获得财物372.6万元。最终,许某一审被判处13年监禁,罚款500万元。

这份“(2020)苏0724刑初166号刑事判决书”显示,许某是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一名女辅警,1994年出生,江苏灌云县人。2019年6月19日,许某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灌南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26日,许某被正式逮捕。2020年1月22日,江苏省灌南县检察院以犯有敲诈勒索罪对许某提起公诉。灌南县法院于2020年4月立案受理,同年12月17日审理此案做出判决。

2014年3月至2019年4月期间,女辅警许某与9名官员、公职人员发生过不正当的两性关系,之后以自己购房、怀孕、分手补偿等理由,先后向公职人员索要财物多达372.6万元。其中1人是灌云县公安局副局长,3人是灌云县公安局辖下派出所所长,1名卫生院副院长、1名灌云县四队镇中心小学校长、1名灌云县妇幼保健院工会主席、1名灌云县陡沟卫生院药库工作人员,还有1人是非公职人员。

《潇湘晨报》3月12日报导,许某案判决书所提及的连云港公安局海州分局路南派出所所长刘某某,后升任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长。但2019年6月连云港市纪委监委公开通报称,刘某某接受审查调查。同年8月,刘某某涉嫌受贿罪被批准逮捕,随后他被起诉。

自由亚洲电台3月12日报导,90后女辅警许某在5年内先后成为多名官员的情妇,敲诈勒索罪案件判决书近日在网络上被曝光,引发各界关注案件中的官员涉贪问题。大陆警方要求分享判决书的人士删帖,再次曝光中共官方新的丑闻。

大陆网友认为,涉许某案的官员有贪腐嫌疑,却未被官方追究责任。因社会舆论谈及中共官场与司法问题,连云港警方不得不出面“灭火”,直接打电话给相关人士要求删帖,却被当事人录下对话内容并公开,让官方感到非常难堪。

报导引述评论分析称:“只是把一个敲诈勒索的当事人,这个女辅警,判得那么重,但是她敲诈勒索的副局长、派出所的所长、医院的院长、学校的校长的,那些都是公职人员,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去堵一个女辅警的嘴,他们哪来的这么多钱?你处理了吗?他们这个问题是无法自圆其说的。所以说现在着急在满世界删帖呗。”

在接到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后,灌南县检察院回应说:“我知道你说的这个事情,我们不可能向你透露的。我们这个内部处理还没有开始,都没出来,都是机密,你还要问,你是要干嘛?”

报导称,许某案中的原连云港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长刘某某,据法院判决书称他受贿金额超过70万元,最终仅判2年6个月监禁。

目前,中共当地官方至今没有公布许某如何成为辅警的相关信息。

 

 

近日一则关于“90后女辅警与9名中共官员发生不当关系”的消息引爆舆论。对此,官方表示已对女辅警做出重判,多名涉案官员也已受到党纪处分。但有法律专家指出,中共之下的大陆政府,用党纪处分涉案官员,明显“官员犯法与庶民不同罪”。

女辅警自首认罪 法院重判13年

根据近日网络传出的一份江苏省灌南县法院判决书显示,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一名“90后”女辅警许艳,从19岁开始,接连与中共高官或政府官员发生不当关系,事后又以怀孕向官员们索取“经济补偿”,先后共索取372.6万元人民币,涉案男性包括当地2名公安局副局长与2名派出所所长、一名医院副院长、一名政府机关工会主席、一名小学校长,以及2名无职级人士。

资料显示,许艳出生于1994年,江苏灌云县人,原本是江苏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的一名辅警。女方一审辩护律师李松平,稍早曾当庭发表了许艳具有自首,认罪认罚态度。但经法院审查认定,对于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的辩解和辩护意见不予采纳,最终灌南县法院判处许艳“敲诈勒索罪”、有期徒刑13年,同时加罚她500万元人民币,并追缴其违法所得的300多万元。

法院的这一判处在民间引发不小争议。就此,江苏灌云县委宣传部于3月12日紧急作出回应,称官方已对上述7名公职人员分别进行了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等党政纪处分,其中,时任灌云县公安局副局长寇姓男子已表示不再担任原职务。而被卷入此案的连云港市的原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长刘相兵,也于2019年4月因“贪腐”落马。

但值得注意的是,灌云县官方并未具体透露上述7名涉案人员是否接受法律制裁。

涉案男官仅撤职 官方拒透细节

根据中国共产党党章规定,党员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处分,两年内不得在党内提升职务和向党外组织推荐担任高于其原职务的党外职务。由于灌云县涉案7名公职人员仅被党内处分,而女辅警却遭判重刑,两者差距不禁引来民间热议。

迫于舆论压力,灌南县法院12日当晚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案情最新说明,称该案正在二审审理期间,一审判决书未生效。根据中国法律,该文书在法律效力前不应在互联网公布,故予以撤回。

对此,美国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顾为群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他认为此案官方判处多有不公,“法律面前应该人人平等,但在现实中,对党员犯罪的执行方式和普通老百姓的执行方式不一样,党内有一套纪律和标准,党外又是一套。”

旅美中国律师吴绍平也指出,用党政纪律而非法律处分违法乱纪的官员是“自罚三杯”做法,“其实就是新的一种‘刑不上大夫’,‘君子犯法不与庶民同罪’。中共一直以来对党内的只要不涉及政治的(违法乱纪人士)都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撇开国法,用‘家法’对党员干部进行处罚,实际上就是搞另外一套。”

舆情发酵网警删帖 律师:公民监督机制失效

随着相关事件持续在网络发酵,公众纷纷质疑这些涉案公职人员是否受到查处,连云港市灌云县纪委在回复中国媒体《潇湘晨报》的查询时拒绝透露具体处理结果。

与此同时,中共官方也急压此事传播,曾有中国法律人士在微博分享该案判决后,接到公安局电话警告,要求其下架相关贴文,警方甚至强调这是“领导安排的”。另有知情人士透露,许艳案件或涉及更多中共官员,因此灌南县法院判决书向外界释出的名单并不完整。

对于官方上述一系列不寻常举动,吴绍平坦言,在公众对政府工作提出质疑时,中共官方历来都是采取隐瞒和掩盖的应对措施。官员不仅不选择主动公开丑闻,反而会利用各种方式来消弭负面新闻,删帖封号还算最普通方式,更有甚者会对爆料人、媒体人或评论人跨省抓捕。公民监督机制完全失效,“每一个级别的领导都不希望自己辖区范围发生这样的事,如果公开了就意味着他没有尽到领导的职责,可能会被上级领导问责。这种行政方式就导致他们必然会层层隐瞒。”

顾为群则认为,一党专政的体制导致政治权力被党员垄断,公民权力被压缩,包括宪法规定的公民享有的直接监督权。

 

 

反腐奇兵、连云港女辅警许艳与9名公职人员发生关系后敲诈的新闻确实很劲爆。但仔细读完之后,觉得这和国产传统的“仙人跳”还不尽相同,狗血的地方有过之而无不及,细细解读简直有让人前列腺发炎的危险。

我们都知道辅警严格的说,在公安序列中只能算合同工。他实际上是公安机关在上级划拨的财政经费中自行安排的。在行政编、事业编、工勤编之下,地位不会太乐观。从职场层级的角度,人脉是肯定局限于底层的。但许艳这个小姑娘19岁加入辅警,23岁案发,4年间居然睡了2名公安局副局长、2名派出所所长、1名小学校长、1名机关工会主席、1名医院副院长还有2名无职级公务员。

虽然说都是在行政体制之内,但层级和行业跨度之大,显然超过了一个20出头的姑娘的活动范围。从正常的公务接触的角度,许艳是做不到的。唯一能够设想的可能就是,她作为一个花瓶,能够经常得到陪侍官场的觥筹交错的机会,进而得以搭上了各色人等。一个19岁的姑娘,被招入辅警,实际的工作可能啥都没干,成为专职陪酒陪睡。在这过程中洞悉了公务人员贪腥却怕事的普遍心理,继而把先献肉体再勒索的“仙人跳”发展成为事业也就不足为怪了。如果没有案发,也许还有其他的许艳正在前赴后继、奋发图强。仅仅把脏水泼给她们,就像骂苍蝇不铲粪堆一样。

试想一下,如果许艳不是地位卑微、无法擢升的辅警,而是正式编制的警察,位列体制内公务员,那么陪睡换来的可能就是“日后提拔”——比金钱更管用的权力,而不是还要用“仙人跳”这种老掉牙的招数来谋财。那么这种交易永远不会被发现,官场依然会其乐融融。

这样的粪堆,恐怕不是一天两天,一团两团。道貌岸然的政坛恩客们都需要这样的花瓶,只不过没料到花瓶碎了割了一地狗血。

更狗血的还在于,对比涉事的两份判决书,我们还可以看出许艳的事发,很可能跟她与其中一个恩客,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原副局长刘相兵案发有关。刘相兵在2019年6月被查,随即牵扯出许艳。他把一个讹自己的姑娘抛出来,作为受贿的某种动机解释,实在不愧是老江湖。

可笑的在于,刘局长已经在2016年被许艳敲诈了一回,居然在2018年、2019年再次上钩,这个智商也是十分感人的了。裤腰带松到就算被讹也在所不惜的水平,到底是来源于权力的自信还是财富的底气?

诡异的还在于,刘相兵前后被许艳讹了128万之巨,但是在关于他的受贿认定中,说他在2013年至2019年,共受贿74.6万元。刘局长收的居然还没有被讹的多,亏空53.4万。这自掏腰包没理由吧?个中精彩只能看官各自想象了。

我查了一下事发地连云港灌云县的工资水平,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就业人员年均工资65435元。我们就算2013年就是这水平,那么刘局长要弥补亏空53.4万,相当于要多挣8年的工资,他一定是含辛茹苦挣了加班费,很感人。

利用公权谋私,痛惜“对不起给我荣誉的组织”的刘局长仅仅被判刑两年半,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利用肉体谋私,敲诈了370万许艳,则被判13年,不仅要全部退赃,而且重罚500万……

不知道年轻的许艳拿什么来罚,再睡9个估计也睡不出来。在一地鸡毛之中,那些睡过她的恩客终于可以放下心中的石头,在另一场酒席中,满怀期待的窥视下一个许艳。

 

标签: 淫乱, 女辅警, 江苏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