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大中华区 / 习近平在国外发涉港狠话 激烈前所未有

习近平在国外发涉港狠话 激烈前所未有

作者: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19-11-16 17:50, 上次修改时间: 2019-11-16 17:52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港人反送中运动逾5个月,连日来香港警民冲突更趋升级,局势动荡引发国际社会关注。而习近平14日在外访时突然就香港问题放出前所未有的明确狠话,用三个“严重”和“坚持”和两个“坚持不移”描述香港局势,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习近平在国外发涉港狠话 激烈前所未有

当地时间11月14日,习近平在巴西利亚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一次会晤。(图片来源:PAVEL GOLOVKIN/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习近平国外发涉港狠话 提“最紧迫任务”

中共新华社11月14日报导,当地时间11月14日,习近平在巴西利亚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一次会晤时,就当前香港局势发表讲话。

习称:香港持续发生的激进暴力犯罪,严重践踏法治和社会秩序,严重破坏香港繁荣稳定,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习并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但习并没有提及港警被指滥暴以及侵犯人权等诸多恶行。

另外,习又说坚定支持行政长官和港府施政,坚定支持香港警方严正执法,坚定支持香港司法机构依法惩治暴力犯罪分子。并表示当局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的决心坚定不移,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香港事务的决心坚定不移,云云。

持续多月的香港反送中,港人提出捍卫的正是“一国两制”,要求实行真普选和“高度自治”,保障港人民主自由。但习近平这番话也打着“一国两制”的旗号。

而习近平称“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香港事务”,显然是针对各国从人道主义和人权角度对香港事件的关注,特别是美国正拟通过《香港人权法案》来施压中共,英国也预期有类似动作。分析家认为,习近平显然是不愿意看到这种备受国际压力的局面。

外界关注到,自6月份香港爆发反送中恶法的示威抗争以来,习近平至今已超过四次在不同场合就香港事态发表意见,但这一次最为明确和表述详尽。

据中共央视报导,习近平在9月20日出席全国政协成立70周年大会时表示:“要引导港澳委员支持特别行政区政府和行政长官依法施政,发展壮大爱国爱港爱澳力量。”这被认为是习近平针对香港问题的首次公开表态。

9月30日晚,北京大会堂举行了中共建政70周年晚宴。习近平当晚也谈及香港问题。习提到所谓“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按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当晚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在场,是次获邀进京的香港代表,包括有10名警方人员,包括用霰弹枪恐吓市民引发极大民愤的“光头警长”刘泽基,以及因为暴力抠挖示威者眼睛被咬断手指的警察等。

中共四中全会于10月30日开完,对港澳台事务,四中公报提到要“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外界多有分析认为,接下来中共有可能会想落实基本法第23条。而四中全会的所谓精神,无疑也代表了中共的核心人物习近平的意图。

香港特首林郑本月4日在上海获习近平会见,当时习近平也提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仍然是香港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并要求“依法制止”和“惩治暴力活动”。但习明显讲漏了支持警队执法。

而掌管港澳事务的政治局常委韩正于6日会见林郑时则称,中央对香港事态“不能容忍和接受”,“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当前最重要工作,同时也是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机关共同责任和最大共识。同时,他还强调,中央一如既往支持特区政府和警队。

习近平上月也曾在境外就所谓搞分裂发狠话 评论指为了权斗面子

在本次在巴西利亚发表涉港言论之前,习近平也有一次在境外发表狠话,但没有明确指向。外界则认为是针对香港事件。

据外媒报导,习近平10月先访印度后访尼泊尔,其中13日在小国尼泊尔就本国事务评论说:“任何人企图在中国任何地区搞分裂,结果只能是粉身碎骨;任何支持分裂中国的外部势力,只能被中国人民视为痴心妄想。”

在《美国之音》时事对谈节目中,香港浸会大学高级讲师吕秉权指出,当下香港局势让本已内外交困的习近平感觉很没面子,背后也有不少压力。习近平在对港对台方面必须要有一些比较强硬的表态。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曾援引学者分析称,习近平为了巩固权力而选择镇压香港,否则中共党内“反习”势力恐将视其为习的把柄。

香港中文大学客座教授林和立指出:“他(习近平)不能示弱,否则会很没面子。”

一直有分析家认为,就中美贸易战和香港问题,中共内斗严重,习近平面临压力。

四中全会后北京强硬 港警镇压升级 英媒指香港乱局主因在当局

在中共四中全会后,北京发声强硬,香港警方暴力镇压升级。

11月4日,22岁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在将军澳停车场离奇坠楼,后于8日宣告伤重不治去世。

9日,中共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发文称,香港必须完成基本法第23条的立法工作,防范所谓的“港独”。

11月11日,香港民众发起“纪念日三罢”行动,当天上午警察在西湾河开枪射伤抗争者、在葵芳驾车疯狂冲撞抗争者。

12日,港警强闯中文大学校园,香港中文大学校园成“战场”。晚间,港警连续两个半小时发射两千多枚催泪弹、橡胶子弹等,造成抗议的学生逾百人中弹、烧伤,还有人双腿骨折。当天晚上的暴力景象震惊全球。

香港局势急速变化。港媒《香港01》报导,中共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原定于15日来港,向港府官员传达所谓“四中全会内容及精神”。但消息指,张晓明来港行程已被取消,或涉北京调整镇压港人部署。

13日上午传出消息,在爆发激烈对峙的香港中文大学,有中共军用直升机在学校上空盘旋。

据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在脸书发布的消息,11月13日上午,大陆军队驻石岗基地的军队出现异动。从图片上看,营内的中共军人配备了全副装备,头盔的防护镜也跟港警一样,还贴上了反光贴纸。

港媒《香港01》报导,林郑12日晚急召一众司局长官员上礼宾府,在紧急会议商讨实施宵禁令。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11月14日爆出所谓的即时新闻(breaking news),也自称根据内部消息,香港本周末将实施宵禁,随后又很快删除了这一推文。

不过有关宵禁的消息于14日遭港府声明否认。

英国《金融时报》13日刊出一篇标题为“香港政府已失去合法性”的社论认为:香港反送中运动演变成目前局面,主要必须归咎香港政府和北京当局。

 

 

香港动荡已五个多月。据说皆因有北京势力在作乱。中共之内的不同势力有谁在作梗?有分析认为香港这么乱,实际上是内地不同部门插手所致。但此前更多消息和分析显示,围绕香港问题,中共高层不同派系的权斗激烈。

评论称香港局面复杂 皆因涉及内地不同部门插手

香港“反送中”运动已经进入超过5个月,警察暴力越来越血腥。近日香港抗争者发起“三罢”行动。多所大学学生成为抵抗暴警的主力军。香港警察12日强攻全港多所大学校园,其中,警方11月12日晚仅在中大就发射逾两千枚催泪弹、布袋弹等各类弹药,校园宛如战场。

有关香港乱局,背后是中共黑手操控,已是常识,但一些分析认为,中共内部不同势力在当中内斗不止。

时评人士吴强14日在《明镜》视频节目中认为,有关北京势力作乱香港,这个问题可以堂而皇之的公开讲,但因为缺乏证据,只能通过对北京的观察来笼统谈。

吴强说,首先对香港的干预,从一开始,不在于香港本地不同派系政客和官僚之间的不同想法操作,香港问题拖延不决一直没有通过政治手段解决,更重要的是,实际上内地的不同部门都在插手香港事务,以各自的香港资源在动员、在表演、在操纵在影响香港时局的变化,所谓的不同部门,是不同的安全机关,有党务的,有地方比如说广东的力量,也有宣传外交,包括金融,说的不好听点是群魔乱舞的状态,所以香港的局面复杂性与内地不同部门插手是有关的,他们也试图通过不同渠道影响香港的官僚、媒体,主导内地宣传的媒体,从而出现巨大的复杂性。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吴强认为,现在香港抗争五个月过去,香港面临区议会选举,还有中美可能这个月要签贸易协议,在这背景下香港暴力升级,警方攻到了香港中文大学,据合理的推测,这实际上是中共政法委、公安机关在支持香港的警力采取的镇压行动。

香港陷中南海权斗磨心 评论指谁胜都非好事

一直有观点认为,香港问题是北京一大难题。中共高层在香港问题上的内部分歧,不时有消息披露。

中央社8月26日曾披露,关于北京对港局势定调,体制内人士透露,中共高层内部有鹰、鸽派之争,能否同时确保“一国”与“经济特性”是决策关键指标,但失去任何一项,对中共而言都是“输”。

美媒《纽约时报》9月7日刊文称,对于香港公众的愤怒情绪不断上升,中共政府的反应变得越来越气势汹汹,但似乎有时难以捉摸。很显然,中共高层对如何应对香港问题存在分歧。

报导援引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学教授、研究中国政治问题的专家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说,北戴河会议上,似乎发生了争论。有人建议作出让步,但另有人则要求采取强力行动。

时评人陈破空8月13日在自媒体透露的消息称,中共现任高层与政治元老,在8月初开始的北戴河会议上就香港问题出现拉据战,不能达成共识。据说政治老人都不赞成对香港动武和镇压,其中胡锦涛和温家宝都有强烈表态。

8月23日,香港《大纪元》独家消息则称,习近平及中南海高层8.18都看到港人集会场面,8月19日早上,北京紧急向在港各机构部门负责人传达习近平最新指示。习说:“谁惹的麻烦谁自己解决,自己去善后处理,不要再给中央添压力。”

同期有“三个不要”的文件流传到网上,其内容是:“不要将香港内部矛盾蔓延成香港与内地的矛盾”,“不要将香港内部矛盾升级为香港与中央的矛盾”,“不要将香港的内部矛盾升级为国际矛盾”。

《看中国》专栏作家郑中原此前撰文说,现任港府特首林郑月娥只是傀儡,中共高层有多名黑手在制造香港乱局。“反送中”示威爆发以来,港府的每一步都在中共高层的操控之下。

多只黑手包括中共政治局常委兼港澳协调小组组长韩正,香港警队在中共体制内的“最高指挥官”的现任中共政法委书记郭声琨,现任政治局委员兼港澳协调小组副组长的杨洁箎,港澳协调小组副组长兼港澳办主任张晓明,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还有在香港事件中控制中共文宣部门对示威港人大造抹黑宣传的现任常委王沪宁。这些高官都被认为是江泽民和曾庆红一派。

不过,最近习近平的亲信、公安部长赵克志也已挂任港澳协调小组副组长。根据中联办及港澳办官网显示,香港中联办副主任陈冬晋升为中联办党组副书记,且排名在杨建平、杨健、仇鸿之前,跃升第一副主任;其次港澳办综合司司长向斌升为党组成员。陈冬出身中共官场“闽系”,曾在福建跟曾任福建省长习近平共事一长段时间。

有关人事异动,据台媒《自由时报》分析认为,这是习近平在稀释江派地盘,进而加大控制权。

资深政论人士林保华早前在台媒《自由时报》撰文认为,在没有港英政府作为缓冲下,香港直接卷入中共的党内斗争中。香港目前就处于这个困境,因为无法推测中共高层权力斗争会发展到何种地步。目前香港处在中共权力斗争的磨心,各派都希望对方犯错而捞取好处,然而无论哪一派得胜,付出代价的都是香港!

四中全会后动向显示强硬派取胜 习近平对香港放出狠话

外界关注到,10月31日,中共四中全会开完,对港澳台事务,四中公报提到要“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这被认为是中共有可能会想落实基本法第23条,也显示四中全会确有讨论香港问题,并且强硬派取胜。

另外,四中全会前,曾传造成香港乱局的韩正在会上检讨,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去职,港澳办主任张晓明也可能被整肃,但结果通通落空,并没有官员需要为香港乱局担责。

港人“反送中”运动逾5个月,连日来香港警民冲突更趋升级,局势动荡引发国际社会关注。而习近平本月14日在巴西利亚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一次会晤时,突然就香港问题放出前所未有的明确狠话,用三个“严重”和“坚持”和两个“坚持不移”描述香港局势,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BBC中文网引用在海外的独立学者胡平说,习近平讲话表明,中央政府对如何处理香港局势的手段“更加明确”,姿态“更加强硬”。他认为,中央政府将在“短期内以更严厉的措施”控制局面。但对于是否将出动军队处理乱局,胡平认为暂时不会。

时评人士张杰认为,中共高层尽管存在路线分歧,甚至权斗,但他们也有共同利益,都不愿中共翻船和丧失特权。可以说,在维护党国利益上,他们在一条船上。

 

 

11月12日,港警冒天下之大不韪进攻香港中文大学校园,成为中共四中全会后香港危机升级的一个最新标志。四中全会公报一个敏感内容是将所谓“止暴制乱”上升到国安层面。习近平所在的中南海我们都知道是有不同派系势力,目前开会后达成妥协,动作更趋强硬,但党内权斗是否就停止了呢?

四中全会公报显强硬派取胜 习近平会后疑不满

四中全会开完,对港澳台事务,四中公报提到要“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外界认为,接下来中共有可能会想落实基本法第23条,也显示四中全会确有讨论香港问题,并且强硬派取胜。所谓强硬派,表现最强的是七常委之一韩正,他从今年5月份反送中运动爆发前就支持送中恶法修订,作为中共港澳系统目前最高的主管者,江派背景的韩正的表态代表了党内强硬势力。7月初之前,韩正曾二度坐镇深圳近距离观察香港事态。而每次韩正南下之后,香港的矛盾都呈现激化状态。笔者之前有文章也讲过,造成香港乱局的几只黑手,韩正是重要的一只。

四中全会前,曾传造成香港乱局的韩正在会上检讨,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去职,港澳办主任张晓明也可能被整肃,但结果通通落空。

但是习近平显然对四中全会的结果是不满的。倒不是因为他对香港问题是软还是硬,而是由于他左右不了中央全会的决定,中央全会公报,虽然抛出一个“必须坚持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声称“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但是由于结果习被两派争吵左右,最终不得不顺着更强势的强硬派做出决定,习不胜恼怒。

于是,我们才看到了,中共四中全会之后几天,习近平大秘、中办主任丁薛祥就在宣讲四中全会精神中强调维护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对象是习核心的地位,而维护习核心,对象是习而不是其他人。煞有介事的这种强调,看似多此一举,实是习在会后让心腹“补刀”,以示对四中全会无法做到“定于一尊”的不满。

林郑先看习再见韩正反常 韩正说话比习狠

我们再来看一个不寻常但外界多不留意的细节。林郑于10月31日前往上海,参加上海社科院举办的会议,以及与上海市官员会面等,5日出席在上海举办的第2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而习近平11月2日已经在上海视察,5日参加进博会开幕式。

港府11月3日宣布,林郑月娥5日结束在上海的活动后,晚上转往北京,6日上午将与中共国务院副总理韩正会面,下午则出席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第3次全体会议,并于7日返港。

结果是,习近平4日先和林郑会面,然后林郑才见韩正。按照官场惯例,韩正是习的下级,并且是主管事务者,韩正按照习已交付的旨意先和林郑交任务,然后习再加诫勉,才是合理。林郑赴上海时间松动,大可先直接进京与韩正会见,再回上海参加活动,有关会议时间都是可以以习为准进行安排的。又或者会议不动,在韩正会见林郑之后,习近平回京时再与林郑会见。

现在这种林郑先见习近平再见韩正,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习近平讲的相对温和,但韩正的话更狠,习称:“中央对你是高度信任的,对你和管治团队的工作是充分肯定的。”习还对林郑再次提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仍然是香港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并要求“依法制止”和“惩治暴力活动”。但习明显讲漏了支持警队执法。

而韩正则对林郑表示,中央对香港事态“不能容忍和接受”,“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当前最重要工作,同时也是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机关共同责任和最大共识。同时,他还强调,中央一如既往支持特区政府和警队。

显然,现在习近平、韩正对林郑,这种工作配合模式,还是以韩正为准,对港的治权还是在韩正手上。

四中全会后香港危局升级 王沪宁挟宣传控制习近平

四中全会后,香港警方暴力镇压的举措更不寻常。11月4日,22岁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在将军澳停车场离奇坠楼,后于8日宣告伤重不治去世。

9日,中共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发文称,香港必须完成基本法第23条的立法工作,防范所谓的“港独”,他宣称中共中央对香港拥有十项权力,且香港需要强化执法力量。这印证了外界对于四中全会公布涉国安内容的分析。

11月10日,香港九龙塘的“又一城”商场内发生警民冲突,而更令人震惊的是,11月11日,香港民众发起“纪念日三罢”行动,呼吁港府回应民众对“反送中”的五大诉求,捍卫自由,当天上午就传出警察在西湾河开枪射伤抗争者、在葵芳驾车疯狂冲撞抗争者。

不过,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稍晚的回应也极强硬,她称,破坏香港的“暴徒”不会得逞,一定争取不到所谓的政治诉求。这种口气与过往不同的是,林郑似乎获得了某种邪恶能量的“加持”。

之后,港警12日强闯中文大学校园,香港中文大学校园成“战场”。晚间,港警连续两个半小时发射两千多枚催泪弹、橡胶子弹等,造成抗议的学生逾百人中弹、烧伤,还有人双腿骨折。香港事态几乎进入失控。

另外,人们不易觉察的是,在操控香港乱局中,掌管宣传的王沪宁是一只更大的黑手。中共历来以谎言洗脑起家,数十年积累的恶政经验到了针对今天的香港抗争这一刻,再次被派上了用场,尤其是有“三代国师”之称的王沪宁,笔者此前已讲过,他是中共的大脑,甚至在思路上控制习近平,是中共的脑控大师,中南海真正操盘者。

比如,习近平最近在上海说中共的民主是“全过程民主”,这个令人惊讶的说法本是王沪宁的设计,习式治国理论基本上都是王的私货,但王又可以反过来让新华社在通稿中过滤掉。同样,自反送中以来,但凡有恶性事件,中共宣传口都会反过来对抗争者抹黑,不但洗脑国人,并借此影响国外人士的对事件的认知。

宣传是杀人不用刀的工具,中共现在是无所不用其极。就在“双11”港媒开真枪射杀青年引起民愤之际,亲共媒体和中国大陆网络上则在热传一则“香港暴徒泼汽油火烧异议人士”的视频,继续煽动民众对香港抗争者的仇恨。港府宣称绿衣人“重伤住院”,中共党媒也称绿衣人被烧后“危殆”,并再次声称香港示威者“等同恐怖分子”。但这一个火烧民众的视频,已被网民发现破绽百出,如同2001年初中共针对法轮功栽赃的天安门自焚案一样。

根据亲共的《南华早报》推特发出的比较完整的视频,事前被拍到有个胖子帮伤者(暂称伤者)在身上涂抹一些东西,请仔细看第三张照片白色抹布上的红色东西。伤者能放任他在身上涂抹东西,应该是熟人或朋友,为什么在伤者被烧后他不来帮忙,而是消失了?最穿帮的是,拍视频的一直是目击人,同时那些后来放火烧他的都在看着,一番涂抹后,伤者还往回走了几步,然后走回来对骂几句,就开始泼东西点火。这不是演戏摆拍是什么?

在王沪宁宣传抹黑方面,《环时》的总编胡锡进是一个最卖力的执行角色,据说他现在也是习的红人。这说明习已经被王沪宁、胡锡进之流弄的不是一般的糊涂。

事实上,中共党内无论对中美贸易战还是对香港问题,不管有多少派,大致都分为强硬派和温和派,习想在两派之间取平衡,但是怎么平衡得了?目前似乎强硬派稍胜,不过,不管习怎么想,他是党魁,香港结局的好与坏,他都得承担,就象现在外界指责,只能指责习,不止这一问题,习一天死保共产党,其党所有历史上的罪恶都得他承担,实属不智。只有行大破大立、倒戈灭共之举,才有未来。

故此,如今香港人虽然苦,但自身众志成城,也在国际社会获越来越多声援,中国大陆在严控之下也有很多明白人,在等待时机。而习近平深陷香港“人民战争”,一日无法自拔,中南海的那些身边人只会在笑话他,看他从党魁变成罪魁。

 

 

分析香港局势,不仅要每天看各种新闻,更重要的是要熟悉中共的政治话语,了解这些话语的内涵。十九届四中全会闭幕后发布的全会公报上,香港政策虽然只有寥寥数语,但强调“国家安全”这句话就足够说明问题。香港民主党主席胡志伟从中闻出气味,在《苹果日报》(11月7日)上撰文指出,四中全会透露的信息,就是“中央政府全面管治、干预香港的黑手越伸越长,将香港从威权带入极权”,“今日新疆,明日香港,再不是空谈,香港亦再难言繁荣”。“火炬人”事件出现,北京终于“等”来了止暴制乱的时机。中国当局宣布,香港暴力破坏活动正滑向“恐怖主义”深渊,当务之急是尽快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可以预测,如果没有让中国有所顾忌的国际干预出现,中大保卫战也许就是反修例的终场之战。

香港反修例复盘:“见好就收”的机会只有一次

中国政府不允许任何异议声音的存在,但对不同的地区采取不同的治理方略。香港因曾是英国殖民地,华洋杂处,世界顶级跨国公司都在香港有业务,国际观瞻与利益所在,较之西藏与新疆更为特殊,也因此,北京的处理方式不同,算是中国行政区划内唯一有自由集会与游行权利之地。也因此,论及香港问题,从来就有“抗争到底”与“见好就收”两种意见。今后总结这次反送中,也会有两种甚至更多种看法。

从实际而论,今年6月开始到现在,香港人只有一次极为短暂的“见好就收”机会。那就是613香港200万人大游行之后,北京确实因形格势禁,放低身段,想平息事态。标志有二:一是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接受英国BBC访问时明确表示:“中央从未指示香港修例,此次修例是香港政府自己发起的“;二是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于6月13日接受《Now新闻台》专访,强调港府高层没有参与将金钟冲突定性为暴动及开枪发射橡胶子弹的决定,指称是警方按现场情况决定的。香港反对者认为暂缓修例不是撤除,再提出五项诉求,缺一不可,北京下定加速二次回归的决心,并且稳步实施。

北京有足够的镇压能力却不镇压,自是在等机会。最近,中共几件大事比如国庆70周年大庆、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等都已经开过,西方国家忙于内务,早已无法一致行动,几场谴责对中共没有任何实质伤害。此时终于出现了“火炬人事件”。央视对此发表评论:“暴徒们的表演已经足够了,该说的、该劝的、该警告的都已经做了,止暴制乱现在必须更坚决地执行、推进。局势失控,正气不彰,香港沉沦,国家绝不答应!”

关于火炬人事件有两种说法,香港反对派及支持者持阴谋论,认为这是中共一手导演的事件,类同于纳粹帝国的国会纵火案;香港政府与北京都认为是抗议者干的。《纽约时报》、BBC、VOA等都有外派记者在香港,都持后一说法。但目前情势之下,不管是谁干的,效果却相同:北京等到了“止暴制乱”的理由。为什么要等(或者制造理由),那是中共秉承毛处理这类事情的方式,所谓“要做到有理、有利、有节”。1959年西藏反抗北京的统治,毛泽东一直隐忍未发,密切关注事态发展,拉萨事件爆发后,毛立刻发表指示:“总算等到了政治上的主动”,下指示“平叛”。火炬人事件的效应与拉萨事件相同,让北京“等”到了“止暴制乱”的政治主动权。

江泽民“河水井水论”受到外宣媒体公开批评

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是邓小平时代定下的基调。邓小平之后北京已经三易其主,胡锦涛治国精神是“不折腾”,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香港政策基本就是江泽民及主管香港事务的曾庆红定下的盘子,一谈到江泽民的治港策,港人就会提“井水河水论”。11月10日,总部设在北京的多维新闻发表社论《香港要“坚持和巩固什么,完善和发展什么”》,公开批评江泽民定下的治港策:“甚至连中央都对‘一国两制’存在一定的错误认识,将‘两制’解释为‘井水’与‘河水’的关系,‘井水不犯河水’的认识不仅不当地强化了两地的区隔,强化了‘两制’间的张力,还虚化了‘一国’前提。在这种消极的‘一国两制’下,中央对香港采取了放任不管的态度,香港也将任何中央对香港的管治行为视为染指香港内部事务,这种情况必须改变”。

“井水河水论”典出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的一段话。香港回归后的命运一直是港人担忧的大问题,英国在未移交主权前当然也很关心这一点。1989年12月6日,中共总书记江泽民与英国首相特使、首相外事顾问柯利达讨论香港问题,有如下一段话:“在‘一国两制’问题上我曾在同香港许多工商界人士、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的谈话中引用过一句谚语,叫做‘井水不犯河水’。其实,我这句话完整地说是:‘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2010年10月任国务院港澳办主任的王光亚与香港媒体记者会面时也说过,“两地应该一国两制,井水不犯河水。”——由于香港与中国的体量不同,体量小的“井水”自然被理解为香港。

事实上,“井水”并没有能力犯河水,江泽民与王光亚的说法只是表达一种态度,就算是港商们大举投资中国大陆,也不能改变“河水”的味道,最大的影响除了贡献税收、增加出口的经济影响之外,就是港人在深圳等地包二奶,生下数万“两非”人口;但中国这条大河汇入井水却可以改变香港的政治生态与媒体文化生态。这些担忧,在香港人还有言论自由之时,一直通过各种管道发声。香港人林贡钦就曾在BBC上发表文章《香港观察:井水对河水的纠结》,尽述港人对大陆渗透香港的担忧。

没有反送中,中共会放弃二次回归计划吗?

本次讨论中有一个人们不便于公开讲的问题:反抗者如果克制一些,香港结局是不是会好一些?从事实出发,只能说局势会缓和一些,北京会继续采用“温水煮青蛙”的文火慢煮方式,但不会停止实施“二次回归”计划,只是过程会漫长一些。

由于“河水”不断汇入“井水”,香港人危机感日重,这才有了2014年的占中运动。这次运动发生之后,香港方面是港独思潮兴起,北京对此的反思不是落实港人治港,而是认为必须加强“一国”,弱化“两制”。关于北京“二次回归”计划的具体内容与实施进程,我在《“二次回归”是陆港的共同噩梦》、《官商共治终结香港“二次回归”启动》这两篇文章中有详细论述。从香港占中运动发生后几个月,北京对治港策的检讨终于进入对前任总书记表述的批评,今后不是“河水不犯井水”,将是河水漫灌,强行推行一国一制。如果北京收拾香港残局是以“反恐”为基点,恐怕水灾不轻。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