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咨讯分类 / 大中华区 / 上海下令“文革式”举报浪费食物

上海下令“文革式”举报浪费食物

作者:看中国记者黎小葵综合报导 — 已发布 2020-08-18 20:20, 上次修改时间: 2020-08-19 03:09
贡献者:天涯(责任编辑)
来源:看中国新闻网
自习近平下令严禁浪费食物后,中国各地政府纷纷回应惜食问题,上海市更推出“文革式”举报浪费食物机制,引发外界讨论。
上海下令“文革式”举报浪费食物

2021至2025年间,中国可能出现1.3亿吨左右的粮食缺口。(图片来源: Adobe stock图)

2021至2025年间,中国可能出现1.3亿吨左右的粮食缺口。(图片来源: Adobe stock图)

 

 

 

 

 



上海市文明委8月16日下发通知,上海市将建立一套举报投诉机制,要求民众检举餐饮浪费行为。该通知还称,被检举人若不改陋习,将遭“批评曝光”。此举犹如“文革”时代的红卫兵再现。

同日,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也下发《关于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深入开展‘制止餐饮浪费行为,培养节约习惯’专项工作的通知》。通知除了表示将推动当地餐厅业者提供“半份菜”、“小份菜”点菜服务外,还要“建立关于餐饮浪费行为的举报投诉……大力整治‘舌尖上的浪费’”。情况也犹如“文革”时红卫兵互相举报批斗一样。

对于上海设立“文革式”举报机制,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对《苹果日报》表示,她认为这是中共数十年来不变的手法,“当年六四,当局都曾鼓励民众举报,”但当时人民却选择举报官员,甚至政敌互相举报,变成一种互相揭露的内部斗争。而如今,中国出现粮荒,官逼民反的情况随时可能会爆发,此时中共当局选择再次制造挑拨,企图借此稳定社会。

但中国专家曾预测“十三五”(2016-2020年)期末,2020年中国粮食约有1亿吨的缺口。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本周发表的报告也预期,到“十四五”(2021-2025年)期末,中国可能出现1.3亿吨粮食缺口,其中,谷物(稻谷、小麦、玉米三大主粮)缺口约2500万吨。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最新发布的报告亦指出,“目前农村发展中仍面临诸多矛盾和问题,如农民种粮积极性下降、农民持续增收难度加大、农村老龄化日趋严重、农村民生短板突出、村庄分化日益加剧等,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

另据民政部2016年的数据显示,中国农村生活着1600多万留守老年人,对于“谁来种地”是人们普遍关注的问题。

事实上,由于去年中国在经济下行及中美贸易战的催逼下,中国粮食危机就备受关注,未料,今年又因新冠肺炎肆虐、粮食贸易、南方水患等灾情,让中国粮食问题再受严峻挑战。

新华社8月11日报导,习近平发出重要指示,要制止人民餐饮浪费行为,并形容现在餐饮浪费现象触目惊心、令人痛心,又引用唐朝《悯农诗》:“谁知盘中餐(飧),粒粒皆辛苦”。

对此,中国粮农问题的经济学者胡星斗指出,虽然中共官方一再强调中国“粮食丰收充足”,但由于中国有超过30%的粮食依赖进口,如今又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关系恶化,导致粮食问题确实可能出现危机。

 

 

中共的“光盘行动”俨然一场运动,继多地N-1、N-2点餐模式和餐厅就餐前称体重的消息之后,近日大陆媒体极力宣传吃剩菜,上海开始大搞举报行动,一些政府机关和学校食堂规定剩饭超重罚款,网友纷纷表达对中共这些做法的反感。

陆媒称吃剩菜是“暖心一幕” 网友:吐了

8月18日,大陆新浪、搜狐、凤凰等多家媒体高调报导宁夏一餐厅老板吃宴席剩菜,称这是“暖心一幕”。大陆媒体的这种宣传引发众多网友批评。

陆媒报导中称,该餐厅老板说,“看到这些炒菜没怎么动筷,我就坐下来品尝一下,一是不想浪费,二是通过品菜,找找厨师做菜是否存在问题。”还说,平时客人没怎么吃的菜就当作员工餐。

微博网友对此纷纷留言:“这宣传,吐了。”“变着法跳忠字舞?”“老同志这戏演过了,过了呀。”“折腾老百姓。”

“这就鼓励咱们吃剩菜剩饭了??”“没怎么动筷也有动过的吧,这都敢吃!”

上海大搞举报 学者:文革那一套

上海市8月16日宣布,建立一套举报投诉机制,如果被检举的人坚决不改,会遭到“批评曝光”。

自由亚洲电台8月18日引述独立学者吴祚来的分析表示,真的跟57、58年的大跃进似的,不知不觉把文革的方式搬出来了,本来是可以通过一种市场式的、文明方式来解决问题,现在却用很低级、很粗暴的方式,政治的方式来运作。

一位市民表示,当局此举流于形式,老百姓都是很节约的,因为老百姓根本没有浪费的条件。

18日当天,中共官媒中新网报导湖南长沙一个政府机关食堂推出“用餐新规”——用完餐后,必须将餐盘拿到回收处秤重,只要盘中剩菜超过125公克,将会从用餐人的卡中扣除1元人民币。

该餐厅还规定,每份餐的标准就是2荤菜(130克)、1素菜(110克)、200克米饭,以及1碗汤,若要调整份量需提前告知,否则不管什么原因,只要剩下就罚款。餐厅还会把吃剩的包心菜或白菜腌渍成菜干,作为早餐配菜。

另外,《环球时报》等官媒宣称,湖南耒阳市一所学校从2015年起巡查学生就餐过程,并称重剩饭,如果班级每人每天平均剩饭剩菜超过100克,将会取消学生奖学金评选资格,同时也对相关学生罚款100元人民币。

有微博网友说,“说真的,凡事最怕过犹不及。之前孩子学校就有‘光盘行动’,菜里一堆肥肉片,孩子不敢盛,因为盛了必须光盘全部吃掉。小孩们个个宁肯饿肚子,然后放学回到家疯吃。”

“粮食危机了?”“最近这是怎么了?魔怔啦?”“文革的前奏……”“新时代的三反五反运动又来了。”“这样的‘作秀’可能也是中国(中共)特色社会主义的一部分吧。”

 

 

近日,中国粮食短缺问题成为舆论的焦点话题。虽然中国官方一直未有承认粮荒问题,但中国社会科学院近日发表的一篇报告,暴露了中国存在的粮食缺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8月17日联合发布《中国农村发展报告2020》,报告预测到“十四五”(2021年至2025年)期末,中国将出现1.3亿吨左右的粮食缺口,其中三大主粮缺口约为2500万吨。

何清涟近日发表文章《透过数据看中国的粮食安全》分析,中国粮食安全问题既有近忧,也有远患。文章指出,粮食缺口指的是本国粮食生产不能满足本国人民需求的短缺部分;根据中共统计局2018年12月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粮食自给率已经下降至82.3%左右,也就是说,粮食缺口是17.7%,未达到联合国粮农组织规定的粮食安全标准(自给率90%)。

中国官方一直强调的谷物自给率为95%,虽然高于世界粮食安全标准自给率90%,其实是在偷换概念。因为联合国粮农组织规定的粮食包括谷物、大豆、玉米等所有主要种类。如果按世界粮食安全标准衡量,中国的粮食缺口是2.52亿人口所需粮食。

也就是说,中国的粮食供给严重依赖进口。但网易财经8月17日发表的文章《外汇储备净额跌破一万亿美元,还有理由对楼市、股市抱幻想吗?》披露,中国今年一季度的外汇储备净额只有9660亿美元,是近十年来的最低值,也是首次外汇储备净额低于1万亿美元。一旦外汇储备不足,将会面临非常被动的局面。文章称,这也是近期大陆当局提出节约粮食的重要原因之一——减少粮食进口。

在习近平下令制止餐饮浪费行为后,大陆各省市都行动起来,出台各种奇葩政策以配合当局。最新消息显示,上海已将制止餐饮浪费纳入社会规范,并建立关于餐饮浪费行为的举报投诉、专项检查等制度机制。有大陆民众看后讽刺,“以后想害谁就偷偷的给他的餐桌上加俩菜,然后默默的拿起电话……”

与此同时,各地机关单位密集公布规定,制止机关食堂餐饮浪费,不少地方还设置了“用餐监督员”。江苏常熟市政府上周五宣布在市级机关事务管理中心设立“制止餐饮浪费督导员”,机关食堂内增设“餐饮浪费现象曝光台”。重庆璧山区政府也在机关职工食堂也设置了专人在现场劝告引导。

 

 

作为中南海智库的中国社会科学院8月17日发布报告称,未来中国出现1.3亿吨左右的粮食缺口。近期多迹象表明,中国已经出现粮食危机的苗头。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发布《中国农村发展报告2020》称,“十四五”(2021-2025年)期间中国有可能出现1.3亿吨左右的粮食缺口,其中谷物(三大主粮)缺口约为2,500万吨。

报告预计,到2025年,中国城镇化率将达到65.5%,保守估计新增农村转移人口在8,000万人以上;农业就业人员比重将下降到20%左右;乡村60岁以上人口比例将达到25.3%,约为1.24亿人。

报告称,“目前农村发展中仍面临着诸多矛盾和问题,如农民种粮积极性下降、农民持续增收难度加大、农村老龄化日趋严重、农村民生短板突出、村庄分化日益加剧等,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与此同时,中国的粮食至今仍然严重依赖进口。但根据中国外管局6月底公布的数据,今年一季度外汇储备净值(外汇储备总额减去外债总额)为9,660亿美元,跌破万亿美元,是近十年以来的最低值,这对用于购买进口粮食的外汇造成相当的压力。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此前呼吁要节约粮食,杜绝餐饮浪费,敦促通过立法和监督制止餐饮浪费,亦让外界猜测中国粮食安全是否存在隐忧。

据《自由亚洲》电台8月17日报道,有学者认为,粮食问题本来应该通过市场来解决,政府起一个协调作用,但现在却把压力下压到老百姓那里,就变成了一场政治运动。政府机关的浪费很惊人,共产党大量的浪费是看不到的,国家级或省一级政府机关的内部食堂,那种奢侈消费,是慷国家之慨,这些都是长期存在的。

在8月1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表示,将透过多种立法、决定等形式,对制止餐饮浪费行为做出具体明确规定。

据《新华社》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行政法室一级巡视员张桂龙介绍称,“将在具体立法工作中,在粮食生产、收购、储存、运输、加工、消费等各个环节强化管理,有效减少损失浪费;特别是在餐饮消费环节,积极倡导合理、健康的饮食文化,建立制止餐饮浪费行为长效机制。”

对此有民众质疑,这是限制餐饮消费还是浪费?什么标准算是浪费?

这不由得让人感到粮食危机迫在眉睫,特别是有关夏粮的消息更是给人们敲响了警钟。

8月12日,中国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罕见承认,以小麦为主的夏粮收购同比减少了近千万吨,下降近20%。截至8月5日,主产区小麦累计收购4,285.7万吨,同比减少938.3万吨,其中:河北收购355.9万吨,同比减少93.5万吨;江苏收购1,083.5万吨,同比减少10.8万吨;安徽收购592.9万吨,同比减少222.4万吨;山东收购661.4万吨,同比减少54.4万吨;河南收购912.4万吨,同比减少538.8万吨。

过去数月,中国主要农产地区发生大规模的洪灾、虫灾等灾害,农作物受严重破坏,但中国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兼水利部副部长周学文在8月12日的记者会上反而大胆预测,今年会是大丰收之年。

据中国数字时代网站发表的一篇文章称,5月底,作者了解到老家河南周口的小麦收割情况,普遍减产三至四成。不过,河南当地媒体仍然一片欢腾,宣布“夏粮丰收已成定局”。这样的宣传,既是一种思维定势,也是“政治正确”,报道粮食减产,恐怕要上级批准才行。

文章说,虚报产量不可怕,减产也不可怕。但是,当减产的同时,又虚报产量的时候,就非常可怕了。那么,存不存在并没有减产,而收购不上来的情况,也就是粮食还存在农民家里?答案是否定的。其结论就是,中国的粮食收购过去20年完成得非常好,粮食大部分都集中在各种粮库里,农民手里没有余粮了。

 

 

何清涟:透过数据看中国的粮食安全

今年全中国主要产粮省份不少遭遇洪灾,中国政府却宣布粮食丰收。紧接着,总书记习近平发出号召“制止餐饮浪费”,让中国人开始担心粮食安全问题。随后党媒高调报导,内蒙古向俄罗斯捐赠百余吨大米,官媒转发央视主持白岩松早年鼓吹“中国需要恢复饥饿感”的讲话。随着十余个国家禁止粮食出口,中国一些地方出现“国外没粮来进口,赶紧翻耕去插秧”的横幅,一下将中国人拉回票证年代,唤起人们对1960年代大饥荒的痛苦记忆。

以下数据取自于中国近几年官方数据。这些数据表明,中国粮食安全问题既有近忧,也有远患。今年粮食歉收的话,在某些种类上,中央政府在必要时会限量供应。但大饥荒的回忆可视为中国人对政府严重不信任的表现,至少今年不会出现。

本文讨论三个问题:

一、中国是否存在粮食缺口?

2014年,中国正式成为世界第一大粮食进口国。当年中央政治局会议确定:中国经济的头等大事是确保国家粮食安全。

粮食缺口,指的是本国粮食生产不能满足本国人民需求的短缺部分,它与粮食供应缺口不是一回事。中国确实存在粮食缺口。但现在是全球化时代,按照比较成本理论,各国可以通过国际贸易,从他国取得自己短缺的产品,因此在正常情况下,中国不会存在粮食供应缺口。

中国的粮食缺口有多大?今年以来,官方媒体一直努力强调一点:粮食自给率高。目前,中国稻谷和小麦两大口粮完全实现自给,谷物自给率超过95%。

这里需要弄清楚:粮食自给率与谷物自给率并非同一概念。粮食的品种不止大米与小麦两种谷物,还有大豆、玉米及各种其他杂粮,如高粱、燕麦等。此外,中国人的食物结构当中还有肉类,以猪肉为主,猪饲料主要来自于大豆做成的豆饼之类。况且,中国人口基数大,5%就相当于7000万人——这个数字不可小觑,全世界上超过一亿人口的国家与地区只有:中国、印度、欧盟、美国、印度尼西亚、巴西、巴基斯坦、俄罗斯、孟加拉国、尼日利亚、日本、墨西哥、菲律宾、埃塞俄比亚等十多个国家。

那么,中国真正的粮食缺口是多少百分比?中国国家统计局在2018年12月的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粮食总产量为13158亿斤,比2017年减少了74亿斤,下降0.6%。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已经降到了82.3%左右,谷物自给率降到了95%左右。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规定的世界粮食安全标准为自给率90%,这粮食包括谷物、大豆、玉米等所有主要种类。中国的粮食自给率为82.3%左右,换言之,粮食缺口是17.7%,中国并未达到联合国粮农组织规定的粮食安全标准。

今年在疫情发生后,十多个国家禁止粮食出口,中国官方主要强调谷物自给率为95%,看起来高于世界粮食安全标准自给率90%,其实是偷换了一个概念。只是大多数人没弄清楚,这是两个不同的指标。但如果按世界粮食安全标准衡量,中国的粮食缺口是2.52亿人口所需粮食(世界上超过两亿人口的国家与地区依次为中国、印度、欧盟、美国、印度尼西亚、巴西),因此,习近平说“中国人要把饭碗端在自己手里,而且要装自己的粮食”,愿望良好,实施起来并不容易。

中国在“世界粮食安全指标”的排行中位于所有113个国家中的第40位,在“经济学人”智库的可持续性农业发展的排行中,中国在所有的25个国家中排在了第17位。而这一榜单中,德国和印度分别排在了第一和最后一位——不过,联合国粮农组织排名的依据都是各国自己提供的相关统计数据,智库的数据主要来自联合国,再参考世行的粮食进出口数据(也是根据各国自身提供再略作调整)。

二、中国通过海外农业投资构建国际供应链

中国的粮食短缺是个问题,但因为国际社会近30多年没有大的国际冲突,因而粮食供应稳定,从未短缺,这是因为中国在全世界范围内建立了以美国、巴西、包括东南亚、台湾等百余个国家与地区的农产品供应链。

因中国应对贸易战的策略是大豆战略,外界才了解到,美国早就成了向中国供应大豆、玉米、小麦与高粱的最大农产品出口国,但很少关注中国遍布海外的农业投资。据2019年《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数据,截至2017年底,中国农业对外投资存量173.3亿美元,在境外设立企业851家,分布于六大洲的100个国家(地区),雇佣外方员工13.4万人。

如果用投资来计算,如今的中国已经和英国和美国一道,成为了世界上土地贸易产业中三个最活跃的国家之一。至2018年,中国已在世界上33个国家购买或租赁过土地,比英国多出三个国家,同时比美国多出五个国家。

这种中国官方的海外农业投资,解决了三个问题:为谁生产(供应中国);生产什么(根据中国需要);生产多少(除了极大不可抵抗的天灾之外,一般都能控制产量)。有了这条中国厂商掌握的供应链,算是掌握了中国在海外饭碗的一半主动权。

三、美国在中国粮食供应链条中的特殊地位

这次中国朝野在谈一个问题:中美交恶,美国如果不卖粮食给中国,咱们怎么办?

中国担心这点可以理解,因为中国国家利益为上,明明本国需要美国农产品,但为了“国家利益”打击特朗普票仓,中国可以宣布停止进口美国农产品。但美国人民的利益也算美国国家利益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不能这么做。以下事实可证:

在贸易战开始前的2017年,中国采购美国农产品金额为240亿美元。中国已经消费了全世界60%的大豆出口量,主要来自于巴西(47%)和美国(42%)。

大豆:贸易战之前中国占到美国大豆出口总量的60%,就价值而言,大豆是美国主要的出口农产品。2019年12月,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大豆量较2018年同期劲增67%,至2018年5月以来的最高水平。2020年7月,大豆出口销售总量则达到266.6万吨,为2018年12月以来最高。美国农业部的每周报告还显示,对中国的大豆销量升至169.6万吨,为2019年3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猪肉:自从非洲猪瘟疫情造成国内生猪存栏量急剧下滑后,中国的猪肉进口大幅增加,创下历史最高记录。2019年1月到11月期间,美国对中国和香港的猪肉出口量增加49%,达到11.8亿美元,超过2018年全年金额8.525亿美元,也高于2017年创下的前期历史记录10.8亿美元。

此外,中国从美国进口高粱、玉米、硬红冬小麦等,数量巨大。

以上数据说明,中国粮食供应确实存在巨大缺口,需要依靠稳定的国际粮食供应链,特别是美国的农产品来弥补,以维护粮食安全。这在国际环境稳定的情况下,不是问题。但是,由于中国因素,比如武汉肺炎扩散世界导致的全球化洗牌、地缘政治格局的变动、中美并恶,中国粮食的国际供应链变得不太稳定,中国民众对中国政府本就缺乏信任,其中包括对政府农业监管能力的严重不信任,也因此,政府越鼓吹中国粮食安全系数高,中国老百姓越不相信。

最后做个小结:今年世界的不稳定,无论是疫情冲击还是地缘政治冲突,主是是中国带来的。最后这种不稳定形成反作用力,冲击到中国,大洪灾加剧了这种冲击力。解铃还需系铃人,鉴于中国在国际经济中的庞大份额,以及中国在地缘政治中的位置与角色,无论做什么事情,不可能在影响世界的时候,中国能够避免反噬。中国儒家文化创始者孔子的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应该成为北京约束自身的信条。

 

 

60年前,笔者是北京育英小学的初小生;育英小学是中央直属机关司局级干部子弟住宿学校,其前身系成立于延安的中央保育院(校领导骄傲地告诉我们:“毛主席”的女儿李敏李纳都是咱们的校友!),育英小学校庆是苏联国庆——11月7日。进城后,百废待兴,当局却耗巨资建立这样一所天下罕见的豪华小学校;育英小学竟然有一个迷你动物园,饲养狐狸、孔雀等等几十种鸟兽。据我所知,迄今为止,美国还没有拥有动物园的小学校。

一位苏联专家参观育英小学后说:苏联最好的小学是海军子弟小学,没想到育英小学的设备比海军子弟小学更高级。

笔者入校时,正是大跃进的高潮,“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的口号喊得震天价响;育英小学的伙食呱呱叫,淘气的男孩子甚至用吃不下的肉包、花卷互相打着玩。

这种蜜里调油的好日子突然戛然而止——有一天,全校开大会,一位女性校领导给我们训话:国家遭了很大的自然灾害,农民伯伯种庄稼不容易,同学们要爱惜粮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以后,你们的伙食半稀半干,别不知足,解放前地主老财也是半稀半干,没有人整天价吃干粮!

此后伙食一落千丈,全校上下人人挨饿,鲜见荤腥;只有一个藏族男孩例外;他是某西藏上层人物之子,达赖出逃之后,其父被当局捧出来,充当政治木偶,而他作为人质留在北京。这厮的口袋里有取之不尽的牛肉干,时不时掏出一块,大嚼特嚼,令我等馋涎欲滴。

育英小学迅速变了模样:动物园里空空荡荡,动物都送给北京动物园了;花圃也改成菜地了,一片葱茏。

1960年六一儿童节,我们如此欢度:上午在大礼堂观看老掉牙的国产电影地下尖兵;午餐照例是大米饭炒青菜,只是每个餐桌(8人)发一枚煮鸡蛋,每人分得一小瓣。

当时,军队组织狩猎队去内蒙古打黄羊,八一小学的孩子们得以打牙祭,而育英小学只能干瞪眼。

有一次,我和铁哥们范希周(邮电部副部长范式人之子,日后成为厦门大学台湾研究所所长)饿得受不了了,溜进菜地偷了两个萝卜,用铅笔刀分而食之。

伴随饥饿而来的还有黑暗和寒冷;停电的时间越来越长,以致手电筒就像文具盒一样,成为每个小学生的必备物;冬夜寝室的温度越来越低,大家只能和衣而眠。

永难忘记——男孩子讲鬼故事、女孩子唱歌熬过多少个漫漫寒夜!

孩子们盼星星盼月亮盼望周末回家,改善生活;当局发放甲(部级)乙(司局级)两种配给证,无非是几斤猪肉、几斤鸡蛋、几斤黄豆、几两花生油;东西不多,却引起市井普遍不满,各种顺口溜不胫而走。

上世纪八十年代,社会上疯传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了几千万人;有个朋友认为这是天方夜谭;我苦笑道:共产党把自家儿女都饿得够呛,推算一下,饿死几千万老百姓是可信的数字!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