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大中华区 / 大陆特警揭密:中共杀港人绝密手段曝光

大陆特警揭密:中共杀港人绝密手段曝光

作者:明思 — 已发布 2019-11-05 20:25, 上次修改时间: 2019-11-05 20:33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香港反送中运动中,出现众多浮尸、坠楼案件,15岁少女陈彦霖的死因一直都令人怀疑是“被自杀”,虽然警方反复强调死因“无可疑”,但仍难打消外界疑虑。近日网传一名大陆特警披露,香港多起浮尸案并非港警所为,而是中共特战队不为人知的杀人手段。
大陆特警揭密:中共杀港人绝密手段曝光

香港警察在街头将已被打昏迷的示威者抬走。(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港媒日前报导,15岁的“反送中”少女陈彦霖浮尸海面的事件,由于警方坚称“无可疑”而引发各界质疑。随后校方和警方联手公布了她生前的监视器录影影片,但被指动手脚剪接过。

之后又冒出自称陈彦霖母亲的“何女士”,接受亲共媒体专访称彦霖是自杀,不过被市民踢爆受访女子是假的,而陈彦霖的真正母亲及舅父早已失联。

面对浮尸案件疑点重重,近日网络有自称曾在中共公安特警队任职的匿名人士披露,香港多起浮尸案并非当地警察所为,而是中共军方,他查阅了大量照片进行比对,肯定这是中共陆军特战队、武警特战队的作战手法。

匿名人士说,几年前我作为中国公安特警通过了公安部的层层选拔,我们代表中国警察与香港飞虎队(SDU)交流学习,飞虎队是香港警察最高作战部队,其战术动作、格斗技术非常全面,也就是说所有香港警察里面不存在任何一支队伍会比飞虎队技能更多。

他透露,“飞虎队有两种作战方式,第一种是控制嫌疑人,用土话说就是活捉。第二种是格杀嫌疑人,一击毙命。当然他们也就只训练这两种作战,围绕这两种设计战术动作。”

“重点来了:第一,香港水中发现的尸体舌头没有伸出嘴外的,这样排除了勒死之嫌。第二,尸体的手、脚均未呈现勾回状,这样排除了溺水而死进行投尸。第三,根据报导尸体没有内脏严重受损,骨骼没有明显变形,这样排除了飞虎队惯用的一击毙命。第四,尸体没有针孔、弹孔、电击伤,这样排除了武器毙命。”

爆料者说,“综上所述,所有死者根本不是被香港警察打死的!因为连飞虎队都做不到的技战术,其他香港警察更做不到!我可以肯定的说:死者基本上都是在假死状态下被投入水中,也就是说他们被投入水中之前还有生命迹象,在死亡边缘。这种技术全世界只有中国陆军特战队、武警特战队、公安特警精英才具备。”

“为什么这么说,首先,世界任何国家暴力机关的训练只有控制和击杀,只有中国还有另外一种训练就是让对方半死不活。其次:除了使用药物能让一个人处于假死状态之外,任何一个国家都做不到徒手让人假死,因为徒手让对方假死只有中医的点穴可以达到,而这种技术是不外传的。只有中国受过特训的人才做得到。”

“最后,我们可以看看香港水里打捞出来的尸体,身上全都有明显的淤青,这是按压穴位的时候留下的,因为头部并没有这样,胳膊、胸部、腹部、大腿、脚躁、后背这些地方基本都有,这是特战队最为机密的一种杀人手法:封穴,真正做到杀人于无形,即使是专业法医去验尸,也找不到死者真正的死因和致命一击在哪。因为死者往往都是被封穴后出现假死状态,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慢慢自然死亡。”

“我是真没想到在香港居然能用到这么牛逼的杀人手法,我更没想到中国会派出这么精锐的人去香港,我原以为也就是派一些正常当兵的人和警察过去。我真不敢想像,居然用到了特战队的精锐,这太恐怖了。”

“还有一个关键问题就是为啥把人弄个假死之后扔水里,因为这样死者既不具备活体溺水死亡的特征,也不具备死尸入水的特征。因为死者是假死扔到水里后溺水而亡。相当于吃了一瓶安眠药扔水里淹死的,就这个意思。就这个料没有人会说得出来,也没有人懂这个,因为懂这个的人都在为共党效力,只有我给他们踹了。”

 

因参与香港反送中运动而被捕人士总数高达近3,000人,有不少人获释后透露在拘留期间曾经受到港警不人道对待。港媒获悉有律师近日到警署会见当事人的时候,发现多名被捕者遭港警在前臂上,用不易脱色水笔写上一组号码。该律师见状大感震惊,认为港警做法犹如二战时纳粹德国替关押在集中营囚犯纹上编号一样。而港警也承认曾向被捕人士“分配”编号,但是无回应是否将号码写在被捕者的皮肤上。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此事件是发生在元朗警署,据了解,有位律师1日会见10月30日因为抗议屯门不明气体泄漏而被捕的青年的时候,发现当事人前臂上被港警以不易脱色的水笔,写上一组数字编号。

一般而言,被捕人士身上都会贴有一张写有编号的贴纸,以供警员识别其身份,但是消息指该青年身上早有相关标签,而且手臂上的编号是另一组完全不同的数字。换句话说,并非贴纸用罄时的替代做法;而且其他被捕者亦有同样遭遇。

据悉,该位律师过去未曾听闻在手臂写上编号的做法,这次是首次见到,即时大感震惊及不满,并认为警方行为犹如二战时纳粹德国替关押在集中营囚犯纹上编号一样。

2日晚上,警察公共关系科回应表示,10月30日晚上有示威者在屯门一带聚集着,并作出堵路及其它或令公众安宁受破坏之行为,港警多次警告无效后展开驱散行动。

在行动中港警共拘捕45男17女,港警表示由于涉案人数众多,被捕人被带返警署之后,或会向他们分配不同编号,以帮助识别其身份及确保调查队伍迅速无误跟进。

港警手法有纳粹之嫌 言语有大屠杀前兆之疑

众所皆知,德国纳粹及其协作国曾对近600万犹太人进行了种族灭绝行动。一位香港传媒人认为,类似的大屠杀在卢旺达也发生过,而且在事件发生前,受害者就曾被叫嚣“曱甴”(蟑螂)。如今香港示威者也遭受港警的同样对待,及趋向极端横蛮的暴力。(详报导:港警贴的“曱甴”标签 曾现卢旺达大屠杀前)

官员称示威者“蟑螂”学者批:失言不容抵赖、应致歉

根据《立场新闻》报导,消防处证实副处长梁伟雄在将军澳百胜角消防和救护学院的座谈活动上,称示威者为“曱甴”(蟑螂)。消防处解释,“曱甴”一词专指“暴徒”,并非指示威者,还重申当日对话并非对外公开。

香港浸会大学中文系哲学博士、作家朱少璋以“梁伟雄,失言是燎原的星火”一文投书《立场新闻》,并认为,纵使消防处解释,但是现在消息既然外传,足以证明当日的座上来宾之中,一定有人颇不认同梁的“曱甴”之言。言论无论公开与否,措辞不当而引人反感是铁铮铮的事实。

朱少璋还认为,失言的事实不容抵赖,既是事实,梁伟雄应该为失言致歉。然而,消防处却为其失言开脱,借口说“曱甴”只是形容“罔顾法纪的暴徒”,其潜台词疑似在暗示,称“罔顾法纪的暴徒”为“曱甴”相当合理。

朱少璋接着表示,谈到港警死不认错,自6月以来,香港市民已经司空见惯了:特首、港警,无一不是文过饰非,死不认错的佼佼者。然而多年来,消防同袍在前线出生入死,并努力建立良好的形象,可能因为副处长低水平又有失身分的发言,影响到整个消防部门的形象与声誉。

 

 

曾被誉为是“亚洲最精良部队”的香港警队,因“反送中”运动中滥暴滥捕,引发广泛批评。自港府推行《禁蒙面法》后,港人的五大诉求已增加一条,即“解散警队、刻不容缓”,虽然港府多次死撑警队,但在民怨沸腾的压力下,香港警队已出现多个出事讯号,预示警队或面临整顿。

香港警队高层被禁出境

10月29日,“852邮报”创办人游清源披露,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早前赴大陆与中国公安部部长、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副组长赵克志会面时,赵克志要求他交出包括:刘业成、谢振中、警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以及光头警长刘泽基等人,并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将投诉警察课归到廉政公署。

游清源引述消息称,警队内部发出上层指令,警队中高层暂时不准离境,原因除了是因“止暴制乱”还未达标,需留港完成任务外,也有消息说,谢振中放假期间去了美国,进行安家之旅,此举令北京当局很不放心,担心谢振中成为“二五仔”,故而紧急对中高层下禁外游令。

谢振中处境不妙?

反送中运动以来,在警方例行记者会上因抹黑抗争者、死撑港警镇压有理的发言人之一、既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10月8日起突然被放大假两周,至21日才复出。

多家港媒报导称,谢振中申请移民美国被拒,因北京不满其赴美,下令香港警队中高层暂时禁止出境。而谢振中早前被网友踢爆,其妻已在美国取得临时绿卡,谢振中本人也凭借夫妻关系申请绿卡。

光头警长儿子留学被拒

“光头警长”日前大秀“爱国热情”,称“本来安排儿子去新西兰读书,但现在觉得其实不用去那么远”,并称要把儿子送到深圳读书。

然而,近日网上盛传继谢振中移民美国被拒后,刘泽基的儿子申请新西兰留学也被拒。此事为警察内部爆料,只因看不惯那些警察中的投机者和张狂者。(详报导:儿子不留学新西兰?港“光头警长”被爆内幕)

警队前二哥刘业成被离职

10月28日,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在记者会上宣布,警务处副处长(特别职务)刘业成的委任期已正式完结,于10月31日离任,并正式退休。

刘业成曾参与指挥过镇压2014年爆发的“香港雨伞运动”与2016年的“旺角冲突事件”,以及习近平访港维安等事务。

今年的反送中运动中,本已退休的刘业成于8月9日又回巢被委以重职,协助警务处处长处理及策划大型公共行动。其任期原为半年,至明年2月届满,但如今却被提前离职。

香港资深评论员萧若元透露,刘业成的突然离职,据说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几天前去深圳接受命令后,直接让刘业成走人。

萧若元指出,北京要处理香港警察,第一件事就是调走刘业成,因为由8月9日到现在,这种态度强硬又乱打人的策略,是刘业成出谋献策,如今要转换方向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抓刘业成;

第二就是“死无对证”,刘业成一定答应并鼓励警队下属,他们这样做是不会有事的。现在刘业成走了,“过桥抽板”,现在就可以有事。

香港天主教辅理主教夏志诚日前在遮打花园举行的祈祷会上曾提醒公权机构:“暴力是有因果报应的,拥有公权力的一方,必须负上更大责任”。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