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大中华区 / 二波疫情爆发?武汉强令1100万人筛检

二波疫情爆发?武汉强令1100万人筛检

作者:看中国各记者黎小葵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20-05-12 19:45,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5-24 22:04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祸害全球,疫情源头的湖北省武汉市解除封城后,再度出现连日新增确诊。11日武汉当局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全市展开病毒核酸筛查“十天大会战”,突显疫情严峻。
二波疫情爆发?武汉强令1100万人筛检

11日武汉当局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区按10日期限提出辖区内的全员核酸筛检计划。(图片来源: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11日武汉当局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区按10日期限提出辖区内的全员核酸筛检计划。(图片来源: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作为中共病毒始发地的武汉,其感染人数比例一直受到外界关注。继陆媒披露武汉阳性率高达5%-6%信息遭官方封杀后,又有网路博主爆出武汉一家医院检测出的抗体阳性率高达10%。

武汉市民表示,希望官方信息公开透明,不要再次隐瞒。

拥有36.4万关注者的Twitter网民“月光博客”18日称,武汉武钢总医院在最近检测了1402人中共病毒抗体,其中复工体检1021人,4月份医院开诊以来住院的非中共肺炎病人381人,结果显示两组的抗体阳性率高达10%。

武汉青山区武钢职工朱先生22日表示,他不清楚这条消息及数据的来源是否可靠,但他4月中旬去做自费检测的时候,看到有不少人也前去武钢医院门诊做自费检测。

“(当时)自己觉得咳嗽,就根据官方诊断指南去检测了,在武钢花门诊做了三大项:CT、抽血(血清检测),还有咽拭子(核酸检测),检测结果也是送到武钢总医院,但武钢总医院也没有检验的条件,之后送到专门的一个检验室。”

朱先生表示,他虽然是自愿检测,但在门诊检测填表的时候,门诊大夫给他填的是复工复产检测,“有不少人自己掏钱去检测,当时我去体检的时候还看到有很多老人去检测,应该整个青山区的人也是去那里检测。”

朱先生说,那次自费检测的结果是他没有问题,“武钢总医院检测的数据都有统计,但总的结果是怎样的就不清楚了,他们没有公开,所以,这个数据怎么来的我不清楚。”

青山武钢的徐女士21日表示,武汉在职职工有十几万,复工检测应该不止一千多人。另外,到医院检测的一般都是密切接触者,或自身感觉不舒服的人,“一般人也不会跑到医院去检测,一般都是密切接触者,或自身感觉有不舒服的人才会去医院检测,所以在医院检测的肯定比例就高一些。”

徐女士现在所在的社区基本检测完了,对于武汉官方是否公布这次检测结果,徐女士表示不太清楚,“现在是这样的,检查之前说三天之后拿结果,然后第三天突然来个紧急发文,说这次检测不给结果,因为人太多了,如果有问题的会直接第一时间通知,然后到今天凌晨突然(通知)又可以拿到结果了。”

朱先生说,官方信息经常都不透明,“包括4月份对1.1万户家庭的抽样调查,网上没有看到官方抽样调查的结果,但群里大家在传有5%-6%的人携带病毒。”

大陆媒体4月14日报导,为查清中共病毒在健康人群中的感染率,以及无症状感染者数量(占比),中共在全国9个省、市(含武汉市)同步开展流行病学调查。武汉市从4月14日起启动了为期3天的13个行政区100个社区、共计1.1万人的病毒核酸检测及血清流行病学调查。不过,至今未公布这份抽样调查结果。

《财新网》5月12日曾报导说,武汉在4月份进行1.1万人的血清流行病学抽样调查中,大约有5%-6%的取样者出现抗体阳性,此比例高于预期。

按照《财新网》的比例,武汉1100万人中,至少有50万人被感染。如果按照武钢总医院10%的比例,至少有110万人感染。

朱先生表示,从各种信息来源推测,感染的比例应该还是比较恐怖,网上有一些信息官方会说它是假的,但到后来都是真的,“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开始(官方)否认很多东西,突然间来否认说,这是真的。”

要求官方信息公开

朱先生说,由于他之前的自费检测超过了7天,昨天单位又叫他再去社区做了检测,他表示,现在主要问题是,从自费到免费、收费的标准以及检测的最终结果都是政府在操弄,民众毫无知情权。

“前面自愿检测,是自费的,收费还很高,我三大项全部做下来700多块钱(除CT以外,另两项核酸和血清收了440元,这次才几十块钱),后来政策又变成费用可以从医保里走,现在是全员检测,完全是免费,所以,这个前后政策变化决策的过程都不清楚,收费标准是怎么制定的也不透明,包括之前抽样调查的结果,包括这段时间社区全员逐步检测的结果等,实际上只有政府掌握这些信息,老百姓都不清楚。”

还有这次为什么要搞全员检测,官方是说因为东西湖区发生6例病例,其实“包括我们这种自费的说不定比例也很高,都是很有可能的,然后说全体来检测,但是,官方没有公开它决策的过程,根据什么来决策的。”

朱先生表示,官方不公开结果,实际上已经违法了,“按照中共的法律,国务院曾经说重大政府信息、公共事件信息应该公开。”

 

 

官方媒体《湖北日报》称,根据湖北省相关部门测算,武汉全员完成核酸检测所需费用超过10亿元。“这些费用很可能由武汉市、区两级财政承担。”

武汉一市民文涛(化名)告诉大纪元,政府搞全民检测的目的是赚钱。“目前我知道的一个采样是130元,分到社区医院是30左右,这种用的管子是卫生局下拨的。如果采用第三方提供的管子,一个采样可能都不到10元,如果是第三方提供管子,第三方就要拿走120元,这个利益相当大了,如果1000万人,就是十多亿。”

文涛说,“层出不穷的新招、昏招都是某些人发国难财的大好时机。”

市民李先生披露了武汉推行全民检测的另外一个原因。中共当局出口的检测试剂盒大量被退回,武汉政府就用在武汉市民身上,还美其名曰说给民众免费做了检测,其实钱都让它们得了。

“一个人260元,还要抽血,摊在我们每一个人头上,然后武汉政府可以从中央财政拿到好处,政府得了,我们武汉老百姓被他们做了试验。”他说,他们小区是一栋楼一栋楼地做,每个人有一个试管,采样后单独放在里面。但是有一部分样本是混装在一起的。

市民王先生说,他和家人都抵制参加全民检测,“做核酸检测就是把我们当小白鼠,做试验的人赚了钱,得了利,名利双收。”

王先生说,这个核酸检测就是一个噱头,社区找他几次,他反问社区人员:“这个东西准不准?准就做,不准就不做。”

王先生认为:“那个时候(疫情爆发)都挺过来了。就是抗不过去,做核酸也没用。”

武汉大学病毒学研究所教授杨占秋对BBC表示,武汉全民检测可能并非必要,因为“即便测试呈阴性,你也永远不知道是否感染”。

大陆《财经》杂志报导说,为了提升核酸检测效率,武汉部分区域采用混样检测的方式。检测机构收到的通知是,混样数量可在5人—10人份。

国家卫生健康委临床检验中心副主任李金明对《财经》说,混样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五个鼻或口咽拭子采样后放在一个采样容器中,那么单个标本的病毒浓度不受影响;另一种方式是五个鼻或口咽拭子放在各自的标本采样容器中,再从各自采样容器取一定的均等体积保存液进行混合,这样的话,病毒浓度就会被稀释。

李金明分析,对单独标本检测时,有内源性“内参”的试剂可以发现某个标本采样不合格的问题,但是混样检测就不能发现了。

市民张女士说,她是四月底做了抗体检测和核酸检测,总共收了400元,其中核酸检测260元。张女士感觉工作人员走过场:“就在舌头边掏了一点唾沫,不是到嗓子里。”

根据官媒介绍,核酸检测的标准方法是,用咽拭子擦拭咽后壁和双侧扁桃体5~10次,而且不断旋转咽拭子。

江汉区的胡先生参加了检测。他认为,这样的检测肯定是瞎搞。但现在检测结果不公布出来肯定是有问题的,说明无症状感染者太多。

 

 

在武汉全民检测开始不久,陆续有当地民众接到通知,核算检测全部暂停,检测时间另行通知。目前,外界尚不知道所谓“十天大会战”是否已经全面叫停,以及当局紧急叫停的原因。不过,有网友爆料,武钢总医院检测的样本中抗体阳性率高达10%。

武汉全民检测被紧急叫停 原因各异

武汉当局11日发布通知,决定在武汉全市开展病毒筛查“十天大会战”。武汉当局为此动员了几乎所有的医护力量,以完成10天检测完1100万人的目标。然而,网传消息显示,从5月15日开始,陆续有当地居民接到通知,暂时取消核酸检测。

一个微信聊天记录截图显示,武汉汤山村以“医护人员穿防护服采样有中暑现象”为由,暂时取消核酸检测。有的社区则以“核酸试剂量调配出现障碍”为由,停止核酸检测。还有的社区直接通知,次日的核酸检测暂延,具体日期另行通知。

检测样本管理混乱 抗体阳性率高达10%

前述社区纷纷暂停检测的背后是否另有原因,外界不得而知。不过网友“月光博客”在推特分享信息称,武钢总医院最近检测了1402人的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抗体,结果显示SARS-CoV-2 IgG抗体阳性率大约是10%。这一数字是此前《财新网》报道的5-6%的阳性率的2倍。

月光博客

@williamlong
武钢总医院最近检测了1402人的新型冠状病毒抗体 :其中复工体检1021人,四月医院开诊以来住院的非新冠病人381人,住院组除了一人病毒核酸阳性(曾因新冠住院),其它人病毒核酸全是阴性,也都没有过症状。结果两组的SARS-CoV-2 IgG抗体阳性率大约都是10%。

《财新网》5月12日曾报道称,武汉在4月份进行1.1万人的血清流行病学抽样调查中,大约有5-6%的取样者出现抗体阳性,此比例高于预期。按照《财新网》报道的抗体阳性率,武汉1100万人中,或有55万-66万人已经感染。而按照武钢总医院10%的比例,则有110万人感染。目前,《财新网》的报道由于受到外界的广泛关注已经从其官网删除。

另一方面,各个检测点亦存在管理混乱的现象。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武汉盛世东方小区的核酸检测点,接受核酸检测的唾液样本未独立封存,而是把几个人的样本共同存放在一个塑料瓶内。并且所有的样本上都没有标签,没有编号,没有被检测人的姓名,根本就分不出来是谁的检测结果。

网传的一个视频显示,一位女士举着2个装满检测后试剂的瓶子,向大家展示说:“在一个盒子里面,没有编号,全部放在一个盒子里面,谁是谁的,都不知道。这种(测试)做了有什么意义,装在一个瓶子里,你们看一下。”

武汉某第三方检测机构相关负责人接受大陆《财经杂志》采访时也承认,“我们现在一般会混合5人份样本打包检测,先运行一下。各方面流程磨合好了以后,会适当增加混合的样本量。”

 

 

武汉当局于近日下达通知,决定在10天内对市内所有民众进行大规模核酸检测,即所谓的“十天大会战”。但是该计划是否现实、是否必要、检测流程是否安全等问题,引发外界热议。

据中共卫健委机关报《健康报》消息,武汉在5月9日和10日新增6宗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病例,终结官方此前所声称的连续多少天“无新增确证病例”状态。11日再下发《关于开展全市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核酸筛查的紧急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各区以10天为期限,启动辖区全员核酸筛查计划。

《通知》称,核酸筛检要针对“重点人群”和“重点区域”。老旧小区、居住密集小区和流动人口集中区域是工作重点,辖区内的常住居民和流动人口都是排查对象。

据财新网报导,在《通知》下达7天内做过核酸检测的人不需再测,其余人则都是受检对象。武汉2018年的常住人口为1,108万,外界热议:武汉如何做到日检测人数过百万?

检测能力遭质疑

英国广播公司(BBC)表示,如果该计划完成,武汉的检测量将超过全球所有国家,包括检测最多的美国。《纽约时报》报导说,武汉的计划“雄心勃勃”,德国和韩国等国家已在积极追踪和检测感染者,但规模远低于“大会战”要求的水平。

武汉市卫健委通报,5月10日当天,武汉市核酸检测为39,735人次。官媒《湖北日报》在5月14日的报导中称,武汉市目前有63家核酸检测机构、386家采样点;武汉日核酸检测能力已提高到7万人份,极限状态下可达10万人份。

即使完全采信官方的数据,日测10万人份的现实和日测过百万人份的目标之间也存在巨大的差距。

财新网从武汉市疾控部门人员处得知,此次大规模核酸检测主要由第三方检测公司来进行,各区的医院和疾控部门调派人手取样。由于短时间内无法满足全员检测需求,各个区将错峰检测,有的12日开始,有的17日开始,完成时间是开始之日起的10天之内。

收费标准不明确

目前,核酸检测的价格包括试剂盒成本和医疗检测服务两部分。

5月5日,湖北省和武汉市医疗保障局发布通知:核酸检测被临时纳入医保目录,支付标准按乙类管理,即个人自付比例为10%—30%;武汉市住院患者的核酸检测个人自付比例确定为10%。

此外,核酸检测价格和医保支付具体标准由湖北省各地自行确定,但价格不高于全省此前180元/次的核酸检测最高限价。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此前规定,参保人员在住院、门诊或定点医疗机构隔离治疗时进行核酸检测,能够享受医保政策。但“大会战”期间的检测主要由第三方检测公司负责,医保支付是否会相应地扩大覆盖范围目前仍未可知。

检测程序不规范引众忧

5月14日,网上流传的多段视频显示武汉当天下大雨,很多民众打着伞排队做检测。在一个视频中,武汉汉阳区车站社区的检测点人群密集,民众之间完全无法保持安全距离。

还有很多人反映检测人员在工作中不换手套不消毒,担心发生交叉感染。

有人说,“我有点担心,核酸检测时,检测员虽然穿了防护服戴了手套,可手套没见他换过。请问不换手套,一个接一个的用棉签深入喉咙取样,会不会有交叉感染的可能?”

有人说,“做核酸检测人员的手套也不换,也没看见消毒,接着做下一个,邻居老公早上去做,回来说别个手套搞他口里去了,回来慌了,就用盐水漱口。”

也有人说,“发现检测人员不换手套,这太黑人了。咽拭子戳喉咙后,大多数人都会恶心甚至咳嗽,马上又做下一个。回来后,发现微信上朋友们发的。武汉大多数社区普查核酸都是这样。唉!太可怕了。一个得了,估计好多人中招啊。这普查的意义何在?”

也有人打电话给市长热线,吐槽1100万人10天内全部检测是脑残决定。

专家:全民检测并非必要

对于是否需要全民核酸检测,中共专家也态度不一。中共疾控中心的一位前研究员并不支持全民筛查。他认为,中国在人群感染率低的情况下搞运动式的核酸普查,是“不计成本、劳民伤财”。此外,能否凭一次检测精准找出感染者、假阴性等问题都值得考虑进去。

武汉大学医学病毒学研究所教授杨占秋表示,全民检测并非必要,因为即使检测呈阴性,也不能确定是否被感染;从本质上讲,这种调查仅能确定该流行病的当前情况。

大陆危重症医学专家、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此前接受大陆官媒央视采访时曾表示,不是所有患病的人都能够检测出核酸呈阳性,而且核酸对于真实病例的检测率不过30%至50%。也就是说,超过50%的被感染者的核酸检测呈现假阴性。

但中共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则表示,支持武汉市对全市居民进行核酸检测,主要目的是进一步明确疫情范围。

让外界关注的是,近期中国产核酸试剂盒频因准确性太差而遭多国退货,检测效果遭严重质疑。有推友曾留言说:“试剂准确性太差,全员检测意义不大,最大收获反而是华大基因这些权贵控制的检测公司,大发一次国难财!”

 

 

武汉市今年1月23日因疫情爆发而封城70多天,至4月8日才解封。路透社报导称,由于武汉市近日接连出现新增确诊病例,且是“社区感染”,武汉市于11日发布紧急通知,在武汉全市范围展开为期10天的病毒核酸筛检。

这份官方公布的《关于开展全市新冠病毒(又称中共病毒,COVID-19)核酸筛查的紧急通知》表示,武汉市经研究决定,将在全市范围内展开“十天大会战”,要求各区按10日期限提出辖区内的全员核酸筛检计划。这份通知一开始不为外人所知,路透12日获知消息后也难以核实,但不久后,《澎湃新闻》证实此消息属实,并指目前各区被要求在5月12日中午12时前回报筛检实施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武汉市统计局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武汉市常住人口有1,108.1万。此前,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发布消息称,截至4月29日,武汉市累计展开核酸检测103.44万人次。如果全员核酸检测要求10天内完成,对武汉市核酸检测能力将是一次考验。

另一让人质疑与担忧的是,中国自5月开始已扩大解封,各种观光、人流开始重现常态。同时,武汉筛检政策也没有相应配合停班停课或交通人流管制,因此短时间的大规模筛检,会否造成更多不必要的人流接触与错误通报?

此外,当前河北省官方使用的“核酸筛检试剂”,至少有4家厂商已获批准,但每份筛剂的单价分别为16元至24元之间。仅仅是购买筛剂,武汉市府就得额外支出1亿6000万至2亿4000万元人民币。尽管核酸检验虽然相对准确,但仍存在误差与误筛可能性。因此武汉市府的“千万人级别大筛检”命令,究竟对隐形带原者到底有多少成效?在民间讨论中仍存在不小疑虑。

据中央社报导,在武汉市卫健委5月10日通报东西湖区长青街三民小区确诊6例病例后,东西湖区的风险等级由低风险调整为中风险,为平息民众对疫情再次爆发的怨气,东西湖区委长青街工委书记张宇新已于11日遭到免职。

此前网传一份报告显示,东西湖区疾控中心曾建议对爆发疫情小区全封闭管理14天,但据现场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表示,如果居民核酸检测阴性,体温正常,可以凭借复工证明进出小区。

目前,随着武汉疫情再度死灰复燃,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联络组先后赴武汉市东西湖区三民小区、武昌区华润橡树湾小区、恒大首府小区和周边市场督导防控措施落实情况。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也紧急赶赴再度爆发“社区感染”的三民小区,督导疫情防控措施落实情况,但结果将会如何,尚不得而知。

 

标签: 中共病毒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