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大中华区 / 武汉重症被清零转院 面临庞大医费

武汉重症被清零转院 面临庞大医费

作者:孙芸 — 已发布 2020-04-26 23:5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4-26 23:55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蔓延全球,中共当局日前宣称,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室(ICU)病区的患者已清零。但武汉居民何女士日前上网求助,指其父亲是中共肺炎重症病患,仍需依赖呼吸机,突然被金银潭医院统一转院,在转院后还要求家属自费负担庞大医药费,让她不知所措。
武汉重症被清零转院 面临庞大医费

武汉居民何女士日前上网求助,指其父亲是中共肺炎重症病患,仍需依赖呼吸机,突然被金银潭医院统一转院,在转院后还要求家属自费负担庞大医药费,让她不知所措。(Getty Images)

武汉居民何女士日前上网求助,指其父亲是中共肺炎重症病患,仍需依赖呼吸机,突然被金银潭医院统一转院,在转院后还要求家属自费负担庞大医药费,让她不知所措。(Getty Images)

何女士说,其父1月16日住进武汉市第五医院,一直排队到1月22日做核酸检测后确诊,2月1日转入金银潭医院接受治疗,期间病情恶化,住进ICU病房。4月11日,在家属不知情之下,金银潭医院直接把病人转到武汉中南医院。

自从父亲进了金银潭医院ICU病房后,何女士已超过一个月没有见到父亲。父亲转院后,中南医院打电话通知何女士,她父亲转入中南医院的ICU病房。医院要求家属负担过去一周的医药费用5万元,并告知她后续医疗费用也要全数自费。

采访内容:

何女士:武汉金银潭医院收治的时候,都是休克性的抢救,就直接进到 ICU ,前段时间我看到新闻,因为都没有跟我们沟通,我看到新闻说把金银潭剩下的重症大部分都转到中南医院,统一转的。然后我们是等他转完以后,才打电话通知我们,我们才知道我爸爸已经被转到了中南医院直接在 ICU 上了。

他并不是因为好转了或者是需要其它的治疗而转院,就是统一的要求,然后有重症的病人需要到其它综合性的医院治疗,然后他们把ICU所有的重症转院。

我昨天还联系一个朋友,情况跟我很像的这种病友,他的爸爸也是跟我爸爸同一天从金银潭医院一起转到中南医院,都是 ICU 的病人一同转过去的。就是在我们并不知道的情况下,也没有经过我们的同意,就直接转过去。

记者:这样不应该,起码事先和家属打个招呼,家属要知道这个情况啊。

何女士:他进入 ICU 之后,就是我爸爸是因为失去了意识,休克了嘛,进来之后就一直没有意识。之前我们都是用手机联系,因为他在隔离。我们其实送东西只能送到一楼,保安拿上去,或者护士下来拿,我们是见不到人的,但是我可以手机跟他联系的。

就突然有一天我就联系不到他,他也不接电话,打网络电话他都不回,然后才发现和他断了联系,然后是护士听到他的电话响,接了电话说他人已休克了,抢救了,然后没有意识了。

当时的抢救过程,包括他是怎么抢救的,他们如何直接抢救的,因为当时清况很紧急,直接抢救完后人就进了 ICU,然后我们就一直不能跟他去直接联系去沟通,所有的情况都是通过医院来跟我们介绍他的病情,然后我们也看不到人。

然后这一次从金银潭转到中南医院,我一直也没有看到爸爸, 因为他一直属于是在隔离病房,然后在 ICU 里头头我们也进不去,所以我爸爸一面我都没有见到,到现在为止。

然后转过去没几天,先刚刚开始跟我讲说,他核酸反应不属于免费救治的患者了, 你这块就又自费,有医保可以报销百分之七十,你自己自费一部分。

然后昨天又突然打电话,因为4月21号转过去,相当于刚刚一个星期,又给我打一个电话, 就说发现你医保的报销额度,当时在金银潭已经走了是医保。

就是相当于这次的政策是医保缴了一部分,剩下的部分才是财政兜底,然后把我们医保——因为1月16就住院,2020年就为这个病,我们一月份就住到医院,到现在一直其实都是在用我们医保的额度。

弄得现在已经没有额度了,他医保封顶就只有54万可以去做报销,然后现在相当于所有额度没有之后,一转出来,其实在金银潭就没有额度了,因为我查的,医保中心跟我讲在金银潭已经用掉63万了, 但是一转到中南医院他就要收我的钱,还是全自费了。

而且我查到了爸爸的核酸,他不是在转到中南医院他才转阴的,其实他在金银潭医院就已经转阴了,那如果说,按照转阴政策来讲,金银谭那个时候就应该收我的钱了,对不对,为什么刚刚转移到中南医院,换个医院你就换个说法。

我要说,我也找不到一个地方去说,然后他现在要收费,他不交费然后有些治疗也做不了, 然后人又睡在里头, 我们也没办法去看。确实这费用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讲,一天五、六千块钱,如果他是短时期的,比如说一个星期、三个月,一个月我还能承受得起,因为我有房子,我可以卖房子,对吧。

我昨天咨询了一个医生,他就对我讲,你爸爸一个月都还没有拔这个管, 你就要去看看他这个肺感染到一个什么程度,到底治疗到一个什么程度了,就是现在我都是未知的。

因为我会去医院再去把这个具体的病情问清楚,这个叫“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不是“新型冠状病毒”,现在虽然核酸转阴了,但肺部还有炎症,那我还是这个病人啊,不能说出院都没有标准的。

当时就是说正常病人出院,三天里不发烧,然后做两次核酸转阴,后来还加了抗体是阳性,重点是你肺部有吸收好转,我爸爸现在还是一个重症的气管插管病人,你怎么能说他不属于免费救治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病人呢?

你要收我费用,那你就拿文件给我看,你凭什么说他这不是免费救治,然后他现在就是追讨啊。现在催我们去缴五万块钱,这才进来一个星期。

记者:从1月22在金银潭医院确诊的是吗?

何女士:不是,他是1月16日住进五院之后,就一直做不了核酸检测,很多东西我不好在网上说那么明确啊,当时很乱,核酸检测的试剂盒不多,虽然人已经住进医院,但是一直做不了核酸检测,当时我爸爸发病的症状,我从网上了解的,就和它症状非常相似了,就是不用做我都觉得他就应该是这个病。

然后医生把我爸爸收进去的时候,就是在综合性的几个人在一起的病房,后来发现他病状不对,医生都把我爸爸放在一个人的单独病房,跟别的病人隔开了,医生认为我爸爸应该就是这个。虽然没确诊,一直等不到试剂盒,然后我们22日才做了试剂盒,排队做检测,排队拿了结果,排队等金银潭医院的床位,当时没有床位。我们一直等到2月1日才转到金银潭去。

记者:当初爸爸被收进五院是什么原因,住的什么科?

何女士:他的症状就慢慢的,从人可以自理,可以走,可以吃东西,过了几天就不能动了,呼吸困难就喘,晚上躺在床上喘得根本就不能睡觉,根本就不能起来,坐都不能坐起来,呼吸困难。

他们人手很缺,当时知道他这病是会传染的,包括当时病区都变成了隔离病区了,其他的人都不允许进的。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家属还是必须得进去,我们健康的人还必须得进去,因为他生活不能自理了。

我当时候,口罩和防护服外面都买不到,包括药品要打的白蛋白都是买不到的,要到处去买,车也不让上路,我开玩笑说,我们开着车在路上都胆战心惊的,社区必须要开个证明,证明你爸爸有这个病,必须外出。

我跟我妈妈两个人换班,就是一个人十几个小时去照顾我爸爸,我们穿买的一次性的雨衣,戴着骑电动车那种头盔,洗衣服的手套,去照顾他,进去后不敢吃喝,十几个小时,每次进去都吃饱再进去,后来好转一点,从朋友那边能弄到防护服,一套防护服穿三天,自己回来用消毒水去洗,晾了再穿。

我当时一直劝自己,你是不幸中的万幸,当别人还在等床位的时候,你爸爸已经住进来了。但是他从那时候一直到现在,坚持到现在,真的我们是觉得很不容易,也就是因为他从那时候一直坚持到现在,大家都在好转情况下,他有些政策上的那些不足也显现出来了。

所以才会出现我现在面临的这个状态,也就是现在政策是有些东西还是没有写得很清楚,所以有这部分的空白,所以造成了我现在面临的是又一次,相当于我又回到起点,又面临了一次困难,不知道怎么去解决。

所以我就想,能够争取我还是愿意去争取一下,才会发这帖子,大家能够看到,而且可能有像我这样的病患的情况,只是说大家都还在各自努力,我绝对不是个例。

因为毕竟我昨天就找到了一个,在网络上面求助之后,他在找我,他跟我一模一样的情况,他爸爸也是在五医院转到金银潭,从金银潭转到中南医院,他爸爸在五医院就直接气管插管了,二月二十几日收进去,进去第二天就开始插管一直到现在。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